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cabby(斑点狗)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cabby(斑点狗)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说服者 说服者

    计程车司机就好比小姐,客人要「上」,就只能给人家「上」,笑脸相迎,不能挑客,否则就是拒载,换成小姐就是「拒日」,或者「拒嫖」,拒载要被投诉停运,拒嫖会挨打和关黑屋!  世上职业千百种,计程车司机无论在哪里都和小姐一样,处在社会底层。我是其中一员,朋友都叫我CABBY,英文不好的管我叫「凯逼」,大概是嘲笑我为「装逼的凯子」的意思。  无所谓,是有点……嘿嘿。从某重点大学MBA之前的那个专业以学士文凭毕业后,我开始了自己打工创业的梦想,但在走南闯北为之奋斗十年并以惨败告终之后,人生终于走到了低谷,为了生计我成

    cabby(斑点狗)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说服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说服者》,是作者cabby(斑点狗)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计程车司机就好比小姐,客人要「上」,就只能给人家「上」,笑脸相迎,不能挑客,否则就是拒载,换成小姐就是「拒日」,或者「拒嫖」,拒载要被投诉停运,拒嫖会挨打和关黑屋!  世上职业千百种,计程车司机无论在哪里都和小姐一样,处在社会底层。我是其中一员,朋友都叫我CABBY,英文不好的管我叫「凯逼」,大概是嘲笑我为「装逼的凯子」的意思。  无所谓,是有点……嘿嘿。从某重点大学MBA之前的那个专业以学士文凭毕业后,我开始了自己打工创业的梦想,但在走南闯北为之奋斗十年并以惨败告终之后,人生终于走到了低谷,为了生计我成

《说服者》 第三十八章 恢复疗法 免费试读

「哈哈哈~哎哟……都是你!现在倒好,别的地方没事了,肚子又笑疼了~哎哟……哈哈哈……」柳青一想到自己鼻涕喷了我一脖子的情景,怎么也忍不住,眼泪都笑出来了。

「哦,别的地方?别的地方是什么地方?」我坏坏的看着她说。

「哼,你这个人!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刚给你点颜色就又说些轻佻话!」

柳青这次倒没生气,只是微嗔的白了我一眼。

「喂喂喂!我是关心你好吧!万一你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没好,那我把自己弄的头昏脑胀,头重脚轻,头疼欲裂的,功夫不是都白费了?」我赶紧故作正经的说,恨不得把自己功劳苦劳都夸到天上去了。

「一肚子坏水!不理你了!」柳青不愧是美女,嬉笑怒骂都别有一番风情,她似乎因为催眠的事已经对我敞开了心怀,所以嗔怪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就跟撒娇似的。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暧昧了,她脸红红的清了清嗓子,「啃~你……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精神力透支,头昏脑胀的,太阳穴胀痛得厉害,嘶……不提还好,你这一提我又疼得更厉害了~」

「那你快躺下,我给你揉揉……哎呀,不行,还是等下美美来了让她给你揉吧。喂!你怎么这样!快……快起来!」

「哎哟~嘶~疼得厉害,是你让我躺下的,借你大腿枕枕嘛,不是那么小家子气吧!我弄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是以歪就歪,耍赖似的枕在她两条光滑的大腿上,动也不想动一下。柳青现在可是全身赤裸的,那条床单堪堪只遮到大腿根下方而已,我只是稍稍侧过头,脸上立刻就传来一阵滑腻的触感,她双腿间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不住往我鼻子里钻,我一时间犹如深陷温柔乡里,舒服得想要呻吟出来。

「你……哼,根本就是个赖皮。」柳青虽然嘴里发出一声抗议,可是却没有作出什么实际的抵抗,默许了我得轻薄。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我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旖旎气氛,一句话也不说,偶尔还把脸转向柳青的小腹深深吸一口气,再假装无意识的徐徐吹向她大腿间的缝隙里。

「喂!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柳青羞红了脸,虽然觉得这样似乎不对,但又不忍拒绝我。只好挑起话题来转移注意力。

「你……你之前说的,和……和美美那个,真的能……能帮你恢复精神?」

这个傻丫头!我不禁好笑,什么不好聊,聊这个,「是啊!我和美美做过试验了,精神力在爱爱的时候恢复得非常快!要不然的话……哎……」我这口气故意往她腿上吹,可爱的鸡皮疙瘩再次浮现出来。

