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的高中生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後龍澤秀明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我的高中生活 我的高中生活

    「当当当……」下课钟响!  结束了亲密的第一次接触,结束了这学期全新的一堂课。女生们纷纷站起身来,远离自己紧贴一堂课的椅伴,小团体们聚集在一起,轻声讨论刚刚那令人尴尬的一堂课。  伴着胀痛的下面和麻痹无感的双腿,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由这个高二上开始,将会有很大的不同。

    後龍澤秀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的高中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高中生活》,是作者後龍澤秀明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当当……」下课钟响!  结束了亲密的第一次接触,结束了这学期全新的一堂课。女生们纷纷站起身来,远离自己紧贴一堂课的椅伴,小团体们聚集在一起,轻声讨论刚刚那令人尴尬的一堂课。  伴着胀痛的下面和麻痹无感的双腿,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由这个高二上开始,将会有很大的不同。

《我的高中生活》 第29章 迟来的告白(下) 免费试读

「您拨的电话,暂时没有回应,嘟声后,将转接到语音信箱…」

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通了吗?我一连又拨了两次,都直接进了语音信箱。

到底怎么了?该不会,她出了什么事!?难道是阿堂!?是不是她正要拨电话给我,被那家伙发现了?怎么办?榕榕,你在哪里?我现在,是要去哪找你啊!?

我从床上跳起来,正胡乱地想抓衣服来穿,摆在一旁的电话,突然又响了。

是她!我赶紧抓起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才按下接听键.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虚弱的女声。

「榕榕?你在哪?你怎么了吗?我现在去找你!你等我!」

「你刚刚在干嘛?为什么不接电话?」

「啊?我?我刚刚,一直在回拨给你啊?」

「你这个…,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家里啊?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

「那你现在…有没有空?可以出来一下吗?我在你们家外面…」

「啊?」我愣了两秒,才听懂她刚刚说的话。

「你…你等我,我马上出去!」

随便套了一件外衣和裤子,三步并作两步的,我边跑边跳的下楼。刚打开大门,就看到骑楼外马路旁,站着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她穿着一件长身的呢绒外套,底下好像只有配了一件深色的裤袜还是内搭裤,脚ㄚ子套着一双雪靴,脖子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一双小手靠在围巾上,正不断用嘴巴在哈气。

「榕,你怎么…」才刚出声,她一转头过来,就看到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现在变得苍白毫无血色,双唇也已经冻得乾裂、微微发紫,我赶紧拉着她着手说:「先跟我进来吧。」

她的手真的好冰,她到底在外面站了多久?我拉着她,一路直接上了二楼,进到房内,因为刚刚还开着电暖炉,我让她先坐在我的床边,离暖炉最近的位置。

「你等我一下喔?我马上回来!」

「你…」

没等她说完,我赶紧跑下楼,去热水瓶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回房间. 一进到房门,就看到她把外套脱下来,盖在腿上,两手伸到暖炉前,正不断地搓着。

「嗯,这个给你。小心烫喔。」

「谢谢…」

暐榕接过那杯热水,用两手紧紧握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啜了起来。我坐在书桌椅上,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看,她的头发,好像又剪短了,就跟刚开学那时候的长度差不多;脱下外套后,她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红黑色的横纹毛衣,好像也是有点长身的,下摆有点像窄裙那样,紧紧包覆着她的大腿。

她突然抬起头,发现我在盯着她看,又低下头去,继续小口的喝着那杯热开水。思念许久的人,现在就坐在眼前,但我此刻却是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 不是有好多好多话想跟她说吗?你这个笨蛋,快点想些什么说啊!

「你…」

「你…」

几乎是同时,两人一起开了口。

「你…你先说吧?」

「你先说…」

我吞了口口水,才缓缓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我…打电话问妍萱的。」她低着头说.

「啊?」「喔。」

「你一个人在家喔?」

「嗯,他们去南部玩了,我一个人顾家。」

「喔。」「你房间,好整齐喔。」

「嗯。」

她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眨着,开始扫视着我小小的卧房,看到我身后的书桌,她突然又开口了:「你在…读书?」

「啊?没有啦,不知道要干嘛,就…随边翻一下而已啦。」我赶紧把她那本笔记阖起来,却没想到封面贴着的那些贴纸和涂鸦,应该会让她这主人一眼就认出来吧。

房间里一时又恢复静默,这感觉,就好像那时在保健室一样,两个还不熟悉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尴尬得要死。

深呼吸一口气,我再次开口:「榕榕,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看着她,她眼神却躲了开来。

「你…还好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听我问完这句话,她突然把头转回去,低头看着手中紧握的杯子。

「我…我要出国了。」静默了好久,她才缓缓挤出这几个字。

「啊?出国?你们要去哪里玩?好…好好喔。」

「我妈妈说,学校那个制度,她真的没办法认同。她从这学期刚开始,就一直在帮我找学校,想让我转学,可是,每间学校都一样。」她一边说着,鼻音越来越重。

「所以她说,要让我出国念书。她前几天说,已经帮我找好在美国那边的学校了。」

「美…美国啊?美国很远吧?坐飞机…要坐好几个小时呢。」

我听到她低着头,轻轻的吸了一口鼻涕,她好像…哭了?

「可是,如果是榕榕的话,一定可以的,你的英文那么好…」

「对…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来找你的,可是我真的忍不住……」她强忍着情绪一边说,斗大的泪珠却从脸庞滑落。

「我…没有办法…就这样…不告而别,因为我真的…好想你…」

「榕…」终于听到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心头揪了一下,我再也按耐不住,起身过去,双手一张,将她紧紧揽在怀里.

「我也是,我也是啊!榕榕,我也好想你,你知道吗?我传了好多好多讯息给你,你…你有没有收到?」

「对不起…我没有看,我一直都不敢看。我怕…万一看了…我就会撑不下去了…」一边哭着一边说,她原本被我一起抱着、夹在胸前的双手,这时也抽了出来,反手紧紧扣着我的手臂。

「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啊?这应该是我要做的啊,应该是我才对…应该是我要保护你才对啊!」轻靠着她的头发,说着说着,想到她一个人承受的那一切,鼻头一酸,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我一开始没有对你说实话,但后来真的,我也好想赶快把之前那段关系理清楚,然后…然后我才可以跟你说出,我内心真正想对你说的,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后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被我紧抱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感觉温热的眼泪,都流到我被她紧抓着的手臂上。

「榕榕…你可不可…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保护你,好不好?我一定…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可是…来不及了,我们全家…后天就要去美国了,他们…要陪我去看那边的环境…」

我吞了一口口水,用坚定的语气说:「榕,你愿不愿意相信我?」

「嗯?」她用厚重的鼻音发出一声疑问。

「让我去跟你爸爸妈妈说,说我一定会守护着你,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哪里,我都不让再任何人伤害你的。」

「可是…」

「如果说,就算是已经在交往的情侣,都不能坐在一起,那…那我们可以结婚啊?如果是夫妻,应该可以,可以坐在一起了吧?」听到我认真的想法,原本还一边哭,一边在吸着鼻涕的她,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你…你现在…是在跟人家求婚吗?」

「啊?」我弯下头看着她,她擦着眼泪,脸上逐渐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哪有人…那么随便的,而且我连…要不要当你的女朋友,都还没答应欸…」

「啊?那…你愿意吗?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我……不要。」带点鼻音,她任性的回答。

「蛤~不要喔?那……你愿意留下来吗?」我把脸凑到她的面前看着她说.

「那…你不可以再骗我喔?」

「嗯。」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紧紧地抓着我抱着她的手臂。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们会怎样,也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留下来,但我知道的是,只要确定了彼此的心意,这一次,我一定要将她紧紧抓牢。

「我以后,永远永远…都不会再放手了。」我牢牢地将她抱在怀里,很用力很用力的抱,并且偷偷的,在她的头发上吻了一下。

「嗯…轻一点啦,痛。」她吸着鼻涕,终于没有再哭了。我赶紧把她松开,拉着袖子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痕。

「我还以为你恰北北的,只会凶人勒,你看你,哭成这样。」

「你还敢说,自己还不是,一个大男人,哭得跟女生一样。」她嘟着嘴说.

