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独孤一狼免费 独孤一狼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幸福的借种经历 幸福的借种经历

    眼前这种刺激的场景也更激发了我的性欲。我一伸手,死死地就抓住了小妮子的两片臀肉,开始随着我抽送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她的身子,以增加我抽插的力度。由于阴茎上的快感实在有些过于强烈了,在忘情之下,婉柔的两片臀肉,已经被我完全的拔开在两边,露出了中间那个周围和褶皱重重的菊花蕾。

    独孤一狼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幸福的借种经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幸福的借种经历》,是作者独孤一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眼前这种刺激的场景也更激发了我的性欲。我一伸手,死死地就抓住了小妮子的两片臀肉,开始随着我抽送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她的身子,以增加我抽插的力度。由于阴茎上的快感实在有些过于强烈了,在忘情之下,婉柔的两片臀肉,已经被我完全的拔开在两边,露出了中间那个周围和褶皱重重的菊花蕾。

《幸福的借种经历》 第十章 免费试读

最后,本来是一场喜气洋洋的上梁仪式竟然就被田野这家伙就这么闹散了。大家都没有什么兴致继续在留在这个有些尴尬的地方了。

走的时候,其实给我打了一个眼神,示意我去好好开导一下丈人,别叫他再因为这事气坏了身子。而她自己则一把拉住婉柔的手,把她拽到另一个屋子里说话去了。

我和两位老人坐在他们卧室的炕头上,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其实这些话无非就是劝老人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健康最重要等等一类基本上是和没说没有什么区别的废话。

其实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我去开导婉柔,而让自己来开导她自己的爸妈。但我实在找不来什么理由来和妻子换位。没办法,我只能继续的和两位老人说着这些有些敷衍的话。

就在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真的再也说不出来什么有建设性话的时候,妻子终于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了。进了她父母的屋子就直接的对着我说:“建军,你……你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我正巴不得的要找个理由离开呢。而且,我也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婉柔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心情会好一些了?是不是不在因为田野这个家伙而那么悲伤了。想到这里,我赶紧的和两位老人告了个罪,跟着妻子屁股后面就来到了我们自己的房间。

进了门之后,还没等我发问呢,妻子就大发雷霆的自己叫了起来:“田野这个……这个王八蛋,我……我真让他给气死了!”

听到妻子现在竟然对这小子意见这么大,我这心里就和三伏天喝了满满一大口凉水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舒坦劲儿。但过瘾归过瘾,我这表面工夫还得做足了。

“好了,老婆你……你就别生气了,为这样的人不值得。再说了,他……他毕竟还是婉柔的丈夫不是,和咱们还挨着亲戚呢,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事就想开一些。算了。”

我假情假义地和妻子说着。

“什么自家人?我……我没有这么个跟驴一样的妹夫。老公你……你,不知道。刚才婉柔都成什么样了,你看这家伙把婉柔给委屈的。我妹妹从小到大哪受过这份气?都是大家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现在倒好,都成了受气包了。”

妻子看来是真生气了。我从未看见她对田野有这么大的怨气。

“那……那就干脆离了吧,再这么下去,我怕婉柔真的……真的会承受不住的……”

感觉到时机很好,我开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不料妻子听了我的话,感觉更加的懊恼了。她拉着脸有些无奈的说:“我说也是,干脆离了。可……可婉柔这丫头就是死活不同意。我……我看她真是脑袋里都被糨糊给糊死了,跟她说了半天,她……她竟然还是死活要继续和田野过下去。”

“婉柔她……她怎么这么不开窍啊。”

听了妻子的话,我有些急了。我没想到田野都这么对她了,婉柔还是不肯和这小子分开。真不知道这小子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啊,才能碰上这么一个实心实意,温柔贤惠的好老婆。

“那……那现在怎么办啊,也不能总……总这么闹下去吧。这种日子再过上了几个月,我怕,我怕婉柔真的会疯掉的。”

我继续的不死心的和妻子挑拨着。希望妻子能再去劝劝婉柔这个死心眼的妮子。

“我……我也没啥办法了,只能希望……希望婉柔会赶紧的怀上孩子,也许这样的话,还能把他们的感情多少给挽回来一些吧。”

妻子开始垂头丧气的自言自语着。

突然,她有好象是想到什么一样,开始一把拉住我的手,语气急匆匆地说:“对了老公,你……你朋友现在也应该得到结果了吧,你……你再打电话,问问他,看看田野和婉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听了妻子的话,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摇着头和她说:“老婆,你……你也太着急了吧,我昨天晚上才拜托他的,今天你就想拿到结果哪有这么快啊?”

