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忍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FQCC(FBCC)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忍杀 忍杀

    藤田太郎双目通红,原本变得仓白瘦削的脸孔变得不正常的异红,像野兽般喘着粗气,他用力地揉搓着真由美,让人看着生怕他会把这对美乳揉爆。  突然,藤田太郎全身猛然抽搐,抽插的动作骤然停止。蓦地,藤田太郎低吼一声,身下的巨棒将充满欲望的精液射向子宫的深处。而他身下的真由美浑身一阵痉挛,原本黑色的眼珠闪耀着骇人的红光。巨量的精液冲击使到她再一次冲向高潮的顶峰,子宫不断擅动收缩,将龟头紧紧勒紧,内里强大的吸力抽取着充满营养的生命精华,不吸乾不罢休。

    FQCC(FBCC)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忍杀》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忍杀》,是作者FQCC(FBCC)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藤田太郎双目通红,原本变得仓白瘦削的脸孔变得不正常的异红,像野兽般喘着粗气,他用力地揉搓着真由美,让人看着生怕他会把这对美乳揉爆。  突然,藤田太郎全身猛然抽搐,抽插的动作骤然停止。蓦地,藤田太郎低吼一声,身下的巨棒将充满欲望的精液射向子宫的深处。而他身下的真由美浑身一阵痉挛,原本黑色的眼珠闪耀着骇人的红光。巨量的精液冲击使到她再一次冲向高潮的顶峰,子宫不断擅动收缩,将龟头紧紧勒紧,内里强大的吸力抽取着充满营养的生命精华,不吸乾不罢休。

《忍杀》 第01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免费试读

「哦啊……好大,快,再深一点……啊……」一把悦耳的女声不时响起欢快的呻吟。

「骚婊子……你太骚……想不到你床上功夫那么好……哦,你下面好紧……比处女还紧,还会吸人……呼……」男人喘着粗重的气息在喉咙中迸出嘶哑的声音。

在一张宽大的欧陆式圆床上,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做着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女人浑身赤裸,冷艳的俏脸上布满红晕,性感的烈焰红唇微微张开不断发出动人的娇吟。只见她张开修长有力的洁白长腿,紧紧的环绕着男人健壮的腰身,带动着男人的冲刺,而腿上套着一对轻薄透明的肉色长筒水晶丝袜,那冰凉轻柔的触感一看就是高级货。

男人一度怀疑身下女人的身份,一个婊子一样的女子为何会买得起那高级的限量版丝袜?但巨大的欲念让他失去了平时的精明,而且这个女人可是让他那种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来说都觉得是极品,不,是极品中的极品。

那D+级的巨乳高高贲起,一点也没有受地心吸力般下堕,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如草莓般诱人,纤细腰身盈盈一握。更绝的是,她那粉红的迷魂穴,两片粉色肉唇紧紧的吸住他的棒身,内里的粉肉彷佛有生命般律动并压榨棒身,那感觉如同有无数只小手搓揉并拉扯,让他毫不费力的在狭窄的阴道内抽插。

他的全身早已大汗淋漓,像一只发情的野兽般挺动着腰身,粗长的阳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桩机般进出,「啧……啧啧……」的水声中带出无数因为抽插而变成白色泡沫状的淫液,奇怪的是那淫液一点异味也没有,还有一种清新的月桂花味一般。

「哦……哦哦……用力……我的好男人……快用力……哦……用力的插我……我快……快高潮了……」女人摆动着纤细的腰身,双手紧抓男人的腰身,用无毛的下体猛烈的对冲,原来她是只白虎,此时看得出她也快进入性爱的高潮了,全身的肌肤透着粉红.

「我要操死你……操烂你个小婊子……我操……呼呼嗬。」男人瞪着血红的双眼一手紧握住女人的巨乳,毫无怜惜般搓揉,让洁白丰满的乳房上出现一条条红色印痕,而另一只手不断拍打着女人的丰臀并令臀瓣上留下一个个血红的掌印。

「操烂我,操死我吧……我就是你的小婊子……哦……用力……用力操我……」女人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痛,在男人的拍打下反而变得更加兴奋.

「我操……操……小婊子……你真是极品,你叫什么名字……你以后就做本小爷的女人好了……哦……真紧……」

「哦……我叫真由美……哦……用力……小婊子今晚就是你的啦……让我高潮啊……呜……」

男人听着真由美的浪叫,让他感觉到肉棒变得更加粗大,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何自已在性爱会变得那么强大,在这个极品尤物身上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都没有射精的冲动,但只感觉到全身的力量汇聚到身下,他不是武学上的高手,所以不懂那种现像代表着什么,只想全身心的征服眼前这个骚货。

这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他是日之国最大的上市科技公司,日芯科技的太子爷藤田太郎,今年二十八岁,他的老爸藤田大雄可是日芯科技的董事长.