「好啦,那都不哭了,好不好?」

「嗯。」

「手还会冷吗?」看到她轻轻点头,我用双手圈着她,伸到她胸前,将她那对小手轻轻地夹在我手掌间搓揉。

「好冰喔。」我从侧面贴着她的脸庞说. 这时才发现她连脸颊都还是冰冷的。

我让她微微转侧身,面对着面,将自己衣服稍微拉起来些,然后低头对她说:「来,手给我。」

「你干嘛?」没有回答她,我抓着她一双手,把它们从衣服下摆塞进来,将她那对冰冷的小手,紧紧贴在我的胸膛上。

「好…好烫喔…」

将她的手留在那,我抽出双手,搭上她还冰冰的、有点婴儿肥脸颊. 右手一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一边顺着她的短发,将她那一侧的头发塞进耳后。好喜欢她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

被我直盯着瞧,她原本羞涩地想低下头,但小脸又被我轻轻的扶着抬高。我低下头去追着她的视线,不让她闪躲,慢慢靠近。

「嗯…你干嘛…」榕榕扁着嘴,带着微微的鼻音说.

对望着她水灵的眸子,感觉原本还有点苍白的脸庞,两颊渐渐泛起了一层粉红色的红光。好像有一股吸引力,我忍不住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就在我的鼻子快要碰到她之前,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停了一会,余光瞄到她丰厚的双唇微微嘟着,我忍不住…又想捉弄她。下巴稍微往上抬,我轻轻在她鼻子上,亲了一口。

「嗯…你又骗我!」她睁开眼瞪着我,突然就感觉胸口一阵刺痛!

「嘶…很痛欸,都要黑青了啦。」

「谁叫你每次都这样,刚刚才说不会骗人家就…嗯……」没等她说完,我两眼一闭,一口又亲上去,直接堵住了她的小嘴。原本捏着我胸口的小手,渐渐放松,我微微睁开一只眼看,此刻她也已经闭上眼睛了。

一模一样,榕的嘴唇,尝起来就是甜甜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爱这种感觉,柔柔软软的唇瓣,我轻轻的一口一口轻啄它;回应着我的吻,她也一下一下的,用她丰厚的双唇,浅含着我的下唇。

明知道这里不会再有服务生突然闯入,但就好像怕那种感觉来的太快,也会一下就消逝一样,我们吻得很慢、很慢,但每一下,我们都将对方的唇给越含越深。等吻够了上唇,我换下去再吸吻她更柔软的下唇。原本干涩的嘴唇,此时已经因为彼此的唾液而变得湿润。

「啧、啧、啧…」轻微的吸允声,悄悄的传入耳里.

温暖的鼻息开始在两人相贴的鼻子间流窜,捧着她的双颊,我用手指轻轻在她耳后抚绕着。感觉原本冰冷的脸庞,此时已经微微发着烫,贴在我胸口的小手也是,逐渐地恢复了温度。我左手伸到她后腰一揽,将她身体紧抱往身上靠。现在她的小手,被夹在我们紧贴的身体之间.

「啾。」两唇相贴,再次深深的一吻,我暂时退了开来,只为了看她一眼。

榕榕睁开眼睛,被我右手捧着的小脸,现在已经红通通的,水灵的眼睛望着我,里头藏着无法言喻的的爱意,确定了她的感觉,我再次靠上前。

「眼睛不闭起来啊?」

「不要。」

「为什么?」

「你会骗我。」

「唉唷,再相信我一次嘛?」

她又看了我一眼,才缓缓阖上眼睛,感觉到我渐渐靠近的鼻息,两人的嘴唇微微嘟起,在温暖的空气中,再次相遇。

这一次,我尝试着吸吻得更深,几乎将她的下唇都要含到口腔里. 我悄悄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拭着被我含着的唇瓣,一下,一下。松开她的下唇后,再次吻上的同时,我两口微张,从中间伸出了舌尖,才刚穿过她柔软轻启的双唇,就在她的口腔内,碰到了她的舌尖。

被我抵着的舌尖,感觉还微微在颤抖,我轻轻绕着它周围打转,虽然偶有退缩,但一会它又会稍微伸出来一些,迎合我的舔舐。温热的唾液,不断顺着我的舌根流进她的口腔里. 我们交换着彼此的体液,同时也传递着从心房里流出的暖暖爱意。

在周围绕了几圈,我放慢动作,一下接着一下,只用舌尖轻轻顶着她,而她好像也知道了,等我停下来,她开始用同样的方式,也用舌头生涩的在我的舌尖上打绕着。我伸直的舌头悄悄的后退,将她的舌头慢慢引出来,直到她伸长着进入了我的口中,我用嘴唇轻轻的含住它吸允,我想把榕榕她甜甜的唾液给留在口中。

「啧、啧、啧…」贪婪的吸允着,也同时用舌尖逗弄着她无法动弹的舌头.

「嗯…」直到她用鼻音发出抗议,我赶紧停了下来。

「怎么了?」

「又欺负人家…」

「我哪有啊?那换你呀?」我故意对着她吐出舌头.

「我不要。」

由不得不要,我微微抬高她的脸颊,低头又吻了上去,这次很自然的,我们的舌头在唇齿间勾缠着。被我前倾的身子压着,榕的身体慢慢的往后倒,我用左手扶着她的腰,让她轻轻地躺到我的枕头上。想到心里挂念许久的她,现在居然躺在我的床上,和我拥吻着,我忍不住再次睁开眼睛,想确认这如梦境般的幸福,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干嘛?」又被我盯着瞧,她水灵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用手指在她柔软的下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榕榕的嘴巴好甜喔,我以后每天都要亲一下!」

「你想得美。」她说完,故意把嘴唇扁的紧紧的。

「嗯,张开嘛。」我嘟着嘴唇跟她撒娇,见她摇着头不理我,我所幸凑到一旁,「啾」的一声,亲了一下她「ㄉㄨㄞ。ㄉㄨㄞ」的脸颊. 榕的皮肤真的好好喔,简直像婴儿般弹嫩细致. 我忍不住由脸颊,一口一口慢慢轻吻到她光滑的颈部。

「嗯…不要,痒啦。」

「谁叫你不给我亲嘴嘴。」我继续一下一下轻啄她白晰粉嫩的脖子。

「啧、啧、啧…」忍不住一口一口越吸越大力,白皙的颈部肌肤,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突然,「啾」的一口,不小心吸得太大力,一块深红的班纹,留在她白皙泛红的颈部肌肤上。

「啊,好像…太大力了,这是…草莓吗?」我用手指轻刮着那片吻痕说.

「嗯…等一下被看到怎么办?」她又捏了我一下。

「唉唷,对不起啦,这应该待会就会消了吧?我等下会小力一点啦,不然如果等下要种,我在种在别的看不到的地方好了。」刚讲完,胸口又是一阵刺痛。

耐着那股刺痛,我凑到她的脖子上继续亲. 看到她露出的耳朵,我忍不住慢慢沿着脖子亲上去,用双唇轻含着她的小耳瓣吸吻着。之前每天上课从后面看着,早就想这样做了。

榕的耳朵好像也很敏感,我每亲一下,她的脖子也都跟着一缩. 我坏心的伸出舌头,开始抵着她的耳瓣轻轻舔舐,并且沿着耳瓣,慢慢舔到耳后,还有周围敏感的肌肤.

「嗯…好痒…」左手被她枕在脖子下,右手轻轻搂着她的手臂,感觉两人抱着,身体越来越热,她发烫的小手,现在也不自觉的在我的上衣里,胡乱的抓着我胸膛的肌肉。

「这样,会不舒服吗?」

「嗯嗯…」她轻轻摇了摇头. 「你的心跳…好快喔。」

「榕…」我贴在她耳边轻声问。

「嗯?」

「我也要摸你的心跳。」

「不要,你这个死变态. 」

「拜托啦。」

「不要。」她又娇声的说.

