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帝王猎美录》小说全集阅读 浪荡邪少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帝王猎美录 帝王猎美录

    身世迷离,由一代霸主转世的天纵奇才朱浩被四个奇怪的中年人收养,并严格的训练,教他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格斗术,电子技术,各个国家的语言,成为一个超级骇客,超级格斗高手和一个超级电子天才,超级语言翻译机!  但就在他即将学成的时候,四个奇怪的中年人,突然让他去上大学,丝毫不通人情世故的朱浩的到来,会让这个大学掀起怎么样的风浪和怎么样的艳遇呢?

    浪荡邪少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帝王猎美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帝王猎美录》,是作者浪荡邪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世迷离,由一代霸主转世的天纵奇才朱浩被四个奇怪的中年人收养,并严格的训练,教他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格斗术,电子技术,各个国家的语言,成为一个超级骇客,超级格斗高手和一个超级电子天才,超级语言翻译机!  但就在他即将学成的时候,四个奇怪的中年人,突然让他去上大学,丝毫不通人情世故的朱浩的到来,会让这个大学掀起怎么样的风浪和怎么样的艳遇呢?

《帝王猎美录》 第二章 按摩 免费试读

见林正红不说话,用那种古怪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猛看,朱浩立即在心中升起了戒备之心,这眼神,怎么和那种传说中的狼外婆看小红帽的眼神这么地相似呢?

不怀好意!对,就是不怀好意!这个老头也不是个什么泛泛之辈,朱浩给第一次见面的林正红下了一个定论!

「不错不错!那个,不错!」

林正红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哈哈的笑了一下,连说了三个不错,眼神似笑非笑地盯着朱浩,却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错。

「那个,林老师过奖了!林院长也是来看李老头——哦不,来看李教授的吗?」

朱浩一不留神之下,顺口便把自己对李有怀的「尊称」说了出来,那话刚一出口,朱浩便感觉到不对了,忙改口道。心下暗道:这回完了,不敬师长这一条自己肯定是会被按上了,还有那个难缠的吴女人,再加上今天下午这事,估计自己这回真的是要离开辰星理工大学了,胖子,对不起了!

心灰意冷之下,朱浩反而不惧了,抬起头来正视林正红。

「哈哈,李老头?你小子可真够大胆的,这么多年来,敢这么叫他的学生,我还真没见过!你是第一个!」

林正红哈哈的笑了一下道,「那群学生们,一看到他,便像只小老鼠见到黑猫警长一样,连头都不敢抬一下,我现在终于知道老李为什么这么喜欢你,还非得向我要你转到数学系去,小伙子,我现在也开始喜欢上你了!这样吧,朱浩同学,你以后直接跟着我学习,做我的关门弟子,直接拿博士学位,你的课程全部由我带,怎么样?」

「这个……你不是说真的吧?」

朱浩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头脑空白了零点三秒之后才反应过来。

看到朱浩一脸不敢相信,受宠若惊的神态,林正红心中一阵关心,看来,这个弟子应该是收定了,哼哼,我还不相信,多少富家子弟还有青年才俊,想要考我的博士生,我都不愿意接,我还真不相信有谁能拒绝我主动提出的这么好的条件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小小地得意一下,朱浩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他一把被抛到楼下去,「跟你学要不要天天上课的?如果要的话,还是算了!」

朱浩提出这个条件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本来就并不喜欢,也觉得没有必要整天坐在教室里上那些枯燥的课,而现在,他更没有时间了。

林正红两眼一翻,鼻子直冒烟,老爷子我千年难得这么一回主动生起招收个关门弟子的心来,你居然还敢和我提条件?幸好旋即他便想起他曾经拒绝过李有怀提议的事情,再想到他其实一年也难得那么几回有空给他上课,他提的这条件也不算什么,只要他自学能力够强就行了,于是才平复了心情,道:「上不上课随便你,但我提出的任务你能帮我完成就行了!」

「那就行了!」

朱浩点了点头,立即改口道,「林老师好!」

「我告诉你,我的任务是很严格很繁重的,而且你一定要按时独立完成,否则后果很严重的!」

提到学习和课程任务,林正红的神情立即严肃了起来,「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我希望你把西方经济学,包括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内容学完,并写一篇论文,给我交上来,另外,再看三本书,一本是《管理学基础》,一本是《当今国际政治形势》还有一本是《经济法基础》」