他们公司一直是研究高科技产品而闻名,在老米那里有也上市,明面上的产值超过五千亿美元。而日芯科技的最大客户就是来自军方,它们有独立的部门专门为日之国的军方服务并研制各种高科技产品,并为军方售卖军火往国外的战乱地区,而藤田太郎就是掌控这个部门的经理,他掌握着许多见不得光的交易和研发产品的机密要件,所以他并非只是没有头脑的富二代,只是有点儿纨绔和好色。(好像男人都有这种通病)

时间回到二个小时前,藤田太郎在一家酒店上参加一班富二代朋友的酒会,他多喝了几杯猫尿,人有三急之下当然去洗手间里交水费,交完水费后在酒店的通道上就遇到这个真由美这个极品的女人,在他的第一眼的印像中,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婊子,当时身高一米七二的由美子披着黑色如丝长发,冷艳雪白的瓜子脸上挂着轻佻的笑意,身上穿着一件血红暗花的无袖旗袍,从正面看,紧窄的旗袍将她的无罩巨胸映衬得夺目耀眼,两粒红豆只是简简单单的用乳贴遮掩住。

旗袍设计得很短,只是刚刚贴住她那神秘之处和丰腴的臀部,从侧面看,旗袍开叉开得奇大,都超过了盆骨的位置,去到了腰部,行走当中将她红色丁字内裤及内裤黑色细线侧绑带露了出来,修长的洁白双腿套上轻薄的长筒水晶肉丝袜,玉莲穿上一对血红色的四寸尖头高跟鞋让她那火爆的身材显得更加妖艳诱人。

藤田太郎看得惊呆了,望着她那惊艳的脸孔,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是我的,我要征服她。

不知是有意无意,真由美向他瞟了一个媚眼,藤田太郎虽久经风浪,但哪里顶得住这个妖艳女人的挑逗,于是用他生平所学的泡妞十八法去搭讪,真由美也是个有心之人,所以如同乾柴遇到烈火,一拍即合。

于是他匆匆跟他的富二代朋友打声招呼,就带着真由美去了他的郊区豪华别墅,当然他也没有被色心完全冲昏了头脑,还是带上他的三个保镖. 那三个保镖可是现役的军方特种兵,都是军方特批有持枪证的,那可是他老爸重金礼聘的,他可知道自已接班人是什么尿性,精明是精明,可是色心太重。

藤田太郎看着被身下被他操得浪声不断的真由美,男人的征服自豪感得到最大的满足。藤田太郎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可是美足的爱好者,看着真由美超薄肉色丝袜的覆裹下动人足尖和白里透红的足背和足跟呈现出迷人的弧度,他不由自主的抓起真由美一双玉足,边挺动下身抽插边用宽大的嘴巴吸食那迷人的脚趾,还吸得啧啧声……

「哦……咯咯……哥哥你好坏,舔人家脚……咯咯……不过好舒服,再用力……」真由美一边浪笑着,一边发出舒心的笑容,只是迷离的眼睛不时闪过狡黠。

「真美……真香,真是尤物……一点也没有脚气味……呜呜……」藤田太郎极度享受这双玉足,而且那高级的肉丝带给他轻柔冰凉的触感。

「那哥哥就多吸点……咯咯……啊啊……用力,不要只顾着我的美腿,我的小穴可是很饥渴……快来满足我……哦……」

「骚婊子,老子就来满足你。」说完他就伸下头,用他宽大的嘴唇与真由美湿吻起来,而下身却像装了马达一样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与速度,一时之间巨棒在肉穴里翻江倒海,将淫液带出来将两人的身体都打湿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皮肤却变得慢慢仓白,健壮的身躯开始变得消瘦,全身的精气从外面看可见到正以高速向下身的阴囊汇聚,他感觉到真由美阴道的淫肉由开始轻揉的触摸变成剧烈的绞榨,穴里深处发出一股吸力让他的龟头变得麻痒起来。

