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妻的极限》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淫妻的极限》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淫妻的极限 淫妻的极限

    我和莹儿从高中开始就没有分开过,从高中到大学,考研,工作,求婚,结婚,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外人眼里我们是金童玉女,身边那些年的班对儿,多年的情侣,分分合合,向我们这样从16,7岁开始恋爱一直走到婚姻的真的是凤毛麟角。莹儿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生命的组成部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已经渐渐转变成一种包含爱情和亲情的复杂感情,一种如果失去对方就像失去自己一半身体的感觉。  莹儿走进我的生活是在上高二的时候,从省城搬到北京读高中,寄住在她姑姑家,恰巧是我们家对门的邻居。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了,我一

    milanos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淫妻的极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妻的极限》,是作者milanos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莹儿从高中开始就没有分开过,从高中到大学,考研,工作,求婚,结婚,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外人眼里我们是金童玉女,身边那些年的班对儿,多年的情侣,分分合合,向我们这样从16,7岁开始恋爱一直走到婚姻的真的是凤毛麟角。莹儿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生命的组成部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已经渐渐转变成一种包含爱情和亲情的复杂感情,一种如果失去对方就像失去自己一半身体的感觉。  莹儿走进我的生活是在上高二的时候,从省城搬到北京读高中,寄住在她姑姑家,恰巧是我们家对门的邻居。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了,我一

《淫妻的极限》 第十二章 莹儿为老公演A片 免费试读

************

大家看到这第十二章冷不丁冒出来也许会着实吓一跳吧,一个太监了一年多的文章又开始有下文了。我12年酝酿写《淫妻的极限》时正值“莹儿”怀孕,我和“莹儿”因为害怕伤着孩子,每天被欲望折磨。所以就想把我和“莹儿”的一些往事添油加醋的写下来,这才有了前11章。自己后来从头读了一遍,觉得还是有很多安排不禁合理的地方,不过这是自己第一篇文章,之前答应了sis上的几个朋友一定要完成它,所以心里一直有所牵挂。但之后孩子降生,初为人父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孩子已过了周岁,家里又有老人照顾,我和“莹儿”又开始留恋起往日的疯狂……

************

老枪放着郊外的别墅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们的公寓里也弄了套房子,这地段虽不及他的别墅但在北京价钱也不低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神通广大。

自从老枪开始调教莹儿有了肌肤之亲后,莹儿对他也没有了戒备,洗澡换衣服不再避闪,甚至还给老枪配了一把家里的钥匙。

不过,精于计算的老枪也有出昏招的时候。老枪推脱不过莹儿的再三要求,给我找了个京城有名的老中医,开了一大桌子中药。莹儿天天准时准点的给我煎药,我是能躲就躲,不是不相信中医能治不举,谁知道那个老奸巨猾的老家伙往里面下了什么东西。

自从我开始吃上中药,莹儿就没有让老枪碰过,这可把这老东西急坏了,直说自己走了步错棋,让莹儿又看到了其他希望,用理智把自己的欲望又硬生生打压回去了。我心想就知道你没按什么好心,给我治好了还有你什么事儿啊。

不出我所料,几个月过去了,我下面是一点儿声色也没有,莹儿努力掩饰着失望,应该是怕我心情受影响吧。

“老婆,要不从明天起就别再煎药了,我这几个月药喝得鸡鸡毛都快掉光了”我从身后拦腰搂住正在厨房煎药的莹儿,这是我最喜欢的抱她的姿势,下身能充分感觉到莹儿丰润的翘臀,双臂又能上下摆弄她的双乳。

“嘻嘻……啊……小心!别把药打翻了,你说,你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

莹儿被我弄得一阵酥痒,试着想把我双手架开。

“啊呀,别闹了……你还闹?……好……那让我看看毛毛是不是真掉光了”莹儿力气没我大,撑不开我双手,但她突然以守为攻,一把伸进身后我的内裤里,握住了我的鸡巴。

“呵呵,毛毛明明还在嘛,和鸡鸡一样软”话刚说出口,莹儿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她立刻转身抱住我的脸,连声撒娇道:“老公~~老公~~人家说错话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老公,你……你没生我气吧……”

