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哎呀蛋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账房内,红烛高挑,灯火通明。窗前一张书桌上账册淩乱,桌前一张硕大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浑身黝黑肥腻一丝不挂的胖子,眯着眼仰着头,一手扶着书桌一手垂於桌下。书桌下,两条黑腿间,跪坐着两位只披着薄纱的曼妙妇人。高挽的发髻正交替着起伏着,仔细听还有细细的吮吸声。  房间里,地上,屏风上,书架上,到处都挂着一丝丝一缕缕的绫罗锦缎。若是绕过屏风,古朴的架子床上还有更加淩乱的散碎衣物。

    哎呀蛋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是作者哎呀蛋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账房内,红烛高挑,灯火通明。窗前一张书桌上账册淩乱,桌前一张硕大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浑身黝黑肥腻一丝不挂的胖子,眯着眼仰着头,一手扶着书桌一手垂於桌下。书桌下,两条黑腿间,跪坐着两位只披着薄纱的曼妙妇人。高挽的发髻正交替着起伏着,仔细听还有细细的吮吸声。  房间里,地上,屏风上,书架上,到处都挂着一丝丝一缕缕的绫罗锦缎。若是绕过屏风,古朴的架子床上还有更加淩乱的散碎衣物。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天下第一丁”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昭示着此处的富贵,一辆豪华的四轮马车在嘈杂的人声中从牌匾下进入宅子,一路穿墙过院来到内宅。马车来到一处院门前,院门洞开两个小厮搬着一个木梯跑过来放在车旁。

车门打开,从马车里率先伸出一条白嫩纤细的美腿,紧接着又从马车里伸出三条腿。中间两条状若凝脂,白嫩如玉,两旁边一看就是一双男人的腿精壮干练。四条腿落在木梯上,只见两侧的腿肌肉一紧,一个一丝不挂的靓丽少妇从车厢里被一个精炼的少年顶了出来。

萧雨若羞涩的将手搭在两个小厮高举的手里稳住身形,小六子稳稳地站在木梯上,双手掐住玉若的腰擡腿下来。萧雨若脚尖点地,後背紧紧地贴在小六子的身上,小六子将萧雨若的两条胳膊举过自己的头顶让她双手握紧,接着双腿轮番将萧雨若的双腿顶起用手托住,萧雨若熟练的配合着小六子的动作,小六子托着面朝前的萧雨若擡腿跨过门槛。

林家的内院是一个巨大的花园,园林般清静幽雅。萧雨若两腿向两旁分开,双手伸到小六子脑後紧紧握在一起,上身挺立紧紧贴在小六子的怀里。胯下蜜穴努力的咬住小六子的肉棒,可是经过半月的调教蜜穴早已敏感异常,虽然没有丝毫松弛的迹象,但是蜜汁异常丰沛。萧雨若一边艰难的忍受着直冲灵魂的快感,一边迷蒙的看着熟悉的景色,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银铃声响。

“姐姐……姐姐……”前路拐弯处跳出一个二八年纪的小小少妇,白里透红的身上一丝不挂,初见规模的玉乳上挂着两个小银铃,踩着一双薄如蝉翼的绣鞋,一蹦三跳的跑了过来。

“ 姐姐……我好想你啊,坏人呢?坏人回来了吗?”萧玉霜一下扑到刚刚站定的萧雨若的怀里。

萧雨若赶紧探身抱住扑过来的萧玉霜,萧雨若扶着妹妹萧玉霜的腰,萧玉霜双手圈住姐姐萧雨若的脖子,一股熟悉的味道夹杂在淡淡的香水味中扑面而来。萧雨若羞红的脸紧紧的贴在妹妹萧玉霜滑腻的俏脸,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一滩滩白浊的液体,跳跃的玉霜将满脸的污浊不断的蹭在玉若的口鼻之上,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冲击着玉若的情欲。

唔……唔嗯……

萧玉霜的双手不知道什麽时候捧住姐姐萧雨若的脸颊,鲜红的樱唇就印在了玉若的红唇上了,灵活的小舌头带着浓烈的男性味道瞬间就占领了萧雨若的口腔。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萧雨若一阵迷茫,经过调教的萧雨若本能的回应着妹妹的激情热吻。深情接吻的萧雨若敏感的觉到一条嫩滑的胳臂搂住了自己的肩膀,一个柔软的胸脯将自己和妹妹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迷茫的萧雨若转头就看见一个成熟丰腴的妇人将自己和妹妹抱在一起。