当感觉到异样时想抽出棒身,但真由美将他的头紧紧抓住,用力的抵到自已丰满的胸部。「吻我……」真由美发出魅惑的叫声。

藤田太郎这时哪里分得清东西?他感觉到自已的棒身肿胀得利害,比之前更加巨大,已经触及淫穴内里的子宫,子宫口被强行打开后竟然紧咬龟头并发出前所未有的吸力,一时之间两人都打了个颤抖。

藤田太郎嘴巴狠狠的咬住吸吮粉红的乳头,双手毫不怜惜的搓揉,将雪白的巨乳变换着不同的形状,而下体忍受着剧烈的快感在和紧咬的子宫口较劲。

「哦……用力……再用力一点,快顶开了……啊啊……」真由美娇嫩的肌肤透出粉红,陶醉的艳容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她修长的丝袜玉腿无意思的紧箍着藤田太郎的腰身,可以看出她也进入高潮的状态,淫穴的壁肉像无数只小手紧紧拉扯绞榨着棒身,让棒身自动在自已的阴道里面快速的抽插。

「啊……啊……」在真由美带动下,龟头终于完全顶开了子宫口,让真由美率先达到了高潮,她全身剧烈的抖动,双手尖长的指甲插进藤田太郎的发丝,子宫深处一股股滚烫的淫水浇铸到龟头之上,让龟头变得更加肿大,而且一股摄人的吸力从子宫深处发出,好像恨不得将他全身都吸入里面。

藤田太郎双目通红,原本变得仓白瘦削的脸孔变得不正常的异红,像野兽般喘着粗气,他用力地揉搓着真由美,让人看着生怕他会把这对美乳揉爆。

突然,藤田太郎全身猛然抽搐,抽插的动作骤然停止。蓦地,藤田太郎低吼一声,身下的巨棒将充满欲望的精液射向子宫的深处。而他身下的真由美浑身一阵痉挛,原本黑色的眼珠闪耀着骇人的红光。巨量的精液冲击使到她再一次冲向高潮的顶峰,子宫不断擅动收缩,将龟头紧紧勒紧,内里强大的吸力抽取着充满营养的生命精华,不吸乾不罢休。

「嗬……嗬……」藤田太郎喉咙中迸出嘶哑的声音,他不停的射着精,这时如果可以看到淫穴里面的话,它的龟头现在可不是射着白透的精液,而是带着血的血精,他的身体开始枯瘦,皮肤变得枯黄,腰部疼痛难当,但巨大的快感使他还在不管不顾的射精。

当他觉得异常,想从真由美身上抽离时,真由美有力的丝腿开始显现在威力,紧箍住腰部的腿如同坚铁,像一副镣铐般锁着了男人。而子宫更散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吸力,让他觉得自已的五脏六腑快要抽离出身体.

「你……你到底是……谁?」藤田太郎觉得恐惧了,他想不到路遇的美女竟然是致命的艳遇。

「嗯……好爽……继续……不要停……继续射……将你全部的精华都射给我……咯咯……哦……」真由美一点都没有收手的意思,还在不停的吸收他的血精。

藤田太郎双手抱头,张嘴大叫,他想叫人,可是房间里的隔音太好了,房门外的保镖完全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他们可不想触大少爷的霉头. 他想抽离,可是强烈的快感和吸力让他抽身不得。他强壮的身躯正已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乾枯,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乌黑的头发变成白发,还在不断下掉……

这时,在抽取了三四分钟后淫穴内的吸力突然消失,他像失去支撑的旗杆劈啪趴在真由美性感的娇躯之上,然后微弱的喘着气,现在他整个人都变成七老八十的老头.

「咯咯咯……真美……」真由美用手将身上的藤田太郎轻轻推到一边,「啵」的一声,这是双方交合的位置分离时发出的响声。她看都没看乾枯的藤田太郎,而是优雅的用小手抚摸着全身白嫩的肌肤,吸收男人精华后,她的肌肤变得更加粉嫩,不时感叹上帝做人的手段,让她变得如此美艳,自怜自爱了一会儿,她才记起还有事情没做完。

「咯咯……」她娇笑了一下,然后像只小猫一样爬到了藤田太郎的身边,伸出纤细的手指在他乾瘪的胸部上打着圈圈,藤田太郎人虽乾枯,但他下体的肉棒还是那么坚挺油亮。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藤田太郎用着微弱的声音问着身边这个魔女。

「咯咯……我啊,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忍杀)这个名号?」

「是……是你们?」藤田太郎惊骇了。传闻杀手界中,「忍杀」可是排名前十,而且是最近一年时间里面冒起的,没有人见过她们的真面目,只知道她们是两个女人,而且接受任务的规矩也是古怪。不杀无辜之人,不杀老幼,不杀没有抵抗力的人,不杀孤儿。但她们杀起人来手法却是非常残忍,让人死去之前痛不欲生,死状还是奇形怪状。

之前他也透过中介委托过「忍杀」去杀他的对手,但出奇的是没有接受自已的任务,但这次为何要对自已下杀手呢?