说到因为车祸受伤不举这件事儿,其实我早就想通了,能不能恢复是听天由命的事情,自己控制不了的事就没必要去烦恼,不过对于我挥之不去的淫妻情节,这倒是个改变莹儿状态的天赐良机。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莹儿,我收起了嘻皮笑脸的态度,推开莹儿的双手,转身走回了客厅。

莹儿从我身后哭着追了上来,不停得试着从身后抱住我,都被我一一推开,直到最后死命得拦腰将我抱住。

“呜呜……老公……老公……求你别生莹儿的气好吗……呜呜……莹儿不是那个意思……呜呜……”

我心里一阵酸一阵甜,既心疼莹儿哭得红肿的大眼睛,又暗自窃喜,莹儿还是这么在乎我的。可是自从看到莹儿被老枪操逼时露出那淫乱又满足的神情后,我发现相比自己插入时的生理满足感,那种老婆在自己眼前被别人奸淫的心理满足感更加像毒品一样对我有着无比的吸引力,更何况莹儿还有着异于普通女人的淫荡基因。

“我都说过了,这药没屁用,你还成天到晚的给我煎,煎,煎……”

我刻意放大声怒道。

“好老公,这药咱们不吃了,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莹儿惦着脚尖,亲吻的我的双唇,咸咸的,都是她的眼泪。

看着我冷冰冰的双唇没有一丝回应,莹儿小声的试探着问我“那……要不……我们再……你是不是……”

“是什么?”

我知道莹儿要说什么,但是我想等她自己提出来。

“是不是……又想看我那样……”

莹儿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声音已经像只小蚊子了。

“那样啊?罗罗嗦嗦的,算了,我出去走走”

“不要嘛……我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再去找老枪?”

莹儿不敢看我的脸,但是她自己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了。

“我无所谓,你如果想找的话……”

我话音还没落,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谁要找我啊?”

只见老枪抖了抖铁灰色的外套,高大魁梧的他嘴角微翘,带着一点坏笑的站在我们面前。这老东西应该在门口偷听了一阵子了吧。

“呦?谁把我们的小莹给弄哭了啊?来~林叔有好事情肯定让你高兴!我有个客户刚从法国飞回来,送了我一些衣服包包之类的,我本来是要带过来送给你的,谁知道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忘了带了,这是钥匙,你自己去拿吧,你还记得我那个房间几号吧,你们都好久没过去了……”

老枪说着把一串钥匙递给莹儿。莹儿回头看到我的默许,发现我好像也不怎么生气了,拿着钥匙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一路小跑的出去了。

女孩子对那些时尚的东西都是没有免疫力的,莹儿也不例外。

老枪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到里屋说话。

“你也知道我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我今天过来在门外赶巧听到你们在里面说的话,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觉得咱们现在所谓的这种调教对你来说还有意思吗?”

老枪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手上摆弄着茶几上我们的结婚照相框,问道。

“什么意思?”

我每次都对老枪的开门见山特别不适应……

“你觉得前一段时间莹儿被我操得怎么样?”老枪露骨的问到。

“啃……”

我咳了一下,虽然知道老枪在我面前说话一向无所顾忌,甚至这可以算是他调教我们夫妻两个人的一种办法,但听到被别人问自己老婆被他奸淫得怎么样,心理还是得稍微适应一下。

“怎么说呢……一开始还是挺刺激的……尤其是那次在你床下面……不过……”

我说得很慢,还有点儿小结疤。

“不过怎样?不过后来看久了就渐渐没感觉了是吧?”老枪把话接了过去。

我没做什么反驳,因为老枪说得是实情。老枪是莹儿的第二个男人,而且是在我的怂恿下进行的,这一切都给了我莫大的刺激。对我心理的刺激治疗一开始就只是一个幌子,这也许一直是莹儿的初衷,但后来形成了对老枪身体的依赖,也变成了她安慰自己的借口,直到我的激情渐渐减少,从而影响了莹儿的羞耻心让她又渐渐和老枪疏远了。

其实这都是因为我又失去新鲜感了,我想要更多。我知道老枪可以给我,他也一直在等这个契机。

“你不用说什么了,我都明白,明天晚上我安排一下,刺激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呵呵……”

