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不作死就不会死,578920ljp 不作死就不会死,578920ljp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黄蓉的烦恼 黄蓉的烦恼

    《黄蓉的烦恼1—9 》是一篇创意不错的色文,可惜太监了。不才在下对它进行了修改续写,文风在第10章开始有所变化。原作者用词锻句很醇古,很难榫接,在下的续写大白话文居多,狼友们将就着看罢。原作者的九章里,黄蓉略显狐媚,在下将其修改;几个小人物对黄蓉的淫辱,在下也尽删除,因为这实在不合情理;吕师夔也换成了鲁有脚,因为加入太多《神雕》外的人物,会影响阅读时的带入感。续写有二十七章,肉戏颇多,本想删除一些,无奈下不去手。删别人的易,删自己的难。少年贾易,熟女黄蓉,熟女与正太是本文的大旨……

    不作死就不会死,578920ljp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黄蓉的烦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黄蓉的烦恼》,是作者不作死就不会死,578920ljp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黄蓉的烦恼1—9 》是一篇创意不错的色文,可惜太监了。不才在下对它进行了修改续写,文风在第10章开始有所变化。原作者用词锻句很醇古,很难榫接,在下的续写大白话文居多,狼友们将就着看罢。原作者的九章里,黄蓉略显狐媚,在下将其修改;几个小人物对黄蓉的淫辱,在下也尽删除,因为这实在不合情理;吕师夔也换成了鲁有脚,因为加入太多《神雕》外的人物,会影响阅读时的带入感。续写有二十七章,肉戏颇多,本想删除一些,无奈下不去手。删别人的易,删自己的难。少年贾易,熟女黄蓉,熟女与正太是本文的大旨……

《黄蓉的烦恼》 第四篇 免费试读

怡红院生意很好。

徐娘把一老叟迎进阁楼。

「听说先生又要写书?」徐娘一边替老叟倒茶一边问道。

这老叟就是《淫妇錄》的编纂。

老叟捻着胡须得意地说道:「也不是新纂,只是做一些修补,徐娘如此热心,老夫可不敢徇私,你这怡红院里的姑娘卖笑卖身是本分,算不得淫,入不得册。」

徐娘笑道:「我的女儿哪里能够,今请先生来此,是想告诉先生,有一人绝对能够,先生可不要漏笔。」

「何人?」

「先生可知襄阳战事?」

「谁人不知!」

「可知护城的群侠中有一巾帼?」

「何止一个,尤其那北侠之妻黄蓉,丐帮黄帮主,堪称巾帼之翘楚!」

「正是此人,盛名之下其实不然,乃是一不折不扣的淫妇!」

老叟大吃一惊,随后便镇定下来,闭目捻着胡须说道:「何以见得?」

徐娘道:「先生不知道吧?这淫妇此时就在临安贾公子园内,终日与贾公子淫乐,不知廉耻二字……」

「呵呵!」老叟笑声打断徐娘,捻须说道:「贾公子的为人老夫甚是明了,若真有如事,也不过是屈于淫威权势,那黄帮主必有苦衷,还有那包子铺的贞嫂,徐娘你不过是争风吃醋罢了,休要误我。」

徐娘道:「先生所言差矣,我与贞嫂共伺贾公子只是风流冤家,并未坏伦理纲常,可黄蓉那淫妇既收贾公子为义子,又授贾公子文韬武略,是亦师亦母之辈,先生可知道这些?」

老叟瞠目放光,嘴角抖索,问道:「真有此事?」

徐娘:「千真万确!」

老叟却又镇静了下来,捻须说道:「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徐娘哈哈一笑,朝外呼唤进一个人来。

来人正是赵志敬!

「全真子赵志敬拜见先生!」赵志敬对老叟施礼道:「先生看我这脸上淤青,正是黄蓉那淫妇所为。」

「她打你做甚?」老叟道。

「贫道有《房中术》一书,此书乃道家根本之一,贫道都从未修过,硬生生被她抢了去,她抢此书是何居心,先生应当明了。」

「全真教乃明门正道,前年中秋,在临安偶遇全真七子之铁脚王处一,老夫与之长谈三日,获益匪浅哪!」

「那正是家师!」

「哦?他无恙否?」

「托先生洪福,家师甚安!」

「如此甚好!只是… 」老叟依然捻须迟疑道:「纂书事大,单凭你二人之言,老夫仍然不能轻信。」

徐娘一见此事已有五成,暗自心花怒放,喝令马夫又去传唤三人。

这三人不多时便已到齐,一个是贞嫂,另两个是贾易房里的婢女。

几人闹闹咋咋、七嘴八舌,极尽诽谤之能事,把个黄蓉说得伤风败俗、淫荡不堪,从古至今无人能及,用「千古第一淫妇」来冠其名也不为过!

