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合租往事》小说全集阅读 粗又黑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合租往事 合租往事

    我抖了抖胯下的老二,此时已经雄壮无比了,於是我半跪在她脑袋旁,将老二往她嘴里塞去。此时小白似乎有些抗拒,用手想将我推开,我哪里惯着她,拨开她的手,一只手手将她的头压住,另一只手撬开了她的小嘴,整个老二便塞了进去。一股暖意袭来,接着一个湿滑柔软的东西便游走在老二上,我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声。  小白没有反抗了,而是疯狂的吞着我的老二,似乎是她本能的驱使。我的手没停着,往她蜜穴摸去,於是一阵阵低声娇喘便从小白嘴里发了出来,但是有老二堵着,又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

    粗又黑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合租往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合租往事》,是作者粗又黑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抖了抖胯下的老二,此时已经雄壮无比了,於是我半跪在她脑袋旁,将老二往她嘴里塞去。此时小白似乎有些抗拒,用手想将我推开,我哪里惯着她,拨开她的手,一只手手将她的头压住,另一只手撬开了她的小嘴,整个老二便塞了进去。一股暖意袭来,接着一个湿滑柔软的东西便游走在老二上,我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声。  小白没有反抗了,而是疯狂的吞着我的老二,似乎是她本能的驱使。我的手没停着,往她蜜穴摸去,於是一阵阵低声娇喘便从小白嘴里发了出来,但是有老二堵着,又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

《合租往事》 第七章 免费试读

过完年後,大伟在群里问我跟小白什麽时候回去,小白说初七上班,我说还不确定。

静静从爷爷家过年回来後,跟我缠绵了一阵,我们没有把话说开,就像自然而然在一起了,其实我很怕静静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他。

过年期间,蕾蕾似乎有些忙,很少跟我发信息,後来我也乾脆不找她了,不过心里却有点想念她。

年过得差不多了,静静提前回学校了,我去火车站送她时,她还问我有没有什麽话要对她说。

我犹豫了一下,说了句一路上注意安全。静静眼神似乎有些失望,黯然的登上了列车。

小杰也回学校了,我妈知道後问我怎麽还赖在家里,於是我受不了唠唠叨叨,也收拾行李,离开了家,一路赶车,回到了合租房里。

晚上,大伟请我们几个下馆子搓了一顿,期间我跟小白基本没说话,而小白似乎心情不是很好,我也不想去招惹她。

我给蕾蕾发了信息,她说她已经回来了,不过有点忙,要过一阵才能跟我见面。

过了两天,我按耐不住了,假装关心蕾蕾有没有安全回家,得到回答後,晚上便偷偷的跑去找她,想给她个惊喜。

我火急火燎的来到了蕾蕾的门口,敲了敲门。

“谁呀?”蕾蕾的声音传了出来。

“收垃圾费。”我故意压低了嗓子说话。

“那麽晚还收垃圾费?”

蕾蕾疑惑的说道,然後拖鞋声便传了过来。

我急忙闪到一边去,免得她从猫眼看出来发现是我。

过了一阵,门打开了,蕾蕾的脑袋探了出来,我嘿嘿一笑,便伸手捏住了她的脸。

“呀!吓死我了。”蕾蕾惊恐的叫道。

我正想开口,只听见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宝贝,怎麽了?”

刚想说出的话,被我硬生生咽了下去,心里咯噔一下,只感觉心跳加快,肾上腺素飙升。

“没什麽,收垃圾费而已。”

蕾蕾急忙朝房间里解释道,并走了出来,关上了门。

“这是什麽情况?”

我盯着蕾蕾这顿操作,半天才憋出几个字。

“你怎麽突然跑来了?也不说一声?”

蕾蕾靠着墙,低着头没敢看我。

“我知道了,没什麽别的事我先走了。”

我咬着牙说道,转身便要走。

“对不起,我本来想找个时间跟你说的。”

蕾蕾急忙上前,抱住了我,说道。

“没事,现在也不晚。”

我没说什麽,把蕾蕾的手拿开,头也不回的的走了。

一路上,我的脑子很乱,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涌上心头,头痛欲裂。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小区门口,坐在了烧烤摊上,点了半打酒,喝了起来,希望能减轻一些痛苦。

我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头开始有些晕了,这时,一个人坐在了我对面。我擡头一看居然是小白。

“你抽什麽风?”小白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没事,就想喝点酒。”说完我又喝了一杯。

“怎麽?失恋了?”

