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美丽人生》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美丽人生》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美丽人生 美丽人生

    赵寒的妈妈叫洛香兰,今年37岁,她从小聪明上学早,大学毕业的时候只有21岁,刚刚毕业就与大学认识的男友结了婚,夫妻两个人一起开了一家贸易公司,由于年轻有冲劲儿,抓住了好几次机会,赚了不少钱。然而同样也是由于年轻,在商场上的经验不足,也着实吃了几回亏。几年的商场拼搏下来,两个人才完全褪去了青涩,真正的成熟了。  终于在6年前,爆发了丈夫出轨事件,两个人决定离婚。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美丽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美丽人生》,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寒的妈妈叫洛香兰,今年37岁,她从小聪明上学早,大学毕业的时候只有21岁,刚刚毕业就与大学认识的男友结了婚,夫妻两个人一起开了一家贸易公司,由于年轻有冲劲儿,抓住了好几次机会,赚了不少钱。然而同样也是由于年轻,在商场上的经验不足,也着实吃了几回亏。几年的商场拼搏下来,两个人才完全褪去了青涩,真正的成熟了。  终于在6年前,爆发了丈夫出轨事件,两个人决定离婚。

《美丽人生》 第十章:早晨的逸事 免费试读

清晨和煦的暖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赵寒缓缓地睁开睡梦中的双眼,柔和阳光透过厚厚的白色纱帐,化成了浓浓的光晕,风把窗帘吹的微微摇曳,就像妈妈的裙摆一样轻柔。

赵寒下意识的看了看有些陌生的周围,那女性化的房间里弥漫着妈妈那熟悉而好闻的香气,赵寒忽然想起昨晚那犹如一场梦境般的旖旎景色,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

妈妈呢……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么。

赵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清醒过来的头脑,忽然听半掩着门的卧室外面传来妈妈和别人交谈的声音。奇怪,妈妈在和谁说话?

因为声音比较小,赵寒听不出来是谁,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出是个柔和的女人声音。赵寒揉了揉脸,依然带着昏沉的套上外衣和七分裤,抓着乱蓬蓬的头发推开门出来。

卧室的外面就是客厅,赵寒一推开门,正好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妈妈正端着两杯水从餐厅走过来。可能是被做完那旖旎的温存滋润过,妈妈妩媚的小脸蛋看起来比以往更加娇美诱人。早上洗浴过后的妈妈的头发还有些湿润,披散在身后,点点的露珠挂在发梢上,宛如清晨雾气散去最纯净湿润的白色玉兰。那白嫩光滑的皮肤上面沾着丝丝的水汽,幼嫩的香肌水灵灵的娇嫩的像个小婴儿,那一身洁白的真丝连身裙包裹着妈妈丰满的S 型曲线。看起来既有少女的清纯典雅,又有少妇的娇柔妩媚。

正巧妈妈走过来看见赵寒出来,甜甜的一笑,把水杯放在茶几上,立马笑眯眯的迎上来,温柔的说道:“寒寒起床啦?是不是把你吵醒啦?”

看着妈妈水嫩嫩的小脸蛋上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赵寒恨不得把自己可爱的宝贝妈妈抱在怀里再轻薄怜爱一番!

“啊……嗯,家里来人啦?”可能刚起来,赵寒的嗓子还有些沙哑。搓了搓朦胧的睡眼,越过妈妈,只见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位美丽的熟女。来这正是露露这不是刘宇的的妈妈玉诗阿姨吗!

“嘿嘿,玉诗阿姨来啦!还不赶紧问好?”妈妈伸出散发着沐浴露清香的小手温柔的给赵寒捋了捋睡觉时散乱的头发,一脸顽皮样子的坏笑着说道。

“啊……玉诗阿姨阿姨好!”一见是自己的“大恩人”到来,赵寒赶忙问好!废话!要不是玉诗阿姨昨天下午那神奇的短信,自己怎么可能如此利索的搞定妈妈!

