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hujianian的小说 作者hujianian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魔兽异界征服之旅 魔兽异界征服之旅

    女性阴道内蜜肉温柔地容纳着杜康的巨物,这种让人迷醉的触感是仅仅自慰过的杜康完全没有想象过的,他不由自主地用另一只手搂住了美人的身体,将其更紧密地圈在自己的怀里。硕大的乳峰紧紧地贴在了杜康的胸前,因爲挤压而变成了两个诱人的圆饼,白皙肥嫩,肥满诱人,即使让人舔上一年都不会满足。女精灵勃起乳头在胸前形成了异样的触感,硬中带肉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品尝。然而杜康并没有先品尝这对让他神魂颠倒的奶瓜,而是让环着艾兰蒂斯身体的手穿过了她的腋窝,玩弄着她的侧乳。巨大的乳房表面积并不小,而此时却没有多少还露在外边,杜康的

    hujianian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魔兽异界征服之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魔兽异界征服之旅》,是作者hujianian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性阴道内蜜肉温柔地容纳着杜康的巨物,这种让人迷醉的触感是仅仅自慰过的杜康完全没有想象过的,他不由自主地用另一只手搂住了美人的身体,将其更紧密地圈在自己的怀里。硕大的乳峰紧紧地贴在了杜康的胸前,因爲挤压而变成了两个诱人的圆饼,白皙肥嫩,肥满诱人,即使让人舔上一年都不会满足。女精灵勃起乳头在胸前形成了异样的触感,硬中带肉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品尝。然而杜康并没有先品尝这对让他神魂颠倒的奶瓜,而是让环着艾兰蒂斯身体的手穿过了她的腋窝,玩弄着她的侧乳。巨大的乳房表面积并不小,而此时却没有多少还露在外边,杜康的

《魔兽异界征服之旅》 第三十三章:女仆夜侍 免费试读

宴席上的食物可比酒馆里面的好到不晓得哪里去了,杜康想起透露了城主正在收集晶核的那两个排队佣兵,不由地发笑。自己开着疾风步潜入房子,穿着主人家的衣服,一分钱都不花,就白嫖到了奢侈到了极点的宴会,而他们却要在那里排队排上个半天,吃着黑心老板因为人流量骤然增多而疯狂提高价格的劣质食品,两者间的巨大差异怎麽都会让杜康这样的坏东西发笑。

要不是杜康还得装模作样地装作赤焰城的显贵,只能学着其它人的样子,小口小口地优雅进食,他早就胡吃海塞,把餐桌上摆着的食物全吃完了。

说起来,如果是杜兰平时举办的宴会,任凭杜康装得再怎麽像,他终究也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场合,不可能不被人识破,但这次,杜兰为了巴结城主,以示他对战争的支持,不光请了赤焰城的将军,连几个军队里大点的首领也请了进来,这些人也没怎麽参加过这种层次的宴会,他们的行为和杜康差不离,所以大多数人就算看出了杜康的异样,也只当他和那些军队里的头头是一起的。

聚会除了歌舞表演,山珍海味之外,还有人上来为杜康提供了一种像水烟一样的东西,杜康有模学样地跟着其它人一块抽了起来,刚抽的第一口就感到身体里传来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杜康第一个反应就觉得这玩意可能就是异界的毒品,生怕自己成了瘾,便屏住了呼吸,假装自己又吸了一会,之後便马上放了下来示意侍者拿走。

眼见杜兰与奥布瑞城主谈得差不多了,奥布瑞城主搂着女人醉醺醺地进了杜兰为其精心准备的豪华房间,其余的众人也纷纷退场,各自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了杜兰为其分配的客房。杜兰显然家大业大,根本没统计过有多少人参加了这次宴会,有一个算一个,就算是像杜康这样混进来的人物也被侍者带入了一间客房。

不过杜康也不能排除是杜兰在刻意炫耀自己的财力,因为客房的数量是远多於客人的。他也许想借着这次庆功宴在巴结城主的同时,也顺便提高自己在赤焰城的达官显贵眼中的影响力。

这客房之前杜康之前在找落脚的地方的时候就已经溜达过了,正是之前他所见到的那种洒满了馨香的花瓣,点着淡淡的香薰的那种。虽然异界并没有席梦思这种东西,但垫在身下的褥子不知道以什麽材料填充,竟也有着不弱的弹性,躺在上面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睡在这种豪华房间里可比睡在阁楼上好太多了,杜康敢打赌,就算是旅店里最好的上等客房也绝对比不上杜兰的手笔。