「榕榕,好不好嘛?让我摸一下。」

「你很奇怪欸,不可以乱动喔。」

「嗯。」随便应了一声,我继续亲吻着她的耳朵和脖子,右手悄悄的由她的手臂,慢慢往她的身上游移过去,尽管隔着厚重的毛衣和胸罩,服贴在她身体上的手掌,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藏在衣料底下雄伟的上围曲线。

覆盖在她的胸部上,我的手掌轻轻的一捏一握。好软喔,尽管隔着衣服和胸罩抚摸,胸部的手感还是相当的弹嫩。隔着毛衣,我一会用手指轻轻捏压她外溢在乳罩外的软肉,一会用手掌整个托住罩杯,连同胸罩一起轻轻的挤柔她饱满的胸部。心里不禁幻想着,不知道榕她今天穿的是哪一件胸罩,尽管我每一件都看过了,但还真的摸不出来这是哪一件。

突然胸口又一阵刺痛。「嘶…你怎么又捏我?」

「谁叫你的手不乖?」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还敢说我?」我隔着衣服抓着她藏在里面的小手说.

「我哪有?」

「你刚刚一直在偷摸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鼻子贴着她的鼻子问。

「我没有。」她把小脸别到一旁。

「不管啦,我也要伸进去摸。」

「不要啦,我就知道,你这个死变态. 」

「让我伸进去嘛?」我作势隔着毛衣用手指轻刮她的胸部。

「不要啦,人家这是连身的,你要从哪里伸进来?」

「从上面啊,还是下面?」

「不要。衣服会被你撑坏。」

「那不然,直接脱起来?好不好?」

「死变态…我不要!」她的小手,微微推着我的胸膛。

「为什么不要?之前不是都…」话说到一半,我才想到,我怎么能提到那天的事,这样会伤到她的。我赶紧止住嘴,还好,看着她的表情,她只是咬着下唇看着一旁,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人家…今天穿的是旧的。」暐榕突然开口低声说.

「旧的?」一时没意会过来,顿了一下我才听懂。「旧的啊?那…不然这样,让我猜看看你现在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如果被我猜对,那就…要脱下来给我看。」

「什么…哪有这样的?」她小嘴微张咕哝着。

「是不是…苹果绿的啊?还是…水蓝色的那一件?」我贴到她耳边悄声地说.

「啊?」她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

「不是喔。那我知道了!是粉红色那一件对不对?有小碎花的。」看到榕她小嘴开开的看着我,没有回应,我就知道答案了。

「被我猜中了厚?」

「嗯…你这个死变态,你怎么…」她嘟着嘴,气呼呼的说.

「榕榕老师…对不起啦,人家之前都是不小心看到的。」

「你死变态,大色狼!」一双小手,在衣服里又捏又推着我的胸膛。

面对她小小的抗议,我低头又凑过去,一口堵住了她的小嘴,然后用右手伸进自己的上衣里,握着她搭在我胸膛上的小手说:「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我只想当你一个人的,大色狼。」

看着她一直嘟着的嘴,我把它当作一种暗号,「啾」的一声又吻了下去,她也没有闪躲,两对唇瓣吸在一起,忍不住又不断的交叠、含吻着彼此。

「榕…可以吗?」我贴在她耳边轻声说.

「嗯…」榕的回应,声音细的像蚊子一样,如果不是她的嘴巴也刚好在我耳边,可能还真的会听不到。我一手沿着她的腰部曲线慢慢往下滑,经过了她略微丰满的臀部,碰到了裙摆边缘,还有她双腿穿着的黑色裤袜.

「先躺上来吧。」我爬起身,把她还悬在床边的一双小腿,也轻轻地拉到床上放好。这件裤袜虽然好像是棉质的,但是很滑很好摸,隔着厚厚的一层,还是能感受到榕榕秾纤合度的双腿触感。我一双手忍不住由小腿外侧慢慢往上滑,经过膝盖到大腿。

我发现,榕榕的腿不像上半身,到现在摸起来还凉凉的,真不知道她刚刚在外面到底站了多久?我的手一路浮贴着她棉质的裤袜往上滑,直到碰到毛毛的衣料,才用两手抓着那毛衣裙摆的两侧,轻轻地将它往上拉。

「屁股…」听到我的提醒,榕榕稍微把屁股抬高,让我将毛衣下摆拉过了臀部。这下我才看到,藏在毛衣裙摆下的裤袜,原来是高腰的。深黑色的裤袜,也遮挡不住暐榕下半身的曲线,我看得目不转睛,只见她两个脚丫子有点内八的互相在搓揉,一双腿也紧紧并拢微微地扭动,好像很不自在。

「干嘛一直看啦…」她一边说,一边伸出一只小手,放在私处那,明明就有黑压压的裤袜遮着,什么都看不到,但她好像还是很害羞。

「喔…对不起。」我继续将她的衣服往上脱。不一会,白皙的腰部肌肤就露了出来。

「等一下。」她突然握住我一只手说.

「怎么了?会怕喔?」我轻声地说. 她摇摇头.

「会冷吗?」

「嗯。」

我把一旁的被子摊开披在背上,整个人趴到她身上,两脚跪着夹住她的双腿,棉被底下,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相贴.

「要脱罗?」她咬着下唇,把头别到一旁没有拒绝. 我继续将毛衣往上拉,慢慢的,粉红色的胸罩下缘崭露在眼前。之前隔着白色的制服还看不清楚,现在仔细看,淡淡的粉红色罩杯,上面有一点一点的白色小碎花,看起来就是很浪漫、很适合她的少女款式。这一件内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而且我还记得很清楚,这一件,就是刚开学时,我们一起坐的第一天,榕榕她身上穿的那一件。

我想继续往上拉,却因为毛衣的下摆太窄,卡在她胸围最丰满的地方,稍微用手指捏着下摆一翻,胸部突然就像蹦出来的一样,毛衣的皱褶瞬间挤到胸部上缘,白皙的乳肉在胸罩和毛衣之间的三角地带露了出来,而且因为榕榕紧张的夹着手臂,把她的乳沟给挤得更深了。好大……真的好大喔。

罩杯包覆着胸部的边缘,有浪漫的白色蕾丝边,白皙的乳肉从二分之一罩杯的上缘溢出,整个胸部随着她紧张的呼吸在一缩一胀着。再更仔细看,那青色的微血管,微微的从婴儿般细致的肌肤底下透出。我忍不住凑上前,一阵香香的味道马上扑鼻而来。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弹嫩的胸部马上凹了进去。好软喔,好像停不下手了,我一下一下的轻轻戳了起来。就算是隔着乳罩,用手指一戳,还是能感觉到她饱满的乳肉弹性。正低下头想要亲它一口,暐榕这时突然出声:「你在干嘛啦,这样衣服会撑坏。」

「啊?喔,那…要脱起来罗?」我看着她说. 发现好像是自己要求我赶快帮把她衣服脱掉,她的脸颊又显得更红了,然后又把小脸别到一旁,不敢看我。

「来,手抬起来。」毛衣被我逐渐往上拉,过了胸部和腋下,好不容易她的头部从领口挣脱出来。此时我才注意到,榕的腋下现在干净的没有半根毛,不晓得她为什么后来也跟其他女生一样刮掉了,是不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阿堂要求她的?想到她为了我,在阿堂强迫之下所做出的种种牺牲,一种郁结的情绪突然又从心底冒出来。

「嗯…」听到她的抗议声,我才注意到,榕榕好像以为我一直盯着那边瞧,是要趁机偷袭她最敏感的腋下,不断扭动着身子,脸上充满着不安。我赶紧把缠在她手臂上的衣服给脱下来,然后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对不起。」

「如果不可以,要说喔。」我接着轻声在她耳边说.

「嗯…」

沿着耳瓣,我一口一口轻轻的亲下来,从脖子亲到她的肩膀、锁骨,直到微微鼓起的胸部软肉。右手隔着乳罩托着她胸部的下半球,我轻轻的挤柔,满胀的胸部就好像要从罩杯里蹦出来一样。我一口一口在她上半球露出的乳肉上轻啄,偶尔伸出舌头来舔舐那光滑紧绷的肌肤.

