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名媛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名媛圈》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名媛圈 名媛圈

    我叫王宇,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去年刚从公安大毕业,大三的时候泡了个邻校中央民族大学大一的学妹,便是我的女友,魏朵兮。中央民族大学美女如云,朵兮依然是最亮眼的一个。同学们都认可她是民族舞系的系花。她身高有170 ,体重50,体型虽然偏瘦,但在我的精心揉搓下,胸在去年已经达到c 罩杯,非常坚挺傲人。再加上她从小学舞蹈,身体柔软,气质优美,是大众情人,无数男生日夜意淫的女神。然而就是这样的女神,刚入校时因为我见义勇为,在公交车上帮她暴打两个小流氓,从此就成为了她心中的英雄。

    353569994(春多忆侣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名媛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名媛圈》,是作者353569994(春多忆侣声)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王宇,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去年刚从公安大毕业,大三的时候泡了个邻校中央民族大学大一的学妹,便是我的女友,魏朵兮。中央民族大学美女如云,朵兮依然是最亮眼的一个。同学们都认可她是民族舞系的系花。她身高有170 ,体重50,体型虽然偏瘦,但在我的精心揉搓下,胸在去年已经达到c 罩杯,非常坚挺傲人。再加上她从小学舞蹈,身体柔软,气质优美,是大众情人,无数男生日夜意淫的女神。然而就是这样的女神,刚入校时因为我见义勇为,在公交车上帮她暴打两个小流氓,从此就成为了她心中的英雄。

《名媛圈》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 免费试读

MISS康桥,是一家西餐厅,就在程颖和文悦就读的爱丽丝贵族学校附近。晚上,我约了程颖和她小姨林晓菲,请她们吃牛排。地方是程颖挑的。

「我吧,英文不好,可这miss剑桥,我也认识,就是剑桥小姐的意思吧,剑桥的大学生,是做小姐的多吗?这麽俗的名字,怎麽还这麽火。」我感慨道。

我面前的这家西餐厅环境还算优雅,烛光满目,温馨精致,一对对的男女情侣时牵手,偶并肩,偶尔有些羞羞的情侣间的小动作,我这个过来人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可谓是春色无边。大学生,难道是大量的学习怎麽生的意思吗?

「你才俗,miss有两重意思,一个是想念,一个是错过,明白不?」程颖说道:「这家店的老板,以前是在剑桥大学学考古的,与同系的一个也是中国的女孩子相爱了,她们都喜欢剑桥,男孩子喜欢剑桥的清晨,女孩子喜欢剑桥的黄昏。在她们毕业的时候,相互表白,但没想到两个人的梦想却隔着一个大西洋。男的想去探索金字塔,女的却想去探索玛雅文明。他们约好三年後,如果还喜欢对方,就约在剑桥上相会。然而两人苦苦等了三年,真的到了那天,却没能相会。几年後,在女孩子的婚礼上,男孩子见到了女孩子,女孩子 哭着问他,为什麽不来?男孩子说,他来了,三年间他一直都在,每天都去剑桥上,女孩子说,她也是,每天都会去剑桥,从未间断过。女孩这才知道,男孩子喜欢上了剑桥的黄昏,而女孩子喜欢上了剑桥的清晨。感人不感人?」程颖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卧槽——感人,我感动的都想找人打一炮了。」我说道:「要不,咱俩厕所走起?」

「行啊,走走走!早就想了!」程颖擦擦眼泪,站起身,兴奋道。

「咳咳!这儿还有个大活人呢。」菲儿抿了一口红酒,对程颖道:「浪丫头,你忘了上次你俩去厕所,他怎麽弄得你了?」

程颖脸一下子阴下来,道:「没错,甩给我三个大傻子,弄得我一点也不舒服。」

菲儿笑道:「今晚既然被咱俩抓到了,还急於这一时吗?大侄女儿,今晚的房间我已经定好了,嘻嘻——」

我一脸黑线:「姐,公司遇到点瓶颈,我是有事求你指点。」

「哼,不是想我们呀?」程颖道:「求我小姨指点,我呢?我是蹭饭的呗。」

「不仅是蹭饭的,还是蹭床的,嘻嘻——」菲儿笑道:「说吧,王总,有什麽需要我指点?」

「您给我一家公司,我却不太会经营。现在副手还没找好,公司我总感觉在走下坡路。姐,你别光给我公司,再教教我怎麽玩转了啊。」

「没看出来啊,你这事业心还挺强,居然是为了这事找我,嘿嘿,没事,不难。」菲儿笑道:「公司的短板,不在於艺人,在於艺人的经纪人太差,圈子太小。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我的闺蜜,香港娱乐圈金牌经纪人,杨园月。她带出来的明星,个个星光灿烂,我让她来给王总公司当顾问,为旗下的经纪人们做个培训,再拓展点人脉,我相信公司会有新动力的。」

