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春的故事》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春的故事》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春的故事 春的故事

    本故事描述一个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在官场升迁过程中与几个分别名叫春、夏、秋、冬美女之间发生的情色故事,涉及当下官场、职场中的那些潜规则,以及社会金融乱象等热点问题。官场、职场、色场,场场都精彩,春天、夏天、秋天,天天有魅力。

    方鸿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春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春的故事》,是作者方鸿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故事描述一个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在官场升迁过程中与几个分别名叫春、夏、秋、冬美女之间发生的情色故事,涉及当下官场、职场中的那些潜规则,以及社会金融乱象等热点问题。官场、职场、色场,场场都精彩,春天、夏天、秋天,天天有魅力。

《春的故事》 第六十章 探监归来 免费试读

对于石飞的事,我知道基本告一段落了。前妻去了加拿大,然后带着儿子移民澳大利亚,只要保守住儿子的秘密,我们这个家庭尽管离婚,但目前还是稳定的。如果前妻这次怀孕了,再把前岳父、岳母送到澳大利亚,咱们这个家这辈子也会稳定的,当然这后面也有着5500万的财力支撑,相信前妻这次一定是做了正确的选择并能坚持到底。至于石飞的命运如何,那就静等法律来裁决吧。

现只剩下安的问题需要处理,想来这都是管不住下半身引起的麻烦。石飞管不住下半身如今落得个锒铛入狱的结局,我可不能步其后尘,今后还是小心点好。

下午三点,亓来到了家里,和我沟通去看守所和安商谈的情况。

一进门亓的表情还不错,我知道这事有点靠谱。

坐在客厅里,我和亓各自泡了一杯茶,亓慢慢讲述了上午前往拘留所与安交流的情况。

“上午九点,我去了拘留所,小劢总安排的挺好,给了我和安一个单独的会客室,旁边没有人陪同,管制也没有限制我们的时间,让我们谈好后通知他们即可。”

“安的状态还不错,估计也是因为在监狱的这3 个月,他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晚上能够睡个安稳觉,再也不用担心纪委的同志随时找上门来。”亓说。

“是啊,一般那些犯罪分子在知道自己即将被抓前总会忐忑不安甚至惶惶不可终日,尤其是那些潜逃的犯罪分子,更是每天晚上睡不着即使睡着了也会经常做噩梦。”我点了支烟,来了个葛优躺,顺便评论道,“不过,像安这样的软骨头,其实在被抓前就想好了保命的措施,主动交代,揭发他人,争取立功减刑。这种人要是在革命年代,就是一典型的向忠发之流。”

亓今天穿的是紫色寸衫外面米色毛衣,下身是一件休闲的牛仔裤。因为在家里,开着空调,脚上就穿着拖鞋,露出肉色的丝袜。头发随意扎了起来,估计不想让自己打扮得过于精致,让蹲在看守所的安受到强烈的刺激。

“我简单问了他的情况。他说,他在监狱里该说的都说了,该坦白的都坦白的,这些都是他自己一手酿造的苦酒,他自己喝下去,他不怨任何人。”亓喝了喝水,接着说:“说了几句闲话,我就直接切入正题。是这样的,安先生,今天来我是想和你把一些事沟通一下。我先申明,最终的决定取决于你,我不会强求的。”

我按照你的嘱咐,特意带了一包香烟。他这时抽出一支烟,我帮他点燃后,他表示点头认可。

“今天我来,是省儿医勇院长委托我来的。我第一次提到您的名字,安似乎没有表示任何激烈的情绪,我知道,他被关了这些天,估计早已想通。唯有面对现实,才能真正解决问题。所以,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

“我是秋的高中、大学同学,也是好闺蜜。说实话,这么多年,我把秋当着自己的亲姐妹,相信你也是知道的。去年,我们家老公开的消防公司濒临倒闭,那时候我们家到处借债,拆东墙补西墙,甚至将房子都抵押出去了,我们一家差点流落街头。那天,秋说她认识儿童医院的勇院长,说儿童医院有个智慧消防的项目我可以试试,然后把儿童医院勇院长介绍给了我。我坦诚,秋怎么认识儿童医院勇院长我是不知道,但当时我已经看出他们俩关系是非常好的。勇院长后来确实给了我们不少帮助。我们家顺利在省儿医拿到了几个项目,就是这些项目帮助我们家顺利渡过了难关,我真心感谢秋。”