忽然间我余光瞄到,乳罩因为我手掌的搓揉,微微变形时,可以从罩杯边缘里的阴影处,看到她那淡淡的粉红色乳晕。这样的画面,加上胸部弹嫩的手感,还有那扑鼻而来的乳罩香,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两人缠绕的下半身还不断在扭动摩擦,我感觉那根现在真的已经胀到不行了。

「你真的…很变态欸. 」她好像,也感觉到了。

「榕,可以看吗?胸部?」

「不要…」

「蛤~拜托啦。」

「不要啦…」

「为什么不要?」

「人家…那边不好看。」

「哪有?谁说的?榕榕的胸部最可爱了!而且啊,我刚刚,又不小心看到了说…」

「嗯…坏人,你走开. 」她的小手捏着拳头,若有似无的推着我。我嘟着嘴凑上去想吻她,这次她却扁着嘴别到一旁。

「干嘛啦?生气了喔?」她没有说话,但由她的表情看来,明显就是在装着生气的样子。

「嗯…榕榕老师,不要这样嘛,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低下头,脸贴着她别到一旁的脸颊摩擦。

「你真的很烦欸. 」

「嘻,可以吗?」我一双手作势往她躺着的背后伸进去,没想到她也缓缓地弓起背部来。看到她没有再拒绝,我赶紧把手环绕到她的背后,紧张兮兮抓着胸罩背后的扣带两侧想把它解开,可弄了好一会就是打不开.

好不容易,「叭」的一声,扣带解开的瞬间,那件对她来讲可能已经不够大的胸罩,好像缩小了一号,包不住的乳房,由侧边和下面露了一点出来。暐榕紧张地用两手护着胸,手掌伸进去包覆住自己已经接触到空气的乳房。

「脱下来罗?」我勾着她一边的肩带,慢慢地往前拉,她只好把那只手伸直,用另一手护着胸部,让我把一边先脱起来,接着另一边也是一样,我故意脱得很慢,一边看着她害羞的模样,一边偷瞄没有遮住,隐约露出的乳晕和乳头.

终于,那件粉红色小碎花的胸罩,从她右手上脱了下来。手上的乳罩,还有她身体温温的感觉,我忍不住把它拿到鼻子前用力吸了一口。

「嗯…你干嘛。」

「好香喔~」鼻子贴在内衬上,我故意又大力吸了一口。

「死变态!」她本想伸出手,但好像顾忌着裸露的胸部,又缩了回去。

「嘻嘻,你打我啊?」她嘟着嘴,只能气呼呼地瞪着我。

「好啦,不闹你。」我把她的胸罩摺好,小心翼翼地放到枕头旁。然后低下头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走开啦!」

「不要,我要看榕的胸部。」

「我不要给你看了啦!」

「疑?这是什么?」看到她盖着乳房的手掌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粉红色,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假装要戳进去她的指缝间.

「嗯…走开. 」

「你手不拿开,那我要从别的地方开始罗?」听到我这样说,她小手把自己的胸部握得更紧. 但我的手都不行了,更何况她小小的手掌,怎么可能包覆的住自己硕大的乳房。我低下头,凑过去她胸部下面,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露在手掌外的南半球乳肉,好像受到刺激,她的身子瞬间也缩了一下。

看她没有再拒绝,我继续伸长舌头,轻轻抵着她软嫩的乳肉,在丰满的乳房下缘不断游移。过程中,我一会舔,一会用嘴唇轻轻吸允。

「我…要在这里种草莓罗?」

「嗯…不要啦…嗯~」啾的一下,榕榕发出一声嘤咛。红红的吻痕,留在她饱满的乳房下侧。

「你真的…很讨厌欸…」没有管她,我继续亲上去。随着我的唇舌慢慢往上移动,我一边把她的小手往上推,终于,慢慢到了乳尖的位置,此时我已经看到她大乳晕的边缘了,淡淡的粉红色乳晕,和白皙的乳肉边缘,几乎融合在一起。

最后在那个交界处亲了一下,我开口说:「手手拿开罗?」

「你不可以笑我喔…」

「才不会笑你,榕的胸部最可爱了。」

抓着她那只小手,我轻轻地往旁边一拉,白皙的乳房,和粉白色的大乳晕再次展现在眼前。握着她的手,我忍不住仔细地端详,饱满坚挺的乳房,虽然很大,但是躺下来也仅有一点点的外扩;无暇的乳房肌肤,白底透着青筋,更显诱人;

大大的粉白色乳晕,上头缀着几颗同样粉白色突起的小颗粒;乳晕中央的那颗乳头,看起来已经微微充血,有点变硬了。

「嗯…你不要一直看啦。」她用撒娇的鼻音又发出一声抗议,小手正要缩回来遮,却被我轻轻的扣住了。

「我还没看够欸. 」我整个凑到跟前,距离不到五公分。不晓得是榕她真的很紧张,还是我呼出的气息的关系,我竟然看到乳晕中央那颗还没被我碰到的乳头,在我的注视之下,渐渐发硬的结成粒状。

「嗯………」她又用鼻音发出抗议,我感觉棉被底下,她的双腿正不知不觉得夹着我的大腿微微在扭动。

我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乳房下半球,轻轻地一捏,胸部就更加集中的托高垄起;少了那层胸罩,透过手掌的揉捏,还可以明显感觉,按压到她肌肤底下丰满的乳腺。我一下一下轻轻的揉捏着,胸部软的就像布丁一样有弹性。

「我要亲罗?」我把胸部用虎口托高,嘴巴凑近,正要一口吸住时,余光瞄到她已经眯起双眼,紧张地等着我嘴巴的吸允,忍不住又想捉弄她。停了一下,我嘟着嘴轻轻地对它吹气。

「嗯…你在…干嘛?」

「这样舒服吗?」我看到那颗乳头,已经完全充血站立起来了。

「很奇怪…痒痒的…」

「那这样呢?」

「嗯~~」我冷不防一吸,榕榕像被电到一样,整个人身体震了一下。

她的乳头真的好敏感喔。看了她可爱的反应,我忍不住弯下头,用湿润的双唇又轻轻的夹住她发硬的乳头尖端,榕的身子又是一缩.

「啧、啧、啧…」像是亲吻她得嘴唇一样,我吻得很慢很温柔,每一下都只用嘴唇含住那发硬的乳头前端。随着我一口一口轻轻的吸允,榕的身体不断扭动,尤其是她的双腿,把我夹的好紧,原本摆在一旁的小手,也紧紧拉着我腰间的衣摆.

「这边也要。」我把她还按着右胸的手也挪开,另一边白皙的乳房也展现在眼前,而这边乳尖上那颗粉红色的小果实,也是微微发硬,但好像很羞涩的还没完全站立。这次我张嘴过去,连同乳晕一起含进嘴里,一边轻轻的吸允,一边用舌头逗弄口腔里的乳头尖端。不一会,就感觉嘴里吸着的那颗,越来越硬,耳朵也听到她渐渐发出的喘息声。

「这样…舒服吗?」

「不舒服…」她眯着眼,小脸别到一旁小声的回应。

「不舒服喔?那这样呢?」再次凑上前,我伸长舌头抵着她粉白色的乳晕,轻轻地舔拭,从乳头正下方绕着圈圈,每次绕完一圈,都再用舌尖往上一勾。我发现,榕的乳头对于这样的刺激最为敏感,每次由乳头下方往上轻舔时,都能感觉到它变的更为结实。

我整个人趴到她身上,舔完了一边,马上回到另一边继续吸允,并且用手指伸过去继续揉捻着那颗依然挺立的乳头. 两边最敏感的地带同时受到刺激,榕的身体不断打着颤,纵使紧抿着嘴巴,厚重的喘息声也不断由鼻腔泄出。

