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母子年後突破》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独孤一叶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母子年後突破 母子年後突破

    老妈疑神疑鬼的猜忌,让我心里也很不安,男人怕戴绿帽子,更可怕的是让自己老爸给自己戴上,可成了莫大的笑话,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和回忆,可能性不大,夫妻俩整天耳鬓厮磨在一起,如有状况,不能一点一样感觉没有,他俩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  虽然按老妈的描素,老爸一贯的作风有问题,历史底子极其不干净,但不至於对自己儿媳妇下手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也别说,麽自己都把老妈吃了。  这个问题纠结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之後在没发现新的征兆,慢慢的心态平和下来,猜忌之心渐去,和老婆,老妈的愉快生活幸福依旧,不但依旧,竟然有了新的突

    独孤一叶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母子年後突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母子年後突破》,是作者独孤一叶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妈疑神疑鬼的猜忌,让我心里也很不安,男人怕戴绿帽子,更可怕的是让自己老爸给自己戴上,可成了莫大的笑话,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和回忆,可能性不大,夫妻俩整天耳鬓厮磨在一起,如有状况,不能一点一样感觉没有,他俩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  虽然按老妈的描素,老爸一贯的作风有问题,历史底子极其不干净,但不至於对自己儿媳妇下手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也别说,麽自己都把老妈吃了。  这个问题纠结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之後在没发现新的征兆,慢慢的心态平和下来,猜忌之心渐去,和老婆,老妈的愉快生活幸福依旧,不但依旧,竟然有了新的突

《母子年後突破》 第十八章 逃也逃不掉 免费试读

四人就这麽阴差阳错的成就了那好事,期间也有纠结,有迷惑,有仿徨,但真的迈出那一步以後,我想,四个人中无论是谁,感到更多的应该是温馨与另类的满足。

可能很多看官会感觉我和强子已经目标转移了,不在关注老妈,而是换妻了,其实不然,我只是把我们四人相处的单拎出来,让大夥感觉似乎别无旁顾了,但生活肯定不只有这麽小,各自还都有单位,有工作,有别的亲朋好友要相处和面对,我们四个在这传统伦理为主导的社会里还是要注意私密的,毕竟太另类中的另类了。

一旦暴露,不说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是肯定的了。所以我们肯定是要注意时间,地点,还有相处的频率,比如我和老妈肯定没断,小紫跟她老爸估计也没断,也别说确实是冲淡些许,比如我就挺长时间没关注小紫和她爸之间的状况了,更比如,强子似乎对他老妈真的没有前段时间那麽强烈了的感觉。

某天晚上,在电脑上瞎逛,一边跟这个那个的天南地北的瞎扯淡,其中就有强子,而巧的是,我同时跟几个人聊天,其中还有强子妈一个,我继续冒充老妈中。同时用两个身份,分别跟他俩聊,让我意识到强子的微妙变化。

;我说强子,最近怎麽让老妈把你收拾了?瞧你很少回她那了。

;别提了,我妈那你还不不知道?整天地板着张脸,我就这麽溜须拍马的,不但捞不着一点笑模样,弄不好还得挨顿说,整的我都有阴影了,打怵了。再说了,咱俩家现在这样我感觉挺好……

你看看,还真是,这麽瞧着,强子要比我踏实多了,就这麽着,就满足了,麽的,之前的寻花问柳,纵横欢畅的劲头哪里去了?

瞧着这小子收心了,倒是好事,原来我不就是奔着这目的去的麽,可我内心深处不甘心啊,关键哥们我已经下水了不是?我好容易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知音,容易麽?世界虽大,难觅那个懂你的人啊。

;你看你这人,我不都劝你多少次了麽,这是个慢工活,急不得,你就追个女朋友也得费神费力不是,我跟你说啊,你妈那绝对是外冷内热,冰山下的火山,绝对地。

;我看啊……悬,我越寻思越悬乎,忒不靠谱了……

这面跟强子聊着,那边和强妈也正热聊中;怎麽着?最近怎麽你儿子不缠磨你了?