「要不然会怎么样?」柳青再次忍耐了我轻佻的行为。

「轻则神昏智迷,昏睡一星期都恢复不了,重则脑神经严重受损,最后变成痴呆!」

「哼,你那颗脑袋里装的都是坏水!痴呆了好,省得成天挖空心思欺负人!」柳青恶狠狠的说。

「喂!你就那么恨我啊?我都救你两次了!你不考虑好好报答我一下就算了,还诅咒我啊?哼,算我交友不慎。」我佯装生气,把脸又往下埋进一点,鼻子都快挤到柳青腿缝里去了,余光瞟过她那处神秘的三角地,依稀能看见几根黑黑的软毛。

「呀,混蛋!又占我便宜!你……看我不……哼……都是你!要不是不能用手,我一巴掌扇你到天涯海角去!……便宜你了……就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哼……」女人真是奇怪,尽管曾经被迫的和我发生过肉体纠缠,但是柳青一直对我这个恩人不冷不热的。可是现在呢?一旦放开了心防,就能容忍以前绝对不可能允许的的挑逗和轻薄。

「啊?借你两条腿躺躺就算报答了啊?那可不行!」。感觉到她态度越来越软化,我立刻来了精神头。

「喂!我可警告你,不要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你以为我是美美?三言两语就给你哄到嘴里去?我绝对不会相信和你……和你那个……能帮你恢复什么狗屁精神力的!」

「哟!?不信是吧?邓爷爷怎么教导我们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试下不就知道了,不由得你不信!」我无耻的编织着一张大网,等待着猎物一头栽进来。

「你休想!……呀~~~!你……故意的是吧?还吹!有完没完?!……等下美美来了你吹她去!哼!」柳青一点也没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房间隐约弥漫着一点酸酸的味道……

「嘿嘿……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爱爱,经过我多次的' 临床' 试验,我发现……只要我们互相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放进对方身体里一段时间,咳~就算不如做爱,慢慢的也能起到作用!这是另外一种恢复我精神力的疗法,就是慢一些!」

「臭流氓!你给我起来!越说越不像话!得寸进尺!那不就是……就是……做爱么?你欺负我智商低么?」柳青这下真的觉得我有些太放肆了,不停往她腿间吹气她忍了,现在竟然直接拿那么羞人的话挑逗她,「是我小看你了!你哪里是什么臭流氓!你是天上地下最最无耻之极的大色魔!!哼!」

「啧啧啧~~那么漂亮的一美女,脑子里成天想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我是说,只要互相含着手指,通过对方的身体孔窍,沟通阴阳,就能慢慢恢复了,虽然不如做爱效果那么迅速,但是也能让我在短时间内好起来!」我故作轻蔑的白了柳青一眼,「你那颗小脑袋里装的东西也不比我纯洁到哪里去嘛~哈哈哈!」

柳青被我一顿抢白,小脸涨得通红,隐约觉得自己是中了我言语中的陷阱,却又不好辩驳,一时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出一串「你……你……你你你……」

「哈哈哈!别你啊你的了,有诚意帮我就表现出来啊,结巴什么!」我布下最后一个也是最要命的那个圈套,就看她钻不钻了!

「真……真的是那样?」柳青脸上充满了不信的表情,可随后又咬咬牙接着说:「好!我帮你!但你要是想使什么坏,我可就再不理你了!你说吧,怎么做?」

「这还要教啊,含住我的手指就行了啊!来……」我保持着养躺的姿势不变,伸出食指手指摆到柳青嘴边,「哪,说好了,这是治病疗伤的正经事,可不许咬我,也不能马上就吐出来!」

柳青犹豫了一下,然后好像终于说服了自己一般吸了口气,张开小嘴将我的指头含了进去。

呼……柳青的小嘴跟她的小穴一样,温热湿滑,一条软软的小舌垫在我指肚下方,我忍不住轻轻勾了勾手指,温软的触觉立刻从指尖传导至全身。

「唔唔!」柳青感觉到我的动作,皱着眉头闷声发出抗议,我顿时感觉两排牙齿已经上下夹住我的指头。

「别咬!别咬!你光这样含着不行,要用舌头刮压我的手指,帮我理顺上面的脉络,然后用嘴向里吸,幻想把我的阳气吸进体内!」我赶紧制止作势欲咬的柳青,告诉她「恢复治疗」要领。

