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黑白猫 黑白猫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窗(真实乱伦故事) 窗(真实乱伦故事)

    此篇文章内容八成是事实,两成是笔者幻想创作!  现实生活中,乱伦和威胁是刑事罪行,请网友务必分清幻想世界和现实之分歧。好了,应该是说故事的时间了,文章名字是窗,故事自然和窗有关连,一扇蔽开了的浴室窗户带出了这个真实乱伦故事。

    黑白猫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窗(真实乱伦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窗(真实乱伦故事)》,是作者黑白猫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此篇文章内容八成是事实,两成是笔者幻想创作!  现实生活中,乱伦和威胁是刑事罪行,请网友务必分清幻想世界和现实之分歧。好了,应该是说故事的时间了,文章名字是窗,故事自然和窗有关连,一扇蔽开了的浴室窗户带出了这个真实乱伦故事。

《窗(真实乱伦故事)》 (五、完) 免费试读

饭桌上,雯雯默默地将饭扒进口,脸色略带一丝苍白,蔡娟的注意力被电视的肥皂剧吸引着,没有察觉女儿异样的神态。

喜悦的情绪充斥着子文身内每一个细胞,他的眼神不时停在默默无语的妹妹身上,雯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一绺乌黑短发温纯地散落在脖子上,两只懂说话的大眼晴,偶尔流露出楚楚眼神,令平素活泼可爱的妹妹,今天加添了一丝我见犹怜的动人神韵。

感受到子文灼热眼神的巡礼,雯雯不安情绪不期然加深起来,她只感到心儿咚咚地跳个不停,中午被哥哥伸手进衣服内搓揉胸脯的感觉犹在,那种麻麻痒痒滋味是她从没感受过的,虽是七分惊惶,却有三分欢愉味道。

十三岁的雯雯几曾经历过男女情事,今天哥哥对她的行为,已令她感觉非常羞涩,但哥哥似乎并不满足,反而得寸进尺,更要求自己今晚进他的房间,若果不顺从哥哥意愿,他将今天化妆品公司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爸爸一定大发雷霆,一想到父亲发恶的样子,雯雯身子不自禁寒栗起来,但答允了哥哥要求後,究竟会发生什麽事情……?

混乱的思绪冲击着雯雯小小脑袋,她真後悔今天应允了坏同学的邀约,如果不是给她们出卖,她就不会陷入这进退两难地步。

吃完饭,洗过碗碟,雯雯独个儿走进自己房间,她躺在睡床上反覆思量,最後还是平时子文和她比较亲近,她心想哥哥不会太过份吧,还是答应哥哥的要求来得容易。

「不知哥哥他会做什麽?他会不会将我的衣服全脱去喔?真羞人……」雯雯开始惴测稍後将会发生的情况,小小心灵除了不安感觉外,竟隐隐有一丝好奇欲试意愿,出於少女天生爱美心态,雯雯从衣柜取出睡袍,内裤,便往浴室沐浴。

「雯雯,你不是早上才洗澡吗?」正在沙发看电视的蔡娟好奇问。

「今天有体育堂,出了一身大汗,所以要洗澡才睡得好。」雯雯支吾地回应母亲後,便急步跑进浴室内。

蔡娟并未生疑,她将注意力重新返回电视机上。

子文看见妹妹晚上去沐浴,心内大喜,妹妹的行径正好表示她答应了他的要求,只要再过两三个小时,一直梦寐以求的心愿便可达成,怎不教他雀跃不已。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子文焦虑地盼望深夜来临,只要母亲睡熟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恣意享受妹妹完美无瑕的肉体,他可以尽情抚摸妹妹身体每一处地方,还可以近距离观赏雯雯的肉体,想到可以将妹妹双腿分开,掰开两片紧闭阴唇的情况,子文的屌失控地翘起来。

好不容易,终於盼到蔡娟进入睡房睡觉,子文的心开始紧张起来,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妹妹,只见雯雯低垂头子,脸带红晕,两手无意识的揉搓着睡袍花边,籍此舒缓忐忑不安情绪。

「妹妹,我们进房唷。」子文来到雯雯身边,喜悦道。

雯雯白了哥哥一眼,半推半就的给子文带到房中,当两人坐在床沿上时,子文已急不及待拥抱着妹妹的纤腰,右手迅速地伸向妹妹丰腴的胸脯,满满地握着左边乳房狎玩,啊!妹妹竟然没有戴上乳罩,子文隔着薄纱睡袍,恣意搓揉浑圆富弹力的妹妹乳球。

