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香陵十三钗》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香陵十三钗》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香陵十三钗 香陵十三钗

    香陵,这里是一片现代化繁华似锦、纸醉金迷的地域。对於生活这里的七八百万居民来说,香陵是他们的家乡故土,是他们生长生活的地方;香陵又是他们一手建设的现代化都市,每一片繁华街区的出现崛起都离不开他们辛勤劳作的汗水。  所以香陵是他们的骄傲。同时香陵也是他们的耻辱。旧社会时期的割地殖民压迫,战争时期的退让投降占领,新时期的恢复发展繁荣,香陵的近代真是一部屈折复杂的兴亡历史。

    fanyudexin 状态:已完结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香陵十三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香陵十三钗》,是作者fanyudexin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香陵,这里是一片现代化繁华似锦、纸醉金迷的地域。对於生活这里的七八百万居民来说,香陵是他们的家乡故土,是他们生长生活的地方;香陵又是他们一手建设的现代化都市,每一片繁华街区的出现崛起都离不开他们辛勤劳作的汗水。  所以香陵是他们的骄傲。同时香陵也是他们的耻辱。旧社会时期的割地殖民压迫,战争时期的退让投降占领,新时期的恢复发展繁荣,香陵的近代真是一部屈折复杂的兴亡历史。

《香陵十三钗》 尾声 免费试读

当日里,香陵西界威灵顿街区的那场恶斗,虽然双方伤亡了几百人,事实上前後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真正对香陵破坏的程度甚至赶不上一场狂暴席卷而过的猛烈台风。

很快的,被大量相关人员清理打扫干净的西界威灵顿街区,就解除了那里的戒严……受到损失的地产商家自然有保险公司来出面赔付,政府相关机构也赶来救护无辜的受伤者……一切,都是按照事先计划,按部就班的执行着。

反倒是,借由这场事件的内陆C国政府,派出了大量的武装力量,在本土松竹帮苏奎下属的积极合作配合下,迅速和平的接管了香陵的政府,法院,警署等相关机构以及电视台,机场,火车站等重要公共设施……香陵的广大百姓,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在几个小时里被改换了他们的统治者。

紧接着,几个电视台的官方媒体同时报道,宣布了内陆政权恢复了对香陵地区的行使主权。保证今後还会维持香陵地区的安定发展,内陆不会过多干涉,承诺由香陵人自己重新组建新的区域政府,并保证今後几十年不会改变相关的行政经济政策法规,请广大居民放心……整个政权的交接干净利落,前後只用了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

没用多久,香陵的生活就恢复到了正常,各行各业仿佛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依旧的繁华热闹……不但如此还有众多的市民,在当地帮会社团的组织下,走上街头,举行游行,庆祝香陵回归到祖国的大家庭怀抱当中……

香陵回归三四个月後,苏奎一身素服,带着小腹微微隆起的女医生李倩儿,梁非青皮等众兄弟来到香陵黄角湾公墓。

这里安葬着他的好兄弟四眼明,吴筱悦,眉山小七和他那位尚未过门就仙逝夭亡的未婚妻斋藤理惠。

上过香,撒过纸钱……梁非、青皮几兄弟哭着将一瓶红酒撒在小四眼的墓前,摆出几只酒杯纷纷祭拜……苏奎默默的看着李倩儿把一束白菊花摆在,上面写着「爱妻斋藤理惠之位」的墓碑前……善良的女医生抹着眼泪,替她的姐妹墓碑擦去上面的灰土……

几乎在同一时间,香陵新政府政务署的高大气派的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里。

气愤异常的特助长官林伟国把一份报告砰~ 的摔在办公桌子上,对着面前几个工作人员吼道:「这个帮派大哥呀……真当自己是香陵的土皇帝了??……大越地区的那些钉子户,早一个多月就答应政府出面解决掉的,偏偏到现在还拖着不动手……他姓苏的到底想干什麽??!!早就跟他说过很多次了嘛,要以国家人民利益的大局为重,长痛不如短痛嘛!……哎~ 这个冷手哥呀。」