;哎呀,可算消停点了,最近来的少多了,来了也没那麽黏糊了,我这心那也不用总揪揪着了,我现在啊,一见着他,这心就提溜起来了。

;哈哈……至於麽,那是你儿子,整的如临大敌似的,哈哈哈……

;还说呢……那不是你跟我说的麽……又是恋母情结,又是乱伦小说,还有你那儿子怎麽黏糊你……那我能不害怕麽?一看着我儿子我就想起你说的那些了,哎呀我这心那。

;哈哈哈……你看你,我的意思吧,不是别的,不管咋的,这儿子能跟咱亲近,那也不容易。

;怎麽着?那就怎麽亲近都行?然後真像小说里那麽乱伦?哎,香姐,你别总说我了?你儿子怎麽样了?还那麽缠磨你不了?

我一听谈到这了,这娘俩,一个害怕母子关系复杂化而把自己更深的隐藏起来了,另一个畏难心理,大有退缩的意头,那我这里不能再一味的模糊搪塞了,必须得下点猛药,否则要前功尽弃啊;呵呵呵……其实……也没啥……

欲扬先抑麽,先吊一吊她的胃口也显着我扮演的老妈矜持一点。

;怎麽着?也没啥????那就是有点啥喽?快说快说啊……

;这……这个怎麽说啊???

;行不行啊?香姐,平时你说你多爽利的人,怎麽也扭扭捏捏起来了?咱姐俩还有啥不能说的?再说了,你这是给我传授经验呢,我那儿子我看跟你家小P 一个毛病,我瞧着你们,也好垫对着怎麽和小强相处啊,我现在这麽下去也不是个事不是。

;那……我说了你……不能笑话啊?更得保密……

;看姐你说的,这是啥事啊,都是比隐私还隐私的事,也就咱之前都是知根知底的,咱俩也处的跟姐俩似的,更重要的是吧,咱俩这儿子好像差不多,另外咱这也都算有知识有文化的,知道恋母情结这不是啥变态,是人之常情,咱互相能理解这事,要不得,就是咱俩再好,我也不能打听这事啊。

此刻,我心里不免感慨啊,难怪都说换妻之类的多发生於高知,高收入阶层,这种换妻,乱伦,普通人难以理解,近似变态的行为,也只有高知阶层有可能会去思考期间的合理性,及其深层原因,也就有了可能接受的可能性。

;我让那臭小子给亲了。

;啊???怎麽搞的,怎麽会发生的啊???

;哎呀……也怪我疏忽大意了,那天吧,他爸又没在家,小紫回娘家了,你也知道,他就喜欢缠磨我,晚饭就我们娘俩,也是让这臭小子围前围後的给我哄高兴了,我就做了两个菜,俺娘俩喝了一口。

;艾玛呀,酒後乱性,酒後乱性了,是不?你看这老话都在这摆着呢,你咋能不加小心呢?

;你听我说啊,其实我心里有数,我自己儿子我还整不了他了?关键是啊,你说咱这岁数了,好时候吧,都特麽给家里奉献了,好容易儿女培养成人,家里也都安稳了,能闲下来了吧,突然发现,没咱啥事了,也没朋友也没事做的,你还好啊,还有工作。

;可也是呢,咱这代人可不就这样麽,您那呀,算幸福的了,你看看我,家都整没了,那老公有还不如没有,早不把我这当家了。

;所以啊,儿子能陪我哄我,我这心里啊,别提多美了,你说这小子也怪了,咋就跟我这当妈我这麽多话呢,想起来啊,都说咱一切为了子女,我这儿子还真没白养。

;怎麽听你这光欣慰了,可怎麽就让他给亲了啊?

;这不,吃完饭,俺俩就瘫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其实跟平时也没啥区别,就他爸在家时候,俺俩有时候也这麽在沙发上看电视,只不过他爸不在家,他胆子就更大一点。

;这回大到敢亲你了?

;开始也没有,其实也怪我,你说喝点酒吧,就晕晕乎乎的,瘫在沙发上就懒着动,臭小子就靠在我身上,还用胳膊揽着我,还说,什麽老妈永远是他心中的女神,最有魅力,巴拉巴拉的,让我有种年轻时候恋爱的感觉。

;然後你就让他亲了?

