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曾经我们也疯过》remance(阿斯托利亚)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曾经我们也疯过 曾经我们也疯过

    我,钟伟,今年32岁,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经营批发各种酒店用品,承朋友照顾,日子过得还可以。我老婆在一家IT公司当经理助理,31岁了,身高165,体重105斤,身材算是很不错的了。今天是我老婆冰冰的生日,本来想好好庆祝一下,就定了个本市比较大的KTV定了大包,结果冰冰说只邀请了她的闺蜜婷婷,其他朋友也不打算邀请。哎,真是浪费了,没办法定金都付了,我叫把婷婷的老公也约上。就是四个人也不用大包呀。没办法,多一个人,心理好受点。

    remance(阿斯托利亚)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曾经我们也疯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曾经我们也疯过》,是作者remance(阿斯托利亚)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钟伟,今年32岁,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经营批发各种酒店用品,承朋友照顾,日子过得还可以。我老婆在一家IT公司当经理助理,31岁了,身高165,体重105斤,身材算是很不错的了。今天是我老婆冰冰的生日,本来想好好庆祝一下,就定了个本市比较大的KTV定了大包,结果冰冰说只邀请了她的闺蜜婷婷,其他朋友也不打算邀请。哎,真是浪费了,没办法定金都付了,我叫把婷婷的老公也约上。就是四个人也不用大包呀。没办法,多一个人,心理好受点。

《曾经我们也疯过》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纷纷赞成。心动不如行动,我们马上上网翻开旅行网页,冰冰和婷婷想去三亚,我倒没怎么想去,我想去泰国,小白想去日本。算算季节,还有比较仓促,假期没那么长,我们预算就五天,最后决定做个顺水人情,男人服从女人去三亚。我们又研究了细节,本着小别胜新婚的思想,我们决定了分开住。我和婷婷去找酒店,冰冰和小白另外去找一家酒店,为了避免麻烦,婷婷和冰冰身份证交换下,反正两个长得本来就像姐妹。住两天之后,我们再交换房间住。为了保持神秘感,我们彼此不知道对方定的酒店的情况,消息尽量屏蔽,在两天的日子里,除非有紧急情况,否则不要通信交流。

临走的时候,冰冰死活要将衣服换回来,她说这样的衣服,她不敢穿出去。没办法,我只好偷偷拜托小白将这件衣服送给我,回家之后偷偷将它塞进了冰冰的衣柜里面。

接下来几日,我们准备一番,请好了假期,然后我们就一起坐上了飞机来到了三亚。冰冰还是一身朴素清新大的打扮,上次在小白家,小白给她挑选那套还是不敢穿出来,我心里不禁有那么一点失落。好像是婷婷陪我,冰冰陪小白。

到了三亚,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度假酒店入住。下了飞机,小白和冰冰先送我和婷婷上了车,我们就奔着我们定好的度假酒店来了。在车上我就忍不住开始去抱着婷婷了,婷婷挣扎了几下了,骂道:“再动手动脚的,我喊了哈。”

“喊呀,反正你老公也不在。”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老娘以前送上门,你不要呀,现在……”婷婷鼻子微微一酸,骂道。

“好了,我想清楚了,宝贝。”

“你可不要后悔,话说,淫人妻者……”婷婷没有再说下去,我心里知道婷婷要说的是什么意思。此时的我如何管得了这么多,一把把婷婷揽入怀里。

到了酒店,checkin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和婷婷的关系,房间我自然只是定了一间了,也不知道小白他们定的是几个房间。算了,管不上这些了,先和婷婷搞上一炮再说吧。这几天憋死我了。

一进入房间,我转手一关掉门,将行李往地上随便一放,一下就将婷婷压在墙上,四下摸索起婷婷来,和婷婷缠绵了起来。@@@上次买给婷婷的衣服,上次婷婷带走,这次我特地带过来了。我挑了一件白色镂空丝质的衣服,黑色的毛绒套裙给婷婷。

“这衣服不是上次和你一起去买的吗?你怎么还带着呀。”

“自然的了,这些是你的衣服嘛。我还担心我带过来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骂我。”

“我可没那么小气,倒是你,我和冰冰身材也差不多,你直接给冰冰不就得了。”

“你又不是不了解冰冰,平时她不喜欢穿这种的。”

“那你也不喜欢吗?”

“我喜欢也没用,也没人穿给我看呀。”我感觉婷婷在试探我。

“叫冰冰穿给你看呀。”

“我哪里敢呀,哎,没那个福分,手镯你带着呀?”我摩挲着婷婷的细致的小手,突然问道。

“是呀,怎么了?”婷婷假装糊涂的答道。

“那……还有魔力吗?”我感觉我的嘴唇有点干裂。

“我怎么知道呢?”婷婷狡黠的一笑,“怎么了,你想试试呀。”

我呵呵一笑,将那套白色衣服放到一边,然后从衣柜里面又选了一套更加暴露和性感的衣服,然后说道:“婷婷,你把这套穿上。”

“哼,穿上就穿上,我又不是没过超短裙。”

“可是不许穿其他衣服哦,胸罩也不行哦。”

“哼,满脑子的歪主意,那就满足钟哥喽。”婷婷嘻嘻一笑,从被窝里面光溜溜里面爬了出来,然后将我给的这套衣服穿上了。然后靠在床上,斜靠着在床上的一只泰迪熊上,摆出了一个妩媚的姿势。薄薄的背心,婷婷胸前丰满的乳房隐隐若现,坚挺而又有弹性。白色的超短裙仅仅只是遮住了大腿根,一双美丽的玉腿呈现在我的眼前。

“等下就穿这身出去吧。”

“不要,这件也太露了。我里面可是真空的呀。”婷婷撅着嘴说。

“无所谓了,反正这里是三亚,又没人认识你。再说你不是让我实施手镯的魔力吗?”

“好呀,”婷婷眼珠子一转,“那别人问起来,我就说我是韩若水,反正我现在拿的也是冰冰的身份证。就是不知道,我老公会不会给你老婆也安排这样的衣服。”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哦,你这个坏蛋。”婷婷娇笑的说道:“要不要去看看他们酒店住在哪里呀。”

我心里其实也有点痒痒的,也不知道他们定的是一间房间还是两间,嘴上最装得无比镇定的说:“好呀,不过我们不是约定彼此之间消息不相通吗?”

“我有我老公的账号,手机上去查下就知道了。”

“那赶紧查下呀。”

“哼,果然还是惦记着你家冰冰。”婷婷撇着嘴说。

“乖,宝贝,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不是挺好的。”

“好吧,看在你刚才在床上的表现,我就勉为其难看下吧。”婷婷笑嘻嘻的说着,就拿出手机,划了一个我熟悉的姿势,将手机解锁,看了起来。我赶紧靠了过来,偎依在婷婷的身后,将她的头枕在我的怀里,一边紧张看着婷婷的手机。

很快,手机号码上就显示出小白定的酒店和房间,我的心跳突然砰砰的快了起来,真的就只有一间房。

我定的酒店在三亚市政府附近,而他们定的酒店是在亚龙湾,离着我我们这边还有一段距离。估计坐车过去,还要1小时吧。

“你心跳怎么这么快。”婷婷靠在我的怀里说,“你们男人呀……是不是很刺激呀。不过,可能冰冰也许是自己定的房间哦,我可就查不到了。我帮你问问吧。”

很快,婷婷就在微信上问到了,果然只是开了一间房间。小白在微信上解释说,因为冰冰拿的是婷婷的身份证,怕服务员看出点什么来,要惹出麻烦。干脆就只开了一个房间。他们晚上准备去亚龙湾一家诺亚方舟酒吧玩玩,问我们想不想一起去,可是婷婷在微信上回复说不想去。

“为什么不去,我们一起去呀。”我问道。

“如果是去以前那家地下酒吧,我就去,其他的没意思。”

“那是什么酒吧?”我好奇的问道。

“说不清楚,去了你就知道了。”

“那我们就去你老公说的那家诺亚方舟酒吧吧。”

“你可想清楚了?去那里,我就得换一套服装,这套要是被小白看到了,你怎么解释?”

