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hero666666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 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

    这些年一直有一件事憋在心里,好像有一座山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没办法告诉任何人是什麽事,只怪自己年少无知,被欲望冲昏了头,那些年对姐姐做了太多错事,以致现在无法正常去面对姐姐,她早已刻意让自己忘了这些事,可我还是看得出她这些年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敢和我独处,即使我早已成家。

    hero666666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是作者hero666666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些年一直有一件事憋在心里,好像有一座山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没办法告诉任何人是什麽事,只怪自己年少无知,被欲望冲昏了头,那些年对姐姐做了太多错事,以致现在无法正常去面对姐姐,她早已刻意让自己忘了这些事,可我还是看得出她这些年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敢和我独处,即使我早已成家。

《我那几年对亲姐做的事》 (6) 免费试读

「那好,我也得慢慢消化你说的事,我睡觉了,晚安。」姐重新抱着我说。

我觉得已经说的够直白了,姐应该也明白我要干什麽了,而且她重新抱着我了,她这样的言行,言外之意就是默认了,我兴奋的脱掉四角裤,这麽大的动静姐一动都不动,我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看着姐秀美的脸颊,我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一只手急忙的去撸着一直得不到满足的JB。

享受着手指碰触姐姐脸蛋柔嫩的触感,又看着姐红润润的嘴唇,突然好想要姐给我口。我就是这样,如果总是满足不了自己的欲望,久而久之就会放弃了,但是一旦尝到一点点甜头,哪怕是很少很少的小丝,那死去的欲望就会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并且比之前更为强烈。我要得到更多,我脑子里想的是这个,我在想到底该如何利用那些照片使姐姐屈服。

「你摸我干什麽啊。」姐睁开了一只眼睛,突然问到。

「说好的其他事你都不管,乖乖睡你觉。」看着姐可爱的模样,我突然想射在她紫色的睡裙上,甚至射在她脸上,混乱而冲动的想法使我说话都大胆了。

「可你这样摸来摸去,我怎麽睡,你不许碰我。」姐的语气很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好,我不碰。」我马上答应,想射在姐睡裙上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今天已经是第三次箭在弦上,却没射出去了。想射出去的冲动越来越强烈,我怕这次再打断,我真会不顾一切强行射在姐脸上,并且因为这次是在姐的许可下,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想让这些欲火迅速喷涌出去,想在姐姐的扭扭咧咧之下兴奋的达到高潮,有了第一次,那麽第二次,第三次……就会慢慢的,源源不断,就会慢慢的开发姐姐,就会慢慢的达到我的目的,越想越兴奋,我的幅度也越来越夸张。

「你在动什麽啊?」姐刚闭上的眼睛瞬间全部睁开,但姐没有往下看,而是盯着我的眼睛说的。

我被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到,我楞着停了下来不敢动,而且姐是非常有目的性的盯着我的眼眶,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姐这是什麽意思,难道刚才是我误解姐的意思啦?那不然为什麽姐一副很拒绝的表情?

「从明天开始,你得好好学习,乖乖听话,别再让爸妈担心,让我也省点心。」姐突然啰嗦道。

「好,我会的。」我敷衍道。姐这句话是什麽意思?难道是我好好学习,她就让我继续意淫她,我胡思乱想着。我对姐是入魔了,无论姐的言行怎样,我都觉得是姐在诱惑我,在默许,在答应我。

「其实我觉得我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蛮强的啊,你回来做的事我都接受了,我不是让你在厕所弄了半个月吗?不然你第二天都别想了,还有你在床上那次,但这些事都可以看得出你自制力太差,要人管你。」姐很平静的说着,只不过眼睛由看着我转向其他地方了。

我感觉姐好像要和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她挑明了这些事,又说这种话,我有点颤抖,是兴奋和激动的,导致说话有点不连贯,「姐,你的意思是你能接受我…」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隔壁房间经常传来的声音。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妈连着几声高呼。

「早叫你别憋着了,都说孩子们已经睡熟了,他们听不见的。」

姐听到这里,把我推开了,然後自己盖好被子,把右手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後把耳朵捂着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着,好像说什麽全泡汤了之类的。

「嗯…哈…嗯嗯…啊…你快…快…射…射…嗯…我…啊…啊啊啊…」原来是妈到高潮了,憋不住了才叫出声。

过了一会儿,等那边没声音了,姐这样子把自己盖得好好的,一副防范我的势头,我琢磨不着姐是怎麽想的,但我还是不死心,因为伴随着妈妈的叫床声,我的JB又不知觉的高涨了起来,今晚不让它发泄在姐姐身上,我怎麽都不会死心的,我小声的说,「姐,你的意思是你能接受我做的这些事?」

姐神色有点异样,但还是无奈道,「你说我能不接受吗?」

我觉得今晚可能是我的大好时机,我开始以为刚才的插曲姐会装睡,不理我了,连忙抓住机会说,「那你还管我这麽严?」

「为什麽不管?我发现你这个问题之後上网查过解决办法,但像你这种自制力差的人非得要人管。」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好像完全没发觉我和她谈的事情是关於情色一方面的,更多的姐好像觉得这是我的行为习惯问题,要改正。