说不想继续下去是骗人的。我底下硬挺的那根,现在正被榕榕紧紧的夹在她温热的大腿之间,并且因为她不断的摩擦双腿,而受到源源不绝的刺激。只要身体再往上一点,就可以顶到她那边了吧?好想念那种感觉喔。

「啵」的一声,我松开了含在嘴里的乳尖,身体慢慢的往上移,回到她的露出的颈子旁,轻轻的吻了一口。

「榕…」

「嗯…?」她微微睁开眼看着我,眼里除了爱意,好像还透露出另一种渴望。

「想要…」

她没有回话,只是闭上眼睛,微微嘟着小嘴,我马上也吻了上去,同时下半身往上一顶,感觉龟头前端,顶到了她大腿的根部中央那柔软的耻丘。随着我们的舌头在口腔内湿溽的纠缠着,我下半身也一下一下的轻轻顶着,可是这种轻微的感觉,却只是搔到痒处,反而让那股欲望更加强烈。

「榕…裤子脱掉好吗?」

「你…不可以偷看喔…」

「喔。」

我翻身到被子外,坐起来把自己身上的上衣和居家长裤都脱了,然后手再伸进被子里握住她的腰,慢慢地往下滑,等我抓住那件棉质裤袜的两端,正要往下拉时,榕她就自己微微的抬起屁股,我一边将那件温热的裤袜慢慢往下扯,一边感受着榕榕两腿光滑的肌肤.

等到裤袜一脚从最后一边的脚丫子上扒下来后,我缓缓地爬回被子里,小心翼翼的趴到她的身上,下半身一沉,硬挺的那根就隔着内裤,穿过她温热的大腿,再轻轻的往上一挺,龟头就顶到了她那软绵绵的地带。

「嗯…」她一声轻吟不小心发出。好有感觉喔,跟上课时一模一样,只隔着内裤,悄悄的私磨两人的私处。搂着她的肩膀,我又在她的颈子上吸允了起来。

「榕榕…好舒服喔。」她没有说话,好像还是紧抿着嘴,只有温热的鼻息不断喷到我的耳朵旁。

「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最讨厌…」尽管这样说,她小手却是紧紧抓着我的腰,原本并拢的双腿,好像也不知不觉得微微张开. 她好像和我一样,都想让彼此的下体可以贴近的更密合。

「脚脚张开好不好?」我一脚伸进她两腿间,试图将她的双腿撑得更开.

「嗯…这样好奇怪…」虽然这样说,但她还是顺着我的势,两腿渐渐张开.我下半身趴进了她两腿间,屁股轻轻往上一带,感觉龟头再次碰到柔软的耻丘,再稍微加压,就感觉龟头微微陷入耻丘中央凹陷的小缝中。

「嗯……」榕榕又发出一声闷哼,腰部还被她的小手捏了一下。

「怎么了?痛吗?」

「没有…」她微微摇头说.

「那…是舒服吗?」

「才没有…你不要一直讲话好不好…」

「喔。」

我继续挺动下半身,感觉龟头前端的内裤都湿透了,不知道是我自己的分泌液,还是榕她的?轻吻着她光滑的颈部,一手握着她的胸部,两人最私密的生殖器,仅隔着两件薄薄的内裤在摩擦,只要除去这最后的障碍,我们就可以…结合了。真的要这么快吗?才刚跟她和好,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好想要她的全部。

「榕…」

「…嗯?」

「可以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抿着嘴巴,好像忍着不想出声。

「要把最后的裤裤脱掉罗?」

「…嗯……」她那声答应,像蚊子一样。

我压抑着兴奋,缓缓爬起身到一旁,本想翻开被子,却被她压个正着。

「你要干嘛?不可以看。」

「唉唷,让我看一下嘛。」

「不要。」

「拜托啦,这是我放在心里很久的一个心愿欸. 」

「什么……那边…很丑…不可以看…」

「我只是要看你的内裤而已啦。」

「你真的…很奇怪欸…大色狼…」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还捏了我的腿一下,但是看到我一直盯着她露在被子外全裸的上半身,马上又羞的用双手捂住脸。

「要掀开罗?」

「嗯……」也不管她由鼻腔发出来的抗议,我扯着被子往旁边一掀,而她伸下来想遮住的小手,也被我捉住,略显丰满的下半身就这么露了出来,

果然!跟我想像的一样,她底下穿着的内裤,是同款的粉红色小碎花布料,裤头边缘绣着和胸罩上同样的白色蕾丝边,中央还有一个可爱的白色蝴蝶结缀饰。

尽管她已经紧张得把双脚并拢,但我仍从腿缝间隐约看到,内裤中央的粉红色棉布布料,已经有一小块呈现较深色的湿溽状态了。

我手掌忍不住搭上她光滑洁白的大腿肌肤,平贴着慢慢往上滑,而且我让手指穿进她的腿缝间,温柔的抚摸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地往上,慢慢的往上,直到我的并拢的食指,隔着内裤碰到了她软绵绵的耻丘。好湿喔,用手碰到才知道,刚刚腿缝间看不到的部分,有更大片湿溽的痕迹.

「榕榕…你这边…」

「…嗯?」她喘着气发出一声。

「没有啦,脚脚再张开好不好?」

「不要…」

「让我摸摸看嘛?」

「嗯……」她还是捂着脸,发出跟刚刚一样羞涩的鼻音。但这次她好像有点出力的在抗拒,不过她并拢的双腿,最后还是在我双手稍微使劲下给微微撑开了。

我一只手掌,又伸入双腿间轻刮着,慢慢往上又来到了大腿根部,这次我很小心的,先贴着大腿肌肤碰到内裤的边缘,然后用手指在那交界处,轻轻地搔着养. 她好像又想夹起双腿,但已经被我用另外一手稍微固定住了。

左右的边际各骚了几下,我用岔开的两指,轻轻的抚上了她鼓鼓的耻丘两端,然后由下往上来回的轻刮。当我摸到内裤的下半部,透过那里非常湿溽的布料,还可以摸到底下散布的阴毛触感。

两指一刮一刮的,我的手指越来越往中间靠拢,而她的身体也不断打着哆嗦,直到最后我两指并在一起,轻轻地隔着内裤由阴裂的最下方往内挤,感觉手指侵入了尚未完全张开的大阴唇之间. 好湿喔,手指一压,就会将更多爱液从唇瓣间挤出来,布料无法吸收的滑腻液体,都沾黏在我那两根手指之上。

「嗯…不要…」榕榕被我这一弄,原本捂着脸的小手,已经抓着我的枕头两端了。

她应该,很有感觉了吧?我慢慢地往上抠,每一次把指头往阴缝里压进去,都能感觉肿胀的大阴唇愈来越开. 慢慢地,来到了阴裂处的顶端,我知道那里是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所以我放得很慢,轻轻地将我的两指往上一抠,刮到了她已经微微浮肿的「荳荳」了。

「嗯~不要…那里不要…」还以为她是欲拒还迎,我开始试着用让妍萱舒服到泄身的方式,两指贴在那颗荳荳上揉转.

「嗯…嗯…不要…」

「榕…这样不舒服吗?那这样呢?」我两指并拢夹着荳荳的尖端,开始快速的左右震动。

「嗯…不要…这样好奇怪…不要……」感觉到她全身紧绷,屁股都微微抬起了。

「榕榕…这样会不会…」

「嗯~你快停下来…」

「榕…」本想凑上去吻她,却看到她小手抓着枕头,眉头紧皱,扭曲着一张脸。她很害怕?我赶紧停下,趴上前去抱着她问:「榕榕,你怎么了,是不是这样不舒服?」

「走开啦!」她闭着眼,激动的说.

「榕榕…」

「你走开啦!」一双小手大力的推着我的胸口。

「榕,是我啊。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我摇着她的双肩说.

「嗯……」她张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张手紧紧抱住我的腰。感觉她的身体还微微的在发抖。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心疼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说:「对不起。」

「是我太急了,吓着你了吧?」

她没有回话,就是轻轻摇着头.

「我们还是…」话还没讲完,感觉怀里的她又摇了摇头.

