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道格提督免费 道格提督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征服世界之后 征服世界之后

    我,亚格拉尼。道格,第一百六十四代魔王,终极的深渊领主,在昨天终於得到了职业上的自由和解脱,可以卸掉身为魔界统治者的工作重担了。  魔王也不是为所欲为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能做的事情越多就越是忙碌。不过在昨天中午的时候,我终於在战斗中击败了我的最後一位敌人『兽神将』阿卡菲尔,如今能叫得上名字的敌人被消灭的消灭,被征服的征服,大部分敌系的女性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後宫扩充了不少。至於冥顽不化,心中坚守着『爱情』不愿屈从於我的,也全都将她们的力量限制住,囚禁在冷宫里。平时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放在那里不管,要是哪

    道格提督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征服世界之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征服世界之后》,是作者道格提督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亚格拉尼。道格,第一百六十四代魔王,终极的深渊领主,在昨天终於得到了职业上的自由和解脱,可以卸掉身为魔界统治者的工作重担了。  魔王也不是为所欲为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能做的事情越多就越是忙碌。不过在昨天中午的时候,我终於在战斗中击败了我的最後一位敌人『兽神将』阿卡菲尔,如今能叫得上名字的敌人被消灭的消灭,被征服的征服,大部分敌系的女性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後宫扩充了不少。至於冥顽不化,心中坚守着『爱情』不愿屈从於我的,也全都将她们的力量限制住,囚禁在冷宫里。平时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放在那里不管,要是哪

《征服世界之后》 第四章 免费试读

「我们也起床吧……」

比起妹妹常年锻炼的身体,身为姐姐的初雪大部分时候都是服务於宗教的花瓶,曾经在谢拉格雪域圣殿生活的日子不能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但至少也因为身份的原因很少从事体力劳动,除了定时的叩拜祷告,安抚民众外,她并没有太多锻炼身体的机会,即便在我这里也是一样——初雪和崖心昨天晚上被我搞的泄了很多次,少女那柔软的奶子和翘挺的小屁股被我的魔手用力捏的时圆时扁,虽然当时在性快感的刺激下只会觉得舒服,但现在高潮褪去,浑身留下的却只有如同被拆散架子一般的疲劳和酸痛,这也是现在时近中午大部分姑娘们还在睡觉的原因——伺候我射精真的比出去讨伐敌人的战斗要累多了。

「没事吧?我来扶你。」

嘴上说着要起床,但实际上初雪的双腿稍微一用力就会打颤,甚至连连站都站不稳。

「嗯……没事,我自己可以……呀!!」

昨晚初雪被分开双腿劈成一字马,几个女人一边在她身上舔舐,用舌头欺负这个可爱姑娘的乳头,将她的小穴挑逗湿润後被我用擀面杖一样粗长的肉棒反复打桩半个多小时,这样的疲劳绝对不是一宿就能轻松恢复的。初雪只是想要站起来就十分困难,甚至因为精神的恍惚刚起来就跌倒在我的怀里——平日里很难看到她会这样像小懒猫似的和人撒娇,我搂着她的腰将其紧紧抱住,同时在她不敢对视的躲闪中将初雪的头缓缓擡起,看着随着如同动物柔顺毛发的银丝散落,将她带有一丝稚气的精致小脸露出来时,实在是忍不住,对着少女的脸蛋就亲了上去。

「嗯……陛下……不要……天……已经亮了……」

这小妮子是真的被我干怕了,明明我只要做完了工作,在白天宣淫的次数也不少,此时却用这样的借口拒绝我……不过我也没有生气,她刚入宫没多久,大概不清楚我这里的规矩——妃子们侍寝过後都要休息一周的时间才会再次被我宠幸,这样既能将数量众多的女性均匀的轮开,避免专宠某人造成不和谐,也能在这堪比战斗一般的侍寝活动中得到休息与恢复。对我来说还能增加播种的机会,一举三得。

天已经亮了,无论我喜欢不喜欢,都不会再折磨这个可怜的姑娘,她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和初雪接吻并不是做爱的前戏,而是随着体液的交换,我将水系的魔力引导变化,注入她的体内,用治疗法术帮助她恢复身体。一方面是帮助这个身子柔弱的女人减轻痛苦,另一方面……我觉得过一会儿要赴崖心和银灰的饭局,初雪不出面实在是不好。