这老东西每次都喜欢卖关子,不过这也极大的激起了我对未知的好奇心,莹儿又要重蹈覆辙了。

************

莹儿满心欢喜的在镜子前摆弄着她的新LV包,伸出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雪白修长的美腿,高兴的拉着我说到“老公~~老公~~你看,这是这一季刚上的LV的雕花丝袜,还有这个款式的提包,国内都还没上呢……”

“这些东西还喜欢吗?小莹”老枪在沙发上笑着问道。

“喜欢……不过这些东西一定很贵吧……”

“嗨,我也不知道,都是陈总带回来的。我曾经跟他提起过,说我认识一个喜欢这些时尚东西的小姑娘,谁承想他居然还记得,这次去法国特意给带过来的”老枪看着莹儿被丝袜紧紧包住的小嫩脚,居然可以不打草稿的一顿胡扯。

“那你帮我好好谢谢人家吧”莹儿不好意思的说到。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这么贵重,我晚上本来约着老陈出去喝酒的,既然你们想表达一下谢意,不然这样吧,就让我私自做个主,晚上让他过来吃个便饭,这年头能在家里请客吃饭,才说明对人家重视呢,老陈明白这个理儿”老枪慢条斯理的说。

“老公,你觉得呢?”

莹儿可能觉得有些不妥,还是想问问我的主意。

我心想,你个老东西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哪,但是一想到那个从未谋面的陈总我的绿帽情节一下又爆棚了。

“我觉得还是应该把人家请家里来,给你买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得好好谢谢人家”我顺水推舟得说。

“那好,你们也不要忙了,我点几个菜让下面送上来,说好了啊,我可不是嫌莹儿做菜不好,就是图个方便”老枪说着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莹儿拨开散乱的刘海,用大眼睛深情的看着我,问道“老公,你真的愿意吗?”

“嗯”我抱紧莹儿,默许到。

“只要你高兴就好”莹儿是聪明的,我们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

聊天中才知道陈总和老枪也是当年部队的战友,不过相较老枪一直保持的令女人尖叫的六块腹肌,同是四五十岁的陈总却早已是翩翩的啤酒肚。言谈举止的圆滑,说明这个在商场上常年摸爬滚打的男人早已失去了军人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比较欣赏老枪的,尽管他一样城府深密,但是我还是能从他的一言一行中感觉到一丝与众不同,至少不是旁边那个死胖子的奸相。

陈总也个高手,除了进屋后看到莹儿的一瞬间,有些惊艳的失态,之后却没有肆无忌惮的露出任何淫相,他应该也明白,表现的太露骨了,反而会遭到女人的鄙视和反感。

莹儿今晚也是做了些功课的,当她从卧室走出来迎客的时候,别说陈总我都被她散发出来的“媚力”给电到了。

莹儿虽然只是化了淡淡的底妆,却涂上了耀眼的桃红色唇彩,把饱满性感的双唇衬托的恰到好处。配合着黑色的眼线和反卷着的睫毛,戴着古铜色美瞳的大眼睛好像还留有一丝淡淡的暗示。

她身上穿的是陈总买的白色镂花连衣短裙,PRADA的剪裁就像是给莹儿量身定做的一样,高耸的双乳在镂花间若隐若现。下身是莹儿最爱的LV印花丝袜,油亮的质感在莹儿修长的小腿的衬托下分外耀眼,就像腿上被摸了Baby油一般,粉嫩的脚趾从12寸高跟凉鞋的鱼嘴缝隙中俏皮的露在外面,任我都忍不住想上去舔上几口。

“你里面没穿吗?”我走过去小声在莹儿耳边问到。

“嘻嘻……你是说上面还是下面?”