“呃!……寒寒好。”玉诗阿姨似乎有些惊愕的看着从妈妈房间走出来的自己。

玉诗阿姨今天化了淡妆,比妈妈稍稍丰韵些的脸蛋看起来比昨天更加温柔美丽,丰盈成熟的娇躯穿了一件很洋气的碎花包肩连衣裙,修长的粉颈下,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娇腻,和妈妈那白里透粉的皮肤不同,柳阿姨的皮肤不像妈妈看起来那么光滑娇嫩,而是成熟女人的那种柔软肥嫩,散发着熟女娇媚的气息。那一对丰满的乳球不像妈妈的大乳房那么坚挺结实,隔着衣服看来肥肥软软很有母性的感觉。

系着黄色丝带的腰在玉诗阿姨那肥硕的巨乳跟风韵十足的大屁股衬托下,看起来也挺细的。玉诗阿姨的身材严格说起来在熟女里面是属于最合适的!葫芦形的身材丰满又不肥胖,性感中透露着风骚。当然,妈妈这种逆天的尤物不算在其中!但最惹赵寒注意的还是玉诗阿姨那一双穿着肉色半透明丝袜的性感美腿。珠圆玉润,修长又不失肉感,在蛛丝一般光亮的肉色丝袜下,泛着光滑诱人的色泽。一对小脚穿着均码的一次性拖鞋,更显的玉诗阿姨的玉足娇小可爱。

赵寒暗叹了一声“这才叫美熟女啊!”说着,赵寒偷偷瞄了瞄身旁那仿佛小姑娘似的可爱妈妈。

妈妈没有察觉到赵寒心中所想,笑眯眯的哄自己道:“快去洗刷一下,准备吃早饭啦!”

可能是昨晚和妈妈突破了那一层伦理上的沟壑,看到妈妈那美艳可爱的娇俏模样。赵寒恨不得把自己这宝贝的可爱妈妈立刻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亲那粉嫩嫩的小嘴。

不过此刻有外人在场,赵寒只能压下心中所想,乖乖听话的点点头道:“嗯嗯,知道啦。我去洗刷一下就出来。”

然后跟玉诗阿姨打了声招呼,慢腾腾的走进卫生间。清凉的水泼打在自己干燥的脸上。长长的呼了口气,立刻感觉神清气爽!正擦着脸,没有关死的门缝中传来玉诗阿姨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香兰啊,我昨天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了么?”

赵寒贴到门边,玉诗阿姨的声音压得低低的。

“看到啦,怎么了?”妈妈笑嘻嘻的小声说道,声音里掩盖不住一丝娇羞。

赵寒心里暗暗发笑,妈妈当然看到短信了,而且还是自己拿着给妈妈看的呢!

“可你……晚上和肖肖在一个屋子睡?”玉诗阿姨有些惊异焦急的小声说道。

“啊……昨晚寒寒不太舒服,我不放心他一个人睡啊……”妈妈直接拿赵寒当起了挡箭牌。

想起昨晚那美妙的时光,赵寒坏坏的一笑,心里暗说:我的好妈妈,昨晚我可是从来没那么舒服过哦!

“那……你们俩……难道已经……发生……那种事了?”也只有了解妈妈秘密的玉诗阿姨才能说出这么吓人的话来。如果在场还有别人的话,一定会被玉诗阿姨的话吓一大跳。

“玉诗姐你乱说什么啦……哪有……不要乱想啦……我们俩还没有那样啦!”

妈妈被问及此,似乎也想到了昨晚那羞人的一幕,仿佛怀春少女被点破心中秘密一般,带着点撒娇的羞臊说道。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玉诗阿姨立刻抓住妈妈话语中的漏洞,惊疑得问:“什么叫还没有那样?难道,你和寒寒……你们……你们不会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吧……”

“什么啊?……玉诗姐你想什么呀!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啦!我和寒寒……哎呀不说了么……”

妈妈还没说完,赵寒推开了洗手间的门。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走出来邀功似的笑道:“妈妈,玉诗阿姨,我洗完了。你们在聊什么呀?”