「不要继续…?」我低下头问她。

「…不要……!……」她最后说的两个字,小声到听不清楚。

「蛤?」

「…不要……用手……」

「啊?」我愣了一下,才懂得她的意思。「你真的……还可以吗?」

「嗯……」

「那,我要脱掉罗?」她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点头.

我再一次爬起身,用棉被先将她的身体盖好,然后手伸进去被子里,用大拇指插进那件内裤的裤头,捉住两端缓缓地往下拉,榕榕稍微抬起下半身,内裤就顺利的脱了下来。顺着她浑圆的屁股肉,身上最后一件衣料最后终于从她的脚丫子上除了下来。

看她紧张的闭着眼睛,我的心脏也止不住地狂跳着,我用最小的动作也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内裤脱掉后,悄悄的爬进温暖的被子里,趴到她的身上,一脚刚伸进她的腿缝间,她就很有默契的微微张开,让我的下半身可以再次趴进去她的双腿之间.

两手撑在床铺上,我上半身悬着,看着她紧张的表情,小脸别到一旁。我不敢太直接,于是用很轻很轻的力道微微往前顶,「嗯」的一声闷哼从她鼻腔中发出,碰到了!龟头碰到了她的阴部,赤裸裸的、没有任何隔阂,龟头就这么抵在她湿润的阴裂处。

也不确定位置对不对,我不敢太大力,一下一下轻轻的前后挺动我的下半身。

好舒服喔,龟头前端不断传来软软的触感,而且随着下半身一次次往前压,感觉最前端慢慢陷入了湿溽的软肉之中,开始有一种被包覆住的感觉. 而且在静谧的房间里,随着下体每次往前捣入,我都可以微微听到被子里传来「唧、唧、唧」的水渍声。

受不了了,我弯下身贴到她的脸旁问:「榕…可以吗?」

「嗯……你要…轻一点喔…」「人家才…第二次…」

她说,第二次?「那……所以上次…你们在厕所里…」

「我们…那次…又没有怎样…」

「那……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还不是你这个死变态…」

「蛤?」

「你不承认喔?」她突然睁大眼睛,嘟嘴看着我。

「啊?」我一头雾水,接不上话。

「那次在视听教室啊,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把人家弄得好痛…」

「那次…?」

「你自己都没感觉吗?人家那天下课,去厕所看到,裤子都沾到…红红的,吓都吓死了,而且还洗不掉……」

「榕榕…」看着她清澈的眼神,我相信她。我再次低下头去,吻着她刚刚躲到一旁的小脸。

「走开啦…」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都会很温柔的。」我贴在她耳边说.

「我才不要…」她撒娇着回应。

我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轻声说:「那这次,真的要进去了喔…」

「嗯…」她两只小手紧张地抵着我的胸膛,眼睛也闭上了。

「榕……手手给我。」

「嗯……?」睁开眼看着我,我把她伸出的一双小手分别握住,十指交扣的压到一旁,然后俯下身去,嘟着嘴吻住她柔软的双唇,同时下身也轻轻一顶,将龟头再次往她微张的大阴唇唇瓣间捣入。

「嗯…」感受到她鼻子呼出一口重重的鼻息。我继续含吻着她的嘴唇,下半身也同时鼓动,每次吸住她唇瓣的同时,我都将龟头往湿润的阴裂处压得更深。

好像…已经有一半的龟头进去了,好紧喔,龟头被她小阴唇的炙肉紧密的包覆着。吻着的双唇,还有底下龟头和阴唇一次次的接触和分离,都同时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水渍声。

不仅是上下紧密的接合,我们全身都是。她柔软的乳房被我压着,紧贴在我的胸膛;张开的双腿,也紧紧靠着我的腰部。一前一后,随着我在穴口浅浅的抽插,十指交扣那双小手,也握得我越来越紧.

「嗯…」再往前一压,她又从鼻子呼出一口长气。真的好紧喔,感觉龟头最前端,已经进到了一个炙热的腔室中,但是龟头最粗的龟冠,却卡在她紧致的小穴口外,好像没有办法再前进了,再进去她会不会很痛?榕的小手现在已经握的我好紧好紧.

「还可以吗?会痛要跟我说喔?」

「嗯…」

吻着她的唇,我屁股用力一压。

「嗯……嗯~~」

「喔…嘶…」

进…进去了!好舒服喔,龟冠靠着分泌液的润滑,挤了进去后,感觉紧致的小穴口,马上又紧缩圈着我的肉棒。蛋大的龟头,现在已经整个进入到那湿热的腔室中。

「好痛…好痛喔…」十指从刚刚进去的瞬间,到现在都被她死死的握着。

「对…对不起,我赶快出来。」屁股想往后缩,想把肉棒退出来,却感觉龟头的蕈状体卡在紧致的穴口。

「嗯…你不要动…不要动啦!」

「喔…」

「叫你不要动还动…」

「我没有啊?」

感觉到包覆着龟头的炙热软肉,不断在蠕动收缩,真的好舒服,龟头从刚刚就一直传来一种酸麻的感觉,这样下去,可能撑不了多久就会…射出来的。

「你不要一直停在那里啦…这样好…撑…」

「喔…那我轻轻的动喔…」

我屁股再轻轻往下一压,感觉龟头些微往前挺动了些,而且这一动,才感觉到阴道里有多么的湿滑。尽管前方的腔室紧缩着,但透过滑润的爱液,稍微用点力就能往前压进去一点. 但只前进了这一点我就不敢再往前了,于是将肉棒往回抽,然后靠着这一两公分的距离,用龟头浅浅的在她湿滑的阴道开始前后抽插。

感觉她的双手,稍微放松了些,我开口问:「榕…还会痛吗?」。

她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舒服吗?」

紧紧扁着嘴,她还是没有回答。

「嗯?」我又发出一声想得到答案。

「……不舒服…」隔了很久,她才用蚊子般的声音回我。

听到这样任性的回答,我才放心地继续往前。每次抽插,我都将龟头往前多压一些进去。不一会,半根肉棒都进到她的身体里了,我们这样,已经可以算结合在一起了吧?

我用很缓慢、很缓慢的速度前后抽送,因为那紧致的感觉,不论几次都一样,每次退出时,都可以感觉到龟冠刮过阴道内一道道湿滑的皱摺;想往前推送时,却觉得前方的腔室缩得跟刚刚一样紧致.

「嗯……」因为嘴巴紧紧闭着,偶尔可以听到她鼻腔不小心发出舒服的呻吟,看着榕榕她忍着的可爱模样,我好想一直就这样缓缓抽动就好。可是光是这样慢慢的抽插,底下传来的快感却是非常强烈,感觉随时都会忍不住的。

「榕…」

「嗯…?」

「要全部进去罗?」

「…嗯……」

松开她的双手,我扶着她的膝盖,将她靠在我腰间的大腿微微地往上推,然后屁股后缩,将龟头退到阴道口。

啊!好像有「啵」的一声,龟头不小心拔了出来,感觉她的身体跟我一样抖了一下。好湿喔,肉棒拔出来,才感觉到上面好像沾满了黏滑的液体. 肉棒再次往前抵着她的身体,却一时找不到刚刚进去的地方。才刚想翻开掀开身上的被子看清楚,却被她紧张地抓着。

「嗯…你要干嘛?不可以看…」

「喔…」

我只好一只手伸进去两人的下体间,握着肉棒,沿着她的身体找那寻湿滑的源头. 最后,终于在我稍微将翘高的肉棒往下压的时候,龟头又抵到那两瓣肿胀的阴唇之间.

屁股往前一送,「噗滋」一声,榕的身子又是一阵颤抖,两手伸到两旁揪着枕头. 跟刚刚的感觉一样,用了不小的力量才将龟头整个穿进她的窄口中。这一次,我没有再往后退,而是将屁股不断往下压,龟头也不断地撑开前方紧缩的窒肉,肉棒一点一点往阴道的深处挺进.

