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逆命》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流浪流浪就好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逆命 逆命

    慕言今年29岁,是一家游戏公司的总监,因为昨天被上司辞退,於是心情烦躁的的他,便去网吧玩了一晚自己设计的游戏。  口有点干的慕言走到冰柜前,还没来得及打开冰柜门,身後就传来一阵马达声,在网吧玩了一晚的精神不是很好的慕言,转头一看,一辆货车已经冲了进来!  慕言只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嘴里发不出声音,然後就失去了意识!

    流浪流浪就好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逆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逆命》,是作者流浪流浪就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慕言今年29岁,是一家游戏公司的总监,因为昨天被上司辞退,於是心情烦躁的的他,便去网吧玩了一晚自己设计的游戏。  口有点干的慕言走到冰柜前,还没来得及打开冰柜门,身後就传来一阵马达声,在网吧玩了一晚的精神不是很好的慕言,转头一看,一辆货车已经冲了进来!  慕言只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嘴里发不出声音,然後就失去了意识!

《逆命》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慕言起来後,慕雪梅已经不在家了,看着桌上准备好的早餐,慕言心里暖暖的。

吃完早餐後,慕言看了眼时间,决定先给宋可心打一个电话。

「嘟嘟嘟」

「喂,人家还在睡觉呢!」

过了一会,电话里才传来宋可心慵懒的声音,浓浓的鼻音好似在说主人被吵醒了美梦,述说着不满。

「大宝贝好懒哦,那你继续睡吧,晚点再联系。」慕言无奈的说道。

「唔……不睡了,都被你吵醒了,哈啊……你怎麽起的这麽早?」

「想着今天要跟大宝贝约会呀,所以我早早的就起来了。」慕言坏笑着说。

「讨厌……人家才不和你约会呢,在那见面呀?」

电话里,美妇先是娇嗔一句,然後又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

「要不就在我家见面吧,刚好我也想跟你说点事。」

慕言想了想,好像除了家里,也没合适的地方。

「好吧,我一会就过去。」

「等你哦,大宝贝!亲一个。」慕言坏笑道。

「讨厌……木嘛,我挂了。」

宋可心娇滴滴的嘟着嘴发出亲吻的声音,然後马上把电话挂了。

想到一会就要跟小情郎见面,宋可心俏脸绯红,感觉自己的小穴好像又湿了,不禁发出一声「嘤咛」。

「这个坏人。」

娇嗔一句,宋可心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滑落下来露出饱满坚挺的大奶子,粉嫩的奶头挺立着。

宋可心喜欢裸睡,昨晚睡觉前她就把衣服脱光了,所以一起床,就露出了她完美的身子。

「穿那件衣服呢?」

因为已经决定好一个月後就要离开小情郎,所以宋可心对於这一个月内,每次和他见面,都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站在衣柜前,宋可心皱着眉,打量着自己的衣物,犹豫了几分钟後,她红着脸给自己带上了胸贴,两片肉色的小东西仅仅能把奶头遮住,拿起一条几年前买来充当情趣诱惑丈夫的镂空蕾丝c字裤,颤抖着小手贴在自己胯下小穴上。

看着手上这条黑色的超短包臀裙,宋可心想到小情郎看见自己时,把自己的衣服又一次撕碎时的情形,小穴抽搐了一下,匆忙的给自己套上。

上身则是穿上一件宽松的白色露肩雪纺衫,站在镜子前,宋可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就像是一个双十年华的怀春少女一般。

在房间里洗漱後,宋可心走出房间,看了看女儿的房间,她有点心虚的踩着棉拖鞋向楼下走去。

佣人王姨见自己的女主人起床了,急忙跟宋可心打了一声招呼,然後便把已经准备好的早餐从厨房里端了出来。

宋可心坐下後,一边吃着精致的早餐,一边向王姨问道:「小柔还没起床吗?」

宋可心是知道女儿的,每次起床後,她都会来叫自己起床。今天自己都起来了,女儿还没叫自己,估计是还在睡觉了,於是便问了一句。

「回夫人,大小姐还没起来。」

「嗯,一会她起来後,告诉她我出去了。」

宋可心点点头说道,把盘子里的三明治吃完,喝了一口牛奶,便拿着包包,换上一双粉色的一字带高跟凉鞋,哒哒哒的向 着自己的车库走去。

挑了一辆不是太显眼的雷克萨斯,向着慕言家里开去。

慕言挂掉电话後,就回到房间,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大概一个小时後,他听见敲门声,露出一丝微笑,起身去开门了。