“我明白了,秋认识勇是在你之前认识的,而且在你认识勇之前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同寻常。”安抽了一支烟说。

“是的,事实正是这样。”亓接着说,“他们院的智慧消防项目的验收您也是亲在参与的。”

“是的,我是参加了。”

“对话过程中,安的话不多看来专政的力量就是强大。”亓评论道。

“当然,谁被关进去三个月都会变得老老实实地像只小绵羊的。你没看到那个抨击鸿茅药酒的医生,在网上写评论时是多么的激昂文字风流倜傥。可关进去半年被放出来时,前后照片的对比,简直是判若两人。”我笑呵呵的说。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勇院长也收到了你的那封信。所以,他今天委托我来想和你谈谈。”亓说道。

“谈什么?”安问道。

“我想你也知道,勇院长知道我和秋的闺蜜关系,他把你的那封信给我详细看过了。他委托我来,就是想让我当面和你沟通清楚,寻求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

“说吧,勇的答复是什么。”安深深吸了一口烟,我能看出他内心的紧张。

“勇院长说,他答应你的条件:600 万他补偿给你。也找到了法院的主审法官,你的刑期不会超过2 年,扣除已经关押的三个月,你最多在监狱里呆21个月。当然,一旦宣判之后,他就可以帮里办理保外就医。我和我老公商量之后,你出狱之后可以到我们家公司上班,我们给你的年薪是50万。”

“看来你和勇院长关系确实不错啊!”安有点嘲笑的意味。

“是的,没有他的帮忙,我们家可能就流落街头。”亓当即反驳回去。

“那他有什么要求吗?平白无故给我600 万,帮我减刑保外就医并给出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安的表情依然平静。

“他的要求就三条:一是你和秋离婚;二是签署一份保密协议,承诺所有的跟拍照片全部删除;三是签署一份600 万的欠条。”亓说道。

安再次抽出一支烟,我再次给他点燃了,他狠狠地吸了几口,沉默了几分钟。

“我同意离婚。”安似乎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说实话,确实艰难,他知道将来一旦秋知道了他不能生孩子的现实,他也难逃离婚的命运,因为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关键是不答应离婚,他眼看到手的600 万也会泡汤,而且刑期低于1 年以及保外就医都不能实现。

“但离婚的前提是秋必须净身出户,我们家现在有两套房子,总价值大概在1400万左右。”安声音非常平静的说。

“你——”亓有点愤怒。

“不能生孩子是我的问题,我婚前也不知道,这的确不是我的错,我也努力看过医生。但是,这不能构成秋出轨的理由,更不能因此而和别的男人怀孕生孩子,这是作为男人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你说有什么能抚平我这辈子遭受的最大耻辱?”安的声音依然平静,但透露出一种坚毅与毫不退让的意思。

“这样,1400万我知道秋出不起,她也没那么多钱,你就让勇院长出吧。他既然能力很强,能量很大,帮你们家赚了那么多钱,我相信1400万他出得起。”安有点嘲讽的味。

“拜托,这不是1400万,是2000万,好不?”亓有点着急的说。

“既然你代表他来谈,我相信他应该做好接受更多条件的思想准备。”安再抽出一支烟,点燃了,继续深深吸了一口。

“出狱了,你愿意到我家公司来工作吗?”亓低声问道。

“谢谢你的好意,不管你和勇院长是什么关系。但你和你老公的心意我领了,我出狱了不会到你们家公司工作的,我计划移民,这也是我需要大把现金的原因。”安犹豫了一下说。

“为什么?”亓认真的问道。

“我觉得我在中国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勇院长和他背后的势力太强大了。”安不无担忧的说。

“为什么这么说?”

