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乱教室之师暴》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淫乱教室之师暴》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淫乱教室之师暴 淫乱教室之师暴

    细长而清秀的双眼,显视出聪明而感情丰富的性格。散发出女性温纯的柳月眉。还有,微微向上跷的嘴唇,厚度适中之馀,更渗出一份性感迷人的媚态。总之,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贤良淑德的年青美少妇。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淫乱教室之师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乱教室之师暴》,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细长而清秀的双眼,显视出聪明而感情丰富的性格。散发出女性温纯的柳月眉。还有,微微向上跷的嘴唇,厚度适中之馀,更渗出一份性感迷人的媚态。总之,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贤良淑德的年青美少妇。

《淫乱教室之师暴》 第七章 贞操崩坏 免费试读

1

翌日,当百合子外出买东西时,因为肛门仍然隐隐作痛,所以每踏出一小步都是小心奕奕,走起路来简直好像昨晚的阳具仍没有从肛门里抽出来一样。

当她从高潮平伏下来,回复原来清醒状态时,电话已经挂线,是俊夫还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挂线,她完全不知道,亦不知道俊夫在电话中会听到什麽?虽然内心感到非常不安,但百合子却没勇气打电话给俊夫来证实。

「织田太太,请等等……」当回到家门前面,突然从後有人呼唤。

「嗯?」回头一看,原来是花田夫人,她以笑里藏刀似的表情看着百合子。

「织田太太,昨晚你家有女客人到访吗?」

「没有?没有人到访……」

「那麽,你先生经已回来?」

有如审犯一样的口吻,令到百合子感到不安。

「不是,他仍未回来。」

「换句话说,昨晚就只有你和克之二人在屋内?」

「对……到底什麽事呀?」

百合子心想,还是别告诉她阿守也在比较好。

花田夫人 起双眼∶「太太,你家里最近有养宠物?是猫?」

「没有。」

百合子终於明白为何花田夫人要这样问,一定是自己的叫床声……

她知道今次大难临头了,因为花田夫人很可能会把自己推测的事宣扬出去∶「那个叫织田的年青太太,她趁丈夫出外公干,便和情人在家里鬼混,而且还叫得死去活来。她的情人就是织田先生的弟弟。」

百合子脑里变得空白一片,双脚也震抖起来,「我告辞了……」说罢马上转身离开,但在回家短短数步的路程中,她一直感到身後被人用充满敌意的眼光盯着。

大门一关上後,她顿时坐在地上。今次可麻烦了!这个秘密如果被花田夫人揭发的话,後果真是难以想像。

此时电话突然响起,百合子马上拿起听筒。

「喂,找谁?」

「淫妇快滚!」对方说完後便马上挂线。

百合子拿着听筒呆站着。

接着门钟响起,百合子顿时被吓了一跳。

门钟再响一次。

「百合子,你在家吗?」

「呀……」百合子听到这把声音後双脚发软,因为这人正是她妈妈。她匆匆抹乾泪水後便前去开门。

「你最近搞什麽?为什麽不跟我见面?连电话也没有一个……」新井赖子一入屋後,便以家长式的口吻对百合子说。

她身穿一套黑色的衣服,无论外表打扮都严如一位女校长。她以麻鹰一样锐利的目光在女儿家中四处打量,百合子完全不敢和她有眼神接触。

「对不起,我最近很忙……」

「这里住的人真是无礼貌。」

百合子吓了一惊地说∶「什麽事呀?」

「人家跟她们打招呼,竟然不瞅不睬,而且还用一些卑视的目光看我。」赖子气愤地说∶「真不知道哪里开罪了她们。」

听到妈妈这样说,百合子本想把一切事情和盘托出,但是看到妈妈烦躁不安的样子,便决定暂时收回。

她深信妈妈知道这件事後,一定会责怪自己,挑出自己不对的地方∶如为什麽当时不反抗?不大叫?……等等,更严重的,可能会不相信自己是被人强奸,而是主动引诱人。百合子实在太了解自己妈妈的性格,她认为做事一定要做到最好,否则的话,所有责任就要自己承担。况且,如果跟她说阿守也有份强奸自己的话,她可能马上心脏病发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还是别讲罢……但是即使怎样隐瞒,这件事迟早都会让她知道,只分别在於是从何处得知。可能会是由邻居口中,又有可能是她自己发现罢!

