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隐居士 隐居士小说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拉克丝的隐秘生活 拉克丝的隐秘生活

    这篇文章真正的动笔的时间远在数年前,但真正去完成却是在近期。恰好现在高达SEED高清复刻版刚播完,这篇SEED同人也就趁机 炒炒冷饭吧,望笑纳。我一直很喜欢腹黑的女神小拉,就让她的歌声再次唱响吧!

    隐居士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拉克丝的隐秘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拉克丝的隐秘生活》,是作者隐居士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篇文章真正的动笔的时间远在数年前,但真正去完成却是在近期。恰好现在高达SEED高清复刻版刚播完,这篇SEED同人也就趁机 炒炒冷饭吧,望笑纳。我一直很喜欢腹黑的女神小拉,就让她的歌声再次唱响吧!

《拉克丝的隐秘生活》 终章·解体炼狱 免费试读

拉克丝在过量的媚药刺激之下,迷迷糊糊地来到了第七天,不知道黑斯和鸭舌帽,菲莉三人拿她的身体做了什么事,拉克丝这时才 发现自己的身体酸痛得厉害,几乎没法动弹。

拉克丝睁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基萨徳和卡娜,她的神智顿时恢复了不少,终于缓缓问道:“卡娜我可以想象到,但基萨徳你竟然没 死?”

基萨徳脸孔一阵扭曲,他挤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用吓人的嗓音说道:“拉克丝,你可把我害苦了,幸好我命大。”

基萨徳的身体动作显然不协调,卡娜一只手还搀扶着他,就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似的。

拉克丝看出来,基萨徳只不过是尚能做一点简单动作而已,往日的沉稳和坚毅在这个人身上已经荡然无存,他全身的神经系统受到 极大损伤,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但这样的人对于拉克丝来说才真正危险,因为他已经没有生存下去的意义,他可以不受死亡的威胁。

基萨徳让卡娜扶着他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隔了一会才喘着气道:“你这个女人果然厉害,我没有看错你。但你还是个人,你以为 我已死,竟然大意到去体验这种荒唐的节目?”

基萨徳咳嗽了几下,继续道:“拉克丝,你这个女人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淫荡,但平日里你压抑太深了,你一碰到这种事就不冷 静是吧。我原本没想到能这么快再遇到你,你让那三个人到处找男人来满足你,一个长得极像拉克丝的女人可以免费上床,这种传言要 听到实在太容易。”

拉克丝凝视着他,“然后,你们假装成来这里娱乐我的男人,避过守卫来到我面前是吧?”

“你总算想到了。”

基萨徳露出一丝笑容。

“但是已经晚了。”卡娜接着补充。

“哼,你们真的认为自己成功了?”拉克丝不屑地反问。

“拉克丝小姐,”基萨徳一脸嘲弄,他继续说道,“如果你有安排别人看着这里,我刚才用枪顶着你的脑袋时,外面早就冲进来了 吧。我也算是与你共同搞过一些阴谋诡计,你不是一个会大意的人,我是最了解的。”

卡娜拿出一个袖珍的仪器在拉克丝身上扫描,这仪器在贴近胸口的时候响了。她冷冷笑道:“基萨徳大人猜的没错,你这个婊子把 芯片预埋在胸口附近,如果我们真的威胁到你的性命,或者试图取出这块芯片,外面的警卫就会收到警告,没错吧。”

“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我们用设备维持你的生命,让你的心脏不会有停跳的迹象,这样就行了。拉克丝小姐,不是每一个心脏会 跳的人都能活得下去的,只要顺着你的游戏规则玩,就能毫无风险地把你玩死,嘿嘿嘿嘿。”

基萨徳得意地大笑,但他的脸却拼凑不出笑容,看上去极为诡异。

拉克丝瞪着他,底牌被对手掀翻让她的脸色变得阴暗,基萨徳努力想笑出来,但挤了几下还是没成功。

对了,黑斯他们呢?拉克丝环视周围,很快就在墙角找到了菲莉和鸭舌帽,这两人都瘫倒在墙边,似乎是晕了过去。黑斯则站在不 远处,背着双手,脸上恢复了往日那副淫邪的嘴脸,黑斯显然已经重新投向了基萨徳。