“娘亲……娘唔……”萧雨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郭君怡的红唇堵了回去,一股更加浓烈的气息传了过来。

良久母女二人唇分,剧烈喘息的萧雨若看着跟妹妹一样一脸白浊液体的娘亲郭君怡,一双明眸不禁雾气腾腾。萧雨若迷蒙的目光里成熟丰韵的母亲一下一下的跳动着,不经意间向母亲身後一撇,一个黑影站在母亲身後,这才定睛观瞧,只见黑塔一般的董青山光着膀子站在郭君怡身後。

萧雨若这才仔细看向母亲郭君怡,郭君怡前倾着身子笑面如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萧雨若越过上下抖动的巨乳看向母亲的下半身,这才明白董青山正在母亲郭君怡的身後一下一下的抽插,啪啪声清晰可闻。

萧雨若看看董青山再看看双眼迷离的母亲刚要说什麽就觉得一旁的萧玉霜突然间长高了一头,转过头来的萧雨若看见玉霜身後站着一个花白胡子的健壮老者,有些眼熟一时又没想起是谁来。萧雨若看着妹妹痛苦不像痛苦,舒爽不像舒爽的表情,下意识的看向妹妹的下体。

只见萧玉霜双脚离地双腿在老者的双腿间晃晃荡荡勾人心神,小腹上一条明显的凸起一座山脉,老者双手掐着玉霜的腰慢慢的擡起放下,伴着晃悠的双腿小腹上的凸起起起落落。萧雨若诧异的看着妹妹萧玉霜的小腹,久经人事的萧雨若哪能不知道这是什麽事,一边惊叹妹妹的本事又不由得心里一阵颤抖,既害怕又向往。

“傻孩子,李爷爷都不认识了吗?怎麽这麽没礼貌啊!”郭君怡断断续续的在喘息中提醒着萧雨若。

“哈哈哈,叫声伯伯就行,叫什麽爷爷,就我这状态!君怡你又不是不知道”李泰高声说道,说着还不忘搞一个大动作。

“啊……呀啊……李爷爷,李爷爷,玉霜好舒服啊,姐姐,姐姐,爷爷好厉害啊!啊……啊……”李泰身上的玉霜一边大声叫喊还不忘对着萧雨若挤眉弄眼。

啪……

“你这小妮子,就是淘气,自己来吧。”李泰伸手就在玉霜的大腿上拍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响,接着就停止了活动将玉霜抱在怀里。

“呀……李伯伯万福。”震惊中的萧雨若再一次撞击中清醒过来,赶紧给李泰道了个万福。

“哈哈,咱们别在这里站着了,乖侄女洗尘宴早就给你备好了,请吧。”李泰大笑着说道。

李泰说完转身向前走,玉霜挂在李泰身上呻吟着牵着姐姐的手。萧雨若的两条腿就像两条丝带一般丝毫没有阻碍小六子向前迈动的步伐,董青山扶着郭君怡的腰往旁一让,落在几人身後。

萧雨若被妹妹牵着向前走去,忍者胯下舒爽,听着身前身後母亲和妹妹的呻吟声不自觉的也小声呻吟。走到拐弯处,歪头看了一眼身後的母亲,只见母亲四肢着地,踮着脚点两腿并着,艰难的在董青山激烈的抽插下一步一晃的向前走,丰满的大白屁股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圈一圈的波浪,直到母亲隐入花丛,心中最後一个年头却是,母亲的屁股好大好白好软。

转过头来,映入萧雨若眼里的是一片荷花池,池中有一个八角凉亭,一座廊桥连接两边,亭中数人赤身裸体。萧雨若大体扫了一眼这个陌生的凉亭,重点放在亭中男女身上。

李泰带着萧玉霜几步进入凉亭,大马金刀的坐在一个石凳上,萧玉霜摇晃着向萧雨若招手。凉亭里廊桥左侧亭柱边,徐芷晴俯身栏杆上,双臂向前探出,双手捧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锦鲤,一边躲着飞扬的水珠一边对萧雨若打招呼,少妇跃动的双乳,身旁栏杆上的手说明亭柱遮挡的位置有一个男人。