「那麽林部长,苏奎一直跟我们反映,那些底层穷苦的居户乡民,不愿离开祖上遗留下来的产业,他又不肯强力拆迁那些大越当地居民……接下面我们要怎麽做呢?」几位政府相关干部,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特区行政署林大特助长官。

「是该给这个无组织纪律观念的江湖老大一点教训了。」林伟国指了指桌上的报告,毅然决然的说。

几天之後,松竹帮社团话事人冷手苏奎,被当地检查院派人批捕。

没用多久,苏奎就以「非法集会罪,强行妨碍扰乱政府拆迁治安罪」被香陵最高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追加剥夺禁止任何家属、帮会有关私人成员探视的「政治权利」。讽刺的是苏奎服刑的地点,正是和澜河女子监狱距离不远的澜河男子监狱之中。

如此一来,锒铛入狱的黑胖子苏奎终於体会到了什麽是卸磨杀驴,什麽是用过的「臭尿壶」。

当然以如今苏奎的江湖地位,即便是进了监狱,也没有任何在押服刑的囚犯敢於得罪招惹这位黑道大佬……不但如此,每日里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成群结队。就连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监狱看守都看不下去,苏奎过的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伺候的无微不至的舒适服刑生活。

没过多久,苏奎就被特别的安置在一处有着冰箱电视空调,条件非常优越的单独一间特批专属牢房里。

除了人身自由,他的生活自然有专人过来料理……可是,自幼就放浪惯了的苏奎很快就抓耳挠腮的烦躁了起来。

尽管衣食不缺,每天面对着干净枯燥的四壁,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没有酒乐欢歌,没有兄弟的陪伴,甚至连个跟他谈话聊天的人都欠奉……如此无聊的日子差点把这位放荡无羁的江湖大哥憋疯,他总算知道为什麽当初监狱里的那位钻钗苏俄女总理尤利娅,不惜用自己的娇臀去跟看守换一些书籍来阅读……那种可怕的安静,和无人问津的幽禁对於一个年富力强的人来说,才真正的是一种无法忍受的折磨。

好在,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身边照料他起居生活的工作人员被换成了一名名年轻貌美的女囚犯……这些女犯人被监狱特批可以每周两次进入到苏奎的特护监房,照顾这位监狱档案上记录着「年老多病、生活无法自理」的囚犯一整天时间。

这些不断间隔一段时间就换人的美丽女犯,在苏奎胖大身躯下面婉转承欢、娇声淫叫的时候暗暗告知他,她们都是松竹社团的梅大姐怕苏奎无聊,特别安排她们进来服侍他生活的。

有了女人的陪伴,苏奎才逐渐安分了下来。他开始向监狱方索要各种政治、经济、管理、历史方面的书籍教材阅读学习……俗话说,钱能通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开明的监狱管理者自然不好拒绝,特别是面对塞上来的大把钞票。不但是这些材料,狱方还给苏奎提供了诸多光碟录制的名师教程。

到後来,苏奎身边不但有妖娆的女囚犯陪伴,一些专门安排换岗过来的,艳丽动人的女看守也逐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和那些傲慢凶残的女监看守不同,苏奎的这些「女看守」人员对这位黑道大哥从来都是予取予求的。不但和女囚犯一起含肛舔屌的伺候他,就连有时候苏奎想要粗暴的虐玩调教她们的诱人肉体,都从来没有被拒绝过。

这天,难得走出房间活动一下的苏奎被几名狱警押送着,来到一处封闭的监狱特别探望接待室里。

一位苏奎从未见过社团派来的女律师带着方框眼镜十分平静的坐在桌案对面……经过短暂的介绍,这位名叫夏萱的女律师对社团大哥大概的讲述了一下外界香陵江湖上的情况。除了大越地区被松竹帮出手用暴力手段强行拆迁了之外,各大堂口基本上还跟苏奎入狱前的状况一样……社团里一切安好,香陵十三钗暂时由众兄弟和梅姐替他掌管。当然除了死去的时荟钗斋藤理惠,跟随原香陵总首长官移民去了海外爱尔兰的银钗李秀霞,苏奎的母亲苏欣萍和姐姐苏婉的乌木、金钗位置都由他当初挑选出来的黄茵、蒋兰等美人顶替了钗位。她们现在都在梅姐的掌控下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偶尔还要给内陆来的政府高层、财阀首富提供一些肉体上的服务……

