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里德夫人 里德夫人

    这部小说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主人公安迪和里德夫人的忘年之恋和性爱描写,作者也没有去刻意渲染性爱情节,至於主人公和克里斯蒂娜的性爱干脆就一笔带过了,毕竟爱情和性爱不能等同。  这部书中真正令我欣赏的是男人之间的友情。文章中安迪和父亲的父子关系,安迪和里德先生先生的友谊,不都令人十分羨慕吗?  我发现色文的译者很少会提及英文德原着者,我认为这是不妥当的,在这里我有必要向这部小说的原着者Cristo先生表示感谢和歉意,在没经过原着者许可的情况下,我将这部小说翻译成了中文,但有这么多的华人网友喜欢,Cristo先生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里德夫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里德夫人》,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部小说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主人公安迪和里德夫人的忘年之恋和性爱描写,作者也没有去刻意渲染性爱情节,至於主人公和克里斯蒂娜的性爱干脆就一笔带过了,毕竟爱情和性爱不能等同。  这部书中真正令我欣赏的是男人之间的友情。文章中安迪和父亲的父子关系,安迪和里德先生先生的友谊,不都令人十分羨慕吗?  我发现色文的译者很少会提及英文德原着者,我认为这是不妥当的,在这里我有必要向这部小说的原着者Cristo先生表示感谢和歉意,在没经过原着者许可的情况下,我将这部小说翻译成了中文,但有这么多的华人网友喜欢,Cristo先生

《里德夫人》 第十八章:我的真爱 免费试读

几星期过后,我慢慢和克里斯蒂娜建立起类似友谊的关系,她必须为一个班级写篇报道,了解到我是报纸的撰稿人之后,问我能否编辑一下,我欣然允诺,做了些改动,她得了个A,为此我得到了一个微笑和一声感谢,我心花怒放。

接下来的夜晚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星期六,我有一大堆校报工作要做,我决定待在宿舍里做完它,刚过九点,我正在打字。

快打完的时候,这时传来敲门声,我认为是楼上的某个家伙在找啤酒或别的什么。

我打开门——是克里斯蒂娜。

“嗨,我听说你今晚在宿舍里。”

我让她进来。

“我有另外一篇论文要做,我想知道这个星期你能不能抽空帮我看看。”

我们独处一室,单独的,我和她,我头晕目眩,我接过磁盘,她的论文在上面,我说:“当然了,我快做完了,我马上就帮你看看。”

“不着急,到星期三之前……”

“没问题的。”

她的论文只有八页,花费了我二十多分钟,她喝了杯可乐,看着新闻。

“好了。”我说:“做好了,不需要多大改动。”

“谢谢。”当我递给她磁盘的时候她说。

现在我该怎么办?我太想亲吻她,以至于我想用头去撞桌子。我要疯了,对我来说,我该做什么,暗恋这个女孩子四年然后在毕业的时候表露自己的爱意?

可能她过来就是希望我做些什么,可能她喜欢我,是该挑明了,有个说法的时候了。

“你今晚有安排吗?”

“没有,真的没有。”

“想去咖啡店,或许出去走走?这是个美好的夜晚。”

“嗯……好吧。”

我们两个各怀心事的在校园里闲逛着,我们大部份时间在谈论我们的朋友,还有他们乱七八糟的爱情生活,我们都觉得很有趣。我刚讲完皮特和一个田径队的铁饼女运动员的可怕约会,她停下来,大笑起来问道:“为什么你不怎么约会啊?”

我强忍住笑:“自从皮特发生那事之后,我也许再也不会约会了,”可是她并没有笑,我接着说:“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很难,去和女孩子约会。”

“嗯,哼,是不是你在家乡有女朋友啊?”

“哦,不,不,我没女朋友。”

我有些局促,脑子里闪过杰姬性感的样貌,“杰姬应该算我的女朋友吗?我们毕竟上过床,可是,贝弗丽也和我上过床,难道也算我的女朋友?”我扪心自问。

“真的?我可不大相信。”克里斯蒂娜笑了。

我们继续谈着,我说:“你也不怎么约会嘛!”