;那本来就靠在一起,你说他贴过来,我那会脑子一片空白啊,而且浑身无力,特别是另一只手也搂过来的时候,我真像被电了似的,等他亲到的时候,我一点反抗力都没了,真的。

;天呐,这小子也太胆大了啊,那然後呢?不能再让他往下发展了啊。

;是啊,我是感觉到这个危险了啊,他当时特激动,我怕坏事啊,他的手开始乱摸,我当时酒就有点吓醒了,他想伸进我裤子里,我就挡着,就这麽挡来挡去的,我就碰到他鸡鸡了你知道麽,我的妈呀,年轻就是年轻,真硬啊,真的跟棍似的,这一碰不要紧,他更来劲了,你也知道,那男的 要来性了,那劲头多吓人啊,我看怕是要挡不住,我说,小P啊,你别的,娘俩不能干这事,可妈知道你难受,小紫又不在家。

;你这是纵容他啊……

;那能怎麽办呢?你还能打他?你舍得打?一旦撕破脸了以後娘俩怎麽相处啊?那俗话说的好麽,堵不如疏麽,也是小紫没在家,要不直接打发他找小紫不就得了。可现在容不得了,那小子借着酒兴,怕是要失控了。

;妈呀,也太紧张了……

;可不麽,我又碰到他那鸡鸡时候,突然灵机一动,这男的吧,一旦性起,就得发泄,否则憋着难受,既然娘俩不能发生真的,我用手帮他总行吧。然後我就伸进他裤子里握住了……

;啊??

;哎,你别说啊,我这一握住他那吧,他一下就老实了,然後我慢慢我来回撸,看他啊,就剩陶醉和享受了。

;姐,还真是,这麽一想啊,你这也算是以毒攻毒呗?算是不错的办法了,那後来呢?就这样帮他发泄完了?

;你听我说啊,我这帮他撸吧,越撸他越激动,就又开始要来真的,我就劝他,我说儿子,咱母子俩不能发生那事,小紫又不在家,我知道你憋的难受,就让妈用手帮你吧,啊……後来啊,好算是帮他撸出来了,算是消停了,管咋的还没算破底线,娘俩也没撕破脸,否则以後相处多尴尬啊。

;是啊,这次你是应对过去了,可我怕之後他会更缠磨你啊,这下得着甜头了,我怕他会得寸进尺啊,会提更多的要求。

;我是怕啊,可我发现我更害怕我自己了,说了不怕你笑话,他那天是发泄了,可我找谁发泄去啊?这一晚上啊,我都没睡踏实,这下面啊,都湿透了,说出来丢死人了……

;丢啥人……都一样,你那管怎的还有个老头呢,我这啥都没有。

;我这有也跟没有差不多,有时候一个月碰不到他一回,就做了也应付了事,唉,现在有了不应付的,却不敢用,哎,强妈,我跟你说啊,年轻人啊就是年轻啊,那激情,那硬度,真的没法比啊,滚烫滚烫的,还一蹦一蹦的,特别喷出来那刹那,真有劲,真多……

我说完半天对面强妈没动静,我以为有点太过了,对方接受不了了呢,心里满是担心,结果一会回应来了。

;姐,那这样下去更不是办法了,那岂不是早晚要出事的啊?难道真的像小说里那样发生啊?

听她这麽一说,不禁提醒了我;啊,可是呢,我也是担心啊,不如这样,我老家那边办了个度假村啊,小P和强子他们都去玩过,说是相当不错了,咱找个机会,约他俩一起去,到那了,咱们好好聊聊,看看是不是能聊开了。

;嗯,也只能这样了,这事,不坐下来说清楚不行了。

和强妈敲定这事後,先後跟强子和老妈打了招呼,强子的反应并不乐观,说是以他对老妈的了解,是不大可能被攻坚突破的,还劝我小心搞砸了,老妈发飙是很可怕的,别说没打招呼啊。

你看看,我为他费劲心力,这小子大有旁边看热闹的心态。而老妈对我是一顿埋怨,说是我在她闺蜜面前埋汰她,让她不好做人,我说咱俩该做的早就做了,还是早点拉你闺蜜下水才是真格的。

