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chuncuce免费 chuncuce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姻亲 姻亲

    我结婚了,老婆春兰是个美人胚子。  记得在我和她认识後的第三天下午,她邀请我去她的宿舍,宿舍里没其他人。

    chuncuce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姻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姻亲》,是作者chuncuce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结婚了,老婆春兰是个美人胚子。  记得在我和她认识後的第三天下午,她邀请我去她的宿舍,宿舍里没其他人。

《姻亲》 第六章 免费试读

说真的,我的婚後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每晚抱着春兰和冬梅姐妹俩,不时还可以进丈母娘的逼里游玩一下。不过她们俩可不知道她们的娘在分享我的精液。

这不春兰一年一度的调研有开始了,这次又要一个星期。

晚上我洗完澡准备睡觉,冬梅来了。

“来啦。”

“嗯。”

她关上门“我去冲洗一下。等我。”

我全裸着躺下,等待着她的到来。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

“谁呀?”

“我,夏荷。”

我打开门,她进来立刻抱住我,一只手抓住鸡巴。

“你怎麽来了?”

“想你呀。二姐不是不在家吗。”

“谁呀?”卫生间传来了声音。

“哦,是夏荷来了。”

“大姐,你在啊。我以为二姐不在,就想来看看姐夫。”

“你怎麽知道春兰不在的?”

“哦,我今天给她打电话了,她说她出去调研了。既然大姐在,那我就走了。”

夏荷放开鸡巴。

冬梅走出卫生间“这麽远的路,别走了。就在这里睡吧。”

夏荷看了看我,我点头。

“那麽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澡。”

夏荷飞快地跑进卫生间。

过去抱起冬梅,把她放到床上,我也躺了下来。

冬梅一个翻身,一条腿搁到我的大腿上抱起我的头就吻起来。

“我来啦。”

冬梅放开我,只见夏荷站在了床边。

冬梅说“快过来吧。”

夏荷躺倒我身边。我左拥右抱,她们两个人侧着身趴在我身上。

“姐夫,今天我们可是两个人哟。”

冬梅马上说“别耽心,他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那麽你呢?”

“我也会同样舒服。”

“那太好了。姐夫就是有本事。我们就能开始吧。”

“你也太心急了吧,下面湿透了没有?你不舒服,他也不舒服啊。”

“好啦,我来弄湿你们。”

我说完就起身,坐在她们中间,两只手的中指分别插到她们的洞里。

“噢。”夏荷立即叫了起来。

手指抽插了不一会,两人都呻吟起来了。

我感觉里面湿润起来後,就伸进两只手指抽插。我两只手同时进退,两人的声音整齐划一。

当我的手一前一後来回抽插时,她们轮流着叫唤。我感到很享受,就变着节奏在里面捣鼓,她们的声音也不断改变音调和节奏。

我抽插着,感觉手心里有淫水流过了,就把手指一插到底,两个大拇指往阴蒂按了上去。

“啊!”两人同时大叫一声。屁股同时擡起,四腿夹紧。

我松开大拇指,两人才都放松。

“可以啦,你们来吧。”拔出手指後,我躺倒她们中间。

冬梅爬了起来,扶住鸡巴。

“还躺着干什麽?你也起来呀。”

夏荷这才撑起身体。

“你难得来,精液归你。”

“那你呢?”

“我每天在这里,他随时可以给我。”

夏荷想要往我身上躺,冬梅立即说“你躺了我怎麽办?脚跨过来,蹲下!”

冬梅将龟头对准洞口後,夏荷一下子坐了下来,我感到龟头顶到了子宫,“噢。”我舒服地叫了一声。

冬梅站起後,蹲到我的头上方。看着熟悉的逼已经有淫水挂下,我双手抱起她的屁股,嘴迅速合上去吮吸起来。

这时的夏荷两手搭在冬梅的肩膀上,做起了下蹲运动。

她们两个人的呻吟声不断传出,而我的嘴由於和逼紧贴在一起,只能发出“嗯嗯。”声。

过了一会,夏荷可能感觉消耗体力太多,一屁股坐到我身上停下了。

我也感觉脖子有些吃力,就放开嘴说“我们休息一下。”

不过冬梅仍然张着逼蹲在我面前。我用手指伸进逼里进行捣鼓。

夏荷伸过手摸着冬梅的奶问“姐,你怎麽想到我们用这种方法的?”

