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洁癖》张子吴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洁癖 洁癖

    又是一年的清明节,这天中午,天色灰暗,雨下得有些大。一路上,不断看到熙熙囔囔络绎不绝的人来祭拜逝去的亲人。大老远处,一个男人撑着黑色的长柄伞径自向山上的公墓而去。  最後他停在公墓西边的角落里看着那块墓碑,眼眶开始湿润。多麽的熟悉啊,三年前,他也像今天这样,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独自从公墓台阶上一步一步走来。

    张子吴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洁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洁癖》,是作者张子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又是一年的清明节,这天中午,天色灰暗,雨下得有些大。一路上,不断看到熙熙囔囔络绎不绝的人来祭拜逝去的亲人。大老远处,一个男人撑着黑色的长柄伞径自向山上的公墓而去。  最後他停在公墓西边的角落里看着那块墓碑,眼眶开始湿润。多麽的熟悉啊,三年前,他也像今天这样,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独自从公墓台阶上一步一步走来。

《洁癖》 (十一) 免费试读

中午的时候,孙炎向公司请半天假,说是家里有点事,他踏出大厦门口便看到张婉清在大门一旁来回踩着地板在跳。

孙炎迎了上去,不到五步远,静静地看她像小女孩般在跳飞机,等她注意到孙炎时,脸蛋红了起来。孙炎倒不觉得什麽,她却低着头。很快两人一起来到她租的地方。张婉清住的地方不大,但胜在干净整洁,也许女孩子都爱干净吧,孙炎略一想起那件事,她过於爱干净了。

大厅里的地板上看不到一丝头发,茶几上更是纤尘不染,就连窗台上平时都是细菌的集合打团的地方,孙炎用食指轻按窗沿瓷砖,又用拇指掸几下,楞是没有灰尘。看来张婉清不但是对男人有洁癖,对住的要求也很大。

从一进门她就要孙炎换鞋脱袜子,然给他一双拖鞋到卫生间里洗脚,孙炎接过,奔向卫生间时,嘴角不自觉咋舌。心想太可怕了,与这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真是遭罪,他不禁想起那个她又是如何与张婉清认识。

不由孙炎多说,张婉清在外面叫了他,她问孙炎还记得她说过的话麽,孙炎点头说,你说的我都记住了。

张婉清有些不信,本着多试几次才不出错的想法,硬是跟她演练了几场,期间张婉清颇有些抗拒他的某些孟浪行为,譬如牵手搭肩搂腰之类的,她觉得孙炎过分了啊。

孙炎倒是不再坚持,两人安排完这一切,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了。

终於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孙炎本想去开门的,可张婉清却提前一步来到了门边,并且对孙炎摆手示意,让他跟在自己後面。

打开房门,映入眼中的就是一位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长得有些微胖,额头上有几道皱纹,眼睛里透着些许兴奋,尤其是看到孙炎後,那种眼神意味更弄了。

“爸。”张婉清轻声说道:“进来吧。”说完,张婉清闪身让她爸爸张有为进屋。

“伯父。你好!”孙炎此刻扮演这个冒牌男朋友,自然要进入角色了。

张有为进屋,侧头打量了一下孙炎,那双眼睛十分犀利,直把孙炎看的浑身不自在,只好讪笑两下。

“爸,你这是干嘛呢?有你这样看人的吗?”张婉清说道,同时给孙炎解了围。

张有为笑笑,“我在想是什麽样的男人把我女儿揣兜里呢。”

“爸,你怎麽说话呢。”顿时张婉清的脸色沈了下来。

“那我应该怎麽说,你六年不回家,突然给我说你有男朋友了。这不我就过来看看,你妈也高兴地要来,是我不愿她来。”张有为说着自己家事,完全不把孙炎当作外人,可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些,怎麽感觉他还是个外人。

张有为故意说这些,想看看孙炎的举动。

“我又没让你过来。”张婉清的脾气跟她爸爸一样倔犟。

“怎麽?这小夥子还这麽不经看吗?”张有为不再顶嘴,知道自己一来让女儿生气,老毛病又犯了,便岔开话题。

一句话差点没让孙炎趴下,没见这样说话的。看来张婉清一家都是不太正常,也难怪张婉清对男人不感冒,哪个男人看到这家庭不跑啊。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古人诚不欺我!