「咯咯咯……看来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了,那我就跟你说吧,有个顾主对你手上的人工智能晶片非常感兴趣,于是就委托我们,呵呵……亲爱的,这件委托可是价值50亿美元哦。」真由美用修长的丝袜大腿不断的磨擦着那还是坚挺的肉棒,而手指还在他的身上画着圈圈,还不时用性感的红唇亲吻着他枯黑的乳头,神情极度亲密如同对待情人一样,如果不是一个是杀手,一个是被杀的人,怎么看怎么像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此情此景极度诡异。

「那你……为何……要杀我?我好像没有……罪该万死吧?你别……别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 一百亿美元够不够?」

「啪」真由美狠狠打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力度之大让他口吐鲜血,他惊恐着望着真由美,只见她眼神冰冷得可怕,彷佛看自已只是一条咸鱼.

「两年前,你看上一家叫莱蒙的高科技的小公司,这家公司虽小,但他们已经研发出新一代的电池,充电及使用是市售的一百倍以上,你为了得到这种技术,不惜软硬兼施,动用官方及黑道的力量去并购。这也算了,你为了独享这种新技术,更将这家公司的掌门人全家灭了门,全都用水泥活活封罐沉入大海,而他的独女才只有十三岁,更是被你和你的手下活活强奸而死。

之后的半年,你看上一个樱花大学的女生,你用你的甜言蜜语追到她之后发生了性关系,你情我愿也没可口非,但之后那女生怀了生孕,你为了遮掩自已的丑事,要那女生堕胎,而她不愿意就把她生生勒死,造成一尸两命,后又叫你手下将她分尸,将断肢抛于荒野,她的家人要起诉你,你就威胁利诱她的家人,将她父母生生逼成疯子。

一年前,你开着你的跑车酒后驾驶,半夜将一名女子撞死,不单只找人顶包,还谎称当时70码,用你家强大的影响力将所有媒体生生摆平,你知道吗?那个女子是个孤儿,她很幸运,认识了一个对她很好的男朋友,快要结婚了,不是每一个孤儿都有那么好的命运. 但你竟将他的男朋友双腿打折,威胁他不得再提此事,他男朋友也是个真男人,坐着轮椅到处求助起诉你,但被你以威胁他家人使他不得不放弃。还有……」真由美如数家珍的数说着他的丑事,彷佛亲临其境,而藤田太郎却越听越心凉,那可是一件件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的秘闻,她……她是怎么一清二楚的,看来这次真的死定了,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

「啪……啪……」原来真由美说着说着都觉得这个人真的是人渣,不,他都不能称为人,是畜生,于是又连抽了两巴,将他原本枯瘦的脸骨都抽裂,脸孔都陷了下去。

「哇……哇……」藤田太郎不停的吐着黑血。疼痛的感觉让他撕心裂肺,如果不是真由美还有事情没做,那两巴掌足足可以把他抽死。

「你说……你怎样才可以放……放过我?对了……你不是要那人工智能晶片吗?如果我死了,你……你不可能得到……呵呵……哈哈哈……咳咳……」这时,藤田太郎彷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原本下陷的脸孔笑得渗人,加上不停吐着黑血,场面极度诡异。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吗?咯咯咯……我就没想过你会说出来,你那晶片只是放在你衣柜的保险柜里,呵呵,但取出来有点麻烦,需要用你的瞳孔数字密码去解密,不然会永远锁死在里面,呵呵呵……」

「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有内鬼。」

「NO……NONO,怎么可能呢?你太过小看你身边的人了,只是我将帮你设计这个保险柜的工程师抓住,然后使了小小的障眼法就让他一五一十的全吐出来了。呵呵呵,不过现在就需要你啦,我的男人……」

「你……你……我死都不会说的,你妄想。」藤田太郎不急不行啊,如果说出来他什么牌子都没有了,只有死路一条.

