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Deutsch123(夕晴)免费 Deutsch123(夕晴)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 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

    他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甚至有时候白天他的样子也会突然在我脑中浮现,而最让我烦恼的是每次想到那个男人我的下体都会有反应,很奇特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希望有什么东西进来——,哎呀!说不下去了,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好淫荡。而且每次一想到这个男人,我的心都会砰砰的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脸上也会发热,就好像那天晚上那个人侵犯我的时候的样子。

    Deutsch123(夕晴)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是作者Deutsch123(夕晴)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甚至有时候白天他的样子也会突然在我脑中浮现,而最让我烦恼的是每次想到那个男人我的下体都会有反应,很奇特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希望有什么东西进来——,哎呀!说不下去了,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好淫荡。而且每次一想到这个男人,我的心都会砰砰的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脸上也会发热,就好像那天晚上那个人侵犯我的时候的样子。

《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 第四十二章、我要你 免费试读

“你……,真的打算放弃?”

对面,那个看起来永远都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表情凝重的问。

“嗯”我缓缓点头,望着对面的他,表情平淡如水。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脸上竟然隐现一丝红晕,他紧忙转身看向了墙上的那幅画,随即轻轻咳了两声,目光竟也开始躲避着我。

“沈先生?您怎……”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因为我们的约定?”男人没有看我,声音隐有一丝心虚味道。

我缓缓点了点头:“嗯,您曾经说过,如果我没有成功取得肖尔娜·雪莱赛的冠军,我将永远不再跳舞,虽然比赛失利以后您没有找过我,但是我还记得这件事情,所以……”

说到这里,心头忽感一阵的忧伤,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自己准备爱一辈子的事业刹那间灰飞烟灭,即便我再怎么想让自己冷静,似乎都难以做到。

对于当初和他的对赌,我愿赌服输!

更何况,自从肖尔娜·雪莱赛失误以后,几乎每个晚上我都重复着那一个噩梦!

跳跃,

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

而后惊醒!

舞蹈对我而言,似乎变得有些陌生,甚至开始成为一种诅咒,它超越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慢慢侵蚀着我的灵魂,直至成为难以抹除的梦魇。

或许,是时候该退出了。

然而退出后要做什么呢?

忽而心头一阵的空虚……

梦,

破碎的感觉,

便是如此吧。

“我没有提到失误的事情……”男人依旧没有望向我所在的方向,可是他明明却实在回答我的问题!

“沈先生,您的意思是?”

对方如此一说,我反倒有些迷糊了,竟是不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毕竟他的女儿可是获得了雪莱赛的第七名,若我是她的父亲,此刻又哪有闲情逸致去和自己女儿的同学扯这些事情!

“比赛,我也去了。你跳的……你跳的其实很好。如果不是最后一跃时没有踩稳,这个冠军非你莫属!”

沈长青竟是说出了如此一番话,让我颇为惊讶。

我静静的站在沈吾心书房的门口,听着对方的话,没有搭腔。

抬手,银白色的钥匙躺在手心,我缓缓递了过去。

他转头看了一眼我伸出去的白皙手掌,却没有抬手去接,只是悠悠然叹了口气:

“还有一次机会,你如果放弃了,很可惜……”

“可我……”对方这么说,我反而心生愧疚。

“好了,就这样吧。这次雪儿能够获得第七名已经超出了我的期待,若是明年你能够夺得前三,那便是中国舞蹈的大幸事,倘若获得了第一名,那将开创中国舞蹈界的历史,永远成为后辈前进的动力,所以我又怎么会放弃你?”

负手而立的男人终于还是转头看向了我,笑容中竟夹杂了几分期待!

缩回手,我轻轻的笑了。

虽然肖尔娜·雪莱赛失利的事情,我郁闷了好长时间,但是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也许,

这对于我而言,并非是坏事。

只是,

我忽而想起了她。

那个女人终究还是不会放过我的……

想到此处,我眼神中原本孕育的希望之火又慢慢熄灭,最后成为空虚的幽深黑洞,似乎我所面对的这一切,再也无法承载自己心中璀璨的梦想。

在那场比赛之前,我曾经设想过,如若自己真的夺冠,因此一战成名,那么等待我的很可能就是身份暴露后的口诛笔伐,我最后还是做了抉择。

因为那一刻,

值得我用一生来换!

可结果却是……

或许,人的一生就是这般的艰难。

所有的事情都可能会不遂人意么?

我的一生,大概也便如此了……

还争什么呢?

意义又是什么呢?

连我自己都迷糊了。

手掌没有缩回,就那么摊开僵立在对方面前,我的眼神显得倔强。

“孩子,你?你难道就这么放弃了?你可是我见过天赋最强的舞者!你难道就没有不甘心?!你的要求,恕我无法同意!”

沈长青这个中年男人惊讶的望着我,眼神中竟首次出现了些许的惊慌失措,仿若心爱的事物即将消失般的恐惧眼神?!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有些不对劲!

