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uperdioplus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superdioplus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朝鲜丝袜少女 朝鲜丝袜少女

    我叫杨铮,今年36岁,原本在这个年龄段应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女,蒸蒸日上的事业。而这些,我全部都没有,除了一间父母留给我的市中心的三居室外,就只剩下枯燥无比日复一日的工作了。我的工作是美工,大学学的则是视频剪辑,所以每天除了被一群外行围堵在电脑前指指点点外,有时我也从领导那里接些私活,虽然报酬远远低於市场价。

    superdioplus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朝鲜丝袜少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朝鲜丝袜少女》,是作者superdioplus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杨铮,今年36岁,原本在这个年龄段应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女,蒸蒸日上的事业。而这些,我全部都没有,除了一间父母留给我的市中心的三居室外,就只剩下枯燥无比日复一日的工作了。我的工作是美工,大学学的则是视频剪辑,所以每天除了被一群外行围堵在电脑前指指点点外,有时我也从领导那里接些私活,虽然报酬远远低於市场价。

《朝鲜丝袜少女》 第六章:(序) 免费试读

诺姆 般家般家怒你不孝 no no no no no

诺姆 敢家敢家闹儿蓝那嫩 oh oh oh oh oh

诺姆 家里家里某米豆儿聊Gee Gee Gee Gee Gee

某假针奴婢 oh ye 就无航个 oh ye ye ye

客厅里,一个超模身材的美少女正在一边唱歌一边热舞,唱的正是少女时代脍炙人口的这首《GEE》,少女大概17,8岁的样子,身材极为高挑,足有1米82。少女此时身上比少女时代穿得还要暴露,白色红边的小内裤和小乳罩根本就遮不住少女火爆的身材,两颗白得耀眼的乳房随着少女的热舞动作蹦蹦跳跳,而除了小到几乎没有的泳装外,少女的身上还穿了一条白色丝袜,少女的两条长腿本来就白,配上白丝後非但没有显粗,反而充满了成熟的诱惑。少女一看就是朝鲜族少女,大大的眼睛,头发刻意地绑成一个马尾,显得少女的头更加的小。

与热辣的舞蹈略违和的是,少女此时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脸蛋红红的,又有点害怕,漂亮的大眼睛一直避免往正前方看,眼神躲闪,似乎前方有什麽可怕的东西。

「唔……」突然一声猥亵至极的呻吟声从少女前方发出,只见一个身高1米7不到,足足矮了美少女半个头的胖男人站在美少女面前,男人又短又胖的双腿中间正是一只丑陋鸡巴,鸡巴从内裤的一侧露出,正在对着少女的火爆身体勃起,猥琐男子身上可笑地穿着女式的豹纹内裤和胸罩,从款式和大小来看,很有可能正是美少女穿过的。男子此时面部罩着一条黑色丝袜,只能隐约看出男子戴着眼镜,正在透过丝袜一边死死盯着少女一边不停地撸鸡巴。

这个猥琐至极的男人自然就是我,而那个模特身材正在热舞的少女就是我的小宝贝徐秀妍啦。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我与秀妍都躲在家里不出一步,除了日常时不时的看电视和看黄片之外,我每天做的就是在秀妍的身上发泄欲望,而秀妍除了陪我泄欲之外,每天必要的工作就是清洗自己的各种衣服和丝袜,因为几乎每天到最後上面都满满的黏着从我鸡巴里喷出的黄白精液。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又惩罚过秀妍一次,在前天晚上,我给秀妍尝试了第一次灌肠,秀妍当时穿得是舰娘的COSPLAY,结果我刚把灌肠器拿出来秀妍就崩溃了,我安抚了好久都没用,最後有点生气的我用强,把秀妍按在浴室的地上一边哭一边按着灌肠,肛交的时候秀妍全身都怕得发抖,我一边抱着安慰秀妍告诉她没事一边在她屁股里进出,好在因为秀妍的後面实在太紧窄又用了油,我大概半分钟就爆在秀妍的屁股里,没有给她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就算是这样,在我爆在秀妍的屁股里之後,少女的哭声也一直不停,我过去抱她亲嘴的时候朝鲜少女居然狠狠咬了一口,我横下心又把求饶哭喊的少女拽到了储藏室,结果就关了半天不到,从储藏室出来的小秀妍就乖乖听话地如同娃娃一般了。