「俊夫什麽时候回来?」

「下个月。」

「是吗?」

百合子带着妈妈走到客厅中坐,赖子一边坐下一边检视周围,像是看百合子是否把这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似的。在这个客厅里,阿守曾经先後数次把百合子奸污,即使现在,百合子仍然感到那些精液的气味存在,他赶忙开启风扇,希望妈妈不会嗅到。

赖子一坐下,便伸手到桌上一扫,看看屋内的清洁状况。这是她一向作为检查家居的清洁的坏习惯,而今次虽然发现手中满是尘埃,但亦没什麽反应,只是轻轻把手指 了数下,把手上的尘抹走便算,因为今次她来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和百合子商量。

「今天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百合子看出事不寻常,因为平时的妈妈,任何事也可以独力解决,不会满面忧伤地说要和百合子商量。

「什麽事?」

「是你弟弟的事。」

「今次糟了……」百合子以为阿守把自己的事告诉了给妈妈知∶「阿守……他有什麽事?」

「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他?」

「没有……」

「他最近真的古怪,每天放学後不知去哪里,经常很晚才回家,成绩又一落千丈,问他发生什麽事,他又不答,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里。」

百合子一面看着拿起手巾抹眼泪的赖子,一面心里在想∶「妈妈不知道阿守昨晚没有回家?」

「这个孩子最近不知是否交上损友才变成这样?他一向是很乖很认真的孩子来的……」

百合子几乎要笑出来,原来妈妈对阿守的事一无所知。

「不过,别说妈妈,就算是自己也是不知道阿守心里在想什麽。克之也是,甚至连自己本身……」

「啊……」赖子突然好像发现了什麽。

百合子很害怕∶「妈妈发现了什麽?」

「相架倒下了。」赖子指着百合子和俊夫的相架。

这是百合子之前故意放下的,她走上前去把相架放好。在拿起这幅相的一刹那,百合子记起以前和俊夫一起时的幸福时光。

「我不可以让这些幸福离开我的……」

这时的百合子决定要重新振作,继续尽一切能力去保持和俊夫的夫妻关系,即使花田夫人怎样中伤自己,只要她拿不出证据,便可以坚决否认一切。

想到这里,她的希望又再重新涌现出来∶「不错,我要战斗到底……」

百合子站起身∶「我要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入雪柜,冲茶给你喝,然後才慢慢说罢。」