宋可心一路上有点心跳加快,在经过15分钟後终於到了这个令她失去贞洁的地方,她坐在车里,看着慕言的小房子,心里思绪万千。

大约两分钟後,宋可心深呼吸一口,打开车门,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向着慕言的家走去,敲了敲门,便静静的等着。

没一会,门开了,宋可心看着慕言傻掉的样子,不由的掩嘴一笑,站在门外任慕言傻傻的打量自己。

「看够没?看够了我就走了啊?」

见慕言还跟一根木头一样看着自己,宋可心轻轻的跺了一下脚,给了慕言一个白眼。

慕言打开门,确实被今天的宋可心惊艳到了,美妇脸上画了淡妆,樱唇上涂着粉色的口红,迷人的凤眼一眨一眨的,身上那件白色雪纺衫和黑色包臀裙,让美妇仿佛就像是个二八年华的佳人。

直到听见宋可心的声音,慕言才回过神来,嘴里应了两声就把美妇拉了进来,把门重重的关上,迫不及待的对着宋可心的樱唇吻了上去。

「嘤咛」

宋可心突然被慕言一拉,扑倒在慕言怀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着慕言的大嘴吻上了自己的小嘴,她娇吟一声,双手环着慕言的脖子,张开小嘴,任小情郎的舌头伸进自己嘴里,在自己的舌头上搅动。

两人的口水在彼此的嘴里交换着,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啾啾啾的声音。

直到宋可心感觉喘不上气,慕言才松开佳人的小嘴,舌头淫秽的在宋可心的嘴唇上舔了一圈,才收回自己口中。

宋可心也伸出小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双眼带着一丝水汽的看着慕言,娇嗔道:「坏人,一见面就非礼人家,把人家的妆都弄花了。」

「谁让大宝贝这麽美,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慕言在宋可心的脸上吻了一口,用公主抱把美妇抱到了自己房间,坐下後,再让宋可心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上。

宋可心见小情郎这麽心急的抱着自己就往房间走去,心里就犹如小鹿乱撞一般,想到小情郎一会看见自己身上穿着的情趣内裤,用吃人的眼光看着自己,她不禁抖了一下,小穴里迅速的湿润,把小小的c字裤完全打湿。

虽然在路上,她的小穴就一直没乾过,但是这会宋可心感觉自己的裙子都湿了。

令她奇怪的是,小情郎把自己抱进房间里,却没有扑上来,而是抱着自己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面对面的坐在他腿上。

「大宝贝,昨天你说想要我这个游戏软件是真的吗?」

慕言把宋可心抱在腿上,两手环在美妇的腰上,却没有动手动脚,而是一脸正经的看着宋可心说道。

宋可心虽然有点失望小情郎没有扑上来把自己的衣服撕碎,但是她毕竟是一个跨国公司的董事长,听见慕言说起了正事,马上就调整好心态,有点公式化的说道:「嗯,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我虽然不是非常懂,但是手里也有一家子公司是做这方面的,也有了解过一些,那天看了一眼你那个软件,我就有一种感觉,这个软件如果出世了,肯定能让这个时代的游戏带来跳跃式的飞升。」

「大宝贝你的眼光真厉害啊。」

慕言称赞了一句,他做的这个虽然是一个游戏,但是设计游戏的那个软件却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做不出来的,不是说他比那些人聪明,而是他脑中有这个时代的人所没有的资料。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宋可心得意的一扬眉头,接着又说道:「然人家现在跟你这样了,不过价格方面我还是会按照正常的手续走,要是你不满意,最多……最多人家私下补偿你一点。」

宋可心说到怕小情郎生气,又补上了一句。

「呵呵,大宝贝要怎麽补偿我啊?」

慕言的手游移到宋可心的肥臀上,轻轻的揉捏着,坏笑着看着宋可心。

「嘤咛,讨厌啦,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啦,你还想要什麽补偿。」

感受到那只坏手正在不停的对着自己的屁股使坏,宋可心软在慕言的怀里,不满的娇嗔道。

「呵呵,大宝贝你觉得这个软件和游戏能值多少?」

揉了一会,慕言停下手,在宋可心的耳边轻声说道。

「唔……我也不好说,你做个PPT,我带回公司里开个会,然後给你争取一个最大的额度吧。」

慕言嘴里的热气吐在自己敏感的耳边,小穴里又溢出一丝液体,宋可心软软的说道。

「那我可要提前谢谢我的大宝贝了。」

手指慢慢的滑进包臀裙里,抚摸着美妇光滑的臀肉,由於一直没有摸到内裤,慕言暗道这个美妇难道没有穿内裤?

