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hmhjhc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hmhjhc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这部小说的定义非常清楚:意淫小说。  这部小说一切的人物、环境、社会、时代、地理、国家、城市、职位、机构、事件、物品……全部都是为了意淫而设定。  这部小说的故事情节,都是虚拟的、胡编乱造的、无逻辑的、荒唐的。这部小说和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联,不牵涉任何影射、比喻、指代、讽刺等写作手法。  这部小说所有的同名、雷同、类似、好像在哪里见过等现象,都是作者贫乏的想象力和无底线的东拼西凑正好碰一块儿所导致的结果。  这部小说所有的文法错乱、故事荒谬、颠倒矛盾、用词不当、语句不通则都是作者为了意淫而无暇顾及基本的写

    hmhjhc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权力的体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权力的体香》,是作者hmhjhc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部小说的定义非常清楚:意淫小说。  这部小说一切的人物、环境、社会、时代、地理、国家、城市、职位、机构、事件、物品……全部都是为了意淫而设定。  这部小说的故事情节,都是虚拟的、胡编乱造的、无逻辑的、荒唐的。这部小说和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联,不牵涉任何影射、比喻、指代、讽刺等写作手法。  这部小说所有的同名、雷同、类似、好像在哪里见过等现象,都是作者贫乏的想象力和无底线的东拼西凑正好碰一块儿所导致的结果。  这部小说所有的文法错乱、故事荒谬、颠倒矛盾、用词不当、语句不通则都是作者为了意淫而无暇顾及基本的写

《权力的体香》 第65回:李瞳,老师会谈 免费试读

“小李同志,你请喝茶……”

西文亭的后院,有一间小小的会客室,依据西文亭的原本风格,打造了一张木质圆桌,四张圆凳,周围还有一圈靠背椅,几具文件柜。学校有学校的规矩,这里是不会有什么红木紫檀梨花木的,也不过是普通的办公家具陈设,环境简朴,却也有几分别样的雅致。在西文亭里,即使是这么一间小小的会客室,也会凭添几分书香;这不,墙上挂的合影,还是昔日里萧亚军校长接待诺贝尔奖得主根岸英一访问时,在这间小会客室里一起品茶的画面。

李瞳实在是受宠若惊,她没有想到,柳晨院长会在“河西大学体育管理学院-奥林匹克特龄本科预备班”迎新会进行到尾端的时候,专门邀请自己进来小会客厅坐坐,甚至亲手用电热水壶给自己点了一杯绿茶。茶水虽然普通,但是李瞳却好像是喝到了琼浆玉液似的,那茶汁润到唇齿,她都已经掩饰自己长裙下的颤抖。

没错,她是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的行政助理,因为这次“C非奥运健儿交流”,要借用一些河西大学体育管理学院的力量和影响力,这给了她一个立场,可以和柳晨院长聊上两句。但是,她和柳老师的实际地位,不用问也都知道天差地别;别说她不过是省体育系统下一个无职无位的小小工作人员,就算是公关办公室张主任,就算是罗建国处长,甚至就算是省体育局局长刘铁铭同志,来看柳晨老师,也只能用“拜访”两字。至于说,她在省局作为新晋红人那点“功劳”、“能力”、“影响力”,在眼前这位曾经出入庙堂西园、倾倒欧洲社交界的翩翩美妇面前,那更完全是不值一提的。

她勉强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只能偷偷的瞥一眼柳老师,年轻貌美如她,也实在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赞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

就是米色的套衫,加上米色的长裙,那曲线,那风韵,那仪态,却如同是时装展览上的搭配一般。一腕银色的腕表,一挂小小的铂金项链上一小颗银色的水滴坠饰,两点淡淡闪烁着光泽的耳钉……这些装饰既不夸张,也不会太潦草,处处是一种甚至超越了“河西大学学院女院长”该有的气场。美乳饱满而优圆,秀发浓黑而顺滑,玉腿修长而润腴,轻轻交叠的十根葱葱手指,那指甲盖都泛着一种如同羊脂玉一般的光泽。似乎有着逼人的性感,却用静静的书香和淡淡的威仪压抑的围观者绝不敢有亵玩的念头。