不管咋说,我使事情有了变化,变化了才有机会,至於这机会会带来什麽,第一要看个人的把握,第二要看事情的发展了,这,谁也预测不了啊。

长话短说,终於到了出行这天,一样我驾车,俩妈,俩儿子,四人上路了。这一路啊,我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逗俩妈开心啊:「姨,您看您,就应该出来多走走,心情愉悦,别整天的板着脸麽,这样所有人都会对您敬而远之的。」

「是麽?出来的感觉是不错,不过啊,对你们这些孩子就不能给好脸,不然啊,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哈哈哈。」

「姨,啊,不对,我看啊,我也应该叫您妈,你看我和强子是生死兄弟,他妈不就是我妈,我妈不就是他妈麽。」

「哈哈哈,难怪你妈说你会哄人,还真是,哈哈哈。」

「那必须的,不会哄别人,还不会哄老妈麽,嘿嘿嘿,人都说,我们当儿子的,娶了新娘忘了老娘,我觉得就不对,这俗话说,衣不如新,人却不如旧,要说谁就好,世上只有妈妈好,嘿嘿嘿。」

「哈哈哈,你看看,这还一套一套的,哈哈哈。」

我妈在边上:「就你小子嘴贫,我从来就没说服过你,从小就能对付,呵呵呵。」

强子在他妈跟前明显有点拘谨,不过也没少给我溜缝捧哏,一路上笑声飘过,窗外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这个开端不错。

到了山庄,已经下午挺晚的了,安排好食宿,在附近转转,吃了晚饭後,天就黑了,倒是没有我们夫妻四人来的时候走运,并不能四个人挤一个房间,吃完晚饭就被老妈们赶了出来,我俩互相看了一眼,今天肯定没戏了。

俩老爷们在无网络的世界里呆一晚上也是很煎熬的,而且对於强子和强妈的未来,不但他自己不看好,我心里也是没底,毕竟理论和实际操作差距是相当大的,期间产生的误差,谁都未必承受的起。

熬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等来的消息更让人气馁,老妈听舅妈说山上出蘑菇了,眼睛立马亮了,死活拽着强妈要去采蘑菇,强妈似乎也跃跃欲试,你说这哪跟哪啊?采蘑菇?那突破老妈的大计如何实施啊?

我一个劲的冲老妈使眼色,可她不知是真没看见还是假装没看见,硬是没反应,弄得我这个郁闷,只能强颜欢笑的哼哈的跟着。

最惨的怕是强子,一脸懵逼的不知采蘑菇为何物,很难想象着从没进过山的家夥,进去以後会是什麽状态。

就这麽,两个兴高采烈的妈,拽着俩个不太情愿的儿子,进了山,一路上,老妈不停的介绍着采蘑菇和采山菜的心得和体会,兴奋之情溢於言表,我其实很喜欢进山的,往年也陪过老妈采山菜,只是这次来的目的是突破强妈,所以现在做的和目的有太大落差,不免失落。

而强子明显是不在状态,如同一个不会打麻将和玩游戏的人被带进了局,根本不知何来的乐趣,东看看,西瞧瞧,而且山路不平坦,多时根本就没路,这让他仅存的一点好奇心都丧失了。

不过随着蘑菇的出现,我也进入了状态,两个妈就更别提了,兴奋的跟俩孩子似的,这采蘑菇和采山菜吧,没去采果的人是很难切身体会的,就如同钓鱼和打麻将,你说钓鱼的人,难道就缺那两条鱼吃麽?打麻将赢钱的人就缺那俩钱麽?没准你还输了呢,但是一旦鱼咬钩或者牌和了,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是难以言表的。

於是呢,大家分别挎着筐,奔向了自己的那片蘑菇,可不知不觉间,等我找到一堆蘑菇,并采完後,发现他们三并不在我身边,我走出了多远,他们又在哪里,不知道,心里不免一慌,别麽走嘛达山了。我和老妈到不担心,关键那俩头次进山的菜鸟啊。

忙回身找,回到分开的地方,发现强子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棵风倒树上发呆,我不免有些怒其不争:「哎……我说,行啊,您这还没歇过来呢?你自己不爱采,你倒是帮帮她们啊?拎拎筐也行啊,操,献殷勤的机会啊,都说你没进展……」

