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

    本人YD地叫嚣:本站还有比本书更YD更有血肉更有灵魂的大作,那么请诸位摆出来华山论一道,咋样?  初恋的纯真,师生恋的荒唐,亲人间的不伦,姐弟间的孽恋,豆蔻小花朵的盛开,大权在握的女市长,影视界的潜规则,倭国的AV女郎,金发碧眼的西欧绝色,接踵雌伏,大被同眠中醒来,美梦仍在?  成熟美艳的美女教师,性感知性的气质空姐,权势显赫的美女市长,风华绝代的超级明星……  数不胜数的各色美女佳人,又将如何与既风流且风骚之人纠缠不休,衍生出一段段的香艳暧昧的的激情火花?  本书将囊括淫界穷形尽相的美色,让你览尽地球上

    得月西楼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多情人生(艳遇人生)》,是作者得月西楼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人YD地叫嚣:本站还有比本书更YD更有血肉更有灵魂的大作,那么请诸位摆出来华山论一道,咋样?  初恋的纯真,师生恋的荒唐,亲人间的不伦,姐弟间的孽恋,豆蔻小花朵的盛开,大权在握的女市长,影视界的潜规则,倭国的AV女郎,金发碧眼的西欧绝色,接踵雌伏,大被同眠中醒来,美梦仍在?  成熟美艳的美女教师,性感知性的气质空姐,权势显赫的美女市长,风华绝代的超级明星……  数不胜数的各色美女佳人,又将如何与既风流且风骚之人纠缠不休,衍生出一段段的香艳暧昧的的激情火花?  本书将囊括淫界穷形尽相的美色,让你览尽地球上

《多情人生(艳遇人生)》 第130章 大观园里笙歌当舞—最后的疯狂 免费试读

一早就在李星和许苗联手安排下,一路尾随跟过来的蒲月和云彬彬,已经在大观园外等了好久了。当李星的电话分别通知她们进来的时候,她们都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

两人都基本上和章峦林宁是初次见面,但她们给大家的惊艳,就连小许星都啧啧赞叹:“好漂亮的两个阿姨哦……”

此时节正当入伏,是个游泳的大好时光,李星早就偷偷对每个人的身材做了详细的记录,甚至对她们对泳衣的偏好都有意无意地问了个清楚,包括许星在内,一众大小美人,除了许星是小连体泳衣外,一律清一色的三.点.式,把早已经三下五除二换好了一个裤衩的李星,看的是涎水长流,包也包不住。

游泳池边,两只大大的太阳伞中间,已经在刚入夏以后,就苦练游泳技术的李星,皮肤已经是健康性.感的小麦色了。

也许是章峦出的主意吧,又望或者是大家共同的理想,按照年龄的大小,以许苗打头,小许星也乖乖地站在了活色活香的队伍最后面,一溜站好,分别一个个地走过来,让这里唯一的男人李星检阅。

只见是,许苗的D杯罩的胸,被一只黑色的比较传统的凶兆兜着,是三分之二杯罩的,只露出了雪白的三分之一,却也是看的李星食指大动了。虽然已经生养过了小孩,但三十四岁年纪的她,并不下垂,一道深深的沟壑依然那么明显,随着她刻意轻缓的步伐,还是左右上下乱颤,李星这头就要化狼的半人半兽,眼珠子当然跟随着那几乎就要发出水声的圆滚滚不住的骨碌碌转。小腹上依然几乎没有赘肉,只是肚.脐周围还隐约留着怀小许星时得到的暗黑色小斑点,但这一点也不减少她对李星的吸引,倒更给他增添了不少感激,想到了她大肚子时的岁月,还不时地带给自己大肚婆的享受,那般深刻,那般回味无尽。因为许苗是毛发茂盛的类型,但因为他特别的嗜好,所以下面并不曾修整,所以她选择的黑色下装,大体遮盖了那从来就难以掩藏住的芳萋,但眼尖的李星,还是在许苗双手都尽力去遮掩,走过他跟前的时候,被发现了几曲执拗的卷丝从两边露了出来,他立刻捂住鼻子,探头在她耳边说:“苗姐,看来等会我得再给你施点肥料,让它更茂盛些……”

“死样,晚上我就把它剃了,看你得瑟……”

许苗没说完,就跳进了游泳池里。

“下一个,啊?月姐,请慢些走。”