当然,可能是被石川跃影响了的关系。李瞳多少是知道,石川跃也不隐瞒她,石川跃对自己这位婶婶,甚至对自己堂妹的那点欲望和贪恋。李瞳是忍不住,又狠狠的细瞄了一下柳老师在米色套衫下的胸脯曲线和乳房尖处的弧度。浑圆、挺拔、流畅而又曼妙,当然不会有激凸的不雅,却又另一种摄魂的妩媚……李瞳一向不觉得自己的胸型是多么的出众,面对着这如同维纳斯一般的线条,她更是忍不住有点倾慕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乱跳,脸蛋已经烧得通红,平日里的洒脱、干练、精致都有点把持不住,竟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

以她的聪慧和敏感,她当然知道,柳晨院长会邀请她进来小会客室坐坐,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真正的老板,石川跃。否则,就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要派一个小职员来河西大学联络点公务这种小事,是配不上眼前的这位院长的时间的。但是柳院长的具体目的却无从猜起,仅仅是因为自己替石川跃办事,她表示一下友好?还是有什么问题或者具体的工作要知会?抑或只是观察一下她这个人?毕竟,在河西体育系统里关于她是石川跃“小蜜”的谣言纷纷扰扰,别人的看法她可以不介意,柳晨老师却绝不在她可以忽视的人物一列。这让她居然产生了一种荒诞如同新媳妇见婆婆时的羞涩和惶恐。

柳晨老师依旧笑的和蔼,似乎看出来了她的紧张:“小李同志……”

“哦,柳院长,您叫我李瞳就好,或者叫我小李也好。”一阵紧张后,李瞳终于找回了一点点的方寸,笑得只如同青涩的小女生。

“好,小李……”柳院长依旧笑得那么和蔼、优雅,并着双腿,似乎有意无意的笑吟吟的在观察着李瞳。

真是稳得住,明明是她让李瞳进来坐坐,但是柳晨老师却除了客套不会展开任何的话题。

李瞳只能自己没话找话说:“嗯……柳院长,我这次来,我们领导叮嘱了,也是代表我们省局宣传口的同事,还有……市委宣传处的领导也叮嘱了。要来感谢咱们……咱们体院给于我们工作的支持。”

柳院长笑着微微点头:“您客气了,省局和市委宣传处的领导也言重了,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嗯……那我们的联谊日期就订在9月21日星期五吧,我会通知行程安排那边,到时候,咱们的非洲客人,还有河西省里安排的一些运动员、教练员会一起来河西大学参观,晚上就在这里安排一个场地来联欢,如果可以的话,西文亭就挺好。嗯……请学生会和团委的同学们协助一下,准备一下现场布置还有……文艺节目?到时候可能卫视的同志还要来扫一些镜头。”

李瞳东拉西扯着,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思路跟不上自己的嘴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这些琐事,跟眼前这位柳院长汇报得着么?

而柳晨老师却只是耐心的认真的听着,微笑着,偶尔还点头着,似乎也很关心这些细节,其实,也是在用这段时间让李瞳的慌乱渐渐的平复下来。一直让李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完。

“……”

“小李……其实我知道,你们省局的年轻同志,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又是涉外,又是多部门联动,千头万绪的工作很多。一些部门的配合也很难跟上,难得你们可以面面俱到,非常不容易。基层工作总是最艰难的。”

柳老师开口就是赞扬,而且赞扬的点是那么的到位,李瞳更是受宠若惊了:“哦……谢谢……谢谢柳院长的理解和肯定。”

柳晨老师依旧微微的浅笑点头:“我今天找你来坐坐呢……除了公事,也是想和你聊两句别的。”

“哦,是……柳……院长您,您请讲……”李瞳紧张的都快要出汗了。

“你是……”

“……”

“我们学院学生会李誊同学的姐姐吧?”

