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kaii1988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婚姻的形式有很多种,而我作为一个男人,可能无奈之下选择了最为让自己难堪的一种。不错,我是一个入赘女婿,也叫倒插门。当初对老婆的爱让我无视了父母的阻挠和朋友的劝说,毅然答应了女方家的要求。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都已经是新社会了,怎麽也差不到哪去吧。而且我也是个比较乐观的人,就像对於孩子姓什麽的问题,大不了生两个,一个随妈一个随爹,毕竟是一家人,都是可以商量的嘛。然而,婚後的生活证明了我当初是有多麽的幼稚。

    kaii1988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是作者kaii1988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婚姻的形式有很多种,而我作为一个男人,可能无奈之下选择了最为让自己难堪的一种。不错,我是一个入赘女婿,也叫倒插门。当初对老婆的爱让我无视了父母的阻挠和朋友的劝说,毅然答应了女方家的要求。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都已经是新社会了,怎麽也差不到哪去吧。而且我也是个比较乐观的人,就像对於孩子姓什麽的问题,大不了生两个,一个随妈一个随爹,毕竟是一家人,都是可以商量的嘛。然而,婚後的生活证明了我当初是有多麽的幼稚。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第二十章:新的烦恼 免费试读

距离上次家里的闹腾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这段时间,我很忙很忙。

首先,岳父被抓了,这是预料中的事。通过胡杨,我可以随时了解案子的进展。其次,因为岳父被抓,加上资金亏空,公司的信誉和资金都成了问题。

幸好我事先已经准备好了对策,这公司最初是外公辞去了教授的职务下海创办的,只是後来由於身体的原因才转交给了李思平。於是由外公暂时出面安定了公司的人心,对外暂时不提岳父的事儿,只说他是因为其他原因才被带去调查。虽然这样对老人家的负荷很大,不过也只是临时顶一顶,希望他能坚持住。

而资金的问题才是公司目前最大的困境,李思平亏空了不少,为了填补这个大坑。我把郑铭拉了进来,这也是事先说好的条件之一。

郑铭这次立功不少,抓乔木,找岳父的漏洞和罪证,帮忙弥补岳母的过失。有了这些事儿,说动外公让郑铭参与公司的事情就不是难题。

而对於早就想洗白转做正行的郑铭来说,这更是个天大的机遇。当我们召开了股东会议重新分配好股权後,郑铭摇身一变,从那个地下的皇帝成为了我们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有了这个基础,他不仅能正当的赚钱规避了很多道上老混混可悲的晚年宿命,而且还有了时间和机会调教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孩子。所以,我觉得他帮助我的这次算是双赢,因此,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他,在拿到股份合同的当天,大笑着拍着我的肩膀,一个劲儿的叫我亲侄儿,那个亲热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是我亲戚。妈的,这些老混蛋总想着占我便宜。

另外,我也偷着问过他乔木的事,他鬼鬼祟祟的跟我说,手下人不懂是把他那个玩意给弄废了,然後送到了局子里。嗯,办的不错,我喜欢,岳母这个大美人让这混蛋占了不少便宜,更重要的是连自己初恋都骗,这也是他该有的下场。

就这样,公司的事情暂时可以放下。然而还有更大的难题等着我,首先就是我的宝贝老婆。这次她受到的打击太大,最开始的几天不是默默流泪就是狂摔东西,为此我买了不少便宜的瓷碗由着她扔。只要她能发泄就好,我最怕就是她像一开始那样闷着,可别把我的宝贝给闷出病来。

钱,能有老婆重要吗?何况也不贵,嘿嘿。我不在家的时候,我就让莫小晴来陪着她。这丫头,这次也出了不少力,岳母之後的事都交给了她,我也不知道她怎麽做的,反正到现在岳母就去了一次公安局做个笔录,之後再也没什麽事儿。嗯,别看她在床上害羞成那样,事到临头的时候还不错,只可惜现在老婆没心情,否则我有时间瞅着她摇晃的那对大奶还是有些眼热的。

还有就是我那在这次事件里从头到尾都是悲剧的岳母了。胡姨现在几乎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生怕她有什麽想不开的弄个好歹出来。所幸,除了去了公安那次以外,岳母连门都不出。

听胡姨说,她大多数时间都傻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发呆,对此胡姨很焦虑,觉得她可能脑子出了问题。我回答她,岳母的脑子可能早就有问题了,要不能看上乔木那种混蛋吗?