「哦……坏蛋……」

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穴上,敏感的屁股被小情郎抚摸着,宋可心娇吟一声,呼吸急促的在慕言的脖子上亲吻着。

慕言的手指渐渐的摸到美妇的胯间,终於摸到了一块薄薄的布料,布料湿湿的,滑滑的。轻轻的一拉,竟然整块掉到了自己的手里,好奇的把布料拿了出来,慕言一看差点喷出鼻血。

「宝贝,你就不怕这个玩意掉出来吗?」

捏着手里的这块不到前面一块镂空透明,中间不到一根手指粗细的c字裤,慕言喘着粗气问道。

「嗯啊……人家夹的很紧的。」

宋可心睁开媚眼,看着慕言手里那块湿漉漉的布料,嗲嗲的暗示着慕言。

「呼,真香,真骚,大宝贝,好好闻闻你自己的味道。」

慕言把这小小的c字裤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後把它盖在了宋可心的鼻子上。

「唔……」

宋可心闭上眼睛,呼吸着贴在她鼻子上的c字裤,湿漉漉的c字裤上,香气混合着一种特殊的骚味被她吸进鼻子里,让她的情欲一下爆发,睁开媚眼,娇滴滴的看着慕言。

「坏蛋,人家在车上就湿了,一想到你,就湿的不行。」

「为什麽一想到我就湿了啊?」

「哦……别,轻点,人家……人家一想到老公的……大……大鸡巴……就湿了……」

突然被慕言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轻轻的扣挖着,宋可心不由的浪叫一声,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让她脸红的淫言浪语。

「是这根吗?来,大宝贝跟它打个招呼,它也想你了。」

慕言今天穿的是宽松的休闲裤,轻轻一拉,就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下,一根18CM的大鸡巴带着杀气的指着宋可心。

「唔……好大,想我了吗?我马上就来安慰你。」

软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抓住鸡巴,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热度以及硬度,宋可心娇吟一声,然後从慕言的腿上滑了下来,少女式的鸭子坐坐在慕言的身前,轻轻的撸动着手里的鸡巴。

「宝贝,来枕着这个。」

慕言把枕头放在地上,示意宋可心的膝盖放上去。

宋可心水汪汪的媚眼露出一丝感激,将双膝跪在枕头上,呈狗趴的姿势跪在慕言的身前。

「坏蛋,你就是故意想看人家丢脸的吧。」

看着慕言的大鸡巴因为自己这个,跟路边的母狗儿似的姿势而抖动了一下,宋可心娇嗔一声,然後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着,舌尖顶在马眼上,试图钻进去。

「哦,好爽,大宝贝,吃进去!」

慕言重新拿起被宋可心放在床上的c字裤,看着这即使是他前世女友都没给他穿过的情趣内裤,不由的又放到鼻子下闻着美妇的馨香。

宋可心看着小情郎闻着自己的贴身内裤,心跳加快的同时,嘴上也加快动作,照着慕言的命令,把18CM的大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去嘴里,直到顶在她的喉咙上,才停下,一双媚眼向上看着慕言的表情,仿佛一条小母狗在期待着主人的赞赏。

「大宝贝,你的小嘴吸的我好舒服,试试将整根吃进去。」

慕言摸了摸宋可心的头,鼓励着说道。

「唔唔……」

宋可心看着差不多还有三分一露在外面的棒身,想到要把这根鸡巴全吃进嘴里,浑身颤抖了一下,有点害怕的摸了摸露在外面的棒身,宋可心的头向後退出了一点後,慢慢的开始尝试着把这根带给她极致享受的鸡巴吃进去。

「咳咳……」

尝试了几分钟後,宋可心不得不放弃全吃进去的想法,最深的时候她也只是吃进了15CM左右,剩下的那一点她怎麽尝试都无法再突破一点,反倒把她弄的忍不住咳嗽,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见宋可心这麽难受,慕言也没有强求,而是把宋可心拉了起来,让美妇坐在自己的腿上,也不管美妇刚吃完自己的鸡巴,张嘴就吻了上去。