这话说得有道理呀,我让婷婷穿得这么暴露风骚,万一被小白看见了,怎么办?可是冰冰跟着小白去酒吧,那不是羊入虎口吗?唉,算了,不是说好了,互不通信吗?这样也不是很好。不如我把握现在吧,好好和婷婷玩一玩。就算是小白把冰冰那个了,我也不吃亏。

“那好吧,那要不,你带我去那家私人地下酒吧吧。”

“你想去呀?”

“废话,看你说得这么神秘,我过去长长见识。”

“不过,我得换身衣服去,这衣服去太暴露了。怕是要惹麻烦的。”说着,婷婷准备脱衣服,换回正装。

我当然不同意了,“如果不穿这套,那我们还是去找小白吧。”

婷婷犹豫了下,说道:“那好吧,那我不管了,有事情我就说我是你老婆韩若水。”

“能出什么事情呀?”我心里不禁打起鼓来。

婷婷扑哧一笑说:“瞧你吓的,只是里面的人都比较色,你老婆我穿这样,怕是要被揩油的。”

“那我倒不十分介意。”我呵呵一笑说道。

婷婷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然后我们就在酒店房间里面将就吃了点,等到天色暗了下来,有一辆车到了我们酒店门口,来接我们。我们坐上了车,就出发。一路上婷婷都紧紧的偎依在我的怀里,我知道她是故意在遮挡胸前两粒肉弹的跳动,不过却弄得我一路上心痒痒的,好不容易来到一家私人别墅面前。门口站着两名保安,背后的保安室里面看过去好像还有两个。

只听见保安目不斜视的盯着我们上下打量了下,我们的车子。我们车上的司机探出头来,和保安打了声招呼,这别墅的门才打开,我们这才开了进去。

那司机下了车,毕恭毕敬的帮我打开了车门,然后牵着婷婷的手走了下来,从头到尾,眼睛都没抬起来一下。我突然心里有点忐忑,不会进入了贼窝了吧,纪律这么严明。

婷婷引着我,往别墅的房间里面走,进了客厅,迎面走来一个漂亮的女士,大约30岁左右,全身雍容典雅,背后带着两个全身劲装的女兵,表情严肃,犹如泰山一般站在在女士后面。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孔武有力的女人。

只见那女士见了婷婷,笑道:“小嫣,咋这么久才来玩呀?花姐都想死你了,啧啧,你这个骚蹄子,这么两年不见,越是敢穿了,这么穿得这么性感呀,你要上台玩呀?”

婷婷羞赧的一笑说:“没什么,随便带个朋友过来玩玩喽。”说着指着我介绍说:“这是我男朋友,金大中;这位是花姐。”

我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来这种场所,化名我可以理解,干嘛叫我金大中,还不如叫金正日。不过脸上我依然挂着微笑,我伸出手来握着细嫩的花姐手,说道:“花姐好,以后多多照顾。”

“一定,一定,”花姐上下打量着我,看得我全身都起毛了,“知道规矩不?”

“什么规矩?”我一下懵了,然后进门就要想给钱?

婷婷双手举了起来走到两个壮汉面前,那两个女兵一人一边正要把手放在婷婷的肩膀上,正要往下摸。原来是搜身呀,那两个女兵十分大胆的将手放在婷婷的身上往下摸,连乳房都要捏几下才放手。小嫣身上的首饰都被女兵取了下来,包括手上的手镯,花姐站在背后,并不阻拦,等到女兵把手检查完了婷婷的大腿,正要把手深入到婷婷的裙子内的时候,花姐出声骂道:“两个不长眼睛的,小嫣也是你们可以搜的?”

“是,”两个女兵听到花姐这么一喝,双手放下,然后向小嫣鞠了个躬,说道:“小妹有眼无珠,请小嫣姐姐原谅。”

婷婷笑道,“没事,没事,都是例行公事,我早习惯了。”

花姐赶紧笑道,说:“小嫣,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花姐真是爱开玩笑。”说着,小嫣示意我走到那两个女兵面前。我忐忑的走了过去,虽然看到了小嫣被搜身的样子,可是等到自己搜身的时候,依然觉得这两个女兵甚是大胆,他们居然里里外外的向我搜了一遍,还将我的钱包翻了一遍,连我的鸡巴都没放过,然后将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搜走了。我正想要问为什么拿走我的东西。婷婷就开口说道:“东西就先放在他们这里吧。里面不可以录像的。按照规矩,东西要放在他们这里。”

我心里虽然有点不快,不过也怕多说话,被别人当成土包子了。也不敢多说什么。那两个女兵将我随身之物拿走之后,放到一个里面房间的一个柜子里面,然后分别将两个手环交给我和婷婷。不必说,这个是取柜子的钥匙扣了。我和婷婷将手环戴在手上,这才放我们进去了房间。

我们被里面的人领了进去,过了一道电子检测门。我心里骂道,操,都有电子检测门,居然还搜身,有病呀。当然我多少有点人生经验,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不敢多问什么。我们随着里面的人从一个门进去,往下走了一阵子,应该是个地下室,然后又东拐西拐的,这才来到了酒吧的大厅正门。

大厅中间是个大舞台,四周环绕着雅座,被一个小隔间割了开来,DJ的位置是在大厅正面半空位置。现在正响着低沉的音乐,并没有象一般酒吧烟雾缭绕的样子,反而有点象咖啡厅。丝毫没有感觉到酒吧的气氛。

我和婷婷被领着来到一个包厢里面坐好。

我一坐下来就抱怨道:“随便给我起了什么名字金大中,也不事先和我说下,让我自己取名呀。”

“没事,又没人在乎。反正以后你也没机会来了。”

“什么意思?”

“这里不是有钱就能来的。”

我不屑的说道:“切,早知道这么一般,叫我来还不来呢。”

“你懂个屁,酒吧也不是一定就会开,说不准是哪一天。平时都要预订,不是想来就能来的。现在是淡季,人比较少,这才让我们免费进来了。”

“免费?没想到,你面子这么大?”我有点惊讶看着婷婷。

“不过,我们要下去舞台参与表演。”

表演?我心里一惊,这里规矩这么多,显然是个非法场所,我心里嘀咕起来说:“那是不是色情……”

“没,我们只是前面的节目,助助兴而已。反正也是淡季,多个活动拉拉人气喽。”

“哦。”我若有所思的说。

“瞧你这表情,挺失望的哈。”婷婷撅着嘴巴说。

“没有色情表演就好,我是担心你吃亏的。如果你没来,我自然是无所谓的了。”

“就你嘴甜,不过呢……”婷婷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什么呢?”