孙炎看着现场气氛有点尴尬,但不知如何开头,两个男人就这样你盯我,我盯你。孙炎觉得这样下去也没意思,张婉清更是在一旁观看,这让孙炎更加憋屈。

孙炎觉得他不能坐以待毙,站起身,说,“时间不早了,伯父一路赶来这里,想必没有吃饭吧,我去做饭吧。”他说完,朝厨房走去。那样子,看起来就跟逃到厨房差不多。

张有为没说什麽,不过他的一双眼睛,直盯着孙炎看。张婉清这时候也难得在捂嘴笑。

“没看出来,我这准女婿还会做饭。”张有为似乎是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张婉清听的,张婉清撇嘴道,“人家答应你了麽,还准女婿。不嫌丢人。”等他反应过来时,“我去帮忙。”张婉清撂下这句话,也进了厨房。

当时张有为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两人在厨房里忙碌。按理来说,这老人家第一次见到准女婿,怎麽也得问问一些该很家常的话题,比如家里还有什麽人,在哪工作之类的。可张有为却不这样,只是在那干瞪人家看,也不知道他是什麽意思。

孙炎不明白张有为的意思,不代表张婉清不明白。两人此时背对着张有为在切菜,而这道菜需要用到西红柿,孙炎正在用刀切着西红柿,张婉清突然说道:“给我来一片。”

孙炎停下手里的动作,拿起一片切好的西红柿,塞到张婉清的嘴里,说道:“馋嘴。”并且用中指背部剐蹭了她的高挑鼻梁。

张有为看到这情形,脸上露出了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转身走出了厨房。

孙炎回头看了看,才转过头来,小声的说道:“妈呀,吓死我了。你爸给人感觉怎麽这麽恐怖呢?”

张婉清狠狠瞪了孙炎一眼,说道:“你这个笨蛋,刚才那麽做,虽然让我爸爸离开了。估计要让他起疑心了,你太做作了。”

“那你要我怎麽办?”孙炎有点不乐意了,“这给人假装男朋友的事,我也是第一次干,没经验不是。况且,还是当着你爸爸的面演戏。”

张婉清知道自己有点难为人家了,但也没什麽好办法,听到孙炎的吐槽後,她摇摇头不再多说什麽了。

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家常菜,在孙炎和张婉清的共同努力下,餐桌上很快就摆上了菜。

“吃饭了。”张婉清在厨房里朝外面喊道。

大家坐下以後,张有为说道:“吃吧。”并且第一个开动,孙炎,张婉清两人紧跟随後。

这顿饭的气氛极为压抑,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终於这顿压抑至极的晚餐结束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松了一口气,除了张有为以外,尽管他在餐中一直说别饿坏了小炎这类的话,殊不知,正是这种亲昵关怀,孙炎强忍笑意意思意思。

饭毕,孙炎收拾餐桌。张婉清很乖巧的去给张有为泡了一杯绿茶,这是张有为多年的习惯。

收拾完了餐桌後,孙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随即,又用自己的水杯接了一杯水递给张婉清。

这看似不经心的动作,其实是两个人早就商量好的。张婉清笑着接过水杯,强忍着心里那股恶心的感觉,喝了几口。

很显然,张有为虽然端着茶杯坐在一边,却是一直注意着自己女儿和孙炎的动作。看到两人共用一个水杯喝水以後,他的脸上,终於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时张婉清拿起手机跟自己奶奶通起电话来。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张有为看到他们腻在一起的样子,张有为笑笑,说道:“哎,这人哪一上了年纪就不行了,不是你们年轻人啊,我困了,要去睡觉了。你们住哪?”