“本来我是被关在一个8 个人的大通间的。前几天里面一个犯人和我说,过几天会有人来看我,和我商谈一些事,希望我认真配合,作为一种承诺的预先兑现,我第二天会被关进一个单人房间,享受不同的待遇。如果我不配合,我将会继续被关在大通间里,随时可能发生不可预测的事。果然,第二天我就被关进了单人房间,而且伙食明显地改善了,甚至还能抽上香烟,现在你如约而至。”安似乎心有余悸。

“你留在中国,不会出现安全问题的,这点勇院长和我说过。”亓撒谎道。当然,我确实也不会要他的性命,犯法的事还是不要干的好。再说,在中国杀人这种事基本还是无法摆平的。

“但是你出国了,如果公布那些材料怎么办?”亓问道。

“不会的,只要有了2000万,我会签署协议,协议的条款你可以请律师专门草拟。为了表示承诺,你们也可以分期支付,先支付1000万,剩下了的1000万分五年支付。我相信,五年之后,这些材料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吧。再说我有了2000万,到了国外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我和秋这辈子是有缘无分了。”安深深了吸了一口烟,脸上似乎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可是,房子的1400万,应该有秋的700 万啊?”亓还想帮助秋争取更多的权益,“况且她现在还怀孕啊,你让她如此净身出户将来怎么过日子?”

“我知道,这是她出轨的代价。没关系,那个勇院长不是有钱吗?他可以娶她啊,孩子不是他的吗,他不要抚养吗?”

“你——”亓气得无话可说,她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最好还是别谈僵。

“对了,法院通知过来了,过几天将会宣判,我希望能看到你们答应的结果。一旦宣判,你们就可以带着草拟好的协议,同时帮我办理好保外就医,我也可以配合去民政局办好离婚手续,同时也要办好房产过户手续。如果你们的承诺不能兑现,那我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安说完阴阴一笑。

我的会面情况说完了,亓喝了一大口水,心潮澎湃,人还没从刚才略带愤怒的情绪中舒缓过来。

果然这个男人会得寸进尺,他算准了我们会答应他的要求。当然,他可以开出更多的筹码,我们也可以提出相应的还价条件。

“其实,600 万是本来就答应他的,他要的另外1400万,也有一半是他自己的,另外700 万才是秋的。现在秋在怀孕期间,如果秋不同意离婚,法院不会判的;同时,如果秋知道了让她净身出户,她就会知道所有的原因了,这对她的打击是不是太大?”我担心地说。

“是啊,老公锒铛入狱,孩子是别的男人的,自己的却被净身出户,这对秋来说是何等的残酷啊!”亓摇了摇头。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秋保持愉快的心情,生下健康的孩子,其他都不是重点。安已经被抓进去快4 个月了,秋心里上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应该能够勇敢地面对。”我想了想说。

“那是不是要瞒着秋离婚的事?房子分割的事?以及安将来出国要移民的事?”亓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看看最终如何能够帮助秋渡过这个难关,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让我既抱得美人归,也能得到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

“这样,安不是最近就要宣判了吗?在他宣判之后,他应该认识到我们对他的承诺已经起作用了。到时,我们直接申请保外就医,带他出来办理离婚手续、房产过户手续。1000万我一次性支付到他的账户上,剩余的1000万分5 年支付他的账户上,我们相互签署保密协议,我支付的2000万不要告诉秋。至于离婚的事,让他主动写一个离婚申请,理由是由于自己的原因,现在身陷囹圄,对不起秋,申请主动离婚,房子和资产全部归秋所有。”我提议道。

“要是秋不同意离婚呢?”亓担心地问道。

“你到时隐隐约约把我们如何帮助他减刑、如何帮助他保外就医的情况说一下,顺便也说一下你们在探监的时候他隐晦说到他外面有喜欢的女人了。他觉得对不起秋,也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明朗的未来,可以让秋重新嫁人。”我再次建议道。

“好吧,这次你要大出血了。”亓笑道。

“谁让我自己管不住下半身呢?”我叹了口气。刚刚小劢已经把2500现金汇到了我的银行卡,另外3000万前妻的垫资也已经汇到了红石租赁公司,关键是前妻还额外给红石租赁公司支付了2000万,这1000万的第一期补偿金也不算多。如果因此顺利抱得美人和孩子归,还是值得的,只不过就是要不要和秋结婚,这事让人头疼。我突然暗想。万一前妻这次没有怀孕,她的家产可都在我的管控之下了,3000万的私房钱,2000万的意外之财,还有500 万的分红钱,我要是一分钱不给她,她岂不是真的要带着儿子流落街头?

