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何人初媚月临河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何人初媚月 何人初媚月

    女主角名字:明阪曦月。  这篇文的起因,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写的都是玩弄人心的作品,不,我是可以写纯爱的。  此文献给零神树缘兔,和欣赏这篇文的读者。未必很好,不过也是用心之作,希望能让各位有一点点愉悦。

    临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何人初媚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何人初媚月》,是作者临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主角名字:明阪曦月。  这篇文的起因,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写的都是玩弄人心的作品,不,我是可以写纯爱的。  此文献给零神树缘兔,和欣赏这篇文的读者。未必很好,不过也是用心之作,希望能让各位有一点点愉悦。

《何人初媚月》 续11 第六日—初始,记者帽酱 免费试读

又是新的一天,今日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更重要的是,今天是周六了!

换句话说,明天就是星期天的休息日了,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了。

大家的心情大概都因为每周一日的难得假期而兴奋雀跃起来。

当然,考虑到学园祭就在眼前了,届时还呆在学校做准备筹备工作的学生们恐怕还是会很多,想要趁着明天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那是没可能的。

或者说,大概是由于结界的特殊影响,学校里的大家,活力充沛得令人吃惊。

而且一大早就是令人看得热血贲张的场面。

这次不是发生在我们教室,而是——当我在走向通往教室的路上,还在感叹着今天真是比以往安静啊的时候,谁知,才走到教室所在的楼层,就看到一群人往某个教室里聚集,其中也有我们班上的熟面孔。

虽说对其他班级的事情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但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我都要变成惊弓之鸟了,总觉得说不定都会和怪异有联系。就姑且过去看看了。

挤进门去后,第一感觉是,人确实是真的多,多到夸张。

简直就好像是纷涌而至到动物园观赏从外地引进来,而且不日就将归还的珍惜可爱的小熊猫那样的——描述起来其实有些华丽,但是其实场景就只是人多而已。

虽然我也实在是很真的想用很夸张的修辞来形容自己学校的景象,但是考虑到不管怎么说,终究只是一个简朴的教室里的男男女女能做出的事情,难道还真的能出声光特效不成。

排除开花里胡哨的场景、人员的分布,那么情景其实就是那么一句话:隔壁班上的一位男同学脱光了裤子,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然后他的对面,同样有一个脱光了裙装的少女,光溜溜的下身也和他一眼大胆的张开着,露出里面茂密的黑森林,两个人的屁股都紧贴椅子,双手都互相抓握/ 触碰着对方的生殖器。

仅此而已。

不……其实我觉得已经很夸张了。别的不说,我的呼吸突然比平常要加快了频率。

如果继续支付注意力来观察周围的话,那么也不需要如同跑团那样等到天外的骰子过技能检定什么的,因为情况实在一目了然——把周围聚在一起围观,像是仓鼠一样探头探脑的同学忽略不计的话,除了那名脸上越来越红,呼吸愈发急促然而犹带着自信表情的男同学外,他作为对手的女生身后,还有好几个似乎有着同样目的的女生在排队。

而在他的前后排,有好几个女孩子的脸上红彤彤的,简直就像才从烤箱里烘培过的一样,特别显眼。

其中的一个女孩子看到战况紧急,樱唇欲张,差点就要像是拉拉队一样的开口了。

只不过她的声音才出口几个词,就被那个男孩子用从容微笑的表情制止了,「安静,大家都需要安静!」

干干净净的脸蛋,干脆利落的声线,明明是个男生,看上去居然有种俊秀的感觉。

声音不大,却有种自信满满的气魄。

围观的众人也好像受到影响一样,真的没有发生大声喧哗的情况,只是人群里时不时就好像被风刮过树丛一样,发出「沙沙嗡嗡」的窃窃私语。

我想我需要一些背景知识的介绍。

这个时候,聚拢的人群就不再是背景板了。刚好身旁有一个表情丰富、一脸雀跃,还带着小红帽的女孩子,呼吸看上去比男生对面被抚弄着小穴的女生都还急促的样子,很显然她恐怕是从一开始就在看着了。

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地询问发生了什么。

在和曦月关系好起来之后,我似乎变得也能自然地跟其他的女孩子聊天了。说不定在和曦月的交合行为中,源自于明坂她的亲和力和魅力经由了什么不可预料的途经来到了我的身上。

那个带着小红帽的女生,也是一个美少女。

其实我也是知道她的,当然隔壁班上的同学也谈不上认识,就是停留在知晓名字的地步。她是学生会负责新闻工作的成员,经常出现在运动会啊、学生会的各项活动啊之类的场合采访,所以名字也是校报的常客。

她的名字是……

是…………

叫什么来着……

嗯,只是依稀记得是个很有大家闺秀风范,但是很普通的全名。因为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不是很深刻,真名已经被我遗忘了。不过她很喜欢戴着一顶好像从某个快餐店里顺来的小红帽的特征实在是太知名了。据说她自己也很喜欢这顶帽子,那就叫她帽酱好了。

