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泪的阿难陀免费 流泪的阿难陀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野鸽子 野鸽子

    山村的天和别处不同,暗得特别早。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街就像一条腰带,从村子中央拦腰贯穿而过。街面的石板已经磨得坑坑洼洼的,石板与石板的缝隙里零零星星地冒出一星儿草芽。傍晚的时候走在高高低低的街面上,抬头眯眼儿一瞧,两边都是参差错落的瓦屋,满目都是低矮的墙头和鱼鳞般青黑色的瓦槽,上面升腾着一簇簇白色的炊烟,在晚风的吹拂下摇摆着在屋顶上袅袅上升,渐渐地变得稀软,最后淡了、散了,消失在村子上空虚无的薄暮里。村子东头的河面上,漂浮着丝丝缕缕的白气,夕阳从西边的山头斜斜地照过来,好比一道绚烂的光刃掠过水面,无数明晃晃的

    流泪的阿难陀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野鸽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野鸽子》,是作者流泪的阿难陀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山村的天和别处不同,暗得特别早。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街就像一条腰带,从村子中央拦腰贯穿而过。街面的石板已经磨得坑坑洼洼的,石板与石板的缝隙里零零星星地冒出一星儿草芽。傍晚的时候走在高高低低的街面上,抬头眯眼儿一瞧,两边都是参差错落的瓦屋,满目都是低矮的墙头和鱼鳞般青黑色的瓦槽,上面升腾着一簇簇白色的炊烟,在晚风的吹拂下摇摆着在屋顶上袅袅上升,渐渐地变得稀软,最后淡了、散了,消失在村子上空虚无的薄暮里。村子东头的河面上,漂浮着丝丝缕缕的白气,夕阳从西边的山头斜斜地照过来,好比一道绚烂的光刃掠过水面,无数明晃晃的

《野鸽子》 第21章 同心 免费试读

小芸在衣帽间里把裙子脱下来,低头看了一眼,黑乌乌的毛从下面,肉穴红红地肿胀着,肉缝还有些潮潮的没有干透。玲珑的文胸穿在身上稍微显得有些紧,不过奶子似乎变得比之前大了,中间寄出一条深深地肉沟来,自己看着都禁不住有些得意。窄小的内裤恰恰能把肉穴蒙住,有几根过长的阴毛都从镂空的布料中穿到外面来,光溜溜屁股上地凉快得紧,越发地浑圆挺翘起来。就像服务员说的,「透气性真好」,感觉就像没穿一样。她满意地扭转着身子看了又看,对自己的窈窕的身子越看越开心,直到有人在外面等不及要换衣服来敲门的时候,她才套上裙子出来。

「觉得怎么样?大小合不合适?」服务员殷勤地迎上来说。

「可以!蛮好!」

小芸满意地说,其实她觉得有些紧,还有就是裙子太旧了,和衣服不般配,不过穿在里面别人也看不见,「这一套多少钱?」她小声地问。

「原价是三百,现在我们搞活动打八折,新老顾客都有优惠,两百四。」

服务员拿着计算器「啪啪」地按着。

「天,这么贵哩?」

小芸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二百四,在村里都能买一头半大猪了,「还有得少吗?确实太贵了点!」

她有些不想要了,犹豫着想回到衣帽间取换下来。

「这是已经打完折了的,不能再少了,」

服务员脸上还挂着笑容,看着她犹豫不决的样子,连忙说:「我穿的也是这款,老公也很喜欢,你看嘛!两百四也不算贵,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点才划得来,趁着年轻,该穿就穿,反正又不是自己掏钱。」