“前妻回去了?”亓关心起我来了。

“哎。”我琢磨了一下,还是把前妻的事从头到尾给亓说了一遍,直到石飞被捕、前妻重回加拿大,听得亓是长吁短叹,并不停地安慰我、劝慰我,“年轻的时候犯的错,总算现在弥补了。”亓感叹道。

“是啊,希望这次前妻真能怀上,也算是我这个初恋的圆满结局了。”

“哈哈,”亓突然笑起来了,“哥,你看看,孙莉现在在英国怀孕待产,秋在中国怀孕待产,如果嫂子这次怀孕了,飞到澳大利亚待产,将来你们家可热闹了,三个孩子,一个是中国籍,一个是英国籍,一个是澳大利亚籍,加上持有加拿大绿卡的老大,好家伙,四个人国籍都不同啊。”

“哈哈,这个错了,我还真研究过。对于外国夫妇,英国法律规定,1983年1 月1 日前在英国出生的孩子,出生后自动加入英国国籍;1983年1 月1 日后在英国出生的孩子,必须在英国待满十年,期间离开英国的天数不得超过一定的限额,才能申请加入英国国籍。对于,澳大利亚出生的孩子,因为前妻依然是中国籍,尽管持有加拿大绿卡,孩子依然是中国籍。”我笑呵呵的说,“不过,我还真希望这个四个孩子国籍不同,将来,我们家是名副其实的亚洲、欧洲、澳洲、美洲四大洲混合体了。”

“哈哈,差一个非洲的孩子,那就五大洲四大洋全球荟萃了!”亓开心一笑。

“别,非洲那地方还是少去为宜,尽管非洲跟咱们是兄弟。”

“哥,非洲其他不行,但非洲产黄金啊!”亓继续逗我。

“那好,你移民去非洲,帮哥哥我生一个,所有的费用我出。”我出了鬼点子。

“啊——哥——你就这么嫌弃我啊——”亓嗔怪道。

“哈哈,不开玩笑了。走,晚上喝酒去,今天咱们不醉不归。”我和亓说道,然后给小劢总打了个电话,小劢总二话没说答应了。

晚上我、兰、亓还有小劢在燕子山扫叶楼订了个包间,好好喝了一顿酒。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最为畅快的一个晚上。一是和小劢联手搞掂了石飞,赚到几千万;二是与前妻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三是安即将受审,但接受了我们的和解条件,虽然要付出一笔钱,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抱得美人与孩子归,同时潜在的对我、冬以及老黄的威胁暂时消除。

燕子山传说南宋末年元兵南下,山上的寺庙躲藏了很多难民。正当元兵要对寺庙里的难民进行大肆屠杀的时候,黑压压的燕子飞来一群又一群,吓得那些元兵以为是天降神兵要保护那些难民。后来,元兵决定释放这些难民,但要求他们从此以后祖祖辈辈必须生活在这个寺庙里,负责种地养活寺庙里的和尚,保证寺庙香火四季旺盛不断。后来,这些难民为了感恩曾经救过他们的燕子,把这座山称为燕子山。

本来好好一座山,山上是极为清静的寺庙,是游人们休闲散步放松的好去处。现在为了赚钱的需要,据说承包给了一个开发商,对山上的寺庙进行了全面修复,包括道路、绿化一并进行了修葺。关键是在寺庙建筑群外将原来的藏书阁改建成了一个非常豪华的私人会所,命名为扫叶楼,并胡乱杜撰了一个扫叶楼的传说。说是元初某小和尚在此一直清扫落叶默诵经书直至得道成为高僧云云,因此此楼得名扫叶楼,并正儿八经地用木牌子做旧雕刻落叶楼缘由并挂在在院子门前,看上去古色古香,似乎真有了千儿八百年的历史。扫叶楼里设立了七八个包间,专供那些对隐私有需要的私人聚会使用。有意思的是,隔墙那边是诵经打坐、修养身心、立志成佛的清静场所,这边则是利益往来、推杯换盏酒肉穿肠过的世俗繁华地,说不上来是讽刺还是与时俱进,不知道那些和尚们闻到这里的酒香肉香,还能不能静心念佛,会不会真来个佛跳墙!小小的会所里面的装修非同凡响,墙上名人字画,地上一水红木家具,装点得典雅大方、去烦脱俗;宣纸砚台,让那些故作文人雅士爱好的人能挥毫泼墨几下,赢得列为看官一片虚情假意的喝彩。最厉害的就是服务的小姑娘都是清一色的白色短裙制服,让你不喝酒都能想入非非。

四个人都是熟人朋友,大家吃饭喝酒不拘小节。小兰总作为曾经的特警队员,喝上半斤酒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晚上的菜也不错,特色凉菜,佛跳墙、老虎斑、安格斯牛肉、双味鱼头,红焖新疆羊肉等等,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加上喝的高度茅台,四个人很快喝得云里雾里。酒多了,话就更多了,小劢总显然更是率先进入了状态:

“勇,勇哥,咱们铁定了是前世有缘分,今世有交情,以后可要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啊!”