话归正传,随着音乐的节奏达到高潮,我也越来越兴奋,终於再也忍受不住,冲向了正在跳舞的秀妍。在秀妍的一声惊呼声中抱住了美少女修长的身体,秀妍知道无法反抗我,干脆不再抵抗,停止了动作。我则兴奋地让秀妍继续唱跳,秀妍不解地看着我,我用力打了一下她的屁股,朝鲜少女赶紧继续舞蹈。

跳了几下,秀妍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因为身上挂着的这个矮胖大叔实在太猥琐了。自己舒展双臂的时候,我就会从後面伸进乳罩里,把双乳掏出来,自己踢腿的时候,我就会用鸡巴在另一条支撑腿上蹭来蹭去,而该唱歌的时候,自己的嘴却被我的臭嘴封住。最後一首歌没跳完,秀妍已经东倒西歪地被我直接按在地上。

我从秀妍身上下来,让她平躺在地,转而坐在秀妍的胸口上,让秀妍用她的两个大灯给我乳交,秀妍无奈地看着我,用双手推动着双乳,尽力地夹着。因为秀妍知道给我乳交後我肯定会射在她的脸上,她不可以躲,我是会生气的。唯一好过一点的方式就是尽快地让我射出来。秀妍知道我喜欢她漂亮的眼睛,於是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闲下来的小嘴淘气地一笑,居然开始无师自通地继续唱歌挑逗我的淫欲。

「诺姆 家里家里某米豆儿聊Gee Gee Gee Gee Gee」

标准的韩语带来了十足的感官刺激,秀妍一边调皮地唱,被我压着的双腿还不停地踢动,似乎是在跳舞一样,那瞬间我差点有了自己在颜射一个韩国爱豆的感觉。

秀妍一边看我的表情一边面带取笑地唱歌,一边唱还一边眨眨眼睛挑挑眉,似乎在告诉我」你有本事再忍呀?!」

我对秀妍这种挑衅一般的表情毫无抵抗力,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大吼了一声,在少女的双乳间一边颤抖一边噗嗤噗嗤地射出精液,像高射炮一样,秀妍「呀」了一声,停止了唱歌和扭动,只是任由一股一股的精液泼墨一样激射在自己的脸上和头发上。

(6终)

「叔叔!叔叔!这里不行……叔……嗯……会被发现的!……啊!……」

市区中心的一家优衣库试衣间内,只见一个身材极为高挑的漂亮少女双手扶着镜子,被重重地压弯身子。

从镜子中看去,少女的表情面露惊恐和为难之色,一对秀目圆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不停地回头张望。

而顺着少女的视线看去,原来不知为何,这个窄小的单人换衣间内,还多了一个死胖子,胖子身材矮小,肤色黝黑,一看就知道他从不从事任何体育锻炼。此时胖子的表情格外令人生厌,只见他闭着眼睛,紧咬牙齿,正在做着笨拙的抽插动作。

而随着死胖子的活塞运动,顺着牙齿的缝隙,不停地发出「嘶嘶嘶」的吸气声,这副尊容就算是胖子的亲妈来了想必都不敢恭维。

而让人人神共愤的是,只有从窄小试衣间的侧面角度才可以看到,一根粗大丑陋的鸡巴赫然在白嫩少女的小比里肆意进出着!

换衣间实在太过窄小,被按在墙上的少女一双雪白的长腿似乎无处安放,几乎被压成了90度角地弯曲。但反而是这样才能让身材矮小肥胖双腿短粗的胖子用站立的姿势从後面进入。

狭窄的空间内似乎刚好能够容纳两人性交的空间,有严重恋足癖的胖子猥琐着紧紧抱住少女的纤腰,两条毛腿有意地在每一次进出时都死死贴住少女的两条雪白细嫩的长腿,用全身的毛发去感受少女的嫩滑。

「别叫……秀妍……我……我很快的……给我干一下就好……」

我死死压着朝鲜美少女徐秀妍,竭尽全力抑制着自己的快感,只是想在少女的身体里多呆一会儿。透过眼前的镜子看去,披头散发的秀妍紧闭小嘴,还用一只手紧紧捂着。随着我每一次冲撞,从可爱的鼻子里还会发出细不可闻的「嗯嗯」声音。装模做样地拿到换衣间来换装的一件衬衫不知何时已经被我解开,一对雪白的美乳伴着节奏摇来晃去,时不时地还被我丑陋的臭手扣住揉捏。