「哇塞,姐,你真是太有办法了!」

「可我也有条件。」菲儿说道。

「姐你说。」

「第一个嘛,是为你好。你要亲自去香港接她。她平时比较忙,而且架子也比较大,一个电话她未必肯来。就算你去接她,我都怕她不肯来。所以,你要有诚意。她很有钱,所以,加钱不好使。」

「好办!我都没去过香港,就当旅游了。」我问道:「还有呢?」

菲儿伸出两根纤长白嫩的手指:「今晚——」

「两发?我没问题,我怕你们不行。」我嘿嘿笑道。

「是一人两发。交不出来嘛,你就别出酒店了。」菲儿咯咯的笑了:「你没发现我和程颖背的LV包,是大码的嘛?」

程颖红着脸递给我,笑道:「今晚你可小心了。」

我打开包一看,我去,都是情趣内衣、诱惑制服,估计得有十套,底下还有各种型号的玩具,这两个小妮子,今晚欠收拾。

清晨的阳光洒在这间豪华总统套房的大床上,我从睡梦中醒来。左边,我搂着全裸的程颖,昨晚这个小妮子相当疯狂,不断的向我索取,可现在,累了,照样半露酥胸倒在我的怀里,像个温顺的小白兔。右边,我搂着穿着透明黑丝情趣内衣的林晓菲,黑色的情趣内衣被我撕得破破烂烂,但别有一番妩媚和性感,也衬出她的皮肤白皙水嫩。

昨晚,她与程颖换了角色,不当女奴,要当公主,结果用扁平的木板,把程颖的屁股拍的肿肿的。我掀开薄薄的被,轻抚着程颖的屁股,一阵心疼。

撕碎的情趣内衣四散在地上,落地窗上还留着菲儿喷潮的水渍,我总共射了4次,好久没这麽爽过。我情不自禁的搓弄了一下鸡巴,鸡巴虽然有些麻木,但依然打起了精神,高高耸立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老板——」是梅璇。

「小点声,我去厕所接。」

「老板,好事!老钱一到公司就出门了,说是去银行办出纳,我查了一下,没什麽业务可办。仇若兰今早也不在公司,我之前拿她的身份证查过她的开房记录,她经常去双庭商务酒店开房。而今早又在那儿定了个房间。我估计今天上午,钱建军一定是和仇若兰在双庭商务酒店开房。」