李星双眼又直了。

只见是,蒲月比妹妹还白净的皮.肤在眼光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圣洁光辉。她双手有点不知道往哪里放,交叉着极不自然地挡在小腹上,缓步朝李星走来。她上身是一件比许苗还保守的小背心一样的凶兆,蓝白相间的斜纹。这是最让男人气愤的颜色了,几乎连大体的轮廓,都被掩映住了。但蒲月那只比许苗小了一点点的伟大的胸,左右距离稍微分开了一点,却一点不影响挤出来的沟壑,倒在那连成一片的胸襟之间,形成了一片真空,装上三五个大鸭蛋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她也极其的小心走路,似乎生怕自己的晃荡的伟大,闪了李星的眼睛一样,忸怩地扭着她近乎完美的细腰,却将那硕大的中段风.情,完全展露给了李星。髋骨之间一马平川,陡然汇合到那两条大.腿根部,完美的三角,毫无一丝鼓胀,就像里面完全不存在那珍贵的器件一般。就要到李星跟前了,她飞快地跑过去,跳进了游泳池,把一个心里憋着一句“月姐,我还想强.奸你一次”的凉摆在了池边。

他无奈地叫了声“下一个”连忙扭头去看,蒲阳已经走了一半了。她因为经常去工地,比李星还吃苦,所以现在她的面部到脖子的颜色都被身上其他地方深,却黑白分明地把她整个人分成了的两半一样。她和前面两位大姐比起来,胸前的伟大稍逊风.骚,不过却是正宗的C杯,而且仍旧未经人事的她,整个人在李星眼睛里都弥足珍贵。她戴的是二分之一的黄色杯罩,一对晃悠悠的大白兔露了半截在李星眼睛里,而且随着她正妻大方的步伐,极其不安分地在里面挣扎,跳跃,左冲右突。来到李星跟前,侧身挡住后面可能在焦躁不安等待的小许星,朝他已经涨鼓的小裤衩“啐”了一口:“小蚕蛹,没用。”

然后不等李星强烈抗议,就咯咯娇笑着飞身一个鱼跃扑进了游泳池,气的李星在池边张牙舞爪叫吼:“我靠!再过三刻七秒,我要让你真正见识你老公的无敌人间大炮——特级克赛号!你现在就给我得瑟吧你——”

所有人都大声欢笑起来,包括完全不明白意思的小许星,看见阿姨把爸爸气惨了,她也很高兴。

林宁,这个让李星又爱又痛的小精灵,是李星最省心的,几乎一切都可以依他的,似乎是他脑子里的小间谍,他的心思都能猜的出来,并按他的意愿去做。她穿的两只三角形的杯罩,将她那将要达到C罩级别的小山峰兜的满满的,而且在边角上微微展露出那么一丝雪白出来,极度诱.惑着李星,似乎还能从那紧紧绑着布片上,隐隐看的见里面那两颗无限神往的蜜枣轮廓。毫无瑕疵的小腹,也一平如雪,直到那神秘的小区域,微微隆起一座小山包,恰倒好处地掩映在两条白嫩的大.腿之间,似乎还勒出了一丝皱折的缝隙。

“咝——”

李星抹了把涎水,“懂我者宁宁小可爱也!”

“咯咯……死相,”

林宁一步跳到他跟前,绯红着小脸,“老公,等下我帮你按阳姐,这次你可要争气,把她给喀嚓了哟!”

李星兴奋地要去捉住她香一个,但林宁娇笑着闪身躲开了,扑通一声栽进了水里。

李星无限神往地望着并不是很懂水性的林宁在水里扑腾,眼见着许苗和蒲氏姐妹过来将帮她了,才意犹未尽地扭脸要叫“下一个”但这话被一张香喷喷的红唇吸进肚子。

这当然就是率性大胆火.暴的章峦了。她像只八爪章鱼一样攀在了李星身上,大肚子左右上下地在他高高隆地的裤衩上厮磨,长长的一吻后,才无限妩媚娇艳地对他说:“等下我这个大肚婆也要加入征服蒲阳的战斗中来,你不让她爽到哭,我发誓一辈子不让你碰了。”

李星意气风发咬牙切齿:“你放心好了,最近我修炼了一套无敌拐弯神功,已经大成——那我们许星星谁照顾呢?”

“喏,”

章峦扭头朝还在尽量遮挡许星看少儿不宜表演的云彬彬,“她现在才是不能碰的人,也惩罚你们这对偷腥的猫,哼!”

她说完,扭着屁股在池边鼓足了勇气,却还是坐下来,慢慢溜进池子里。

“恩,要当娘的人了,母性的光辉也在开始滋长了,”

李星满意地望了眼水性本来就好的章峦开始仰泳起来,才转脸叫,“下一个!”

“爸爸,我等不及了,我先下去了。”

却是小许星哧溜一声从他跟前跑过,十分勇敢地就扑进了池子,半空中嘴里才叫起来,“妈妈,救我!”