“啊?……”李瞳被问的一愣,几乎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七上八下的心里才找到一点头绪,一个未曾料到的着陆点。她确实一点都没意料到,柳老师居然会提起这个话题。难道?难道不是因为老板?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家长谈话”?自己怎么回事,都快把自己那宝贝弟弟和柳老师的这层关系给忘记了:“哦,是,我是……”

柳老师笑得更加和蔼可亲,甚至带了几分温暖了:“李誊同学,能力很强,文化课程、专业特长上都很突出,是一个好苗子,也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好同学。”

“谢谢柳老师……”这样的话题,几乎让李瞳自然而然的进入了角色,连连谦笑着,连“院长”都不自觉的改口成“老师”了。

“学习上,李誊就很突出。尤其在理工科,他参加我们学校的几次计算机创业比赛都获得了很好的名次。我们计算机学院的老师都夸他很有数据感和逻辑感,邢老师说他自主研发的一些基于Swift的爬虫机器人效率很高,还推荐他参与进修人工智能算法的Comix课程……这些细节我虽然不懂,但是也是我们学校很难得的学生培养课程。”

“啊,是啊……那孩子,是挺怪,这方面还挺喜欢。”

“嗯,体育方面也不错。他在我们校二队也算是主力队员之一了,校队的卞教练说,他尤其是在队员活动组织和管理上表现很优异,帮了很多忙,还参加铃兰大学生奥运志愿者社团。我还说,比起打篮球来,这些能力,这些社会角色实践……其实更加重要。尤其是对于一个同学的长久发展来说。”

“是啊是啊,柳老师,还有教练,你们可一定要多督促他啊……”弟弟这么被表扬,李瞳已经快要笑开了花,所有的紧张不安都已经消逝,她甚至有那么点甜丝丝的羞涩。

“不过……”

“嗯?”

“我也发现,这个孩子毕竟心智还不是很成熟,容易钻牛角尖。当然了,这也是这个年纪的大学生常有的毛病,一个人闷头想事情,容易想得太自我,这样也容易动摇自己的人生观。”

“是。”

“学习当然很重要,但是这个年纪的大学生,一定要更加注意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建立和引导,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是……柳老师您说的太对了……”

“人生观,是很重要的……”

“嗯……”李瞳陡然警觉,她已经快被柳老师一路带到一个姐姐来替弟弟做家长访谈的角色中了,而此时此刻,柳老师似有意似无意的淡淡的重复了一遍,“人生观,是很重要的”一句,她才忽然有一种撅然惊醒的感觉。

对啊……弟弟的表现?弟弟在学校里那点表现,好也好,不好也好,自然有班主任、辅导员和负责学生工作的老师看着,柳老师堂堂学院院长,怎么可能关心到那么细?“人生观”?柳老师在暗示什么?难道是……弟弟绑架陈樱的事,老板漏给了柳老师?不可能……听老板日常的口气,在自己这位婶婶面前一直是扮演孝子的。那么黑暗的事情,怎么可能漏给这位高贵典雅的柳老师,也不怕脏了柳老师的耳朵?何况,就算是漏给了柳老师,柳老师和自己谈是什么意思?挟制自己?更是绝无可能。这种事情……根本不是柳老师这个品级的人做的出来的。何况,为了让老板放心,自己递交给老板的各种关于自己和弟弟的“挟制材料”,早就绰绰有余。老板一伸手就可以碾死自己和弟弟,这也是自己参与了老板太多事情之后的某种“自保方法”。以石川跃对自己的信任,应该没有必要通过自己最尊敬的婶婶再来这么一出吧?那么,不是弟弟的事?那是谁的“人生观”?那是指……什么?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你和我们家小跃,也是同事吧?”柳老师依旧笑得那么温柔,似乎看出来了自己的一片茫然失措,也不愿意自己东想西想,一句静静的问话,似乎是在闲谈,也似乎拉回了主题。