不知道是被玉诗阿姨的话问的,还是被赵寒突然出来吓得。只见妈妈蜷着一双白嫩美腿正坐在沙发上,两只雪柔的小手正停在半空,似乎刚才正在摆手,妩媚娇艳的小脸上羞得通红,一对勾魂的大眼睛含羞带媚的转过头来正看着自己。赵寒心里暗叹一声,妈妈这个样子哪里像辩解的样子,哪有撒谎还满脸通红的?根本一看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就算没事也让人觉得肯定有事啊!

“随便聊聊天啊,寒寒,咱们赶紧吃饭吧,都快凉啦!”

妈妈好像抓到救星似的,赶紧放下双腿,穿上拖鞋挥舞着小手,一溜烟的就往厨房跑去!

看着小兔子逃跑似的妈妈,赵寒真是哭笑不得,客气的招呼玉诗阿姨吃饭。玉诗阿姨答应了一声再没说什么,跟着赵寒走到饭桌前坐下,但玉诗阿姨那双细长温顺的美眸中,充满着怀疑的一直盯着自己看。看的赵寒心里也一阵发毛,装出一脸天真无邪的问道:“阿姨,我的脸没洗干净么?这么一直看着我干什么啊?”

玉诗阿姨被赵寒一说,可能也觉得那样一直看赵寒不太合适,立马换出一副熟悉的温柔模样微笑着说道:“哦……没事,呵呵,就是觉得寒寒长得越来越漂亮啦。哪像我们家刘宇,越大越丑,做妈妈的我担心死他了!”

赵寒心里嘿嘿笑道:刘宇可没有我有本事,不过我倒是已经被妈妈拐跑了!

“哎呀,玉诗阿姨……刘宇还是挺乖巧的,也很听阿姨您的话。个也不矮,长得也还可以。妈妈你说是不是?”借着话,赵寒赶紧转移玉诗阿姨的注意力。如果赵寒没猜错的话,玉诗阿姨已经看出了自己和妈妈之间不太对劲了。不能再让玉诗阿姨看出更多的问题,所以赶紧装出一脸憨笑的求助妈妈。

“啊?啊,是啊,刘宇也是个乖巧可爱的小伙子呢,将来一定很有本事,玉诗啊!你以后肯定有福了。”妈妈放下菜笑嘻嘻的坐下说道。

赵寒偷偷把手放到桌子底下,放到妈妈的那和丝绸一般光滑娇嫩的腿上轻轻捏了捏。妈妈转过头来看赵寒,趁玉诗阿姨拿碗舀汤的时候,赵寒对妈妈温柔的笑了笑,偷偷指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又指了指妈妈。不出声的用嘴型说道:“我爱你!”

看到赵寒的动作,妈妈开心的一笑。悄悄点了点头,漂亮的脸蛋上再次洋溢起甜蜜的幸福味道。

“香兰,尝尝我买的粥。我们小区旁边这家店的鲍鱼粥特别好喝。每天早上都好多人排队买,今早我过来的时候特意买了一些。寒寒也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在充满温柔母性的玉诗阿姨面前,赵寒那有些活泼顽皮的可爱妈妈也像个乖宝宝似的伸着小手接过玉诗阿姨递过去的粥,然后趴下漂亮的小脑袋用小勺子舀着温热的粥吸溜吸溜的喝着,娇俏俏的小鼻子还不时一抽一抽的。看的赵寒心里痒痒的,真想把妈妈抱在怀里像哄孩子似的喂她喝。

妈妈抬头的时候正看见赵寒目含温情的微笑看她,然后眨着大眼睛问道:“唔……怎么了?寒寒不喜欢喝嘛?”

看着妈妈一脸天真无辜的样子,红嫩嫩的小嘴巴水亮亮的看得人垂涎欲滴,嘴角上还有鲍鱼粥里的米粒。这哪里还像一个熟女妈妈,简直就是个刚被家长喂过饭的小女孩。

“妈妈吃饭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你看嘴角上吃的。”赵寒温柔的笑着,伸手拿了张餐巾纸把妈妈那粘在嘴角上的米粒轻轻擦去,妈妈乖乖睁着那无辜的大眼睛任自己给她擦着嘴巴。等赵寒擦完后好像不好意思一样咧开小嘴嘿嘿的笑了起来,弯弯眯着眼睛的小脸蛋上再次露出那两颗让赵寒不能自拔的小酒窝。