等到李星看着几个阿姨都过来帮女儿后,李星无限幸福地又要叫下一个了,才发现云彬彬已经到了自己跟前。

“星,原来这现代的大家庭,也能这样和睦开心,我好庆幸遇到了你,虽然没有名分,我现在已经打消了最后的一丝顾虑了。”

云彬彬望着池子里欢声笑语,嬉笑怒骂着的一众大小女人,不无感慨地说。

李星轻轻地拥住她,耳鬓厮磨,一只手抚摩着她还不怎么明显的肚子,也无限幸福地说:“其实,你应该庆幸我这头狼一开始就欺骗了你,呵呵。彬彬,老公给一个迟到的道歉,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要欺骗你的,只想给你幸福。”

“老公,我已经原谅你了,只请你也给我们母子与她们一样的爱就行了,我不奢望多的,行吗?”

云彬彬被李星顶在她腰上的硬挺撩.拨的开始娇喘起来。

“有一个条件。”

李星轻轻地顶了一下。

云彬彬一下清醒过来,心想我已经做了你最小的老婆了,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你还好意思提条件,委屈地望着李星。

“哟哟哟,想哭是不是,我就让你笑起来,”

李星重新把她搂紧,“我的条件就是,等下我给你蒲阳姐姐厉害看的时候,你可要帮我看好小星星哟,不能来偷看,更不能……”

云彬彬娇嗲地打他一下,主动吻住了他,以行动代替了回答……

蒲阳蜷缩在床里,恐惧地望着一圈如狼似虎完全不带一丝怜悯的男女,真是“欲哭无泪”呀,只有最神秘处已经在开始流淌涓涓细流了。

“说,老公哪里像小蚕蛹了?”

章峦腆着个大肚子,一只脚踏在床沿上,一只手抓着李星雄壮威武的人间大炮展示,十足的一个女流.氓,“说,是害怕还是喜欢?哼哼……”

“妹妹,我错了还不行么,请放过我吧?”

蒲阳装着可怜相。

许苗忍住笑,也跟着起哄:“妹子,我们的正宫娘娘,大姐一直想保护你到洞房花烛夜的,但你今天也太不自量力了,不但鄙视了他,更是嘲笑了我们一众姐妹没有眼光,没有欣赏水平了呀,你实在是犯了众怒,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也,咯咯……”

“小阳,不是亲姐姐说你,想当初,要不是这家伙给我霸.王硬.上弓,让姐姐贪恋他的伟大,姐姐也不会那么轻易地饶了他不去告官的,哦,不是……”

蒲月的话把大家故意搞成的紧张气氛一下子打破了,捂嘴跟着大家笑起来,屋子里顿时一片乳.波肉.浪,“是报警,报警,咯咯……”

但林宁的一句话,立刻将事件推出了一个小高.潮:“我说,是不是该先把她剥光才好说话呀?”

“说的是。”

没想到第一个动手的居然是蒲阳的亲姐姐蒲月,只见她一个虎扑,就按住了妹妹,随着蒲阳的一声尖叫,哧的一声,手上多了一只晃悠悠断了肩带的小布条,随手一丢,继续挖宝。

有了防备的蒲阳,已经失去了上身阵地,那最后的堡垒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一阵的了,却双拳难敌六手,而章峦故意挺着个大肚子朝她面前凑,卯死了她不敢动一个指头,于是接下来的工作就变的异常顺利了。

其实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周瑜黄盖的故事,蒲阳心里的小九九都被大家猜的透透的,也不揭穿,仗着她正妻的身份,要让大家来见证她初红的纯真,并带头搞些浪漫香.艳的勾当出来,以团结这个大家庭。

“好了,我承认,我已经湿透了,来吧,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就让你的大小老婆动手,自己闲在一边看热闹,再等,黄花菜都凉了呀!”

蒲阳彪悍的大姐作风终于,“我今天就是要一个人榨干这色心不死的家伙,一口汤都不给你们留……哎呀,我又说错了,饶命啊……谁在用手指抠呀,水那么多,那么滑,你一不小心滑进去了怎么办呀……我靠,又是哪个在拔人家毛毛呀,是不是章峦……我拉,我扯,哇,还是苗姐的毛毛最茂盛啊——林宁,你的泳衣怎么这么结实呀,什么牌子的……”

门突然开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只见负责在二楼照顾小许星的云彬彬挤了进来,手里居然是一台DV,她不无遗憾地赶紧开了DV,一边望着摄.像屏,一边叹气:“怎么都进行到这里了呀,全都脱光了,可惜啊,珍贵的影象不再了……哇,章峦,你太不厚道了吧,今天这第一支箫该是阳姐吹的吧……”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