“不过……我还是要吃点亏的,”婷婷笑着说,“但是你可能是要赚便宜的喽。”

“怎么赚便宜呀?”我好奇的问道。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瞧你刚才说得好听的呢,你咋不先问问我是咋吃亏的。哼~~不理你了。”

“好姐姐,我知道错了,你和我说说嘛。”

“哼,说什么都没用。老娘就偏不和你说。先喝点酒吧。”

“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嘛。”

“告诉你也可以,除非你先叫我几声老婆来听听。”

“老婆,好老婆,你快告诉我吧。”我张口就说道。

“哼,说得这么快,不够心诚。”

我咳嗽了下,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好老婆,你就告诉我吧。”

哪知道,婷婷一脸不屑的说道:“谁是你老婆,别乱叫呀。你老婆还在小白那边呢。”

我一脸媚笑,谄媚的说道:“我老婆就是你呀。老婆,你理下我吧。”

“哼,你老婆是谁呀?”婷婷语气缓了下来。

“我老婆就是你呀,曲文……”

婷婷突然把手掩住我的嘴巴说:“在这里不要提我的名字,就叫我小嫣就好了。”

“哦,”我心里一笑,顺势抓住婷婷的手臂,然后将婷婷抱在怀里,将她搂在怀里,另外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捏着她的乳房,婷婷被我揉了几下,不禁娇喘了起来,骂道:“死鬼,刚才不是刚喂饱,又要来摸了。”

“这不是老婆魅力大嘛?”

“再摸,我就不说了,再说等下又得你摸的。”

什么叫有得我摸的。我一下好奇了起来,果然听话的不摸了。婷婷满意的躺在我的怀里说:“我们只是参加活动最开始的一个助兴的节目而已,也就是只能摸摸,不过我们只要参加这个节目,酒吧的入场费就不用付了,后面就可以看到很多精彩的内容了。”

“什么节目呀?”

“有点象电视上的一些综艺节目,这次应该有四对情侣参加。开始,情侣会被打散,会随机分配到两个队伍中。每个队伍两男两女。然后比赛,胜利者可以获得一张酒吧的门票。”

“哦,就这样呀。好像也很一般,具体怎么玩呢?”我不屑的说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每期的节目都不一样,都是要上场的才知道。这也是节目刺激的地方。总之,有得你玩的,小坏蛋。”婷婷媚笑了下。

“那我就先玩玩你吧。”说着,我将我的双掌附在婷婷的胸上,肆意的揉捏了起来。婷婷娇笑了起来,挣扎着想从我的怀里爬起来,我哪里肯呀。我们这这么闹着,又喝了一会儿的酒。突然DJ的声音响起,一大串的致辞,我们便不在胡闹,然后有人通知我们活动要开始了,让我们去准备下。

我和婷婷被分开了,婷婷被另外一个侍者领走了。婷婷领走之前叮嘱我,不要叫错名字,叫她小嫣。接着我被另外一个侍者领着,又往下走了一层,领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各种面具和各种衣服,还有美女站在在旁边。

侍者说道:“这位是化妆师,Cindy.她会负责你的装扮,另外这里还有很多的服饰和假发供你选择。除了面具是你必须选的,其他先生你可以根据个人的喜好。”

我大致明白了,我依言随便选了个面具带上。面具上画满了符文,一边还插着一撮的羽毛,我想应该是个印第安人的面具吧。干脆让化妆师给我化作印第安人的装扮吧。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万一等下要我表演个印第安人舞蹈,我怎么办?不要没事找事,中规中矩让化妆师给我了化了妆,假发就算了,我个人比较怕热。再说我是男人,还需要戴什么假发?

准备好了之后,我被带到了一个很小的圆柱形玻璃小房间里面,很小,估计就一个厕所大小吧,活像电影里面一个实验室研究异性的那种圆柱玻璃。

侍者向我简单描述了状况,原来这里是舞台的正下方,等下我会从这里直接升上去。在侍者的安排,我站好了位置。侍者问:“我准备好了嘛?”

我说OK,然后侍者就就退出了这个小房间,站在外面,拿起对讲机,向指挥所说到:A组3号位准备完毕。

我在下面无聊的等了好几分钟,心里感觉很兴奋,也不知道会发什么事情。心里充满了好奇,恨不得早点升到舞台上。终于侍者的对讲机响了了起来:“A组上场。”

侍者对我说:“先生,请您抓好扶手,升降梯准备运作了。”

我哦了下,心想终于要开始了。随着一声低沉的机器运作的声音,升降梯慢慢升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就到了舞台上的上面。我放眼看过去,我这边清一色都是男人,都带着面具,看不清楚。我心里暗想,坏了,不会被婷婷卖了吧,怎么都是男人,不会让我们在舞台上表演搞基嘛?靠,婷婷该不会数钱去了吧?怪不得婷婷说我以后没机会再来了,妈的,老子才不来呢。正想着,主持人坐着空中升降梯从DJ的位置飘到舞台中间。

主持人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服装艳丽明快的小伙子,也是带着面具。看着这衣服的特色,我更加坚定的相信这是一个同志场所了。嘛的,尿差点尿出来了。还好主持人用一种洪亮的声音叫了起来:有请B组佳丽。

哇,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了,只见对面B组的升降梯,慢慢升了起来。同样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升降梯,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升降梯的玻璃是磨砂的玻璃,透过磨砂的玻璃看不见里面的人,却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有着各种曼妙身姿的女性。我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只见B组升降梯升上来之后,磨砂的玻璃门并不打开。我们依然只能通过玻璃门看见对方的身影而已。

主持人:现在,在四位先生面前有四双丝袜,颜色分别是黑白紫黄,每双丝袜都有编号,分别对应于对面佳丽的1-4号。现在先生们有1分钟的时间可以通过观察B组佳丽的身材,选择自己中意的女生,然后选择对应编号的丝袜。

我心想,婷婷应该是在对面,看身形,1和3号最像。不过既然出来玩的,我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如果选择婷婷,婷婷就算以前没参加过,估计也看过,想必能帮上什么忙。不过获胜的奖励是什么,哦,这个酒吧的入场券?算了,我估计来一次还会来第二次嘛?我要获胜干什么?不如自己玩得爽。我估计不去选1号和3号,打定主意选择4号,因为身材最高挑。

主持人:OK,现在时间到。先到先得,A组先生们,准备好了嘛?预备——开始!

听到主持人叫了开始,我们四个男生就拼命往前面冲,可惜4号被别人先抢走了,为了避免选到婷婷,我死命的抢到了2号。

我们抢好了丝袜之后,主持人让我们回到位置上。然后B组佳丽的1号位玻璃门缓缓的降了下去,只见一个穿着粉红上衣白色超短裙的女子戴着黑色的纱质面具站在对面,披着一肩的红色头发。虽然戴着面具,可是我一下就猜出那女子应该就是婷婷,因为那服装正是我出门给婷婷挑的那一套。婷婷里面真空穿,两个饱满坚挺的奶子傲然的屹立在胸前,粉色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胸前的两个凸点显得分开的显眼。不是婷婷,还能是谁?我突然有点纳闷,主办方不是有准备很多服饰嘛?为什么婷婷没有换掉,还是穿着这身?估计就是要穿给我看,想让我在场地上认出她是哪个。否则她披着一头红色的头发,又戴着面具,即使我已经事先知道婷婷会参加,从身材上也判断出是在1号和3号之间,可是仅靠这些,要我从1号和3号找出哪个是婷婷,我还真有点没信心。

我心里暗骂了句:小骚货,这是在故意刺激我吧。等下回来看我怎么玩死你。

主持人:1号位佳丽是小嫣女士,下面我们有请拿到1号黑色丝袜的句号先生走到小嫣女士前面。

听到主持人这么一说,我更加坚信无疑了。正想着,我旁边2号位句号男士走了出来,走到了对面的小嫣前面。

主持人上前和小嫣和2号男士耳语了下。然后对着话筒说道:这位句先生,哦,还是叫你句号先生吧,你这个名字很有趣呀,句号?避孕套我就见过超大号的,还没见过巨号的,句号先生,你的吊真的有那么大嘛?