「嗯……嗯…」

快…快了,就快完全进去了,我使劲的再往里一压。

「啊……」她发出一声长叹,到底了?感觉龟头好像顶到了底部,但肉棒还有最后一小截露在外面。我尝试着再往前压,感觉好像肉棒好像可以再进去一些,但她揪着眉头,露出很痛苦的表情。

「不要再进去了…好痛…」

我赶紧停下来,虽然末端还有一点在外面,但已经几乎是整根肉棒都在里面了,完整的被她阴道炙热的腔室包覆着。我跟榕,跟我思念许久的她,身体已经完全的结合了。

我弯下身趴到她身上,轻抚着她的头发说:「榕榕…全部进去了喔…」

「嗯…」

「会痛吗?」

她摇摇头说:「好…撑…」

「那我要开始罗?」

「嗯…」

「来…抱着我。」我拉着她的小手,让她搂着我的脖子,双手也环抱着她的头和肩膀,在她的脸颊亲了一下之后,我将屁股往后缩,将肉棒稍微抽出,然后再往前插入。

「嗯……」耳边不断传来她偶尔泄出的呻吟,好舒服喔,光是轻轻的抽插,就感觉肉棒好像被紧致的膣腔套弄着,两人性器完美的结合,最敏感的表皮紧密的贴在一起,靠着不断分泌出来的体液滑润的相互摩擦着。

榕,你也很舒服吧?感觉她的小手把我搂的好紧,胸部的软肉也被我的胸膛压得扁扁的,一抽一插,结合着的下体那里,不断传来「滋、滋、滋」的声音。

「亲一下。」听到我的轻唤,她转头过来,我们嘴对嘴又吻了上去,舌头在彼此的口腔内缠绕着,就像我们接合的下体一样,湿润的在彼此的身体里滑动。

「好舒服喔…我想再快一点,可以吗?」

「嗯…」水灵的眼睛,柔情似水的望着我。在她小嘴上再轻啄了一口,我两手撑着床垫,挺起上半身。由上而下看着她,才发现她白皙的肌肤,早已满布着潮红,脸颊透着可爱的粉红色。

屁股微微后缩,再轻轻往前一送,原本和我对望着的眼睛,受到冲击又闭了起来。开始了,我用稍微快的频率,继续在她身体里抽插,感觉每次顶到底时,她一对胸部的软肉,都会跟着产生一股波动。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去握着那微微晃动的胸部,隔着绵密手感的表层,我稍微用力的挤柔着它底下丰满的乳腺。

「啊………嗯……」偶尔不小心张开口,发出一声可爱的呻吟,她又紧紧的把嘴巴闭起来。一只小手紧紧揪着枕头,另一只手胡乱地扯着一旁的被单。看到她这个模样,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加快,龟头酸麻的越来越厉害了,好想再快一点,但又怕一没忍住……

「滋、滋、滋…」感觉每次抽出,肉棒都会从湿滑的阴道口又带出许多淫液。

背部因为身躯的火热而汗湿着,实在受不了了,我一手把被子从旁扯下来,稍微盖在她的肚子上。顺手隔着被子握住她的腰,屁股后缩,再重重往前一压,「啪」的一声,两人肉体间发出了清脆的一响。

「嗯…」她的身子缩了一下,晃动的胸部,也多摇了两下才停下来。

嘶…好舒服喔,我忍不住屁股一抽,再往前一送,又是「啪」的一声,她的眉头也跟着紧紧一皱。于是我开始一下一下的,用很慢的频率,但每次都是重重的一插,我们的接触的身体,也开始连续发出撞击的声响。

「嗯、 嗯、 嗯…」每次重重插入,都让她禁不住的发出一声闷哼,胸前的乳房,也都会跟着上下晃动。

「榕…这样…舒服吗?」

「不…舒服…」

「那快一点好不好?」

「啊…不……」她还没讲完,我刚后缩的屁股,已经再次重重的落下。

「啪…啪…啪…」间歇的撞击声,还有那像水球一样,开始剧烈晃动的大胸部,让我房间内的气氛,开始变的淫糜。

「嗯…嗯…这样…不行…」忍着那股感觉,她张开小嘴,一边喘息一边说.

好舒服喔,我渐渐的加快速度,就这么抽插了几十下之后,感觉包覆着肉棒的腔室,紧缩的比刚进去时还厉害。

「榕…我好像快不行了…可以…在里面……出来吗?」

「嗯…」

真的好紧喔,吸附着龟头的窒肉,感觉在我往外退时,都有种快被带出体外的感觉. 看着她紧闭的眼睛,睫毛还不断颤抖着,我悄悄的掀开盖着我们下体的被子,终于看到了我们下体接合的样子。

每次退出,都可以看到被我肉棒撑开的阴裂处,粉嫩的软肉从旁被带了些出来,紧附在我的棒身上;白沫状的体液也沾的整根都是,还有些从接合的边缘流溢下来;随着肉棒再次的灌入,那粉红色的窒肉又吸附着棒身,被带入体内。

「嘶…好舒服喔。」我两手握着她柔软的胸部,开始快而有力的抽插。

「啪、啪、啪…」

「这样…有没有舒服了?」

她摇着头,扯着枕头和被套的两手,缩回去捂着小脸。

「榕…我想看你舒服的样子,手手给我好不好?」

「嗯…不要啦…」我将她一双小手,拉到肚子那边扣着,硕大的乳房因为臂膀一夹,更加挺立,正随着我们撞击的下体,而上下剧烈的震荡着。

「你真的…很变态…」

「你才好色勒,你看你的胸部,一直在动…」

「嗯……」她微微张开眼,看到我一直在盯着她瞧,鼻音发出一声抗议,但小手被我捉着,想缩却又不能缩回去。尽管如此,她的双腿却是将我越夹越紧,感觉阴道窒腔又是一阵收缩,不行,我感觉已经到临界点,快忍不住了。

「榕榕…我要…出来罗…」松开小手,我扶着她的膝盖,将她的大腿往上压,让她整个屁股微微悬空,然后开始用身体的力量,由上往下的将我的肉棒,一次一次重重的灌入紧致的阴道内。

「啊~~这样…不行…」

「啪、啪、啪…」紧缩着屁股,我忍着胀大的龟头,急速的抽插。

偶尔握住的乳房,一放手,就会跟着另一边继续剧烈的上下晃动。急速的抽插了几十下,感觉包覆着阴茎的窒肉,又是一阵紧致的收缩,还好我紧夹着屁股,忍过了一时想射的冲动。

「嗯~~~我不要了…你都骗人…」她小手推着我的胸膛,紧绷的下半身,却好像越抬越高,迎合着我的抽插。

「榕…我真的…快要出来了…我们一起…好不好?」弯下去亲了她一口,我身体继续压着她的双腿,两手握着她的腰间,开始猛烈的冲刺。

「呃嗯~~嗯~~嗯~~~」再也忍不住的呻吟,从闭不起来的小嘴中泄出。

「啪啪啪啪啪…」

「来了~~要出来了~~」急速抽插了好一会,龟头传来一阵电击般的感觉.

「嗯~~嗯~~嗯~~~」清亮高亢的呻吟,在房里回荡.

弯下身抱着她,我伸出十指紧扣住她的小手,一阵冲刺后,感觉马眼一酸…

「啊~~嘶~~~~出~出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

「呃嗯~~~~~~~!!」她最后一声惊叫,一股火烫的精液,自马眼射出,注射在她阴道的最深处。感觉阴道内窒肉不断的收缩,胀到不行的龟头,持续不断的排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

「嗯、嗯、嗯…」榕的全身紧绷的抱着我,可以感觉到她不断的在抽蓄,随着高潮,还有我在她体内持续抖射的阴茎,耳边传来她一声声可爱短促的呻吟。

好多喔,这阵子以来,累积许久的精液,正不断的往她体内注入。我凑上前,吻着她的小嘴,伸进去抵着她的舌头,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好像,还在经历不断来袭的高潮,感觉怀里搂着的身体,随着我不断的射精,还在一抖一抖的。

「啾」的一声,我离开她的嘴唇,感觉底下那根的抖射终于停止了。但她的身子的痉挛,却还没有停止,小嘴张着也还不断在吐着大气。感觉过了有一两分钟,急促的喘息终于稍稍和缓下来。

轻抚着她的短发,看着她满脸潮红的可爱脸庞,我忍不住又朝她微张的小嘴吻了一口说:「榕榕…」

「嗯…?」她闭着眼软软的说.

