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三条鱼(santiao1988)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三条鱼(santiao1988)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被意外打乱的受孕计画 被意外打乱的受孕计画

    今天的争吵其实男人早已料到,只不过没想到老婆毫无回转余地而已。男人叫雷明,有着威武的名字,却是个妻管严,在公司做销售的高管,也算是事业有成。女人叫婉君,是个一向坚持自己也须有事业的职业女性,是骨子里的女强人,有句戏词叫什麽来着?「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实力」,也许她就是这种吧,出落的167的苗条身材,精致美妙的五官,是绝对的大美女,不过性格却分外要强,不是一般男人可以接近和驾驭的。所以他俩的结合一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过後来想想,也许就是这种女强男弱的组合,才更是和谐吧。  两人结婚了两年,还真是出乎意

    三条鱼(santiao1988)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被意外打乱的受孕计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被意外打乱的受孕计画》,是作者三条鱼(santiao1988)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的争吵其实男人早已料到,只不过没想到老婆毫无回转余地而已。男人叫雷明,有着威武的名字,却是个妻管严,在公司做销售的高管,也算是事业有成。女人叫婉君,是个一向坚持自己也须有事业的职业女性,是骨子里的女强人,有句戏词叫什麽来着?「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实力」,也许她就是这种吧,出落的167的苗条身材,精致美妙的五官,是绝对的大美女,不过性格却分外要强,不是一般男人可以接近和驾驭的。所以他俩的结合一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过後来想想,也许就是这种女强男弱的组合,才更是和谐吧。  两人结婚了两年,还真是出乎意

《被意外打乱的受孕计画》 七、 免费试读

温暖的水流淌过身体的曲线,冲上坚挺的双峰,流过平坦的小腹,抚过寂静的幽谷。婉君就这麽任凭热水从头到脚的冲刷自己,已经不知冲刷了多久了……

她几乎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麽从那个厕所里出来,摇摇晃晃的回家,依稀记得的,只不过是到家後,就扔掉了抱抱,脱掉了全部的衣服,然後就到了这里,就呆到了现在。水蒙住了脸庞,很舒服,也可以冲刷掉止不住的眼泪,除了不断的哭泣她还能做什麽呢?老公不在,公公不在而且在了也没有用,自己计画了这麽久的受孕计画,只是想好好的怀上老公的宝宝,结果呢?也就在危险期的开始抢着做了一次,反而不仅被两个壮汉闯入家中羞辱,还在自己的排卵期疯狂的射入……而今天更是噩梦样的日子,很少坐公交的自己居然会碰到大胆的痴汉,上厕所整理的时候又碰到修理工的轮奸。想想也好笑,本来是只想让老公满满的内射进来让自己怀上宝宝的,结果居然让老公以外的人射入了N次,一个比一个深,一个比一个多……

婉君伸手扒开了蜜穴的嘴巴,再次将一些热水拨弄了进去……很舒服……水流的触感如同舌头一般在里面旋转。开始洗澡的一开始,她就用莲蓬头疯狂的冲刷下面,忍着被水流冲至高潮的快感尽可能的清洗着,可惜她自己知道是徒劳的,隔了这麽久,该出来的早出来了,出不来的现在也出不来。

对了,药也没有吃,时间有点久了哎……婉君关上了龙头,走出了浴池,开始擦拭着自己的身体。镜子中的那个人身材那麽完美,再搭配上美丽娇小的面容,令男人着迷又有什麽好奇怪的呢?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再纯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已经被污染了,自己该怎麽面对自己的老公呢?

因为家里也没人,婉君穿着简单的睡裙就出了浴室,然後立刻就呆在了那里,心脏有种骤停的感觉……她赫然看到的,立在沙发一侧的,风尘仆仆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公?!