莹儿坏坏的冲我笑了笑。

我能看出莹儿从我们这三个大男人的惊艳眼神中,找到了作为女人的一种自信。

尽管老枪入座时极力劝说莹儿坐在陈总身旁,莹儿都礼貌的推脱掉了,最后还是坐在了我的身旁。老枪显得有点儿小尴尬,他没想到这几个月的空窗期,莹儿对他之前形成的依赖已经几乎荡然无存了。这让我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莹儿对我的情愫,忧是我们之前调教的成果是不是都前功尽弃了。

“来~来~来~~年轻人应该喝白的”老枪推掉了我的啤酒,给我换上一个小玻璃盅。

“我……我不行……我一沾白的就倒”我赶紧推脱,但是老枪执意要我喝这个。我想刚才莹儿已经薄了人家的面子,我怎么也得意思一下。

“那我就稍微来一点,那个,陈总咱们第一次见面,就让你这么破费给莹儿买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你是林叔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先干为敬了”我一仰头把一满杯白酒灌了下去,等着烧遍全身的辛辣感却迟迟没有感觉到。我疑惑的看了看老枪,他想没事儿人一样,继续给我倒“酒”“来!来!来!再走一个,你们年轻人应该自觉一些,老让我们这些长辈倒酒成何体统”说着又让我干了两杯。

莹儿拉着我的胳膊,担心的说“老公,你喝慢点儿,啊呀,你……你怎么又全喝了啊……”

“我没事儿,真的”我轻轻拂开莹儿的手,想搞清楚老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哎哟,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们酒量都这么差,要不小莹啊,你扶你老公进卧室躺会吧”老枪不由分说的把我拉了起来,他力量太大,我险些跌倒,还真有那么几分醉了的样子。

老枪背着陈总给我使了个眼色,这时候我大概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我瞄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陈总,心里实在是复杂极了。看着他挺着个腐败的肚子趁着莹儿不注意,时不时用余光扫着莹儿修长美腿的丑态,我是一阵一阵的犯恶心。但想像到自己的老婆也许等一下就要被这只公猪奸淫,留着淫水的小穴就要被他那只不知道在东莞操过多少流莺妓女的大鸡巴抽插时,一股热流从下身涌了上来。

“那什么,我头有点儿晕,让你们见笑了啊,老婆,你扶我一下,我去里屋躺一会”我顺势架在莹儿身上朝里屋走去。

莹儿扶我躺下,正要出去给我倒水,被我一把拉了回来。

“啊呀,别闹了,看你都醉成什么样子了”她一声尖叫倒在我怀里“老婆,我没醉,真的。怎么?你不信?那你过来尝尝看!”

说着我把舌头伸进毫无防备的莹儿的樱桃小嘴里,贪婪得吸润着她嫩滑的香舌,享受着莹儿口中淡淡的樱桃香气。同时一手从她背后伸进胸罩内握住了一颗大奶子,另一只手隔着她的内裤和丝袜梳理着她的阴毛。

“害我高兴了半天,还想蒙我,结果里面一件也不少穿,哟,怎么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这几个月把你下面饿坏了吧~”感觉着莹儿加重的喘息声,我在她耳边小声地问道。

“啊……老公,别闹了……啊……求你了……外面还有客人呢”我轻易化解了开莹儿试图阻拦的努力,把手伸到了内裤里,沾了沾她下面泛滥的淫水再涂到阴蒂上,轻轻的旋转起来。在奶子上揉捏的另一只手也改为直接拉扯她的奶头。

“啊……啊……别……别闹了……老公……再闹我就要来了……”

莹儿香汗淋漓,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生怕控制不住声量,直接叫出声来。

因为我的缺陷,一直以来我们夫妻俩行房只能靠我的手和嘴,所以我对莹儿身体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能感觉到,控制她的高潮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过对这一点,我不知道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在莹儿高潮的边缘,我突然抽回了揉捏阴蒂的手指,改为双手继续刺激她的一对乳头。

“啊……老公……你……”

被拉回欲望巅峰的莹儿明显发情了,她丰满的身体开始在我身上挤蹭起来。

“知道吗?刚才老枪给我喝的不是白酒,是白开水。你刚刚没从我嘴里尝出酒味吧。”

“啊……为什么?那……那你是真的没醉啦?”

莹儿喳喳嘴感觉好像真的是没尝到什么酒味。

“因为他想让咱俩演出戏”我神秘的说“什么意思?”