帽酱小姐根本没有看我,而是像是一只看到了可口骨头的狗一样,兴高采烈地拿着照相机,不断地在已经很拥挤的人群中走来走去,寻找着适合的角度来拍摄。

就算是因此被别人抱怨了,也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可以说是很投入了。

就算是被我拍了拍肩膀后,她也完全没空看我,不过至少嘴上还是应付了我几句,再加上之前就知道的一些事情,线索连贯之下,我于是大概就知道前因后果了。

还是先前,学生会长的女权言论的余波的影响,在那场旨在规划优势部门的室内运动场时间的斗争中,以篮球部的明显不利而告终。

本来理应是男人中的爷们,五大黑粗的黑泽部长这种一看就是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猛男挺身而出,作为对抗日益喧嚣的女性同学的标杆。

然而……自从那次学生会会议后,黑熊一样的部长就好像是萎了一样,如同刚过门的小媳妇儿那样对悠佳会长的所有提案唯唯诺诺,这种一反常态的表现,简直就像是脑门上贴着「我是卧底」一样的显然明确。

所以,态势变成了,女性的声望UP↑。

于是,其他的运动社团以及篮球社团里本来就有所不满的人士,抱成小团体,虽说没有明确上的扯旗起义,但是隐隐然也以性别和立场为天然的阵营,拉拢了一些男性同胞,然后进行了或明或暗的斗争。

眼前的这位男生似乎就是男儿反抗军的一员,为了证明男性的优势而战。

他的战绩似乎非常不佳,无论是校内的成绩、还是作为社团成员的比分,都总有女生们盖过他一头。

但是从昨天开始,交锋就变得更为实质化。他另辟蹊径,找到了最适合自己优势的发挥场所,那就是宣扬女性和男性的生理差异中的性能力的方面。

然后他在以「决斗」的方式来判明男女的生理对比中击败了他的女性同桌,随后又在下半场击败了两名女生。

由于当晚急于回家陪朋友打游戏,他缺席了当天放学后预定的车轮战,提前申请遁走。而当时气势汹汹前去找场子的为首的女生,于是就和他定下了今日会战的约定。

总之就变成这样了……

就在我和帽酱交谈的关头,那个进行「性斗」的少女浑身一阵愉悦的筋挛,然后就像是脱力一样的瘫下去了。

「已经是四连胜了啊,真是不得了,不得了啊!」帽酱举起相机,将胜利者的抬手举V 的手势收进了存储卡后,才像是终于有空了一样,转过头对着一直抓着她问个不停的我抽空赞叹道。

虽然我估计她是不认识我的。

不过不要紧,我也不记得她的名字,不过在有共同话题的情况下,不知道对方是谁并不影响聊天。

「你看来好像不是很失望啊。」我就随意这么一问。

「失望什么?输的人又不是我。」因为那位女孩子的失败,就好像是进入了比赛的中场休息阶段。

「真是不错呢!」帽酱开始拿起数码相机自顾自的翻看过往的照片了,看上去不仅没有因为女性阵营的失利而失落遗憾,反而是对着快速翻弄的各色赤裸的相片咧开嘴角,脸颊上泛起兴奋的红晕,双腿谜之合拢夹紧。露出了「嘿嘿嘿」的女版痴汉一样的表情。

「那你也想上去比试吗?」看着她的兴奋动作,我突然担心她要按耐不住地扑上去了。

「不可能的啦,那种自撸十几年、纯洁无暇、守身如玉的老处男,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啦。」帽酱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对我挥舞着「去去去」的肢体语言。

在刚才的少女因为高潮而瘫软了身子后,身后立即就有人把她搀扶着带到一旁。

像是听到了帽酱的说话再也拉不下面子,本来只是站在更远处倚靠在桌角的一位前辈,一脸不爽的走了过来。走过帽酱身边的时候还很不满地瞥了她一脸。

帽酱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副淘气的鬼脸。

这位前辈的打扮比起周围的女生来说要有性格太多了。

并不是像和其他人那样身穿着规规矩矩的制服套装,而是自行的穿着深绿色的仿军装的露肩背心,加下胯下那略显宽松、口袋很多的多功能长裤,上半身那裸肩露腋、紧实贴身的设计风格尽显青春少女火辣身材,以及和下身简朴实在的长裤的搭配,对比起来煞是亮眼。

而她一走起路来后,仿佛是军靴款式的铬色长靴的厚实后跟在地板上发出「哒登」有节奏的脆响,简直就像是踩着鼓点前进一般,想要忽视都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

她似乎也很享受成为众人瞩目的感觉,头扬得高高的,走路间,脑后那束染成红色的马尾辫一晃一晃的,再加上她的身高也比起低年级的学生要高出半个头,大踏步而来的姿态,俨然有种威风凛凛的女骑士般的豪迈感。

不过等走到那个少年的跟前,前辈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顺势坐下,而是将大腿高高抬起,穿着军靴的脚丫一下子驾到了少年的桌子上,在落下的瞬间发出很有威慑力的「咚」的一声,这就很有点不良少女的意味了。

「小子,看来你赢得很开心嘛。」

本来还面露得色的男生很显然没有碰到过这种场面,还处在脱了一半的裤子,裤带掉在大腿上位置的时也明显不方便起立。坐在椅子上更显得身高层面上的不利,被对方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心理上似乎也显得进入了劣势。

他于是愣住了,瞪了瞪眼睛。

似乎是旁边围观的人群给了他勇气,他在环顾了周围一圈后,觉得学姐没什么可能当场对他动粗,于是也梗着脖子抬着头,和学姐就这样大眼瞪小眼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