“是……哦……不……不是……我只是……只是……只是以前跟着石主任一段时间。”李瞳又慌乱了,从一片祥和松弛又进入紧张的状态,刚才自己心里头七谋八算的那点子小机灵和回应方案都忘了个干净。

“哦,是这样啊……小李,你别紧张,我们也就是随便聊聊。你看我……我说话也不严谨,小跃,也不能算'我们家'的……”柳老师依旧温柔轻笑,仿佛只是家常闲聊。

“柳老师……”

柳晨老师略略整理了一下衣衫:“其实说心里话,小跃的父母去世的早,不好说我拉扯大的吧,也真的是我看着成年的,我从来都把他当成外人看待。”

“嗯……是,我们石主任,哦……石副处长,以前就和我说起过,都是柳老师养育、教导他成人。他都一直很感恩的。”

“是啊……小跃这孩子么,能力上也是有的。不过……唉,慈母多败儿,我们工作忙,对他的教育也有不到位的地方。有时候,怎么说呢……觉得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建立上,我们还是没有尽心做好。”

“不会,不会。瞧您说的,石副处长是……特别好的领导……”

其实两个人的对话依旧轻松而散漫,温暖而无重点。但是李瞳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她甚至已经手足无措到的想拔腿逃跑了。她是真的害怕,真的害怕,她害怕柳老师的话题向石川跃的“人生观”这个话题上去引。她明明知道以柳老师的身份,是绝对不会问出那些问题来的,但是她依旧害怕,她害怕柳晨老师,像其他护犊子的母亲或者姐姐,在保护富贵公子时,对那些“不知廉耻”缠着的“小蜜”问出的那些话来……

你陪我侄子睡过么?

你要多少钱?

你避孕么?

你身体健康么?

你不要妄想嫁入我们家哦?

你只是我侄子无聊时的玩物……

夜深无人时,她也扪心自问,自己对老板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太畸形,甚至太无耻了。不管自己怎么想,在别人的眼里,自己算什么?石川跃的秘书?石川跃的下属?石川跃的眼线?石川跃的情人?石川跃泄欲的工具?石川跃……奸玩的性奴?更可怖的是,实际上,自己为石川跃做的事情,自己对石川跃的心态,甚至比这种恶毒轻蔑的对自己的评价,更加的奴性,更加的无耻。不说自己在石川跃授意下在省局里鼓噪风韵,就自己为石川跃做的那些黑暗的事情……桩桩件件突破道德底线。为了博取石川跃的信任,自己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补充一些自己的黑暗资料、经济欠条、耻辱视频甚至犯罪证据给到石川跃。这是石川跃用人的“规矩”。她当然可以催眠安慰自己说,这些是“互相信任”的必要基础,但是……能说服自己么?

就好比今天,自己约石川跃一起来河西大学,固然有很多其他原因,但是原因之一,不就是在这种“一起来”的前提下,就有很高的概率“一起回去”……今天晚上,老板让自己陪睡的概率就很高。

好吧,这些即使都不谈,这些事情,自己毕竟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但是,面对柳晨老师……想到柳晨老师有多少可能性,会把自己看成一个不要脸、不知道天高地厚,妄图通过陪石川跃睡觉,给石川跃奸玩,就获得晋身石家机会的无耻女孩……她却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小李……”柳老师似乎发现自己的异样,轻轻的唤了自己一声。

“哦……老师……”

“其实呀,我也就是做婶婶的瞎关心一下。你别笑我,我就是希望你们这些朋友……可以多帮助我们家小跃。”柳老师居然也腼腆的笑了一笑:“不好意思,有点太像唠叨的家长了……”

“我?帮助……石副处长?”李瞳又愣了,柳老师说的那么真诚,但是这个“帮助”的用词也未免太谦和了吧?什么意思?