「乖,看着我的眼……」这时,真由美原本黑色瞳孔闪耀着红色光芒,藤田太郎哪敢轻易望她的眼睛?他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哼,敬酒不喝吧。」说着,真由美伸出五只纤长玉指合并如刀,然后狠狠插入那枯瘦的大腿中,直接来个对穿。

「啊……啊……」藤田太郎立马痛得睁大了双眼。

「忍术,迷魂血瞳。」真由美单手快速的结着手印,而眼瞳一时红光大盛。

望着她的血瞳,藤田太郎的眼神变得涣散,像木头一样进入无意思的状态.

「告诉我……宝贝,你的保险柜密码是多少。」真由美的叫唤声像天外之音,藤田太郎的大脑被她的瞳术侵占了,嘴巴不由自主的回答起她的问题.

「打开保险柜需要我……的瞳孔……对焦……还有数字密码,密码是我的生日。XXXXXXXX,然后是36E2426,这是我喜欢女人的尺寸,再加上30S这是我引……以……为……傲的尺寸……」

「噗……」真由美差点口吐白沫双眼反白,如果不是要集中精神,真的想抓他起来好好的问他为何设置的密码那么猥琐。问完之后,真由美轻蔑的一笑,然后撕烈床上的床单,将他的四肢紧紧的绑住,再用自已的丁字内裤塞到他的嘴巴里,接着将他的幻术解开.

「呜……呜……」藤田太郎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已被捆住,只能像条沙丁鱼般扭动。真由美再一次爬到他身边,然后跨坐在他的腰身上,修长的丝腿将他紧紧夹住,让他的头部正对着自已,然后风情万种的对他笑了一笑。如果是刚才在床上运动时对他笑,他可是性趣大增,现在对他笑怎样笑都怎样觉得诡异。

「宝贝,别动啊,等一下可能会有点痛,不过没有办法,如果你死了,你的瞳孔会涣散,再也解不开保险柜了,只能委屈一下你啰。咯咯咯……」

「呜呜……呜……呜……」原来真由美伸出纤长的玉指插进他的眼部,然后用两根手指生生的将他的眼球连根部取了出来,之后快速的跳下床,走到墙壁上的内陷衣柜前,打开衣柜的暗格,露出了保险柜的真容。接着按动视网识别系统,将眼球对着红外线识别探头,一束红外线扫描光线就打在眼球上面,保险柜的上方显示屏立刻显示出「通过」的字样,然后保险柜上方伸出一个键盘. 真由美将他那坑爹的密码快速的输了进去。「砰」的一声轻响,保险柜打开了,真由美将里面一个盒子取了出来,打开,露出一块晶片。

「BINGO,就是它了。咯咯咯……」真由美一时之间欢快的像个小女孩一般,怎么看都不像冷艳杀手联系得上。

「喂……喂……骚碲子,完成任务了没有?完成了,快点离开,我现在把别墅的安保系统通通屏蔽掉。」一把带点野性又古怪的悦耳女声从真由美的隐形耳塞接收器响起。

「知道啦,刚找到……不过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掉,很快的。」她看了看床上扭动的藤田太郎笑着回答耳塞响起的女声。

「那就快点,毕竟我们的敌人不少……我怕会招惹基地的人来,快点,别浪太久。」

「嗯……」

「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先穿上装备,免得到时麻烦。」真由美自言自语后,伸出右手的中指,洁白的中指上套着一只黑宝石的戒指。用另一手将戒指上的黑宝石轻轻一扭,接着黑气冲天而起,将她的全身笼罩。在短短的几秒钟后,黑气散去,露出了真由美的真身。

只见原本赤裸的娇躯罩上一件灰黑色的非皮非布的全身紧身衣,连纤细的玉手和四寸高的尖头鞋子都是与紧身衣连体在一起,紧崩的衣服将她的D+级豪乳及下体的淫穴轮廓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身后的灰黑色长披风在挂在宽松的颈部上,看的出这是一套现代版高科技忍者服。

「噗噗……噗噗……」尖长的鞋跟踩在厚厚的地毡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听在藤田太郎的耳中那可是催命的响声,他睁着独眼,满脸血污的在徒劳挣扎着。

「咯咯咯……别挣扎了,你门外的保镖这一刻还以为我们在欢爱之中。哦……讨厌,为何每次穿上这件战斗服时,我的欲念会变得难以控制……哦哦……」

藤田太郎的独眼已被眼洞里流出来的血染得迷糊,但还是能隐约看到真由美的淫穴在行走中透过性感忍者服渗出大量的爱液,如果是平时见到如此香艳的情景,他早已飞扑过去,将这个淫妇蹂沦于身下。但现在不行啊,这可是个夺命魔女。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强壮,很棒,但你小弟长得越棒,你就死得越快。你不应该让我高潮,只要高潮我就控制不住自已,然后生生的吸死对方,直到他精尽人亡。咯咯咯……你知道我刚才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停止吸纳?你说,你要怎样补偿人家?」伏在他身边真由美份嫩的脸上挂着春意盎然的笑意,她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藤田太郎乾瘪的胸膛,另一只手搓弄着依然坚硬如铁的巨棒。