最让苏奎喜出望外的是,不久前他的女人李倩儿安全的给他诞下了一个健康男孩。只是这位正直善良的女医生不愿过多接触江湖黑道事务,独自继续在省港医院作她的外科医生,抚养孩子,极少与社团来往。

最後,这位秀丽冷艳的女律师夏萱竟然十分淡然的板着俏脸对苏奎说,她现在就可以给他提供任何想要的性服务。不知道苏奎对她本人的姿色是否有兴趣和是否满意梅姐的这一最新安排。

苏奎早就看出这位露着深深乳沟,超短黑色制服短裙下露着雪白大腿的女律师,从一开始就在若有若无的勾引他的注意。但是这里毕竟是监狱,跟外来的女律师开搞,真的没问题吗?他迟疑的看了眼,四周墙壁上的监控镜头。

「不用看了,他们根本没开监视镜头……有律师在场,监狱不能录像,录下来也没用。」女律师坦然的扶了下笔直鼻子上的眼睛,若无其事的对着苏奎说。

苏奎冷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这位冷艳尤物的椅子背後……猛的伸手提着女律师的後脖颈,迫使她站了起来。然後用蛮力把女人粉白的脸庞压制在桌面上……粗暴的一下掀开了短小的制服裙,一把将女人雪白的圆臀上的紧窄三角裤褪了下来,在她娇艳白腻如脂的大屁股上用力扇了两巴掌。拉开裤链,掏出滚烫的阳具分开女律师肥厚的臀瓣,就捅插了进去。

被按趴在桌子上的女律师夏萱脸色未变的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扶着身前的文件夹,撅着她滚圆的大白臀,任凭身後的男人蛮横的入侵着她的阴道,承受着随之而来的有力撞击捅操……被干得不断的轻吟着的女律师,又伸手解开胸前的白衬衫纽扣,并将黑色蕾丝文胸里的那对丰满玉乳释放了出来,随时准备提供给身後奸污着她的男人把玩享用。

苏奎喘着粗气,一边有力的撞击捅插着女律师紧窄滑润的肉穴,一边狠狠的抽击着面前一浪一浪翻滚着肉浪的肥圆白臀,在上面留下一印印鲜红的掌痕……女律师没做任何反抗的承受着男人的扇打,只是在挨打忍痛的时候从她挺翘的琼鼻发出一两声好听的呻吟……

连续操弄了十几分钟,苏奎把手指伸进女律师夏萱的股沟里,抚摸揉搓着她小巧玲珑的菊花,问道:「……你这地方,能用吗?」

女律师转过脸十分平静的诧异道:「我是社团最新聘用的第三律师,也是新任顶替秀霞姐的银雉鸡钗,钗主命令我进来服侍您,也是在征求您的同意……您可以对我作任何想做的事情……不用考虑我是否能接受得了。」

「啪~ !」苏奎耸动着又扇了女律师一记屁股,再无顾忌的命令道:「说,你是喜欢给主人操的骚货。」

「我是喜欢给奎哥主人操的骚货……我是喜欢给大哥操的骚货律师……」女律师夏萱乖顺的按照苏奎的吩咐,一面挨操,一面一遍一遍地轻声重复的说着……

苏奎一手伸出去抓握住女律师的丰满乳房,一手按着她的雪白大屁股,把鸡巴有力的捅杵进女人紧窄的屁眼儿肛门里面……

「啊……!……好疼啊。」

皮肤白腻的女律师扬起冷艳的脸孔,拧着细眉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咬着嘴唇空洞的看着前方,继续忍受着臀後一下一下有力的撞击……