句号先生羞赧的说道:“不是巨号,而是句号。标点符号的句号。”

主持人微微一笑说:“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对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句号打断主持人说道:“不过,其实我的吊也不小……”

主持人一脸严肃的对着舞台说:“那个小李,等下这位先生表演结束了,请到后台,量下他的鸡巴,大凡比我长的部分统统锯掉。”

说着,主持人换了一副笑脸说:“开个玩笑的,句号先生不要担心。OK,我们言归正传,现在请句号先生帮小嫣女士穿上丝袜。小嫣女士不可以帮忙,手也不可以碰到句先生,限时三分钟。超过时间还没穿好,就算失败OK?”

小嫣和句先生回复OK,主持人宣布计时开始。

只见句先生很温柔拉起婷婷的小手,示意自己要开始了。婷婷微微点头表示同意。句先生接着将婷婷双手牵引到婷婷的头部,让她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后脑勺,大概是让婷婷将手放在后脑勺不动,然后这才将自己双手转移放到小嫣的小蛮腰上,顺着裙子,沿着大腿轻轻的抚摸了下去。

这时舞台上的大屏幕突然显示出来,屏幕正中央正是婷婷一双玉腿,还有句先生一双手。屏幕上显示刚刚好,只能看见婷婷的玉腿和句先生双手特写,其他地方都看不到,我暗想,就算我和婷婷上了这么多次床,当当凭着这一双玉腿我也很想到是婷婷本人。这酒吧想得是周到,如果将整个人都拍摄进去,屏幕这么大,难免认出对方是谁。怕是只有身上有什么纹身还有可能被辨认出来吧。

正想着,句先生已经将婷婷的双腿抱在手上,我将眼睛从屏幕不上转到舞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婷婷背后多了一个吧台的高凳子,婷婷正斜坐在上面。句先生轻轻将婷婷腿上的高跟鞋脱掉,一双洁白如玉的美腿就呈现在屏幕上,五个指甲上涂着艳丽的红色指甲油。句先生很温柔的将丝袜慢慢给婷婷的玉足套了上去,顺着大腿,一点一点的往上拉,大概拉到裙子位置,句先生突然停了下来,返过来先将婷婷的高跟鞋先穿上,然后让婷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自己却站在婷婷的身后,紧紧靠着婷婷,将婷婷的双手从后脑勺放了下来,让她反手抱着自己的腰间。两个人随着音乐慢慢的摇摆了起来。

句先生慢慢的手把移回到了婷婷的大腿上,拉着一边腿的丝袜慢慢的往上提,随着他的动作,婷婷的超短裙慢慢的被拉高。我突然想起来出来的时候,故意让婷婷下面穿的是真空的。婷婷似乎已经忘记了这点,依然毫不知觉得句先生摇摆自己婀娜的身姿。我回头看着大屏幕,只见屏幕上的婷婷的超短裙已经被完全拉了起来,顿时全场一片口哨和金属敲打的声音。屏幕上清晰可见婷婷蝴蝶一般的阴户,正是今日被我操过的小骚B.

主持人说:“我们的小嫣看来是今日的女王,穿着都这么火爆,看起来今天是不获胜誓不罢休。”

有了第一次,句先生给婷婷拉另一边腿的丝袜的时候,动作故意放得更慢,好让屏幕上慢慢的呈现婷婷淫荡的阴户,这次摄像头还故意更加清晰的特写,连婷婷上面有多少根毛毛都看得清清楚楚。每根毛毛上似乎还泛着晶晶闪亮的反光,全场又是一片欢腾。我的心不由得也跟着跳动了起来,鸡巴又硬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把鸡巴插入到婷婷的骚穴里面。

句先生将婷婷穿好丝袜之后,婷婷扭着头和句先生亲吻了下,句先生热烈的回应着,直到主持人宣布时间到为止。然后句先生扶着婷婷坐在酒吧椅上,然后自己则规规矩矩的站在婷婷身旁。

我手上拿着是一双2号的白色丝袜,下一个应该就是轮到我了。不知道我要给什么样的美女穿上丝袜呢。我要怎么做呢?不知道会不会在舞台上当众出丑。我不禁一阵紧张,心里暗暗的咒骂着婷婷,不多告诉我一些细节。

主持人说:“请小嫣和句先生稍作休息。现在有请2号佳丽Iris闪亮登场。”

话音一路,只见磨砂的玻璃门慢慢的落下,首先露出Iris的头部,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散落在自己双肩上,脸上戴着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假面,从头顶沿着眉宇顺着鼻梁下来,自己脸部中间大约3-5厘米被面具遮住,而嘴巴位置被全部遮住,颇有点象假面超人。

从脸部没有被遮住的两边侧脸来看,应该是一个娟秀的美女子。随着玻璃门慢慢的落下,Iris的全身也显露了出来。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露肩连衣裙,裙摆是斜角鱼尾样式,双腿背后裙尾大概到脚踝位置,前面却只有到了大腿根位置。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鱼嘴高跟凉鞋。

Iris双腿交叉着在自己位置上以模特步站立着,看起来气质高雅,颇有女神范。我双手紧紧攥着手里这双白色的2号丝袜,这个就是我要给穿上丝袜的女孩,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手心里直冒着汗。

主持人说:“有请抢到2号袜子的金大中先生找到Iris美女面前。”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装作一脸平静的样子走了出来,双腿也不知道怎么走的过去的,只感觉莫名其妙的就飘到了对面,站在Iris的前面。因为1号就在旁边,我偷眼看了婷婷一眼,只见婷婷轻轻挪动了脚步,正面对着我。因为戴着面具,我看不清婷婷脸上的表情,也不敢看。我猜,嘛的,这小丫头估计是故意耍我,这么看着我,就是想要我怎么出丑的吧。冷静,冷静,我不断的告诫自己。

我内心深深的呼吸了下,然后将昂起头抬了起来,眼睛直视着Iris.Iris很大方冲着我颤动了下眉梢,我知道她这是在和我打招呼,我报之以轻轻的微笑。我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这时我才看清Iris头上戴着不是什么假面,而是一条丝质的丁字裤。我脑海里面瞬时闪进一个念头,Iris头上戴着不会正是她下面自己穿的丁字裤。不过很快被我自己否定,丁字裤的三角区域正好被Iris戴在嘴巴位置,像Iris如此气质女神想必不会将穿过的内裤戴在头上,三角区域还对着嘴巴,怎么可能呢?想必是一条干净的内裤。

主持人走了过来,对着我说道:“今天来的先生都很厉害,刚才是句号先生,现在又来一个大中先生,哦,不好意思,是金大中先生。看名字,想必金先生也是很厉害的了。”

我微微一笑说道:“还好。”

主持人对我回报一个微笑,然后转头对着Iris说:“OK,Iris美女,你准备好了吗?”