可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却一时之间想不出来,这种感觉让我也很是疑惑。

“沈先生,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沈师姐才是您的女儿……”我轻声说道。

这句话好似刺激了他,男人肩头一抖,向后退了半步,又有些犹豫,半晌后才缓缓答道:“她是她,你是你,我只是惜才而已……”

男人说罢,似乎也在躲避我的眼神。

我盯着他,看着这样一个比我大声二十多岁的男人如此做作,心中只有冷笑。

或许两年前我看不出来,可如今经历过无数男人的我早已不是那个青涩少女。

我知道,

他喜欢我!

可那又如何?

我所经历的,不是我想要的。

若我还有选择,又何尝愿意堕落至斯!

所以,在他面前,我还有选择,不是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选择像现在这样。

不远不近,

不浓不淡,

不爱不恨……

想到此处,我轻轻握住了手心的那把钥匙,缓缓收回了手掌。

“想通了?”男人在激励掩饰眼神中的惊喜。

“沈先生如此厚爱,我又怎会辜负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静静的看着对方的表情变化,而似乎在这一刻,他眼神中的微妙变化被我瞬间捕获,那是欣喜若狂的眼神,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男人原来都一样……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却已然打定主意。

沈长青,

你想要我对么?

很可惜,

我不想要你。

所以,这一生,都不会给你……

慢慢收回视线,我微微后退了一步。

此刻,反倒是我看着墙上的照片,他看着我。

空气也有些凝重。

“他……,林郁向你求婚了?”男人忽然提起此事。

我心头一震!

他竟然会提及此事!

那天的场景瞬间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一天,他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宿舍前。

而我,因为比赛的失利打击,已经连续几天把自己闷在宿舍里未曾进食了。

我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那里,

我原以为那个男人会放弃我。

可怎会知道,他竟然会在那样的时刻,

向我求婚!!!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来的太快,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

那一刻,

我还记得那一刻,

我真的动了心思……

可惜,

我的人生似乎不允许有这样一个选项的存在。

无论我如何挣扎,那个女魔头依然在。

而我的命运,

仿若已经注定了……

我已然很感激他,

感激他原谅了我那一晚的疯狂,

或许他是真的爱我。

可我已然不知道他对我如此疯狂的原因,或许我也不想知道。

就让这都成为一个永远都未曾开启的秘密,埋藏在我们心底,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吧。

那一天,

我到在宿舍里,

哭的撕心裂肺……

也是那一天,

我打消了自我了断的念头。

或许,

人生中还有美好的一面,

值得我继续留在这尘世间。

“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沈先生也知道?让你见笑了。”我嘴角微微颤抖,可还是说出了这几个字。

“看来你没有答应他,我看林郁那小子最近一直很消沉啊……”沈长青的话语里似乎透着些许舒畅。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头道:“沈先生莫要嘲弄他,是我没这个福气……”

“欸,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嘲弄他呢。爱情这个东西,很奇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任他是什么舞蹈天才和青年才俊,也是一样,我是过来人,反而看的清楚。”

沈长青话语开始多了起来。

……

一个人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我仔细品味着沈长青先前的话,多少有些理解他为什么会如此压抑了。

原来他的婚姻,也是安排的。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要告诉我这些本属于他的隐秘,可偶尔听听这些八卦从这些近似于传奇人物的口中说出,还是很有趣。

或许他知道我不会说出他的秘密,所以才会如此吧。

原来这样的大人物也会有属于他的烦恼,无论看起来有多美的幸福美满。

想到此处,我忽然想起了大叔。

似乎那个高高瘦瘦的形象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了,样子都开始渐渐模糊。

只是,无论过了多久,我都未曾忘记他。

相比于那个跋扈的李德盛,或许我和他只是露水姻缘。

可他却成为了我此前唯一爱过的男人,

是不是很狗血的人生?

或许真的是。

我爱上了一个五十岁的老农民,而且爱的那么深!

如今想来,有些可笑,也有些不真实。

可我依然,

很想他……

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

这个秋天似乎,

很冷。

抬手紧了紧灰色大衣的领口,短毛的黑色绒套将我的脖颈护的严严实实的。

看着路边还未曾枯黄的树叶,也能想象着过些日子满眼金黄的景象。

或许那便是这个秋天里叶子最后的倔强吧。

我真的要放弃舞蹈生涯么?

其实刚刚和沈长青说出我的想法的时候,我都还未曾真正下定决心。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个男人居然主动违背了我们的约定。

方才那一刹那,我竟是误认为他喜欢我。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再想,便知我大概是想多了……

他没理由喜欢我的。

我们的年龄差距……

年龄差距么?

大叔似乎和他的年龄相仿呢。

只是,

他们还是不同的吧。

走走停停间,我竟是再次来到了学校的东门口。

右侧,保安亭上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而那个曾经送我伞的小男孩儿,却再也没有看到他。

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也要毕业了。原本青涩的我,也成为了大家眼中的资深学姐。而到了这个时刻,曾经的一幕幕也渐渐涌上心头,记忆的片段原来从来未曾忘却。

这就是成长的滋味么?

记忆,

或许就是用来忘却的。

忘记那些世间的不美好,记住曾经拥有的快乐,也是人的本能。

也只有这样,

人才会有勇气在这样残酷的世界中生存下去,

不是么?

这两年来,我学会最多的便是如何,

苦中作乐!