“你……你打电话问问啊,问一下又不费什么工夫。你……你就问一下吧,老公你不知道我现在这心里有多着急啊。”

妻子不依不饶的继续纠缠着我。

“好,好。”

我实在也是没办法了,只好拿出手机给朋友打了过去。

“喂……我啊。那个……那个昨天晚上拜托你的事怎么样了?”

我对着话筒说着,心里也知道根本就不能这么快就得到结果的。不过我也实在是被妻子逼的没办法了,也只能牺牲朋友的去骚扰他一下了。

“哦,那件事啊,我今天看了你小姨子和他丈夫的体检报告,又去咨询了我们科室的几个资深专家,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得出结果了……”

出乎意料,我没想到朋友竟然会给出一个这样的回答。

“什么?有结果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着手机就失声的叫了起来。

一边的妻子听到我的叫声,马上的就靠到我身边来,她垫着脚尖巴巴的看着我,迫切的希望能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婉柔不能怀上孩子。不过看她的表情和那张因为着急而微微张开的小嘴,活象一只正在可怜巴巴的等待主人喂食的小狗狗!

“呵呵,干吗那么大声音啊。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朋友不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他不但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结果,反倒有心思和我开起玩笑了。

“好了,好了,没工夫和你开玩笑了。快说吧,什么结果。我这边都快急死了。”

我大声的对朋友说着。一边的妻子也使劲地点了一下头,对我这种迫切知道结果的举动深表支持。

“这结果啊,简单的要死。就是……就是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什么?”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朋友这样的结论吓了一大跳。

一边的妻子也别我这种强烈的反应给吓坏了。她听不到电话里朋友的声音,只能从我的表情上判断事情的凶吉。看到我这么大的动静,她还以为婉柔的身体真的有问题呢。急的她一直在我身边拽着我的衣服,嘴里焦急的说着:“怎么样了?有问题是吗?快……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问题啊?”

我对着妻子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别着急。然后就对着手机,继续问道:“你们?你们是怎么得出这个结果的,快。快跟我说说!”

朋友的声音开始有些显得那么自信和轻松:“我今天早上一上班,就看了他们两个人的体检报告,看完了我就怀疑,其实他们应该没有问题的。可又怕我的判断不准确,还特意的去咨询了我们科室的几个专家,最后得出的结论一样——那就是你小姨子和她丈夫没有任何问题。”

“这……这不可能吧?”

对于这个答案,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婉柔和田野的事实还摆在那里呢。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朋友的话显得十分肯定,也十分专业:“我知道你一定还在怀疑既然他们身体一切正常,为什么还怎么长时间没怀上孩子。其实这很正常,在很多的青年夫妻中都可能出现的。”

停了一下,朋友继续说着:“他们应该是很着急要孩子的,所以我敢肯定在这种急切的心情下,他们的性生活应该是很频繁了,但频繁的性生活就会让男方的精液浓度和活力降低。而且,我估计在他们越是坏不上,心情就越着急。而女方的卵细胞发育和成熟受下丘脑和脑垂体的影响,一旦心情产生一种焦躁和不安的情绪,就会破坏脑垂体的正常分泌。这也可能是导致女方不能受孕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那该怎么办呢?”

听了朋友的话,我开始隐约的明白一些东西。

“其实解决的办法很简单。首先:你要告诉他们要正确的掌握月经周期推算法,从这种办法中算出你小姨子的排卵期。第二:最好让他丈夫在排卵期之前不要和他过性生活。好保持一定的精液浓度。第三:还要保证你小姨子的心情愉悦。最后:他们可以在你小姨子的排卵期内过正常的性生活。如果他们以上都很好的完成了,我保证,最多三个月之内,她绝对会怀上的。”

“哦……”

我点着头回答着。“那……那谢谢你了。”

“哎都是朋友,说的那么客气干吗呀?等有机会了,请我搓一顿就是了。”

朋友在和我开着玩笑。

“没问题。”

我连声的保证着。然后就胡乱的和他聊了几句就挂上了。

“怎么样,你……你朋友怎么说的?”

我刚放下电话,一边的妻子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追问起我了。

看着妻子那焦急的样子,我突然的想和她开个玩笑了。“不怎么样,情况不太妙。”

我假意的摇着头。

“完了,完了。唉……难道……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问题吗?那……那这事要是被田野知道了,他们……他们的关系可就真的难以挽回了。”

妻子丝毫没有想到我是在逗他玩儿呢。她的语气显得那么沮丧和灰心。

我本来想马上的告诉妻子事情的真相,好叫她能在这种巨大惊喜下能显得更加开心一些。可话刚到嘴边,突然听到了妻子的这些居丧的话,这叫我心里不由得开始一动,一种截然不同的念头开始在我心头盘旋起来。

“是啊,如果妻子真的以为这是真的,那么她一定会去劝婉柔干脆放弃这段婚姻的。因为在田野心里,一个在完美的妻子也不如一个能生孩子的糟糠老婆。婉柔再坚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到这里,我硬生生的把已经到口头的话又咽了回去。

妻子垂头丧气的嘟囔了半天,然后抬起头问我:“老公,你朋友是……是怎么说的,他们之间到底是谁有问题的,能医好吗?”