Iris点了点头,然后退到了酒吧椅子上坐了上去。

主持人宣布:“金大中先生,你现在也有3分钟的时间。”

我学着前面的句先生一样,将Iris双脚抱在手里,将Iris的鱼嘴高跟鞋脱掉,然后将那双白色的丝袜往Iris的双脚上一套,慢慢的往上拉。

Iris突然轻声的对我说:“你第一次来吗?”

我有点惊讶的停了下来:“你怎么知道?”

“你说呢,丝袜都被黏黏的,你流了很多汗。”

我微微一笑,抱歉地说:“Sorry呀。”

“没事,你慢慢来,就当作一种享受喽。我来了好几次了,不会有人认出你的。”Iris温柔的对我说。

“嗯”对哦,我干嘛要紧张,放在这里也没有认识我。我突然想到,我自己为什么紧张了。原来是因为大屏幕,因为大屏幕虽然刚才一直都没有照到脸,但是摄像头特写很清晰,几乎皮肤的毛孔都可以看得清楚,我怕身体上有什么特征被拍摄到了,或者是摄像师操作错了,将我全身都照进去了。我潜意识有一个人,尽管我知道她现在应该和小白在亚龙湾的某个酒吧,但我心里依然很忐忑,仿佛会被她抓到似的。毕竟我第一次在摄像头面前这么摸着除了老婆之外另外一个美女。尽管我想好好抚摸下这样来自另外一个女人的肌肤,好好体验别人老婆的风情,但在摄像头下,总想自己应该是个正经人。

不过被Iris这么一说,我的心慢慢的放开了,我不再为了给Iris穿丝袜而穿丝袜,我开始享受着Iris这双美腿。我一边给Iris穿着丝袜,一边将手深入Iris的斜角鱼尾裙子里面。Iris的是一双白色长筒袜,我就算在往上拉丝袜,到Iris绝对领域也就差不多了。不过我内心有一个很好奇的地方,一直想知道下答案,我迅速的将手深入到Iris大腿根,我很想知道下Iris头上的内裤来自哪里。

随着我的手往上迅速的往上摸,Iris居然轻轻的呻吟了起来,那声音让听了全身骨头都不禁一阵酥软,全身上下就一个地方是硬的了。Iris似乎是在鼓励我的行动,我大胆的将手摸到阴户上,手指上碰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丝质物品,顿时内心突然有点失望,果然Iris头上带的内裤是干净的。我失望的将手想将手退出来,哪知Iris双腿将我的手一夹,阻止我的退出。

Iris轻声说道:“咋了?”

“没,我只是好奇,你头上的假面是从哪里来的?”

“嗯?哦……那你原来想的是什么样呢?”

“我以为你里面没穿。”

“那看你怎么想了,你想没穿就没穿喽,你觉得有穿就有穿喽。”

我已经明白了Iris的意思,我将手继续往上移动,Iris微微的配合我张开了双腿,我的双手扶住了Iris腰间,正想一下把Iris的内裤脱下来,手指勾到了几根绳子,原来Iris穿的是系带的丁字裤。我手指在裙子里面稍微摆弄下就解掉了Iris的内裤,正要往下拉,突然我想如果当众脱掉Iris的内裤,太让Iris难为情了。我将Iris的内裤团成一团,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然后握着拳头,另外一只手稍微遮挡了下摄像头,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内裤取了出来。

我直起身子,趁着转身的间隙,偷偷的将内裤塞到我的兜里:“Iris,这个就给我留个纪念吧。”

Iris笑道:“随便你喽。不过你倒是先把鞋子给我穿上,好吗?”

我这才想起,忘记给Iris穿鞋子。连连道歉,然后单屈着双腿,给Iris将鞋穿上。

主持人宣布:“好,时间到。这位金大中先生十分的禽兽,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想采访下金先生,你抽到的是一双高筒袜,你的手深入到人家姑娘大腿根部,是为什么?”

我尴尬极了,没想到主持人时候来问我这种问题,如果是刚才我一定紧张得回答不上来,不过我想这个地方,冰冰应该是不会出现的,这时我已经可以很坦然的回答:“因为我就是你说那只禽兽呀。”

主持人冲着我友好的一笑,然后伸出了大拇指说:“感谢你维护了禽兽界的尊严。作为一只有尊严的禽兽,你感觉压力大不?”

“刚开始,感觉确实挺大的。不过看到Iris这样气质……”我本来想赞美Iris几句,拉近下关系,突然想到婷婷也在场地上,到嘴边的话瞬时接不下去,直接噎住了。我要是在婷婷面前赞美另外一个女性,不知道回去会怎么死。

还好主持人帮我解了围,接着我的话说:“气质优雅的女神……”

我尴尬的说道:“嗯,嗯,你看在女神的光环之下,我一下就暴露禽兽的面目,说都不会话了。”我偷眼看了婷婷一眼,婷婷一脸平静,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主持人说:“是话都不会说了。OK,我们现在有请3号佳丽若若小姐。”

我学着句先生,乖乖的站立在Iris的身后,眼睛盯着3号的磨砂玻璃门看。3号背影来看和婷婷差不多,这也是我刚才为什么不选3号的原因。50%的概率选到婷婷嘛,来这里自然要寻找点新鲜的。

Iris眼睛也盯着3号台子看,嘴巴上轻轻的问我说:“你老婆是哪个?”

“什么,我老婆也来了?怎么可能?”我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切,你老婆不参加,你现在怎么可能站在这里。”

“怎么说?”我有点好奇了。

“你不知道嘛?这个活动必须是夫妻才能参加的,你老婆没来,你怎么上得了场?”

我心里一下就明白了,肯定是婷婷冒充我们是夫妻,然后报名了。哼,我上下嘴皮一动:“刚才1号佳丽就是我老婆喽。”

“哦,小嫣吗?有听说过她,没想到是你老婆,怪不得你刚才那么紧张,都舍不得夸我一句。不过,看起来好像挺骚的哈。”

“嗯。”

“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玩玩?”

“我们?好呀。”幸福来得太快了吧。这是要我双飞的节奏吗?

“嗯,和我老公,我们一起玩玩。”

“嗯,再说吧。”我敷衍的答道。我心里不禁一阵失落,原来是想和我玩交换呀,虽然我很想要Iris,不过让我将婷婷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心里还是不大愿意。如果我可以选,我宁可将婷婷交给小白。哦,婷婷原来就是小白的老婆,那就算了。

正说着,3号的玻璃已经落了下去,只见一个戴着化妆舞会面具女子站在3号台上,她穿着白色短袖衬衫,配着一条短短白色套裙,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她好像有点害羞,侧背对着我们,好像怕摄像头照到她似的。看侧面,身高和婷婷差不多高,身材比婷婷差点,看起来没那么有胸,不过含蓄之间却多了一些冰冰的矜持。我想应该也是我一样,第一次来玩,多少有点乱想。其实在这个酒吧的舞台上,尽管集束灯不断闪烁,晦明交错着,除非是摄像头给你特写,否则还真不好看清对方,何况还戴着面具。再说,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呀。

正想着,主持人话音响起:“若若小姐是第一次来参加活动,她老公希望若若的搭档能多多包容下。多好的老公,不知道拿到若若丝袜的是哪位帅哥,有请出列。”

话音刚落,一个健硕的身影走到台前,双脚轻快的移动,一个漂亮太空漫步很酷的飘到若若的面前,然后单膝下跪在若若的面前,言道:“公主殿下,黑手骑士团团长前来保护公主。”说着,用手轻轻接过若若的细手,若若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黑手骑士团团长酷酷的出场给俘虏了,任由黑手骑士团团长将手接了过去亲吻了下。

黑手骑士团团长亲吻了若若的手背之后,从怀里拿出自己抢到的紫色丝袜,说道:“紫色象征着高贵,浪漫,神秘。而若若公主一出场就是如此的清丽脱俗,犹如从城堡里面走出来的公主一般,矜持而不失高贵,流露出少女一般的娇羞,让人爱怜不惜;典雅又藏着一丝神秘,让人捉摸不透;就好像这双紫色丝袜一般,仿佛它好像已经知道公主的到来,专门给公主准备似的。既然这丝袜由在下抽到,想必是老天对在下的恩赐,请公主给在下一个荣幸,让我给您穿上这双迷人性感的紫色丝袜好吗?”