基萨徳看了看表,“还有十个小时才到七天整,卡娜,开始吧。”

卡娜点点头,她随身带着一个沉重的大袋子,那里面放着一部医疗仪器。卡娜从仪器的底部拿出一条奶白的管道,然后拿着小刀割 开了拉克丝的喉咙。原来这是一条氧气管,直接插在拉克丝的气管上,强行供应氧气。

“嘿嘿,你是不是怕我手抖把你的动脉割掉?”

卡娜笑着捏了捏拉克丝的鼻子,“不会让你这么舒服的,小贱人。”

卡娜给拉克丝戴上氧气管之后,紧接着又给她的后脑脊椎连接处插上一根钢针,“这东西可以保证你不晕过去,也不会过于刺激导 致死亡,当然你那帮可爱的警卫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他们还以为你在男人的猛干之下大声呻吟着呢,好好享受吧,拉克丝小姐 !”

基萨徳拿出了他准备用以报复的武器,这是一把短小的激光手术刀,通常用以除去人体组织才会用到的。基萨徳把这武器交给了黑 斯,“听我的吩咐,黑斯。”

黑斯点点头,他看着拉克丝,冷冷道:“拉克丝·库莱茵,你这个低贱的女人,我可没忘记背后的疤痕,别以为你能把我当宠物养 。”

拉克丝苦笑道:“黑斯,我可没当你是宠物,还记得我和你做过多少次爱吗?”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打个半死,只是想让我在强奸你时更为暴力,更为粗鲁吗?即使你长得极为漂亮,我黑斯大人也玩 够了,现在你想求饶?不是开玩笑吧,嘿。”

黑斯拿起了激光手术刀,残暴的笑容重新在他的脸上浮现出来。

拉克丝的最终处刑开始!

基萨徳颤抖着的手指了指拉克丝,说道:“这次我们不能大意,先把这贱人逃跑的工具割掉。”

黑斯点点头,他伸手捏住拉克丝的左脚,激光刀麻利地划下,拉克丝的两个脚趾随即断开,切口迅速烧焦没有一点血流出来。拉克 丝浑身一抖,禁不住惨叫出来,这是她第一次真切地体验到身体组织断开的痛楚。

“基萨徳大人,你看看,拉克丝这种女明星,脚趾好像也长得细腻点,真有趣。”

黑斯把切下来的两支脚趾丢给基萨徳,这脚趾看上去虽然依然白皙,但已然没有长在拉克丝身上时那种诱人的美丽。

拉克丝惨呼不已,卡娜听得烦了,竟然把屋里留下来的一大罐媚药,灌进针筒里给拉克丝注射进去。“这母狗就喜欢一边灌药一边 被虐待,满足你好了!”

拉克丝的身体里涌进剂量远超前面六天总和的媚药,神智顿时被冲击得七零八落,脚上的伤口处剧痛神奇般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 剧烈的快感。难道,现在碰一碰都能产生快感吗?真是好奇妙的身体啊,拉克丝这样想着。

黑斯继续割下拉克丝的另外三只脚趾,把一只原本属于美人的纤纤玉足改造成一只仅有脚盘的残缺物体。基萨徳玩弄着拉克丝的五 支脚趾,这些包着骨头的肉球还带着拉克丝的味道,他禁不住想咬烂一颗试试。

黑斯一手抬高拉克丝残缺的脚,他看着拉克丝那张露出痴态的脸,得意地一刀斩在拉克丝的脚裸处,一只脚掌离开拉克丝的身体。 拉克丝发出一声娇喘,完全淫化的下体喷出一股水流,仔细一看竟然是爱液,她高潮了!