「你不是说爸有心脏有病吗?这麽剧烈的活动不会加重病情?」我故意拉开话题,不然这样谈下去,姐根本不可能想到情色上面,我也没有机会了。

「我怎麽知道?」姐一副很莫名其妙的样子说道。

「姐,我斗胆问你一件事啊,他们那麽频繁,难道你就没反应吗?」我装着不敢问,很害怕的样子。

「你又找打,是吗?」姐立马变严肃起来,好像只要一扯到这种问题,姐就变了样。

「我只是好奇而已,你这麽严肃干什麽?你不会是…那种性冷淡吧,这也是病啊。」我故意很关心她的样子,不是那麽色情的感觉。我觉得姐今晚既然开诚布公的说了我手淫的事,我觉得说这个应该是在姐能接受的范围内,并且我觉得今晚已经这样了,不过点火,我感觉自己都对不起自己。

「你想到哪儿去啦,我没病,我是习惯了,已经有免疫力了。所以你也得要学会克制自己,不能经常放纵自己,你也知道这样下去身体会坏,为什麽不节制呢?」姐语重心长的和我说,好像是一定要劝说我戒掉手淫。

「我没你这麽好的克制力,但如果你真让我满足一次,我什麽都答应你,我说到做到。」今晚冲动了好几次,搞得我欲火心中烧,再不发泄我可能就真要难受死了,死就死吧,我心里想赌一把。

「唉…我也知道你没自制力,我管你也不听,那你怎样才满足啊,我问了你好几次了,你每次都说抱就行了。」 姐的语气有点无可奈何了。

我当时猜姐可能是自己想通了,觉得打我这麽狠都没有作用的,来硬的是不行了,再加上经常打伤我的话,在爸妈面前不好说,而且爸有病,她肯定不敢和爸说这些事,姐是实在没有办法才答应的,可我没想到的是姐实在太单纯了,她以为就是普通的要求,她怎麽都不会想到我会把歪心思打到她头上。

我觉得成败在此一举了,要求太过分姐肯定不会答应,搞不好我连最基本的都没了。但我又不甘心只是简单的让姐帮我撸一下,我手上有姐的把柄,爸又不能生气,如果姐把自己看得比爸重,我这个把柄失效不说,还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考虑再三之後对姐说大胆的说道,「姐,和你谈了这麽久,什麽都已经明了了,你帮我撸,这是我的最低要求,或者我抱着你,你就睡觉,其他事你别管,可以不?」我不知道说这些话的後果是怎样,或许姐会直接告状,或者直接打我,把事情闹到父母知道,我说完之後也是心惊肉跳。

姐想了想,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能不提这种要求吗?我是你姐,你的长辈,你这思想已经扭曲了。你要我怎麽说你才能听进去我一句话?」

「姐,我克制不住就是克制不住,你就算再打我,再骂我,甚至是整天盯着我,我也克制不住的。而且爸妈整天不在家,你凭心说,你真的管住我吗?你管不住我的,我会一直继续,像你说的半个月都停不下来。」我心里想着不成功便成仁,今晚我是拼了。

姐沉默了一会儿,好像被我的话给气到了,「那我就告诉爸妈,让爸妈来管你。」姐好像对我真没办法了,只能那这句百试不爽的话威胁我。

「你还说我不懂事,你懂事吗?爸身体不好,你要告就告吧,说儿子天天意淫女儿,让他气发病最好,我知道你要打我,打吧,我不会吭声的,最多就是多几道伤,或者你觉得一个人打不够劲,打不怕我,你喊爸妈一起来打也行。但是我告诉你,除非把我打死,不然我不会放弃的。」

我顿了一下,观察了姐的表情,姐有点吃惊,吃惊平时搬出爸妈就能吓倒我,可现在却不能了,或者是吃惊我怎麽会说出这麽大逆不道的话,但我不管,我接着说道,「你还厚着脸说什麽你已经免疫了,没感觉了,你真心如止水没有波澜,你刚为什麽松开我?把自己盖得好好的?还有每晚爸妈做爱的时候你都不自觉的很小心小幅度的摩擦你的双腿,你这叫克制的住?你内心不知道要克制住得多困难?你比我大,你克制力强,凭什麽要求我和你一样?我就是克制不住,我有什麽办法?总之今晚你不答应我,我就闹,要麽你打死我,你要告状我就说爸妈每次做时我们都在听墙角,而且让你也有反应,我又睡你旁边所以我克制不住不怪我,都怪爸妈和你。」说完之後,我就等着姐的反应,我也是忐忑不安,若是姐告状,我估计我还真不敢说这些话。

姐这次出乎意料的没有打我,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沈默了好久,然後叹了一口气,说,「你怎麽才能成器?你就是耍无赖是吗?那我也会,你敢对我不敬,我去大学後就自杀,总之爸妈没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你爱怎麽着就怎麽着吧,我管不住你,不想管了。但有一点,你别气爸妈。」

