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途亦修仙》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渚碧礁(六道木)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

    “师娘婉贞八月初六交合,剃阴留念?这个淫邪之徒,竟然跟自己的师娘……”为了鉴定真假,柳寿儿拿起那一小撮儿卷曲的毛发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淫靡气味传入了他的鼻孔之中。这种异性分泌的独有气味像催情的春药一般,一下子就勾起了男性本能的欲望,寿儿内心猛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原始冲动,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渚碧礁(六道木)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淫途亦修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途亦修仙》,是作者渚碧礁(六道木)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师娘婉贞八月初六交合,剃阴留念?这个淫邪之徒,竟然跟自己的师娘……”为了鉴定真假,柳寿儿拿起那一小撮儿卷曲的毛发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淫靡气味传入了他的鼻孔之中。这种异性分泌的独有气味像催情的春药一般,一下子就勾起了男性本能的欲望,寿儿内心猛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原始冲动,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淫途亦修仙》 第二十章 免费试读

“寿儿,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该死的寿儿,你倒是等我一下啊!”

寿儿听到罗羚的喊声停下来时,已经到了河边的沙滩上,而罗羚追了好一阵才跟上来,三层的修为差距果然相差不少。

“什么事?羚姐!”寿儿淡淡道。他以为罗羚准又是忘记了从他身上榨取什么好处这才这么急着喊住他。

“寿儿,呶,我还是把这二级风刃鼠还给你吧。”罗羚说着从储物袋中掏出那只二级妖兽放在寿儿脚边。

“这……羚姐,你这是做什么?”寿儿惊讶道,这完全不符合罗羚的风格啊。

“这只本来就是你杀的,还给你。我刚才其实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故意气你的,你快收起来吧。”

“不用了羚姐,我要它也没什么大用,还是你收着吧,把它的皮毛炼制成中阶符纸,再给我用于炼制符箓。”

“喂,寿儿,你到底想怎样?不给你吧,你一脸的不高兴,闷头自己就走了,理也不理我。给你吧,你又推脱不要,你到底想要我怎样?”罗羚急道。

“我没有为这只妖兽不高兴啊。”

“你当我眼瞎啊?你高不高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罗羚不满道。

“我……我不是为这个不高兴的。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么一只妖兽。”寿儿解释道。

“哦?那是为什么?”罗羚盯着他的眼睛想分辨出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主要是觉得羚姐现在一点都不信任我了,我说的实话也被你当成假话,让我很无奈。”寿儿摇头道。

“我什么时候把你的真话当成假话了?”罗羚不解。

“就是我说我下面出毛病了软不下来,你硬是不信,非要冤枉说是对你有非分之想。”

罗羚张口就想把刚才被她抓现行的事说出来,来证明她的怀疑没错,可一想现在是自己要缓和跟寿儿的关系,说出来只会把事情搞砸,但要硬让她承认寿儿说的是实话她也做不到,于是乎她索性不开腔了。

寿儿看她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叹息道:“唉,算了,看来你还是不信。羚姐,我先走了。”

罗羚一听寿儿又要走,连忙频频点头道:“我信,我信,寿儿,这样行了吧?”

“你根本就不是真信啊。羚姐,这样好了,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没有心情对你有邪念了?”寿儿正色道。

罗羚看了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就点头道:“嗯,现在看上去不像是有那个心思了。”

“那你现在再检查一下我下面还是不是很硬。”寿儿道。

罗羚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再者她也不是第一次摸他下身了,所以大方地伸手就摸在了寿儿哪根坚硬的棒儿上。

“啊!真的还是硬梆梆的。难道真的……”罗羚惊讶,这种事她的确没听说过。

“你看怎样?没骗你吧?你还一直不信。”寿儿看罗羚总算是相信了,像是冤屈得伸一样如释重负。

“寿儿那你有没有尝试过让它软下来?”