拉克丝竟然在割下自己脚盘的处罚中高潮了,她那修长的脚现在只剩下大腿和小腿。黑斯拿起她的另外一只脚,在拉克丝自己的目 光注视中活生生割下了她的另外一只脚掌。拉克丝娇嫩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阻挡激光手术刀的能力,细腻的皮肤刚一碰到手术刀就好像 奶油那样融化,一股烧焦的肉味在空气中飘散,基萨徳兴奋得难以安静坐下。

“唔啊啊啊!”拉克丝发出大叫,剧烈的刺激让她的下体猛烈收缩,一股又一股的爱液从穴里涌出,快感如海啸般席卷全身。断脚 处的皮肉都被烧焦了,黑乎乎的一片,拉克丝自己几乎都能闻到那焦臭的味道。

黑斯坏笑着拿起拉克丝断开的脚掌,用力朝她自己的小穴里面塞了进去。拉克丝的小穴因为这几天来非人的摧残已经变得十分松垮 ,她自己的脚又是属于秀气的那一类,黑斯这一用力竟然把整只前脚掌都塞了进去。拉克丝几乎可以感到自己的脚趾碰着自己的子宫颈 ,娇嫩的阴道肉壁包围着自己的脚部,可惜这只脚没法扭动一下释放更强的快感。

黑斯用力把拉克丝的脚掌塞进了她的穴洞里面,一番努力之下竟然把整只脚都塞了进去,拉克丝的小腹鼓起一个大包,她自己的爱 液把自己的断脚浸泡在里面。“哟哟,这样都不裂开,拉克丝这骚货可真是不简单呐,真想在她唱歌的时候把麦克风给塞进去试试,嘿 。”

黑斯重新把断脚从拉克丝的水洞里掏出来,这湿乎乎的脚现在看上去有些发黑,大概是因为断口烧焦把血液都封锁在里面了吧。

黑斯用鼻子闻了闻,拉克丝的脚发出一股腥气,大部分是来自于她的爱液。

“嘿,臭脚婆娘,现在你的臭下身就跟脚一样臭,待会让你自己也吃一吃。”

基萨徳让黑斯把拉克丝这只湿漉漉的断脚拿过来,他仔细欣赏了一下,这可曾是多少人梦想着亲一下的地方。他摸了摸嫩白的脚趾 ,皮肤保养得非常好,死皮也有很仔细地清理,看得出拉克丝还是很注重这些细节的,不像很多美女,一脱鞋后根本没法看。基萨德用 力把拉克丝的断脚丢在地上,然后抬起自己颤抖的脚,尽全力踩了下去,血水从断口涌出,这只脚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继续,继续,黑斯。哈哈哈!”

基萨徳高兴得忘了自己是个残疾人,他下达了下一个命令,割掉拉克丝那招惹人的乳房!

黑斯一手捏住拉克丝的乳房,这对被捏得有点变形的肉球此时还是非常兴奋的,拉克丝感到乳头每碰触一下都会有如同高潮般的快 感。黑斯捏着拉克丝的一粒乳头,狠狠拉到了最长。“骚货拉克丝小姐,你自己说,希不希望我把你的奶子割掉?哈?”

拉克丝此时完全被性欲淹没,她竟然涌起了十分强烈的欲望,想要黑斯割开她这对尤物。拉克丝瞪大眼睛,点了点头,她同意了黑 斯的说法。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

黑斯拿起手术刀,灼热的刀锋一下子刺进了乳晕,黑烟从乳晕的裂口处冒出,凸起的乳头浸泡在自己内部冒出来的黑烟里面,她的 整个奶子好像蛋糕一样轻易地裂开,而且马上就裂开到了根部。拉克丝嘴里冒着唾沫泡,眼睛翻白,她被乳头毁灭前所产生的快感掀翻 ,全身都好像高潮了几百次似的,失去控制的下身再次让基萨徳看到爱液大量涌出。