“这……”

妻子的问题,突然让我有些卡壳了。我嘴里支吾着想找个理由出来。无奈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我实在是太浅薄了,一时之间,我实在难以编出来一个合适的借口。

“这个……这个问题,朋友也只是初步做了一个判断,具体的结果要等到他进一步的检验以后才能得出来。”

嘴里支吾了半天,我突然急中生智的对妻子说道。

想了一下,我又接了一句:“不过要是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了,那就真的是最终的结论了。你知道的,他们医院基本上就属于全国最好的医院。如果他们医院都没有很好的办法,估计别的医院也就没什么希望了。”

这一句是必须加上的,以防妻子会不死心的带着婉柔再去别的地方复查一下,这样的话,我估计我的后果就会很严重了。

“是吗?那最后的结果有没有可能和最初的不一样?”

妻子眼睛里已经带着一丝水雾了。她就好象是碰到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可怜巴巴的问我。那种无助的表情让我心里一软,几乎好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了。

“其实……其实应该会的吧,你知道的,有很多时候,医院的最初检查结果和最终的结果总是有差别的。”

不过最后,我还是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心软的毛病。

妻子已经感觉到很累了。我想这种累应该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她心理上的疲惫。毕竟,婉柔的事情已经闹的她有些心力憔悴了。她软软地倒在我怀里,没有说话,只是把头深深地埋在我胸口上。拥着妻子,我慢慢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拖了她的鞋,又把被子给她盖好了。

“休息一下吧,别……别在为这些事情烦心了。乖……闭上眼睛躺一会,说不定……说不定一觉醒来以后,你就能得到一个好消息呢!”

我有些心疼的看着一脸憔悴的妻子。然后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妻子乖乖的把眼睛闭上了。毕竟,她已经为自己的妹妹操碎了心,在猛然间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无论从精神上还是从心理上,妻子都已经到达了一个即将崩溃的边缘了。

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现在妻子已经被这事儿拖的都累成这样了。而且,我还不知道婉柔在得到我这个虚假的消息以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一想到婉柔再听到这事儿以后的悲伤表情,我脑海里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不过想归想,我觉得我还是一定会坚持我自己的做法的。我承认我的确很自私。我也承认我这样做绝对是一个卑鄙的行为。可我都不在乎了。我从未想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让婉柔和那小子离婚。我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我只知道,我不能忍受婉柔和除了我之外的男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唉……”

叹了一口气,我就这样坐在妻子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半晌,等妻子慢慢地睡过去以后,我就小心的推开门走到院子里。

弥天大谎已经撒出来了,我现在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来把它圆好了。可是以我的知识,我是不可能凭想象去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的。想了一会,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不能自己编,我为什么不能去问问别人呢?

拿出手机,我在上面仔细的按下了114查询台。

“喂,你好,中国电信话务查询系统,2234号为您服务。”

电话通了以后,首先一个机械的电子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接着,一个声音甜美的女生就跟着传了出来:“你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我……想到查一下……一下……”

话到嘴边,我又开始犹豫了。要让我去问一个关于性的声讯台,这叫我实在一下子拉不下脸来。虽然,电话的那头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人,可她毕竟是一个女的,要一下子让我问她性声讯台的号码,我一时半会还真有些害羞的感觉。

“你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还别说,电话那头的服务小姐还真有耐心。语气中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犹豫而显得不耐烦。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我抱着一种豁出去的态度快速的和她说着:“帮我查询一个关于性知识的声讯台的号码。”

我说话的速度极快。不过一口气说出来后,并没有太多的羞愧的情绪。倒是感觉到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呃……”

电话那头的女生明显的楞了一下。我估计在她心里,肯定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心理有些变态的委琐男了。“没关系,反正你也不认识我。”

我在心理自己安慰着自己。

“请稍等。”

还没等我想完呢,电话那头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接着,就是一阵切线的杂音。

很快的,另一个机械的电子声音就开始自顾自的响了起来:“请记录,168xxxxxxx,请记录……”

一直等到声音响了好多便,我才勉强记下了这个超长的号码。“有没有搞错啊,一个声讯台,至于搞了这么长的一个号码吗?”