「好,没问题。」

朱浩答应得很爽快,这样的学习方法非常适合他。

「笃笃……」

林正红正要说什么,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陈,你也来了?」

林正红白了一眼丝毫没有作为学生的觉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一点要去开门意向的朱浩,只好自己上去开门了,幸好他也不是一个爱摆架子的人。

门一开,林正红立时愣了一下,揉了一下眼睛,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这几天一直找不到的好友陈熙来之后,立时热烈的拥抱了上去,「老陈,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我一直联系不上你!」

「去国外了,一听说老李出事,我就赶回来了,老李他现在怎么样?」

陈熙来和林正红热烈的拥抱了一下之后,眼角带着一丝歉疚地笑了一下问道。

「唉……」

林正红叹了一口气,「你进来看看他吧!」

「老李!」

陈熙来一看到躺在床上刚醒过来,看上去有点痴痴呆呆的李有怀,便再也忍不住地老泪纵横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一把抱住李有怀,大声的哭了出来。

朱浩自然记得这个陈熙来,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那亭子里为了一步棋而争执的事情,再想到现在李有怀的样子,心下不禁也是一阵的悲戚。

「静静姐姐,你怎么又回来了?啊,陈伯伯回来了!啊,爸爸,你也在啊。」床上的林书雁被这一阵声音吵醒了过来,揉了一下眼睛,一眼便看到了刚刚离去并不是很久的舒静姐,随即听出这哭声是陈熙来的,忙从床上站了起来道。

「我刚回去,便见到我爸回来了,我便带他来看看李爷爷。」

陈舒静看着父亲伤心痛哭的样子,眼睛也红红的,小声地道。

「陈伯伯回来就好了!」

林书雁也很快就被陈熙来的哭声感染了,声音中带着一点悲戚感。

「唉……」

林正红又叹了一口气,心中不胜悲凄。

「如果世间,没有一切的生老病死,没有一切的悲欢离合就好了!」

朱浩想起自己糊里糊涂地离开了原来的世界,离开了所有的亲人,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又身世迷离,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觉感慨万千,不吐不快。

「可惜,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陈舒静有点意外的看了一眼朱浩,似乎没有想到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一副天塌下来有我的样子,居然也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是啊!要是这个美好的愿望有一天真的实现了,这个世界就太美了!」

林书雁充满向往地道。

「你们这些小孩子,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多的感慨!」

林正红微笑着看着宝贝女儿道。

「爸爸!」

陈舒静刚想说什么,突然眼一抬,竟然看到父亲抱着李爷爷一起倒了下去,似乎像是昏了过去,尖叫了一声,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抱住父亲。

「啊?」

「陈伯伯!」

林书雁和林正红父女俩同时惊呼了一声,没想到陈熙来和李有怀的感情竟深至斯,哭得昏了过去。

「我来看看。」

朱浩拿起他的手腕,搭了一下脉,他记忆中以前也曾和宫中的御医们学过一些简单的医术,搭脉之类的自然是会的。

「你行吗?」

陈舒静忧心地道,这里就是医院,她觉得还是去叫医生的好,旁边林正红和林书雁也是对朱浩投以怀疑的目光。

「我试试吧。」

朱浩对他们的目光不置可否。

凝神静静的听了一下陈熙来的脉象,朱浩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我爸爸怎么了?」

一旁的陈舒静见朱浩的眉头皱了起来,而且越皱越紧,不由得焦急地问道。

「没什么,他只是积劳成疾,劳累过度,再加上刚才一时之间,心力交瘁,忧伤过度,才会昏了过去,只是……」

朱浩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后面的话该不该说出来。

「只是什么?」

陈舒静听朱浩说话犹豫不决的样子,更是担心。

「没什么,我刚才听错了。」

朱浩笑了一下道。

「真的没什么吗?你这个人,真是的,怎么可以这么吓人!」

陈舒静听到父亲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娇声道。

「就是,连我都差点被吓倒了,真是一个大坏蛋!」

林书雁也娇声骂道。

朱浩淡然一笑,开始轻轻在陈熙来的人中按了起来,同时在他的身上各个穴道上轻轻的敲打着。

林正红却在一旁并不出声,眼中带着复杂的意味地望着朱浩,神情之中,已经凝重了起来,他是什么人,从刚才朱浩的神情转变之间,他便已经断定朱浩肯定是查出了什么,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才没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朱浩的医术,并没有怀疑。