若非如此,我也许早就该自行了断了吧……

一路上,不断有觊觎的目光从周围偷偷打量着我,而我只顾着一路前行,却也不甚在意这些,大约是自己早已习惯如此,心中便不会再有所波澜。

走出东门,天色已暗。

街边的霓虹仿若群星,我眯起眼睛打量着世间的繁华,嘴角却抹过一丝苦涩。

自己与这个世界,似乎是一条平行线呢!

我低着头,目光暗淡。

比赛也输了,

我的梦,

醒了……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我的坚持又是什么呢?

似乎人生也没了方向。

方向?

陆清啊陆清,

事到如今,对于人生你还在期待什么吗?

真的没什么期待了,

往后的人生,

尽是黑暗……

今晚,

又是那个难熬的夜晚。

这条路线已经不知道走过多少次,连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她今晚还会在那里么?

或许会吧。

快两年了,这个叫刘凤美的女人似乎对我永远保持着不可思议的高涨“热情”,仿佛我就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乐子!

我的堕落,大概会让她很开心。

她从不避讳说这一点,而我,也拿她完全没办法。

按照这条线路,打车的话,大概需要一小时的时间,而坐地铁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所以如果堵车的话,我就选择打车,如果不堵车,我才会选择地铁。

我其实,

只是想路上多些时间,哪怕只有半小时也好。

那是我一天里为数不多独处的时光。

除了跳舞,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感觉。

看到今天路况还好,

所以,

我选择坐地铁。

抬眼,看到对面开了好些年的咖啡店,我嘴角微微翘起。

或许,在去云顶被那些男人折腾前,先喝杯咖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久没见到Lisa了,也不知道她最近过的如何,看看她也好。

耐心等待着红路灯信号,沿着斑马线走到了路对面,心中也陡然生出些许快意。

看到那熟悉的牌子,就想起了几年前看到Lisa侄女的场景。

也就是那个晚上,我第一次随刘凤美来到了云顶,也是第一次遇到了苟云兄弟。

那一夜,

那杯白色液体,

好羞……

当这一切成为往事随风而逝的时候,我只是笑笑,就好像对着一个旧友招了招手,刹那间,曾经的那份耻辱感,也随着淡了。

抬起右手轻轻捋了捋头发,

此刻的我,

无悲也无喜。

隔着玻璃,我看到了咖啡店熟悉的装修和温馨的气氛。

似乎,

Lisa也在……

我浅浅一笑,准备推门而入。

可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声音不大,在我耳边却如同炸雷!

我身子剧烈颤抖,仿若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孩子,你……你真的在这里……”

转身,

我望见了那个人。

瞬间愣在了当场。

对面,一个高瘦的男人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穿着一件褐色的皮大衣,脸庞依旧黝黑,仿若饱经沧桑。

他就那么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原本还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看着对面的男人,忽而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两年了吧,

眼眶怎么湿了?

本来不该这样的对么?

我早就已经忘了他,对不对?

这个时候怎么还这么不争气!

让他看到了,会更得意,会更不把我当回事儿!

可是,泪水怎么就止不住地流呢?

沿着脸颊细细簌簌的流淌,滴到了我的领口,就好像自己全部的委屈都凝聚在了这一滴滴泪水中。

好似这个世上,

我只能和他如此了吧……

“孩子,你怎么哭了?是因为我?我不该来的,不该过来的……”

男人看到我此刻的表现有些发慌,一之间竟开始手足无措起来,话语透着显而易见的懊悔。

我看着他,

他还是那个样子。

木讷,

不懂人情,

也不懂女孩子的心。

我哭了,无声。

我笑了,因为他来了。

我不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我了解对面男人的性格,所以此刻的我的确很开心。

他来了,就好。

还有什么可怨恨的呢?

“大叔……”我喃喃自语:“你是来找我的么?”

站在对面的男人神情有些恍惚,却也是轻轻点了点头,我观察到了对方眼角悄然流露出的笑容,他很开心,是因为见到我?

他不会说谎,我知道。

此刻的他,有些陌生,却又很熟悉。

曾经我以为自对他的感情淡了,却没想到这次见面,就像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那种天然的熟悉和亲近,真的毫不作伪。

那一声大叔,亦如往昔。

我嘴角轻轻翘起,微笑原来可以这么甜。

上前一步,

我缓缓抱住了对方。

原来这是真的……

他就站在我的面前。

原来这是真的!

他就站在我的面前!!

男人这次没有躲避,双手摊开,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身子。

好温暖……

那种感觉原来从未变过。

一样的坚定,

一样的踏实,

一样的让我难以割舍。

“孩子,我有件事想……”

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大叔,我好想你……”

此刻的我沉浸在这美好的“梦境”中,本能的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我想让这样的感觉持续的再多一些,再久一些,我不想听他的来意,或者说,我害怕听到一个不是我期盼的理由,所以我出言打断了他的话。

就让我任性一次,好么?

侧着头,

我的脸贴住了他的胸膛,

愿这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

……

挽着男人的手臂,我们就这样走入了校园。

此刻的校园里,人不多,但仍是有一些同学沿着学校的小路走过。

眼角余光看到了他们异样的目光,我却对此不以为意。

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呢?