藤田太郎真是恨啊,他想不到引而为傲的大尺寸肉棒这次竟然成了他催命符,你叫他去哪里说理去,「鸟儿大也是罪啊。」他的身体经过被吸收及受创已经变得极度虚弱,但下体却变得更大。

「嗯……真的好大,不能浪费,你就用最后生命来好好好的满足我吧,我会让你在极乐里下地狱,呵呵呵……」说完,没有看藤田太郎乞求的目光,跨过他的身体背对着他,然后用双手支撑着床垫,将整个人身体支撑在空中,如体操运动员一样成直线一字马,她低下蝉首,张开性感的红唇咬住龟头部份,然后再慢慢的降下自已的身体,而嘴唇随着身体的下降慢慢的将整条肉棒全部吸纳进嘴巴里面去。

而从藤田太郎的角度看是见到真由美一字马修长的双腿带着丰臀和令人惊惧的淫穴在慢慢的向自已的脸部靠近,那饥渴的淫穴滴着温热微香的液体打湿了他的污脸。

他惊恐的看着那渐渐靠近的丰臀,然后被完全被遮掩住头部,在完全压住后,直由美收回双腿改成紧夹住他的头部,用丰满的双胸摩擦他的小腹,她缓缓的转动着头部,喉咙的嫩肉蠕动着,舌头化为一条灵巧的小蛇,缠绕着棒身,接着快速的吞吐着。

藤田太郎被她整个下体压住鼻孔,呼吸极度困难,他想吸气只能张大口,但张大口后,淫穴里充满的淫液不停的倾泄进他的喉咙里面,让他的极度难受,他不得不乱动走头部来,那样磨擦起来令真由美更爽。

「呜……呜……好爽,坏人……啊……不许动,我爱死你的大棒了,嗯,我夹死你……夹死你……」说着发动起她有力的大腿和臀肉向藤田太郎头部用力夹去。

藤田太郎身体扭动得更利害,因为他感到自已的头部被四周的钢铁般的玉腿和臀部夹得快痛死了,彷佛将四周的空气都抽乾,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慢慢收缩,他不得不更张大口,但淫水反而吃的更多。而下体被真由美高超的口技攻击下,麻痒难顶。

「啧啧……啧……」真由美在加大下体的夹力的同时,她的口唇正以正常人几倍的速度快速的吞吸着肉棒,而喉咙深处吸力在不断增大,她已经感觉到身下的男人全身开始抽搐,那是回光返照的现像。

藤田太郎只感到四周已经没有空气存在,大脑开始失灵,如果不是神经粗大反应到大脑里他很痛很爽,就早就昏迷了,双腿和臀部越来越紧,那强大的夹力他的脸都开始变形,脸骨开始断裂下陷,而身体的精气和精血不断向下体会聚,小腹涨大,痛得他打腿打摆,真由美戏虐的看着他的动静没有阻止,反而加速吸纳.

「裂裂……喇喇。」头骨开始粉碎,死亡的阴影越来越接近,恐惧已经占领他的大脑,这时他出开始失禁,接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储存的精血连同精液一起向真由美的喉咙喷发而出。真由美一点都不觉得脏,她觉得这时人间最美味的东西,在吸食当中,她也再一次进入高潮,两腿不由自主用力靠拢.

「啪。」藤田太郎的头部在她的紧夹中终于变成粉碎,脑浆迸发出床上和她的身体上,而真由美双手用力的搓动阴囊,嘴巴还在吸食他临死迸出的精血……

「啵」那原本还硬直如柱的肉棒在离开真由美的性感红唇之后马上开始了萎缩,最后变成了一条花生米般的肉虫. 「真美味,嗯……」她一边含着精血,一边慢慢的站起身来走下床,来到窗户之间,打开一点窗帘,外面的黑夜正刮着狂风大雨,闪电雷鸣.