听到张有为的话,孙炎只觉得两眼一黑,虽然他已经料定了张有为今天是不会走了,却也想不到他会这样说,他话里的意思,摆明了是要在自己这里住下了。

“没事,虽然我年龄大了。可为人还是很开通的,年轻人嘛,住在一起是难免的。”张有为看到孙炎的样子後,大手一摆说道。

“爸。”张婉清的脸上多了一层红晕。“你胡说什麽呀!”张有为的话,也太直接了点。

“呵呵,呵呵。”孙炎不敢再乱说话了,只有呵呵傻笑几下。

张有为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张婉清看了看他,说道:“爸,你先去洗澡吧。”

“不急不急。”

“那我去了。”

随即张婉清转身去了浴室,可在心里,却是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来,今天晚上只能跟他睡在一个房间里了。

“去吧。”张有为说道。此刻也没见到他有什麽睡意,刚才还说自己上了年纪犯困,看来他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在演戏给自己看了。

张有为洗完澡出来以後,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说道:“孙炎,快去洗澡啦。”

那时孙炎与张有为干坐在客厅里一句话也不说,早就已经憋坏了,听到张婉清的话,如蒙大赦,赶紧起身去了浴室。

孙炎从浴室里出来以後,没看到张婉清在客厅,左侧的卧室门却是开着的,不用想了,张婉清一定在自己的房间内了。朝张有为尴尬的笑了一下,孙炎逃一般的钻进了张婉清的卧室。

张有为这才站起身来,去了浴室洗澡。只是他的嘴角牵起一丝狡猾的笑容,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

“你睡床,我打地铺。”孙炎在进了卧室以後对张婉清说道。

张婉清苦笑一下:“你以为这麽容易骗过我爸?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他等会一定会过来的。”

“啊?那怎麽办?”孙炎瞪大了眼睛。

“上床睡觉吧。”张婉清说完这话,身子还朝里挪了挪,明显的是在给孙炎让出空来。

此刻,张婉清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睡裙。细细的吊带仿佛一触即断,洁白而修长的双腿暴露无疑。孙炎讪笑了一下,却是不敢上床。

天啊,这麽一个惹火的尤物,谁敢和她睡到一张床上?现在自己只是假装她的男朋友,万一起了生理反应,多丢人啊。

“快点啊,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还在那里犹豫什麽。”张婉清看出了孙炎的犹豫,不满的说道。

孙炎还是站在那里没动,张婉清一瞪眼,说道:“难道你想让我爸拆穿?我可告诉你啊,即使拆穿了我爸也不会对我怎麽样。倒是你,现在和我在一个房间,本来就让他误会了,小心他揍你。”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可是却不得不说,这威胁是很管用的。孙炎一想到张有为的正直模样,不难想象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不过那蒲扇大的手掌,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孙炎心惊胆战地立刻就钻上床去了。

孙炎的动作,让张婉清偷笑不已。

两人的身体都紧紧崩起,彼此都刻意保持着距离。可现在时间还早,谁能睡得着?即使是时间晚了,估计两人也不是那麽容易睡着的,原因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尤其是张婉清,本身洁癖这麽严重,现在有个男人躺在她的床上,就感到浑身难受。只是,现在却又不得不这麽做。

“小清,你们睡了没有?”张有为的话声响起的同时,房门也“啪嗒”一声打开了。

张婉清反应很快,立刻翻了下身,侧面对着孙炎,把自己的脸枕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手还搂着他的脖子。并且把孙炎的一只手拉过来,搂着自己的腰。

房门打开,张有为走了进来,看到这副情景,张有为立刻说道:“你们睡吧,睡吧,我也去睡了。”

“啪嗒”一声,房门关上。张有为去了另外一间卧室。

“这房门我明明锁了啊?”孙炎不解的说道。

“小点声,笨蛋,我爸是干什麽,没当教师之前,可是当过侦察兵。这锁对他来说等於没有。”

“你怎麽这样,当初你给我说你爸的资料可不详细哦。”

“知道那麽详细干嘛,我们又不是真的。”

孙炎感到一阵无语。不服道,“可他进来干嘛啊?要是我真是你男朋友,我们正在那啥,他不会感到尴尬啊?”孙炎小声说道。

“他这就是为了进来看看我们两个是不是真的睡在一起。”张婉清说完这句话,一张脸已经成了大番茄。孙炎顿觉无语。

第二天一早,张有为起床很早,在吃过早点以後,他就要离开了,而且还留下字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