由於亭柱的遮挡,萧雨若的视线移到了亭中的石桌上。李泰玉霜二人不说,两人左手方向上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正襟危坐,一脸的威严肃穆。石桌上东西不多,越过石桌萧雨若一眼就看见有一团黑色的东西上下耸动。中年男子不知做了什麽动作,黑色的不明物体慢慢升起,一张精致的出尘的俏脸慢慢的转向萧雨若,宁雨昔微微向萧雨若点点头就再次半隐於桌下,上下耸动起来。

再往左看,洛凝侧身斜坐在一个鹤发老者身上,老者身形瘦弱,须发花白却精神抖擞。洛凝巧笑嫣然,媚眼如丝般向萧雨若打个招呼,转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紧接着俯身将之传入老人口中。老者左手捻须对着萧雨若点点头。

老人的左手边又是一个一身肥肉的中年男子,硕大的身形,花白的肥肉油光水滑,男子右手扶在桌子上,左手搭在膝盖上,男人转过脸来,肥头大耳,一脸的油腻。只见男子脸部肥肉震颤一番算是跟萧雨若打过招呼,同时间,一张俏脸从桌下升起。萧雨若看着被一条肥腿当时的严严实实的秦仙儿,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一幅不可想象的闺房秘像。拱出来的秦仙儿没有再次隐去,转过身来一边向萧雨若微微一笑,一边俯下身去慢慢摇晃。

就在萧雨若还在思考亭中男人都是谁的时候,只觉得後背一凉,胯下熟悉的肿胀离去,一股无力的空虚袭上身来。萧雨若一转脸,一个干瘦老头贴在萧雨若的身上,一双干枯粗糙的大手鹰爪一般抓的玉若腰间生疼,一根更粗更硬的巨棒抵在臀下来回的摩擦,硕大的龟头一点点的撑开萧雨若那两片敏感娇嫩的软肉,本就无力的双腿更加酸软,丝绸般顺滑的玉背没有一点阻力,软糯湿润的蜜穴没有意思抵抗就被深深的占领。粗壮的肉棒上一个个坚硬的凸起狠狠的刺激着萧雨若那敏锐的神经,只是一个插入就让萧雨若抽风一般瘫软在老人身上。

“董大叔,玉若还承受不起您老的宠幸呐,啊····呃。”落後的郭君怡看着瘫软在董老汉身上的女儿,不由得出声说道。只是这一句话不但将刚刚提起的一口气泄了连带着在董青山家传的宝器下瘫软了下来。郭君怡颤抖着身子,手紧紧地握着身子同样颤抖着的女儿的手,母女二人一同颤抖一同无意识的呻吟。

当萧雨若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凉亭之中了,右手牵着妹妹的手,在妹妹的晃动中身体不自觉的摇晃,阵阵舒爽袭来,身子也渐渐规律的晃动。就在玉若就要陷入意乱情迷之时,中间的男子一手举杯,周围的人一同起立,董老汉这一个大动作差点直接把萧雨若送入云霄,强忍着看向众人。

“玉若出使有功,朕,为之洗尘,我们共饮此杯”。

“谢万岁。”众人随之附和。

众人围桌举杯,玉若强打精神环视一圈,这才发现徐芷晴身後的是一个白净少年,李泰玉霜身边还有一个公子模样的青年环抱着一个头戴凤钗的丰韵妇人。

直到董老汉将酒杯送到萧雨若的红唇上的时候,萧雨若才明白为什麽一路上小六子和车把式如此对待自己。萧雨若习惯性的和众姐妹一起将杯中酒饮入口中,转头又渡入身後人嘴里,连带着丁香小舌也被吸吮调戏一番。

当萧雨若再次从冲击中稳定了心神,这才一个个认出了此处众人,顺带着重新理解了一边洗尘的意思,当浑身裹满精液的萧雨若被人送入花楼,迷迷糊糊中的萧雨若仿佛看见一个被麻绳捆绑的身材惹火的妇人吊在房中,至於是谁,萧雨若早已无力思考,昏昏睡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