若若嘴角上轻轻的翘了起来,黑手骑士团这番夸赞让她心里很受用。但是没有回答,只是眼睛盯着B组男士的1号位瞟着。我想那个应该是她老公吧。我顺着若若的方向看了过去,好像1号那个先生微微冲着这边点了点头。

主持人笑道:“阿凯,若若第一次来,你不要吓坏了人家。”

“没事的,我……我愿意……不对,不对……我答应你……请你帮我……。”若若的声音犹如细蚊一般,饶是我这么近,断断续续几个字都没听清,只是觉得说话的语气好像哪里听过似的。

黑手骑士团团长阿凯依言,脱掉了若若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然后并不急着给若若穿上丝袜,而是站了起来,深情的望着若若。

我心里暗想,这位老公还真是体贴呀。不对呀,Iris不是说这个游戏只能是夫妻参加嘛?听主持人这么一说,好像她老公以前有来过似的。怎么老婆是第一次来呢?我再一想,也许她老公以前来只是在边上看着没下来玩,也可能是他离婚了然后又娶了这位。想想我自己真是八卦。如果是我这次玩完之后,下次,我会不会和冰冰一起来呢?

正想着,恍惚之间,我仿佛听见了冰冰一声尖叫,吓得我一下从我的思绪跌回了现实。我四眼观望了下,哪里有什么冰冰呀,看来我是做贼心虚了。前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黑手骑士团居然已经抱起若若,若若估计刚才被阿凯突然抱起给吓到了吧,手忙脚乱抓着阿凯的脖子。那阿凯想必是练过的,身手居然如此矫健,瞬间就将若若抱在怀里而且牢牢的抱着。若若在阿凯的怀里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将头深深的埋在阿凯健硕的胸膛里。阿凯将头低了下去,追着若若的性感的嘴唇,若若正想躲闪,只是人紧紧被阿凯抱着,哪里躲闪得了,几下嘴唇就被阿凯给封上了,没几秒,若若便开始迎合阿凯热烈的亲吻了起来,手掌也不断抚摸着阿凯健硕的胸肌。

阿凯一边亲吻着,一边抱着若若移动到了酒吧椅上,坐了上去,然后让若若斜坐在她的膝盖上。

主持人说:“阿凯,你的时间只剩下1分钟了。”

阿凯温柔对着若若说:“公主,你把腿曲起来。”若若顺从的将自己一双玉腿弯曲了起来,阿凯就这么抱着若若,一边将丝袜慢慢的套在若若的脚上,原来他抽到也是长筒袜。阿凯规规矩矩的将若若的丝袜穿上,和我和句号先生相比,算是个正经人士了。但是难免会有肌肤触碰,感觉若若的脸上全红了。

接下来,那个1号先生小林先生,也将4号佳丽琪琪穿上了丝袜了。

接着活动进入了下一个环节,主持人宣布进行分组,1号和3号佳丽继续留在A组。2号和4号变成B组。这样句先生、阿凯和婷婷、若若分到了A组,而我、小林先生和Iris、琪琪就分到了B组。

分组完之后,主持人宣布了下一个环节规则:1、A组派出一个女性,到B组里面去,由B组的男性选择或者换掉其中一件衣服。2、B组男性换好之后,B组可以指定这个女生姿势,但可以说话不指定姿势但可以说话,然后A组来猜B组男生对女生做了什么。3、B组也需要派出这么一个女性,做同样的事情。哪个组先猜出自己的女生被换掉什么衣服就先获胜。

这个环节看起来很简单,就是不知道目的想做什么。因为Iris以前有玩过,虽说每次活动都不一样,毕竟算是比较有经验,正想问问小林的意思,看样子,他应该是若若的老公,以前应该也玩过,有经验。本想和他好好商量下,不过他好像不怎么待见我,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侧背对着我,敷衍的回答着。哼,没有你,我就不行了吗?我决定就让Iris去B组。

作为领导者,就是要有魄力。

琪琪一进入玻璃室,玻璃就自动升起来,一直到琪琪的肩膀位置,只露出琪琪的头部和肩膀。

果然不出我所料,B派过来的女性是婷婷。我心里有点失落,婷婷什么时候不能玩呀?

我将婷婷拉到身边来,可不能便宜了那个小林。

主持人继续宣布:“现在请各组的派出一个先生,请这位先生和对方组派过来的美女随着工作人员进入另外一间玻璃室。”

话音刚落,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来,问我们道:“你们哪位先生谁愿意陪这个美女去?”

“我去。”我抢着回答说,哼,可不能就这么让婷婷便宜了别的男人。

小林居然没有任何意见,微笑的点了点头。不会吧,像婷婷这样的美女,他居然一点都没动心。

不管了,我拥着婷婷随着工作人员进入了另外一间磨砂的玻璃室内。

主持人继续说:“OK,在玻璃室内的先生和女士,你们前面有一个液晶显示屏,上面有各种服饰。您可以选择其中一种换掉你眼前美女身上的一件服饰。请谨慎选择一件不容易让对方猜出来的服饰。”

哦,原来把我们两个关在一起,就是为了让我有这么机会换掉对方的衣服,其实换衣服只是噱头,不就是让男人有揩油的机会嘛?可惜过来的是婷婷,不是若若。

“咋是你呢?”我开玩笑说。

“如果是另一个,你会更后悔。”婷婷悠悠的说道。

“如果是若若的话……开什么玩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哼,当真?”

“好啦,开玩笑的,看到你,其实我更高兴。”我连忙哄着婷婷说。

“那你准备给我换掉什么?”婷婷撒娇的说。

“当然尽量要让对方猜不到呀,外面的衣服还容易看出来,而且要找到同样款式的比较难。又没穿胸罩和内裤……”

“讨厌,还不是因为你。”

“我哪里知道会是这样?倒是你,主办方不是有提供衣服给你换吗?你咋不换。”

“还不是为了满足变态老公的需求嘛,这个不是你让我这么穿的吗?”

