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生物原虫》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qinqiyan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生物原虫 生物原虫

    我叫小俊,今年十岁,正在J市上小学五年级。我的爸爸是一个生物科学家,但是经常因为要进行一些科学研究而不能在家,一去就是大半年,所以我基本都是跟妈妈一起生活。  我的妈妈是一个老师,很巧的是她就在我们学校教书,只不过不教我这个班而已。  说到这里,就要介绍一下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名叫张茹,长得很漂亮,其实身材也是很好的,不过在学校里她都是穿的很保守,都是穿一些宽松的衣服而不是修身的那种,一般来说也只有我能看到她的好身材,只是我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我已经学会了手淫,但是对妈妈并没有什麽欲望,直到後来发生了一件事,

    qinqiyan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生物原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生物原虫》,是作者qinqiya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小俊,今年十岁,正在J市上小学五年级。我的爸爸是一个生物科学家,但是经常因为要进行一些科学研究而不能在家,一去就是大半年,所以我基本都是跟妈妈一起生活。  我的妈妈是一个老师,很巧的是她就在我们学校教书,只不过不教我这个班而已。  说到这里,就要介绍一下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名叫张茹,长得很漂亮,其实身材也是很好的,不过在学校里她都是穿的很保守,都是穿一些宽松的衣服而不是修身的那种,一般来说也只有我能看到她的好身材,只是我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我已经学会了手淫,但是对妈妈并没有什麽欲望,直到後来发生了一件事,

《生物原虫》 (68、吴侨之诺) 免费试读

听她的这个问题,我就是头疼脑胀,不过倒是很好回答,毕竟回跟陈冰心解释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我还是照样拿出老一套——蛊人!!

于是我把跟陈冰心解释的那一套又拿出来忽悠陆洁,把一些具体细节删删改改,毕竟有些事情说出来与世俗伦理相悖了。

在我胡扯的过程中,陆洁一会惊讶,一会迷糊,好几次都想问什么,被我给打断了,因为要听我说这些东西,她也没有开车,一直停在警局停车场里。

“你说张老师也是…那个是什么来着?”陆洁问道。

“蛊人!!”我已经说得很顺嘴了,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语气不容置疑。

“蛊人…”她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蛊…这个东西还真的存在啊?我一直以为只是小说里面的情节。”

存不存在我是不清楚,不过我这个本来就是我杜撰的。

我心里嘀咕着,嘴上却坚定地道:“小说也是来源于实际而又高于实际嘛,不过我这个蛊虫,比小说里的可是要厉害多了。”

“那赵奕他们是为什么突然就不动了呢?”陆洁又问道。

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也是最难解释的一点了。

我摇头道:“其实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也许是蛊虫的额外力量吧,一旦我在乎的人遇到什么危险,蛊虫就会发动一些我根本不了解能力,产生类似于…灵异现象的事情。”

陆洁摇头道:“听你的意思,倒像我是你在乎的人一样。”

我笑道:“陆阿姨你这话说的,你是侨侨的妈妈,我在乎她,自然也就在乎你了。”

陆洁笑道:“我倒是得了侨侨的好处了。”

我也很尴尬,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傻呵呵地乐。

忽然,她又问道:“那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嗯…如果没有今天这个事情,我还可以说是给她送原液过来,可是眼下这个情况,我该怎么解释呢?

想了半天,我说道:“这也算是巧了吧,我今天凑巧给你送美容原液过来,到了办公楼楼下,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大概…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吧…”

陆洁点点头,说道:“这个…蛊虫,对身体的增强这么厉害吗?你今天居然能顺着水管就爬到四楼?”

我点头道:“对,原…原先我没想到会这样,不过蛊虫确实对我体质的增强有着很大的好处。”好家伙,差一点就说漏嘴了,把‘原虫’给说出去了。

提到了顺着水管爬上四楼,我也是一愣,原虫的能力我很清楚,可以增强体质,这个我也知道,可是爬上水管这个事情,当时的情况是自然而然,我只不过是想着爬上去,可是到了水管旁边后,我的身体像条件反射一样做出了那些动作。

说实话,一直到我爬到了四楼窗口,我都还没有想过爬上水管要那些动作。

“小俊…”看我陷入了思索,陆洁喊了我一句。

我回过神来,身子往座位上一缩,轻声道:“不好意思,阿姨,可能是今天用力过度了,刚才流鼻血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我感觉很虚弱,能先回家吗?”