黑斯把拉克丝乳房上的切口用手撑开,这只尤物里面充满了饱满的脂肪团和各种管道,血管,乃至成熟的乳腺组织都能看到,红红 的一片软肉,整只乳房显得乱七八糟。黑斯这次不再用手术刀,他直接用手插进拉克丝的乳房里面,粗糙的大手恶狠狠拖出了她的一大 团乳腺组织和脂肪囊,放在拉克丝自己的肚皮上。

拉克丝看着这团血淋淋的肉块,原来自己搓起来那么舒服的东西就是这个啊,放在肚皮上看起来还真是难看呢。黑斯看到拉克丝裂 开的乳房里涌出大量血液,这才用手术刀把拉克丝的乳房连根切下,只给她的胸口留下一个圆形的伤口。

“平胸的感觉如何?”

黑斯顺手就把拉克丝的另外一个乳房连根切下,拉克丝大喊几声,似乎在哀叹自己真正成了一个“飞机场”,她的表情让基萨德和 卡娜觉得更为兴奋。黑斯把这只切下来的乳房拿给卡娜,后者接了过来,放在鼻子边上闻了下,皱眉道:“又腥又臭,难以想象拉克丝 小姐的奶子竟然是这种烂肉团!”

卡娜故意把拉克丝的乳房放在地上,然后用脚后跟狠狠踩下,鲜血从烧焦的断口涌出,乳房也变得更为苍白。拉克丝看着自己那娇 羞的美乳现在变成了一团毫无美感的烂肉,这巨大的变化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但身体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甚至还想要一 次。

“卡娜,差不多该拿出去了。”基萨徳指了指他们带来的一个小袋子。“拉克丝小姐,我们要把分尸后的你带出去可不能一次性带 ,我想你那些手下看到一个小包包的时候,不会怀疑你在里面吧?”

基萨徳的想法极为邪恶,他让卡娜把拉克丝割下来的一只断脚塞在小包里面,然后就装扮得像一个普通的嫖客,离开了这个房间。 这做法不能不说相当高明,人员的正常进出还能伪造出里面一切正常的假象,特工们无论如何猜不到拉克丝正在被肢解。

卡娜拿着包包出去了,黑斯趁机把拉克丝膝盖以下的部位一块一块切下,就好像凌迟一样。拉克丝的身体扭动不停,但无可奈何的 是身体越来越小了,她现在是不可能站起来的。

过了一会,卡娜回来时发现自己有了一大堆肉要分批运送。她正在装包时,拉克丝努力说道:“卡娜,虽然你们赢了,但能不能听 我一个要求?”

“有意思,听听吧,说。”卡娜回道。

“我可不想死在黑斯这个小人刀下,你和基萨徳大人,能不能用特别屈辱的方法了结我?”拉克丝第一次用了哀求的口吻。

“我特别想这样……”拉克丝让卡娜把她翻过来,露出了她的屁眼和阴户,“这样,让你们两人,各自拿着一把刀,从屁股和小穴 里面插进来,把我……求你们了,即使是到最后,我也想这样试试。”

她的脸红得发烧,仿佛这就是一个多年的心愿似的,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以这样屈辱的方式死去,也算得上难堪了。

卡娜看了看基萨徳,后者回道:“不错,还真是符合拉克丝这种荡妇的死法,不过我们可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这时,黑斯插话道:“基萨徳大人,其实你们可以放心做,仅仅是出血的话,我可以马上封住。”

“好,那你来扶我!拉克丝这贱人,知道自己断脚没奶的样子已经活不下去了,还想这么淫荡的主意!”

基萨徳在黑斯的搀扶下走到拉克丝旁边,他接过卡娜递过来的匕首,这是一把真正的钢刀,插进肉体里会出现一个血窟窿。基萨德 见拉克丝一心求死,倒也不想节外生枝。

卡娜把拉克丝立起来,然后她自己拿着刀对准了拉克丝的屁眼,基萨徳拿着刀对准了拉克丝的阴户。“贱人,这一刀下去,你就再 也不能做爱了,你还想要吗?”