“呃……你们……感情还真亲密啊……”

玉诗阿姨看到赵寒和妈妈亲昵的样子又是羡慕又有些怀疑的轻声一叹,声音中散发着浓浓羡慕和失落感。

这也难怪,虽然玉诗阿姨看似生活的很滋润,也有儿子刘宇的陪伴。但刘宇天生调皮捣蛋,学习不好,还跟赵勇那帮人混的很紧密。赵寒前段时间在西餐厅看见赵勇已经泡上了玉诗阿姨,虽然现在玉诗阿姨应该已经与赵勇分手了。不过赵寒猜测赵勇先前能泡上玉诗阿姨,一定有刘宇的纵容和推波助澜。都在一个屋子里生活的,玉诗阿姨被赵勇泡上这件事,刘宇肯定早就知道了!

[我的天啊!玉诗阿姨居然生了个绿帽奴儿子,玉诗阿姨也太可怜了吧。]赵寒瞬间觉得玉诗阿姨简直太惨了。如今玉诗阿姨一个女人带着刘宇生活着,玉诗阿姨孤身一人肯定倍感寂寞。忍受不了内心的骚动,想找一个蓝颜知己抚慰一下空虚的心灵,而且还不凑巧的被自己和妈妈撞见。此时看到赵寒对妈妈那甜蜜情侣一般温柔体贴的举动。肯定再次触动了玉诗阿姨那寂寞的心弦。

不过玉诗阿姨的话却让赵寒和妈妈赶紧从那甜蜜的感觉中惊醒过来。妈妈小脸再次不争气的“唰”的一红,也不敢说什么,赶忙趴下头继续喝着碗里的粥。

赵寒也脸上发烫,不知道说什么合适。低着头拿勺子舀起粥里的鲍鱼自顾自的吃起来。突然寂静下来的气氛,让整个空气都有些尴尬的暧昧。此时赵寒和妈妈就像一对被撞破好事的情侣鸳鸯,双双脸红的羞涩埋头喝粥。

“噗嗤……”玉诗阿姨看着赵寒和妈妈的样子,忍不住捂着嘴巴一笑。眼睛颇有深意的看着妈妈戏谑道:“哟……香兰怎么越来越年轻似的,和小姑娘一样!看着越来越漂亮了,简直迷死个人啦。怎么样,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寒寒都这么大了,你找个好点的男人结婚呗。”

“不行!”虽然赵寒明知道玉诗阿姨的话是在故意开玩笑。但不晓得为什么,赵寒心里泛起的浓浓醋意让自己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压抑不住内心的开口打断了玉诗阿姨的话!

被赵寒突如其来的一喝,妈妈和玉诗阿姨吓了一跳,然后妈妈那本来就羞得红扑扑的脸上一下子红的要滴出血来!满面的娇羞,气恼,跟压抑不住的开心幸福看得赵寒心失神驰。

而玉诗阿姨看到赵寒的反应,回过神来后,那平时一直都温柔贤淑的脸上忽然露出一副从未有过的得意坏笑,就像一只偷了人家几只鸡的母狐狸一般一脸阴谋得逞的笑道:“啊?为什么不行?只准你能找对象结婚,就不准你妈妈和别人结婚?人家的孩子都怕自己妈妈孤单,你这样可不孝顺哦1?”

说着,玉诗阿姨脸上的调笑意味越来越浓,看的赵寒心里一阵忐忑!

“啊?啊不是啊!我妈妈,我妈妈一直说她单身习惯了,不想再找人陪,有我一个人陪着就行!”被玉诗阿姨看的赵寒一阵紧张,嘴里辩解的话乱七八糟,连赵寒自己听着都别扭!

妈妈偷偷抬起红红的小脸,娇羞无限的狠狠剜了自己一眼!

