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天山女侠jyt1717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天山女侠 天山女侠

    刘艺儿大吃一惊,一剑破尘雪观音是十年前饱负盛名的江湖第一女侠,一手自创的云行剑法出神入化,功力据说已经不在自己的师父剑圣独孤冰之下,但是在奉天十二年间失去踪影,江湖传闻她已经身入大内,没想到居然当了人家的性奴。

    jyt1717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天山女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天山女侠》,是作者jyt1717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刘艺儿大吃一惊,一剑破尘雪观音是十年前饱负盛名的江湖第一女侠,一手自创的云行剑法出神入化,功力据说已经不在自己的师父剑圣独孤冰之下,但是在奉天十二年间失去踪影,江湖传闻她已经身入大内,没想到居然当了人家的性奴。

《天山女侠》 第十八章 免费试读

「将军,云奴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巫行云背着一个黑色的牛皮袋从帐外大步进入,她的一袭黑袍之下还是不着一缕,交错露出的净白大腿一路上已经将营中的军士们晃得目眩神迷,她感觉要好好陪陪这些沙场健儿们了,就今晚吧……

「好,从今日起你也要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配上你的剑。」

「哎?是。」

张自白依旧躺在床上,虽然此刻自己的伤势已经近乎痊愈,但他还是要静养几个月才能完全恢复,所以这下一场战役,自己肯定是不能身先士卒了,修罗王也一样,少了他亲率卫队,随军指挥,那这狼骑的胜算就又低了一分。

巫行云将手中黑色的牛皮袋放下,脱落长袍,那滑润泛光的美妙的酮体,就这麽展露在两人面前,她早就习惯了这样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别人面前,也不觉得如何害羞。

「哦,对了,你设计出的调教计划怎麽样了?」

「回禀将军,调教计划已经万无一失,那雏儿肯定会落入将军彀中。」

巫行云盈盈一笑,不同於柳媚儿的骄纵,柳无双的傲岸,独孤冰的清纯,刘艺儿的懵懂,她的笑容中饱含着足以令人沈沦的魅惑,那风姿卓越,俊美潇洒的雪观音的脸上,是一种阴谋得逞的老鸨淫笑。

张自白有点暗暗赞叹暗闻天的手段,他是如何将这万人敬仰赞叹的正道女侠调教成这般淫荡下贱的母狗的?

「你的手段都是你主人亲传?」

「呵,对呀,有些方面,我甚至比主人还要更厉害呢……」

巫行云露出了一副下作淫贱的表情,好像那天仙已经跪在了自己的脚下,苦苦哀求着她去折磨流水的骚穴,去鞭打发痒的奶子,去踩踏哀愁的脸蛋。

想到这里,她不住地摩擦着大腿,双股之间渗出了缕缕蜜汁,可惜啊,自己只能隐身幕後,各种手段都要由张自白和柳无双实现,她瞪了一眼跪在张自白床边的柳无双,暗中嫉妒着这女人的好运气。

柳无双此时穿着那身飞凤衣静静聆听着一切,她的脸上没有身为奴隶的悲惨,只有忠诚护主的决绝。

张自白和柳无双听完了这句话,都默不作声。

张自白脸上的表情是无奈惋惜,而柳无双脸上的表情却是畅快淋漓,她对这下贱胚子的恨意从未消却。

江湖上,一般的师傅传授徒弟技艺,往往会留上一手,而且有些缺德或者气量狭小的前辈高人所传之功法,甚至还有可能存在巨大的缺陷和纰漏,但是淫贼这一行却是不同。

他们不传艺,不收徒。

多少采花大盗都是千里独行的只身作案,从未听说过有什麽师傅徒弟的关系,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帮人太过下作,为正道侠客和黑道豪强所以不齿,长年共同鄙视防范这些家夥。

不受正视的他们对自己本不高尚的人格渐渐地完全放弃,再说除去个别爱好独特的淫贼,谁又愿意同人分享那来之不易的胭脂肉?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这句话完美诠释了这一行的生态环境,纵然有着传艺授技的例子,那也一定是大淫贼或老,或腻,不再去干这勾当了,又被小淫贼开出的钱财条件所折服,才会随便打发两招。

暗闻天虽是此道中人,但他毕竟是贤臣良相之後,对人性之恶未能完全认知,轻易就教会了巫行云,或许是觉得,巫行云是自己的奴隶,总不会有什麽问题吧。

这巫行云的手段柳无双亲身感受过,所以她才死心塌地的认了张自白为主人,不再去受这婊子的气。

相当高明的手法,那暗闻天肯定是将那一揽子淫功邪法毫无保留的传给了巫行云,可是他为什麽这麽做呢?