「唔唔……」

宋可心挣紮了两下,见挣脱不了,便任慕言吻着自己。

两人交换着彼此的口水,舌头交缠在一起,或是慕言的舌头伸过去挑逗宋可心的小香舌,或是宋可心的小香舌主动的伸进慕言的嘴里,挑逗着慕言。

一双玉手主动的撸着慕言的肉棒,双腿不时的夹紧。

慕言双手摸上了宋可心的胸前,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动作为止一顿,紧接着双手从雪纺衫的下摆摸了上去。

「大宝贝,你好骚哦,文胸都不带。」

慕言松开宋可心的红唇,坏笑着将宋可心的雪纺衫脱下,只剩下两块呈心形贴在奶子上的乳贴。

「老公……人家身上还有更骚的地方,你想看吗?」

宋可心骚媚的看着慕言,她的玉手能感到慕言看见自己的酥胸时,肉棒抽搐了一下,她很开心自己的打扮没有白费。

「哦?骚宝贝身上还有更骚的地方?在哪里呀?」

「嗯哼……老公你自己找嘛……」

宋可心嗲嗲的摇着屁股,暗示着慕言。

「大宝贝,上床上来趴着。」

慕言将宋可心抱起,放倒在床上,让宋可心撅着她的肥臀。

「是这里吗?大宝贝。」

慕言将手伸进宋可心的包臀裙里,揉着光滑无毛的小穴。

「哦……你自己看嘛……人家不知道啦……」

对着慕言的肥臀扭了扭,宋可心上身趴在床上,下身还穿着高跟凉鞋踩在地上。

「那老公要好好看看了。」

慕言将包臀裙往下一拉,卡在宋可心的大腿上,露出光滑如玉的肥臀,忍不住一掌挥了上去。

「啊哦……坏蛋……又打人家屁股……」

宋可心娇嗔一句,肥臀扭的更快。

「好好好,老公不打了,老公看看大宝贝说的地方在哪。」

「那个……偶尔还是要打一打的啦……」

「啪啪」

慕言忍不住又挥了两章,白嫩的肥臀上留下了两个掌印。

「哦哦……好舒服……老公……再打一打……那个地方……会更骚的……」

屁股上传来的酥麻让宋可心的肥臀撅的更高,扭的更快。

……

慕雪梅今天过去店里後,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忘了拿,本想着没拿便没拿,反正也没有什麽要紧事,但是刚坐下没一会,又想到了自己刚收的宝贝女儿,自己的儿媳妇玲玲,犹豫了一下,慕雪梅起身将门又拉了下来,向着自己的家走去。

十五分钟後,慕雪梅到了家门口,一边掏出钥匙,一边抹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忍不住嘀咕道:「秋天都快过了,怎麽还这麽热。」

打开门後,慕雪梅换上拖鞋,走到客厅看见餐桌上的早餐已经没了,她便知道儿子已经起床了,刚想开口喊一声看看儿子在不在家,一声娇媚的叫声就传到了自己的耳中。

「哦哦,好老公,屁股好舒服,再多打几下,呜呜。」

慕雪梅楞了一下,看向儿子的房间,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响声,响声中还带着一阵女人的呻吟声。

慕雪梅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个念头:玲玲怎麽这麽……这该死的兔崽子,竟然敢打玲玲!

站在原地,慕雪梅玉脸一会涨红,一会又发黑,担心玲玲被自己儿子打坏的心思占了上风,也顾不得其他的,放轻脚步声,走向了儿子的房间。

「啪啪啪」

「嗯啊……老公……轻点……屁股被打肿了……哦哦……」

慕雪梅觉得声音越来越不对,这声音明显比赵玲玲要娇媚的多,脸色发黑的走到儿子的房门口,见门并没有关好,於是慕雪梅悄悄的透过门缝看了进去。

只见一个女人,双手撑在床上,看不清模样,撅着比她还要肥的白嫩大屁股,正风骚的扭着屁股,而自己的儿子则是同样赤着下身,两只手轮流拍打女人的肥臀!

「哦……好老公……屁股好舒服……嗯啊……要被打上天了……哦哦……老公……泄了啊……」

慕雪梅一张俏脸变得通红,暗骂这个女人不要脸,勾引自己的儿子,接着就看见女人的双腿之间喷出一道淫靡的水柱。

「呼……老公……老公……呼……好舒服……你不是要看人家更骚的地方吗?快找一找嘛。」

女人娇嗲的声音让慕雪梅在心里一直暗骂:狐狸精!不要脸!