「好!来香格里拉酒店接我!」

「好20分钟就到!」

我出了厕所门程颖裹着睡衣正在门口等着我,眼巴巴的看着我,而林晓菲正在穿丝袜。

「宇哥,这就要走啊。」程颖撇着小嘴,娇嗔道:「昨晚爽不爽?」

我没回答她,摸摸程颖的头笑道:「屁股还疼不疼?回头让你小姨帮你抹点芦荟。」

「哼,我这个小姨,路可是走绝了,下次换咱俩虐她,看她不求饶!」

「你把项圈套在我脖子上,拿链子牵着我的时候,我可没介意过——」菲儿坏坏的笑着:「小丫头,下次该我俩一夥儿虐他了。」

我一听,脸都蓝了,抓紧穿衣服、洗漱。

「我俩口味这麽轻,你都受不了,你还混圈子?」菲儿笑道:「圈子里有个有名变态富婆,小心被她翻了牌子,有你受的。」

「真的假的?千金小姐不都是待操的淑女吗?还有狂野型的?」

「那当然!」程颖笑道:「我都知道。东城交际一枝花——章文怡嘛,据说京城里上过她的男人可以组个加强团了。」

「哇操!还有这式的人物?那老逼还不松松垮垮的?」

「第一,她可不老,第二,她的阴道,据说整过。」

「什麽叫做整过?」我问道:「整容听过,难道还有整阴的?」

「你早晚会遇到的,嘻嘻——」菲儿穿好衣服,准备洗漱:「你有事就去忙你的,这儿不用你管,小丫头不老实,我帮你管教,快去吧。」

看着林晓菲十足的御姐范,我笑了笑,一股暖流上了心头。

十分钟後,梅璇开着一辆大众宝来,接上了我。

「这车哪的?」

「借的呗。」

「我那马丁呢,不是修好了吗?」

「我的老板呐,您那车太张扬啦,坏了事,怎麽办?咱们是搞突袭的。」

「小璇想得周到。」

我和梅璇开车来到了仇若兰开房的酒店,三步并两步上了楼,梅璇端起手机打算收集证据,而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起了里面的动静。果不其然,虽然这儿的隔音很好,但贴着门还是能听到里面有个女孩正在大声呻吟,似乎已入佳境。

「堵里了,没错!」我大大方方的敲起了门。

「哐哐哐!」

接着里面的呻吟声戛然而止。

「谁——谁呀?」

「查房!快开门!」

接着里面一阵骚动,过了一会儿,仇若兰把门轻轻打开了。

「梅——梅秘书?王——王总?」

「你就是仇若兰?」

老钱的眼光毒啊,这仇若兰确实是个清纯的美女,大大的眼睛,红润的嘴唇,额头上还有微微香汗,深邃的五官灭轮美奂。仇若兰穿着一件长身宽松的的宝蓝底色印花真丝睡袍,散着长发,身上发出阵阵幽香。宝蓝色的睡袍虽然不透明,但可以看出,里面是真空的,隐约可以看到两个起立的乳头。下身雪白纤细的长腿如白玉一般,禁不住让人想摸一把。

「老板——」梅璇捅了我一下。我回过神,发现仇若兰当真楚楚可怜,紧夹着双腿,双手护在身前,紧张的微微低下头,没敢看我。估计小丫头以为就是个简单查查身份证,所以没多想,就套了件睡袍,过来开门了。

「仇若兰,公司里有人举报你乱搞关系,我和梅秘书过来突击检查。梅璇,走,和我进去看看。」

仇若兰伸出纤细的胳膊,拦住梅璇:「王总,求您放过我吧。」

「这涉及公司丑闻,我必须得查,让开。」梅璇还挺强硬的,扒开仇若兰的胳膊就进去了。我也要进去,仇若兰扑通一下给我跪下了,哀求道:「王总,我向您保证,房间里没有咱们公司的人。」我没理她,甩开仇若兰大步走了进去。

环看了一眼,大床上的白被已经被掀开了,上面湿了一大滩,还4、5个假阳具,女人玩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仇若兰,说道:「老钱鸡巴已经不行了吧?改玩玩具了?」我冷哼一声,与梅璇一起向衣柜看过去。

这个房间里能藏人的,恐怕只有这个衣柜了。

梅璇我俩一人一扇,一起拉开——

「啊——」一声尖叫传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完美的细长腿,没有一丝赘肉,这样的美腿,除了晏家姐妹,我只看到过一次——

「白灵——是你吗?」

白灵见自己的脸藏在衣服後,听到我的声音,将头探出来——

「哥?怎麽是你?」

白灵穿着一件长身的睡袍,赤裸着脚丫,无辜的看着我。

「我操!」顿时我的一腔怒气上头了:「色老头钱建军,你他妈的给我滚出来!老牛吃嫩草,鸡巴都不行了,拿玩具祸祸人家大学生,要不要脸,滚出来!」

我脚踢着柜子,把窗帘都扯了下来,瞪着仇若兰道:「钱建军呢?说话!」

「钱总——不在这儿。」仇若兰的声音如蚊子一样小,但我听得很清楚。

「那你开房是——」梅璇惊讶的捂住嘴。

「哥,若兰姐姐今天开房是为了跟我——」白灵从衣柜里走出来,腿这麽长,也不知道怎麽放在里面的。

「白灵,上次水晶堡一别,我也找不到你——」

白灵扑在我怀里:「哥,我也在找你,虽然只有一次,我真的迷上你了,我听说你是健身教练,去了好多健身房,就为了找你,真想你呀,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

梅璇在边上看着我俩郎情妾意,只好问仇若兰:「你俩是什麽关系——」

「白灵——」仇若兰羞红了脸。

「哥,钱建军包养的她,她包养的我。」白灵天真烂漫的对我说:「哥,你放心,碰过我的男人只有你。因为——因为之前,我喜欢女人。自从被你开发後,我发现,男人原来也没那麽恶心。」