秀妍下半身的牛仔短裙已经扒掉,现在少女的下半身除了一双露出脚趾的白色凉鞋外,就只有被拉至膝盖处的蕾丝小内裤了。

「秀妍……小秀妍……你真美……真嫩……好爽……射……射啦!!」

随着我下身的疯狂涌动,污浊的精液又射进了朝鲜美少女的子宫里,少女紧咬银牙,一边努力地维持身体的平衡,一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接受我的内射。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不知道射了多少股精液,我已经记不清了,还好我在射精时并没有大叫的习惯,不然捏住少女双乳正爽入云端的我一定当场就把店员引过来。

「呼呼呼……这……这她妈……也……太……太……太爽了吧……」我的声音颤抖,缓缓地拔出了阴茎。

随着我射精的结束,秀妍赶紧一把把我推开,用提前带好的手纸匆匆忙忙地开始清理裙子上和流在腿上的精液,一股精液的淫靡味道立刻灌满了整个换衣间内。

……

这几天,像这样擦枪走火的事真是太多了。

两个月前,我终於带着徐秀妍,走出了我的家。

其实朝鲜少女对於外出,一开始是恐惧的。

秀妍在家里,可以说是对我千依百顺,甚至了解到我性癖的秀妍,已经可以主动出击,让我连呼吃不消了。而且朝鲜少女已经彻底习惯了在我家的生活。

几乎每天早晨,我都会被朝鲜美少女的早安咬弄醒,在我的指点下少女的口技越来越高。甚至好几次我都在想象秀妍在朝鲜的父母,优秀的文艺工作者,知道她们引以为傲的漂亮女儿正在给一个丑陋的死胖子做着越来越熟练的深喉时,会是什麽个表情?

我给秀妍的规定是深喉要口爆,单纯侍奉的话则要闭着眼睛用小脸等着颜射,小秀妍现在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当作金科玉律与行为规范,不管是吞精还是被爆射一脸後比出剪刀手,都好像从前朝鲜少女每日在学校的早读一般一丝不苟地执行着。

早晨吃完饭我一般就开始工作,毕竟还是需要挣钱养家,秀妍也颇为乖巧地绝不打扰我,勤快的少女总是主动担任起打扫卫生的工作,真不愧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标准夫妻生活。值得一提的是秀妍对储物间有很大的恐惧感,甚至从来不敢接近那里,在目前少女的心中,那里应该就是人生最大的阴影了吧。

吃完午饭,我一般会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当然是抱着美少女抱枕一起睡。有的时候睡着睡着,我就会和穿着各式性感内衣和丝袜的秀妍颠鸾倒凤起来。

说起来也怪,按理说以之前的经验来看,如果长期和同一个女孩做爱,应该会越来越乏味。但小秀妍身上则不然,我和她的淫戏次数越来越多,却一点也没有性欲减弱的感觉,有时少女的一件新衣服,甚至是一个可爱的表情,都能让我瞬间勃起,有时候中午午睡时和秀妍做过,结果晚饭时摸着秀妍的丝足,又可以做。

下午到晚上的日常时间比较自由,除了网络仍然不能碰之外,我们一起有时看看电视,有时看看动漫,有时秀妍看我玩玩游戏。和其它肥宅不同的是,我在动漫游戏时拥有巨大的福利,甚至我经常觉得游戏中的对手如果能够透着屏幕看到这边的情况,肯定会鸡巴炸裂立刻输掉。

比如我看EVA,「明日香」一定站在我旁边,轻轻地用脚踩着我的鸡巴。我玩最终幻想,则是一边战斗一边有「蒂法」在下面温柔地乳交。我在和朋友们对战守望先锋时,频频质疑我越打越臭的队友一定想不到,「DIVA」正坐在我的鸡巴上,一边和我舌吻。电视里女帝在激烈地战斗时,我也在「女帝」的身体里冲刺……

在这段时间里,秀妍得过一次病,不知道是食物还是什麽,总之少女的小脸通红,发烧到39度多,卧床不起的少女一直在叫着爸爸妈妈,我则是担心坏了,因为不敢送医,只能按照网上的药方去买药给她吃,同时24小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给她退烧吃药,负责搀扶她上厕所。