强子一脸无辜:「操……我倒是想帮啊,我得找着人啊?我刚采了没几个,回头一个人没有了,喊了两嗓子,她们倒是回了,说是别让我乱走,不愿采就在原地呆着,我也迷糊啊,一进来我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行了,这片咱熟啊,我带你找她们去。」

我看了看,感觉老妈应该是向那个山坡去了,山里出蘑菇和各种山菜,地点是有规律的,一路找来,果然看老妈正采的欢:「妈……姨呢?怎麽就你自己啊?」

:「啊?她没跟你去麽?我以为跟你一块呢……」

「哎……这……你看,行了,我赶紧找找去,强子你俩别分开了啊,我找着你妈,回头来跟你们会合。」

我一路又返回原地,在地上寻着脚印,一路追踪过去,追了半天竟然还没见影,她这是采蘑菇麽?是来徒步登山来了吧。

「2妈……珊姨……」为了区分亲妈,我就叫她二妈,而猛的这麽喊有点不习惯,她本名叫李珊,所以平时我也叫她珊姨。

「我在……这里……」我地个娘啊,终於有音信了。循声过去,上了一个小岗顶,发现她在坡底的一块石头上坐着,听见我喊,忙站起来,接着呀的一声又倒下了,这什麽情况?

跑到跟前一问才知道,人家从岗顶是连跌带滚的下来的,可是个惊险了得,听的我一个劲後怕,好在无大碍,只是头发,衣服乱了点,手脚,也可能看不见的部位有轻微擦伤,最严重的算是脚脖子扭伤了,感觉不敢用力。

「您怎麽这麽一会走出这麽远啊?多悬啊……」

「我感觉是往回走的啊,我看不着你们就开始着急,就往回走,谁知道一不小心滚下来了,吓死我了……」好麽,还真是麻达山了。

伤成这样,别说翻山越岭了,就走平地都甭想,我是责无旁贷啊:「啥也别说了,二妈,只能我背您回去了。」

不说二妈还好点,一说二妈,二妈似乎一下子警惕了:「啊……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接着站起来,试着走,不过看那动作和表情,明显硬挺死扛,试了两下想放弃,不过看了我一眼,又改变了主意:「小P,给我弄根棍子当拐杖,应该能行。」

没办法,我又不能强迫她让我背着,况且这是爬山好吗?轻身一人都会呼哧带喘的,再背一个,要人命啊?好像我特愿意背似的……其实呢……不过……也确实有那麽点小欲望,想尝试下背美女的感觉,唉,男人啊,就是贱。

弄了根棍子给她,她拄着,果然可以勉强挪动,可这不是办法啊:「珊姨……你这样不行啊,俗话说,伤经动骨啊,都已经伤成这样了,您还让它超负荷,肯定会加重病情的,而且您就这麽挪,咱天黑肯定到不了家啊……」

她看了我一会,瞧那表情是妥协了,很明显,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我背她:「这又是上山,又是下山的,能行麽?」

「二妈,您瞧我的吧。」我对我一直锻炼的身体有信心的,不过当背起她的时候,我知道我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和高估了我的体能。等我爬上岗顶,腿都哆嗦了,那真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啊。

二妈心疼加内疚的让我赶紧歇歇,男人在女人面前那绝对不能表现出自己不行啊,虽然都突突了,那也得挺着,歇了一会继续出发,还好接下来的路虽还有起伏,但相对平坦多了,更关键的是,背着美女的感觉出来了。

那极富弹性的胸部就压在我後背,我俩只手也要背到後面,托着她的臀部,她趴在我背上,头挨着我的头,偶尔呼气就吹到我耳朵和面颊上,痒痒的。

平时看着她挺瘦的,可背在背上硬是没感觉,那胸部明明很有弹力麽,俩只手托着的屁股也肉感十足,很软,隔那麽一会呢,她身体会自然往下滑一点,我就使劲用手往上托一托,她也搂着我尽量往上使劲,哇,那感觉,怎一个美妙了得。

此时,我不得不承认,精神力的作用真的很大,因为明显不感觉累麽。

一路时而歇歇,从开始的尴尬到适应,到如此贴近的身体接触,难免沈浸在男女之间的紧张,兴奋,心动的情愫中,说白了就是各种想入非非,反正我是这个感觉,我想只要她不是木头,也不会无动於衷。

很多看官肯定会问,你就这麽肯定?肯定这麽一个死板保守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女人此时对你来感觉了?