「仇若兰,钱建军是不是跟你乱搞关系?」

「王总——我错了,不过最开始,是钱建军用强的,拍了视频,威胁我,当然也许给我很多好处,我才一步步成了他的情人。」

「仇若兰,你还年轻,你不想一辈子被老钱把着吧,我告诉你,你如果这麽软弱,他钱建军就算硬不起来了,就算八九十岁了,他让你给他舔屁眼,你也去吗?你也要有家庭的,你不反抗,他一直拿着你!」

「王总——救救我!」

「你先告诉我,钱建军现在在哪里,在干什麽?他今天上午没来公司。」

「王总,钱总他本来约我今天上午跟着他去一家酒店,说是要给他助兴。我因为先约了白灵,所以就没搭理他。」

「地址告诉我!梅璇,咱们继续去找钱建军,我就不信了,这种老色鬼,就不能让他这麽好过!」

「那老板,咱们这就走!」

我望了一眼白灵,一摸口袋,没带名片,於是催着梅璇找笔,写电话号码,给了白灵一份。之後看向仇若兰:「仇若兰,你以後不要跟钱建军来往了,还有,需要你的地方,你要帮我,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的,明白吗?」

「我知道了,王总!」

梅璇拿出手机说道:「若兰妹子,大声说一句,钱总,我来啦!我录个音,方便用。」

仇若兰顿时羞红了脸。

我和梅璇抓紧前往下一个酒店,按照房间号,来到了钱建军的房门前。

我还是哐哐敲起了房门,只听钱建军的声音:「谁呀!」

梅璇将手机声音放大最大,只听仇若兰娇滴滴的声音:「钱总,我来啦,开下门!」

钱建军哈哈大笑起来:「宝贝儿哎——」

开门见是我们两个,吓得坐在了地上。

老钱披着一条浴巾,似乎是刚刚洗过澡。我一步跨进房间,只见王晚晴昏迷在床上,上身的衬衫纽扣打开着,但花色的内衣倒时还没被解开。

「你个畜生!想迷奸王姐!」我一拳将钱建军打倒在地。背对着王晚晴,我骂起钱建军来。

梅璇向我使了使眼色,我回头,看到王晚晴嘴角分明浮起一丝笑意,马上又消失了,再看床上的外套上,别着的胸针头正对着床前,分明就是个摄像头,而王晚晴手下垂的地方似乎刻意捂着什麽,想来多半有把刀伏在那里。

我心想,王晚晴现在是醒着的,是要拿老钱迷奸他的证据来的,如果二人斗起来,王姐一刀割了钱建军的鸡巴,也得算是个正当防卫。

王姐是要搞老钱的!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还好梅璇发现了端倪。

「梅璇,录着呢嘛?别录了,够了!报警,现在就报!」我说道。

「别!王总!您放过我吧!我以後不敢了!」钱建军吓得跪在我身前。

「老钱,你在公司里乱搞小姑娘我不是不知道,你惹了众怒了,你知道吗?都50多的人了,你还这麽不老实,丢不丢人!伤风败俗!」

「王总,您放我一马,您说怎样就怎样!」

「我说怎样?那就报警吧!梅璇!」

「别!王总!」钱建军脑袋一转:「王总,您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抓我,现在这都市里头,有点权的,有点钱的,哪个不是左拥右抱,我这算的了什麽?您开价吧!我只要能办到的,我一定办!」

「呦呵,是个明白人。」我一改怒气冲冲的脸,笑道:「既然这样,我就开了。第一,把你在公司糟蹋的所有女孩,拍的资料全给我交上来,包括王晚晴、仇若兰等人的,不许留备份,不许再拿这个,威胁任何人。这条答应吗?」

「行!」钱建军一咬牙。

「第二,不能再骚扰她们本人和家人。听明白了吗?」

「好吧!」

「第三给她们每人50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

「啊!王总——我没这麽多钱啊!」

「不行,一分都不能少!」

梅璇笑道:「谁不知道钱总家里供着个富婆,跟她要呗,就说去澳门赌,破产了!」

「行!王总你说啥是啥。」

「第四嘛,滚出我的公司!」

「哎!你不说,我也要走,没脸混了!」钱建军说道:「王总,您不要把事公开了,老钱在这儿求你了!」

我冷冷地说道:「拿起你的衣服赶紧滚蛋!下午就去收拾东西,以後别再让我看到你!」

老钱灰溜溜的走了,房间里只剩梅璇、我和装睡的王晚晴。

「老板,晚晴姐也算是个大美人,你不动心,半露的胸不想摸一把?反正她睡着,醒了也不知道。」梅璇一边给我使眼色,一边咯咯地笑着。

我自然知道她是什麽意思,一本正的说:「梅秘书,帮王姐穿好衣服。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别嘴上偷腥了,你要尊重人家。你就留在这儿吧,照顾王姐,一会儿我自己回去。哎,我这副总,王姐什麽时候肯接呦——」