小白两手插在胸前,一脸幸灾乐祸的样。

“你懂个屁,是我甩了她好吗?”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行了行了,我都知道了。早跟你说过什麽来着,你偏不听。”小白摆了摆手说道。

“五十步笑百步,你喝不喝,不喝赶紧回去。老板,再来两瓶。”

我不耐烦的说着,见没酒了,於是又点了两瓶。

“瞧你那样,别喝了,回去吧。”

小白说着,来到我身边把我拽了起来。

“别闹,我还要喝。”

我拨开小白的手,又坐了下来。

小白见我不走,便打电话把大伟摇了过来,两个人强行把我架走了。回到家里,大伟骂骂咧咧的把我扔在床上,我头晕目眩的,没一会便睡着了。

恢复单身的日子还是那麽无聊,我沉下下来着手毕业的事情。

这段时间跟静静偶尔发发信息,说什麽答辩完就回来了,还开玩笑说来找我,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便搪塞了过去。

小白对我的态度有所缓和,大概因为跟蕾蕾分手的缘故,没有以前剑拔弩张的感觉了,至於她跟大橙子怎麽样我没多过问,期间回了几趟学校,也没见到大橙子,不过小白早出晚归的,估摸着应该是没有往来了。

到了六月答辩完後,我终於松了口气,开始规划工作的事。

对於工作,静静有意无意的想让我回家乡去,搞得我有些纠结,天天上网看招聘信息,却没有投。

一天周末,大伟又去拜见岳父了,小白则是躲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些什麽。

我正百无聊赖的看着招聘信息,看得起劲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这时,小白也开了门,探出头来,对我比了个手势,让我不要出声。

“小白,开开门。”门外传来大橙子的声音。

“叫你别来你偏要来,赶紧走吧,我不想见你。”

小白来到门口,没有开门,只是隔着门喊话。

“你就开开门,让我进去,说两句话我就走。”大橙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小白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无奈,於是把门打开了。

“有屁快放,给你两分钟时间。”

小白坐在了沙发上,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

“嗨,孙哥,你也在呐。”

大橙子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还跟我打了声招呼,我没想理他,随意回了一句。

“行了行了,你赶紧的吧。”

小白有些不耐烦,催促道。

“我还是那句话,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保证好好对你。”

大橙子坐在了小白身边,恬不知耻的说道。

“我也是那句话,我俩不可能,你走吧。”小白往一旁挪了挪说道。

“我这人之前是爱玩,但是我可以改,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大橙子这王八蛋不要脸的说道。

“你走吧,你又不缺我一个,再不走我报警了。”小白站了起来。

“别别别,咱们出去吃个饭,坐下好好聊聊。”

大橙子也站了起来,还牵住了小白的手。

“你给我放开,别动手动脚的,我不想跟你吃饭,赶紧走吧。”小白挣紮着说道。

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实在忍不了了,於是便开口说道:“哎哎哎,别拉拉扯扯了哈,人家不想理你,赶紧走吧,有什麽事以後再说。”

“老孙,这事你别管,回头我请你吃饭。”大橙子看都没看我。

“我差你一顿饭?着好歹也是我的地盘,叫你走就赶紧走吧,别闹了。”

我怒火有些上来了,但还是强压着没发出。

“走吧,小白,咱们出去坐着好好聊聊,我保证只是聊聊。”

大橙子压根没理我,继续跟小白打着太极。

我走上前去,一把将大橙子手抓住了,大橙子见状,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操你妈,多管什麽闲事。”大橙子怒骂道。

一股怒火直冲我的头顶,我大骂一声,朝大橙子扑了过去。

大橙子没料到我会突然发难,一下被我撞倒在了沙发上。我奋力压制着大橙子,两人双手握着,你来我往,比着力气。还别说大橙子力气倒挺大,胜我一筹,找准机会一把将我推了起来。

“你们干什麽,别打了。”小白在一旁惊呼道。

我没管那麽多,照着大橙子便挥拳过去,只见他一缩头,躲掉了,然後顺势往前抱住了我的腰,就要将我扑倒,我死死的拽住了他,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我只觉得头顶一阵发麻,接着一股暖流袭来,应该是撞到了桌角,八九不离十是见红了。顿时我心一横,双腿使劲夹住大橙子的腰,挥拳便玩命往他头上砸去。

大橙子被我夹住动弹不得,又不能起身,擡头迎接他的便是我的拳头。他挣紮了一阵,只能抱头认输,这时小白急忙过来拉架。

我放开了大橙子,只见他站了起来,鼻青脸肿的,还留着鼻血。他一只手捂着脸,狠狠盯了我一眼,转身出门了。

“你的头出血了,脸色发白,赶紧坐下来。”

小白把门关上,回头看我一头血水,吓了一跳。

我用手摸了摸,果然出了不少血,这时头顶开始痛了起来,我接过小白递来的纸巾,捂着头顶,由於刚才用力过猛,肾上腺素飙升,导致浑身乏力,於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赶紧,上医院去。”小白想扶我起来,但是力气不够。

“别急,那王八蛋没走多远,等一会再出去,你先给我倒杯水。”

我捂着头顶,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白急忙跑去厨房,给我倒了杯水,我接过水杯,一口喝光了,又找了条毛巾,将我的头包裹住。

“扶……扶我进房间。”我缓缓说道。

“进房间干嘛,当然是去医院啦。”

小白说着将我扶了起来,我顿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双腿发麻站不住。小白将我手臂搭在肩膀,慢慢将我搀扶了出去。两个人踉踉跄跄来到小区门口,打了辆车,朝医院开去。