“没办法我听说除非……找个道侣双修泄出元阳来才会软下来。”寿儿当然不会告诉罗羚他是从那卷《本源真经》上看到的。

“呵呵,还找个道侣双修来泄元阳?寿儿是谁告诉你这种笨办法的?”罗羚不屑。

“是我从书上看到的。”

“呵呵,我就知道。你毕竟还是个处儿,啥都不懂。寿儿我告诉你根本就不用那么麻烦,其实你自己就可以解决。”罗羚很肯定似得。

“哦?我自己就能解决?真的假的?”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那太好了,羚姐快告诉我怎么做?”寿儿急迫道。

“嘻嘻,你自己用手撸出来。”罗羚笑道。

“什么用手撸?羚姐你没搞错吧?这样真的行?”寿儿很是怀疑。

“笨蛋,敢怀疑老娘?老娘第一次让男人泄的一塌糊涂时你还没出生呢。修仙老娘不行,可要说怎么让男人泄精老娘有的是办法。”罗羚一副权威派头。

“真的吗?羚姐那太好了。快告诉我怎么做。”寿儿一看罗羚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就信了。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你自己用手撸啊。”

“撸?怎么撸?我不会啊。羚姐你教教我吧。”

“哎呀,笨死了。来我教你。”“=说着罗羚拉过来寿儿的右手把它按在寿儿那根阳物上,然后扶着它道:”握住你那根东西。好,然后像这样……“

就这样寿儿在罗羚的教导下开始隔着衣裤上下撸啊撸。而罗羚在一旁看着寿儿笨拙的动作只想笑,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羚姐,你确定这样真的行?你不会是又再耍我玩吧?这完全没感觉啊,就这么撸一天我估计也不会有结果的。”寿儿怀疑道。

“你真是笨的可以,你这样隔着好几层布料撸肯定没反应啊。你把手伸进裤子里面去,直接握住你那根东西再撸。”罗羚教导道。

寿儿依言而行,开始解开绑在肚皮上的绳子直接握住阳物撸动。罗羚还是第一次看一位俊朗的小伙子在她面前表演手淫,那感觉好奇妙。所以她眨着一双含春杏眼看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寿儿撸啊撸,折腾的头上都冒汗了下面还是没感觉没反应。

于是他停下手怀疑地看向罗羚。

“你笨啊,你这么站着太紧张了,来躺倒在软软的沙滩上……好。”

寿儿依言躺在了河边的沙滩上,还真别说这沙滩上的沙子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河水冲刷、沉淀细软无比,人躺在上面松软舒服,寿儿甚至感觉比睡在自己的那硬板床上舒服多了。罗羚也躺下来伸了个慵懒的懒腰,然后把头靠近寿儿耳边低语道:“下面听我的指挥”

“好。”

“全身放松,好,闭上眼睛,好,握住你那根东西,边撸动边在脑子里想着你最喜欢的女人……然后幻想把她的衣服脱光……”

寿儿的脑海里出现了苏嫣那婷婷袅袅的倩影……她羞赧地褪去自己的衣裙然后缓缓地裸露出了模模糊糊的美妙胴体……

寿儿紧闭着眼睛,右手飞快撸动着下身,似乎在罗羚那魅惑的仙音引导下已经渐入佳境。

不过寿儿没有看到的是罗羚此时正掩嘴偷笑,俨然就像是一位中年大叔教唆一位美貌少女在他眼前手淫得逞一样窃喜不已。

随着寿儿撸动幅度的加大,已经解开腰带的裤腰口被动作撑起越来越高,它与寿儿肚皮之间的缝隙也越来越大,罗羚只扒头一瞄就能把寿儿撸动的详情看了个七七八八。寿儿的手不大而那杆肉枪偏偏又很长,这样一来他仅能握住茎身的上半段,下半段根部就全部暴露在了罗羚眼里。

“嘻嘻,这小子果然毛都没长齐呢!下面白静静的。咦?那是什么……他的那东西怎么长成那样?是纹上去的花纹吗?那湿腻腻的东西又是什么?汗水吗?”罗羚这一偷看不要紧,立刻被眼前的哪根银白色还“纹”着神秘纹理的光滑湿腻肉枪所震惊。

罗羚看似对男女之事颇为了解,可实际上她这一生也就只经历了她男人唐忠一人。别的成年男人的阳具她还真没见识过。初见寿儿那棒儿如此异于自己男人的,立刻让她一直一来的某个观念被打碎了。她一直都以为男人下身的那东西都大同小异,在她想象中别人家的男人下面长的应该也是唐忠那样。可偏偏第一次看到别的男人的那东西就非常不同于自己的男人。