小芸想想也是,要是辰辰连这么贵的衣服都给她买下来,倒是印证了他心里有她小芸,「好吧!就这套吧!」

小芸终于下了决心,向门外的辰辰招了招手。

辰辰小跑着走进来,听了价钱一点也不吃惊,二话不说就和服务员到柜台结了帐。

「衣服呢?我看看,咋这么贵哩?」

出了商店的时候辰辰就问她。

「身上穿着的呀!」

小芸说,心头禁不住有些失望:原来辰辰就会甜言蜜语的,才两百四,就显出小家子气来舍不得了!「你要是觉得贵,我就不要了,现在就退给人家!」

小芸不高兴起来,转身就要走回店里去。

「不贵,不贵,」

辰辰连忙拽住她,「我只是说你的裙子,和里面的配不上哩!」

「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配不上。」

小芸奇怪了。

「凭想象的呗!回头再给你买一套新的,就配的起来了。」

辰辰见着风就使舵,讨好地说,「不过……我们得去吧抽水机的事儿办妥当了,逛着心里才踏实!」

小芸偏听了欢喜,爱的就是他这股伶俐劲儿,高高兴兴地和他去租抽水机。赶过去的时候老板正在关门,不过还算顺利,老板先要交了押金的一半,辰辰便给了他五十块,约定好第二天早上来领机器。

了结了抽水机的事情之后,辰辰终于松了一口气,带着小芸沿着街边的商店走马灯似的一路看过去,跑遍了现成里的每一家服装店,给小芸买了两套衣服。

小芸穿上齐臀的牛仔短裤,把身上的长裙换成了低领的白色体恤,穿上了高跟鞋,一下子出落得就跟城里人一样了,高高地把胸脯挺起来,在街上颤颤巍巍地走。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公园里,小芸左顾右盼,专找那没人的旮旯看,也没看到辰辰再穿上说的那种事。这时一对年轻夫妻推着一辆婴儿从身边缓缓过去,小孩子胖呼呼地脸蛋儿讨人喜欢的紧,她忍不住上去问:「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呀?」

伸手去捏那粉嫩嫩的脸。

「你是不是也想生一个?」

辰辰贴过来在她耳边悄悄说。

「放屁!」

小芸扭头骂了一句,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辰辰「哎哎哟哟」地叫唤着跳开去,她却不饶他,紧跟着他赶过去,「你还说,你还说,每次你都射在里面。」

「不射里面射哪里?」

辰辰跑到没人的地方,杀了个回马枪一把把小芸搂在怀里。

「你看人家电影里面,都是拔出来射在外面的。」

小芸还记得电影里面的黑鬼是把精液射在女人的嘴里的。

「要是怀上了,那就生吧,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像城里的孩子一样的幸福。」

辰辰涎着脸说。

「看你美的,也不晓得羞人,我是被你日了,我爹同意了我们了吗?」

小芸说,多希望爹喜欢的不是壮壮而是辰辰啊。

「管他同意不同意,这不是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辰辰紧紧地箍着小芸,伸手在小芸的屁股上乱捏乱摸。

「别在这里耍流氓,到处都是人……」

小芸慌得挣开他的手,「我们晚上住哪里呢?」

「那还用说,当然只有住旅店了,难道我们就睡大街上?」辰辰说。

「那便宜你哩,你又要日我。」

小芸说着屄又开始痒了起来,辰辰裂开嘴嘿嘿地笑起来,小芸气不打一处来,「整天就想这事,也不晓得累!」

小芸厌恶地说。

「累算个啥事,吃饱饭又有力气了嘛!」

辰辰这样一说,肚里就「咕咕」地叫唤起来,看看太阳早落了高楼后面去了,天色也不早了,两人从公园处来在公园门口的一家饭馆里吃了饭,出来的时候街道两边都点亮了昏昏黄黄的电灯。两人便一头钻进了饭馆旁边的一家旅馆里去了。

小芸先进的房间,辰辰随后闪身进来,反手把门关上。小芸正坐在床沿踢掉了高跟鞋,准备爬上床去。辰辰却早等不及,突然发起了袭击,想条饿狼似的从门边猛扑过来。小芸一点准备也没有,就被辰辰抬起抓着了大腿,一下子被掀翻仰面倒在床上。小芸惊得「啊」地一声喊叫下,挣扎着爬起来就想逃跑。辰辰快得像只敏捷的豹子,一个纵身迅速地扑上去,牢牢地把她压在了身下。