「好了好了!」老叟双手下按制止道:「老夫已心中有数,你等且住口罢!」

徐娘也令众人闭了口,问道:「先生心中有何数?我等如此苦口婆心,先生还犹豫不决,如若被他人写了去,先生切莫追悔!」

奸猾的徐娘此话犹如钢针,扎得老叟一下从坐椅上站了起来,只听他大声说道:「老夫要见苦主贾公子,他若说的清楚,老夫今晚就动笔!」

贞嫂哼道:「贾公子,他是想见就能见着的?」

老叟哼道:「既如此,老夫告辞!」

徐娘忙道:「且慢,先生鸿运,贾公子此时就在里间,小官人,出来吧!」

贾易摇扇而出,对老叟说道:「先生纂书真是严谨,佩服!」

老叟惊道:「公子早已在此?为何不现身相见?」

贾易以扇掩面,说道:「此事不齿,羞于见人!」

老叟叹道:「古语有云,『恶人自有恶人磨』,你是遇上对头了!」

贾易深施一礼,泣道:「先生救我!」

桂蔻园的花厅里,贾似道正彬彬有礼地与黄蓉谈话。

贾似道:「易儿不在?」

黄蓉:「今日学完《孙子兵法》最后一章,放他出去了。」

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有一次贾似道进园里来找贾易,正撞见二人在花园里搂着亲嘴。

贾似道:「很好!想以前,他哪里肯读书,只一贯胡作非为,把这临安城都翻了过来,无人不恨,就连老夫也恨其不成器,自从有了黄女侠管教,已是今非昔比,老夫在此真诚谢过!」

黄蓉:「易儿天赋异禀,自然顽劣过人,也聪明过人,我也是顺其禀性,稍作诱导而已,丞相莫要责怪才是。」

黄蓉话里有话,贾似道哪能听不出来。

贾似道:「黄女侠对贾家恩重如山,责怪二字让老夫羞愧难当!」

黄蓉一听此言,不由玉面飞红,羞低下头去。

又听贾似道说道:「老夫明日欲带易儿入宫面圣,不知黄女侠有何高见?」

黄蓉道:「如今跶虏围城,霍去病十七岁拜将,易儿也该为圣上分忧!」

贾似道点点头,又摇头叹道:「易儿十四岁那年,老夫也曾带他入过宫,可是却丢尽了我的老脸!」

黄蓉:「哦?」

贾似道:「黄女侠已非外人,老夫就掏心直说了,他那劣根,老夫以为在家里乱搞也就罢了,哪知他入得宫去也是淫性不改,一时没看紧,小淫贼居然闯进后宫,欲奸淫谢皇后!」

黄蓉:「啊!」

黄蓉惊吓一大跳,背心发凉发麻。这贾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他的胆量到底有多大?自己突然完全陌生起来!

贾似道:「老夫与舍妹百般周旋,方将此事弥盖过去,把皇上蒙在了鼓里,唉,大逆不道啊!」

沉默片刻之后。

黄蓉叹息道:「丞相,黄蓉也说一句不当的话,养不教,父之过,易儿以前如此顽劣,是丞相管教无方啊!」

贾似道叹息一声:「唉!是老夫之过,当年发妻去时再四嘱托,不可娇惯过纵,也不可被姬妾欺负,无奈老夫膝下就此一缕香火,周围又净是阿谀迎奉之辈,易儿小小年纪,想学个好也无处可寻,好在上天怜悯,有黄女侠收养易儿,替他悬崖勒马,辟邪归正,老夫三生感激,竟不知何以为报黄女侠!」

黄蓉笑道:「丞相言重了,易儿命数如此,黄蓉所为不足挂齿!」

贾似道也呵呵一笑,抹了一把老泪,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黄蓉:「明日入宫,易儿当真可以?」