贞操没了,

冠军丢了,

求婚也拒绝了。

我的人生已然如此,

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失去的?

此刻的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仅此而已。

“孩子,你快别……别这样,你的……同学看见,会不会不好,我没想到你会这样……”大叔声音颤抖,嘴上含含糊糊的如此说,可却没有挣脱我,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脚下步履的欢快,仿佛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挽着他的胳膊,我笑嘻嘻道:“那有什么,你年纪比我大这么多,人家或许把你当成我的爸爸了呢!”

男人脚步一个踉跄,随意哑然失笑道:“爸爸?”

“爸爸来看女儿,不好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的我好开心,竟是笑出了声。

原来,

秋风也不是那么冷。

“孩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大叔有些疑惑。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笑道。

“孩子……”他没想到我会如此,竟是再次开口问。

“你别再问了啦!不然我就生气了!”靠着他的肩膀,我竟然第一次撒起娇来。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我们再次相遇的情形,

无数种邂逅,

无数个可能。

可慢慢的,无情的现实告诉我,这些不过都是奢望。

可当我已经接受了这残酷现实的时候,惊喜却又不经意间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场突如其来的见面,

我毫无准备。

却又像是准备了好久。

所以当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时,我心里只有感激。

“还有,你不许叫我孩子了,好奇怪……”我挽着他的手,枕着他宽大的肩膀,我笑道:“你叫我,陆清,或者干脆叫清儿吧!”

“清儿?”他也笑了,念起了我的名字。

“好听么?我亲爱的大叔?不,我也打算叫你的名字,永年!”我笑嘻嘻道。

“你叫我永年?!我们岁数可差距不小。”对方有些惊讶。

“小气鬼,就叫你永年!永年!”

开心的笑,

放肆的撒娇。

这才是真正的我,不是么?

人生苦短,

如果遇见对的人,

就顺着自己的心意就好。

越过校园的主路,沿着熟悉的小路前行,松开男人的手臂,我拉着他的手,笑容挂在我的脸上,此刻的我什么都不想去考虑!

“永年,这是我时常走的路。看,那是一个池塘,里面有好多荷花……”

我就这么笑着和他讲述着我的生活,脚步越来越轻快,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生活。

“嗯,是个清净地方……”男人应诺着我的话,手掌也用力握着我,也像个愣愣的小伙子。

“孩子,你是怎么了?”身后男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还叫我孩子,谁是你孩子!叫人家清儿……”我牵着他的手,脸上挂着笑。

“清儿……”他话语有些断续,说的时候竟是有些脸红。

“嗯”我应了一声,心跳的厉害。

脚步慢慢放缓,四周很是寂静,短靴在地面上踩踏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我脸上微红,轻轻的喘息着。

到了此刻,我才渐渐感受到了对方手掌的粗糙与温暖。

我低着头,用几乎只是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没想到你会来……”

“清儿,我……我其实一直在惦记着你”男人略有些粗犷的声音传来,对方的手心也莫名握紧了我的手,渗出的汗珠沾湿了我的手掌。

我们各自放缓了脚步,微风拂过,树叶沙沙响动。

“既然想我,为什么不来找我?”不经意的一问。

悄然松开手,我转身开始倒着缓缓沿着小路步行。

对面是他,男人极力的躲闪着我的眼神,目光中闪过一丝黯然。

我没有急于逼问他的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看着这个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梦里的男人,我知道,或许是我疯了。

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爱上了一个年龄可以当我爸爸的人,

爱上了一个或许不爱我的人。

可我,就是喜欢他。

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如今的我,似乎什么都失去了,所以便什么也不在意了。

大叔,我喜欢你,便是喜欢你!

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

总之今天,

我要定你了!

男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痛苦,一张脸更是呈现苦相。

半晌的犹豫之后,他缓缓开口了:“我不配……”

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的传入我的耳中。

此时此刻的池边小路,的确很安静。

“噗!”

我的一声嗤笑还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树林里,却有些感伤。

“娃子,你……你笑什么?”大叔挠了挠后脑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在此刻如此笑,却也是一阵的疑惑。

我双手背在身后,转身走向了岔路口的右侧。

那条路,通往的方向是,

吾心楼!

“大叔,你说你不配?不配么?因为这两个字,就把我硬生生丢下了两年?”

我笑问,却是笑中带泪。

对方依旧是,

无言以对。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般的像一根木桩。

“咱们这是要去哪?”男人有些心虚。

我抬手指了指对面的精致小楼,轻声道:“就是那里,吾心楼,我曾经练舞蹈的地方。”

……

沿着楼梯拾级而上,身后的他有些忐忑不安的四下张望,看着我他还是忍不住的问:“这里是很高级的地方吧?咱们偷偷来……来到这里不合适吧?要不……咱们回去吧?”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脚步反而越发的轻盈而欢快。

“怕什么?晚上这里没人。就算有人……”我猛然转身,黑色的裙摆在空中画了一个弧,我狡黠一笑,看着对方有些茫然和惊愕的脸庞笑道:“就算有人看到,也有我顶着,你不用怕……”

随即我转身沿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行,乌黑的秀发轻轻飘荡,此刻的我愈发的开心!