柳青疑惑的看着我,隐约觉得这样好像有点奇怪,但是又受不住我哀求的眼神,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解开了银牙对我的封锁,动作生疏的用舌头揉刮起我的手指来。

「嘶~~对~就是这样,先用舌尖,从指根舔起,嗯,然后慢慢滑向指尖,对对,就是这样~呼~好舒服~~再用舌头缠住整根手指,轻轻的裹,喔~~舒服死了~嘴要吸啊……我已经觉得手指发热了,这是好现象,一边舔一边吸,把阳气吸进去~嘶~嗷~~好爽!青青你真厉害!」

我这边享受无比,那边柳青却涨红了脸,虽然在我的指引下,她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可是她却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虽然自己从来也没有跟未婚夫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在拍卖会上,自己是亲眼看见过美美给这个家伙「口交」的,虽然现在嘴里含着的只是他的手指,可是这动作,怎么越看越像是……是做那个呢?而且……而且他的手指还主动的轻刮着自己嘴里柔软的位置,被他弄得有些麻麻痒痒的,柳青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右手掌心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握紧拳头,好像那样能把那种麻养的感觉变得更清晰些?

我不知道柳青的小脑瓜里现在正胡思乱想些什么,但是她纤薄的红唇吞吐手指的样子,看得我不禁心中一荡,不知道如果把手指换成自己的大肉棒,会有多么销魂?

我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住的提醒自己这可是绝好的机会,要赶紧进行最隐蔽最邪恶的那一步,这一步如果成功了,柳青有很大机会彻底堕进我的怀抱。

「不错,就保持这个方法不要停,我能感受到自己的阳刚之气正在输进你嘴里,现在我需要沟通你体内属于女人的阴柔之气,完成阴阳融汇沟通的步骤。」

「来……把你的手指给我。」我装着笨手笨脚的去抓她痛感凝聚的左手,故意不小心的在柳青左手掌心轻轻滑了一下。

「唔唔唔~~」柳青被我这个小动作触动了痛感神经,小嘴一紧,眉头一皱,一副吃痛的样子发出抗议,仿佛触电般收回左手。

「护动唔,雾住朱鼠!」柳青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下意识的把右手递给我。

我不由得一呆,过了好一会才翻译出来她的话是「会痛呢,换这只手。」嘿嘿嘿,柳青终于自己钻进我精心布局的圈套,主动把凝聚了全身几个特别敏感点的右手递给了我。

「哦……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轻轻抓住她右手的手腕,如获至宝般小心翼翼的将她的食指含进嘴里。柳青的身体最大的特点就是皮肤十分柔嫩而富有弹性,即使是手指放进我嘴里,也犹如含着一根羊脂玉葱般,在口水滋润下变得滑腻而柔软。

我开始温柔的吸吮舔舐,跟我教她的动作要领一样,从指根一直舔到指尖,然后绕着它打转,把从美美那里学来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说柳青的掌心位置凝聚的是最敏感的阴道的触觉,那么手指头的快感等级可能就跟腰腹处类似,指肚和手掌的边缘相当于乳房,而指根的快感等级就要接近于对阴蒂和乳头的爱抚了。

我认真的吸吮着这跟如青葱般柔嫩的手指,舌头不断的在指根指肚处纠缠,仔细的观察着柳青的反应,她的呼吸随着我的撩拨变得越来越急促,脸上的红晕开始蔓延到白皙的脖颈,裸露的肩头,而且还在逐渐向全身扩散。每当我用舌尖抵住她指间根部用力按压挑逗的时候,她就会不自主的颤抖一下,喉咙里发出几声无意识的呻吟,被我枕着的双腿也下意识的绷紧交叠,随着她喉音的振动,手指不住传来犹如跳蛋振动般的快感。

柳青此刻脑子里也是一片迷乱——「我的手指也会如此敏感么?虽然全身的快感都转移到掌心了,但他并没有触及到那里啊,为什么自己觉得全身麻软无力更胜从前?闺密不是说自己属于比较冷感很难高潮的体质么?为什么这个男人只是吸吮舔舐自己的手指,就会有那样强烈的快感袭过全身?自己甚至觉得下体有股热流蠢蠢欲动,两腿间已经有些湿润了!」