*********************

一年零六个月以後,专属监房里百无聊赖得没法,被迫着自己不断读书进修的苏奎,突然被莫名其妙的通知他被刑满释放了。

重新穿回那身名牌西装,取回一切属於他的件件私人物品……苏奎跟随着两名膀大腰圆的看守,在他们的监视下,在出狱文件上签上了名字,按下了手印……

当咣当一声,监狱的铁门在身後悍然关闭。

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普照着温暖的阳光,苏奎感觉这段牢狱的日子仿佛就像是一场梦。

一辆缓缓驶过来的蓝色奥迪停在了他的面前,开门下来的是久违的好兄弟梁非,青皮……当然还有那位从来没忘记过他的,魅力丝毫没见减少的梅姐。

「大哥!你还好吧?」

「奎老大!你他吗可算是出来了。」

两位兄弟迫不及待的飞奔过来拥抱住苏奎肥胖的身体,两兄弟湿润着眼睛……在这时候几兄弟也难免有些英雄气短……

「我是不是该按电影上的台词那样,告诉你们:「我不做大哥已经很久了」。」苏奎脸上泛起曾经沧桑的笑容。

「说什麽呢?……小奎,哎呀,你怎麽胖了这麽许多呀,也白了不少呢。」媚态十足的於丽梅走过来,把她那对饱满的大咪咪毫不在乎的怼在苏奎的肩膀上,上下打量着男人调侃道。

「整天在里面不是吃就是睡,又看不到太阳,能不白胖吗?……骚货,你给我不停的安排女人,是不是在外面钓了不少相好的?」苏奎一把掐住梅姐的乳房,毫不客气捏玩着说。

「嗯……,人家哪敢呢……香陵黑帮老大的女人,哪个敢碰呀……轻点,他们这麽多人都看着呢。」梅姐软软的倒在男人怀里,扭头示意嗔怒着说。

苏奎很快就注意到,就在旁边的街旁树下,停着几辆轿车,推门而下的竟然全是当日熟悉的美女……社团新任女律师夏萱、圣心救济会会长姜华、警署总督察林子樱、救济会出身的女教师黄茵、母亲辛萍服装店里的新店长肖颖、巨丰银行董事执行官杨若菲、那位整容後就职於邢氏财团财务的女囚蒋兰,当然还有母亲苏欣萍。

而另一侧,两辆宝马车门一开,在几位黑衣保镖的扈从下,衣着飘逸气质逼人的姐姐苏婉走了下来,身後跟着的竟然是那位元滨明和屋的女将中野阳子。还有一位苏奎认了半天才认出的,那位具有古典美貌的罗马美妞瓦妮莎。

「卧尼玛,她们怎麽全来了?……这不是要跟我讨算当年的那笔风流债吧?」苏奎一把捏住梅姐的隆臀,笑着问道。

「她们都要来,我又有什麽法子……有些事没来得及跟你讲。你在里面的这段日子,社团里稍微有了些人事变动……除了北环地区归了我寒梅堂之外,桑茶湾那片都由阳子姐,统领成为社团新的堂口,在荒木那帮东洋势力支持下,搞得很有声色呢……另外,西界堂口那边,都由猫眼钗奴瓦妮莎接管了,当然我把你好兄弟青皮也调了过去帮忙。这对狗男女最近好像勾勾搭搭走得满近的,有没有奸情,你自己问他们……还有,还有你在里面不通消息。咱们松竹帮有了位新副帮主呢。这两年也多亏副帮主主持大局,才没惹出什麽乱子,也算她劳苦功高呢……你蹲苦牢没法跟你商量,如今你回来了,想废除她的位子。不过是你一句话的事儿。」於丽梅期期艾艾的靠在苏奎身上,有些面带羞涩的说。

苏奎默默的听完,在梅姐的香臀上狠拍了一记,说道:「这都是正常的……不过这位副帮主,看来也不可能是别人,就是「能干」的寒梅堂主你梅大姐咯??」

「咯咯咯……这回你可猜错了,我哪有那本事,这两年接替你管理社团的是……咱们的大姐苏婉呢。她有什麽人支持,不用我多说。而且姐姐手段很「老道狠辣」呢,道上都尊称她「冷面观音」姐呢……你不在的时候,咱松竹可是有点阴盛阳衰哦。」梅姐轻捶了苏奎一拳,媚然一笑的说。