玉诗阿姨显然不打算放过自己和妈妈这对活宝,继续坏笑的调笑道说道:“你妈妈这么说你还真信啊?追你妈妈的人光我知道的就能排一里地!回来我带你妈妈去相相亲,说不定就有喜欢的呢,哈哈哈……”

“玉诗姐……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妈妈被玉诗阿姨说的又羞又气,撒娇似的埋怨起来!边说着,一边还不忘关切的看看赵寒有没有生气。

“嘻嘻嘻,好好好,不说了还不行嘛,香兰你害羞的模样好可爱啊,姐姐都忍不住想掐掐看!哈哈哈”可能是受妈妈的影响,一向不怎么开玩笑的玉诗阿姨也变得像个坏坏的年轻少女一般,母性十足满月般的脸上充满俏皮,从未出现过的神情让赵寒都不禁看得一呆。

赵寒正被玉诗阿姨那不经意中露出美态迷得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忽然听到妈妈娇憨的小声嘟哝道:“我才不去相亲呢!我有寒寒陪着我就行了!”

赵寒猛的转过头去,只看见妈妈正嘟着小嘴巴赌气似的低着小脑袋喝着粥,感觉到赵寒的目光袭来,妈妈偷偷翻着眼瞄瞄自己,然后娇羞可爱的轻轻一笑,又咧着小嘴小猫舔盘子似的埋着头吃起来不敢看自己。

我的可爱妈妈呀!拜托你不要在这么萌了!我真的会忍不住的啊!妈妈那高贵魅惑的风情已经让赵寒自己魂牵梦绕,再弄出这一副含羞带臊小乖乖女似的可爱摸样,简直是秒杀一切雄性动物的终极存在啊!

听见妈妈的话,玉诗阿姨本来带着顽皮的脸上忽然愣了愣,然后忽地充满失落的笑了笑。也低下头头自顾自得吃起早餐。

再次到来的安静,虽然也有些尴尬。不过赵寒和妈妈也明白,玉诗阿姨肯定已经看出来自己和妈妈的异样了。反正玉诗阿姨本来也就心知肚明妈妈对自己的感情,相信就算发现什么,也不会做出对自己和妈妈有危害的事情。而刚才赵寒和妈妈那恩爱的表现,让赵寒和妈妈偷偷交流的眼神里都看到了对方其中所包含着浓浓的爱恋和春情。

“玉诗阿姨,给您个虾饺。多吃点海鲜对女人皮肤好!”在妈妈的示意下,赵寒夹起一个水晶虾饺放进玉诗阿姨手边的小碟子里。

“谢谢寒寒。寒寒真体贴。难怪香兰这么疼你,有你这样的孩子,你妈妈真幸福!”

玉诗阿姨微笑着看着赵寒,眼神温柔的仿佛看自己的孩子一般透着浓浓的母爱。

“哪里哪里,刘宇对玉诗阿姨也很孝顺的,阿姨你也很幸福啊!”赵寒出言安慰着。

“呵呵……我家刘宇不给我找麻烦,阿姨我就谢天谢地了……”玉诗阿姨微笑着轻轻叹息一声,眼神里看赵寒的爱意更浓了,柔柔的问道:“寒寒,这家的鲍鱼粥味道还好么?喜欢吃么?”

赵寒正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满心失落的温柔熟妇,听到玉诗阿姨的话,赵寒心里忽然一乐,点点头笑道:“嗯,好吃!不过里面的鲍鱼不如我昨晚上吃的那种鲍鱼味道好。昨晚上吃的鲍鱼很极品!肉质又肥又嫩,味道特别的鲜美!吃完一顿还想第二顿吃!那么好吃的鲍鱼实在是吃不够”说着,赵寒嘿嘿的一边笑着,一边拿眼偷瞄一旁早已羞得不敢抬头的美艳妈妈。妈妈如何听不出自己话中的意思,赵寒口中所指的鲍鱼当然就是妈妈那肥美迷人的小嫩屄穴。那才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可爱的美鲍啊!

玉诗阿姨听得一愣,问道:“哦?是么?哪一家的鲍鱼这么好吃?有时间我也买来尝尝。”

赵寒强忍着大笑冲动的说道:“哦,是妈妈特意做给我吃的。别家没有卖的。”

说着,赵寒坏笑的看着我妈妈娇羞无助又气又恼的小摸样。妈妈气得忍不住用她的小脚丫在桌子下面偷偷踹了自己好几下!