乳房给哥哥忘形的抓扭,狎玩,阵阵骚痒麻美感觉令雯雯浑身无力,任人摆布。

「雯雯,你睡在床上。」子文轻轻将软弱无力的妹妹推倒在睡床上,雯雯用两只手掌掩着眼晴,娇羞道:「哥哥,关灯!」

「不用关上灯,没人看得见的。」子文为了能够彻底地看清楚妹妹迷人的身体,所以拒绝关上电灯。

躺在床上的雯雯,尤如女神般美丽,青春娇嫩的肌肤在灯光映照下,显得特别白晢,令子文爱不释手,他将妹妹的轻纱睡袍掀至脖子,随着睡袍掀起,雯雯顿成半裸,一双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子文从没有如此近距离观赏妹妹的乳房,平时偷窥都是偷偷摸摸,几曾有如此机会看得一清二楚,妹妹的乳房傲立浑圆,两颗浅粉红色的乳头很大颗,就像樱桃般娇艳。

在浅蓝色绵质内裤保护下,雯雯的三角地带饱满贲起,就如一个小肉阜,诱惑迷人,子文已急不及待要看妹妺的处女屄,他手颤颤地将雯雯三角裤往下腿。

「不要……」感觉哥哥要脱去自己仅有蔽体的内裤,雯雯娇羞地低嚷抗议,当感觉内裤被哥哥蛮力扯离身体时,雯雯的皮肤不禁哆嗦起来,啊!多羞人,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给异性任意观赏,而这个男子还是自己的胞兄,雯雯感觉自己的脸非常荡热。

已无瑕理会赤霞满面的雯雯,子文正忙於抚摸和观看妹妺贲起的下体,只见雯雯将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耻阜表面长了一小撮阴毛,柔顺的铺在肉户上,子文贪婪地抚摸妹妹的处女地,女孩子的屄触手柔软温暖,他顺着阴毛向下探,终於给他摸到妹妹肉缝,子文知道裂缝下便是女孩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为雯雯双腿紧闭,他未能一探桃源。

「不要耶……哥……」子文已慾火焚身,他不理会妹妹的反抗,双手强行用力掰开妹妹因紧张而硬崩崩的双腿。

当看见妹妹最神秘的处女洞时,子文已经失去理智,熊熊的慾火令他慾念薰心。

雯雯除了耻阜有一小撮阴毛外,桃源洞附近却无一根毛儿,只见阴蒂下便是一条深深的隙缝,两片阴唇紧紧的结合着,子文用两只手指分开两片桃肉,妹妹的小屄便暴露了出来,内里有一个很子的孔,子文再将小孔张开,小屄内嫣红的阴肉便让子文一览无遗。

子文用手轻触妹妹的阴洞,只觉温暖潮湿,丝丝蜜露从屄内泌出,雯雯给子文手指爱抚阴部,感觉如遭雷殛,浑身酥麻,已不知身处何地,待感觉身体被人重压时才清醒起来,已不知哥哥何时将身上衣物悉数脱去,全身赤裸地压在她身上,而两腿已顶开了她双腿,一条坚硬而灼热的柱状物体正在她阴缝中揩擦。

「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雯雯本能感觉危险,她双眸泌出泪珠哀求道。

子文的龟头此时已抵着雯雯的阴道口,虽然耳边听见妹妹的哀求,但浓浓的慾念已控制了理智,他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干穴」,就算是亲妹妺的穴那要操。

顺着蜜露的滋润,子文的龟头已钻进了一小半进屄内,他只感到阳具进入了潮湿温暖的地带,阳具每进一小步,便感觉挤开了妹妹阴壁的屄肉。

「哇……痛……唔……」雯雯已痛得大哭起来,子文怕她哭声惊醒妈妈,连忙用唇片印在妹妹的樱唇上,而臀部更发力向下沉,乘着冲力阳具冲破雯雯的处女膜,整根插进雯雯的小屄内。

进入妹妹身体後,子文恣意的享受被温暖狭隘的阴肉重重包围大屌的痛快感觉,过了一会,他开始一出一入抽插起来,畅快的操着妹妹的屄。

被长约五寸的阳具插入,雯雯娇嫩的穴口被撑开,两片柔弱的阴唇紧紧贴着子上的阴茎,随着子文的抽插,丝丝处女血从屄内微微泌出,沿着大腿向下淌。

雯雯只感觉下体像被一把利刀切割般痛,她抿着嘴,默默忍受阴户被操的痛楚。

第一次操屄,还是操自己妹妹的屄,子文很快便达到高潮,稠浓的精液如泉般喷进妹妹子宫内。

在距离很远的某单位内,有一个男子得意的淫笑着……

**********************************************************************

《窗》的故事似乎还未完结,但因为真实的部份已完结,所以真实乱伦故事今次是最後的一篇了,以後的延续只是作者本人的幻想创作,与真实无关。

很多谢各位对本故事的回应和意见,但因为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所以一切的意见也许在《窗》之续篇出现。

真实中这对兄妹大约在九至十个月前开始乱伦,就如小说中一样,哥哥越窗偷窥,在偷窥未够一个月两人便搞上了。

妹妹今年念中二,至於两兄妹的将来,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