杜康在这穿越到异界之後最好的床铺上入眠,就听得客房的门外传来了平稳,清晰,并且并不恼人敲门声,还未等杜康回应,一名身着黑白两色女仆装,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性便安静地走了进来,走到了杜康大床的床脚,提起裙角行了个礼,带着迷人的微笑说道:「向您请安,大人,我是安娜,今夜,由我来侍奉您入眠~」

女人盘着与宴会上的女仆一样的发髻,美丽的笑靥十分醉人,一双蕴含着情欲的美眸秋波流转,顾盼生姿,洁白皓齿含羞半露,一看就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女人。

杜康与泰兰德和艾兰蒂斯她们分别已有一段时日,对顶级美人的印象又开始模糊了起来,一时之间觉得这个女人也还算好看。

不过作为晚上侍寝的女仆,安娜的着装与宴会上那些服侍客人进食的女仆又有所不同,上身的意料经过裁剪,刻意露出了大半酥胸,以便让高耸双峰间的深邃乳沟一览无余;腰间形似束腰,将肋骨的位置束起,以便更好地凸显穿着者的胸部,却又故意将腹补一圈的衣料挖空,露出了戴着宝石的肚脐,宝石上刻着与杜兰的宅邸类似的标志,以示女人是是杜兰的私有财产。

下身的裙子显着地短於外面的女仆穿的那种长裙,只到了膝上十公分左右的位置,在女人提起裙角行礼的时候,杜康甚至还能看到她股间剃净了毛发的饱满阴阜。

见到这一幕,杜康哪还会不知道杜兰送来的这女仆到底是干什麽的,杜康暗笑着有点嫉妒地在心里默道:「有钱人的生活过得真他妈开心,等老子有钱了之後,也得买个十个八个上百个的漂亮女仆放在家里夜夜笙歌。」

不过杜康随後又想到,自己有魔兽系统傍身,未来若是能召唤出其它种族的美女,每种来个几十个,什麽魅魔精灵,人类德莱尼,看得上眼的全都列为女仆,在自家开个人种博物馆,岂不美哉?就这一点,任凭杜兰财力如何雄厚,都是远远比不上杜康的。

想到这里,杜康的心里平衡了不少,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懂的微笑,向着女仆招了招手,梦想虽然不至於不能实现,但还遥远得很,不如先慢慢享受杜兰送来的这块美肉。

女仆见到杜康的手势,便擡起美腿,如同安静乖巧的猫儿般登上了床沿,跪着爬到杜康的身边,又转了个身,把手伸向床头柜,拿来了一个盛着各色鲜艳水果的果盆,取下了一粒水晶般的葡萄,用涂着豆蔻色指甲油的纤细手指喂到了杜康口中。

杜康享受着女仆贴心的服务,空出来的两手马上不安分了起来,一只顺着绕着女仆的肚脐轻轻地画着圈圈,然後一路上攀,来到了女仆柔软的乳峰中间,直到此时,杜康这才发现了又一个女仆装的秘密女仆胸间的衣料特意留出了一个可供男人单手探入的缝隙,方便主人不必脱下衣物便可享受女仆的酥乳。

衣料的压力与女仆硕大的胸乳使得杜康的五指陷入了女仆那如同棉花糖般柔软甜蜜的乳肉,即使还为品尝,杜康就知道这女人要比自己之前在泄湖镇上干的那两个村姑好上太多。

另一只手缓缓向下,搂着安娜的腰间,从女仆的屁股後面绕到了那馒头般的阴阜上,在摸索间,杜康还在女仆的嫩菊那里摸到了一个类似宝石般的塞子,看来这女仆早就被训练好了各式各样的淫乐戏法,无论杜康对她做什麽她都会乖乖顺从。

说起来杜康还没有享受过肛交的感觉,在暗夜精灵那边的时候,无论是艾兰蒂斯还是蒂安娜似乎都对肛交异常的抵触,暗夜精灵似乎非常不喜欢这种「不符合常理」的交配方式,而杜康与苏珊娜与希维尔在一起的手,手头又没合适的灌肠道具,杜康也没兴趣体验一把「巧克力火锅」的感觉,便作了罢。今天,这个女仆显然已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等杜康是一定要好试用一把,享受一下个中的快乐的。

中指缓慢地拂过那条无毛的缝隙,女仆虽然并非天生白虎,但毛发已被剃得相当干净,一点也没有紮手的感觉,私处的软肉相当舒适,杜康的指尖绕着女仆的两片淫唇灵活地游走,逗得女仆发出了一阵阵诱人的呻吟。