来到医院,我的头发已经全是血了,小白急忙扶着我去了急诊。

包紮好後,坐在长椅上打着吊针,渐渐缓了过来,这时大伟也赶到了医院,看见我头顶包着网布,急忙问了情况。

“大橙子这狗日的,老子明天就去修理他。”大伟手一挥,怒骂道。

“行了,他也挂了彩,比我好不到哪去。”我摇了摇头说道。

大伟嘱咐了我一阵,然後把小白拉到一边,不知聊了些什麽,然後走过来,对我说道:“没什麽大问题,死不了,你一会打完针回家好好休息,我今晚还得回对象家,小白照顾你行了,什麽事明天再说。”

大伟嘱咐了一阵,便走了。小白皱着眉头坐在我身边,一言不发。我见气氛有些尴尬,於是想找个话题聊聊。

“怎麽?对於这个情况没什麽想说的吗?”我对小白说道。

“那是你活该,打不过还要打,逞什麽能?”小白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靠!好心当作驴肝肺。”

“行了,我谢谢你还不成。”小白好像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他妈也太敷衍了吧,好歹做些什麽报答我才行。”我没好气的说道。

“瞧你这德性,赶紧吊,吊完回家睡觉。”

小白一脸鄙夷的说着,转过身去了。

“我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你还是人吗?”我连连问道。

“知道了,想吃什麽?”小白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

“我要吃燕窝鱼翅,补补身子。”

“吃屎吧你,我随便买行了。”小白说完便走了。

我看着小白的背影,想了想刚才的情况,我怎麽会突然这麽拼命呢。

不一会,小白便提着东西回来了,我狼吞虎咽的吃完,半躺在椅子上,恢复体力。打完针後,我们便回家了。进了门我便坐在沙发上,拿出镜子照了照。

“小白,你说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挫?”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摆弄着头上的网罩,顿时有种毁容的感觉。

“难道你原来不搓吗?咦,你别说,这样看起来倒是挺帅的。”

小白喝着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你果然够瞎,我靠,这样子十天八天都不能泡妞了。”我皱着眉头说道。

“明天再去精神科看看,脑子撞出神经病了。”小白说着,便要回房间了。

“喂,别走先啊,我怎麽觉得这个头套松了,赶紧过来帮我调整一下。”

我扯了扯头罩,感觉有些松动了,急忙说道。

小白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坐在了我身边,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小白把脸凑了过来,双手帮我把头罩往下拉扯着,我斜眼看见她白嫩的脸颊,不知哪根筋抽了,便转头亲了一口。

“你他妈干嘛?找死吗?”

小白被我一亲,立马将我推了一下。

“这个……我……我头都破了亲一下怎麽了。”

我一时无语,只好强词夺理了。

“我警告你,再干耍流氓小心脑袋再开一个瓢。”

小白怒瞪了我一眼,继续帮我调整着头罩。

我心里一乐,这可不像往常的小白,刚刚亲那一下,换做平时,早发飙了。於是我心一横,抱住小白,便往她的嘴亲去。

小白一阵支吾,想将我推开,但是没能成功,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没想到她只挣紮了一会,便不动了,还伸出了舌头,跟我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

这一亲就持续了两分钟,小白在我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疼得我一下把她放开了。只见小白咬着下嘴唇,盯着我看了几秒,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别想趁机占我便宜,我去睡觉了,你爱咋咋地。”小白说完,便回房间了。

我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的事,不知道为什麽会想亲小白,难道我是喜欢她吗?而小白也没有反抗,不知道她心里怎麽想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不讨厌我了。於是我来到小白的门前,敲了敲门。

“你又想干什麽?”小白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

“那个什麽,我还是感觉头罩有点松,你不想明天看到我伤口破裂死在床上吧。”我打开了门,把头伸了进去说道。

“你烦不烦,过来坐下。”

小白正坐在梳妆桌前,站了起来,不耐烦的说道。

我乐呵呵的跑了过去,坐了下来,小白猛地将我都头罩往下一拉,顿时我疼得叫了起来。

“你他妈能不能轻一点?”我捂着脑袋说道。

“不好意思,我下手就是这麽没轻没重的。弄好了,还不快滚?”

小白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见我坐着不动,便厉色说道。

“看在我给你卖命的份上,能不能说点好话?”

“不能,谁叫你给我卖命的?”小白不屑的说道。

“我也想知道啊,难不成因为我喜欢你吗?。”我开玩笑的说道。

“你放什麽狗屁呢你?脑子撞成屎了吧!”

小白楞了楞,没想到我会唱这一出。

“什麽叫放狗屁,难道你不相信?”

我一听小白着口气便来了气,转过身,看着小白,便顶了回去。

“那你说说,你有什麽理由喜欢我?”小白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

“我……这个……喜欢一个人想要理由吗?”

我一时接不上话,挠了挠头说道。

“行了行了别挠了,一会又掉了。”

小白见状上前就要狠狠的扯我的头罩。

我本能的将她的手抓住,往上一擡,谁料用力过猛,一下使小白失去了重心,小白顺势扑在了我怀里,我只好後撤一步,一下将她抱住,免得将我扑倒在地。

我正想将小白推开,没想到感到腰间被环抱住了,小白擡头看着我,我想都没想,便亲了上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