天知道银灰会不会因为觉得我虐待她妹妹而产生一些对我不利的想法,总得让两个小豹妹都露个脸,让我这个大舅哥看到她们『幸福』的模样才行。

「好多了,谢谢陛下……」

「你跟我客气什麽呀……」

服务做全套,除了治疗初雪的身体,让她恢复到能行动的程度外,为这位圣女小姐穿衣服的工作我也包揽了下来。从衣柜里取了几件内衣,对比了一下初雪的罩杯号,便将最适合她的C罩杯内衣给她穿上,扣合扣子拉紧肩带,虽然是只有女人才需要穿胸衣,但是我的操作却比她自己弄还要熟练,搞得初雪一时间眼神迷惑,随後便红着脸扭过头,不再理我了。

原因无他,唯手熟尔——女人的胸罩我摆弄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来,把腿分开点……又不是没看过,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初雪的双腿因为害羞的原因本能的夹紧,将整个蜜穴都夹在细长性感的大腿中间,并用自己娇嫩的小手遮住,只能隐约看到指缝间隐约露出来的白色阴毛。我将干净的斑点内裤从她的双脚顺着小腿往上套,一路光滑畅通无阻,唯有到大腿根部这本应为终点的位置时,初雪怎麽也不情愿,一直在用手轻轻的推阻着我的动作。

「陛下……还是让我自己……自己来吧?」

「我帮你吧,还是说我给你穿会让你感觉不舒服?」

「不,只是……」

初雪为什麽会拒绝我心里一清二楚,但是看破不说破,抱着逗弄她的心情,我一边装作茫然无知的样子一边继续加大手上的力道,就像昨天晚上干她时那样,逐渐用力将圣女小姐的大腿分开。

「你这样我没法帮你穿啊,乖乖听话,很快就……哇!我的宝贝儿,这是怎麽回事啊?怎麽是这副样子?」

在少女的桃花源口,粘腻、白浊、如同蛛网一般的粘液完全堵住了她的小蚌口——就如之前我内射了三上悠亚时用纯银的塞子塞住那个骚货的小穴一样,初雪昨晚在被我播种後也被我用一些办法将她的阴道口封住避免精液的流出。不过她可是我娶回家拥有正是封号的侧妃,可不会像人类女仆处理的那麽草率。这种法术是利用我们做爱时流出的『快活液』提炼形成胶状物,并锁死女性生殖器的一种魔法,被这东西糊上後想要自己排除阴道里的精液就不可能了,加上这些女人严禁服用避孕药,被我内射後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怀上,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说大部分人都是主动求孕,但也有一些脸皮薄的,用这样的办法能避免她们坏了我的事。

「您还笑!这不就是您搞的鬼吗……真是讨厌,粘糊糊的很难受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宝贝儿……你也知道我身体的情况,不做好万全措施可不行。」

已经被我看光了双腿间的丑态,初雪也不再阻拦,只能任由我将内裤套在她的身上,兜住小屁股後,白色的斑点小内裤紧紧的贴合着她的身体曲线,而那些胯间的粘浊物似乎并不会将内裤弄脏,从外面看什麽也看不出来。

曾经可是有不少少女偶像就是被我用这样的手段玩过之後还上台表演的,下面明明已经被灌满了浆液,弄得狼藉不堪一塌糊涂,结果距离舞台有些距离的那些粉丝们却完全看不出她们身体的破绽,依旧痴迷的为这些已经臣服在我胯下的母猪们尖叫打call,想来那画面也是挺有意思的。

「繁衍是神明赋予生命的权利——初雪会为陛下祈祷的,不管是我、崖心,还是其他的姐妹,初雪都会忠心祝愿您能早日从我们的身上得到子嗣……所以,以後还是不要用这种办法了吧?」

「不用这办法也可以啊——以後初雪你就一直跟在我身边,我时时刻刻都宠着你,精液流出来我就再射一发进去,这样就不用故意堵住了,你觉得怎麽样?」

跟我一个纯血魔族说信仰和祈祷这种事无异於对牛弹琴。但是宗教信仰是个人自由,我总不至於故意去惹她生气。初雪满脸通红的用手肘怼了我一下,便扭过头去自己穿裙子了。穿好内衣内裤,其他的部分就好办了。虽然说趁着给初雪穿衣服的时候再她身上借机揩油也很爽,但是也不能因此耽误了正事——崖心的短信很快就来了,精简干练:「菲林之家,209。」