「哦……大人,别再……别再撩拨我了……」

女仆充满情欲的吐息拂过杜康的脖颈,杜康猛得一用力,便将女仆抱到了自己的身上肆意亲吻,从脸颊吻到了胸间。

衣料轻轻一拉便可解开,随着杜康抽拉一条细细的带子,女仆光洁如玉的身姿便出现在了杜康的眼前。女仆的身体大体让杜康满意,只是呈现微褐的乳首让杜康略感遗憾。

昂起的阳具抵在女仆安娜的肉缝间细细摩擦,不过此时杜康却并没有急不可耐地进入女仆身体内的念头,他早就想好了,今天夜里,他要好好地轮流品尝女仆的三个孔穴。

亲昵了一阵,杜康感觉到女仆与自己接吻的口中已泌出足够的津液,便推开了女仆,坐起了身,让高高挺起的肉棒遥遥指着女仆的俏脸,就像即将发动冲锋的骑士昂起的骑枪。女仆见到杜康的动作,心领神会,立刻顺着杜康的意思伏低了身子,顺从地舔舐起杜康怒胀的棒身。情动的女仆唇舌与肉茎温柔的摩擦,反射着水光的汁液沾遍了肉柱的上下,接着,安娜的软舌又抵至了杜康的春袋,一条沟隙接着沟隙慢慢舔了过去。

随後,安娜又用舌尖舔着棒身,一股作气地舔了上去,一路直达了肉茎的顶端,一股剧烈的快感通向杜康的脊椎,爽得他差点呻吟出声,果然那安娜是个精於此道的老手。

还没等杜康从那种快感中回过神来,温热湿润的口腔又包覆住了整个龟头,在安娜的刻意控制下,皓齿与包皮系带轻柔缓慢的摩擦,这种异样的感触,不仅没让人生出痛感,甚至还隐隐有快感弥漫。

一系列的动作使得安娜的头发有些淩乱,於是她便撩起了一侧的发丝,整净了自己视野,顺便给了杜康一个品位快感的时间,见到杜康从那种愉悦中回归了心神,安娜便知道下一步游戏可以开始了,随後含住了肉根,一下子吞了下去!

粗长的肉根直入女仆的咽喉,喉间的嫩肉紧紧地箍着肉棒,女人巧妙地利用了自己的身体本能的对异物的厌恶,让喉间地肌肉反射性地推挤着肉棒,然而喉咙的嫩肉又怎能拒止坚硬硕大的肉棒,无力的挤压徒然让杜康产生了另一种快感,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女仆之前似乎也没有服侍杜康这样的尺寸的经验,吞咽之下,竟然一次没有尽数吞入,还漏了半指长的茎身,湿淋淋地露在外面,安娜还想再吞得深一点,只是喉咙不再受得了了,便只能作罢,吐出了杜康的阳根,缓了口气,又来了一轮深喉。

做了几轮之後,安娜的喉咙被杜康巨大的尺寸弄的似乎不怎麽舒服,她试探性地含弄着玉柱的顶端,让柔软的小手接替了口腔的工作,套弄着坚挺的棒身,用一双媚眼小心地观察着杜康的表情,见杜康没露出厌烦的表情,而是同样享受,这才安心地继续了下去。

龟头在女仆性感红润的朱唇中温存,女仆的表情是如此的淫靡,给男人同时带来了心理与肉体上的双重享受。

杜康打定了主意要在女仆的三个孔穴中各来一发,没有刻意忍耐,终於在一刻钟之後,尽情地在女仆的小嘴里释放了出来,安娜感觉到了杜康射精,连忙扶住肉棒,将肉棒的顶端完全含入口中,不留一丝缝隙。

数股精华喷射入女仆的口腔,安娜把它们如数含入口中,待到杜康不再喷射,女仆又温柔地吮吸起了杜康的阳物,帮助性器将最後一点尿道中的精子顺利排出。

做完了这一切之後,女仆安娜恭恭敬敬地鸭子坐坐在了杜康的身前,手掌并拢,托在嘴巴下面,以防今夜的主人宝贵的精华漏到了床上,败了他的兴致,随後女仆向着主人张开了檀口,展示了将女仆的口腔盛得满满当当,几乎都要淹没了舌头的精子,待到杜康露出了充满成就感的表情之後,这才魅惑地咽了下去。