“我也特别感谢劢总对我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再干一壶!”我笑呵呵的举起壶,俩人一壶一饮而尽。

然后,我端起酒杯,对着亓和兰说:“你们俩可是朕的股肱之臣,没你们俩我这个院长位置可就不稳了!”我虽然酒多,但心里是清楚的,她们俩一个帮我处理私人事务,一个助我工作出彩,成就了我的几乎说一帆风顺的院长生涯。反正既然放开喝,一醉方休。酒桌上,说自己喝多的,往往都是没喝多的;而拼命举杯到处碰杯的人,基本上都是喝多的,我就属于后一种。

最终我是怎么回去的自己都记不得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翻身,摸到了一具滚烫的肉体。依然宿醉的我,恍恍惚惚、稀里糊涂,凭着本能将手攀到了女人的乳房上蹂躏起来,并将女人顺利地楼到怀里。显然,怀里的女人还没清醒,只是将光溜溜屁股拱到了我的下身,晨勃让我一下子心内沸腾起来。耳听着女人的呻吟,房间里漆黑一片,丝毫不影响我对怀里女人的占有。我起身一下子将女人压在身下,双腿伸出将女人的下身顺利分开,坚硬的阴茎开始在女人的阴户上勘查,搜寻那个让人欲仙欲死的小洞。身下的女人似乎清洗了很多,屁股开始在扭动,似乎是在抗拒。瞬间我想起周妍玥和周嬛玥的事来,这万一是在什么酒店,床上又是什么不认识的美女,到时拍个照上传,可就名声扫地啊。我迷着眼,大量了一下整个房间,但轮廓告诉我,这是我的家。我一下子安心多了,既然是在我家,那不管是什么女人都可以干得。原以为身下的美女在挣扎,哪知确是在调整自己屁股的位置,我勃起的阴茎很快就找到了洞口,身下的女人双手握住我的屁股一按,下身使劲一抬,我的阴茎硬生生挤进了还略带干涩的阴户里。身下的女人似乎感受到插入带来的疼痛,闷哼一声。我不管那么多,双手紧紧抱住女人,屁股不停地上下耸动起来。身下的身子似乎极为敏感,不到十几下,阴户内就开始湿滑起来。随着淫水的分泌,原本紧致的阴道强硬不失滑润地裹挟着我的阴茎,刺激着我的末梢神经,兴奋感遍布全身,身下的女人呻吟声开始逐步加剧。

我毫无章法,但身体强壮有力;我心无杂念,但心潮澎湃;我稀里糊涂,但张弛有度。身下的女人,在我强有力的冲刺下,变得越发湿滑,情绪越发高涨,呻吟越发高亢,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淫荡与发情味。我不停地抽插,紧紧搂抱着女人,紧紧地吻着女人的唇。身下的女人不得不过一会儿就扭过头去,躲避这令人窒息的轻吻,深深吸一口气,发出一阵淫荡的喊叫;再次被我轻吻起来,嘴里发出混沌不清的“嗯——嗯——嘤——嘤——”.终于,在我强烈的抽插下,身下的女人身体开始颤动,阴户开始抽动,拼命扭过头去,大声叫唤起来:哥——哥——来——来了——。我闻弦知雅意,听音知进退。屁股全力耸动,阴茎狠命插拔,身下女人终于长叹一声,浑身抖动紧抱着我,我也顺势哆哆嗦嗦喷射出来。

我终于知道身下的女人是谁了。

我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床上。身边的女人简单收拾了一下身子,温柔地搂抱过来,幽幽的说:“哥,我要是和那个刑警开始谈恋爱,以后恐怕就不能经常陪你了。”

“哥不能让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对哥从一而终,这是不公平的,对吧?”我拥抱女人光洁的身子,伸手在她的乳房上慢慢抚摸。