「老……公?」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开始以为又进来了陌生人,然後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期盼已久的老公,这份意外,这份惊喜,一时半会儿都没法接受。

「嘿嘿,君君啊,当然是为夫啦,怎麽这个表情?想给你个惊喜而已哦!」雷鸣一脸傻笑,不好意思的摸下头,老婆一向很严,哪里敢随便给惊喜呢?一个不小心就成了惊吓就不好了……

「你不是……你为什麽……」婉君还是楞在哪里,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不是出差了嘛,去了後发现问题不难解决,想着快点回来,就死命的干活咯!然後就给老板申请提前返回,没想到居然同意了,哈哈哈,是不是很幸运?」雷鸣很开心,显然老婆不是一个枕头丢过来的这种反应让他很受用。

「是……是啊……」很幸运,婉君还能说什麽呢?呆了一小会儿,发现雷鸣已经走到了身前,一股风尘的夹杂着些许汗味的熟悉味道涌入了鼻翼,雷鸣攀上了婉君的双肩,享受着久违的娇嫩触感,抑制着内心的渴望:「君君,让我洗个澡呗,我……我……我还想嘿嘿……今天赶回来不是……不是日子刚好吗?我还想……嘿嘿。」

对着自己的老婆居然羞涩到这样,婉君也是没了办法,回报了一个甜美的微笑:「是啊,今天还在危险期里呢,老公不想多努努力麽?」声音温柔而带点小女生的撒娇,婉君都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小女生了,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样的声音了,自然也不知道这样的声音的杀伤力。

「君……君君?」雷鸣吓到了,老婆什麽时候对自己这麽温柔过?「你怎麽……」

「咋?不喜欢?」

「不不不不,很喜欢,君君这样……好……好性感……」雷鸣不管不顾的将婉君搂入怀里抱了个结实,顾不得老婆一向会大拳伺候让一身汗味的自己滚粗,老婆的这般温柔让他分外的兴奋,「对……对不起,我就想抱你,我马上去洗,去洗……」

「傻瓜,你是我老公啊,紧张个什麽啊……」婉君非但没有推开,反而环起雷鸣的腰,将老公抱的紧紧的,是啊,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麽?熟悉的身体,亲密的关系,以及自己渴望的感觉。没想到一向爱乾净老公不洗澡不准碰的自己,如今居然如此喜欢此时的老公,那个温度,那个味道,那个触感,她甚至能感觉到老公下身的帐篷,自己穿的这麽少,又薄,微微挺起的乳尖直接刺在了老公的胸膛,那股子痒痒的感觉传到下面,让她觉得自己似乎流出了什麽……可是雷明老老实实的抱着,手都不敢乱动,就像在等着老婆的指令一样,婉君只好自己承受那逐渐升高的体温,和逐渐灼热的下体。

「老公……」婉君享受的嘴唇微张,吐出了她最想吐出的词,「想要我吗?」

话一出口,婉君明显感觉到了雷明全身狠狠的紧绷了一番:「君君,你……你……」语气中透着不可思议。

「你急着回来……不就是想让我怀孕麽?现在你在了,我也……在了……你……」婉君在雷明的耳边轻轻地吐息着,她发现这招很好用,以前怎麽没想过这麽调戏老公也是不错的呢?

「我……我要……我……」雷明把婉君扳正了,就这麽看着婉君微微涨红的脸,还有红润的双唇,老婆美人出浴,自是最有诱惑力的时候,自己居然还把持的住?估计还是不敢吧……

婉君缓缓地凑近了去,微微闭上了眼睛,雷明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诱人的唇居然主动靠近了自己,此时的老婆更是充满了诱惑,美的不可方物,哪里还受的住,也顾不得会不会挨打了,猛地贴了上去,狠狠地吻住了她。轻易地撬开了双唇,有力的舌头直探入婉君的香泽。

「恩……」婉君享受着老公从未有过的粗暴,感受着完全属於自己的熟悉男人的气息,急迫的想要老公更深一步……但老公此时却变得温柔起来,原本粗暴的舌头又变的温柔而小心,细细的与自己的舌尖纠缠。

「老公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需求和节奏麽?此时的自己哪里还需要这般的温柔对待啊!」婉君一阵心急,睁开眼,看见的是老公紧闭双眼一脸享受的表情。

「臭小子,果然……」婉君一阵恼火,但下体的灼热感越来越重,偏偏老公此时转而了温柔,「他故意的吧?!」她现在好想被老公撕碎,然後推倒在床上啊!恩?婉君偷偷一笑,突然开始了主动的反扑,将老公的舌头顶了出去,然後自己的舌头补了上去,钻入了老公的嘴里,开始了灵巧的挑逗。

「恩……恩?唔……恩……」雷明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脸迷醉红润的婉君的脸,嘴里的是胡搅蛮缠的女人的舌尖,自己也不知道是该躲还是该迎合,连老婆的名字都说不出来,因为舌头被搅的一塌糊涂。