“是,是,不过等下要给你换什么衣服呢,不容易被猜出来吧。”我用手指在屏幕上比划着,上面正的各种服饰都有,连跳蛋都有。

“都随便老公了,老公敢选,我就敢穿。”

我突然我眼前一念,看到了一个中意的东西,我对着屏幕按了下去,系统弹出一个确认的提示。我确认了,不一会儿一件中空的粉红情趣内衣就被送了上来。之前大家都清楚的看见婷婷胸前的两个小凸点,外面穿的这件桃红的衣服又是这么的透,想必大家都知道婷婷里面是没有穿内衣的。而这件情趣内衣是中空露乳的胸罩,穿上去之后胸前的小凸起依然是那么的明显,想必对方应该没有人可以猜得到吧。

我让婷婷穿好之后,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之下又回到了位置上。对面的B组也准备好了。

主持人继续说到:“OK,现在先请A组的小嫣来到舞台中间。”

婷婷依言来到了舞台的中间,站在主持人的前面。

主持人问道:“小嫣,你的搭档是?”

“句号先生。”

“有请A组句号先生。”

句号上台,刚要走到小嫣的身边,主持人手一挡说:“OK,句先生,你就站在那边,不能走上你前面这个台阶,嗯,对,就是站在那里。OK,小嫣刚才是B组的谁给你换的衣服?”

“金大中先生。”

这样,我也被主持人请到了舞台,正想和句先生并排一起站。主持人示意,我过去走到婷婷的身后,顺便问了下我给婷婷换了什么,我如实相告。

这时舞台上婷婷前面又浮起了一个酒吧椅,主持人牵着婷婷的手,让婷婷趴在酒吧椅上,然后撅起高高的屁股,白色的百褶裙一下被拉了起来,雪白的屁股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我站得这么近,连婷婷的骚B都看到了一点。婷婷好像也知道自己屁股后面走光,屁股微微颤动着。

主持人示意我靠近婷婷的后方,然后让我双手扶住婷婷的臀部。我心里暗想:这明显是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嘛,主持人,你不要耍我,我裤子还没脱呢,怎么推呀。操,要是眼前的是若若就好了,婷婷回去随便玩呀,对方怎么派出的是婷婷呢。

主持人拿起一个气球放在我和婷婷屁股之间,示意我靠近,让我将气球夹在我和婷婷屁股之间。然后示意我不要动。

主持人说到:“OK,小嫣,你可以给出一个提示词给你的搭档句号先生,但是提示词不能超过4个字,而且不能含有服饰的名称,也不能含有身体部位,如胸部,大腿,身材都不可以。小嫣给出提示词有时间限制,时间多长呢?金大中先生不断撞击小嫣的屁股以挤破你们之间的气球,当金大中先生撞破30个气球之后,时间结束。而句号先生呢,则根据这个提示词猜出小嫣被换掉的服饰是什么。猜对,则活动结束,轮到B组。如果猜错,则进入下一轮,小嫣可以在金先生撞破30个气球之前再给一个提示词,句号再猜。最终比赛以最少轮数猜出来的为胜。”

主持人:“现在有请A组剩下的队员若若和阿凯到后面的玻璃室内。”

阿凯拉着若若的手一起走到了后面的磨砂的玻璃室,一走进去,玻璃就升了起来,直到他们的肩部,隔着磨砂的玻璃,只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主持人:“当然,如果句先生和小嫣不给力,猜错了,那抱歉了,阿凯和若若美女就要受到惩罚了。”

我心里暗想,这下有得玩了,这样不就是让我捣乱嘛?不知道会怎么罚若若,我脑海一阵浮想,只可惜了又要便宜了阿凯,如果是我和若若一组就好了,早知道就选3号。

主持人和各个人员确认完规则之后,宣布计时开始。我腰部一停,扶着婷婷的臀部,对准婷婷的屁股,使劲一撞,啪的气球就破了,随之又拿过一个气球过来放到我和婷婷的屁股中间。婷婷被我刚才被我猛的一撞,本来要说的什么话一下子咽了回去,只说了个“海……”。每当要说到第二字的时候,冷不防被我背后这么一撞,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很快30个气球我就装完了,婷婷的屁股稍微有点红红的,估计都是被撞的。

主持人:“时间到,请句先生回答。”

句先生挠了挠头,有仔细盯着婷婷上上下的看了下,嘴巴上念叨着:“孩?莫非是孩子?小嫣胸前的凸点还是那么明显,肯定是没穿内衣的,比较有可能做手脚的是内裤,丝袜和高跟鞋。如果是孩子,小嫣是不是提示我婴儿呢?那么我选内裤。”

主持人:“确认?”

句号:“确认。”

主持人:“不好意思,回答——错误。请阿凯和若若选择惩罚方式,你旁边有个红色按钮,只需要按下就好了。”

阿凯请若若按了下按钮,若若依言按了下了下去,只见中间的大屏幕突然转到一个界面,随着隐约不断的跳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画面上背景是一对情侣坐在床上,一个男的正在给女的脱衣服,画面正中央是几行黑字:“请你的搭档脱光你的衣服。”

我心里暗想,不会吧,尺度这么大。我转头看了下若若,只见若若像一个害羞的小妞微微躲在阿凯的背后。

主持人说道:“OK,惩罚方式出来,B组的阿凯和若若选择你们的方式,你们可以是若若脱光阿凯的衣服,也可以是阿凯脱光若若的衣服。”

“还是我来吧,”阿凯轻轻拥着若若的肩膀,温柔的说道:“放心,公主,还有我呢,这个事情我来就好了。”

若若很温顺任由阿凯抱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公主殿下可否迁就下,为我宽衣?”阿凯继续说道。

“这……”若若有点为难的说道,也许是想到阿凯刚才替自己解围,也许是因为她也明白游戏的规则,就点了点头。

阿凯将手放在玻璃上,将手伸了出来,示意自己双手没有动,然后温柔的说道:“公主殿下,来吧,脱吧。”

若若依言,只见磨砂的玻璃门上身影晃动,不一会儿若若就慢慢的将阿凯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还有一件呢。”阿凯说到。

“阿,内裤也要脱呀。”

“自然的,是脱光呀,反正隔着玻璃门,他们外面也看不见。”

“那……好吧。”若若轻轻的将阿凯的内裤脱下,顿时一个健美的身影就在玻璃门上显现了出来。看着阿凯健硕的身影,我想他的鸡巴一定也很雄伟,在里面若若一定将阿凯的每一寸肌肤都看到,也不知道看到他的鸡巴是作何感想的?如果让B组在出错一次,再惩罚一次,这下该罚若若脱光了吧,虽然不能看见如若的裸体,不过看着她身影,慢慢的被其他男人脱光,一定很刺激,也不知道他老公会会怎么想。我偷眼看了下小林,哼,让你刚才对我爱理不理的,看我怎么玩你老婆。

若若将阿凯的衣服都脱光之后,阿凯将玻璃室内的衣服全都拿起来扔到玻璃门外,估计是想表示他没有作弊,真的全脱了。我隐隐感觉阿凯好像是一个托似的,他太熟悉流程了,一切都那么自然。

接着主持人宣布第二轮开始,在我的努力之下,果然不负所望,婷婷一个字都没说清楚。婷婷恨恨回头瞪了我一眼,骂道:“你这么想着若若受罚呀。”

废话,来这边玩,不就是要开心的玩吗?或许,句先生也不想猜对吧。

句先生猜的是高跟鞋,自然是猜错的了。

可惜的是,这次大屏幕上出现的不是什么脱衣服的惩罚,而是:请女性搭档测量出你搭档的阴茎勃起的最大长度。注意:搭档不许帮忙。

主持人走了过去,给了若若一把尺子,低着声音的说到:“若若小姐,这是给你测量的尺子,你需要量出阿凯阴茎勃起的长度。你可以任何方式,让阿凯的鸡巴勃起,然后进行测量。若若小姐可以放得开吗?你老公有特别交代,你是第一次来,我们会给你多多照顾,不过既然已经在这个舞台上,大家都需要玩得开了。OK?你可以吗?”