“看来,我要下辈子才能嫁给你。”小兰把头拱在我怀里。

“如果喜欢,你就和那个刑警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再结婚,组建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家庭。如果你们真正走到一起了,哥一定不会再打扰你,会让你过上平静安宁富足快乐的日子。”我伸出手,摸到了香烟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句。一股浓烟直奔肺部,尼古丁刺激着神经,我的内心深处涌现出一种寂寞感。人往往在极度的性福快乐过后,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被掏空了。

“哥,你是不是因为有其他女人,所以就——”小兰忽然问道。

“傻瓜,不是这么回事。”我想了想,简要把前妻的事说了一下,也把秋的事说了一下。

“啊?”怀里的小兰一声惊叹,“那孙莉妹妹怎么办呢?我听说哥你和父母已经去过英国看望过孙莉了,你俩是不是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是啊,现在又冒出个秋出来,也是怀孕了,哥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呢。哥心里是舍不得你,可哥又不能给你任何终身的承诺。”

“是不是如果我怀孕了,你是不是也可以一并考虑?”小兰突然一笑,抬起头顶着我的下巴问道。

“别——”我吓得差点坐了起来,现在麻烦事可真多,万一小兰妹妹再怀孕了,这可怎么办?我突然有点后悔刚才在似乎是醉意朦胧中内射了小兰妹妹一把,这要是真怀孕了,我找谁说理去?我心里祈祷小兰妹妹不要怀孕,最好马上就去吃毓婷,“记得去吃毓婷啊,24小时之内有效,哥哥真不想耽误你宝贵的一生。”我叮嘱道。

“嗯——。”小兰说完继续搂着我身子。

我掐灭烟头。射完之后的疲惫感涌上来,我继续躺下楼着小兰滑润丰腴柔美的身子又睡了过去。

时间是11月底,快到年末了,年底的事情特别多,各种检查、总结、评比特别多。今年咱们省儿医的各项改革推进得不错,关键是员工的满意度明显提升,随之带来的是医患关系的缓和以及患者满意度的提升,医院的管理层对今年医院的各项评比不再担心。周一上午例行是院长办公会,讨论完这次新招的大学生以及社招的医生名单之后,办公会基本就结束了。由于田主任事先做了很多沟通工作,医院几个职工中符合条件的子女顺利入围,相关副院长打过招呼以及其他领导打过招呼的社招医生也基本上入围,下一步就是办理调动手续了。由于各方面的利益得到了兼顾,这次办公会开得非常顺利。

刚回到办公室,田主任就带着沈大美女来到我的办公室。

一看到沈大美女,我就想起了上周在淮州大酒店半夜三更的时候,沈大美女带着50万现金送礼的事。既然她有求于我,是不是就可以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让她付出更大的代价呢?送礼是一码事,如果让这个看上去有点高冷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女人臣服在胯下,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让我有点期待。不过,现在是在办公室,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沈美女一进办公室就主动自我介绍起来:“勇院长好,我就是上次您在淮州见到的沈碧筠。”今天的沈美女似乎有点低调了,一身正装,手上的包包也不是什么大的品牌,不过身上抹的香水让我的鼻子一亮,是夏奈尔可可小姐馥郁香水,这是一款除了邂逅系列中最适合年轻女性的香水了。极富诱惑的香水味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极致魅力,一下子勾引起我蠢蠢欲动的内心。香水确实有毒,能让一个本来就有魅力的女人瞬间变成人间尤物,不,应该是有毒的尤物。

我主动伸出手,和沈美女伸出的雪白细嫩的手握了握。就这一瞬间,这保养有度的葇荑差点让我失魂落魄。还好,我也只是轻轻一握就放开了,笑呵呵的说:“欢迎,欢迎沈医生加入我们省儿医团队。不知道田主任有没有和您沟通工作的安排问题?”

说着,三个人在我的办公室沙发上坐了下来。鉴于沈美女有靳市长的背景,我得在态度上予以重视。

“我和沈医生沟通过了,沈医生学的是临床医学,重点是急救,在ICU 工作了好几年,也在呼吸科工作过一阵子,现在是淮州人民医院医务处的处长,当然也在呼吸科上门诊,沈医生技术水平很高的。”田主任仔细汇报了一下,最后不忘记恭维一下沈医生。

我心里暗笑,这样的美女大夫功夫应该大多花在了业余生活上了,医疗水平能有多高?不过,在ICU 工作过几年,基本的业务素质还是有的。儿童医院和一般的综合性医院还是有区别的,冒冒失失让沈医生直接出呼吸科门诊,万一出点差错也是不合适的。