「嘿嘿,大宝贝,是这里吗?」

慕言双手将宋可心的两瓣臀肉扒开,露出那随着美妇呼吸而不断收缩的屁眼,屁眼下方的无毛蜜穴还滴着浪水。

「唔唔……老公你闻闻就知道了嘛……」

宋可心摇着屁股嗲嗲的说着。

「吸……大宝贝骗我,一点都不骚,还香香的,该打!」

慕言头贴在美妇的肥臀上,淫秽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就往肥臀上抽了一掌。

「哦……坏蛋……你……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嘛……有些地方……闻着香……其实里面很骚哒。」

慕雪梅双手攥成一团,修剪整齐的指甲陷进肉里,一脸怒意的看着房间里的两人。

慕雪梅很想冲进去,将这个骚浪的女人按在床上,打死这个勾引她儿子的骚女人,只是顾及儿子的感受,这才死死的忍着。

紧咬着下唇,看着儿子将头埋进这个骚女人的下体。

「嘶溜嘶溜」

慕雪梅虽然只经过几次性爱,但是也知道这声音代表了什麽,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竟然用吃饭的嘴去舔一个女人的下体,慕雪梅心里对儿子这麽不自爱感到很失望,愤怒,转而又将这个女人恨到骨子里,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都是她!是她教坏了我的好儿子!都怪这个贱女人!」

「哦嗯……好老公……好喜欢……好喜欢你舔我……唔……舔深点……哦哦……是不是骚骚的……」

宋可心一脸兴奋的趴着,感到慕言的舌头在舔舐着自己的小穴,心里便充满了刺激感。

「嘶溜……好香……骚老婆……」

慕言一边伸着舌头舔舐着宋可心的湿润的小穴,一边抽空说道。

「呜呜……香就吃多点……都给你吃……只给你吃……嗯啊……好舒服……舔我的小豆豆……哦……」

宋可心一边耸动着屁股,蹭着慕言的脸,一边放声浪叫。

「呜哦哦……老公……我爱你……可心好爱你……以後……嗯……都要给可心舔……舔小穴……哦……啊啊……又舔人家屁眼……去了……呜呜……可心去了……」

宋可心小穴里一阵抽搐,颤抖着娇躯,小穴里喷出一道淫靡的水柱。

慕言等宋可心泄完身,又将舌头伸到微微抽搐着的小穴上舔吻了几口,接着才擡起头,抱着宋可心躺在自己的床上,爱抚着她的娇躯。

「舒服吗?」

「嗯,好舒服,能遇见你,可心好幸福。」

宋可心抱着慕言,见慕言将头凑了过来,羞红着玉脸吻了上去。

两人吻了一阵後才松开对方,静静的抱在一起,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

门外的慕雪梅则是肺都要气炸了,自己儿子竟然去舔这个骚女人的後庭,还一幅有滋有味的模样!

房间里,两人抱着互相对视了一会後,宋可心垂下眼眸,羞红着玉脸发出邀请。

「老公,来吧,可心准备好了。」

「真的不痛了吗?要是痛就算了,把可心大宝贝肏坏了,老公会很心痛的。」

慕言坏笑着将手放在宋可心光滑的小穴上,轻轻的揉搓着。

「不痛了……可心很耐肏的……」

宋可心媚眼如丝,嗲嗲的说着,穿着高跟凉鞋的玉足磨蹭着慕言的大腿。

慕雪梅看着自己的儿子,慢慢的分开那个骚女人的大腿,将那根让她羞的不敢直视的棒子插进那个骚女人双腿之间,双腿不由的软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满脸红晕的慕雪梅不敢再看了,听着耳边那不绝於耳的淫言秽语,她夹着腿跑了。

连鞋都忘了换的慕雪梅踏着一双软底拖鞋跑出家门,背靠着门喘了两口气。

「呼……呼……我要怎麽处理这件事?玲玲怎麽办?这兔崽子看不我打断他的腿!小小年纪就敢学那个畜生!」

想到赵玲玲如今跟19年前的自己一般无二,慕雪梅冷着脸,在门口想了大半个小时,终於有了决定!