这话怎麽说呢,首先我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对於她肯定是有感觉的,否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因为她绝对是一个漂亮女人,而且有独特的魅力,只不过过於严肃而已。

她怕我累着,又强制我休息一下,我也想这难得的时间过得慢一点,把她放在一棵风倒树上,我也挨着坐下来,由於一直是背着,此时这麽挨着坐也没显着突兀。

忍不住偷瞄她,脸色可能因为工作原因,少见阳光而异常白皙,细腻,今天因为这一阵的折腾还略显红润,挺直的鼻梁,眼睛更是她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黑,说实话,无论是从相貌到身材都要比老妈漂亮。

她肯定能感觉到我在偷瞄她:「小P啊……听说你和你老妈的关系很融洽??」

「啊……应该的……嘿嘿」

估计她听我这麽说肯定无语了:「呃……应该倒是应该……不过呢,我感觉还是要保持一点距离为好。」如果不是我知道底细,换一个人的话,估计听完会不太舒服,我当然了解她为什麽这麽说。

我并没有不合时宜的反驳她:「我到觉得吧,母子之间应该多亲近,您看那些娶了新娘忘了老娘的,我就是看不惯呢。」

估计她听我这麽一说,肚子里肯定骂娘了,让你亲近也不能亲上了还带撸管啊,在不劝你,你直接把老妈给上了,这还了得麽。当然,我就是逼她多说麽。

「可……可毕竟……毕竟男女有别啊……还是要……要保持一点距离的」

「珊姨,您觉得我妈现在最缺的是什麽?」

「呃……」

「其实我妈最需要的是有人陪,我太了解她了,这麽些年就是为了这个家活着,现在我也成家立业了,老爸整天忙工作很少着家,而老妈,没有工作,没有朋友,她最寂寞,所以最渴望有人陪。」

估计我这麽说,不知根底的人肯定会感动,这孩子太懂事,太善解人意了,可珊姨听来,肚子里肯定又要骂娘了,跟我装傻是不?还伪装自己是个孝子呢?

「我知道你心疼你妈,你妈也特疼你,可……可……」

我看她憋的那麽难受:「来吧珊姨,咱边走边聊,他俩一会等急了。」我觉得越聊越敏感的情况下,别面对面更好。

重新背上她:「珊姨,我知道您说的意思……肯定我妈跟您说了些什麽吧,可我感觉这,更不应该保持距离了。」

「啊????为什麽?那……那在下去可就完了……」明显感觉她此时很紧张。

「怕什麽?我们是母子,我觉得再亲密也不过分,关键是老妈真的很寂寞,那个方面也很……寂寞……」

「你……你当儿子的怎麽……怎麽能这麽说你老妈,你怎麽……怎麽就知道她那麽寂寞……难道人心里就那麽点事,除了那事……就没别的???」

「珊姨,既然聊起来了,我妈可能也跟你说了,那我就跟您说了,您别怪我说话不知高低深浅……我真的知道我妈很寂寞,我看过她偷藏的黄片,还有,我电脑里的的小说和A片她也偷看过,而且……我不小心偷看过她偷摸的……自慰过……」

「咳……这样……也许……你……不会因为这个……鄙视你妈吧???」

「那怎麽会呢?人之常情麽,是人都有需要,是吧,我妈又不是圣人,怎麽可能没有需求呢,而且我爸常年不着家,我理解我妈,所以我说她很寂寞,那方面甚至是饥渴。」

她打了我一下:「不许这麽说你妈……什麽……什麽……饥渴……再说……这也轮不到你当儿子的关心啊。」

「常理来说我不应该关心,可我不关心还有谁关心呢?我爸麽?就算他工作没那麽忙,我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那总不能让我妈去外面找情人吧?您看看跳广场舞那些老头,就我妈看中,我都不允许啊,再说了,一旦曝光,那我妈不就完了麽?」