「天!早知道不答应他了!」柳青不禁在心里发出一阵无力的呻吟,「可是这个男人帮了自己那么多,虽然为人色了些,坏了点,可他的确没有刻意的侵犯过自己,哪怕是催眠自己的过程中,明明有大把机会占自己便宜,他也没有那样做!自己清楚的记得整个过程,他只是用火辣辣的眼神一遍遍的扫描过自己赤裸的身体,却强忍着没有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确是一边饱受欲火煎熬,一边全心全意的在帮自己!」

柳青全然没有意识到她正在进行自我催眠,「我这样做只是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吧!他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把自己救出来,为了治疗舞娘的毒瘾又弄成现在这样,那么只是相互含着手指这种事情,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可……可是那股快感……为什么如此强烈?如此难以忍受?我……我甚至……好想就此放肆矜持投进他怀里,被他压在身下好好欺负一番……天!……我这是怎么了?」

柳青闭着双眼,有些迷乱的微微仰起头,小嘴开始下意识的跟踪我的节奏,我去挑拨她的指缝,她也跟着挑逗我的,我用力的吸吮,她也跟着热烈的回应,我们就好像两个正在做着六九式勾当的激情男女,相互撩拨呼应着,越来越进入状态。

我的舌头和手指越来越放肆起来,抓着她手腕的手指开始悄悄的向柳青的手掌靠近,逐渐在掌缘附近轻揉着,舌头每次经过她的指根,都故意再向下探进一点,去挑逗她快感最集中的掌心。

柳青被我这番动作撩拨得更加迷乱和投入,直觉得男人的舌头好像来到了自己小穴的边缘一样,又舔又吸的,右手手掌在他灵巧的拨弄下,一阵阵的收缩,渐渐的握成一个空拳,仿佛所有的敏感点都在拳头上回归了原位一样,虎口位置就像阴蒂,拇指和食指变成了阴唇,而握空的拳头就仿佛是自己的蜜穴,他含着自己的食指简直就跟在吸吮一侧的阴唇般,而且每次遭到攻击,下体就会流出更多的爱液,自己甚至感觉到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嗯~~嗯~啊~不要~~那里~啊~」柳青犹如完全迷失了一般,连什么时候已经吐出了我的手指也没意识到,当我把舌头探进她握成空拳的手掌里面时,她开始忘情的大声呻吟起来,身体也跟着一顿扭动,小腹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就好像下体正在主动迎合我的吸吮一样。

我把被她吐出来的那根手指收回,趁着她那股迷乱劲,插进了柳青的右手空拳里轻轻勾挖起来。

「啊!~~」柳青仿佛是蜜穴被突然插入一样,本来握空的拳头条件反射似的收紧,把我的手指包了个结实,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天啊……我……这……这是……怎么会那么舒服……她的手指好像插进了我下面一样,呀~~那个点……跟美美那天压住的那个点一样,又酸又麻~~怎么会……噢……好舒服……」柳青的意识越来越迷惘,欲望却变得越来越强烈,她开始一边快速挺动屁股,一边抓着我的手指用相同的频率上下套弄起来,弄得我再也不能安稳的枕在她腿上,下意识的一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柳青终于被我的动作惊醒,四目相对之下,见我拿想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竟然会错了意,表情变得有些慌乱起来,「你……你的手指……我……我不是故意的吐出来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失……失败了吗?」

「还没有……」我热烈的看向她红扑扑的小脸,「我们还有补救的措施!」

「唔~唔唔~」柳青正惊慌失措的那一霎,一双火热厚实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嘴,紧闭的牙关被一条固执的舌头撬了开来,疯狂的在她嘴里探索着,然后如获至宝一般追逐着她的舌头,最后如痴如醉的纠缠在一起。

我几乎有些霸道的吸吮着柳青的舌头,嘴唇,全力挑逗她嘴里所有的敏感点,她的右手被我压在枕头上,手指仍然一个劲的在她拳心钻探勾挖着,柳青再也不能保持哪怕一点点的理智,主动热情的回应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