“是的,我有原因的,我在家乡有男朋友。”

我的心一沉:“我不知道的。”

“我不想多说他,事情最近进展得不好。”

我的心飞扬起来:“这很难的,彼此相距那么遥远。”

“尤其是他撒野的时候。”

“还挺麻烦的。”

我们现在处在校园中心,路上我们经过一些非常刻苦攻读的人,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

“你不必勉强迁就什么人,那样你不会愉快的,对吗?”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回眸注视着我,我们继续走着,她什么也没说,就像是她在等待着什么,等着我开口说……

我们走进两座高耸的教学楼之间的茂密的树林里,月光从乌云中显露出来,树木笼罩在缥缈的蓝色月光之下,真是美妙得动人心魄,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时机说出我想要说的。

“你知道的,是吗?”

“知道什么?”

“就是我,”我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口吐沫:“就是我喜欢你。”

她停下脚步,天太黑了,很难看清她的神情,“是的,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你,不是一般的喜欢,你知道,就像……就像……

噢,耶稣啊!“

“是的,我知道你很喜欢我。”

“对啊!”

“萨姆告诉我了,还有皮特,还有丹尼斯和帕蒂,还有杰姬……”

“杰姬?你是说,我的邻居杰姬,杰姬在晚会上?”

“我告诉她我和男朋友之间的难题,她让我甩掉他,她告诉我说,我不可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小伙了,她告诉我她认为你喜欢我,否则之前我还没注意到,那是那么显而易见。”

“对不起。”

“没什么可抱歉的。”

她的语气很平淡、很坦然,她没有为此烦恼,我弄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么……现在你从我这里听到了……你怎么想?”

“我不知道。”

这不是我想要听到的。

“我有男朋友,我和他约会了四年,我对你不怎么了解,你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告诉我你喜欢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噢。”我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没有说她不感兴趣,但她也没说喜欢我,我计划好的表白随即终止。

“你的邻居杰姬是个很迷人的女人,你喜欢她吗?”

她突然冒出这样的话,让我全身一振,“我、我……”我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晚会上,你们两个告诉我说彼此很想念对方时,你们眼神中流露出的真情让我惊讶,你们不像是普通的邻居关系,似乎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深色的眼睛看着我,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犹豫着是否告诉她,我的荒唐过去,最后我下决心把一切都告诉她。

我从第一次在浴室里和里德夫人鬼混说起,当我说到我为里德夫人偷窃《华盛顿日报》的时候,克里斯蒂娜吃吃的笑起来;当她听到我在午夜被人用枪追赶的时候,几乎惊叫出来;然后我告诉她疯女人贝弗丽的故事,一直说到我被人铐在床上,狼狈不堪的样子。

最后我说:“一切都结束了。”

我说完这一切,我深呼出一口气,感觉轻松许多了,好像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被掀掉了。我抬起头看着克里斯蒂娜,心想她一定很蔑视我了。

克里斯蒂娜一直静静的听着,十分入神,我们彼此都沉默着,半晌没说一句话。

“我喜欢你。”她突然开腔,字字句句打在我的心上。

然后她说:“而且你……挺迷人的。”

我大概是西半球最无趣的家伙了,然而有两个不同的美女都认为我很迷人,看来克里斯蒂娜并没有因为我的荒唐往事而嫌弃我,这给了我勇气,鼓励我采取行动。

我凑近她,只有几英寸远,深深凝视着她,我等了几秒,给她退后的机会,看到她并没有那样做,我伸手把她的手握住,我再次给她时间把手抽出来,她没有,我低下头看着她深邃的眼睛,等待着。当我弯下身子她没有脱身离开,她闭上眼睛,我也一样,我们亲吻了大约十秒钟,我抽回身子,她抬头看着我,我们再次接吻了。

一分钟后我退开,然后放开她的手,我说:“过去的都已经结束了,让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她点点头,笑了。

当我回到宿舍,我一屁股坐下来,两个小时一动不动,我全身仍然处于麻簌簌的兴奋之中,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她的味道,感觉她柔软的香唇贴在我的嘴上。

萨姆醉醺醺的回到宿舍想要睡觉,“你做了什么事那么兴奋?”他一边爬上床一边问道。

“没什么,加班补了些工作。”

“晚安。”他说。

是的,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星期天,我和萨姆还有皮特去了教堂做礼拜,我们碰到了丹尼斯还有帕蒂。

“克里斯蒂娜在哪?”萨姆问。

我很高兴他问起,因为我也急切地想知道。

“噢!糟糕的一幕。”丹尼斯说:“她今早起来,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结束了。”