“请用力,用力插死我。”

拉克丝浑身发抖,剧烈的快感在身体里流动。

“喝!”

基萨徳和卡娜两人同时用力,锋利的刀锋散发着寒气插进了拉克丝的两个温热的肉穴里,尖刀势如破竹般地刺穿了她的肠子和子宫 ,拉克丝只听见自己下体发出一声轻轻的“噗”,随后就是一股排山倒海的复杂感觉。基萨徳甚至还顺势一转,把拉克丝的阴道也切了 一个大口子,彻底摧毁了这个迷人销魂洞的功能。

“啊!啊,啊啊!”

拉克丝发出连续的惨叫,她的下体涌出一股鲜血,伤势极为屈辱,堂堂一个大人物拉克丝竟然让别人用匕首插进了屁股和阴道,这 种死法对于一个美女来说莫过于天大的讽刺。

匕首从拉克丝的下体拔出,她的屁股和阴户里同时喷出鲜血,下身的销魂洞彻底变成了血窟窿,看上去极为吓人。拉克丝面朝下瘫 倒在床上,她能感到全身的力气逐渐流失,血液里富含的激素让她保持在美妙的高潮状态,这种高潮正在随着血液流出,下体好像喷出 了数不尽的潮水。

拉克丝张大嘴巴,全身颤抖,长发散乱,红润的面色也迅速消褪。

当然,基萨徳是不会让拉克丝死的,他要非常微妙地把拉克丝置于不死不行但又不会马上停止呼吸的地步,他相信自己可以取得这 个艰苦的胜利。

黑斯赶紧用手术刀割开拉克丝的肚皮,然后把匕首刺穿的子宫和肠子全部烧焦,这个过程又把拉克丝弄得激动不已。

现在拉克丝的小腹已经打开,她的阴道在空气中蠕动不停,子宫颈和子宫后壁的破损处已经烧焦,仅存的肠子散乱地放在肚皮下面 。“请大家注意看,这就是荡妇拉克丝吸引男人去抽插的地方,哇,跟猪肉有什么区别呢?”

拉克丝差点晕了过去,要是没有后脑的钢针的话。

黑斯现在看上去红光满面,仿佛一个复仇成功的胜利者一般。他继续用手术刀仔细地割下拉克丝的子宫,阴道,卵巢和一堆肠子。 最后,黑斯用双手捏着拉克丝的两片阴唇,他兴奋地喊道:“老子很早就想这么干,一刀废了你这个女人!”

他一手用力划下,拉克丝稚嫩的两片大阴唇和两片小阴唇一起离开身体,涨大的阴核也一起变成了黑斯手中的玩物,这堆软软的肉 已经很难分辨出原来的样子。

拉克丝残缺的肚子弓了起来,正在高潮的部分被活生生割下,她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流下,声嘶力竭。黑斯扬起 手里的战利品,他狠狠吸了一口空气中飘荡着的肉味,那是粘着爱液的私处烧焦了的味道,而且属于那个让人遐想的拉克丝!

基萨徳松了一口气,扭曲的脸竟然平和了一些,他觉得胜利已经拿到了,被折磨成这样的拉克丝,即使不死,也没法再以一个女人 的身份生存下去,这对她来说是致命的。

“黑斯,割开那个肉球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卡娜兴奋地喊。

黑斯把拉克丝被割下来的子宫拿在手里,这个血红的组织现在还保持着倒梨形的样子,那表面的血脉似乎还会抖动,浑身散发出一 股血腥的热气。黑斯切开了拉克丝的子宫,这个器官的内部有着粉红的绒壁,大量的液体从器官里面泄出来,大概是男人射进去的精华 以及拉克丝自己的潮水吧。

黑斯把拉克丝这被切开的子宫塞到了她自己的嘴里,“吃吧,贱女人!哈哈哈!”