陆洁点点头,正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电话。

接起电话,其中传出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喂!!李俊卿!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妈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啊?!!”

是吴侨,听她的语气倒是指责偏多,嘿!这个没良心的,今天要不是我,她妈就要让人给‘嘿嘿嘿’了,她居然还不念好?

我心里这个气啊,此时陆洁道:“是侨侨吗?我听声音好像是。”

我点点头,她又道:“你累了你就休息吧,电话给我吧。”

接过电话,陆洁道:“侨侨,你怎么说话呢?今天可多亏了小俊啊。”

“我在公安局,这就回来了。”

“具体的事情回去再跟你说吧,你在张老师那里别吵,好好写作业,还有半小时我们就回来了。”

发动汽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和陆洁回了家。

回到家,就看到吴侨和妈妈坐在桌上,吴侨在写作业,妈妈在旁边看着,脸上很是焦急,听到我们进来了,两人脸上瞬间都满是欣喜的表情。

“小俊!!”两人几乎同时出声喊我。

吴侨和妈妈对望一眼,吴侨显得有些尴尬,我‘呵呵’一笑,陆洁笑着对妈妈道:“张老师,这真是…女大不中留,你看看,第一声居然不是叫我。”

吴侨的脸‘腾’的就红了,瞪了我一眼,然后才笑嘻嘻地跑来搀住陆洁道:“哎呀…妈,这不是在张老师家里嘛…环境所致啦…我错啦…”

陆洁在她肩上轻拍一掌,看看时间,对妈妈道:“张老师,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不值得开火了,我请你们出去吃吧。就当我对小俊的一点谢意吧!”

妈妈狐疑地看向我,刚要开口拒绝,吴侨忙道:“好呀好呀!!张老师你就不要推辞了嘛…今天我们等他们都等得心急火燎的,得让我妈出出血。”

我‘噗’一下乐出声来,吴侨上来就给我一脚,陆洁连忙拦住她,嗔怪地说了她两句,又笑道:“张老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女生外向啊,这就不管我这亲娘了。”

“哎呀!!妈!!”吴侨脸更红了,一跺脚背过身去了。

“那既然这样…妈你也别拒绝了,那个话叫什么来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笑嘻嘻地口无遮拦道。

“谁跟你一家人!!”吴侨扭头冲我道,不过态度暧昧,与其说是否定我的说法,倒不如说是在赞同。

出门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了饭,四人又回到我家里,陆洁本打算带吴侨先回去,吴侨道:“妈,我作业都快写完了,干脆就在张老师这里写完了算了,省得回家了我又遇到什么不会的,而且他也好几天没上课了,我给他补补。”

陆洁略一思索,道:“就你那个成绩还给小俊补课,你把自己的作业写好就不错了,去吧,我跟张老师聊聊。”

我还想跟妈妈交代几句,免得聊天过程中不小心说漏了什么,结果吴侨一听陆洁的话,开心地拉着我的手进了房间,压根没有给我跟妈妈单独聊天的机会。

进了房间,吴侨把作业往桌上一扔,然后坐到我的书桌旁,说道:“过来!!”

我被她的态度都给逗乐了,笑道:“你这话说的,怎么搞得好像要揍我似的。”

她瞥了我一眼道:“我给你补补课。”

我挥挥手道:“我身体还没好,不补,等我身体好了自己补习就行了。”说着顺势躺到床上,闭上眼进入感应状态,想听听妈妈和陆洁都说些啥。

可能是今天进入感应状态过度了,闭上眼也不能再进入了,我只能很郁闷地叹口气,只希望妈妈不要说漏了嘴。

这时就听房中有隐隐抽泣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看向吴侨,只见她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抽泣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侨侨…你怎么了?”我走过去,很自然地坐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的纤腰,她才刚发育没多久,腰上软软的摸着很舒服。

“别碰我!!”她身子一扭,两手在我身上猛力一推,我猝不及防之下被她推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按在她腰上的那只手下意识地一搂,把她也给带了下来。

“啊!”吴侨惊得一声叫喊,也从椅子上摔下来重重压在我身上。

“哦哟…好痛…”我假模假式地喊起来,好像被压得很疼一样。

“啊?怎么样?怎么样?压到你的伤口了吗?”吴侨也不端着了,紧张地问道。

伤口?什么伤口?妈妈给我请假用的什么理由啊?