“这样,要不让我沈医生继续去医务处工作,医务处老周快到岁数了吧?”我问道。

“对,医务处老周今年56岁了,按文件明年应该退二线。”田主任答道。

“要不,让沈医生去医务处任副处长,等老周退二线再调整。反正沈医生现在是淮州人民医院医务处的处长,工作也算是对口。只是现在任副处长,有点屈就了。”我对着天主任说完,然后看着沈医生。

沈医生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馅饼直接砸到自己头上,估计她也是能调到省儿医就不错了,我现在直接给她安排到医务处副处长的位置,过一年就可以抹正了。沈医生优雅地弯了弯了身子,不亏是做大事的人,没有失态,内心估计也在想是不是送礼的作用显现了。“谢谢勇院长信任,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信任。”

“对了,你这么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生,咱们也不能浪费啊对不对?要不,你先在呼吸科门诊随诊三个月,熟悉了儿童呼吸科的诊疗流程、用药等特殊要求后,再独立开设专家门诊,你看行不行?”

“咱们院门诊医生的待遇可好了。”田主任不失时机补充了一句。

“那更要谢谢勇院长了。”沈医生抬头浅笑。我估计沈医生应该不太看重门诊那点收入,不过咱不能有罪推论,以后的事再说。

“还有,沈医生现在是我们院医务处的副处长,你就安排在老周处长旁边单独一个办公室吧,也算是我们重视人才引进的一项举措。”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天。

田主任说:“办公室就安排在403 吧,反正现在也是空着的,和周处长就隔了两间,不影响工作的。任命的事抓紧时间走流程,因为现在沈医生还处在借调阶段,暂时只能任命为副处长(挂职交流),等正式调过来之后,再发文任命。”

我说:“没问题,按照咱们医院的流程来办理,不能让老百姓说闲话。”

“对对,按流程办理,不能再给勇院长和田主任增添其他的麻烦了。”沈医生起身致谢。看到这个优雅又有点自命不凡的女人对我这么恭顺,我心里不禁起了点涟漪。不过,对这个有毒的尤物还是要小心为妙,别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把自己下半辈子给搭进去。

安排妥了沈医生的事,我赶紧给小劢总打了个电话:“谢谢兄弟帮忙,亓老师已经去过监狱,谈的情况不错,危机基本解除。那个男人就是希望多要点钱,答应销毁证据保守秘密。”

“哈哈,好,既然他希望多要钱就好办。只要他拿了钱,不怕他反悔。”小劢在电话那头开心的笑道。

“不过,我要让他签一份保密协议和欠款协议,还得让亓老师去监狱一趟。”我补充道。

“没问题,我随时安排。”

“还有,是你给他安排的单身房间?”我笑呵呵的问。

“当然,你知道刑警本来就是黑白通吃,让王局长先安排个牢头威胁他几下,再马上给他点糖果,是不是现在很乖?”小劢得意地笑道。

“怪不得亓老师去谈的时候非常顺利,这家伙估计现在也是忐忑不安呢,希望早点出狱移民国外。”

“那是,要不是院长您慈悲为怀,我这稍微出点钱找个兄弟,早就在看守所里把他搞掂了。”

“咱们和气生财,要与人为善,能用阳谋解决的,决不搞阴谋诡计。”我哈哈一笑。

“听您的。”

“哎呀,不要意思,刚刚还说要阳谋不要阴谋的呢,你得帮我做一件事,帮我在403 办公室安装一个隐私摄像头并在办公室底下装一个拾音器,当然不能被发现哦。”我忽然想到沈医生的事,得要有所准备才行。

“啊?”小劢电话那头楞了一下。

“哎呀,我们这调来了一个美女处长,你懂的。”我故意没多说什么。

“不会吧?勇哥,你还有偷窥的癖好?”小劢哈哈大笑起来。

沈医生的事处理不好还真是麻烦事,还是要弄点非常手段。这事不能和小劢讲得太透,让他误以为偷窥美女就行。

“你放心,我们在人脸识别、视频监控方面是专家,到时我给你发一个链接,你在办公室就可以直接用电脑看,或者下载一个手机APP ,我发给你用户名和密码,随时可以偷看。”小劢哈哈大笑挂了电话。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