她留下妈妈在客厅,拿起放在门口的物任走进厨房。

厨房内乌烟瘴气,洗碗盘上放满了未洗的碗碟。把水放进 里煲的百合子,正当想把买回来的东西放进雪柜之际,突然身後传来一把声音。

「姐姐,我们在这里做罢!」

2

百合子慌忙地摇头。

阿守挡在厨房门,睡衣上的钮扣还没有扣好,头发凌乱不堪,双目无神。看见他现在的样子,任谁也做不到以前是一名品学兼优、受人喜爱的乖学生。

百合子细声地说∶「妈妈来了。」

阿守松松肩,露出一副轻松的笑容。

「你不怕吗?」

百合子用手挡着逼近过来的阿守,但可惜这只手却被抓着,估不到身材瘦小的阿守原来有这麽大的气力。

他握着百合子的手放在自己早已鼓起的下体上∶「给我拉开裤链。」

百合子摇头,并且两眼望向客厅。虽然厨房门是关上的,但只要大声一点的话,在客厅一定会听到。

「若你拒绝的话,我便大声叫妈妈。」

听到他这样说,百合子在无可奈何下为他拉开裤链,阿守并没有穿上内裤,所以马上露出一支雄纠纠的阳具。

「握着!」

百合子感到握着这支阳具的手,如像被火灼般热,卜通卜通的脉动清晰地传到手掌。虽然及不上克之的大和硬,但已经是充满份量。

「给我快乐罢!」

「不……不可以的……」

「那我叫妈妈来好了。」他对於能捉着姐姐的弱点而感到沾沾自喜。

到了这个地步,百合子决定惟有屈服,况且,一直握着这支又热、又硬的肉棒,体内也不禁泛起冲动。

阿守抱着她下半身,然後把她放在洗碗盘上。

「不……阿守,我求求你……」

阿守把食指放到百合子的嘴里,不让她再说话∶「姐姐,你已是我的奴隶,无论我要你做什麽,你都要依从。」

他抓着百合子的双膝,然後向着左右两面推开,百合子表现得惊恐万分。双膝跪在地上的阿守,把面贴近两腿之间。

「阿守,请快停……」

虽然百合子不断哀求,但阿守却充耳不闻,并且把舌头伸到她的阴户。

百合子本想扭动身躯逃避,但奈何现在这个体位是无从躲避。湿淋淋的舌头开始押向阴溪,百合子放弃了哀求,而阿守的行动则愈来愈疯狂,两姐弟转瞬间便把理性抛诸脑後。

「妈妈在外面,而自己则和弟弟……」百合子一想到这里,便感到自己变态得无药可救。

犹如有生命一样的舌头,不停在玉洞里蠕动,百合子紧闭双目,默言承受。

阿守的舌功比克之了得,只是凭着这几天所得的经验,便已经成为了一位用舌高手,而且好几次用舌头和手指令到百合子达到高潮。

舌头带来的感觉和阳具有很大分别,虽然体积和硬度都有所不及,但是,当湿淋淋和不太平滑的表面舔到幼嫩的肌肉时,足可以产生大量的快感。

阿守的舌头在阴道里异常活跃,像是可以随意变成任何体形似的四处乱闯乱撞,可以把刺激感带到每一个位置,同时亦可把流出来的爱液舔啜。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胜过阳具……