「你主人是什麽时候开始教你这些的?」

「唔……好像是我从宁王爸爸那里回去的时候……我求着主人教授我这些无上技艺,他就同意了……」

张自白不再作声了,看来宁王殿下自有安排。

巫行云虽然也曾闯荡过江湖,但她初入江湖便和一名机巧无双的游侠形影不离,所经历之险恶尽数被这人挡去,後又遭遇暗闻天被调教收服,恐怕这江湖阅历未必就比刘艺儿高出多少,自然不知这有何不妥。(相关剧情可见《天山女侠——後穴奴隶》、《天山女侠——宁王的烦恼》)

张自白和巫行云都是从江湖进入朝堂的双边成员,比这暗巫两人看得深远,哎,可惜了暗闻天,身为棋子的命运就这麽早早注定。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又何尝不是任由这些通天人物肆意摆弄的棋子呢?

只不过比暗闻天更高级一些罢了。

宁王接手巫行云不过三月,还不断地派遣她去诛杀了解暗闻天身份的知情人,看来宁王也是深藏不漏的此中高手,竟然暗中给巫行云灌输了这种思想。

他悠悠一声长叹,看着面前不解的巫行云,还是让她继续安心做她的母狗吧。

……

「唔!唔……嗯……」

天後的索取并没有得到暗闻天及时的回馈,她的双手被暗闻天用熟悉的姿势并腕捆绑在背後,在和她缠绵许久的湿吻之後,暗闻天手上多了一个黑布,就这麽蒙上了天後的双眼。

失去光明的同时身体里那团火焰仿佛也被激励,更加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啊哈,嗯!痛……啊……轻、轻一点,不要……」

那对饱受摧残的细嫩乳头脱离了乳夹的折磨,原来的肉色的淡粉化作了略带青黑的紫红,正被暗闻天捏在手上,天後不禁翘首轻擡,一抖一抖地张开小嘴轻声呻吟着。

「陛下输了……」

「放、放肆,朕,朕还没有输!还、还不到半个时辰,料理了你朕再去……啊……嗯……」

暗闻天的手指探入了天後湿滑水润的私处,中指正轻轻撩拨着天後敏感的腔肉。

「啊哈……啊……唔,嘬……」

她感觉到那手指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放在了自己的樱唇上,天後这也就认了,谁叫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躁动着渴望那肉棒的插入起来了呢?还是好好顺从,让暗闻天更快肏弄自己比较划算。她的上下齿缓缓分开,伸出舌头舔舐起了那根沾满自己蜜汁的手指,吮,嘬,吸,吐……

然後,她的小嘴又被那该死的口塞堵上了。

「啪」「啪」两声,暗闻天拍打了天後的翘臀两把,她知道这是要换姿势,虽然百般不愿,但还是慢慢地转过身来,将那圆润的屁股对着暗闻天晃了晃。

快来吧,天後心中万分焦急。

暗闻天不着急,反正有半个时辰的功夫,他肯定能射出来,何必去管天後呢?打赌嘛。

这便围着天後转起圈来,捏捏乳房,撩拨撩拨阴蒂,然後再拍打几下屁股,将这身经百战的天後戏耍得欲火灼心,不住呻吟。

暗闻天一压天後的肩头,她就又坐回了地上,「呜呜!!!」

後庭中仍然颤动不停的几个震动被肛门口的粗棍一顶,又深入了几分。

她现在连印都捏不来了,只好深吸一口气,想着再努力调息一番。

暗闻天就是在等天後这前瞻後顾,进退不得的时候,他将那活在天後脸上摔打几下,又拉下了天後的口中之物,噗呲一声,将那伸缩自如的如意棒送进天後嘴中。

「唔?唔!唔咕哇,咕叽咕叽……」

晶莹的口水混着暗闻天的先锋前列腺液吊挂在天後的下巴上,越捅越多,天後的口腔一凹一凸地起伏着,她好想对着暗闻天大喊,放开朕的手,老娘让你精尽人亡、!

可惜暗闻天抓着自己的秀发,只是一味的按弄,百般技艺来不及施展,只有配合着他拼命的套弄,帮他含住这玩意儿。

「唔!!!呕!!!!啊哈,啊……啊……你、唔!唔唔!!」

暗闻天就是这麽霸道,他感觉自己精关要失的时候就把那活儿掏出,给天後又钳上了套。

天後什麽时候受够这种罪,自己仿佛就变成了个布偶娃娃,他想用就用,想丢就丢,一点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脖子上一沈,有个项圈就这麽压在了自己身上,她感觉到牵着铁链的暗闻天已经绕到了自己背後,朝着自己背後又是一掌,双手倒是解开了,可她现在来不及运起粉拳朝暗闻天下体砸过去,她一直在想这个,只能把手赶紧甩到身前,支起身子,因为暗闻天在提托自己的屁股。