“他想让我看一部现场版的A片,片名就是《在泥醉老公面前被奸淫的人妻》嘿嘿~~不过AV女优是我的老婆”说着我双手加力扭拽着莹儿的两颗奶头。

只听莹儿一声轻呼,下身又射出了一股淫水。

“啊……你们这两个变态……就知道欺负我……老公……人家这几个月以为你改邪归正了……原来还是老样子……”莹儿断断续续的遍呻吟遍骂到。

我知道这是莹儿意识最薄弱的时候,本来就拥有异于普通女人的欲望,却因为我的身体和道德礼数的束缚而压抑着自己的本性。但是我相信世间一切都是有定数的,有成为淫妻资质的莹儿存在,就会有喜欢淫人妻女的色狼,也会有我这样期盼自己老婆被奸淫的绿帽老公。

“老公是真心希望看到你快乐,你知道我每次偷偷发现你在浴室里自慰,心里有多难过吗?你……”

“啊……老公……别说了……”

莹儿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用小嘴把我嘴堵上了。我们舌头一阵交融后,莹儿伏在我胸前喘着香气,慢慢说到“老公……人家也不是不想……就是有罪恶感……尤其是被那……完了后……罪恶感每次让我想死的心都有……”

“老婆啊,罪恶感是因为做错了事才应该有的。可是你看,老公如果不喜欢,为什么每次都还要怂恿你去呢?所以说啊,是老公想要看到老婆变成荡妇,变成人尽可夫的小婊子,只要心还在老公这边就好啦”

“呸!越说越变态了~~你这个小色狼~~不过,老婆就是爱你~~老婆的心永远都在老公这儿,老婆的一切都是老公的~~啊~~别~~别再摸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好~那老公今天就像看你演这部A片,就在老公面前!而且我还要看你色诱那只公猪,看到他的鸡巴操烂你的骚逼,好不好?老婆~你演给我看好不好?”

我刻意强调“演”这个字,好让莹儿卸去心理的负担,又同时用最淫秽的语言刺激她的感官,三根手指不费吹灰之力就滑进了莹儿早已淫水泛滥的下身。

“啊……好涨啊……你这变态老公……就喜欢看你老婆被别人上……那我就再成全你一次……你等一下可别受不了啊……啊……别再插了……等一下松了人家怎么玩儿啊……嘻嘻~~~”

“你个小骚货!”

我心中一惊,这是莹儿第一次跟我开这种玩笑。也许有些事情已经在不经意中被改变了……

“把内裤和丝袜脱了,你那么喜欢这双LV的,等一下别被弄坏了。去,换上这双”我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丢给莹儿。

莹儿打开看了看扭捏地说“不要嘛……这双太那个了……腿后面还有一根黑线的……也太……”

“太什么?太骚了是吗?那不正好配你这个小浪蹄子~”我不顾莹儿推搪,抓住她光滑的小腿,把泛着诱惑光泽地透明黑丝套在了她的一双美腿上,闻着她飘散着淡淡肉香的丝袜小脚,轻轻地舔了舔被深黑色丝袜头包裹的小脚趾,依依不舍的给她穿回那双12寸的高跟凉鞋。看着那纤细的高跟,透着骚气的水晶厚底,还有莹儿小脚被拱起的诱人弧度,我心跳骤然加速,喉咙一干,不禁咽下一口吐沫。临了我又突发奇想,顺势取下了莹儿的肉色胸罩。

“啊……你……”

莹儿双手一下子捂住了从连衣裙胸前的大孔蕾丝里露出的粉嫩乳头。

“反正等一下也是要脱得,给别人脱不如给自己老公脱”我一脸坏笑的看着莹儿。

不知道是因为极度的羞涩,还是因为被挑起欲望的身体,莹儿的脸颊泛着诱人的粉晕,双臂横抱胸前,双腿夹紧着空荡荡的下体,可被淫水浸湿了的丝袜蕾丝边出卖了她,那一流透明的粘液正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好了,我要休息一下了。老婆,后面看你的咯~”莹儿在床边坐了好一阵子,才慢慢站起身,回身带着一丝幽怨地对我说“说好了啊……等一下你可别后悔!”

说罢,低头拉了拉紧裹在大腿根上的蕾丝丝袜边,整了整头发,翘着齐B的小短裙,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