胡姨听了就笑,笑得可浪了,我这心热的,唉!不行,我得先把老婆照顾好。

周末的时候,我请新同事们吃了个饭。回到家借着酒劲对老婆说起岳母现在的状态,然後问要不我们一起找时间去看看她。

老婆当时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回到卧室关起了门。我郁闷的和拿毛巾替我热敷的莫小晴诉苦,这娘俩现在是杠上了。

老婆现在开始钻起了牛角尖,她认为就算她爸很过分,但只要岳母安守妻子的本分,不和乔木勾搭在一起那她爸连犯错的机会也都没了,至少现在这个家不会成这样。

这想法的逻辑当然很荒谬,不过在看过自己母亲在别的男人面前淫荡的一面後,我估计谁心里都有疙瘩。唉,老婆以前多通情达理的一个人啊,现在都给逼成了这样。

莫小晴现在经常陪伴老婆,这方面的感触更深。不过她也没有好的办法,也只能劝完了老婆又安慰我,真是个懂事的丫头,一时感念再加上酒精的刺激。素了两周的我忍不住把她按到在沙发上狠狠的亲了几口,末了还不满足的在那对大奶上用脸和嘴尽情的磨蹭了一番。搞得莫小晴也情动的不得了,差点就在沙发上擦枪走火。幸好我们都还担忧着欣儿,最终也就那样勉强弄了几下算了。

原以为我会一个人去看望岳母,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老婆居然已经打扮整齐催着我赶紧起床。我迷迷糊糊的上了车,打着火才想起问去哪。

「你不是让我去看我妈妈吗?」老婆斜了我一眼,我尴尬的笑笑。

虽然心头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不过老婆如果愿意和岳母和解,我想这样对她俩都好。於是我特地在路上还买了些礼品,老婆也没反对由着我提着大包小包的跟着她一起来到家里。

「胡姨,我妈呢?」

胡姨打开门後首先看到的是我,她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可以想见,岳母现在精神状态很差,胡姨整天在家里陪着她难免也过得很压抑,这从她给我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就可以证明。只可惜,随後我老婆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可能随时会扑上来的热情。

进了屋,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还是原来那麽充满奢华气息的一幢房子,只可惜当初看似和睦的一家人现在却已经分崩离析。

老婆从胡姨那里得知她妈妈在楼上自己的房间,於是吩咐,我在客厅自己坐着,她要一个人上去陪岳母说说话。

我没有怀疑,想着老婆莫非一夜之间开窍了,心里还挺高兴得呢!

等老婆一走,胡姨便再也按捺不住,把我拉到楼梯的死角,按在墙上狠狠的亲了几口。一条丰满的大腿更是挤入了我的胯间,隔着裤子用力的磨蹭我的肉棒。

「小混蛋你可终於来了,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过的什麽日子,还有这房子,以前没觉得大,现在天天空落落的,一到晚上跟鬼屋似的。我都难受死了。」

「嘿嘿,这不是现在出了事儿不方便嘛,再说家里那两女人心情都不好,弄得我也没时间想那个,等过段日子,我好好补偿你好不?」

被这熟妇充满激情的欲望所冲动,我也感觉浑身火烧了似的,双手环抱住她那肥圆的屁股,用力按向自己身上。已经微微硬起的肉棍死死的挤压在她的小腹上,软软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胡姨被我磨的身子发软,眼中春情涌现,她费力的将手从我们身体的缝隙中伸下去,隔着裤子抓住我的棒身浪浪的回应道:「好啊,唉,好大的鸡巴,顶得我都流了,真想现在就把它放进去,好好过过瘾。」