大昭显圣真凤天後——柳媚儿,就在自己执掌乾坤的御书房中,像只母狗一样跪在了暗闻天身前。

她的双眼被一块黑布死死蒙住,看不清楚那该死的家夥在哪,嘴里的津液顺着滚圆的口塞边沿滴滴答答地掉在地上,脖子上还有一个不住牵扯的项圈,还好这铁链拉拽告诉了她,那个王八蛋就在自己身後。

刚想起身的天後就被暗闻天坐在了雪背上,他不住地来回晃悠,一边用双手轮流拍打着天後的屁股。

趁着天後迷糊的瞬间,他侧身下马(下天後?)单膝跪地,一手拉拽天後下垂荡摆的乳房,一手成勾,急速抠挖着天後的小穴。

「呜、呜、呜唔唔唔!!!!」

天後被这突然的变化搞得颤栗不止,一边抽搐一边往前爬,没爬几步,暗闻天就一脚踩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呜呜呜!!!!」

(闻天,你敢用你的脏脚踩我的手!!)

她还没来得及多叫几声,就听着闻天说:「陛下的指甲油着实炫目啊,不过比起这杀气太重的艳红,我还是比较喜欢那娇羞明亮的淡粉呢……」

这不就是自己脚趾甲的颜色麽?

「唔唔哦哦哦!!!!」

(闻天,你骂朕四肢是蹄子麽??!!!)

她的双手被暗闻天收拢回胸下,又被他把双腿并拢,握住腰肢向後一拉,再压低自己的雪背,天後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肉球一样被团成一块,摆出了东瀛人才会做出的「土下座」姿势。

天後当然见识过着玩意,上次她斩杀一个表面上前来祝寿,其实是倒卖军资的东瀛使臣的时候,那厮也是这麽和自己求饶的。她的头被暗闻天缓缓压向地面,虽然自己竭力抵抗,可还是「咚」的一声敲在了地上,对着空气磕了一个响头。

天後的身子不断的打摆,不知是气愤还是憎恨,她的屁股上又有一双大手在乱揉乱捏,她刚想有所反应,擡起脚踹後面这人一下,就发觉自己的下体陡然提高,咕啾一声,那如意棒总算是插了进来。

「唔哦、唔哦、唔咿!」

随着暗闻天每一下重重的冲击,天後都能感觉到那暴涨到最大的如意棒一次次顶着自己的上部腔肉,狠狠的撞击自己的花心,和後面抖动的震弹隔岸呼应,带给她汹涌的快感。

她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来了,因为於此同时暗闻天还在死死拽着那铁链,她只好刚刚扬起螓首,大声呼喊。

「哦咿!哦咿!哦咿!」

再大声的浪叫也都能被这口塞收声按压。她几乎要疯了,连大声浪叫都做不到了吗?

这种剧烈的羞耻感和下体海潮一般的快感很轻易的就把天後带到了巅峰上,她的口塞总算被提溜下来,吐出的舌头再也收不回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咿哦哦哦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接下黑布,便能看到天後悬挂在自己寝室墙壁上「柳子蹙眉」图下的那副更为真实的面容——天後高潮脸。

「噗叽」「噗叽」「噗叽」

浑浊的精液总算是射进来了,天後满足地瘫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

她扯下自己眼上的那块讨厌的黑布,突然明亮的阳光让她睁不开双眼,这世界是真美啊。

她看着暗闻天,暗闻天则是微笑着把她後庭中的肛塞「噗」的一声拔出。

那五根下垂的引线并没有提起暗闻天多大的兴趣,他就这麽盯着天後,天後在沈重的喘息声里都能感受到这厮深深地不怀好意。

等到天後体力恢复,这淫戏又继续起来,此时天後就跪在桌案上,在边缘处屁股向外探出,她的粉褐色肛门开始慢慢扩大,仿佛要吐出什麽东西似的。

「哗啦啦」

天後双手死死抓紧桌案上的帘布,羞耻地说:「尿,尿出来了……」

清澈的尿液打湿了自己办公用的宣纸,那精心准备的发布圣旨的纸张就这麽被浪费掉了。天後来不及心疼那湿哒哒的宣纸,「嗯……哼……」

仿佛,不,就是在用力排泄,「咚」,一个震弹就这麽带着湿滑的肠液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噗噗」之声大作,然後又是一股尿液溅射而出。

她脸上火烧一般的疼痛,这就是自己在对着暗闻天做那最隐私的事嘛,可是已经发抖到近乎麻木的屁股不容她多想,有了第一个就好出来第二个,然後是第三个……

她背着身子看了一眼地上一滩浑浊精液和那五个还在抖动的小家夥,慢慢擡起头,转过身子看着暗闻天。

已经过了一个时辰,销魂散的药效一解,天後这是要算账了。

他跪在地上不肯擡头,想着就算天後在如何的无赖,这赌约总不能算自己输了吧?