「咕噜……该走了……」在吞下最后一口精血时,真由美正想开窗逃脱。

「呯」大门被人用力的打开了。

「公子……刚才收到消息,有人派了杀手要暗杀你,而杀手有可能是你身边的女人……快……」他还没说完,接着如同身后两个保镖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景像。

床上的公子的头变成了一块,分不清五观,身体如只有块片那样覆盖在床上。而在窗前,这个穿着性感忍者服满身血污的女子却双手环抱,嘲笑着看着他们。

「啧啧……剧情真老套,是不是每次主角办完事,龙套才会出来打扫卫生,也好,让我再活动活动一下。」

「你是什么人……」这次三个保镖知道事态严重了,公子的死,老爷可不会放过他们,只有捉住这个杀手让她供出幕后的人才能保住一命。毕竟是军队的精英,他们快速的调整心态,三人如品字型围住真由美,从腰间快速取出手枪,接着上膛描准,手法行云流水。

「有意思……」没有提醒,真由美一个箭步往最左边的保镖杀去,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把苦无,蓝幽幽的闪着骇人的光芒,看了是染了剧毒。

「呯呯呯……呯呯呯……」在真由美发动的时候,三个保镖全部开枪,真由美顶着子弹的方向快速闪避,子弹一时擦着她的身边呼啸而过,她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变得火烫,在她准备扔出手上的苦无攻击敌人时,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肩上,子弹的动能将她整个身体往窗户的方向带动。

「不好,这魔女要逃。」中间的保镖率先跟进,两边保镖出合围,想抢在真由美撞窗之前将她留下。但诡异的是,真由美并没有撞窗,而是在临窗前在窗顶的墙上一点,借力返身向三人杀了回去。

「忍法,漫天飞雨。」在结手印的同时,披风如旗帜般展开,从披风里射出超过一百枚的苦无,有的还在空中相撞然后加速,方向不定。

「啊啊……嘟嘟……」这是入肉和最后的惨叫声,冲在最前的保镖是最倒霉的,超过五十枚钉在身上,不要说五十枚,一枚都足以要他的命,带着剧毒的苦无让他马上气绝,而两侧的保镖由于慢两步,所以他们还有时间,他们在披风张开的一刹那,紧急向中间的保镖靠近,不经意的让中间的倒霉蛋做了挡箭板。

一个保镖逃过一劫,抬起头想拿枪还击,只听到头顶一阵尖嚍的风声,一条穿着高跟的美腿向他的颈部砸下,他本能让了一下,高跟堪堪离他一厘米避过,他正兴幸着,但此时诡异的是鞋跟突然增长五厘米,反角度的插入他的颈部,然后一划,他只感到自已的腾空而起,不,是自已的头部,他看到自已的身躯正在倒地,而那魔女脚点地后向最后一名保镖袭去,接着意识离他而去,他嘴里还叨唠着一句话:「真高……」

最后一名保镖只觉得心胆俱裂,他再也不顾什么风度,一个懒驴打滚,想快速逃离这个人间地狱. 只是他觉得腰部一阵冲击,「砰」的一声整个人撞在墙上然后跌落墙边。

「噗噗……噗噗……」真由美踩着猫步走在保镖的身前。「真讨厌,穿上这身衣服后为何人为变得越来越饥渴的,也罢,让你体验一下极乐……咯咯咯……」说着,她左手抓住保镖的颈部,将超过一米八五的他一把高举卡在墙上,然后右手撕开他的西裤,让他如肉虫一样的棒身露了出来。

「啧啧,真不乖,就让你醒一醒。」真由美探出蝉首,用性感的红唇紧咬他的龟头,然后用灵巧的舌头舔食着棒身,肉棒在受到刺激后不由自主的涨大,在清洁好后,再将他超过七寸的肉棒吞食在嘴里,然后拌着舌头帮肉棒快速口交的同时,左手握颈的力度在加大。

「呜呜……」保镖在如铁一般的手指紧握下感受到呼吸越来越困难的同时,身上的精血在快速的向下会聚,他满脸通红,两脚不停的在空中踢打,真由美被他踢在身上如同按摩,她只感觉到自已越来越饥渴,双眼都通红,不管不顾快速吞吐,终于保镖在恐惧开始失禁,膀胱夹不住尿意,将尿液和阴囊里的血精一同喷发出来。

「咕噜……咕噜……」真由美一点都不嫌脏的饥渴吸食,左手不由得加大了紧握的力度。在吸食了三分钟左右,「啪」的断裂声,保镖苍老的人头往边上倒下,他也跟随着同伴下了地狱. 而真由美在吸食完最后一滴精血后才依依不舍的扔掉保镖乾枯的身体.