他紧接着又把拉克丝的卵巢切开,桌上一片狼藉,好似菜市场的肉类摊档。

拉克丝的肚子变得空空如也,卡娜脱下自己穿着的丝袜,扭成一团塞到里面,然后还吐了一口痰。“主人,我们是不是干脆杀了她 ?”

基萨徳摇摇头,说:“这可不行,她的心脏如果现在就停止跳动或者是芯片离开房间,我们肯定会被袭击。至于这里面发生的情况 ,我刚才已经用枪试探过了,没有视频监控,看来这次我们可以完胜。我等着看你的讣告,拉克丝小姐。”

基萨徳努力站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着需要扶住椅背。他高兴地说:“卡娜,我们慢慢把拉克丝小姐的碎块运出去,即使她的医生 发现了都没法拼接,留下她的躯干和头部就行,手和舌头也割掉,啊别忘了再把鼻子和耳朵也一并收下,我要带着回…………”基萨徳 的话语突然停住,卡娜突然发现一股鲜血从基萨徳的太阳穴上涌出,他就像一根木头那样倾斜然后倒下。默勒·基萨德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的死亡来得如此突然,他至死也没发现自己错在哪里。基萨德倒下的时候,一捆绑在身上的炸弹散了开来,原来他一早就准备了同 归于尽的装备和想法。

“这到底是!”

“啪……”轻轻一声,卡娜看到自己的心窝也出现了一个血洞口,“是谁……”她的嘴里涌出一股腥气,失去力气的身体就好像垃 圾那样慢慢倒下。

黑斯吓坏了,他刚想蹲下去,但自己的肚子马上中了一枪,整个人踉跄着退后贴到墙上,剧痛袭来。这个亲自给拉克丝开膛破肚的 男人,最后的目光只看到拉克丝得意的笑容。

过了一小会,一个红头发的美丽少女出现在拉克丝面前,“哇,拉克丝小姐,我的尺度把握不错吧,希望你满意,嘻嘻。”

来人正是露娜玛丽亚·霍克,她的右手拿着一把狙击枪,枪口还在冒着烟。“楼下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已经追随他们主人去了。”

“太,太完美了……”拉克丝吐出自己的子宫,迷人的微笑再次浮现,而且是发自内心的。“露娜,我成功引出那两人,你看我说 的对吧。”

“拉克丝小姐,你可真是个可怕的女人,而且还喜欢这种变态的游戏。你真的不怕基萨德把你杀了么?”

“杀了我?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样谨慎的人不会贸然冲动,所有的规则我都给他设好了,他只会照着规则玩最保守的路线。而且 这种随时都可能被杀掉的感觉,还真是很刺激哦。”

“嘿嘿,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露娜把枪口对着了拉克丝。

拉克丝满不在乎地说:“露娜,你怎么舍得杀了我呢,你最喜欢看我裸着身子,然后狠狠抽打到漏尿的样子吧,救了我,以后经常 给你这样干,好不好?”

“唉,我真服了你,你就不怕身体被打坏啊。算了,我还是赶紧把你送那个地方医疗吧。”

露娜把枪背到身后,准备动手去搬拉克丝。

“等等,我还有一个请求,露娜。”

“还有?”

“你看我现在的身子,已经没用了吧,我一直想试试一件事。你把我拦腰斩断,剁去脚手,然后装在黑袋子里带出去,这样想起来 好刺激,也许一辈子就能体验一次。”

露娜看了看拉克丝这残缺不全的躯体,她的脚只剩下大腿,阴户也已经消失不见,只有看着那张俏美的脸庞时还能想象到那个歌姬 的美妙身段。她捡起基萨德的刀,笑着道:“那也好,能把拉克丝小姐碎尸万段的机会,也不会多。”

拉克丝的眼神又迷离了,她开始想象自己的身体分别装在几个袋子里的情景,那断裂的下体不断渗出血水,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刺激 。对了,脖子后面那个装置可不能拆,这可是保证在边缘玩火的关键呢。

一周之后,拉克丝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醒来,她旁边的手术平台上放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女体,旁边还散落着一些器官。戴着大口罩的 医生来到她面前,检查了一下她的器官,“拉克丝小姐,你的身体已经用克隆体完整更替了,现在你觉得正常吗?”