「急啥哩!急啥哩!」

小芸抓住辰辰的肩膀使劲摇晃着,现在她一点也不害怕,她已经晓得辰辰的鸡巴并不能伤害她,反而能带给她无穷的快乐,「又不是不给你日,看你急成啥样儿了?一刻也等不得!」

她气喘吁吁地嚷着,这两天下来,她已经不在是那个柔弱娇嫩的少女,年轻的身子是多么的渴望,已经准备好放纵欲望好好地享受一番了。

辰辰也不答话,就死死地压着她,把脸埋在她的胸脯上,尽情地呼吸奶子透过衣物散发出来的香味,感受她的小肚子不安地起伏。

「我不要你射在里面,拔出来射。」

小芸松开双手摊在两边说,没有丁点儿羞怯,像一朵花在男人的身下绽放开来,等待着辰辰给她幸福的蹂躏。

「唔唔……」

辰辰闷声答应着,他害怕小芸又要反抗起来才一上来就把小芸控制住,现在看来真的是多此一举——小芸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反抗。

辰辰穿着粗气把嘴移到小芸的脖颈间,舔她的洁白柔嫩的肌肤,添上面汗渍的咸味,添上面少女独有的香味,然后是她滚烫的面颊,她的嘴唇,她的舌头……整个肉体都是火热滚烫的。

小芸闭上双眼,感受着男人像泥鳅一样湿漉漉的舌头,舔弄得她的皮肤痒酥酥地,心也跟着跳动起来,血液跟着在血管里极速地流动起来,急促的呼吸很快就转成了微弱的呻吟声。她大着胆子探下手去,插进辰辰的裤腰里,握着了火热粗硬的肉棒——辰辰的另一个化身,握着它就握着了辰辰的脉搏,握着了他的生命 .少女的身体就是辰辰的领地,他完完整整地占有了它,占领了这肉身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发,一切都是他的。辰辰的手像游蛇一般划过少女柔弱滑腻的大腿,抵达了牛仔短裤的腰上,熟练地把纽扣解开,「嗤啦」一声把崭新的拉链拉开,骚香的味道正透过玫红色蕾丝内裤镂空的缝隙氤氲在少女的屄上。手掌从上面穿下去,穿过那性感窄小的的内裤,一路向下触摸到了毛茸茸鼓蓬蓬的肉丘,触摸到了小芸潮乎乎的肉缝上。

「这么快就流出淫水了,你是不是早就想我日你了?」

辰辰把手指探紧那温润地肉缝中去,在里面温柔地搅动着。

「噢……噢……」

小芸咬住下嘴唇本能地蠕动起来,把头在被子上难受地摆来摆去,嗓音里带种局促不安的颤动,柔弱中有种异样甜美。本来就湿漉漉的洞穴被辰辰的手指一搅,滑滑的淫水就淅淅沥沥地泛滥出来,男人的指尖就像有魔力一样,把难言的快乐急速地注入她的肉体,让快乐的种子在里面茁壮地生长。

「……噢……魔鬼……噢……」

小芸轻声吟唱着,不住地挺动着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指尖。

屄里的淫水汪汪地浸满了整个肉缝,辰辰看着流得够了,便把小芸的身子拨转过来,让她面朝下爬在床上,拉着牛仔短裤扒拉着脱了下来,甚至都等不及把小芸的衣服脱光,就连那崭新的T子裤也没有脱,三下两下把自家腰上的碍事的衣物全褪到大腿上,一只手扶着浑圆挺巧的屁股,一只手握着又长又硬的肉棒往小芸的大腿根部戳过来。

小芸的身子被男人拨转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辰辰是要学着电影里的式样干她,那个姿势就像牲口交配一样,虽然不好看,但是看着干起来也蛮刺激的,就乖乖地赤脚拄在窗前的地面上,把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叉开腿等待着。硬邦邦的鸡巴杵着肉团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辰辰竟然连内裤也不脱。