婉君不依不饶,腾出双手,开始解老公的衣服,还好只是衬衣而已,但她故意变的粗暴,就如同平日里揍他一样,就差点没扯开了扣子。很快,坚实的胸膛暴露在了自己的视野里,她喘着气,满意的看着老公的惊诧的表情。

「君君……你……你怎麽了啊?」雷明一脸的不可思议,老婆从来没有这麽主动过,虽然……但是……

「啊……哦……」忽然变成了呻吟,因为婉君一口含住了雷明的乳尖,他何曾有过这种体验,平日里保守的老婆就像公式一样的做爱,更不要说来发掘自己的敏感点了,此时突然的一试,却发现自己的这里格外敏感。

婉君将老公的双手摔到自己身後,全力攻占他胸前的两点,如同亲吻一般,允吸,然後舌尖来回的扫动,换来的是老公阵阵舒服的呻吟,「嘿嘿,原来还可以这麽好玩……」婉君莞尔一笑,决定继续坏下去,她用湿润的舌尖在老公的身体上画着画,品尝着熟悉身体带来的刺激触感,同时开始接触他下身的「武装」。

「君……君君?!」老公的反应几乎变了声,僵在哪里不知所措,婉君真心气恼了,这小子自己都这样了,居然不回应下,好啊,折腾死你!她狠狠的脱下老公的内裤,一根熟悉而陌生的肉棒弹了出来,高高地挺立着,雄性的气味立刻扑入鼻息,男人的味道极其的厚重,他风尘仆仆回来,都没来得及洗澡,换了以前,连碰都不会让他碰自己,可此时这个味道却点燃了自己内心的欲火。如果说自己为陌生人口交是负罪感大於快感,此时面对属於自己的熟悉的肉棒,这些又算的了什麽呢?想到这里,婉君一口咬了上去,将老公的肉棒直吞到底……

「啊……君君……君君……你……」老公浑身颤抖着,肉棒上传来的巨大刺激传遍了全身,差点就在这温暖的洞中爆发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下的婉君,想都不敢想的看着她温柔的吞吐着自己的肉棒,这等淫靡的画面虽然自己渴望许久,可没想到的是它会这麽快的来到。他享受着肉棒上温软的触感,和滚热的温度,感觉自己都快要融化了,双手自然的搭在了婉君的肩上,轻轻地触摸着,啊,这就是君君的肌肤,润滑的就像水一般……

婉君初期的不适感已经消失了,转而代替的是别样的快感,从口腔传递到了小穴,催发了一阵阵的水流,她能感觉的到止不住的水正在沿着大腿往下流,她多麽渴望同样的抚摸啊,可老公到现在还只是在轻轻的摸着肩膀,摸着肩膀?!

她火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面对着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麽的老公,照着胸前就是一拳头。

「嗷……痛……君君你……」趁着老公因为吃痛而扭曲的档口,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一路连拖带拽的拖入了卧室,狠狠地推到了床上,「君君……你……你……」

她都不想说话,她只想要肉棒插入,只想……而且只是老公的……既然老公不主动,那就……她的目光移到了肉棒上,经过一番舌战,肉棒上沾满了自己的唾沫,变得油光亮滑,粗大的肉棒泛着紫红,显然是怒而待发了。自己刚洗完澡,睡衣之内什麽都没有,更是方便,她跳上了床,骑在了老公的身上,然後扶住了那坚挺的肉棒对准了自己的小穴,缓缓坐了下去……

「啊……唔……好棒……好舒服……」过了这麽久她才头一次发出声音,老公虽然身体迟钝,但肉棒却不迟钝,此时的它坚硬如铁,是100% 的战斗状态,此时进入到了潮湿的巢穴中更是如鱼得水变得越发粗硬。而层层摩擦带来的快感跟是直冲脑际,让她顿时有了解脱般的愉悦感。