“哦,呃、、、是,是我国外的朋友上次带回来的……恩……日本干鲍……国内没有卖的……”妈妈偷偷瞪了赵寒一眼,脸上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含羞怒,此时如果没人的话,估计妈妈早就朝自己扑过来了!

“噗……我,我去喝点水……”赵寒实在憋不住了,站起身来跑到厨房,抱着肚子捂着嘴不敢出声的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赵寒乐呵呵的回到餐桌旁坐下,看着妈妈气恼的可爱摸样,乐呵呵的喝着碗里的鲍鱼粥。因为心情大好的缘故,赵寒连着喝了三碗!

玉诗阿姨看赵寒很喜欢喝的样子,宠溺的微笑着说道:“寒寒喜欢喝的话,以后你中午放学和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到阿姨那,阿姨买给你喝。省的学校食堂的饭不干净吃坏了肚子。”

听到玉诗阿姨的话,赵寒忽然想到,貌似自己所在的学校离着玉诗阿姨的家非常近!步行走的话也用不了五分钟,玉诗阿姨知道后就曾跟妈妈说过中午休息和晚上吃饭可以去她那里吃饭休息,中午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还可以睡个午觉。

“啊?不要啦,那样子花很多钱的话我才不去呢,阿姨做的饭我很喜欢吃啊。我要是去的话阿姨就简简单单做一些就好啊,小的时候那样子就行啊。”实话说,赵寒并不反对去阿姨家吃饭休息,在赵寒心里玉诗阿姨也算是半个妈妈了。以前赵寒家和刘宇家还是邻居的时候,妈妈懒得做饭,除了下馆子,就是带着自己去隔壁的玉诗阿姨家蹭饭。那时候妈妈可能也是没有结婚不经常做饭的缘故,所以做饭的手艺确实也不怎么样。相比之下幼年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吃玉诗阿姨做的饭吃。直到后来上小学后玉诗阿姨搬家,妈妈才渐渐的自己学着做饭。不过就算不住在一起了,玉诗阿姨和赵寒母子二人的关系仍然非常要好。妈妈也经常没事的时候领着自己去刘宇家玩,每次去,玉诗阿姨都会做一大桌丰盛的菜肴,从小自己爱吃的所有的菜玉诗阿姨都记得清清楚楚。

“玉诗姐,你千万别把他养胖了啊……我可不要寒寒变成个肥肥的小猪!”妈妈知道玉诗阿姨有多么惯自己,想想都知道赵寒每天都去玉诗阿姨家肯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我才不会呢!你以为都像你似的那么喜欢吃!”赵寒冲着妈妈做了个鬼脸!

妈妈确实是很喜欢美食,前面曾经提到妈妈为了根巧乐兹都可以不顾母子感情!

从这件事足矣看出妈妈对美食的在乎程度,妈妈曾经开玩笑的说过只要有好吃的伺候着,旁边枪毙赵寒都不带心疼的!

“切!我怎么吃都不胖!”妈妈一副女流氓似的昂着头得瑟这脑袋。

“我也吃不胖!”赵寒气得哼道!

“小样吧!你要是胖了妈妈就不要你了!”妈妈依然无赖似的说道。

“你不要我跟着柳阿姨!”赵寒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笑着哼哼。

听到赵寒的话,妈妈忽地柳眉倒竖,一声娇叱:“你敢!”

不过立马看到玉诗阿姨愣愣的样子,尴尬的纠正道:“你玉诗阿姨才不会要你呢!”

“寒寒跟我我就要……”玉诗阿姨忽然捂着小嘴笑着说道。

“玉诗姐……”妈妈气恼的有些撒娇似的哼唧道,胸前那对肥硕的巨乳还随着肩膀耍赖的晃动着,那又娇又媚的可爱模样看的赵寒直咽口水!