地点已经精确到房间号,搞不好现在这只小馋猫都已经吃上了。

「咱们走吧,传送过去。」

崖心说的地方我有些印象,是在我的魔王主城区大概三环附近位置的一家专门供『菲林族』,即拥有猫科动物基因的人用餐的地方。她说她很喜欢在那里吃饱喝足之後再懒在爬猫架上睡一会,舒服的懒上一个小时再回家,我之前和几个菲林族的妃子去那里吃过几次,除了崖心外,其他人对那个可以免费使用的爬猫架也有很大兴趣,以至於一进门擡头观望,在天花板高度的位置各种猫娘用於平时的修养完全不同的慵懒姿势在分层详细的架子上或趴或卧,不时的听到她们的鼾声——我很怀疑他们这个企业是在打着餐饮旗号进行酒店营业服务,要知道注册这两种企业给国家缴纳的税金可是有很大差别的,那家店的老板诗怀雅一看就是个菲林族的猫精,真要是想钻法律空子逃税凭她的智慧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按理说,大舅子出差回来,我这个做妹夫的应该在自己家里给他接风,但毕竟君臣有别,能在外面吃个饭聚一下也是让我们暂时忘记职业身份的一种方式——我和银灰都是生下来肩负着复兴家族命运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与他之间某种男性独有的理解和信任超越了我们种族和文化上的隔阂,虽然关系并不像同种族之间那样亲密,但是恰到好处的,我们能够在保持着巧妙默契的距离上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想法,并彼此做出最符合我们两人利益的决定。

名为君臣,实际上『盟友』这样的词更符合我们现有的关系,而姻亲更是这种关系的加固与保障。

「要走了哦,别害怕,把眼睛闭上。」

抱紧了初雪,我使用传送水晶将两人一起移动到目标地点附近的传送站,用兜帽和墨镜伪装了一下身份後剩下的五分钟脚程我们溜达过去也不会引起什麽骚动。一进店门便看到了跟我之前见过的差不多的光景,男性顾客大部分都在座位上喝着咖啡低声闲聊,而很多女性顾客,尤其是菲林族的女性,则已经爬上了爬猫架,在那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如动物一般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看着这满屋来回乱摇的尾巴就知道她们究竟快不快活了。

「生意真好啊……」

爬猫架这东西是用实木作为基础结构,并在表面上覆盖了剑麻这种耐磨材料制作的简单家具,基本上并没有使用能令人变得舒适的催眠系魔法,也没有什麽其他高深的噱头,如果说和别的种族通用的家具有什麽不同的话,那就是在每一个爬猫架的『床头』位置都有一个小碟专门用来盛放『猫薄荷』,这东西对菲林族来说有着很强烈的致幻作用,稍微舔一口就停不下来,然後进入整个人都嗨到不行的亢奋状态——也就是说,这一屋子人里现在至少有一半都在哈草,在早上就过上吸大烟这麽颓废的日子,在我的国家里恐怕只有菲林族的这些小富婆们了。这些猫娘们看上去萌萌哒,实际上大部分人家里都做着这个国家里最暴利的生意——珠宝、香料、贵重服饰和奢侈品,还有从事金融业和娱乐产业的大亨巨鳄,虽然这些富家小姐们看上去人畜无害,哈过草之後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但是菲林族的天赋头脑和她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使得这些姑娘们即便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谈生意也不会吃亏,简直是魔物娘中的『犹太人』,难怪每位统治魔界的魔王後宫里都会有几位菲林族的妃子……

谁会跟钱过不去啊,对不对。

「欢迎光临,主人殿下~ 您想用餐吗?还是喝咖啡,或者……想要别的服务呢?」

看着身穿女仆装的可爱姑娘在我面前鞠躬施礼确实赏心悦目,不过我却不记得自己有在这样店铺里打工的女奴——这应该只是营业性的问候吧?『女仆咖啡厅』这种人类的文化被我引入後倒是得到了一些臣民的认可,男性觉得能有个这样温暖人心的地方放松休息,随後再投身工作便能更有力气,女性则多了一个相对比较体面的工作,除了有些魅魔种族的姑娘表示这种半遮半掩不做正事的店实在是不专业外,大部分稍微矜持一些的女性则觉得这种服务性的岗位很不错,工作并不累,制服也可爱,最主要的是明明做餐饮行业的服务员却能拿到和夜店工作者差不太多的时薪,只能说男人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

至於我的意见——管他呢,有GDP就行。

「209,麻烦带位。」

我和初雪跟着女仆服务员上了二楼,还没有走到指定的房间,便见到两个男人在门口守着。其中一个高大威猛,头生牛角,脸上棱角分明饱经风霜,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跑商的汉子,而另一个稍显稚嫩的则相对秀气一些,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肤色也被晒的偏黑,但和之前那个汉子相比还是太过花哨——尤其是走进他身边时会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对一个男人来说未见其人便闻其香总是会给人留下些轻浮的印象。