「啊……好好……好舒服……君君……我……」老公语无伦次,显然是还在惊吓和享受外加不解中纠结,但没有关系,今天注定主导者,不是你……

婉君等适应了一会儿後,就开始自己挪动双臀,开始前後的耸动,她还从来没有这个姿势过,也只是看过类似的画面,听闺蜜偶尔聊到,曾经的自己哪里敢亲自尝试?最多也只是羞羞的想想而已,此时才发现,这样的刺激程度远超过了老公来耕耘!老公肉棒虽然还行,但技术实在是……也许是因为自己平日里保守惯了,严厉惯了,让老公没了雄性的侵略意识,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力度,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深浅,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方式……而这些,都不是老公教予的……

想到这里,婉君心中一阵悲愤,她只想好好宣泄,什麽矜持,什麽道德,通通都不要了!她加大了动作的频率,肉棒在G点附近来回的摩擦,让她分外的享受,更因为这个姿势,让阴蒂也能得到充分的刺激,简直是绝佳的爱爱动作啊!

「恩……啊……舒服……好棒……好舒服……恩……」她不自主的发出了呻吟,享受着头一回的主动所带来的别样感觉。

「君君你……君君你今天是怎麽了……恩……呼……」雷明没想过这个姿势,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在上面劳作,所以此时的景象令他热血沸腾。婉君在上面前後的移动着,坚挺的双乳前後的甩动,那粉嫩的乳尖早已挺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允吸,想要去占有。他试探性的伸出双手,攀上了婉君的双峰,饱满柔软的触感暂态通过手指传到了自己全身,原来这个角度抚摸是这个感觉……

婉君感觉到老公的手揉住了自己的胸,虽然动作轻柔不是现在想要的,但老公也能这麽主动下也是不错。她停了停,然後没管老公的反应,换成了上下的套弄。

「啊……啊……」这个就不同於刚才研磨的感觉了,粗大的肉棒直上直下,每次都是全根而出,全根而入,由於深度全由自己控制,婉君让它每次都直接通入到了最深处,层层叠叠的嫩肉被用力地贯穿,被狠狠的翻动,就像平静的湖面被导入了巨大的妖兽,在里面翻江倒海,「啊……恩……好……好刺激……好想……老公……啊……」婉君此时早已将所有顾虑和束缚抛诸脑後,全身心的享受着身体的愉悦。

「啊……啊……老公……」

「恩……呼……君君……君君……」雷明听着下体相碰传来的啪啪水声,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刺激,听着老婆的呼唤,更是心中酥痒。

「给我小宝宝……好不好……恩……好不好……」

「好……君君帮我生宝宝……生宝宝……」不知怎的,雷明自己的肉棒又硬挺了一分,老婆主导着速度和力度,却是这番的爽快,酥麻的感觉正在四肢扩散,射精的欲望正在加剧。

「都……啊……都射给我……都……啊……啊……射给……我……」

「好……都射给君君……都给我老婆……」雷明喜欢这样的回应,也喜欢这样的婉君,不再那麽高高在上,而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属於自己的女人。

「灌满……灌满……老公……」婉君已经失神了,她仰着头,快速的上下耸动,坚挺的双乳如波浪一般上下翻动,在雷明的手心中进进出出,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际绷得紧紧的,浑身的肌肉也都在逐渐收缩,「快……快给……给我……」

「好……」雷明已经到了头,婉君这番挑弄,自己比平时更加按耐不住,不光是身体上的刺激……他不再忍耐,扶住了婉君的腰,开始配合着使劲抽插。

「啊……啊……啊……老公……啊……好棒……啊……要来了……来了……老公……啊……」婉君一声啸叫,整个人弹成了弓形,全身肌肉的绷紧将肉棒夹的死死的。

「啊……好紧……啊……」雷明从没想过婉君的小穴能如此之紧,怀疑都会被她夹断,但此时小穴就如同无数婴儿的小嘴一般贪婪的允吸着自己的肉棒,更是让他无法再忍耐,随着婉君的抽动而精关大开,攒了几天的浓厚液体喷薄而出,狠狠地冲入了神秘的幽谷,痛击在了婉君的子宫颈上,并随着张开的子宫口渐入到了更深的地方。

婉君被滚烫的精液一激,又是一轮高潮袭来,彻底没了意识……

许久……

「老公……」

「恩?怎麽啦君君?」

「你说……一定会怀上的对吧?」

「恩,肯定可以的,相信我……」

「那……你要对宝宝好好的哦……」

「傻瓜,我的孩子我能不对她好麽?」

「恩……我的孩子呢……」

「恩……我们的孩子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