罗羚似是被那茎身上的神妙花纹吸引住了,死死地盯着看了半天,那花纹好似会变化一般,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样看是一个图案,可换一个角度就又变幻成另一个图案,真个是千般变化万般玄妙,越看越觉得其神奥莫测。

“银白色的茎身上再配以神秘玄奥的花纹好有美感。只是那图案被寿儿那小子的脏手给挡住了一部分,不然的话就能看到全貌了,那应该就又是一番景象了。唉,不能看到完整的神妙花纹还真是有些不甘呢。”罗羚暗自感叹。

寿儿按照罗羚教授的办法折腾了半天也没搞出所谓的元阳来。长时间的撸动让他手麻棒酸,越来越没感觉了。索性停了下来,缓缓睁开眼无奈道:“唉,羚姐不行啊。都这么长时间了,越来越没感觉了。”

可他说了半天罗羚都没接口,好像没听到似的。

“羚姐?”他扭过头来看向罗羚,见她正好慌张地抬眼看向自己。

“哦,我刚才有点儿困了,正在打盹。你说什么?”罗羚匆忙道。

“我说这样不行啊,根本就没效果。”寿儿见这么关键的时刻羚姐居然还能睡着,她好像并不关心自己能不能摆脱困境似得,不免心中有些失望。于是他死死盯着罗羚的眼睛想从她的眼神中分析出她到底关不关心自己。

就只见羚姐眼珠滴溜溜一通乱转似是在想什么主意,寿儿就那么看着他想听听她最后还有没有好办法,毕竟在男女之事方面罗羚有十几年的丰富经验。

可寿儿左等右等就只见罗羚俏脸红了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他大方道:“罗羚有甚话就直说嘛。只要能快点儿解决这尴尬事啥办法我都能尝试。”

罗羚霞飞双颊喏喏道:“你自己那么弄的确效果差,根据我的经验如果是由一位异性帮你弄那样的话估计就会出精了。”

“异性?就是女人呗。可是谁愿意给我弄啊?那还不是跟找个道侣一样难?”寿儿为难道。

“那可不一样,道侣是要终生相伴、长相厮守的,找道侣可是要慎重再三的。而给你弄这个就不需要挑三拣四的了,只是帮一次忙而已,等你泄了元阳麻烦解决后大家互无瓜葛。”罗羚娓娓道来。

“帮一次忙?可是找谁啊?让我好好想想。”寿儿躺在沙滩上搜肠刮肚可想来想去愿意给他帮这个忙的女人恐怕也只有亲人了。与其那么复杂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先绑在肚皮上。

“咳咳,寿儿啊,你要是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的话。姐姐就帮你这一次,不过就这一次。”罗羚狡黠道。

“真的假的?我没听错吧?”寿儿在心里暗暗嘀咕“她会这么好心?不会又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真的,但是我是有两个条件的。”

“啥条件?只要我能达到的就答应你。”寿儿就知道罗羚是不会白给他帮忙的。

“我帮了你这次,你以后再也不能跟姐耍小脾气了,姐欺负你也必须忍着。还有就是我帮你的时候必须给你蒙上眼,我可不想让你看到那种画面,能不能答应?”

“好……哎呀,我忘了一件事。羚姐,有件事我得事先告诉你……”寿儿突然想起自己的哪根家伙长得很是怪异,他生怕吓到了罗羚。

“啥事儿?直说,别婆婆妈妈的。”

“我那个东西长得很丑,你一定要有个心理准备,别被吓到了。”

“很丑?呵呵,能比刚才那只二级妖鼠的东西还丑吗?”罗羚心中暗笑,她就是为了要欣赏寿儿哪男根上的神妙图纹全貌才假意给他帮忙的,而这家伙居然说这种美感十足的男根丑?

“当然比妖鼠的那东西是要好看多了。”寿儿想想刚才被罗羚割下来的哪根妖鼠又红又细长的阳物,还是感觉自己的更可爱些。

“那不就行了?那妖鼠的我都不怕丑说动手就动手,难道还怕你的不成。”罗羚霸气十足。

“嘿嘿,那倒是,那倒是。”寿儿暗暗佩服羚姐生冷不忌,连那妖鼠的阳物都能上下其手,看自己哪根又算得了什么?