「小伙子,你也来看老李了,很好!很好!」

陈熙来幽幽的醒了过来,看到正在给自己按摩的朱浩,神情黯然地点了点头,声音显得有点虚弱。

「这是我应该的。」

朱浩看了一下这个身体虚弱的老人,眼底隐隐的露出一股担忧,心情变得凝重起来,勉强地笑了一下,「陈老师,你这几天一定都没有休息好,非常劳累吧,你坐着,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是啊,老啰,才做了几天的实验,便已经累成这样了,和年轻时没法比了啊!咦,你怎么知道我有几天没休息了?」

陈熙来感叹了一下,随即才醒悟了过来,诧异地问道。

「我小时候学过一点中医,刚刚给你把了一下脉,神虚气弱,是疲劳之状,陈老师,你以后,还是尽量的不要让自己太过疲劳的好!」

朱浩嘴唇动了一下道。

「没事,我天生的操劳命,原来你学过中医啊,怪不得了,难怪看你这么一轻一重的敲在我这把老骨头上,觉得这么舒服了。」

陈熙来笑了笑,并没有太过在意朱浩的话,道,「小伙子,谢谢你了!想不到你对中医也感兴趣,看来你学得还挺杂的嘛!」

「你和李老师都是我很尊重的棋友,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

朱浩语气有点沉重地道。

棋友?

朱浩说出这话的时候,是很随意的,陈舒静是已经见识过朱浩的厉害的了,但旁边的林书雁和林正红却不怎么相信,张大了嘴巴,表示置疑。

「老朽这水平,能被朱浩小兄弟当成棋友,真是感到荣幸啊!」

陈熙来一脸高兴地道,好像能够被朱浩称之为棋友是很荣幸的事情一般。

这小子真的这么厉害?林正红对陈熙来和李有怀的棋可是见识过的,知道厉害的,看了看陈熙来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心中更是对自己刚才的英明决定而暗暗高兴。

「陈伯伯,他下棋很厉害吗?」

林书雁一脸茫然不解地问道。

「厉害,厉害啊!非常的厉害啊!」

陈熙来不停的点头道。

「陈老师过奖了,我也只能算是略懂皮毛而已!」

朱浩谦逊地道。

咦,世道变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陈舒静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地望着朱浩,这个家伙当初那孤傲的神情,至今她还历历在目,怎么这两天看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学会谦逊了?

「老陈,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收了这小子为我的关门弟子了!」

林正红一脸得意地说道。

「啊?真的?」

陈熙来半信半疑地望向朱浩。

「是真的,陈老师,不好意思,上次我拒绝了你的好意,其实,在我心中,你和李老师也是我的师傅了。」

朱浩想到自己上次拒绝了他去数学学院的邀请的事情,略略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呵呵,不错不错,小伙子,能够跟着老林学,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啊,我还没听老林收过弟子呢,你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把老林的一身所学都学过来呐!哈哈……最重要的,是要把他那一套赚大钱的经验学过来!」

陈熙来幽默爽朗地笑道,同时回头对林正红道,「老林啊,恭喜你收了个好弟子啊,你可要教好啰,这个可是当初我和老李先挖掘出来的好学生哦!」

「你放心吧,我老林到现在只收了这么一个学生,一定会好好地调教的!」

林正红春风得意地点了点头道,看朱浩每一次敲在陈熙来身上的时候,他脸上露出来的那享受的样子,望着朱浩的眼神是越看越满意,心道:以后也不用去找专门的按摩师了,有一个现成的,边授课边按摩就行了。

朱浩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傅现在正打着自己这免费按摩的主意,只是看到他的那个眼神,当即便升起了一股戒心,心道;以后可得小心着这个老头子才行。

「是真的吗?那你以后不就是我的师弟了?耶,我有个师弟了!乖,师弟,你以后要听师姐的话哦!」

林书雁一脸兴奋地望着朱浩道。

「……」

朱浩看着这小女孩般天真的表情,一阵无言,如果算上上辈子,他都四十几岁的人了,做他师姐?乖?听话?怎么听着就这么别扭呢!