这就是一个洒脱的我么?

那些条条框框,什么都不用考虑,什么都不用在意!

这一天,

我只为自己而活!

推开大门,我按下了墙壁上的灯光开关。

啪!

舞蹈室的灯光立刻点亮,映衬着诺大的教室灯火通明!

当看到这一切的瞬间,那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张大嘴巴,愣在了当场。

这就是所谓的瞠目结舌么?

我轻轻扯住他宽大而粗糙的手掌,悄然走进了我的领域。

“大叔,你怎么看起来像个傻瓜,呵呵……”我轻轻一笑道。

“这,这里怎么这么大?这就是……就是你跳舞的地方?”男人张开嘴,好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微微弯腰,将短靴脱掉,露出白色的袜子,然后转身道:

“这是我曾经训练的地方……”

“哦,嗯?你现在不训练了么?”男人先是点头,随即又摇头,疑惑的问了这个问题。

“大叔,你也把鞋脱了,训练室里穿鞋会磨损地板。”

我出言提醒。

男人几番犹豫后,一咬牙才将鞋子脱下。

他大尺码的脚上穿着黑色的袜子,却是没有想象中的破洞。

我会心一笑,还好,不至于尴尬。

脱下外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悄然走到了窗户边,撩起裙子,缓缓坐在窗台上,双脚荡在空中,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望着对面那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男人,轻轻抽了抽鼻子。

“我……不训练了……”我的声音很轻,或许轻到连对面的他都可能听不到。

他有些急了,上前一步道:“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跳舞么?是遇到啥事情了么?”

“比赛输了,就这样……”

我神色暗淡,话语却是没有什么隐瞒,直截了当。

“什……什么比赛?”他问。

我没有太多的情绪波澜,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道:

“很重要,很重要的比赛。”

他也跟着摇头叹气:“可惜了……”

我抬起头望着他:“有什么可惜的,这个世界离了谁都正常转,不是么?”

男人忽而又上前了半步,朗声道:

“孩子,输了比赛没什么,输了志气才可怕!”

看着他此刻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我反而被逗笑了。

本来酝酿好的悲伤气氛倒是冲淡了七七八八。

双手撑着窗台,脚掌轻轻落地,我站直了身子忽而轻声问道:

“你,想看我跳舞么?”

他愣住了,半晌后,重重点头!

我嘴角勾起,双手按住窗台,站起了身子,缓步走到了鞋边,将外袜子褪掉,露出白皙双足,地面有些凉,却不影响我此刻心中的暖意。

训练室的斜对角是音响的控制台,他就那样安静的等待我走到了教室的对面。打开音响的电源,连接手机蓝牙,随即音乐流淌而出。

声音并不大,刚刚好。

是那首我最喜欢的歌,是我们曾经的记忆。

“我要你在我身旁

我要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

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都怪这月色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guitar弹的太凄凉

哦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

干净的旋律流淌而出,词句是那么简单,却又沁人心脾。

电影里,

那是一个欢快的故事,

却是一个悲伤的结局。

每次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了他,想起了自己。

所以,渐渐的我爱上了这首歌。

也爱上了他。

我知道自己很疯狂,可这种疯狂何尝不是因为两个字,

孤独……

在我最需要帮助和陪伴的时刻,

他出现了!

他帮了我,所以我喜欢他,理所应当。

当初的我,心中偶一个遗憾,那就是没有让他看我跳过舞。

跳舞和他,

我最爱的事业和人,

我希望他们有所关联。

为此,我还在自己心中慢慢编制了一套舞,想跳给他看。

原以为这套舞只能尘封在我的记忆里,然后随着我记忆的消散潜藏心底。

可谁知,

他真的来了!

惊喜,

疑惑,

悲伤,

兴奋,

不顾一切!

他此行的目的,是要做什么?

和我重归于好?

还只是单纯的偶遇?

此刻,这些都不重要。

我只想跳给他看。

我一袭黑色长裙,缓步走到了舞台中央,随着音乐温柔的流泻,我轻轻抬腿,将心中曾经酝酿无数遍的那段舞跳了出来!

屋顶灯光洒落,覆盖我的全身,精光点点。

我在教室里舞姿摇曳。

举手,

抬足,

身体随着音乐舞动。

音符仿若流淌跳跃的精灵,在我的身上萦绕飞舞。

星星点点,

起起伏伏。

煌煌如流星坠地,

荡荡如柳絮翩然。

此刻的我,

很放松,

很惬意。

慕然回首,

他此刻就站在我的对面,

痴然的望着我,

如同泥塑一般,

眼神凝滞却带着莫名的感情,

感动?

陶醉?

还是赤裸裸的欲望?

我笑了,是那般的甜美。

为什么爱他?

其实我也说不清。

或许记忆太深刻,所以忘不掉。

因为忘不掉,所以我认为是爱情。

真正的爱情会是如此痛苦么?

亦会是如此决绝么?

我不知……

他知么?

大叔,清儿好想你,你知道么?

所以,

今天,

无论你愿意或是逃避,

我都要告诉你,

我真的喜欢你!