“还不快掏出来?难道还要老娘亲自给你掏出来吗?”罗羚娇嗔道。

“好好,我这就掏。”寿儿手忙脚乱地把哪根银枪从裤裆开口处掏出来。

好一杆妖异的银枪!在洞顶荧光石的照射下这杆银色肉枪油光光的强身上泛着诡异的光泽,再配上鲜红鲜红的肿大枪头以及枪身上那神秘玄奥的图纹越发显得此枪诡异莫名。

罗羚看呆在了当场。她先前虽已偷偷看过一部分茎身对它的惊艳早有心理准备,可当这银枪真的展现全部真容的时候她还是被它的妖异美感震撼到了。

“咳咳,羚姐?羚姐?你看我说太丑了,别吓到你,你还不信……”寿儿以为罗羚被吓呆了。他就知道自己这家伙太吓人了,他自己就从来没见过类似的鸡鸡。

“闭嘴!快用你那块布条捂上你的眼,不许偷看!否则我要你好看。”罗羚吼道,她不允许不懂美的人来亵渎如此神妙之物。

寿儿赶紧依言用布条捂住了双眼,老老实实躺在了松软的沙滩上。可是有一点罗羚似乎是忽略了:寿儿有神识,以他现在的修为神识外放几十丈都绰绰有余,更何况是眼前了。所以虽然他被蒙上了眼但外面的画面依然在他的瞩目之下。

罗羚见寿儿已然捂住了眼睛又躺在沙滩上看不到下身她的动作,这才放心仰脸观赏起了这根昂然银枪上的玄妙图纹。越看越觉得玄妙越看越入迷。

“寿儿,你这东西上的花纹是谁给你纹上去的?”罗羚问道。

“纹?这……”对于这茎身上的图纹其实寿儿也不是太清楚来历,到底是没有炼化干净的妖蛇妖气使然?还是[欲体]改造的结果?亦或是两者混合影响形成的?他也搞不清。

“怎么还保密啊?连这种事我都肯给你帮忙了,你还好意思不告诉姐姐?”罗羚显然是误会了寿儿。

“这是家族的一位老祖在我小时候给纹上去的。”寿儿瞎掰道。有些秘密还是不说为妙,他现在对罗羚还是保持着相当警惕的。

“哦?小时候纹的?难道说这图纹还会随着你的这东西一起成长?好神奇啊。你那位老祖修为一定很高深吧?”

“嗯。不过羚姐啊,你怎么半天了也没动作啊?”寿儿含糊其辞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赶紧转化话题。

“催什么催!马上开始,让你尝尝姐的手段,一会儿保管就让你一泄如注!”

“喂!羚姐那为嘛扒我裤子啊?”寿儿突然感觉身下有异惊呼道。

“你的卵蛋不露出来我的绝活没法施展。”

罗羚下手飞快很快把寿儿的裤子褪到腿弯处,露出了银棒儿下一大坨鼓胀充盈的阴囊来,她用小手托起来颠了颠沉甸甸的,再想起自己夫君唐忠下面那干瘪的一坨,不禁赞叹道:“小寿儿,没想到你的货还挺足嘛!估计够射一大碗的。听说修仙者的元阳很补的,一会儿姐姐可就不客气喽!咯咯咯!”说着她竟娇笑起来。

寿儿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表面上好像是羚姐在给他帮忙,可其实她心里打的小算盘只有她自己知道。关于元阳的传闻他好像也听说过类似的说法,听说修仙者的元阳对于女修尤其是修炼采补之术的女修来说是大补。可这羚姐又没有修炼采补之术她要这元阳有何用?

“羚姐,你……难道你会采补之术?”寿儿颤声问道。

“不会,不过我可以把你的元阳卖给合欢宗的女修,我在坊市经常碰到她们挂牌高价收受修仙者的元阳。”

“你……羚姐,这种事你都做得出?”寿儿悲愤莫名。他突然感觉自己现在的境遇其实跟那只被罗羚割掉阳具的二级妖兽颇有些类似。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