“她有男朋友?”皮特问道。

“是的,在家乡的,他是个蠢货。她以前就想过要分手,但我想她最终厌倦了,今天终于发生了,听起来他似乎很激怒,似乎她并不在乎。当我们要离开到这里的时候,她还没处理完,她大概去吃早饭了。”

做完弥撒,我们穿过校园来到女生餐厅吃早饭。

“你怎么了?”皮特问我:“整个仪式上你脸上都带着这种白痴般的表情。

牧师在台上正在讲述对邪恶的永恒诅咒,你却像中了彩票一样傻笑。“

“没事,没事,”我快活的说:“只是心情好,心情太好了,我的心情太好了。”

“傻瓜。”

我们排着队,装满食物,然后走进女生餐厅。在一个布满上百张桌子的大厅里,我立刻辨别出她就座的那一张,在后面靠左的角落。那是个圆桌,有六个座位,当我们走过她的时候我走在队伍的最后,每个人都找了个位子,有两个离开了,一个在克里斯蒂娜的对面,一个紧挨着她。

“坐这吧!”她说,用手轻拍她左首的座位。

我想我的脸要笑开花了,我乐得合不拢嘴。

吃过早饭,我送她回宿舍,她的室友出去了,她锁上门。

“我甩了我男朋友。”

“我听说了,我很遗憾。”

她笑了:“不,你一点也不,我也不遗憾。”

我们坐在床上。

“再亲吻我一次,我想我喜欢昨晚的那种感觉,但我想确认一下。”

我们花费整个早晨确认这件事情,我们她妈的确认了。

这是十一月份了,再有六个星期,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我尽可能多的陪伴着克里斯蒂娜,永远也不够。我们没有做爱,我也并不介意,只要能接近她就已经是天堂了,得到她的微笑、亲吻她,我可以等待作爱,倒不是我没有朝思暮想这件事,我太想和她做爱了,但这六个星期我乐于等待。

最后一星期到了,这没让我费什么力气——我的五门课中有四门没有期终考试,只有论文和项目设计,其中一门我已经知道我得了A。克里斯蒂娜有三门期末考试,我知道她需要时间学习准备,这真令人失望,因为我考完一门之后,星期一晚上就要回家了。

“星期天和星期一我都会忙忙碌碌的。”她说。

“那为什么我们不共渡周末良宵呢?”

“好啊!”她看上去有些古怪,很紧张:“我想给你圣诞礼物。”

“噢,好的。”

“你知道我在哪买的?”她说,那声音分明是在告诉我最好问问。

“嗯……帝国玩具店?”

她亲亲我的鼻子:“维多利亚情侣商店。”

我要飞起来了:“你是说,明天晚上,你要,嗯……”

“是的,明天我要‘嗯’,我会给你礼物,还有一瓶葡萄酒。你带来,你知道的……”

“我的貂皮手套?调味酱?掌中宝摄像机?”

“用于保护的,避孕套。”

当然了,我从她的房间里冲出去,到当地的一家便利店买了四种不同的避孕套。整个星期五晚上,我对着墙喃喃自语,我太兴奋了,急切的盼望时间过去,我让我正在应付考试的朋友发疯了。

星期六可真难熬。

“上帝啊,去散散步吧!”萨姆吼叫道:“我正竭力做完这些,你却坐在旁边等待着打炮,让我心烦意乱。”

“好的。”我暴躁的说,然后出去了。

天气很好适于散步,我消磨着时光,憧憬着希望,想知道克里斯蒂娜为我准备了什么样缠绵的、花边的节目。我等不下去了,但我必须等。

一小时候我回到宿舍,认为时间充足足以让萨姆冷静下来,我也需要收起放在我书桌上的装满避孕套的牛皮纸袋。我走上二楼,打开门——

迎面看见萨姆,坐在过道里,脸上露出怪异、惊恐的表情。

他看见我急忙跳起来,紧走几步,“公子哥,”他小声说:“我正在学习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敲门声,我打开门,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女人,穿着皮大衣站在那里。她问你是否住在这里,我说是的,她径直经过我,坐在你的床上。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告诉她很快,然后……”

他摇着头,好像不敢相信:“她脱掉大衣,她里面没穿任何衣物,什么也没有,然后……她把自己锁铐在你床上,是床头。”

他摇着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叫警察?拍照片?”

“那女人?她很漂亮?”

“是的,难以置信的。”

“黑头发,蓝眼睛,丰胸长甲?”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耶稣啊,是那个你对我们说起的女人?那个你说把你铐在床上的女人?那是真的?”