拉克丝动了一下手指,跟平时没有区别,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富有弹性的感觉,乳头依然那么敏感。拉克丝呼出一口气,笑着 道:“谢谢你医生,我看没有什么问题。”

医生拿起一个本子,念道:“根据手术前的判断,克隆体的组织构成与你本人高度相似,存在轻微差异的神经系统按照手术前约定 已经保留,大脑组织在新的身体里适应度完美,新的分泌系统循环成功,手术已经完成。”

“嗯,谢谢。”

拉克丝笑得如一朵花,她的手指在被子底下摸到了自己的私处,紧闭柔软的触感,就好像还没开苞过的处女一般。她利用自己原本 的身体玩了一个最为刺激的游戏,同时击毙了基萨德,殖民卫星事件中留下的克隆身体完成了最后一步,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露娜走进病房,她看到拉克丝醒了,微笑着在两步外站直。“拉克丝小姐,你觉得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哦,”拉克丝冲着她一笑,“我恨不得待会就让你检查检查呢。”

“嗯嗯,我会跟真说一下的,以后这就是我们三人的秘密了。”

露娜俨然想获得了一个专属女奴似的。

“对了,当时晕倒的那两个人还在吗?”

“还在,我把那两人关在下面,他们没有问题。”

“安排一下,我要跟他们聊聊。”

半个小时后,全身穿着跟日常无异的拉克丝坐在了牢房的门口,她的面前是被囚禁了一周的鸭舌帽男子跟貌似拉克丝的女子菲莉。 露娜救下拉克丝的时候也顺便把这两人关起来,毕竟他们知道的东西有点多。

拉克丝轻松地坐着,双脚优雅地并拢后微微倾斜,她知道面前的两人异常紧张,生怕自己会被灭口。

“我想,”拉克丝开口道,“你们继续做原先的生意,我不会阻止你们。”

鸭舌帽男子和菲莉同时抬起头,他们对这种结果颇为意外。

“但你们跟我一起渡过了那段时间,我们不是朋友也算得上熟人了吧?”拉克丝温和地说。

“我们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保证。”鸭舌帽首先道歉。

“你们能打扰我吗?”拉克丝噗嗤一笑,“我可要打扰你,我不但要你们继续维持原来的生意,还想跟你们合作一下。”

拉克丝能有什么可以合作的,两人面面相觑,难道七天高潮的游戏还要继续不成?两人迷惑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拉克丝让露娜 给他们拿了点水,等他们镇定一下之后,她才继续解释。

按照拉克丝的意思,从今往后拉克丝会以自己的身份给鸭舌帽这两人提供协助,为了让菲莉更有可信度,她会故意穿上菲莉穿过的 内衣,然后在酒店里脱下,再安排狗仔队偷到内衣。经过这样的安排之后,拉克丝的粉丝们就会坚信,拉克丝确实是一个脚臭异常,拥 有不符形象体味的大明星。

“拉克丝小姐……我能问一下,这样做的意义吗?”

鸭舌帽男子胆怯地发问道。

“因为这样做的话,我觉得粉丝们看我的目光会比较刺激呢,你不觉得吗?”

拉克丝俏脸爬满红晕,继续说道,“如果有特殊的粉丝要求亲眼看看,亲手摸摸,我也可以假装喝醉了哦。”

“你这个女人,什么要求都能答应?”

菲莉有点鄙视她的意思,但这样的目光让拉克丝觉得更为刺激。“我要你帮我舔脚,行不行?”

“当然可以啦,以后我就是你们两人的秘密小奴隶了,要多多抽空让我快乐一下哦。”

拉克丝发自内心地露出笑容,粉红的长发在背后不安分的甩动。

淫荡的道路,从此开启…………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