我口中哼哼着,也不做回答,吴侨见我不说话,又哭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想…”

我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想到今天在陆阿姨脸上也亲了一口,动情之下一伸手搂过她,在她嘴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唔…”吴侨两只小手在我肩上敲打着,我紧紧地搂着她,任凭她怎么敲打,就是不松口。

我的舌头在她唇上舔着,尔后用舌尖轻抵她的贝齿,她的牙齿开始还是紧闭着,但随着我的不停舔舐,她的齿间张开了一条小缝,我立刻抓住时机把舌头伸了进去。

“嗯!!”吴侨娇哼一声,在我肩上用力敲打,不时还推我两下,我只是搂得更紧,舌头侵略性更强,丝毫不给她反攻的机会。

吴侨眼见不能推开我,口中那条小舌便与我的舌头缠斗起来,把我的舌头向外推。

不过她才有多少舌吻的经验,哪有我来得丰富,根本就不会给她推出我舌头的机会,反而大口一吸,把她的唇舌都包进我的唇中,舌头伸得更长,在她口中来回搅动,和她已经软下来的舌头纠缠更甚。

“哼…”吴侨鼻中哼了一句,手上的敲打也逐渐停了下来,反而搂住了我的背。

我知道她已经不再拒绝我的深吻,这样也好,先把她的哭泣止住了再说,等会再问别的事情。

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今天她倒不是穿的小可爱,而是正经的胸罩了,我两指一捏,轻轻松松就把胸罩的扣子给解开了,然后随手一扒拉,手就伸到了她的前胸,捏住了她小小软软像一座小丘的乳房。

“嗯…唔要(不要)…”吴侨哼哼着,两手似推非推地在我肩上挣扎两下,颇有些欲拒还迎的姿态。

我看她这架势,也就不停手地继续抚摸她的嫩乳。

她的乳房还小,乳头也不大,摸起来软软的嫩嫩的,跟抚摸成熟女性的乳房有很大的差别。

抚摸一会,我的手渐渐下移到她的软腰上。

“痒…”吴侨说道,轻轻扭动纤腰来躲避我的抚摸,可是我的两只手就在她的腰两侧,躲开了一只,就正好落到另一只手里,躲开另一只,又回到了这一只手里。

来回来去,吴侨是横竖躲不开我的禄山之爪了,也只好一跺脚,任由我在她腰上抚摸。

我的手又继续向下,伸进她的裤子里,别说,虽然年纪小,她的臀部倒是弹性还不错,大概是因为女性发育都是先往臀部聚集脂肪的缘故吧!

她的三角裤手感很好,紧紧贴在她的弹臀上,隔着那柔软细滑的三角裤,我在她的软臀上又是揉又是捏,没几下就拉开三角裤伸进了里面去,肌肤相亲地揉捏她的臀瓣。

“嗯…这样还挺舒服的…”吴侨轻声道,我已经放开了她的朱唇,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亲吻,她的手也在我头上抚摸,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不停在我头上亲吻。

我的手向前挪动,绕过她的大腿根,已经摸到了她的阴阜,阴阜上一根毛还没长,摸起来又嫩又滑,手指稍稍向下一动,就能摸到一个裂开的小缝,这就是吴侨的小穴了。

“嗯!!”吴侨一个激灵,插在我头发中的手猛然一抓。

“啊哟…”被她这么一抓头发,我的头皮都被揪紧了,“轻点…轻点…”

“别…别…你…你把手先拿出来吧…”吴侨喘着气说道,“我…我有事跟你说…”

我心里这叫一个郁闷啊,怎么的?这都第三回了啊,眼瞅着就又要成功了,怎么又有事?难道我跟吴侨没有这个缘分?