“嗯哼,”我走进屋子:“如果我五分钟内没出来的话,叫警察,叫海军陆战队,找个牧师来。”

我打开门走进我的卧室,毫无疑问,那就是贝弗丽躺在我的床上,她长长的大腿伸展开,她的手腕被一副手铐锁在我的床头上。

“嗨,我的情人。”她说。

“好啊,当你离开我的时候你说‘暂时再见’,在这个地方你这个坏女人又要做什么?”

她互相蹭着大腿,看上去是那么的匪夷所思:“你,想再见到我,我想再和你上床,顺便传授你一些新的技巧。”

我微笑的看着她:“你太自负了,是吧?”

她伸展开大腿:“我不应当吗?”

“不。”

“不?”她咆哮起来。

“不,我有个约会,和我的女朋友,我爱她。那么,”我说,我把桌子上的手铐钥匙装起来:“我不想打断这次重聚,但我最近太忙了。”

我抓过避孕套:“谢谢!”

她开始对我尖叫,一种她独有的连珠炮似的诅咒和唾骂,萨姆正站在门外守候着。

“让她叫嚷一会儿,然后打开她的一只手铐,给她另一把钥匙,告诉她,她有一分钟的时间滚出去,否则你就会叫警察来。别靠近她,她善于使用那长长指甲,相信我。”

“听你的。”

“好的,很抱歉她打扰了你用功。”

“嗨,没关系的,很疯狂的打断。”

“是的,没错是很疯狂,稍后见。”

“嗨,今晚好运,你这条公狗。”

“汪汪!”我说:“汪汪!”

第二天早晨……

第二天早晨我的头晕乎乎的,我禁不住回想起之前的夜里,克里斯蒂娜,她的模样,我们之间说的些什么,我们之间做的什么。我曾和里德夫人上过床,贝弗丽和我性交过,但克里斯蒂娜和我共同作的事情完全不同,那真是美妙,非常非常的美妙,离开她身边真是一种折磨,但我还保留昨夜的记忆,获得许多销魂之夜的承诺,我欣喜若狂。

我走进自己卧室的门厅,门仍然上着插锁,看来贝弗丽没怎么太发疯,我用钥匙打开门,一切完好。

“萨姆?”我叫道。

“我还在床上。”他叫道。

我走进他的卧室,他的骼膊交叉在脑后,被单一直拉到他的下巴,他的头枕在枕头上。

“你晚上过得怎样?”

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来:“很好,你呢?”

他咧开嘴笑了:“他妈的如你所料的那样精彩,她不像是你描述的那样坏、那样疯狂。”

我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

“我会告诉你的,但首先,”他从枕头上抬起手来,他正被铐在床上:“你能给我去除这些东西吗?我要尿尿。”

“耶稣啊,你整个一晚上都像这样?”

“是是是是的。”他说。

我抓起钥匙,颤抖着打开手铐。

“老兄,这感觉好多了。”他说。他掀开被单,我惊讶得透不过气来,萨姆的整个身体——前胸、大腿、大腿根、屁股……横七竖八划满了血道子,贝弗丽的惯用标志。

“你还好吧?”我说,担心他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晕倒。

“一级棒,老兄。”他站起来,抖落着骼膊,他又咧嘴笑了:“我昨晚可真过瘾,让我先撒泡尿,然后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请自便吧!”我说。我没再多说什么:“我已经知道大概了。”

他起身离开处理自己的事:“抱歉我以前没信你的话。”

“谁会相信?去尿你的吧!”

他离开了,我倒了一杯橙汁坐在那里,品味着那份和平和安宁,我有一种感觉,自从那个夏日,里德夫人把我逼进浴室的角落为我手淫开始,我的生活被赋予了一种狂热的色彩,现在都结束了。这样很好。

也许某一天我会再次渴望那种疯狂的刺激,但是我对此怀疑,我喜欢安宁的生活,我爱克里斯蒂娜,我陶醉其中。

我举起杯子,祝愿道:“致杰姬,致贝弗丽,我在此,祝她们俩好运。”

我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等着我的朋友回来,享受他那肮脏的、惊心动魄的艳遇。

我站起来,打开窗户,排放一下污浊的空气,校园的空气是如此清新,早晨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木洒落下来,沐浴在这和煦的阳光下,我知道,新的人生开始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