而阿守的舌头,现正侵入到百合子的阴道深处。

「嗯……」百合子用力抓着洗碗盘的边缘,脑里浮现出俊夫的面容。

「俊夫,求你保护我呀……」

当舌头钻进阴道後,阿守把头前後地移动,同时两手不断地抚摸百合子的大腿。官能上的刺激愈来愈强烈,百合子的反应亦愈来愈激烈。

阿守在使用舌头的同时,亦以嘴唇刺激阴唇,而且一面吸吮,一面把爱液吞进肚里。急喘的呼气喷出时刮到敏感的肉芽上,令百合子感到搔痒无比,开始变得欲火焚身。

啜……

百合子看着厨房门,很担心坐在外面的妈妈会否听到她们的声音。在惊慌的状态下,她不由自主地把两腿合上,因此把阿守的头挟起来。

头部的活动虽然停下来了,但舌头的活动却变本加厉,像是挖土机一样的钻挖,攻击着最敏感的地方。

「啊呀……」百合子扭动蛇腰,差点要从洗碗盘跌下来,在情急之下抓着阿守的头发作支撑。

舌头的活动渐趋激烈。

「啊呀……不……」官能急速地升起,转眼间已超越了能够忍受的界限。

「噢呀……嗄……」百合子一时按捺不住地叫了出来。

她看着客厅方向,妈妈似乎没有任何动静。虽然如此,但百合子知道若不尽快返回客厅,妈妈一定会走进来。

「呀……怎算好……?」百合子为现时的困境而惆怅不已。

水滚的声音响起。

「百合子,你干什麽呀?」妈妈终於开声。

「没……什麽,等等我,我快出来了。」

舔啜蜜 所造成的声音,愈来愈大声。

就在此时,舌头突然钻到G点,百合子整个人抖震起来,洗碗盘也因为抖震以发出「吱吱」的声响。

「我……来……了……啊……」百合子把自己的手放进口里,希望不会让妈妈听到自己的叫声。

黑色的火焰贯穿全身,细胞一个一个地受到愉快的电流冲激,兴奋得抖动不休。脑间出现白色的燃烧,然後有一股和淫水不同的液体,从玉洞中直喷阿守的面上。

「嗯……」这次的高潮十分强烈,如果百合子没有咬着自己的手的话,一定会淫声大作。

她被阿守从洗碗盘上抱下来,但双脚乏力,整个人跪在地上。在高潮的馀韵还未过之际,穿在身上的连身裙被人脱下来。

「别……这样……」

「姐姐,我还没玩完的……」阿守的嘴唇开始疯狂地吻啜丰满的乳房。

「啊呀……」刚开始不伏的快感又再像电流一样奔向全身,整个人也绷直起来。

被含在口里,桃红色的乳头开始勃起,舌头不停地在周围舔啜。

「不……不成……」百合子企图用手推开,可惜反被人紧抓着,「妈妈在外面……」她尽量把声音压低。

「有什麽关系?即使让她进来看着我们快乐,也没相干。」

「百合子?」赖子高声呼唤∶「里面有人吗?」

百合子感觉到妈妈经已站起身,百合子的身体变得僵硬。

「啊呀……别这样……」

突然传出开门的声音。

「呀……」百合子双手掩面,阿守继续吸啜她的乳头。

当怀着恐慌的心情张开眼睛时,看到厨房门仍然关着。

这时从走廊中传来赖子的声音∶「我去一去洗手间先。」脚步声逐渐远离。

百合子如释重负地呼一口气,心脏却像要破裂似的激动。

「阿守,请你快停罢!如果被妈妈知道那便麻烦了,而且妈妈的心脏一向不好,你应该知道罢!」

阿守含糊不清地回答∶「我知。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姐姐你。」

「阿守……」

「我要令姐姐你舒服,我要带给你高潮,叫出来罢!」

阿守对百合子的一双豪乳不离不弃,一时用脸揩擦,一时用嘴疯狂舔啜,他现在的样子,和正在毒瘾发作的道友没有分别。

阵阵快感从乳头泛起,然後直接渗入血管,再蔓延至全身,脑间感到又热又灼,不一会,玉洞里面开始渗出又暖又滑又湿润的爱液出来。

「不成……不成了……」

阿守把脸再一次挤在乳房上揩擦。

不知不觉间百合子的身上的衣服全被脱去,她感到非常害怕,因为如果妈妈这时走进来的话,便没有解释的馀地。阿守一面用口吻啜乳房,一面用手在她身上四处轻抚。

「啊噢……阿守,我不成了……快停下来罢!」百合子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身体不断抖震,感到无限兴奋,而且不断在扩张。

3

就在此时,厨房门突然打开,百合子的心脏几乎停顿下来似的。

入来者并不是妈妈,而是克之,他睡眼惺忪,并且伸手到腿间一抓一抓地搔痒。

「早晨。」阿守一面爱抚,一面伸出一只手和克之打招呼。

百合子眉宇间带着苦痛地看着克之∶「克之,求你叫阿守快停好吗?我妈妈正坐在客厅……」

可是克之若无其事地走到厨柜取咖啡。

「阿守,她的乳房好味吗?」

阿守以呻吟作回应。

克之一面喝咖啡,一面欣赏着这两姐弟的动作。

百合子不知道克之脑里在想什麽∶「你们到底有什麽目的?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到底是什麽意思……」

她感到赖子已返回客厅。

「百合子,你还不出来吗?我来帮你好吗?」

「不……不用,我差不多弄完了。」她发觉自己已经接近不能说话的状态。

腋窝感到被手指插入。

「啊嗯……噢……」百合子扭动身体∶「不……不要呀……」

腋下是百合子的另一个敏感地带,虽然这里一向都是很敏感,但最近却感到比以前更强烈。

「不……别碰这里……」她一面说,一面伸手阻止。可惜又被抓着,而且还被提高成V字型似的。

阿守的脸离开了乳房,并伸嘴到腋下,舌头开始在四周围轻舔,「啊嗯……嗯……」百合子身体不停扭动,但始终未能逃避阿守的攻击。

克之依在餐桌,静静地细心观察。

当快感接踵而来的时候,百合子咬紧牙关,双手拼命地力握着,眉间紧紧皱起,双脚不停地抖震,而被阿守的口水沾湿了的一双乳房,则性感地跳弹着。

阿守的舌头继续沿着手臂、後颈、腹部等处游觅,像是要把全身的味道品尝似的,然後慢慢返回乳房和腋下,当每到腋窝时,快感又再出现,而且还比之前强烈。

「嗯……」除了刚才的反应之外,今次还发出啜泣的声音。

阿守放开她双手,她再没有任何反抗,只是依在雪柜来支撑身体。

阿守的手指继续在四处轻扫,从背颈到背脊,当到达一些敏感地带,如肩胛骨以下或是腰等位置时,便会稍作停留,然後顺势滑下,直到後庭的穴门。

「啊呀……不……不要碰这里……」百合子全身不停抖震。

「百合子。」客厅中传来妈妈的声音。

「是。」

「你知道阿守平时去哪里吗?」

「我……不知道啊!」

克之笑着说∶「就在这里罢!」

「百合子,你在说什麽呀?」

「没有呀!我什麽也没说过……」

「阿守的事我应该怎做好呢?」赖子继续为阿守的事而担心。

百合子再没有任何和应,因为阿守的手指经已插进了她肛门,并且开始在里面撩动。

「啊……不要……」她好像全身触了电一样,身体向後仰,有一种冲上云霄的感觉。

手指和舌头仍然没有停止,不断刺激敏感的地带,而在官能上奏起快乐主曲的,正是钻进後庭里的手指。在阿守悉心的调教下,肛门被插的感觉已变成了百合子亢奋的泉源之一,只要把手指一插入,便会马上产生强大的电流,直冲上脑部。只要插入的手指稍为郁动,电流的伏特便会立时加入,令到全身的神经到达难以负荷的状态。