……

缓缓站定,我微微喘息。

随手关掉音响的声音,教室回归安静无声。

或许是有些时日没有跳舞的缘故,身子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液。

脚心也是汗水,踩在地上,微微有些滑。

此刻的他,依旧愣愣的望着我,如同一个木桩。

“喂!我的这段舞,喜欢么?”我大声问道。

他没有说话。

“你,喜欢么?”我又问了一句。

他还是没有回答。

我有些失望,低下头看着自己青葱白皙的修长足背,忽然觉得很憋屈。

单相思?

到头来,还是我幼稚了。

或许他只是匆匆路过,而我却为了自己,把他当成了自己仅剩那一丝爱情的寄托。

到头来,还是个笑话么?

他还是他,

我还是我。

什么都没变,

错的只是,我还在做梦。

而他,已经醒了。

真想一直梦下去啊!

可惜,我也该醒了。

不知何时起,我的眼睛开始渐渐模糊起来,泪滴就那么不争气的簌簌落下,滴落在地面上,滴滴答答。

忽然,一双大脚缓缓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这是?

我猛然抬头,看到了那一对温润的眸子。

“大叔,你……”我惊讶道。

却只说出了半句话,

因为下一刻,

他的唇堵住了我的唇。

此刻,

我的整个人都懵了。

愣了接近半分钟,男人依旧亲吻着我。

不是梦?

不是梦!

我紧紧的捧住了他的肩膀,缓缓的张开了嘴,吸住了他的唇。

对方也是身子一颤,也同样张嘴。

唇齿相交处,尽是战栗!

记忆拉回了大叔的那个小房子,

久违的感觉,

刻骨铭心!

他的手攀上了我的胸脯,胸口传来一阵酥麻,我紧紧裹住了他温暖的舌头。

“嗯!”

嘤咛一声,我瞬间陷进去了。

我的乳房,

此刻正被他握在手中!

如同攥紧了我的心。

我挺直了身子,将自己的胸部彻底的贴紧他的手掌,不断的有快感传来,他的喘息生也越来越重,我的下面也渐渐,

湿了……

骤然间,

我推开了他!

他瞪大双目,不敢相信我怎会在这个时刻做出如此举动。

“为什么你不说,你不喜欢我么?”

我眼神渐渐冰冷,一脸幽怨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他攥紧拳头,满脸痛苦神色,却仍旧没有说。

“你刚才在做什么?”我继续不依不饶。

他肩膀开始颤抖,表情竟有些扭曲,仿佛天人交战。

“你亲的是谁?”我继续问。

他咬住嘴唇。

“你摸的是谁?”我还在问。

他不敢看我。

“你喜欢的是谁?”我鼓起了最后的勇气。

还是不肯回答么?

此刻的我有些绝望,神色凄苦的望着对面那个怂包蛋!

泪水决堤般涌出了我的眼眶!

大叔,

你记住,

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为你而哭……

而就在此时,一声高喊忽然乍起,响彻整个教室!

“你!”

我愣在当场。

“是你啊!清儿!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爱的是你啊!!!”

他身子剧烈颤抖,就那么喊了出来!

他抬起双臂,想要抱住我,

转眼间,却是满脸泪水。

如痴如狂……

我轻轻走到了他身前,抬起袖子轻轻擦拭他的眼泪,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都五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

他就站在那里,哭泣的像个孩子。

或许男人到了多大年龄,其实都是个孩子吧。

“叔叔,不哭……”我淡淡的笑,轻柔的说,一切都是那般的自然而然。

没有两年前的青涩与手足无措,此刻的我们之间却竟是这般温暖。

仿佛我们身前那冰冷的厚厚墙壁在和煦阳光下慢慢融化,

融到他的眼里,

化到我的心里。

“叔叔,今晚,我是你的……”

说完这句话,我双颊骤然绯红一片!

他重重点头,上前一步就要吻我!

我伸出右手手指轻轻抵住他凑过来的嘴唇,浅浅一笑道:“这么心急么?”

“清儿,我想要……”他喘着粗气,棱角分明的脸颊渗出汗珠,嘴角都有些抽动。

“我知道!”左手抬起,隔着裤子缓缓握住了男人早已翘起的裤裆,我嘴角微微勾起。

“怎么这么硬了?”

我斜眼看向了他,媚然一笑,问道。

“我,这,其实……”男人笑容有些僵硬,双手更是不知放那好。

“让我看看它,好不好?”我伸长脖子,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他的身子巨震,竟是这一瞬间站起了军姿!

我被他的举动逗乐了,原本积攒起来的气势瞬间消散,笑着抬起左手拍在了他的胸膛上:“你干嘛逗我笑呀!”

他也笑了,左手顺势搂住我的纤腰,我身子立刻酥麻一片,腿有些发软,差点儿倒在他的怀里。

即便如此,我的双手依旧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裤带。

没错,

很熟练……

在云顶,我是那个最受欢迎的蒙面女,虽然痛苦折磨,却也学会很了很多男女间的性事。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害羞,却没想到此刻的我面对他,依旧是那般的兴奋。

裤子滑落在地,大叔雄伟的阳具就这么挺立着,将宽松的内裤高高的支了起来。

“大叔,能问你个问题么?”我看着他胯下那物,轻声地问。

“你说……”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似乎在极力保持镇定。

“你都快能当我爸爸了,怎么……怎么还这么厉害?”我转身捂住了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红的发烫!