「你看看,你都明白,我说让你们保持距离有错麽??你们就不怕曝光了?」

「珊姨,我说了您别生气啊……您看啊,我说吧,这娘俩的优势还就在这,就是最安全,要是娘俩偷情,谁会发现呢?只要俩人不说,谁会知道?娘俩亲密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臭小子……」正说着,可能是我能直接跟她说这些敏感的话,让我太激动兴奋,也可能赶上一脚踩在一个楞子上,让我俩一下摔倒,沿着山坡滚了好几米出去,让我一下搂住了她,撞在了一颗树上才停下,也好在坡挺缓的。

我俩都惊魂未定,等稍缓後,发现抱在一起的姿势相当暧昧了,我有点侧身躺靠在树上,他有些平躺,但也侧向我,我俩互相那麽抱着,脸那麽的近。

我们并没有急着放开,我大胆的看着她,她呼吸有点急促,但也僵在哪,也没有推开我的意思。

我又想起刚才聊的那话题:「我……我到……觉得……母子俩……是最佳组合呢……」边说,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吻她,这麽近,只要我在靠近一点就亲上了,亲上去,她好美,好性感,不知不觉的,鬼使神差的亲了下去。

她的脸很热,唇更烫,不过吻上的那一刻,她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而且紧闭着嘴唇,我并没急,用嘴唇轻轻触碰她的唇,再用舌尖一点点的试探往里钻,我能感觉到她的一点点软化,直到开始接受,最後回吻。

开始明明是我主动,可吻着吻着,明显感觉我的唇被用力的啄着,舌头被有力的吸吮着,显着生疏而激情如火。我当然不能一直被动接受,一边回吻,一边开始上下其手,伸进她衣服里,摸到了那向往已久的咪咪,虽然不如小雅和小紫的那麽有弹力,可个头上不差,摸在手里手感极柔软,摸的我这个兴奋激动啊,好在珊姨似乎也放开了,并没有阻止我,那咱还等什麽,不得寸进尺还待何时啊。

可就在我一只手伸进她裤子,已经触摸到了毛茸茸,还有那柔软,甚至些许潮湿,正以为机会成熟的时候,手腕却一下被抓住了,而且明显被推了一下,珊姨喘着粗气退到了一边。

「我……我们……能这样……」说的有点犹豫,不过很有力,似乎在对我说,更像在对自己。

我虽然有些失望,不过我最不喜欢对女人用强了,我感觉用强获得的性,没有任何快感和美好回忆,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明显超出预期,只有你获得的远远达不到你的预期,你才会失望甚至情绪严重失落。

接下来我俩都缓解了一阵,简短的说了几句,便又上路了,可同样是背着,感觉明显不同了,虽然姿势没变,距离没变,可我感觉和她更近了,我俩没在说话,只是感受着,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麽?是後悔?懊恼?还是和我一样激动的感受着那温馨?

和老妈和强子汇合以後,我一直有些恍惚,没太注意互相之间说了什麽,也没注意看她俩的表情和表现,感觉还没走出刚才的激情,似乎全身心的感官都集中在珊姨身上,不知道是我自作多情还是真心感受到了,感觉她也在关注着我,用眼角,用耳朵,用身体,关注着我。

吃饭的时候,同样我也不知道都在和强子,老妈说着什麽,总之好像一直在说话,一直在吃,也没在意都在吃着什麽,而珊姨一直没说,回来後,用药酒揉了揉,并贴了膏药,脚伤好多了,最起码拄着借来的拐可以自己走。

我尽量表现的自己和平常一样,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想缩短,虽然我很想马上就吃完。总算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起身找了个借口,说去山庄里问问温泉能不能去,既然珊姨脚伤了,可以去泡温泉。

出了房间,出了口气,可马上又有些担心,我的心思是,如果珊姨有意思,她会找借口跟出来,如果不出来,那就没戏了,也许她真的後悔了,那样的话我就得忍住别再试探她。

在一棵树後面忐忑的盯着门口,期盼着她能出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不停的看表,十分钟了,没动静,十五分钟,还是没一点动静,也许真的是我自作多情,想多了,二十分钟了,我看我还是真的去问问温泉的事吧。