「我……听……阿守……的同学说……」百合子听到赖子断断续续的声音。

她的身体如像火烧般热,呼吸感到困难起来,因为手指经已被拔出,取而代之是一支又粗又大的肉棒。百合子很快便进入忘我状态,绝顶的高潮从下半身直冲上脑间。她拼命压制自己的叫声,头部不断前後地摇,手脚更不停地抽搐。

和刚才的舌头和手指相比,阿守在肉棒上的技巧明显差劲得多,但以17岁的青年来说已是很不错的了。不知是否因为身体已经变得愈来愈敏感的关系,百合子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没有歇止,脑间又再出现一股欢乐的白光。

在高潮的过程中,百合子虽然成功地把自己的叫声抑压,但是,却不能阻止阿守发出急促的喘声。如果给妈妈听到阿守的声音的话,那就糟了,她内心实在从未感到如此惶恐。

一轮冲刺後的阿守,全身瘫软地伏在百合子的身背脊上。

接着克之拍了阿守的肩膊一下,百合子抬起头,眼前所见的克之已是到达弩张剑拔的状态。

「嫂嫂,你不会冷落我罢?」

4

克之为阿守接力,粗糙的手掌在百合子的股间不断抚扫的同时,轻声的说∶「你下面好湿啊!」

此刻的百合子感到异常惶恐,克之的阳具又硬又粗,阿守根本不能和它相提并论。而且他对自己的G点有异常熟识,如果真的插进来,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大声嘶叫。

她知道这次是避无可避了,百合子就在这种绝望的心情下,身体开始慢慢变热,然後下体涌出大量爱液。

克之的阳具在不知不觉间已开始插入,但奇怪地百合子没有感到痛楚。

「难道自己已经适应了?或是刚才的爱液流到那里去……」

当龟头进入时,百合子感到充实的快感从肛门扩散全身,然後变成一阵阵麻醉的兴奋。不一会,整支阳具经已没入,百合子感到自己全身已再没有多馀的空间,涨满、充实的感觉令她透不过气,五脏六腑好像被人挤压着似的。

另一方面,克之的活塞运动经已开始,肉棒一出一入地抽送着。

「啊噢……不……不要呀!」

克之的阳具明显可以带给百合子更强烈的感觉,充满重量感的肉棒,表现得劲力十足,每一下的撞入,都彷佛直顶到内脏里去似的;而每次的抽离,都是像要把这些内脏连带扯出一样。

不一会,百合子便进入了失控状态,呼吸的节奏变得紊乱,只是不停地抖震着。当她看到挂在墙上的围裙时,便马上伸手去取,而且二话不说便咬进自己的口里,因为她知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一定会发出声音。

肛门内壁的嫩肉,正受到阳具的抽插而发出「啐啐……」的声音,听在耳里的百合子,内心非常不安。

就在此时,她一只脚突然被提起,阳具的抽插顿时变得更为深入。她感到後庭的最深之处被如岩石一样的龟头挖动,身体急促地向後抑。

克之抓紧着她的腰,以配合自己的抽插。不一会,强烈的快感涌现,子宫好像快要溶掉似的。而阳具的活动亦渐趋激烈,经已达到冲刺的阶段。

正开始进入高潮状态的百合子,感到亢奋走遍全身,而阳具每一下的插入,都好像为快感注入能源一样,源源不绝地直冲上脑间,咬着围裙的口从喉间发出愈来愈大的呻吟声。

「怎样呀?是不是很舒服呢?」克之一面挺动一面说。

「嫂嫂,你已不是什麽贤良淑德的圣女,也不是哥哥的太太了,你是一个淫娃,自从那次看着你在这里被奸时我已知道。」

现在的百合子,也感到克之的说话没错。那个色魔并没有刺激自己的G点,自己已达到高潮;而被克之强逼自慰,在露台上、在街上众目睽睽下、在公园里被流浪汉们轮奸,还有……和丈夫通电话时,都曾出现一种和平时造爱不同的性高潮。