我一边嘟囔着,一边凭借着记忆开始拨通了手机。

“你好,欢迎收听中国电信168声讯服务台。普通话服务请按1,方言请按2,英文请按3,法文请按4……”

又是一个机械的电子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搞什么飞机啊?打个声讯台还有这么多花样?”

我嘟囔着在手机上按下了1字键。

“你好,请选择服务类别,电子服务请按1,人工服务请按2。”

嗯,我想了一下,还是选择电子的比较好,毕竟是对着机器发问要好一些,要让我问一个大活人这样的问题,我还的有些难以启齿呢!想了一下,我按了一字键。

“你好,请选择栏目类别,夜半私语请按1,两性话题请按2,生理知识请按3……”

又是一连窜儿的电子提示。

这个还真不好选择呢,是两性话题还是生理知识呢?我犹豫了半天,在手机上按下了3字键。

“你好,请选择子栏目类别,性生理知识请按1,性心理知识请按2。”

我开始有些讨厌这些机械的电子声音了,怎么这么多的栏目啊。

虽然我从不打这一类的声讯台。可我也从电视里多少看一些关于这方面的报道的。我能想象会打这类电话的人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对什么狗屁的心理知识感兴趣吧。这还用分个类别吗?

我嘟囔着按下了1字键。

让我开始崩溃的是,那个讨厌的电子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好,请选择想要收听的性别。男性请按1,女性请按2。

那一瞬间,我几乎都想直接把电话给挂死了。什么玩意儿嘛!我这什么问题还都不知道呢,电话就先打了三,四分钟了。要知道,这可是声讯台啊,每分钟的话费都是高的吓人的。

不过毕竟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咬着牙也得继续下去啊。想了一下,最后我还是按下了1字键。既然已经选择了编造谎言,我不忍心让婉柔身上出现那些莫须有的毛病,即使是编造的我也不忍心。干脆我就在田野身上编造得了。

“你好,请选择话题类别,青春期教育请按1,成年人解疑请按2,中年不惑请按3,最爱夕阳红请按4……”

我咬着牙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怒火。因为我怕如果自己不控制住的话,我会被这种几乎是永不停歇的提示语音给弄的把手机都砸了。重重地喘息了半天,我才用颤抖的双手按下了2字键。

“你好,请选择服务类别:性生活知识请按1,性健康只是请按2,性技巧知识请按3,疑难杂症请按4……”

“肏你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始对着手机就破口大骂起来。骂了好半天,我才终于慢慢地平息的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按下了4字键。

“你好,请选择问题类别:阳痿早泻请按1,功能障碍请按2,前列腺疾病请按3,不孕不育请按4……”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终于是找到关键的类别的。我有些满足的按下了4字键。

“你好,请选择疾病起因:男性腺体类请按1,男性囊肿类请按2,男性精液类请按3,其他请按4。”

想了一下,我选择了精液类。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我只对精液这一块还算是有些研究。毕竟,以前因为想方设法的让妻子为我口交,我还真没少看关于这方面的书籍呢。“好,就按3字键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指按下手机的键盘。不过在隐约之间,我怀疑这个见鬼的声讯台是不是还能搞出什么类别的花样了。但转念又一想,都已经精确到精液了,它还能再怎么分啊?

不过,我的担心最后还是实现了。刚按下键盘,那个让我狠之入骨的电子声音,又一次在我耳边回荡着:“你好,请选择精液病状分类:精索静脉曲张请按1,睾丸鞘膜积液请按2,附睾结核请按3,精液囊肿请按4,精液不液化请按5……”

我已经安全麻木了。手里拿着电话就对着它一阵大笑。如果被别人看见了,百分之百的相信我已经得了深度的精神分裂了。

笑了半天,我重重地随便按下一个键盘,嘴里恶狠狠地说道:“没关系,你就来吧,我就不相信,你能分类分到什么时候。”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里的电子声音开始换成了一个女性的声音。不过能明显的感觉到声音有些机械。应该是声讯台在放那些原本已经就录制好的磁带。拿着手机,我开始仔细的听里面的讲解,一边听,我开始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该用哪些借口做谎言比较合适。

一直听了有四,五遍,我终于在心里盘算出来一个对于我来说几乎是无懈可击的谎言。这些话连我自己几乎都信已为真了。我相信,再骗妻子和婉柔这样的几乎什么都不懂的人绝对会没有任何问题了。

挂上电话,我看了一下屏幕上的通话记时间。老天足足半个多小时。我苦笑了一声。估计这才的花费最少在一百元以上。不过没关系,为了婉柔,我舍得。别说是一百,就是一千一万,我也绝对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