就在我想转身走的时候,那门却开了,里面缓慢的走出一个拄拐的人,不是珊姨还有谁,我的心立马狂跳起来,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便向我所在的树林走来,我前所未有的紧张激动,真的想过去搀扶她,可做贼心虚的怕人发现,而且更不敢确定珊姨是否是为了我出来的,还是真的出来散心没有其他,如果人家就是为了出来散心,自己上去岂不是太打脸了。

我就那麽看着她一步步走来,心里想着,在近点,那样就更确切点,直到他走过我藏身的树,我感觉这应该是真的了,我出现到她身後:「珊姨……」

她猛的回身,看着我,并不惊奇我在这,也没有说话,我一步步走近她,已经听见她急促的呼吸,便不顾一切的上前搂住了她,并强势的亲吻起来,这次她并没有抗拒,而是同样热烈的回吻着我。

直到吻的透不过气我们才分开,我把她推靠到一棵树上,继续激吻着她,如此在分开,当第三次的时候,我在也控制不住,一边吻她一边解她的口子和腰带。

「小P,不要了吧……别……我们不应该的……这样……不行啊……」

她嘴上说着,身体上的反抗却不大,我明显感觉她身体是在抖的,恐怕真是无力反抗,而且她出门那一刹那,我就吃定她了,而她怕是也做好了一些思想准备,只是心里上的障碍,还没发说服自己。

我已经解开她的衣服吻着她的乳房,手已经在脱她的裤子。

「你……怎麽这麽胆大……啊……怎麽啥都敢……啊!」

转眼间我脱下她的裤子,并掏出了我的早已热血膨胀的家夥,擡起身对着她,手摸在了她的私处,感觉她更强烈的一抖:「珊姨,可能就是我的胆大吸引了你呢。」

说着话便又吻了下去,而我的手已经擡起她一条腿,硬的不能再硬的鸡巴在她私处那乱撞,我不得不滕出另一只手,扶着它找准洞口。

这个姿势本就难度很大,她对这事又极度生疏,捣鼓半天才真正的插了进去,插进的那一刻,她的叫声真的让人欲仙欲死,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又被她强制压抑着,听了让人欲罢不能。

同时插进的那一刻,我也感觉很特别,可以说相当湿滑,证明她已经流了很多的水,但是又异常的紧实,那程度甚至超过小雅和小紫。

随着第一下插进,并努力插到底,然後慢慢来回抽插,自从插进去那一刻,她就不在说话,而是闭着眼睛任我摆布的感觉,抽插了一阵,这姿势真心难度太大,她又不懂配合,弄得我俩都很累。

我不得不教她後入式,在野外不能躺下的情况,後入式无疑是最佳选择了,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姿势她不会,我摆布了半天,她才手扶着树,弯着腰,我打算从後面插入,可是她的腰就那麽弓着,不但让你鸡鸡够不到,又不好插入,我不得不压一压她的腰,腰下来那一刻,鸡鸡顺势一挺,全根没入。

就这一下让她忍不住又叫出了一声,这姿势比之刚才,那真是得心应手的多,我用力抽插冲撞着,随着抽插的次数增多和速度加快,感觉里面没有开始时候那麽紧实,可明显更湿滑,黑夜里,只看见被自己冲撞的白色诱人胴体。

因为太过兴奋激动加紧张,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我本想控制一下,延缓一会射,可真心控制不住,喷射的那一刻,她又没压抑住叫出了声。

完事後,我们并没有马上分开,而是相拥在一起互吻着:「我以为你不会出来了……」

「你是个小魔鬼,我被你施了魔法了,我是不想出来,可最後还是控制不住出来了,可我……真的怕……很怕……」

「别怕……要下地狱我们一起下……」

本来我想缓一会可以再来一次:「别了,这麽半天她俩该着急了,快回去,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那就不用活了。」

可也怪了,这俩人真的放心珊姨自己出来啊,不但没拦着,这麽半天也没人出来看看,什麽情况,我这时冷静下来才感觉有点不对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