“不是帮助他别的,是在他工作和生活上遇到问题的时候,给他一些朋友的温暖就好。尤其是,是让他能够有正确的人生观。我就怕他出错,尤其是在工作上,他其实还年轻,少年入仕,不懂事……”这真是反过来了,柳老师越说越真的像个家长了。

“不会,不会……怎么会?石副处长在工作上那是楷模啊……”李瞳啼笑皆非,连连摆手……她怎么都没想到话题会转成这么奇怪的风格。就算柳老师以家长的身份,要交代石川跃的工作,希望得到指导和协助,怎么和自己说?那也应该和刘铁铭局长那种级别的领导去说吧?

“这次,C非交流的事情……”

“石副处长给我们很多指导意见的啊……甚至可以说整个过程,都是石副处长运筹帷幄,现在这样的大好局面……”李瞳说起这个,当然会忍不住有些得意。

“我说的就是这个……”

“?”

“……”

“小李你也说笑了。小跃呀,毕竟年轻,他是在市体育局的经济处工作……C非交流这种事情,应该由市委、省委或者总局来领导,轮得到他来'运筹帷幄'么?”

……

柳老师说的仿佛漫不经心,脸上还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家长在抱怨自己的孩子调皮。但是……

寂静,西文亭会客室里一片寂静……

李瞳几乎能很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忽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了,半天的“闲谈”氛围,终于消散了自己全部的乱七八糟的情绪和胡思乱想,柳老师就刚才那一句话,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她淡淡的随口说来,竟好似终于进入了“点题”。虽然她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是所有的聪慧、敏感都已经回归,她好像听懂了柳老师这句诘问的真正含义。也明白了柳晨老师叫她进来坐坐的真正用意。

当然不会是因为弟弟李誊。

也当然不会是对她那些“个人问题”的训导。

更不可能是暗示自己要如何如何去协助石川跃的工作。

这些事,这些立场,看似一个比一个深刻,一个比一个重要,但是在眼前这位绝代美妇这里,都应该是无聊、浅薄的。“重要”这种概念,是因人而异的。她静静的坐在这里,仿佛一个和祥的家长,优雅的教师,明媚的丽人……却又仿佛昔日里的大使夫人,不动声色的,在等待着下属向她汇报着外界的风起云涌。

这是一次信手拈来的问候,这是一杯清恬淡雅的香茶……这也是一次正式的问话。

李瞳甚至有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感觉,今天的问话,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她的立场,是“石川跃的女人”,还是“石家的人”。

李瞳当然可以选择回避,当然可以选择答非所问,当然可以选择装聋作样,甚至可以选择瞒天过海,甚至可以装作一片热情洋溢的侃侃而谈却言之无物……跟着石川跃这几年,这些花招她早已经驾轻就熟。

但是,她努力的调整着呼吸,脑海里电光火石的算计着,却再也不敢去看柳老师那双眼睛,轻轻咬了咬牙,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好像前言不搭后语,又好像是一个忠实的部属在向领导汇报工作一样。

“是……柳老师。是我们做事太毛糙了,有些事情,我是应该向您……汇报的。”

“……”

“其实,言文韵……是真的赛后随口一提,这真的不是任何人计划过的。”

“……”

“但是,后来的记者跟进,是河西体坛这里授意的……也是联络过我们,问过我们意见的。”

“是言文坤主编?”

“是。嗯……还有,言主编很有可能会出任市委宣传口的创业项目,新奥传媒的CEO。”

“……”

“那个女工作人员不是记者,其实是《河西体坛》的新媒体事业部商务部经理,叫朱紫。”

“……”

“还有几家媒体的跟进,也是我们这里安排的。”

“……”

“还有省局里的一些运作和跟进,市委宣传处里的一些运作和跟进……也是。”

“……”

“不过这些事情……石副处长也是向刘局长、郭副局长请示过的。”

“……”

对面,柳老师也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抿一口茶,又似乎漫不经心的叹口气说:

“你们呀……胆子也太大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