好在天後说出的话还算作数,她扶起暗闻天,就这麽把暗闻天拉倒了自己的龙椅上。

「给主人请安……」

天後的娇媚模样又起,暗闻天却不敢出声,就这麽看着跪在自己腿边的天後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天後一边给自己捶腿,一边说:「主人有所不知啊,这功夫练到深处,啊我不是在笑话主人的功力浅薄,虽然确实不怎麽样,但是……」

我?暗闻天一耸眉毛。他又看了看一侧的佳人,那明艳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威严,堆出的笑意几乎要把自己埋葬了。

「但是对於媚儿这种功力比主人高明那麽一丢丢的人来说,这心啊,也是可以两分的。」

暗闻天闻所未闻,他不禁把身子向前探出,一只手支起膝盖,「继续说」

「是,主人,呵呵,媚儿现在就把自己最淫邪的思维逼了出来,化作了另一个自己,现在的我啊,不是那大昭天後柳媚儿,而是主人的贴身奴隶媚柳儿,只要一见到主人,我就会跑出来,把那天後挤出身外。」

暗闻天将信将疑,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这是真的麽?

天後的功力之深,远超自己的想象,她或许真的能做到这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还是谨慎一些好。

暗闻天突然伸出手「啪」的一声打在了媚柳儿脸上,手感是那麽的真,他又看了看手,没肿没伤。

他喜出望外,看着眼前脸上微微红肿眼中带泪可还是笑色不变的媚柳儿,他想伸手抱住,可理智告诉他,不行,还是要慎重一点。

天後的样子?没变化。

神态?看不懂。

功力?还是不要想去试了。

什麽才是天後难以掩饰的本色呢?

他对着面前这个千面人不敢多看,闭目苦思起来,又细细的回忆了一遍这些日子和天後的一点一滴……

有了。

他缓缓开口,同时偷偷注意着媚柳儿的一举一动:「主人可是有一宝物,名唤鎏金鞭,这鞭啊……」

多年的政务处理让天後对於那些大昭千挑百选出来的文化流氓们辞藻华丽的锦绣废话有着难以抑制的厌恶,这种厌恶让她每次听到这些虚词编段就恶心反胃,想出手杀人。

那媚柳儿脸色一变,眼中射出了阵阵凶光。

两人都是一怔,尴尬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

天後心里一阵害臊,不是因为自己这麽下流放荡的模样,而是因为自己好不容易编出这麽一段鬼话,还特意在暗闻天手掌打中自己之前收功伸脸,让他重重打了一巴掌,可是还没演一炷香,就这麽被揭穿了,她还等着日後两人玩得性起,突然吓唬这暗闻天一下呢。

暗闻天则更是难受,这天後连这种鬼话都说的如此逼真,那演技又全然是体验派的真诚,自己真的是不能再信她了,可就这麽直接揭穿天後的谎言,自己这小命是被救了,还是送了?

好在天後没甚耐性,她站起身来,一把抓起暗闻天,将他丢在桌案上,自己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胸前,缓缓用力。

「陛!陛!陛!陛!陛、陛陛下!饶!饶!饶!饶、饶……」

暗闻天喊出了自己这一生中最真诚的一次求饶。

他知道只要天後的手指头轻轻一按,自己的心脏就会被天後像砸豆腐一样捣碎在这桌案上。

天後的俏脸逼近暗闻天,她擡起大腿,也不管形象,就这麽把脚踩在暗闻天脑袋一侧,有几分黑道豪强气魄地缓缓开口:「朕说自己是媚柳儿,朕就是媚柳儿,主人……你……明不明白?」

「明明明明明白!!!」

天後的气略微消散了一点,做到龙椅上说,「朕累了,主人你过来……」

「是、是!是!!」

暗闻天来到了天後身後,给她按摩着刚刚被自己肏弄的有些酸累的肩膀。

「陛、陛下……」

暗闻天感觉自己抓着的肌肤一紧,又是急匆匆改口:「媚、媚儿,我,我有个主意……」

他一只手掏出了怀中的鎏金鞭。

「再要让朕听见这鞭子的什麽鬼话,朕一定把它轻轻地套在主人的头上,然後死死地勒紧呢……」

天後又是那副随意将自己捏在手上思考让自己如何去死的神情。

「不不不,我,我的意思是,可以有一个暗号……」

「嗯?」

「三,三声鞭响,一声人跪,二声衣除,三声认主,我就把媚儿你唤出,陪、陪主人玩玩……」

「嗯,真是个好主意呢,主人,可是如果媚儿在什麽,上朝啊,见人啊,不想出来的时候听见这三声鞭响,主人的小命……」

「我懂!我懂!」

天後盈盈一笑,仿佛之前这一些都和她无关一般,将暗闻天又压在了桌案上,又坐回了暗闻天的身上,身体舞动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