「我好爱你喔。」

听到我这样说,她微微张开眼睛,看到我一直注视着她,一双小手伸出来推着我不断贴近的脸。

「嗯…你不要这样一直看啦…」

「为什么不可以…榕这样好可爱…」

「你走开啦…」

我把她的双手架着,想贴上去抱住她,身体一动,才发现在她体内的肉棒,好像还硬梆梆的,一不小心又顶了一下。

「嗯…你……它为什么还…硬硬的?」

「就跟你说啊,我的弟弟跟我一样,好爱你的妹妹呢。」

「你…赶快…出去啦…」一双手胡乱的推着。

「我不要。」学着她任性的语气,弯下身将她紧抱在怀里,而我们的下体,自始自终仍然紧紧结合着。我让底下消不下来的那根,就这样继续静静的堵在她的身体.

「这样很…胀欸. 我警告你…你不要…再乱动喔…」

「嗯。」紧抱着彼此,我们合而为一,此时此刻,我好希望时间就停在这,永远不要流动。

***********************************

静默了许久,享受完那股高潮的余韵,我突然想到有好多话想对她讲.

「榕…」

「嗯?」

「我问你喔。」

「干嘛…」

「你从甚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

「啊?」

「是不是很久以前?」

「我才没有…」

「干嘛还装,你朋友都跟我说了啦。是上学期吗?」

「…」她把脸别到一旁,没有说话。

「还是高一上,刚进来那学期?」

「你很烦欸!我不要跟你讲啦。」

「唉唷…好啦,那我再问一个问题喔。」

「…」

「你知道吗?我收到成绩单的时候,吓了一跳说,这次进步了十几名欸. 」

「骗人…」

「真的啦,不信我现在去拿给你看。」

才刚想起身,她就唉了一声:「嗯…你不要乱动啦…」

「喔,好啦。」 「那你记得吗?」

「嗯…?」她红着脸回应。

「你生日时许的愿啊,现在前两个都算是实现了吧?」

「啊?」

「我很想知道,你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呢?」

「我…才不要跟你说…」

「为什么不说,是还没有实现吗?」我心里直觉,她没说出口的愿望,也许是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吧。

「唉唷,我不知道啦。」

「是什么嘛?」

「你真的很烦欸,我跟你说…可是你不可以笑喔?」

「嗯。」

「就是…希望你,可以找到幸福。」

「榕…」低头看着她,我顿了一会,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将她抱得更紧. 我怎么会这么傻,她这个只会替人着想的笨蛋,怎么会许我想的那种愿望呢?

「嗯…你很重欸,赶快走开啦,人家想要去洗澡…」

「才不要让你离开我。」我将她压在身下,牢牢抱紧.

「你真的很…讨厌欸…」

紧抱着她的同时,下半身不小心动了一下,让她又发出一声闷哼。

「榕榕…它好像,又可以了欸,我们…再一次好不好?」

「嗯…不要啦…嗯……」说到一半的小嘴,又被我堵住。刚伸进去她口中的舌尖,才挑动了几下,就感觉到她给予我同样火热的回应。她明明,也跟我一样,又想要吧?我们的身体,从刚刚到现在都还没有分开过,就马上又开始了我和她之间的第三次…

***********************************

「喀擦」一声,我回头一看,穿着我最喜欢的那件运动短T,暐榕刚从门外进来。她紧张的拉着衣服的下摆,白皙的大腿几乎要露到根部;而这件灰色T恤上大大的品牌logo,因为衣料被拉的紧绷,图案上的字和那个勾勾,都被它底下的大胸部给撑到变形了。

「你干嘛…一直看啦?」

听到她这样说,我赶紧把张开的嘴合起来,吞了一口口水。

「那个…内裤…湿湿的,不舒服,你有没有…可以借我穿的?」

「啊…喔。」顿了一下,我才赶紧转头去衣柜那边翻,本想找一件新一点的内裤让她先穿着,突然才想到……

「榕…你要穿男生的,还是女生的啊?」

「女生?你为什么有女生的?」

「锵锵~」我转身把手中那件白底粉红色点点的内裤张开.

「为什么在你这里!?你这个死变态!」她冲过来,一对粉拳就往我身上乱敲,打的我在房里给她追着跑。

「唉唷,赶快穿起来啦,屁屁都着凉了。」

看到我盯着她下体看,她赶紧一把抓过我手上的内裤。

「你转过去啦!」

我坐回书桌椅上才转过身,就听到一阵唏唏苏苏的。应该穿好了吧?

「好了吗?」

「好了啦。」

转回头去,看到她还是拉着衣摆,明明刚刚都已经那个了,还是一副害羞的模样,她都不知道这样拉,胸部的激凸都跑出来了,反而更加可爱,更加性感。

「榕,你来一下好不好?」

「我不要!你这个死变态!」

「快点啦。」她才刚靠近一步,就被坐在椅子上的我拉了过来。我让她转身背对着我坐在腿上,就像『上课坐』那样。

「干嘛啦?」

我一手搂着她的肚子,另一手悄悄伸到桌上,拿了手机.

「榕,我们之前坐在一起,好像都还没有拍过照欸,现在补拍一张好不好?」

「我才不要跟你拍。」

「唉唷,拜托啦,人家他们……」

「嘻…」我还没讲完,她突然窃笑了一声,构到一旁从她的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偷偷滑着什么.

「你看,这只大猪是谁?」她转身把手机萤幕亮给我看,画面里一个笑容灿烂的短发女孩,对着镜头眨眼,背后肩膀上,靠着一个男生的头,睡到嘴巴都张开了。这……这什么时候偷拍的,而且更过份的是,她小手还比了个『Ya』插在我脸上。

「你…你这个可恶的……,给我删掉喔!」

「我不要!」

我作势要抢她的手机,她则用身体压着我的腿,手伸的长长的让我构不到。

我索性两手环腰,把她抱住说:「好啊,不给我,看我怎么…修理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又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对着她的小肚子不断搔痒.

「嗯…不要啦~~你快放开我啦~~」

「我不要,我永远…都不要再放开你了。」她在我怀里一边叫、一边笑。看着那灿烂的笑容,感觉时间彷佛回到了几个月前,我们最纯真的那一段时光。

榕,你知道吗?你的愿望,实现了喔。我现在,很幸福,你呢?

对不起,因为我的胆怯与旁徨,让你一个人经历了那些,那一定在你心里留了很深的伤痕吧?但我从今以后,一定会紧紧握住你的手,不论将来发生什么样的事,经过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保护你,陪着你一起走过.

而且这一次,我真的永远都不会再放手了,因为我知道,你是我的椅伴,也是我这生命中,一辈子都想要互相倚靠的另一半。

***********************************

结果在那之后,仓促推出的新法案,只执行了这短短一个学期,就嘎然而止了。据说有很多的原因,其中一个,是学生的成绩有明显的下降,令人意外的,平均下降幅度较多的,竟然是坐在前面的女孩子。

而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有太多的家长向民意代表举报,自己的女儿在学校受到了椅伴的侵犯。听说这种情况,在每所学校都有好几起确定的案例,也有多人因此而被退学,阿堂就是我们学校的其中一个例子。

而在那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人听过他的消息了。反倒是有听说,他混过的帮派,根本就不承认他这个人的存在。原来一直以来,阿堂这个家伙,都只是个狐假虎威的『臭俗仔』。

但其实这个法案,也不是说都没有留下什么益处,至少它还是有达到当初推行的其中一些目的。像这个学期之后,班上有近三分之一组的椅伴,后来都发展成了男女朋友,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的好友阿良,和他当初嫌弃到不行的『恐龙妹』。

至于我呢?当然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她,整个人有了很大的转变,而我原本平淡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从这一刻起,才正要开始精彩呢…

(全剧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