「姐姐,竟然是她?哼,冷面冷手……也好,今後你们管理社团,我管理你们就是了。」苏奎当然不会反对把社团交给苏婉,他其实很烦厌纷繁冗杂的帮务,正好借机脱身出来。

「另外,邢先生在前些时候的政治竞选斗争中失利了,而且败得很惨呢……最近他正忙着把很多资产都转移到海外,那些转移不走的产业,都留给了你我……怎麽样,你和我现在是香陵有排名的富人实业家了呢。」梅姐看着苏奎得意的说。

「那正好,以後江湖黑道上就不会再有「冷手苏奎」这一号人物……只有一位白道慈善爱国商人——奎先生。你看怎麽样。」

於丽梅自然不会有什麽意见,又转身从身後车上取出那只盛放「香陵十三钗」的檀木首饰盒,递给了苏奎示意物归本主……

「现有的十三钗都在这里了,除了「江秋萝」三个小女歌手给邢先生带去了,日後你再选人补上就是……当然那两位也来不了……不过呢,如果不是那两位,这段时间不断的给政府施加的外交压力,你也不可能这麽快就给放了出来。」梅姐说着又转回身,对着那一众钗奴娇喝一声:「都在那里傻珂珂的站着作什麽?……十三钗本主回来了,还不过来拜见吗?」

一时间,莺莺燕燕、燕肥环瘦、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以梅姐为首的众家美人,竟然就在澜河监狱外的这处绿草茵茵上,双手背後、娇躯怒挺着盈盈下跪,齐声说:「恭迎钗主回返,奴婢们拜叩了……嘻嘻……哈哈……」

苏奎有些无奈的看着一准又是梅姐事先编排的这些钗奴,又回头看看一旁窃笑他的兄弟梁非青皮,洒然一笑的说:「众位贱蹄子都跪了,看来我这钗主不请客是不行了……那个几把电影里怎麽说来着:皇图霸业谈笑中,不如人生一场醉……走,我们喝酒去。」

*********************************

就在苏奎志得意满的准备开拔的时候,只听见远处一个十分尖利却清脆悦耳的声音,在那里高喊着:「没良心的死胖子!!负心小奎!……你就真的忘了我们了吗!!」

苏奎扭回头向旁边声音传来处看去……远远的,一处高坡绿树下正婷婷的伫立着一个俏丽丰腴的身影,身边还拉扯着一个胖乎乎肤色微黑的小家夥。

这位年仅二十几岁的黑道大哥,身不由己的跪在当场,看着头上瓦蓝晴朗的天空,扬天嘶喊着说了句:值了……

(香陵十三钗全书完。)

後记:这篇洋洋洒洒的香陵十三钗,在我的文本里显示已经三十三万七千多字,除去标点我只算它三十万。从9月15日动笔开始写到10月13日写完,还不足一个月(还好咱码字快)。很仓促,没时间完善推敲一些故事细节逻辑,就贴出来参赛,大家对付着看吧。不出现什麽猛人,本届字王估计还应该是我的吧。

香陵十三钗的设想并非我凭空杜撰,自古黑道控制的女人不一定有这麽系统这麽多,但肯定是有。

至於本文主角的结局,很多读者建议我写死他,让他沉没在滚滚的红尘黑道江湖的浪滔之中……乃至他的女人,姐姐母亲都在其死後,像十三钗其他女人一样,任人鱼肉欺淩,下场凄惨。毕竟淫人妻女者,人衡淫之嘛。

其实这样写对我而言很容易,过来个路人甲,擡手一枪的事儿。但是鉴於真实中跛豪、14K陈惠敏、文锦堂乃至那位我十分敬仰的「龙五」都并非这种下场,而且一段时间混得还不错。最为关键的没准哪天我一时兴起再来个二部啥的,所以暂时留着这死胖子。当然也欢迎有喜欢这种题材的朋友再写下去,我也算抛砖引玉了。2019。10。13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