完成了这一切之後,女仆又转向了床头柜,拿出了一个装着不知名蓝色药物的水晶瓶,杜康见状,心想:「这难道是异世界的『伟哥』吗?居然也是蓝色?」

只是杜康并不需要这种东西,英雄模板赋予的强大体质摆在这里,即使射了一次之後,顶天立地的肉杵坚挺依旧,一点也没有乱下来的迹象。

女仆刚想倒出蓝色药丸,却陡然瞄到杜康的肉茎好不疲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安娜受过不少侍奉男人的训练,所以她很懂得如何取悦男人,她马上让自己的讶异变成了惊喜,随後笑眯眯地说道:「大人您真是厉害的很呢,我想用这『重振雄风丸』让您再快活几次反倒是侮辱了您啦~!」

杜康知道安娜谄谀的意思,不过他不介意继续和女仆玩玩,於是调笑道:「知道自己错了吗?那你还不赶快好好服侍我,做个补偿?」

安娜将那瓶「重振雄风丸」又放回了床头柜,妩媚地套弄了杜康的肉棒一下,心里暗暗想面前的男人可千万别是个银枪蜡头,不然等等戳穿了之後又不好哄他。不过杜康又怎麽可能让她失望,坚硬挺拔的男性生殖器坚挺如旧,就好像之前安娜的口交都是在做无用功一样。

安娜确认了杜康真的不需要药丸的帮助後,这才放心地展露出媚笑,接着杜康的调戏说道:「那大人到底是想要我怎麽补偿呢?」

杜康的眼珠转了转,思考了一番到底是先搞一下女仆的後庭尝个鲜呢,是先按部就班享受一次女仆的膣道,想了一会,杜康最终还是想先看看这个尤物胯下的桃源洞究竟功夫几何,於是说道:「既然我已经尝过了你上面的小嘴,那现在该轮到你下面的小嘴尝尝我的家夥了!」

安娜笑着挪了挪身体,让自己的花穴对准了杜康的肉杵,潺潺的春水沿着柱身缓缓流下,场面淫靡至极。

「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人~」

女仆把对杜康的称呼咬得极媚,又撩动了杜康的心弦。安娜早在进入杜康的房间之前就已经服下了避孕药,自然毫无顾忌,而她在见识到杜康的尺寸和持久度之後,也想让自己的下面尝试一番。

「哦……」,女人沈下了腰肢,玩弄着自己的胸前硕大的两个乳球,撩得杜康也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托住她的乳峰,感受上面那柔软吸指的触感。

花径缓缓吞没了肉棒,一开始杜康还不感觉膣道内有什麽奇异之处,随後,阴道内的嫩肉又紧紧地圈缩起来,与深喉时的口交有那麽点相似,然而女人的膣道毕竟是专门用来容纳男性性器的器官,同样的事情,由阴道来做,自然是与喉管不一样的。

两者的区别有如富有天赋的老手与初涉此道的新人,相差许多,那深喉只是安娜运用了喉咙的反射性反应,怎比得上专门锻炼过的花径对男人阳具的爱抚。论舒服当然是膣道内舒服了很多,只是口交时也别有一番韵味罢了。

适应了杜康的进入後,女仆的动作霎时变得狂野浪荡了起来,口中也是淫言呓语不断。只是异界的女人就和地球上的西方女郎一样,生性直白,重视将内心的感受脱口而出,狂野淫浪有余,留给男人的遐想空间却有所不足。

「哦!太棒了……啊!对……对,就是那里!求求你!求求你再继续插那里!」

听到了女仆的哀求,杜康便搂住了她的细腰,全然不顾香汗沁湿了自己的手掌,两手抓紧了女仆的骨盆,就好像生怕她从自己手中逃脱一样,将女仆的淫穴固着在了自己肉棒的上方,强硬地只允许她顺着自己划出的范围运动。

腰间狂抽猛送,一波波的攻势凶猛地扑向女仆之前所述的要害,女仆娇弱的身躯在杜康的抽送下摇摆不止,有如惊涛骇浪的一叶小舟。

「呜……等等!轻一点吧……轻一点吧!您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神识彻底被极乐淹没的女仆显然已经忘了服侍客人时的戒律,隔壁的房间之前还隐隐传来男人女人的呻吟声,此时已经完全被女仆的娇喘淫语所盖过,过了一会,隔壁索性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安娜气得没兴致继续了。