这两人便是跟随银灰多年的心腹,角峰和讯使了。

「紮西德勒!角峰和讯使向您二位问安,祝愿刀客塔与初雪小姐万事吉祥。」

「紮西德勒苏!二位,别来无恙!」

就在这套间的门口,我先和两个汉子一一拥抱,随後握手互相寒暄了一下。魔王的威严是用来震慑敌人和怀有异心的墙头草的,对自己人没事就摆弄架子并不太合适。而比起扭捏虚伪的溜须拍马,这些半人半兽糙汉子们衷心的祝福倒也令我感到开心——『刀客塔』在泰拉世界当地的语言中意味着「博学者」、「通晓万法之人」,简单来说就是智慧贤者这样的角色,是对人能力而并非身份的认可,若一定要对赞美之词分个高下的话,或许听着这种赞许对我来说要比单纯的奉承,承认与生俱来就拥有的『魔王』称号更舒服些。

「少爷和崖心小姐还在里面等待着刀客塔与初雪小姐,请两位赶紧进去吧。」

「好啊,不过二位……」

「我们自有办法解决温饱,这里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呃,吃不习惯。」

那个饱经风霜的糙汉子角峰是『丰蹄』族的『半牛人』,拥有牦牛的基因,身体结实力量强悍,在银灰的队伍里充当的是保镖的角色。而讯使的种族是『依特拉』,也就是某种鹿与人类的混合体,结合他身上那十分明显的香味,应该是麝没跑了。

据说因为这股异香的原因,在银灰的商团和一些女性进行谈判交涉的时候总是出奇的顺利……

「是啊,刀客塔倒是不比担心,这『彩虹城』乃是多民族聚居型城市,想吃素食总有办法的。」

不管是牛还是鹿都是草食类的动物,而『牛人』和『鹿人』相对也喜欢吃素,这给猫科亚人准备的餐食吃不习惯也是理所应当。不过我的国家一直都是采取接纳各个种族移居的政策,所以再这里吃不到素食不意味着别处也没有。在城区的东南面,距离此地大概三个传送水晶距离的地方,那个划给精灵族的地盘倒是有一些素食餐馆,其中有一家做面食做的尤其好,便给他们两人推荐了一下。之後便与其道别,拉着初雪的小手推门而入。

「好久不见啊,吾友。」

「啊……确实如此,甚为想念。」

两个月未见,银灰的气色很好,丝毫看不出他有疲劳或者悲观的情绪——这次他回泰拉主要做的是药品方面的生意,在那个世界有一种流行性的传染病,只要感染便几乎无法根治,一旦血液中检测到『源石结晶』这种成分基本就宣判了死缓。并且由於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和群居动物的排他性,患病的人非但不能得到其他人的照顾和帮助,反而会被驱逐、迫害、甚至丧失人权,社会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几乎是任何政治手腕都无法挽回的残破局面。不过政治上没办法,或许科技和魔法可以做到,在和那个世界的一些医疗机构例如『罗德岛医药公司』、『莱茵生命技术有限公司』等从事医药与生物工程的企业进行了一番接触後,我收购了这两家有能力研发药物的生产单位,并结合他们那个世界所没有的魔术手段开发出来一种能抑制血液中『源石结晶』含量的药物,将体内多余的废物像结石一样通过新陈代谢排出体外,虽然说也不是药到病除,需要长期调养才能达到完全治愈,但是只要坚持服药至少保住命是没问题的,已经有了不少成功治疗的案例出现,而这些药物的存在或许暂时无法解救所有的患者,但在政治上,民众的恐慌实际上被遏制了,没有人再搞革命,也不会有暴乱,但凡有得救的机会,任何生命都会本能的抓住这救命的稻草,等待着生产力恢复後将这些灵丹妙药普及的那一刻。

蝼蚁尚且偷生。解决了当地的问题,顺便将能收编的武装力量收编,又纳了几房上得了床,下得了战场的妃子,接下来就是将那个世界当做我的矿场和提款机,利用药物这个命脉开始剥削当地的剩余价值了。不过这个时候有人主动过来与我谈合作,他声称在当地有一定的区域性威望,做生意的手段也不差,希望能成为我手里这些治疗药物的代理商。稍微谈了一下後我们发现彼此间还有挺多共同点的,後来一来二去,在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後,我们便成为了朋友这样的关系。

这,就是我和银灰认识的过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