「内裤不脱掉?」

小芸扭头惊讶地问。

「不脱,这样就够了,这内裤好,连屄都包不全!」

辰辰沉声说,摇了摇红赤赤的肉棒,肉棒便示威一样地颤动着。

小芸还是担心鸡巴不能准确地送进来,双腿往外叉了叉,伸下手去把内裤拉在边上,反手掰着屁股瓣瓣,翘起臀部把屄向后朝着男人露出来。

辰辰退回来偏着头看那屁股下面,鲜红的肉缝被手拉扯着微微地张开,就像一只粉嫩的鲢鱼的嘴巴,里面有亮晶晶的粘液汪漫着。他瞄准了方向,再次把肉棒送过去,抵着柔软的肉缝开始温柔地顶进去。

「啊……」

小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肉棒就像宝剑归鞘一般,完美地抵达了肉穴的深处,她放开双手,肥满的屁股肉弹回来,紧紧地把炽热的肉棒夹在了大腿中间。

辰辰的屁股僵硬起来,紧紧地抵着小芸的屁股一动也不动,整根鸡巴被炽热的肉瓣包裹着,穴里一连串温柔的蠕动,在龟头上漾起一种极度的快感来。他闭了眼享受这,想要推迟这种的感觉,延长这种幸福的归宿感——这种感觉让他自信,让他觉得可靠,只有在小芸的屄里才存在。

这时候小芸才领会了男人不脱衣服的理由:要给她注入极乐的源泉,只要那巴掌大的屄就足够了,这屄上的肉连着全部的感觉神经,辰辰的鸡巴通过它和她建立起了一种美妙的连接。

「痒……痒得要死了……你还不日?」

小芸摇了摇屁股喃喃地说,她觉着辰辰在里面逗留得太久了些,屄里的瘙痒让她一刻也等不得。

辰辰孩沉浸在肉穴的温暖中,听了小芸的话才张开了眼,双手扶着小芸的屁股深深浅浅地抽插起来,「嘁嚓」「嘁嚓」……粗大的肉棒在屄里深入浅出,有时候还故意摇晃着在肉壁上冲刺,到了底又开始很有技巧地旋转。小芸明显地感觉到了,现在她晓得辰辰已经不是两天前那个莽撞的辰辰了——他从一个男孩成长成了一个男人,懂得了怜惜女人,这使小芸感到无比的安全。

「快……再快些……快些儿!」

小芸开始加快了速度摇动着屁股,她看到电影里的金发女郎就是这么摇臀摆尾的日的。温柔的抽插虽然舒服,她还要更多的快感,想黑鬼日屄那样,如一阵暴雨般紧凑。

辰辰在后面低声闷哼着,一听听到了小芸的央求,马上就勇敢起来,紧紧地把着小芸的屁股,狠狠地一顿抽插,「噼噗」「噼噗」……鼓点般的声音在小芸的胯间吹响了冲刺的号角。

之前两人都是小船上、槐树下和放映室里偷偷摸摸地干,根本不敢大声叫唤,在这旅店里,关上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空间,不怕别人听了去。

「用力干啊……干……干我的骚屄啊!」

小芸无所顾忌地浪叫起来,原来欲望可以这样大声地喊出来。小芸觉着只有在这里,自己才能像崖壁上的那些野鸽子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

「日烂……日烂你的骚屄……日死你!」

辰辰低吼着,没天没日地干着,像一头矫健的豹子跑过空旷的原野,黄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上蜿蜒着溜到了下巴上,又从下巴上滴落在淋漓的胯间。

男人像马达一样停不下来,小芸也没有能力让自己停下来,像在梦中一样「咿咿呀呀」地叫唤着,疯狂地挺动着白花花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挨着,大腿根部早已经被日烂成了一滩沼泽,被撞得「啪嗒」「啪嗒」地一声声响。