「难道我在这种状态下会特别兴奋?……那现在……因为妈妈在客厅,所以我才……」她感到很对不起俊夫∶「原来我是这样的人……」

百合子歇斯底里似的,开始了接受克之的强暴,而且还主动地把腰肢挺高,希望从中获取更大的兴奋。

「百合子,你和谁一起呀?」

百合子并没有回答赖子的问题。

「百合子?」

阿守带着裂嘴的笑容步出厨房∶「妈妈。」

「阿守,你怎会在这里?」

「我最近经常也来这里玩。」

「真奇怪,百合子她怎会……」

身体里面的肉棒,仍然继续活动着,快感已包围了百合子整个身体,她把身体向後仰,像要静心享受高潮来临似的。

不一会,她脑间便闪出一股强光,然後两眼甚麽也看不见,只感到高潮有如汹涌的波涛一样正在体内爆发。而且,这次更不是一瞬间的爆发,而是维持了一段时间才慢慢结束。

克之仍未放软手脚,他的抽插力度、速度,已到达体能极限,好像一头受伤的疯牛乱冲乱撞,直到精疲力尽为止。

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当克之进入爆发的阶段时,百合子又再一次感受到高潮的喜悦。

「嫂嫂,我还未完的……」

百合子把口中的围裙吐出∶「再大力点罢!」

阿守在客厅陪伴妈妈,赖子以满是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像要在他身上找出线索一样。

「百合子她到底在干什麽?」

阿守笑着说∶「姐姐很快便回来,她很忙啊!」

赖子感到怀疑∶「啊,这是……?」

「什麽呀?」

「这声音……你听到没有?」

厨房中传来不可歇止的声音∶「啊噢……嗯呀……」

「这是什麽声音?」

阿守浮现出恶魔一样的笑容∶「是新养的猫儿在叫!」

5 结尾部份

「请在这里停。」

他感到心情轻松愉快,因为终於回到自己的家。

「百合子见到我突然出现,一定会大吃一惊……」一想到百合子惊喜交杂的样子,俊夫便笑不陇嘴。

在前几天通电话後,他感到百合子好像有点奇怪似的,於是乎决定回家,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很挂念百合子。

这个时间克之应该已返了学,他预定先行和百合子亲热一番,然後才诉说心事。

当到达家门时,他迎面见到隔邻的花田夫人,於是便打个招呼,怎知对方却视若无睹的返回家里。

「这个八婆真是不知所谓……」

当打开家门後,马上感觉到一种门庭深锁的气息包围着这间屋。俊夫皱起眉头,屋内所有窗都关上了,好像很久没有人住的空屋一样,而且,还有一股臭气薰天的恶臭涌来,就好像置身放密封的动物园一样。字纸箱满布垃圾,污糟的衣服四处散布。

「克之在这里……」

俊夫把鞋除下,面上再没有任何的笑容,只不断张望四周的环境,然後一面静心地留意屋内的声音。一走上二楼的睡房,沿途他便听到一些好像家俱摇动的声音。

传到耳边的声音愈来愈清晰,初时还以为是猫儿之类的声音,但後来听出是由妻子发出来的淫叫。

「怎可能的……」内心充满疑虑的俊夫,双脚颤抖起来。

如果说他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妻子会出墙红杏就是假的,因为之前电话中百合子的声音已令俊夫感到很可疑,但当时这份怀疑只是一瞬即逝。

「百合子并不是这种人,她是一位贤良淑德的好妻子……」

虽然俊夫心里面这样想,但当听到睡房里传来的声音时,整个人几乎接近崩溃。

「全书完」

**********************************************************************

花了这麽久终於全部输入了,但似乎仍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书名和作者。

这本书是在街上买的那些不明书,居然是用《同级生》作封面的。出版这种书的人可以说是一点责任感也没有的,随便找些色情漫画和小说,乱用别的作品作品做封面,再随便作个书名。最少也该写明真正的书名和作者,弄得买的人都不知自己买的是什麽。

而这本书就是我用买来的一堆垃圾书所做的,少有的一本内容和翻译也很好的,可以说是运气好吧!

这也可以说是香港的特色吧,色情VCD、电影、杂志和录影带,只要是影像的什麽种类也有,而且质素也不差,我所买过的十之有九也是让人满意的。

但是说到小说就不用希望,根本是一堆垃圾。如果想找好一点的就只有买台湾进口的,但是种类和数目都太少了。幸好可以上纲,元元是我所见到的小说站中,质与量都是最好的,这次也算是回报其他文章提供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