玉诗阿姨笑得花枝乱颤,有些好笑的看着妈妈说道:“好啦好啦,真被你们母子打败了。香兰,今天的你,可有点太可爱了哦。呵呵……儿子没个儿子样,妈妈没个妈妈样……”

玉诗阿姨那暗含深意的话说的赵寒和妈妈一时不敢说话。尤其是妈妈那红了一早上的俏脸,此时就像是个红红的大苹果似的,娇滴滴的轻轻低着头,半含羞媚的偷偷看了赵寒几眼。

“真是个长不大的妈妈,呵呵,对了寒寒啊,阿姨家对面的一个女孩也在你那个学校,昨天晚上碰见还说起来了。我一说你的名字,我们家楼上的女孩竟然和你还一个班!”玉诗阿姨说道。

赵寒听得一愣:“哈?我这么有名么?那女孩叫什么名?”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得意的想到:嘿嘿,我赵寒果然是招蜂引蝶的极品美少男啊……

玉诗阿姨朱唇轻启,柔柔的一笑说道:“叫苏晚晴。”

“吼!吼!哈!”

苏晚晴三个字如同拳皇格斗中八神的葵花三连击一般瞬间打的自己血条半残!赵寒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自己那可爱的卷毛同桌马栗在一个巨大的黑色洞穴口,正被一只巨大的黑手死死抓住往洞里拖,马栗那球似的小体格一边被拖得往里滚,一遍嘶声力竭的冲自己大喊:“同桌,快跑!快跑!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和她来往,不然你会死的很惨!死得很惨……死得很惨……得很惨……很惨……”

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中,随后传来一声剧烈的惨叫,伴随洞穴中轰轰隆隆的涌出一阵阵魔女般的悚然笑声!

“吓!”

赵寒被脑海中联想的一幕吓得浑身打了个冷战。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曾经听到马栗的介绍后,赵寒对苏晚晴本能的感觉到一种恐惧。那种恐惧不像自己班的班长金刚霸王妹那种霸气侧漏的侵略性,而是由内而外的感到寒冷!

“寒寒你怎么了?看你脸色怎么突然苍白苍白的?那个小女孩学习挺好的,也很漂亮可爱啊?”

玉诗阿姨看着赵寒听到“苏晚晴”三个字后表现出来的样子,有些奇怪的关心问道。

“寒寒……你不会……做了什么坏事吧?你欺负人家了?不是吧!”妈妈瞪着迷人的大眼睛惊愕的问道。

赵寒被妈妈无厘头的话搞的差点趴在地上,然后苦涩的抽搐了记下嘴角说道:“妈妈你瞎说什么啦!我都没和她说几句话诶!她是我们班文艺委员,只是我同桌跟我说她是个很恐怖的女生。我听着有点害怕而已!”

听到赵寒的解释,妈妈和玉诗阿姨根本不信,一脸狐疑的盯着自己看着。

“拜托!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对那女孩有种恐惧心理!是真的啊!”赵寒无奈的解释道。果然,真话有的时候听起来真的比假话还假!

“好奇怪。寒寒你是属小猪的,难道说那个女孩家里是开屠宰场的?哈哈哈哈。”

妈妈再次爆发出无厘头的调笑,妈妈和玉诗阿姨双双捂着小嘴哈哈笑起来。

两个风味各不相同的美丽熟女巧笑嫣然的样子让赵寒彻底无语。

“臭妈妈,就会欺负我……我说实话你还不信……”赵寒无语的低声碎碎念,脑海中再次浮现出苏晚晴那美丽的外貌,还有马栗的忠告。心中很奇怪,为什么仅凭马栗的几句话,就让自己对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心怀恐惧?是马栗有神奇的超能力吗?还是苏晚晴真的有什么让我本能感到恐惧的东西!

吃完饭后,妈妈和玉诗阿姨在卧室里唧唧喳喳的聊着天。女人是很奇怪的东西,闺蜜之间总喜欢在卧室里聊天,仿佛在那里她们才能敞开心扉欢声笑语。

原本打算开学的最后一天和妈妈一起好好的恩爱一番,却不想被玉诗阿姨的突然到来打破了。

后面的预告:玉诗阿姨让自己家的儿子刘宇邀请赵寒去阿姨家玩,当刘宇带着赵寒到自己家时,玉诗阿姨竟然……;赵寒快要上学时,赵寒的妈妈洛香兰为了让赵寒好好学习,竟然给赵寒准备了个惊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