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出墙---情非所愿 出墙---情非所愿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着A城的上空。一部红色本田在雨中拥挤的路上缓缓前行,这个城市似乎永远如此拥挤。机动车互相喷吐着尾气,等待着下一次绿灯的亮起。  驾驶室里,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打乱了音乐的旋律。楚冰显然很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出墙---情非所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出墙---情非所愿》,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着A城的上空。一部红色本田在雨中拥挤的路上缓缓前行,这个城市似乎永远如此拥挤。机动车互相喷吐着尾气,等待着下一次绿灯的亮起。  驾驶室里,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打乱了音乐的旋律。楚冰显然很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出墙---情非所愿》 第六章 免费试读

在一阵的脚步急行中,楚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保姆怀抱着女儿在大厅中来回徒步。她擡头看了看壁上的挂锺,猛的一翻身。急忙收拾自己的衣服,走到了保姆身边,她看着女儿那睡着恬静的脸,伸手摸了摸女儿柔滑的脸颊。不觉的笑了。

「张妈,我出去一下。等小凡醒来记得给她先喝奶,再吃药」说完,便提起昨晚丢在沙发上的挎包,迈出了大门。走到了门口她又回头嘱咐了一句,「两个小时要喝一次奶,如果我晚回来,你就先睡,我带着钥匙」张妈,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抱着怀里的孩子,进了房间。楚冰看着她的背影,一转身走向了车库里面停着的那部红色汽车。

随着汽车的发动,白色的尾气喷向了後方,汽车缓缓前行,在微弱的路灯下,驶向了那霓虹灯闪烁的酒吧方向。当车子行驶在环城路上时,楚冰低头瞄了一眼快走到红色表迟的油针,随後便放满了速度,四处张望着寻找可以加油的地方。

「油又涨价了吗」这是楚冰刚进加油站的第一句话。

「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涨价了,再这样还开的起吗」看着服务员摇头无奈的样子,楚冰知道,这并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问题,便停止了牢骚。看着那不时快速跳动着的价钱,一脸的怒容。当她把两张百圆大钞交到了那服务员的手中时,急转身体,一步不停的跨上了汽车。

其实楚冰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满腔的怒气是原何而来,真的是因爲上升了的油价吗?显然不是,那多付出的一点钱,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心情如此不好。那是因爲什麽,她也一直在想不通,索性就放下不想。

女人,确实是一类难懂的物种,那种情绪波动之迅速,无理由的烦闷,又无理由的开心,通常把一切事情想的很简单,却把达到事情目的的过程搞的很复杂。

听说有时候跟生理有关,但今天好象不是自己的生理区呀,想着,楚冰无奈的摇头自嘲的一笑。过後变认真的开起了车,她把车开的飞开,似乎有一种期待在用力的牵引着她。不一会,车自就在昨天同样的位置前停了下来。当楚冰的前叫迈进了酒吧的那一刻,她似乎犹豫着颤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就头也不回的毅然迈了进去……

酒吧内,小天坐在昨天同样的位置前,这是他刚刚找人商量着调换的座位,他起先是怕楚冰找不到,後来才发现不单只是如此简单。那种感觉很复杂,他在这响着同样暧昧的地方不能静下心来思考,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他在被一种欲望支配着,他担心今天晚上的欲望之火因爲对方找不到座位而成爲幻影,尽管这样的担心显得如此多余。只是在小天这样的表现当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那来自男人的占有欲望并不是相对某个人而言。在欲望面前,我们做的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是谁说过,「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明显的错误言论嘛!像现在,他小天,不就是用着自己脑袋在阻止一切可能发的生意而外导致自身不能满足欲望的思考吗?

想到这里,小天觉得有点猥琐,他不想自己对楚冰只是从身体上完全占有,他更多的想得到她的爱,不过在这样暧昧的环境下,又有了前一次的激情,就不免让小天的思想往着那一方面积极的思考。他镇定的整了整思绪,认真的观察起门口进入的人群,他想在里面尽快找到楚冰的身影,然而那进进出出的人流,并没有那麽快满足小天的愿望,直到看的他眼睛发酸,那芊芊的身影才闪进他的视线,小天已抑制不住自己急迫的心情,站起了身,摇动双手示意楚冰往着他的方向靠近。当楚冰站在他的面前,他只能用微笑掩饰自己的激动,帮着楚冰拉开了靠背椅,让她坐在尽量靠近自己的位置。

小天招呼着要了两杯红酒,当送酒的服务声生把那两个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端放在他们面前时,两个人才从对方深情的凝视当中回过神来。双双举起了酒杯泯了一口。

小天把含在嘴里的红酒一口吞下,擡头看着楚冰的眼睛,声音细微且温柔。

「昨天,怎麽走的那麽急,知道吗?回去後我一直无法睡着」楚冰只是把头微微的底了一下,没作任何回答,也许她不想在小天面前提到她的女儿,她有意的回避着什麽。

「小天,我是一个已经结婚的人,我有女儿,虽然那是个不太完整的家,但我现在还必须去那里继续生活,虽然我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虽然他未曾给过我爱的关怀,甚至,甚至。

「冰的声音已经明显有点哽咽,但她还是坚持的说了下去,」甚至连昨天晚上那种性的快乐,他也未曾带我一起体验,要不是昨天晚上,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性可以如此美好。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沉沦,我不想让你感觉我有任何轻浮的行爲……

楚冰已经从刚开始的述说变成了一种希望对方了解的解释。

「我不想你以爲我是个轻浮的女人,我只是想告诉你,坦然的告诉你,谢谢你昨天晚上带给我的快乐,我很想再次体验,但是我很矛盾,我怕,我真的害怕,怕你会帮我当成那种令人不耻的女人,因爲……

说到这里,楚冰的脸涨红了,「因爲,我爱你」虽然声音非常细柔,当对于小天来说,那声音就如洪锺般响亮,他想不到楚冰会对他说这些,他更想不到,对面的这个女人,有这样的勇气来承认如上所说的事实。

她是勇敢的,也是单纯的。

小天微微的一笑,握住了楚冰那微微有点抖动的手眼神中喷焰着熊熊的激情,想说什麽,却又说不出口,静静的望着对方,似乎要把楚冰融化在自己的眼神当中。

他抓起楚冰的手,大步的迈出了音乐依然的酒吧,奔着那红色的本田飞快跑去……

此时,在远离市区的宾馆内,两惧滚烫的身体正赤裸的缠绵在一起,在那温暖的床上翻滚着汹涌的激情,听着雨寒娇喘的呻吟,宏图把头深深埋在了那两腿张开的女人私处,贪婪吸吮着那密洞流泻而出的甘甜。

昏暗的房间内,宏图只有把那因兴奋而肿胀的阴唇往外分开,才能更清晰的观察来来自女人下体诱惑的力量。而此时的雨寒已受不住身上这个男人激动的挑逗,不仅那流泻而出的爱液不能受制自身的控制,就连那稍微克制着的呻吟都由小到大发生着变化。

此时的她只想着用男根的插入来填充下体内因快感引发而来的空虚感。她渴望着宏图能理解她的需要,努力将包裹在男人的舌根下的花瓣用力往宏图脸上挤压。但那位认真贪婪的男人并没有想要插入的意识,至少在他认爲还未到达最佳时机的那刻进行插入,男人只是加到了吮吸的力度,并由下往上一寸不留的吻遍了她的全身。当他停留在那高耸的双峰上任意的咬噬时,雨寒终于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哀求,"快点给我,我要。快"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