姐这句话算是将我军了,我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威胁姐没用了。但我觉得若是今晚不解决,那之後估计就更难了。我觉得姐说自杀是吓唬我的,姐应该还是在意爸妈的,所以我过分一点,姐应该不敢告状的。我深思熟虑之後我突然强行抱住姐,姐被我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还没让我享受姐柔软的身体,她就连忙用手推我,我抱得更紧不让她挣紮,姐柔软的身体在我怀里让我兴奋不已,这麽艰难的得到姐,我的JB早已给我助兴了,我想用JB去顶姐的阴道,姐虽然上身被我抱着,可她下半身一直往後挪,让我顶不到。

如此近距离抱着姐,我疯狂的嗅着姐的体香,姐因为挣紮的太厉害,她的睡裙都已经被揉在腰间了,我的双腿能赤裸裸的碰到姐的双腿,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心理上,还是肉体上,给了我极大的兴奋,姐的身体软绵绵的,特别是早已把四角裤脱了的我,JB毫无约束,放飞自我。

我用力锁着姐的上半身,姐见挣紮不开,很小声的一直在喊:「你放开我啊,我是你姐,你冷静点,你勒得我好疼啊,你这样我真生气了…」等等等等,可我却完全听不到她的声音,只能说姐越挣紮,我越兴奋。因为姐的上半身被我勒住了,她动不了多大的幅度,我的JB可以准确的顶着姐的小内内,每一次顶着姐的小内内上,我都觉得JB奇爽无比,我的龟头在姐的小内内和大腿上胡乱摩擦,我真感觉我的JB好像一节一节的变长了,好像一根从来没有拉到最长的粗弹簧一样,这次终於挣脱了束缚,拉到了最大,最长限度,特别是顶到姐大腿内侧的皮肤时,那种滑润感,真是润死人了,每顶一次,我的脑袋都好像要嗡一声,好像不是在床上,是在天上,是在云里雾里之间,整个人欲仙欲死,我终於忍不住,嗓子眼里低吼了一声,「嗯…」真是爽到骨头缝里了。

我想用手去扯掉姐的小内内,可是刚一松手,姐刚才被我卡在胸间的两只小手迅速朝我脑袋上乱捶了起来,而我也顺利抓住了姐的小内内准备往下扯,姐反应过来立刻也用手抓住了自己的最後一丝防线,身体猛的朝後面一缩,胡乱的用膝盖顶我,用脚踢我。

我觉得姐不是故意的,是本能反应,她是实实在在的拼命的反抗,所以没控制好力度,她的膝盖顶在我的睾丸和胀大的JB根部,而这种无意识的乱踢乱顶,力道也是最大的。顿时让我明白了蛋碎的感觉,感觉整个下体都空了,没了。

这时,胀大的JB根部在受到姐姐的膝盖撞击後,只是稍微的缩小了一点,却没有软,硬的我生疼,我疼的立马松开姐,我双手捂着睾丸和JB,身体蜷曲在一起,全身冷汗直冒,疼得我话都说不出,真是发自灵魂的疼痛。

我紧闭着眼睛,疼痛由下体传至全身,全身瞬间冒出水滴一般的大汗,电风扇吹着我的後背,借着我汗液的挥发,我唯一的温度也在被迅速夺去,我感觉全身发冷发寒,我感觉此时的电风扇像刀一样,在刮我的後背,我艰难的喊,「姐,关风扇。」

姐看着我疼的发抖,姐也知道踢在了我哪里,姐楞在了床上,姐由最先被我用强的惊恐,转变到现在的不知所措,听到我的声音皇後,姐回过神来,马上关了电风扇,六神无主的说,「我不是故意的,你怎麽啦,你别吓我啊,我…我…我去喊爸过来。」

我真疼的吃力,双手捂着睾丸不能松开,姐说要喊爸妈把我吓了一跳,若是被知道了我就完了,我连忙用一只手拉住姐,对姐很艰难的摇头说,「姐,你疯啦,爸会骂死你的,搞不好他还会打死你。」

「那怎麽办,我是无意识的,所以可能力大了一点。」姐慌道。

「你帮我盖上被子,我冷,你让我缓一缓。」我现在感觉每说一句话都要抽乾我全身的力气。

姐小心的帮我盖上被子,一摸我的後背,说,「全是汗,怎麽还要盖被子?我给你擦擦。」说完,就拿手抹着我冰冷的大汗。

我拒绝道,「你别碰我,等我缓一缓。」

这里被打中的痛苦真是要了命了,我不知该怎麽形容和描叙,以上是我当时的感受,记忆犹新,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我缓了上十分钟,觉得缓过劲了,对姐说,「睡吧,我什麽都不想了。」

姐还是站在我旁边,连床都不上了,小声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刚那样,你吓到我了。」

「白天打得我遍体鳞伤,晚上断我根,你还会被我吓到?」我很不爽的说,不仅没吃到肉,还被踢到了根。

姐不坑声了,然後又哭了,一抽一抽的,不敢哭出声,怕被爸妈知道。我拉住姐的手说,「是我的错,你别哭了,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你放心来床上睡觉吧。而且现在我这样,什麽都不用想了。你安心。」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