就在此时,他忽然双手拦胸抱住了我!

“可能……,可能?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竟然还想着回答我的问题!

真是个十足的大笨蛋呢!

胸脯被他的手臂挤压变形,我重重喘息着,下面痒得厉害。

可还没等我反映过来,男人的左手居然猛地聊起了我的裙子,然后扯住我的内裤向下一拉!

“啊!”

我顺势弯下了腰,白皙的屁股就这么露在了他的眼前!

双腿开始发颤,可此时的我却没有起身,而是双手指尖点着地面,屁股缓缓的开始摇动起来,下面似乎更痒了,就像是有一个人拿着毛笔在我的蜜穴边缘轻轻的画圆,穴缝之间晶莹的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沿着我的的大腿向下流淌。

好想要……

而身后的他就如同能够听见我内心的呼唤般,双手按住了我挺翘的臀部,温热而坚挺的龟头骤然间抵住了我的阴唇!

这就要来了么?

是他!

真的是他!

它要进来了,要进来了!

那物缓缓用力,我双腿抖动的厉害!

噗!

随着一声轻响,硕大的龟头径直顶入了我的身体!

那力道好大!

腰差点儿被撞断了!

啪!

男人的胯部撞击到了我的臀肉之上。

或许是因为下面润滑的极好,亦或是我经历了太多的的男人,对方的进入似乎异常的顺利,就连身后的他,似也觉得有些不同寻常,齐根没入后竟是没有立刻拔出来!

可即便如此,刚才那一撞,也将我撞得七荤八素,一时之间,大脑像短路了一样,嗡的一下,眼前一花。

“啊!”我叫出了声。

身后悄然没了动静,我有些忐忑,随即颤声道:“大叔,你……,啊!”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的阳具竟是猛然抽出了半截!

原本紧密包裹着对方龟头的嫩肉被硕大阳具边缘刮过,好似撩拨心弦时骤然绷断,那种几乎是过电般的快感刺激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好在有着过硬舞蹈功底的我,才能在如此刺激下没有立刻跪在地板上。

“孩子,你是不是……?”男人喘着气却欲言又止。

我夹紧双腿,缓缓回头看着他,轻声问:“大叔,你想说什么?”

他没有立刻回答,

半晌后,

啪!

“啊!”我惊叫了一声。

他坚硬如铁的阳具竟是再次挤入了我的下体,带着的那股凌厉的侵略感,竟是我第一次感受!

下面像是一下子被劈成两截!

“你!”我几乎要哭出声来。

他却是什么也不说,阳具再次抽出来,连带着我的心也被抽空了……

“好舒服!”我咬住嘴唇,却依旧叫出了声。

教室的四周是玻璃,我勉强抬头,看见了此刻镜中的自己。

头发散落的垂到了地板上,我弓着腰,叉开双腿,身后的他则是如痴如醉,捧着我的臀部不断的前后抽插起来。

啪!

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回荡在整个教室。

“啊!啊!嗯……”

我小声的呻吟,下面腔体里,异乎寻常的刺激!

他的那里真的好大,好似一个小铁杵一般,每一次的进入都能瞬间挤开我的下体嫩肉,直至最前端顶住我的深处,将我原本的寂寞与空虚顷刻填满!

我双足用力的踩住已经湿滑的地板,却因为摩擦力不够反而整个人如同踩在钢丝之上,尤其是对方每一次的大力冲击之下,我几乎很难保持平衡,身子摇摇欲坠,却又将倒不倒,狼狈至极!

“呀……,啊……”

抽送之间,我的颤音回荡不止。

好刺激!

两年了,他还是那般的雄壮!

这就是我爱的男人!

我的意识有些模糊,隐约间,我看到了第一次见他的样子。

一个西瓜田里耕作的农夫,一个几乎是绝望的夜晚,我从虎口跳了出来,跌跌撞撞,走投无路,而他,就那样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

从未想过我的生活会是如此荒诞,

也从未想过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他到底哪里好呢?

我时常会去像这样的问题,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善良?

真诚?

纯真?

成熟?

责任感?

还是此刻的激情澎湃?

我想不清楚,似乎所有的这些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我对他不灭的印象。

而此刻的他,就在我的身后,努力的耕耘着……

好像永远永远都是这样!

因为此刻的我,

真的好开心!

终于,双腿酸软无力到已然支撑不了自己,我还是在对方一次的猛烈冲击下趴倒在了地上。

他的挺翘阳具瞬间脱出,在勾出那一瞬间,蜜穴的边缘就像是被狠狠的一挑,我像是被电流瞬间击中,倒地的瞬间,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天哪!”

扑通!

膝盖与地板发生了一次亲密接触,好痛!

我咬着牙,眼泪差点儿流了出来。

可身子却像是被抽走了力气,根本就使不出劲儿,那种感觉别提多诡异了!