「呼……咯咯……真天真,以为这种小口径的比狼狗好一点的PP警用手枪可以打穿我的忍者服?呵呵,如果是大口径的还差不多,嗯,是要离开了,不然太久会产生变化。」

当真由美想离开时,耳塞即时传来密集的枪声。

「喂……爱丽莎,发生了什么事,喂……」

「我也不知道……他们人太多了,我快顶不住啦……我靠……是基地的人……真由美,快跑……」

「爱丽莎,你先走,你帮我打掩护后马上离开,将我们的信号切断,然后在我们的老地方上见,我会用之前布置好的通道离开,快。」

「好的,你小心……」

「蓬」只听到一声巨响,真由美将通讯耳塞扔掉,然后包着晶片的木盒收入在后面披风的收藏位,接着打开门,想从别墅的后门偷偷离开,但这时,别墅也响起了交火的声音。显然是基地的人和别墅的警卫在交火,而基地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自已和爱丽莎。

枪声越来越近已经接近到别墅的五十米内,看来警卫已经顶不住对方的强大火力了,从别墅的正后门离开已经不可能,真由美没有犹豫,快速的从楼梯向别墅的楼顶跑去,中途顺手击杀两个碍事的警卫,站在楼顶上,外面狂风暴雨,将她身上的忍者服清洗的干乾净净,她没有一丝停留,在微弱的闪光中找到预留的细丝线,丝线材质极好,完全可以承受住三个人的重量,丝线是连接到山谷底部,那是通往市区的秘密通道,为了找到这条通道,她和爱丽莎足足找了一个多月,那是她们最后的救命通道。

她拿出锁扣一下扣在丝线上然后站在天台女儿墙上向下滑去。

「呵呵呵……再见了……嗯?」这时她感觉到头发麻,那是极度危险的气息,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束红外丝描着她的头部。她的头发如猛兽般竖起。

「砰」微弱的枪响,那是大口径的狙击步枪发出的响声,距离大约有一千米左右,子弹带着巨大的动能穿透雨幕向她的头部飞来。真由美全身崩紧,在滑动中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动作,她一个翻腾险险避开了子弹,然后向前抓住锁扣继续向前滑动,开玩笑,那可是超过五百米的高度,跌下去神仙都会死。

可能对面的狙击手也急了,子弹不断的向她射击已阻止她离开,不过真由美也不是吃素的,每次都准确无误的判断和避让。当她再一次避让开一粒迎面而来的子弹以为自已快安全时,想不到另一个方向同时响起了枪响。

「啊……」子弹击中了她的肩膀,狙击子弹强大的动能将她的紧身忍者服击陷,旋转的动能最后完全击穿,直至卡在她的骨头上。虽然不能来个对穿,但那强大的动能可不是开玩笑了,真由美眼中一黑,惨叫一声后,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往谷底堕落。

*********传说中的分界线**********

在繁华的京东夜幕街头,天上虽然下着大雨,可挡不住一众俊男美女的夜生活出行,街上不时穿着性感暴露的美女经过,和飞仔在挑逗过路的美女。在路边的街铺上,一个像貌不扬的男青年没精打彩的行走着,没有打着雨伞的他被大雨淋的落汤鸡一样。

「唉……又被炒鱿鱼了,这是第几次啦?唉……」男青年一边叹着气一边看着街上的美女,但像他这种」三无青年」又是」三失青年」美女怎会看得上他呢?

「想想当初还是从了正在更年期的老板娘吧,虽然老点,吃吃软饭,起码可以住洋楼养番狗,总好过每个月都不知道交不交得起房租,每天吃那难吃的泡面。呸呸,我深田一丰是什么人啊,生我者父母,怎么可能做这种丑事呢?啊……老天啊,我要钱……我要女人……我要车……我要……额……」

「臭小子,再吵的话就不是洗脚水了,是老娘的粪水了。啪。」楼上的老娘将窗子关上。

「倒霉……不要紧,明天继续努力找工作。」

「先……先生……救……救我……」

「嗯?呐呢?」一丰经过回家的一条小巷上,看到一个穿着宽松的白T恤,下身穿着短牛裤赤着双脚的女子,只是她有点狼狈,雨水将她的头发打得散开,面色极度苍白,身上留着许多的血痕,虽然这样,但美妙的身段还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美女。正义感还算不错的一丰见到此种情形,二话不说伸手扶住她。

「小……小姐,你没事吧。」

「太……太好了,救我……」说完美女头一倒,就昏迷倒在一丰的怀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