“哦,我们和春兰经常一起这样干。”

“你们真是太幸福了。过两天我们再来一次。”

说完,夏荷又开始用逼套弄鸡巴。我则用三根手指塞进冬梅的逼里快速抽插,弄得她擡着头“嗷嗷。”直叫。

不一会,我就被喷的满脸是水。我不得不拔出手指,张嘴把逼堵上,让淫水往我嘴里流,同时享受夏荷对鸡巴的套弄。

夏荷每次都是往上後迅速下砸,次次都撞击我的龟头,让我很亢奋,把注意力放到了鸡巴上,享受着摩擦撞击带来的快感。而我的嘴仅仅是贴在冬梅的逼上。冬梅感觉到了我的一动不动,她开始用逼在我的嘴上蹭动,以获得快感。

但是夏荷对鸡巴的套弄太舒服了,我全然不顾。

冬梅感觉我的注意力不在她的逼上後,就开始把逼在我嘴唇上前後蹭了起来。我也乐得动,张着嘴,吐出舌头,任她的逼摩擦,任由淫水滴入我的嘴里。

夏荷的套弄让我越来越激动,我的心跳越来越快,鸡巴越涨越硬,我要把持不住了,我一把抱住冬梅的屁股,嘴紧紧地合在她的逼上,精液汹涌的喷进夏荷的逼里。

夏荷在我射精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套弄,直到鸡巴从逼里滑出来,她才停止。我感觉精液沿着我的屁股流到了床上。

由於一直在运动,留在夏荷逼里的精液应该有限。

射完精,我也放开冬梅。谁知冬梅把逼压在我的嘴上说“还要,我还要。”

我只能再次合上逼,把舌头抵到阴蒂上抖动,“啊。”冬梅叫了起来。然後嘴对着阴蒂吮吸,直到她浑身抖动起来,淫水喷得沿着我的脖子流到床上。

在我舔吸冬梅的阴蒂的时候,夏荷过来吧我的鸡巴上的精液舔得一乾二净。

这一夜,我抱着姐妹俩睡得很死。

天蒙蒙亮,我被夏荷弄醒了。她已经穿戴完毕,她说“我走了,过两天再来。”说完吻了我一下走出房间。我则抱着冬梅继续睡觉。

两天後,夏荷没来。不过有冬梅陪着,我无所谓。

在春兰回来的前一天傍晚,我,冬梅和丈母娘围着桌子刚准备吃晚饭,夏荷来了。

一进门“妈,什麽事啊?一定要我今天才能来。”

“先坐下,吃完饭再说。”

吃完饭,冬梅去洗碗。

夏荷又问“到底什麽事啊?”

“你不能等一会啊。”

冬梅出来後,丈母娘说“大家都到剑民屋里去。”

我们依次进入房间,丈母娘关上门,回过头对我们说“大家把衣服全脱了。”

我们听了面面相觑,都一动不动。

丈母娘脱掉裤子後发现我们都没动“别不好意思呀,剑民的鸡巴进出我们的身体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快脱。”

我们这才开始脱起衣服来。

四个人全裸後,丈母娘说“剑民是个好男人,他为我们付出了很多,我们应该感谢他。但是我们对不起一个人,就是春兰。我们不能只顾自己舒服而瞒着春兰。”

冬梅说“我的事春兰知道。”

“好。但是我和夏荷春兰是不知道的。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让大家必须向春兰坦白。”

夏荷说“怎麽坦白呀。”

“别急,你马上就知道了。”

正说着,外面有汽车的声音。

“你们先坐下,我去洗个手。”

我们三个人并排坐到了床沿上。

春兰推门进来,看着全裸的我们“你们干什麽呀?妈呢?妈她怎麽啦?”

“我没事。”丈母娘走了进来。

“没事干吗这麽急的把我叫回来?”

“就是要让你看看我们和剑民干了什麽。我们向你坦白,希望求得你的原谅。”

春兰看了一下全身光光的我们,顿了一下“哎呀,姐是我求她来陪剑民的,你和姐没丈夫,没男人的日子想像得出有多难受。剑民也算是代我孝敬你。夏荷的男人不在家,让剑民关心一下也无可厚非。”

“这麽说你原谅我们了?”