安娜遭到杜康的这番猛攻,丰腴的胴体渐发无力,最终柔弱无骨地倒在了杜康的身上,杜康索性暂时停止了抽插,带着她一起翻了个身,将其压在了身下,彻底接过了主导权。

眼下妖艳的女仆气息浑浊,媚眼如丝,比起之前的样子,淫媚了不止一筹,见到此番情景,杜康的进犯欲望更加强烈,一边抽插着她的身体,撞击着女仆丰满的臀肉,一边吻过她优美白腻的脖颈。

饱受蹂躏的女仆在杜康兴致扬起了之後,突然勾紧了脚趾,并拢了大腿,发出了一连串急促的喘息与淫叫。

膣道内的淫肉陡然收缩,正是让杜康爽到了极点,可并拢的大腿却不经意间阻挠了杜康的进入,於是杜康便转成了侧身的姿势,强行一手举起了女仆雪白丰腴的美腿,强行继续进入。

其实这也符合了女仆的心意,在她高潮之时,她又怎麽舍得让男人停下,只不过大腿并拢是本能所驱,无法控制,杜康为了追求快感的举动反倒遂了她的心愿。

男女间的性事已到达顶点,子宫颈与龟头尖端在噗嗤噗嗤的水声中相撞又分离,杜康被压在女仆身下的那只咸猪手也没闲着,伸了上来占领了乳峰的激凸,玩弄着傲然昂起的,软中带硬的坚挺乳头。

被杜康这麽一刺激,本就在云端的安娜更是又上一层,淫穴有如章鱼吸盘般将反复入侵的肉杵紧紧吸住,饶是杜康的体魄强劲,想要拔出的时候,都感到了有点阻力。

「受不了了!要受不了啦!我要被大人您给肏死啦!喔——喔……啊!」

伴随着这是淫呼,安娜的膣道内也紧到极点,本就不想忍受的杜康狂泻而出,肆意地将饱含自己子孙的浓浆喷洒在了女人的子宫口上。只是这一次,杜康的白浊汁液并不像之前给苏珊娜授精时那麽顺利,女仆的子宫口上竟然有一层厚实的薄膜将杜康射出的精液完全阻挡,连一滴都无法进入女仆最幽密的深处。

这就是女仆之前服用的避孕药的作用了,药物的效果大概持续一天半,之後这层薄膜会自行溶解,化作无色无味地液体流出女仆的阴道,只是在此时,这层薄膜就犹如一层厚重的铁制城门一样,让杜康的精子无从下手。

随着杜康喷射完毕,稍显疲软的肉根抽出了阴道,发出了啵的一声,带着独特的腥味的白色黏液缓缓地从女人的蜜穴里一同流了出来。

安娜被杜康这麽一搞之後也没了力气,靠在一旁微弱的喘息着,而杜康也需要一点时间让连续激射了两次的性器缓一缓,两人抱着同样的默契一起休息了一会。

杜康依仗着自己强大的体质,抢先一步缓了过来,开始玩弄起了女仆的後庭,为之後的尝鲜细水长流地做着准备。

杜康拍了拍女仆的屁股,示意女仆调转身体,女仆乖巧受意,顺从地转了身,杜康得意好好地欣赏女仆的肉缝与後庭。

原来这女仆的菊花里插着一根透明的水晶棒,而非一个宝石塞子,透过水晶棒,借着床头灯罩里的烛火朦胧的光芒,依稀可以看见女仆的菊道内粉嫩的软肉,其内部没有一丝污秽,显然已经做过了仔细的清理,杜康甚至可以猜出,女仆应当在前几天没怎麽进食固体食物,这才让自己的後庭如此干净。

这点得记下,以後要是有了自己的成群女仆,一定要找个方法让她们天天服食液体的营养,无论是美少女还是美少妇,杜康都不想看到她们排出固体的废物!

在两人之前激烈的交媾中,水晶棒已经被菊道挤出了小小的一截,杜康索性动手将其抽出,在水晶棒被一点一点拉出女仆的身体时,杜康发现其上居然还有一轮一轮圆润的棱齿,刮得女仆又是发出了一轮轮的娇吟。

杜康又抚摸了一会儿女仆的屁股,欣赏了女仆被拔出水晶棒之後一张一合,宛如在呼吸的後庭,待到女仆恢复了一点体力,杜康便跪在床上立了起来,用自己最熟悉,最能占据主导权的姿势将肉杵导向了安娜的菊花。

纵然水晶棒已经帮助安娜的後庭适应了异物的感觉,可水晶棒终究是依照常人的尺寸雕刻,杜康的玉柱进入的时候,还是受到了括约肌强力的排挤,花房随之翕张收缩,又流出了一点白色的汁浆。