这骚妇真是越来越骚了,我被她嘴里的淫话激的脸红耳热,正想把手也伸到她腿间摸摸那为我流着骚水的淫逼。这时候楼上忽然传来摔东西的声音,我和胡姨都是一惊,赶紧松开对方整理下衣物匆匆上了楼。

「老婆,开门啊!怎麽了,快点开门……」

到了岳母房门口,我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我想开门却发现被人从里面反锁了。只好一直敲打着,但始终没有人回应,我问胡姨她有没有备用钥匙。胡姨同样很着急,她丧气的告诉我主人房的钥匙只有岳母和岳父有。

妈的,我听完更加急躁,乾脆拿脚开始踹,没想到这门质量还挺好,一下还没能踹开只是门锁处裂了一些。正想再补一下,门打开了,老婆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个明显的掌印。

我心疼的正想开口,老婆却转过头看向了屋里冷冷的说了一句让我惊讶的话。

「好好看看那些照片吧,你还像一个母亲吗?还像一个妻子吗?我说的没错,你打我我也要说,你就是一个勾引野男人的贱货。」

说完,老婆转回头冲着我哭着叫了一句走就率先走向了楼梯口。

若是平时,我可能跟着就走了,但老婆的话同时也刺痛了我,我没想到老婆对岳母竟然这样的痛恨,尽管以前在玩角色扮演的时候,她也没少在床上以岳母的身份说自己的是骚货,是喜欢大鸡巴的浪货。然而那毕竟是情趣,是一时激情的产物,绝对不是在现实中这样的辱骂。

我茫然的停下脚步,屋里岳母断断续续的哭声是那麽的刺耳,老婆走到楼下看我没有跟上来,跺了跺脚自己打开门离开了。我望着她消失的地方,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了岳母的房间。

屋子里很乱,地上还有些被砸碎的瓷片,另外还有几张被放大过的岳母照片。那上面的女人春情勃发,眉眼中都带着欲望。这些照片是我从乔木手机上得来的,这家夥很有些恶趣味,有不少都是在岳母情动的时候偷拍的。这些天忙晕了头,我不知道它们怎麽到了老婆手里,还专门放大後拿来羞辱岳母。

「你也觉得我很贱是吗?」

岳母清瘦了很多,原本光滑的皮肤也黯淡了不少。她看到我进来,并没有去掩藏这些照片,只是冷冷的问道。

我没理她,蹲下来大略收捡了一下地上乱糟糟的东西,又把照片撕碎扔到了垃圾桶。然後看了看岳母叹了口气。

「欣儿受的刺激太大,一时间转不过弯来,你不用太在意,还有你自己,事情已经过去了,生活总得继续,你……好好保重吧!」说完我转身就要离开。

岳母在我身後追问:「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平时我对你怎麽样我心里清楚,现在不来嘲笑我吗?嘲笑我这个输到一无所有的贱女人?」

说道後来,岳母的声音已经近乎於嘶吼,我没有停下脚步,到了门口的时候我才忍不住说道:「你没有错,如果有,那只是你错爱了人。」

说完我就离开了,到了楼梯的转角,女人的哭声猛然爆发开来。我的心头沉甸甸的,联想着刚刚老婆的样子,只觉得压抑极了。

胡姨这时候拿着水杯和一些不知道是什麽的药正要上楼,我匆匆几步走下去在她的诧异中将水杯接过去,放到一旁的柜子上,然後拽着一脸惊讶的妇人进了她的房间。

「你干嘛啊!轻点,都弄疼我了……」

刚一进房间,我便一把将胡姨推到在床上扑了上去,像是野兽一样在她的小嘴和脖颈间疯狂的亲吻。

胡姨喘着气一边想要把我推开,一边又怕岳母听见,只好小声的抱怨着。

「操你!」我无暇多说,简短的回了两个字就一把撕开了她的领口,然後一头紮进白花花的乳沟里。

被我咬住乳头,胡姨一下就老实了许多,这个聪明的乡下女人在伺候男人方面特别的善解人意,她能看出我现在的需要,所以不仅不再挣紮拒绝,反而将手按在了我的脑後轻轻的抚慰,就像母亲在安慰自己的孩子一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