“我不!!”我恨恨道,手又向大腿里侧伸了些。

吴侨顿时就把大腿夹得紧紧的,把我的头发揪得更厉害。

“啊呀…行行行!!”我心中有气,没好气地说着,把手从她内裤里抽了出来,“有什么事你说吧!!”

说完,我一抱臂,背对着她气夯夯地坐到椅子上。

“小俊…我…”吴侨在我背后轻声道。

我急声道:“有事你就赶紧说吧,说完了你就跟你妈回去吧!”

“嗯…”吴侨答道,我感觉她的身子靠了过来,趴在我的背上,我本想甩开她,可又想想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也许她真的有什么不能不说的事情呢?还是应该听听她怎么说才好。

这么一想,我对自己刚才的态度和话语后悔了起来,吴侨跟我不一样,跟干妈、敏芝姐不一样,甚至跟妈妈也不一样,她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处女,我怎么能就这样草率的夺走她的第一次呢?至少要在一个她情我愿,心情愉快的情况下,这样才能身心愉悦地合二为一啊…想到这里,我放开了抱着的双臂,轻轻转身来抱住她,她楞了一下,不过也乖巧地把头靠在了我肩上。

“对不起,侨侨,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用那种态度对你,你不愿意的时候我不应该强迫你。”我满含歉意地说道。

吴侨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太紧张了…”

我听了心里乐开花了都,在她额头上轻吻着,吴侨又道:“等你身体好了…我…我就给你…”

“啊?”我满头雾水,“什么等我身体好了?”

吴侨道:“张老师说你那天出门遇到了小偷,被他们给扎了两刀。”

嘿嘿…我妈还真是会找理由啊…虽然不能说是枪伤,不过刀伤也需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啊…而且还突出了我的勇敢!

不过我也是帮陈冰心挡了枪,评个将义勇为好少年不过分吧?

我只好顺着话说道:“对,那天没注意,让那几个宵小给伤了,再歇几天应该就好了…”

“嗯…”吴侨点头道,“这几天你没在学校,我天天看不到你,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你,本来一直想找理由过来看你的,但是我妈最近也忙,没时间陪我来。今天张老师让我跟她回来,开始我还是挺开心的,后来才知道你是去我妈公司发生了一些事情,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又要担心妈妈有没有受伤,又要担心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我忙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低语道:“你看,再哭就把眼睛哭成桃子了,让陆阿姨看到了我该怎么解释呀…”

她笑出声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道:“问起来我就说你欺负我来着…”

看她心情好了一些,我忙凑上去在她脸上亲吻几下,贱声道:“嘿嘿…我哪敢欺负侨侨啊…刚才说的话得算数哦…”

“什么话?”她眉目轻盼,低低说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就是等我身体恢复了之后你就…那句话呀…”

吴侨双颊绯红,伸手摸摸脸颊,道:“什么话嘛…你恢复了就恢复了呗…”

我听她的意思,倒也知道她是因为姑娘家的害羞不好意思再说一遍,刚才可能是情之所至自然而然地说出来的,现在让她承认必然是有些羞涩。

于是便将手放到她的腰上,笑道:“嘿嘿…那我就拼着今天身体大大的亏损,也要得到你…”

吴侨扭动着纤腰躲避我的抚摸和揉捏,嘴巴一撅,晃开我说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你身体好了…我就…我就…”

“就什么呀?”我贼笑道。

“哎呀…就是你知道的那个意思嘛…”吴侨道,“给我把内衣扣上…这要让我妈看见了算什么呀…”

我捞起她的衣服,把她的胸罩一推,握住她的嫩乳,说道:“你把话说完整了,我就给你扣上。”

“哎呀…你这人…”吴侨想要伸手拦住我的手,但是我就是‘握定嫩乳不放松’,她根本不能推开我的手。

“哎呀…好吧好吧…”吴侨被我缠得没法子了,无奈道,“等你身体恢复了,我就把自己给你…”

“嘻嘻…”听她说了这话,我才伸手把她内衣的扣子给扣上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