杜康见到女仆脸上痛苦与愉悦并存的表情,心想自己还是别一来就硬上了,於是便缓缓推进,留给了安娜充分的时间让後面的孔穴也适应杜康的肉棒。

跪伏在床上的女人那饱满的乳房随着因疼痛诱发的急促呼吸而急促起伏,不过杜康的动作尽量轻柔,所以这种状态也没持续多久,女仆皱起的额头便放松了下来,只有几道汗迹见证了之前她的痛苦。

只可惜杜康一开始抽动,安娜又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即使他的动作缓慢,女仆也好似经受不住,杜康想到这女仆之前尽心尽力的服侍,怜惜她的感受,於是便不舍地拔出了肉棒,好让她不再忍受这种痛苦。

刚才还在皱眉忍受的女仆感觉到了巨物彻底退出自己後庭的感觉,放松了下来,之後,女仆用带着恐惧的语气战战兢兢地询问杜康:「怎麽……怎麽了,大……大人,您是不满意我的服侍吗?」

用来招待客人的女仆一旦激起了客人的不满,便要被丢出去喂了野狗,所以安娜眼见杜康不再用她的身体肛交,一颗心顿时绷了起来。

杜康只是抚摸了女仆的背脊,柔声道:「没,你服侍得很好,我只是看你实在太痛苦,不忍心看到你那样的表情,这才停下了,你用其它的办法帮我泄出来吧。」

看到杜康的温柔表情,安娜悬着的心终於放了下来,转身靠在了杜康的怀里,用柔腻的,专讨男人宠爱的声音柔声道:「谢谢大人的体谅怜惜,那就请原谅卑微的安娜无用,只能用手再让大人快活一次吧……」

柔软的小手爬向杜康的胯间,温柔套弄,杜康经过了之前的激烈交媾,此刻也想享受一下慢节奏的快乐,静静享受着女仆柔荑的软嫩触感。

尽管女仆过於劳累,在杜康还未射出之前便睡了过去,但杜康也未怪罪於她,两人相拥着在豪华客房的大床上沈沈入睡。

次日,杜康混在人群中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口出了杜兰的豪宅,宅邸中的诸位仆人站作两排,向离开的客人一一行礼,昨夜服侍杜康的女仆安娜也位列其中,当杜康出去的时候,她含着微笑向杜康热烈致意,比旁边的其它女仆热情了许多,杜康也予以了同样的回应。

等走出了豪宅,杜康恋恋不舍回望了杜兰的豪华宅邸一眼,心里暗道:「蹭吃蹭住蹭女人,真是他妈的太爽了!」

*********

找了个朋友写了点关於这部小说的设定,我本来就不是对这部同人特别认真,又不好意思太麻烦朋友,没指望能得到什麽很好的东西,结果 K神不愧是带我入了跑团坑的牛逼角色,写的设定非常精美完善,尽管 K神也很忙,背景方面只写了阿维珑西南地区的一部分,阐述了西南诸国的关系,特点,东部几个国家的设定还没写,但这个设定已经让我有点羞愧,因为我不一定能驾驭得住那麽大的世界观(甚至还拿来写小黄文,寡廉鲜耻,寡廉鲜耻),希望我能这个设定表现得好一点吧;哎,另外讲真,要不是 K神自己文笔一旦脱离严肃的设定,描述起日常生活这些东西堪比六年级小学生流水账,我是真觉得他可以写一部冰与火之歌的(指K神只拿角色当成阐述剧情的工具人,发起便当毫不手软),不不,按K神的喜好来说更偏向於 D&D或者魔戒吧。

另外看了几本英文的 lewd novels想找点西方女人交媾时的反应的灵感,结果外国作者的描写基本全是嗯嗯啊啊快操我,真是无fuck说,到头来还是得看自家人写的东西汲取灵感,唉,洋人真是菜如狗屎,做爱的时候心理活动仿佛不存在,简直就是会说话的猩猩啪啪啪,害得我在描写女仆安娜的时候只能全靠自己,连抄都没得抄。不过有一说一,塑造人物上有一本还是让我觉得可圈可点,感觉爱了,不错,以後可以「借鉴借鉴」(指英翻中),说笑的,我是不屑於去抄的。

再划一个部分的水,做个背景铺垫,然後就写推泰兰德的剧情,我个人对合理性还是非常满意的,剧情还是秉持无绿的原则,不过故事几度转折,得坐个过山车罢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