“丫头,没事吗?”他走上前,右手扶住了我半撑着自己的身子的肩膀,关切而慌乱的问。

“没事,才怪呢!”我看着他温润而有神的眼眸,想哭又想笑,还是撅起嘴角气鼓鼓的说。

此刻的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下面,随即脸竟是又涨红了起来。

“都是我不好!弄疼你了,我……”他表情很是自责,盯住我此刻羞红的脸颊猛瞧。

“哼!大色狼!”我不好意思再看他。

“啊?”他愣住了。

此刻我的痛感已经减弱,可下面的痒意却瞬间升腾,如同万千蚂蚁在下面爬呀爬,我那里受得了,脸颊酡红一片,睫毛轻颤。

拧动腰肢,我做起了身子,而他此刻则是蹲在了我身前。

趁他愣神之际,我抬起手竟是偷偷握住了他的阴茎!

随即我抬起头,笑嘻嘻的望着此刻一脸惊讶的他,嘟起唇角,俨然一笑:“你看,你的大家伙硬成这样,还不色么?”

说话间,我白皙手掌开始缓缓的套弄起来。

他想说什么,却因为这一下硬生生止住,随即长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我,半个字都说不出了!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因为我变了么?

直起上半身,我轻轻推了他一下,男人向后仰倒,我则顺势趴在了他的身上,但套弄他阳具的右手却没有半分的停歇。

好硬!

接近18厘米的阳具坚硬如铁!

上面湿漉漉的,显然,那是我此前分泌的爱液。

我左手贴住了他的仍旧穿着套衫的胸口,嘴唇贴着他的脖颈轻轻吹气道:“叔叔,你怎么这么厉害,清儿真的很舒服……”

他身子开始发抖,眼神痴迷的可怕。

“我从小……”他说道。

“从小就这么色,这么持久么?”我将话头接了过来,淡淡一笑,身子随之后撤。

这是我同云顶丽莎那里学到的,如何让一个男人开心,我想试试。

眼前那个挺直的阳具虽然之前见过,但是近距离观察,仍是蔚为壮观!

膨胀的硕大龟头,如同我手腕般粗细的阴茎,上面青筋毕露,纠缠在了一起,散发着的淡淡的腥臊气味,但此刻在我的眼中,它仿若天神下凡!

或许谁也猜不到,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竟会有如此雄伟之物。

此刻的我甚至有个念头忽然冒出来,我也吓了一跳!

难道说我如此爱他,是因为,这家伙?!

不会,

怎么会?

我真是昏了头了。

轻轻摇了摇脑袋,我随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对方的龟头。

它跳了一下!

嘻嘻,好可爱!

我咬住嘴唇,看向了对面他的脸,他怎么闭上眼睛了?

“喂,大叔,你看着我好不好?”我有些生气了。

他依旧没有睁眼,口中却说道:“太舒服了,如果再看你的脸,我可能……可能会受不住射出来……”

说到这里,他竟是老脸一红。

“噗!”听到大叔可爱的言语,我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射就射嘛,清儿想让你开心……”

“那不好,你还没舒服,我怎么能射!”他的回答很干脆利落,反倒是我愣住了。

鼻尖有些酸,原来他竟是为了我才如此。

既然如此,我怎能不爱他!

我撩起耳边发丝,张开口,缓缓含住了他那硕大的龟头。

这就是爱么?

龟头挤进我的口腔,而后抵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软糯舌头轻轻包住了他的阳根,没有浓重的腥臊味道,这让我舒服了很多。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滋味,

好似可以为他做任何的事情,

所谓的尊严也可以不去在意。

我开始用嘴上下套弄起来,津液顺着我的唇角流下,流淌到了他下面的毛发里。

喉咙开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场面淫靡非常。

这就是幸福的甜蜜吧……

对吧,大叔?

射进来,

射到我的嘴里。

今天清儿好看么?

大叔,你要记住我今天的样子,好不好?

清儿不想失去你,好不好?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悄然起身,双手掰开了我的早已战栗不止的双腿,躺在地上的我仰望着天花板,感受着男人火热的阳具猛然插入的那一刻,我紧紧的抱住了他,好似浴火重生,却又泪流不止。

啪!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而又大力的抽插声如同爆豆一般在我的耳边响起,无边的快感席卷而来,我欢快的几乎无法呼吸!

“啊……,我的天呀,你……嗯……,受不了了,大叔……你……太猛了!”

“清儿……嗯呀……清儿爱你,清儿爱你啊,你知道么?啊……大叔你……你慢一点,我下面要……要被你干烂了……”

“你知道……你知道么?我好想你……好想你……”

“你……啊……我的天,好厉害……好舒服……”

“大叔,你能不能不离开我……啊呀……嗯……清儿都给你,清儿的身体都给你!嗯……能不能不要……不要不理我……我好舒服啊……,大叔!我想每天都这么舒服,你愿意让清儿每天都这么开心么?”

“永年!……嗯……啊……你喜欢……你喜欢……屁眼儿么?清儿可以让你干……啊……你会不会……会不会嫌弃……嫌弃那里臭?我……我会夹得紧紧的……让你舒服……”

“清儿有个……有个小秘密……告诉你,清儿的脚丫……脚丫好敏感……怕痒痒……”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