“不是原谅,我是要感谢剑民照顾好了我的家人。”

“既然这样,我们穿好衣服走吧。”

“哎,别走。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到一块,我们就在一起睡吧。”

“让我们看剑民操你?”冬梅说。

“不,剑民会让我们每个人都舒舒服服的。”

“啊?”

春兰说“不过我们不能在床上了,否则会把床弄坏的。你们先在地上铺床,我去冲洗一下。”

很快,我们在地上铺了一张床。

夏荷坐下後问“我们怎麽进行啊?”

冬梅说“当然是春兰主位啦。”

“那次位是谁?”

“是妈。”

“我们两个就看吗?”

“他不是还有手吗?用手插我们呀。”

“喔。”

丈母娘说“什麽主位次位?”

“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春兰冲完早出来了,她满面红光地来到大家中间。

我看着四个女人,感觉还是老婆漂亮。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我立即躺下说“来吧,我准备好了。”

冬梅过来扶住鸡巴擡头对春兰说“快上来呀,他都等不急了。”

“喔,不行。他今天不应该插我的逼。他最应该插的是妈。妈生我们,养我们,我们有今天,都是妈的功劳。但是我们一直忽略了妈也是个女人,也需要精液的滋润。今天,我向妈请求原谅。今天妈主位是当之无愧。”

“剑民,起来先把妈弄湿了。妈你先躺下。”

我起身俯到丈母娘的胯部,伸出舌头对逼就舔了过去。

“呵呵呵呵。”丈母娘立刻叫了起来。

春兰和冬梅双手捧着母亲的奶,用嘴舔舐奶头。不一会就有淫水渗出。

“可以了。”我说完就躺了下来。

冬梅再次扶住鸡巴。

“来,妈。”

春兰和夏荷扶着自己的母亲“跨过来,蹲下。”

对准後丈母娘一屁股坐了下来。春兰又说“等一会你扶着我上下就可以了。”

“呵呵。”丈母娘笑着说“想不到你们年轻人还有这麽多的玩法。我们那时候就是男人躺在女人身上。”

春兰对两姐妹说“我就当仁不让让他舔啦。”

说完跨过我的头蹲下,逼对着我的嘴压了过来。

“剑民。”冬梅说“把手伸开,握成拳头,大拇指伸直。夏荷,我们来吧。”

只听夏荷说“大拇指这麽短,能舒服吗?”

“嗯”冬梅过来把我的小臂往上一擡“伸直手指。”我伸出中指和食指。

冬梅说“这样可以了吧。”冬梅和夏荷用逼将我的手指套了进去。

“都好了,开始吧。”

冬梅一声令下,四张逼在我身上动了起来。春兰用逼对着我的嘴蹭着,我伸出舌头,沿着她的运动方向来回刮着。

丈母娘套着鸡巴应该很兴奋,双手按在春兰的肩膀上拼命上下运动。另外两姐妹也好像要比赛似的,不断地让我的手腕承受冲击。

呵,我一动不动地躺着,四个女人为了自己,在我身上奋力运动,以此来获得快感。这样欢乐的场景我不敢说後无来者,前无古人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当时没有摄影,如果拍下照的话,去拿个普利策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不断吞咽着流进嘴里的淫水,指缝间的淫水流经手臂滴到床单。

最让我激动的是丈母娘的套弄,连续不断的摩擦,让我挺直了腿,我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鸡巴上。以至於被春兰的淫水呛了一口。我一咳嗽,精液也随之喷出。

丈母娘拿捏得很准,我一射精,她就坐在我上面享受鸡巴涨动带给她的快感,同时随着射精的节奏,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我一射完精,丈母娘立即站了起来,其他几个人也跟着站起。

夏荷则迅速趴下,将软绵绵的鸡巴含进嘴里。

丈母娘问“夏荷你干吗?”

含了几口後擡起头“浪费了可惜,我们不就都是为了它吗?”

“好吃吗?”

“当然。”

丈母娘推开夏荷,将剩余留在阴毛上的精液全部舔光了。

冬梅说“好啦,明天还要早起呢,睡觉吧。”

她们四个人按年龄躺下後,我来到冬梅和春兰中间,调个头躺下,伸手按在她们的逼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全本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