黄蓉迟疑了一会儿,便郑重地点了点头。

贾似道起身告辞,黄蓉送出门外,贾似道又回头问道:「黄女侠,明日当真可以?」

黄蓉明白,自己刚才的迟疑让他难以放心,便以肯定的语气说道:「丞相放心,易儿明日绝不会行差踏错,而且皇上见过易儿之后,一定赞不绝口!」

贾似道闻言,方喜滋滋地去了。

黄蓉回到屋里,闭门苦思,负手在屋里来回踱步。

「今晚少不了让他爽够,泄尽他身里的欲火,明日入宫才不会为欲所困,因欲乱性。圣上面前他必须从善如流、答对如流,可是,圣上会问些什么呢?」

是夜

临安一处书房里的纱灯下。

老叟正在奋笔疾书,修补着他的《淫妇錄》。

老叟在上卷里添写了唐初的高阳公主,然后翻开下卷,提笔蘸墨,写道——

「义母义子篇:淫妇黄蓉,东海郡桃花岛人氏,生于武林世家,武艺超群,机灵毒辣。年十四时,江湖人称小妖女,后诱惑郭姓男子,郭男实有婚约,妖女遂惑其悔婚从之。郭男有义弟完颜康,乃金国王孙,淫妇黄蓉得陇望蜀,康不从,遭毒害而死。郭男性真,不知妻淫性也。侠士欧阳克,性不羁,与淫妇黄蓉一拍即合,通奸淫乱,后遭淫妇浸死河畔。丐帮帮主洪七,受淫妇黄蓉魅惑,传其帮主之位。宝佑三年,跶奴围襄阳,狼烟起,郭男重义,举家赴襄阳卫国。襄阳多壮男,淫妇黄蓉如鱼得水,日久生乖癖,好淫娈童。有孤儿大小武兄弟,被淫妇黄蓉收养,供其淫乐。郭男不期寻得义弟康之子,康嗣名过,不堪淫妇黄蓉亵玩,逃往全真教赵志敬名下。上述为全真子赵志敬言之凿凿,不应为虚。

「宝佑五年,丞相之子易入围城襄阳,携父意慰生死将士。淫妇黄蓉觊其美貌年少,觎其位高权重,百般魅惑,得手,收易为义子。易羡其文韬武略,淫妇黄蓉便投其所好,假传武授文之际亲昵狎猥。易虽纨绔,然书香门第之后,毅然拒之,不屑失德之母。淫妇黄蓉恼羞而怒,武力屈之。怜易金玉质,终淖泥潭中。此为易亲口所言,不应为虚。

「宝佑七年,易得脱,逃回临安。不想淫妇黄蓉尾随而至,续武力,威逼利诱,易为父名父命所累,再度屈之。府里婢女忿言:淫妇黄蓉淫乱不分昼夜,淫叫肉麻震耳,下人无法安睡。易有相好贞嫂徐娘,不忍悴睹,齐声讨伐淫妇黄蓉,无奈淫妇黄蓉淫性高亢,武艺超群,奈何不得。遂嘱余书之,共天下正义之士讨之,万世唾之。」

黑夜如幕。

罗帐里的大床上,贾易第七次将精液射进黄蓉的身体里。

「噢… 娘… 这次真是爽够了… 明天想坏事都不能了!」

贾易汗涔涔地倒进黄蓉的怀里,埋进香汗淋漓的双乳之中。

黄蓉脸上、背上全贴满湿漉漉的秀发,她长叹一声搂紧怀里的贾易,说道:「这样最好,还要吗?」

贾易埋在双乳里的脑袋直摇晃。

黄蓉嫣然一笑,抚着贾易问道:「明日圣上问你『都读了些什么书』你怎么回答?」

贾易在双乳里含糊道:「《资治通鉴》、《孙子兵法》」

黄蓉:「不可。」

贾易:「为何不可?」

黄蓉:「赵普半部《资治通鉴》就能治国,你还熟读兵法,圣上会担心你父子谋朝篡位,他岂能放心。」

贾易:「那怎么回答?」

黄蓉:「你说读了《中庸》《孟子》《良臣传》,还读了一点兵法。」

黄蓉又道:「若圣上问『何为良臣』,你就说臣为君纲,为君分忧即良臣,如今跶子入侵,想杀敌报国。然后就把你所学的武功演给他看……若问你『想任何职』,千万不能说想做大将军,你说『请圣上钦点』,你父亲定然会说『犬子还小,不能成器』,你一定要忍住,别乱说话……」

窗外的夜空落下沥沥细雨,雨声遮盖去黄蓉的娓娓话语!

水珠从叶尖滴落,像一滴滴伤心的泪珠!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