「不错不错,以后你就多一个师弟了,你也是做师姐的人了,以后要乖一点!」

林正红赶紧趁这机会对自己的女儿开始说教起来,很显然,他平时对这个女儿也是无可奈何的。

几个人随意的又聊了一下之后,朱浩也完成了一次对陈熙来的按摩,而陈熙来也起身准备告辞了。

「你们都先回去吧,这两天让我留在这里看着李老师就行了!」

因为担心李有怀的安全问题,朱浩已经打算这几天由自己日夜在这里轮值了,对于他来说,睡眠也是最轻松的。

「这样好吗?」

陈舒静有点犹豫了一下道,「不如我和你一起在这里看着吧,只有你一个男生,我也不太放心。」

「没错,只有一个男孩子在这里,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那就这么定了,静丫头,你就在这里跟着朱浩小兄弟一起看着老李吧。」

朱浩刚想提醒一下他们,这里是特护病房,是有护士这种职业人士存在的,但陈熙来已经一锤定音了。

既然老陈说话了,林正红他们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林书雁说道;「静姐姐,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回来替你!」

送走了陈熙来之后,朱浩脸上的笑容便凝结了,心情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刚刚替他把脉的时候,他察觉到陈熙来的体内,有明显的经脉阻滞的情况,说明他的体内还有一层更为严重的重症,极有可能是肿瘤之类的恶疾。

他刚才一直帮他做全身按摩,除了给他消除一部分疲劳之外,也是为了让他的血液流畅一点,舒缓一下病情。

算了,朱浩想了一下,还是对陈舒静道:「陈老师,你这两天能不能陪你父亲去做一个全身的健康检查?」

「为什么?」

陈舒静奇怪地道。

「其实,没什么,我刚刚给他把脉的时候,感觉他的脉象非常的凌乱不稳,而且有部分滞阻现象,我觉得,最好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朱浩小心地说完,又加了一句,「这只是我自己的判定,不一定准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什么!」

朱浩的话,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击在她的脑子上,完全的惊呆了。

「这个,是我的初步判定,不一定准的!你……别太担心了!」

朱浩没想到陈舒静的反应竟这么大,安慰道。

「不行,我现在就得带我父亲去体检!」

陈舒静醒过神来,紧张得手都在颤抖,拿起袋子便向门外走去。

「你等等!陈老师,现在陈教授身体处于极虚状态,他现在非常需要休息,他现在的精神兴奋,完全是因为我的穴位按摩刺激的缘故,就算要带他去检查,也要等他休息好之后,而且,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太过紧张了,这是很不好的!你要尽量的让他觉得是一次很平常的体检,最好,什么都不要和他说。」

朱浩一把拉住陈舒静,冷静地分析道。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但我真的是太紧张了,你不知道,我和我妈妈是多么的爱我爸爸!」

陈舒静痛苦的走了回来,趴在一旁的床上道。

最少,你有父亲可疼!你也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朱浩心中黯然地想道,想当初,他父王为了一个女子,不惜离开那帝王之家,狠心舍弃了他和他的母后,以及他的一众后娘,浪迹江湖去了,他自记事起,几乎对于父亲这两个字没有什么概念。

这一世,就更加的不用说了,他连父亲的影子都没有见过。

蓦地,朱浩突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中年人,那个几乎和自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人,那天和陈海朋在那个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过的人。

自己和他难道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吗?可是为什么会长得这么的相像呢?想到看到他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朱浩的心弦颤动了一下,如果有又会是什么关系?

H市,一个和S市并列的两个国际化大都市之一,相比起S市的快节奏,现代化气息浓厚来,虽也同样的生活压力巨大,高消费,但却别具一番独特的魅力。

鲸山别墅,是一个自上个世纪末开发的高档住宅,位于H市的偏南部,后面是高耸入云的大自然大山,而前面便是广阔无垠的南海,可以说是背山面水,绝佳的风水宝地。

而随着近十几年来,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和停止一切别墅、高尔夫用地的审批和建造,这样稀少的高档私家别墅便更加的成为了一种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房子了,住在这里,不仅是一种高档的享受,同时更是一种身分的象征。

此时鲸山别墅群的一栋极为豪华的别墅里面,三楼的一个极宽大的大厅里,上面端坐着四个老人,而下首站立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

「爷爷,你们觉得孙儿的那个决定怎么样?」

少年两手规矩的放在身边,低下头恭敬地道。

「清扬啊,我们对你的期望是很高的,我们钟家能到今天的地位,是很不容易的,你应该知道!」

上首的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望了一眼四个老人,出声道。

「爸,正是因为这样,我认为我们更不该故步自封,不再进步!」

少年焦急地道。

「清扬,你还年轻,你有冲劲,我们都知道,这也是我们几个老骨头感到欣慰的地方,我很高兴,但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局面,我们的每一个哪怕很细微的决定,都是有可能伤害到很多人的!也是很可能让我们彻底地倒下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有那么一句,创业容易守业难的说法!」