说着,梅璇给我挑了个大拇指,又眨眨眼,扔给我车钥匙。

「老板,下午你要没事,去看看新买的别墅吧,应该已经收拾好了。」

「这麽快!」我惊呼道。

「面部识别锁,您直接去就成。东西全都置办好了。按您的要求,现代都市风格。湾澜别墅最好的房子。但就是——是二手的,您自己说的不介意。」

「好!二手也没事,我去看看!」

「老板,晚上,我给您送份添宅的礼物。」

「好,我等着!」

湾澜别墅是超级富人区,小区虽然在京城三环里,但小区绿化面积很大,房子都是两层的大别墅,单层面积在500平方米以上,整个小区只有10套别墅,虽然天价,依然卖得火热。我的这个别墅,一层就是一个大客厅、敞开式厨房和衣帽间、卫浴间,二层才是卧室。卧室共有4间,加上一个书房、两个卫浴间。二层卧室外,有一个近80平米的泳池。别墅外有草坪和花园。

晚上,我坐在书房的电脑前,静静地看着显示屏,这张显示屏上可以显示一楼客厅中的摄像头拍摄的实时画面,从别墅大门,到客厅,每一个来访者的高清影像都不会遗漏。

过了一会儿,一辆阿斯顿马丁进入了我的视野。从车上下来三个女孩,黑丝白衬OL装的是梅璇,穿着鹅黄色印花连衣裙的,是白灵,还有一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的,应该是仇若兰。

梅璇拎着一个精致的小箱子,带着两人进了我的别墅。到了客厅,两女乖乖的跪在了客厅的白色皮沙发上,翘起了屁股,而梅璇打开小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了4个大小型号不一的肛塞。

梅璇先是将仇若兰的蓝色连衣裙掀起,然後伏在仇若兰的屁股上,用心的舔吸起来。

我看到,仇若兰并没有穿内裤。梅璇拿起一根细长的金属色肛塞,向仇若兰的屁眼里缓缓冲击着,之後又换了一根稍粗的蓝色肛塞,将肛塞塞入了仇若兰的屁眼里。仇若兰伏在沙发上,一脸的媚态,似乎十分享受。

接着,梅璇又将白灵鹅黄色的连衣裙向上收起,白灵也没有穿内裤。梅璇将白灵的屁眼舔了个遍,又吐了些口水,趁着润润滑滑,将一根粗大的肛塞,插入了白灵的屁眼。

接着,梅璇又打开了小箱子的第二层,先拿出了两根金属肛塞,两个肛塞的尾端,一个是镶着一颗灿灿的蓝色水晶,还一个,镶着一颗灿灿的粉色水晶,十分漂亮。

梅璇将仇若兰的肛塞换成带钻蓝色肛塞的,之後又拍了拍白灵的屁股,将白灵的肛塞换成粉色水晶的金属肛塞,之後,俯下身,为她们用舌头和手指,不断刺激着二人的阴部。仇若兰和白灵闭上眼睛,享受着梅璇的刺激和服务。

接着梅璇从箱子里又拿出了两个分别镶着蓝色和粉色水晶的项圈,示意仇若兰和白灵蹲在自己身前,为她们俩带上。梅璇拎着项圈上的牵绳,在客厅中像遛狗一样,溜了一小圈。然後将两根牵绳的一头放到仇若兰和白灵的嘴中,让她们叼着。之後示意仇若兰和白灵上楼。

我走出书房,来到楼梯口,看到两个女孩儿被塞着肛塞,所以爬起来要打开腿,一步一步向我爬来,嘴中叼着牵绳,眼中充满了欲火。

她们爬到了二楼,将嘴中的牵绳递给我,我便牵着她们,向我的卧室走去。

今晚,白灵和仇若兰的纯爱将被我的粗大的鸡巴刺破。

今晚,我要让她们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快乐,胜过世间一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