「来了……来了啊……啊……啊……」

小芸突然咬着牙关连声嘶喊,发了母猪疯似的抽搐着,一颗头甩得跟跳大神一般。

辰辰的喉咙里「嚯嚯」直响个不停,连忙一阵「乒乒乓乓」狂日起来,还没日上十多下,屄里一股热流「噗噗」地涌在鬼头上,烫着了他的神经,使得他不由自主地一个哆嗦,慌忙抽身急退,马眼里一股粗大的白点急窜而出,「啪啪」地打在小芸白花花的屁股上,一团团地连在上面歪斜着就要滴落下来……辰辰的两腿一软,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小芸汗涔涔的脊背上,兀自喘得像刚从水底下冒出头一般。

「爽……爽……吧?」他问身下的少女。

「爽!」小芸把头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

汗水浸湿了小芸的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脖颈上。辰辰沉重的身躯压在她身上,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她愿意背负这滚烫的幸福。

「爽,你就嫁给我,我天天日弄你,给你爽翻天!」

辰辰吻着她的脖颈喃喃地说,伸手扒弄小芸后颈上的乱发。

「你不怕我爹不同意了?」

小芸嗫嚅着说,此刻她已铁定了心要嫁给辰辰,不知道爹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

「不怕,」辰辰斩钉截铁地说,「回去我就跟他老人家说,要杀要刮随他的意!」

「你这叫耍无赖!」小芸在下面「咯咯」地笑开了怀,「你不怕壮壮?」

她又想起了壮壮,心头隐隐生出些同情来。

「我连你爹都不怕,你和她又没有什么手续,我怕他干啥?怕他吃了我?」辰辰说,沉吟了半响,又说:「你说,大家伙都觉得壮壮人好,我真的不如他吗?」

「那是别人说,可我觉得你更好,这还不够?」小芸说,听出来辰辰有些不高兴了。

「那你说说我哪里比他好?」

辰辰硬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晓得的,壮壮太老实,好得像个古时候的人,但是,你好的正是时候。」小芸想了想说。

「啥叫好得正是时候?」

辰辰从她背上撑起身,认起真来。

「你问这么多干嘛?」

小芸翻身起来对着他,望着他那嘴唇上一抹淡淡的胡须,那是张可亲可爱的国字脸,「我也说不来,反正你是你,他是他,我就觉得你好哩!」

辰辰便不问了,仰面看着天花板默默地想心事。

小芸爬到他的身上来,严肃地说:「辰辰,我们回去之后,我要你和壮壮不要翻脸,还像以前一样,你答应我吗?」

「答应!」辰辰把她的头搂在胸膛上说,他也知道壮壮从小就是个可怜的娃,心头觉得蛮对不住他的。

「你还要答应我,要踏踏实实地干事情,我们毕竟是农民,靠的就是那几亩土地,把土地侍弄好了,村里人就不会说你的闲话。但是也不能像壮壮那样一头扎在土地上,那样做会是个好农民,但是也是个苦农民,穷农民。村里人说你是油条子。你自己也要有志气,证明给他们看!」

小芸一边说一边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听他的心跳声。

「我都答应,你要我怎么证明才好!」

不经意的一席话说得辰辰羞愧难当,小芸敢说实话,这也是他爱的地方。

「烟要少抽些,有空就到城里买些技术的书看看,反正咱们以后要干好自己的事也用得着是不是?还有就是……」

小芸停了一下,抬起头看了看辰辰,接着说:「你现在是有钱,可也要想着没的时候,对谁都要和和气气的,不要胡花海花,这些都不好。你只要按我的去做,村里人就会晓得你的本事,我也就不遭人闲话了!可记住了?」

「我记住了,娘子!」

辰辰一声喊,给小芸点着头,小芸就轻轻地笑了。

晚风从窗口吹进来,吹在身上凉飕飕地。小芸找来干净的毛巾,先把辰辰的身上擦干净了,再把自己的身子也擦了,扯过被子盖在辰辰身上,脱光了衣服钻进去搂着男人躺着。两人紧紧地搂抱着,甜甜地往梦里直了睡过去。

明天一大早他们就要离开从江县城,回到他们的大融村,准备好开创他们的新生活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