……

一个私人会所里,两个男人一边泡着温泉,一边喝着红酒,前方的水面上不时荡漾着水花。

「文哥,今天怎麽有空找我了?」

「老温啊,那件事办的怎麽样了?」

右边的男人喝了一口红酒,摇晃着红酒杯缓缓的说道。

左边的男人举着红酒杯的手一顿,沈默了一会,才开口道:「不是太好办,那个婆娘软硬都不吃。」

「那是因为你不够硬,这个世上没有软硬不吃的人,只是你的方式不对。」

「是是是,文哥,是我的方式不对,那我再加大力度?」

「好好表现,办的好了,女人,权力,金钱,这些都享之不尽。」

叫文哥的男人一口将红酒喝完,双手伸到水下,腰部快速的一阵挺动,水花随着他的动作四溅。

旁边的男人被溅了一脸水花,也不敢出声。

「哦!」

两分钟後,男人松开手,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从水里钻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拍着胸前的两块软肉,一张娇俏可人的小脸上面无血色,白的渗人。

「好了,我先走了,你加快进度吧,不然上面的人问起,我也不好交代。」

文哥无视女人,交代了一句後便走出温泉,披上一件浴衣离开。

「温总,这人是谁呀,差点把我弄死了。」

女人缓过来後,靠到温总的怀里,手指拨弄着温总的乳头。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回去给你加薪。」

温总手伸到水里,将水下的另一个女人拉了起来。

「你们两个撅好屁股!」

双手在两女屁股上各拍了一掌,温总一改刚刚的唯唯诺诺,意气风发的说道。

「讨厌啦,人家差点都憋死了,轻点……别扣那麽快啦……」

「唔哦……进来了……肏我……温总……肏死我……」

两女的浪叫同时响起,两张极为相似的俏脸上同时涌现出渴望的神采。

温泉室里,回荡着一声声的浪吟……

……

蓝康睡醒一觉後,起来查看了一下摄影机,发现只有一辆雷克萨斯开了出去,也没多想,又躺回床上,昨晚睡的太晚,让他现在都还觉得困的要命。

躺没几分钟,蓝康又一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急忙下床重新查看摄像机,倒退到那辆雷克萨斯开出别墅的时间,仔细的查看着。

「不对,不对,她家的保姆买菜开的是一辆别克,她女儿一直都是开的宝马,那这辆是这个骚货在开?操!」

蓝康一拳砸在键盘上,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妈的,一大早就出去会小白脸?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蓝康将键盘狠狠的拍在桌上,眼里冒着凶光。

几分钟後,蓝康重新冷静下来,将砸烂的键盘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不行,我要主动出击,我要想办法先查出这个小白脸是谁!」

蓝康脑子快速的转动着。

「有了!保安处那里!」

蓝康想到这里,快速的洗漱一下,穿上一套阿玛尼,拿上钱包就下楼向着保安室走去。

半小时後,在付出了一万元後,蓝康看着手机上慕言的照片,冷笑一声,打了一个电话後,回家开着保时捷,一路咆哮的引擎声仿佛就是他此刻的心情。

……

温柔睡醒後,两只白皙的玉手举到头顶,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啊呜……」

感觉这个动作好像有点不淑女,温柔小嘴张到一半又合上,举着的两只玉手也塞回被子里。

「不对,又没人看得见。」

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房间里,温柔嘟着嘴嘀咕了一句,接着在床上滚了一圈才从床上起来。

「九点多,也不知道妈妈起床了没。那个坏人应该起来了吧……」

不知不觉思绪又飘到了慕言的身上,温柔有点失落的低下头。

「他到底喜欢我吗?还是只是逗我玩玩的?明明人家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坏人!坏人!讨厌你!」

将床位摆着的一个半米多高的小熊抓在手上,捏着小熊的熊脸,恶狠狠的模样反而透露着一股可爱。

揉虐了一会小熊,温柔才将小熊抱在怀里,低低的呢喃着:「我应该是喜欢他的吧?慕言……坏人,人家的身子都给你……坏人……」

发了一会呆,温柔揉揉头发,将小熊放在床上,穿着棉拖洗漱去了。

十五分钟後,温柔换上一套连衣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哈哦,今天也是美美哒!」

下了楼,从保姆口中得知自己的母亲已经出门了,温柔便随便吃了一点早餐,换上一双粉色的鱼嘴高跟鞋,开着自己的小宝马向着医院驶去,她觉得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女孩。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