“这?”若若这下更加的为难了,她盯着我们组的小林看了看,最后咬着牙接过主持人手上的尺子,说:“我试试。”

阿凯温柔的摸着若若的秀发说:“亲爱的,没事,你就随便量下,谁知道我勃起有多长,你随便量下就好了,隔着玻璃门又没人看得见。”

“嗯”若若答允了一声,像只温顺的小绵羊跪了下去,我们就只看见若若的身影,可以看出她将尺子放在阿凯的胯间比量了下,然后用蚊子一般的声音答道“6CM.”

主持人:“阿凯,你的鸡巴勃起居然只有6厘米?天呀,瞬间我觉得人生好美好。”

顿时场地一片哄笑声。不过阿凯似乎并不以为意,完全无视主持人和现场观众的嘲弄,反而轻轻的抚摸着若若示意她不必介意。

“等等,”若若突然说了一句,“我刚才量错了。”说着,玻璃门那边一只纤细的手从若若的身影伸了出来,放到阿凯的胯间,不断的用手套弄着。不一会儿,一根粗壮的条状物影子就在玻璃门上显现出来,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阿凯的鸡巴果然很雄伟,看得我甚是羡慕。相信其他男人估计想得也和我一样。

突然若若头部往阿凯的胯间低下去,居然将阿凯的鸡巴含了起来,从外面看,只能看见若若的头部不断的在阿凯胯间起伏着,可是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在玻璃门的另一头,若若是如何拥着她的樱桃小嘴含着阿凯硕大的鸡巴,不断的吞吐着。

若若突然把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入到了阿凯的胯间,然后马上又吐了出来,不断的咳嗽着。阿凯赶紧扶起了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主持人也赶紧过来问候,若若摇摇手说没事,一边拿起尺子又量了下阿凯的鸡巴,然后说:“15厘米,现在有点软了,刚才的更大,更长……”

阿凯搂着若若笑着说:“没事,刚才谢谢你了,舔得我很舒服。呛到你了,让你委屈了。”

若若害羞的说道:“还好,我只是想试试你那个能插入喉咙有多深。刚才看到你……青筋暴起……好粗……好大,一时没忍住,就……”

阿凯调戏的说道:“你怕以后没机会试试下这鸡巴的味道?”

“讨厌。”

现在都吹箫了,后面还不定发生什么呢?我心里更加的兴奋了,这次一定不能让句先生猜出来。我对着句先生使了使眼色,也不知道他能否明白的意思不。

主持人已宣布第三轮活动开始,我就使命的撞击着婷婷的屁股,每次等到婷婷刚要说话的时候,我就撞下去,有时候来不及拿气球,我这么直接先撞下。接过婷婷还是一个词都说清楚。

主持人宣布时间到。没办法,句先生只能随便乱猜。

婷婷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说:“有你后悔的。”

句先生耸了耸肩说:“胸罩。”

主持人宣布答案正确。

我一口血都快喷出来了,怎么可能?怎么猜的呀。我疑惑着看着句先生,句先生对我耸了耸肩。操,估计句先生也没想到是胸罩,看着婷婷胸前隐约可见的乳房,谁会想到婷婷有穿着露乳的胸罩呢。本来句先生想故意猜错的,没想到错有错着,反而猜对了。没办法,我们这一组只能就这样了。

下面该轮到Iris上台,因为我是她搭档,我猜。小林和琪琪到后面的玻璃室准备接受惩罚。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怎么可能让小林爽呢。Iris身上就那几件衣服,Iris说了个“假面”,我就猜到了是内裤了,因为她头上带了就是内裤假面。

就这样,我们A组获得一张酒吧入场券。不过婷婷就没有了。我们依序从原来进来的方式,从自己的位置上坐着升降梯回去了。我比婷婷先回到包厢,前面的助兴环节已经这么精彩了,后面的活动已经更刺激。正充满好奇的等待着,婷婷回到包厢一把把我拉走,说:“不行,我们今天得先回去了。”

“什么,这不是刚开始吗?”

“赶紧走,不然要出事了。”说着不由分说的,把我拉走。

“到底怎么回事嘛?”回到酒店,我迫不及待的问道,真的就这么被拉回来,谁会爽呀。

“你知道我在那个酒吧为什么叫小嫣嘛?”

“废话,不就是一个假名嘛?”

“OK,那你知道我老公在里面的假名是什么?”

“小白,小黑什么的哦,我怎么知道?我还叫金大中呢。”

“小林。双柏,双木就是林呀。”婷婷淡淡说。

“哦,”我轻轻哦了下,突然响起什么:“不会就是那个……”

“我不知道哦。不会这么巧吧?”

“叫小林很平常,也许人家姓林嘛。你想多了,怎么会那么巧呢?再说,小白不是要去的是诺亚方舟嘛?”我安慰的说道。

“我在舞台上,我也不确认。表演一结束,我就找了花姐确认了下,小白有给她打过电话,当不知道有没有来。”

“不会吧,如果小白也来了?那我老婆冰冰呢?”

“你觉得呢?你觉得若若像不像呢?”婷婷淡淡的说道。

我将之前的画面一点一点的回忆起来,确实若若和冰冰有几丝相似,不过怎么可能是冰冰呢,冰冰本来就不喜欢给我吹,怎么可能去当众舔阿凯的鸡巴?难道冰冰喜欢又粗又大的鸡巴?不会的。是我想多了。

“如果你觉得小白来了,是因为小林这个名字,那么如果小白在场的话,那他不听到主持人介绍你小嫣了呀。那小白不也知道我们也去了。”

“所以叫你赶紧回来喽。”

“怎么办?”

“赶紧换衣服,我这身的衣服要换掉,要扔掉。幸好我今天有戴假发,而且这套衣服是以前没穿过了,或许小白也只是怀疑。”

“然后呢?”

“然后去外面夜景拍照下,然后发微信朋友圈,假装我们只是在游玩呀。”

“好像不用了,”婷婷拿起手机一看,只见微信上小白在朋友圈发了一些照片,拍的是他和冰冰在逛夜市。冰冰穿的是一身白色蕾丝黑边的衬衣,下面是一袭粉红的职业套裙,根本就不是若若穿的那套。看微信发布时间,正好是在我们在地下酒吧的时间。同一时间,他们怎么可能同时在两处地方出现呢?

写在后面的话:

1,这一章是我开始非常想写,但是写到最后非常想删掉的一章。

最开始只是和网友这么一聊,突然有的想法,开始觉得挺不错的,后面写的写的,感觉破绽太多,破坏原来很多设定,很多东西有点硬掰。写到后面本想推翻,不过看着写了这么多,就想发出来,听听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也觉得这章很有问题,需要推翻,那这章就当作番外篇看喽。所以后面有点流水账,如果觉得这篇可以保留,我再将后面的流水补全。

破绽挺多的,看看大家能否看得出来不合理的地方。

2,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快过年了,很多事情要准备,下一章可能会很久,这里先对大家说个抱歉,感谢大家的支持,也希望大家能理解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