最左首的一个老人爱怜地望着钟清扬,眼里带着赞许之色。

「那这么说,你们是不支持我的想法了?」

钟清扬听到那老人的话,叹了一口气,他也早知道,要说服这些老人是很不容易的,只是没有想到,凭他这个唯一的继承人的地位,居然也完全无法让他们考虑一下。

「清扬,我们钟家到这一代,只有你这么一个后人,你应该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我们钟家以后的走向的,我们也不是不支持你的计划,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你要慢慢学会成熟了,要学会深思熟虑!」

右首的清瘦老人安慰道。

「我们已经派出三个专家对那个杀毒软体进行检测了,你再给点时间,两天你都等过来了,还在乎最后一天吗?」

中年男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可是!」

钟清扬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当初答应朱浩答应得太快了,说好了三天之内可以搞定的,现在三天就快要过去了,事情却还并没有着落。

「董事长,可行性报告的分析结果出来了。」

就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约莫二十三岁上下的职业女性,向中年男子报告道,长发披肩,脸容清秀,身上散发出一种淡雅的气质。

「好,拿给我看一下!」

中年人立时精神一振。

「请董事长过目!」

职业女性给中年人递上一份文件,同时笑着看了一眼钟清扬,眼里带着一种鼓励和放心的神色。

「好!」

中年人看了一下这份文件,赞许地看了一眼儿子,大声地道。

「爸爸,你是同意了吗?」

钟清扬感激地看了一眼那女子,见父亲的那表情,立即高兴地道。

「不错!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要想清楚了,这将是一场电脑业的巨大改革和重组!可能会是引发一场巨大风暴的洗牌!」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肃颜望着儿子道。

「正是因为这将会是一个重组,所以我们才要抓住这个机会,而且,这种技术既然已经出来,我们不做,别人自然也会做!现在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的品牌和我们的市场,以及资金!但相比起这种技术,父亲应该知道哪个更难得的!」

钟清扬点了点头,谈起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在学校的时候的那种孩子气,俨然像一个久经商场的职业经理人,谈吐之间,都露出一种大将风度。

四个老人看着这个少年,都满意地点了点头,中年男子脸上的欢喜更是已经形之于色了。

「IBM曾经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百年企业,我觉得,如果想真正的做大,扩展一个企业,把一个企业打造成一个真正的百年名企,就绝对不能够太过狭隘于一个家族的绝对控权,事实上,已经有很多成功的和失败的历史,在告诉我们,狭隘的家族利益观,是后期影响家企向前发展的一个重要阻力。」

钟清扬继续接下去道。

所有的人都对少年的话面面相觑,却都没有再说话,他前面说的他们还可以认同,但是后面的话,却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界线之外,最少他们暂时还不想去讨论这个问题。

「好,清扬,不错!不错!我现在正式宜布,从明天开始,微信的总经理一职便由你担任,这一件事情,也完全由你负责!」

中年男子把手里的合同文件给钟清扬递了过去,又抬眼看了一下那个职业女性,道,「叶媚,你跟着我也有两年了,这两年来,你的进步很快,成长得很快,能力就不用我说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作清扬的总经理助理吧!他现在还是个学生,还要回学校上课的,到时公司的事情,就麻烦你多用点心了!好好干,公司是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董事长栽培!」

叶媚脸露喜色感谢道。

「谢谢dady!我一定会努力干出一番成绩的!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少年一把抱住中年男子,使劲的亲了一下,然后又转头对四个老人道,「也谢谢爷爷,谢谢三叔公,四叔公,大爷爷!」

「这孩子!」

看到钟清扬可爱的样子,四个老人都相视一笑。

「我们老啰,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啰!」

老人感慨地道。

「怎么会呢,四位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寿比南山的!」

钟清扬做了个鬼脸,想到要快点告诉朱浩,赶紧道,「四位爷爷,我先告诉我朋友一声!」

「对了,清扬,什么时候找个合适的时间,带你的那个朋友到家里来看看吧,我也想认识一下能够阻止这场电脑噩梦的天才大学生是怎么样的。」

中年人笑了笑道。

「一定!」

钟清扬点了点头,快步离开大厅,掏出一支最新款的手机,拨通朱浩的手机号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