秀妍的烧终於在第三天早上退了,她睁开眼睛看到熬的眼睛通红的我欣慰地露出了微笑,我告诉秀妍继续休息,随後再也坚持不住的我倒在少女身旁睡着了,说起来那是第一次我们一起睡觉时没有动手动脚。在当天晚上我起床时我发现少女正趴在我旁边用审视的目光对着我看,发现我醒来後秀妍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就要起身去做饭。我则让少女躺下,自己去做了一碗粥喂着少女喝下。喝碗粥後秀妍的两眼有泪光,我问少女怎麽了,秀妍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说在朝鲜没有男人会喂女人饭吃的……

我让秀妍在家再继续休息了两天才又开始侵犯她,似乎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过,只是秀妍在做爱时明显增加了亲吻我的次数。

当我觉得秀妍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足够稳定,我开始尝试着带她出门。

前几次我只敢带到家门口附近,以便应付随时可以发生的情况,没想到情况还真的有,不是秀妍的情况,而是秀妍的回头率太高,我虽然给她穿着朴素的外衣和长裤,朝鲜少女那有别於一般美女的清纯气质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而且因为秀妍对於外界的未知恐惧,一直在後面拉着我的胳膊,让我们这一高一矮一美一丑的组合十分地刺眼。我只能草草收场,拉着秀妍赶紧回家。

经过头几次的教训,再次出门的时候我是直接带着秀妍从地下车库开车离开的,心里暗暗决定该是时候换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居住了。我一路想着,专门往僻静的地方开,秀妍不停地看着窗外,似乎一切都很新鲜,路过高速收费站的时候也好奇地看看。

这一天的兜风我却完全没有感到枯燥,不单是因为身边坐着一个模特美少女,更因为我可以随时伸出手去猥亵她,说出来不好意思,我这一路上几乎手就没闲着过,开始只是在高速上没车的时候用右手探进秀妍的衣服里摸她的乳房,秀妍开始非常紧张地抵抗,似乎对我在户外仍要猥亵她感到不可思议。最後少女在我略带严厉的命令下不敢吱声了,更多的时候只是闭着眼低着头任我的魔手侵袭。

更过分的是我开了大概有一半左右的时候,我们开到一个收费站,我特意把车停到比较偏僻的地方,看周围没有任何车时,我干脆把拉锁解开,把鸡巴掏出来,然後让朝鲜少女脱了长裤,面对我横着坐着,把两条丝腿伸到我身上,我让秀妍用两条长腿夹着我的阴茎,秀妍的长腿伸直,双脚蹬在我这边的车门上,一边缓缓地腿交。并就保持露着大鸡吧的样子继续开车,一边开车,路上的颠簸一边让秀妍的丝腿和我的鸡巴摩擦,我觉得非常的刺激,因为两边不断地有车开过,秀妍满脸通红,不停地向下出溜,似乎怕被过往的车辆看到自己的脸。在路过下一个收费站的时候我按耐不住,车子拐到一个小树林旁边,也不管会不会被来来往往的车子看到,就拉着秀妍下车,把她的裤子拽掉,毛毛躁躁地就用鸡巴往少女的两条腿中间顶。

虽然在家不知和我做过多少次腿交,甚至更为过分的淫戏,秀妍都可以坦然自若,但这次毕竟是在外面,无法抵抗我的少女只能一边配合我的节奏耸动,小脸一边担心地左看右看,好像惊弓之鸟一般。或许是在野外淫行的刺激太大,或许是许久不见的紧张不愿的表情给了我莫大的刺激,看着草木皆兵的秀妍,我决定到此为止,没有再忍耐,而是很干脆地在少女的大腿上射出精液,在拍照留念後结束了第一次的野外活动。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随着我们出门的次数增多,我对於朝鲜少女放下了心来。秀妍似乎从未想过逃跑或者是求助,经过我几个月不厌其烦的洗脑和时不时地关禁闭,少女已经完全地接受了「到处都是坏人和抓她的人,只有跟着我才安全」的设定。慢慢地,我们发展到几乎每天都要出门,遇到秀妍喜欢的衣服,我都会尽可能的买下来满足她。遇到我喜欢的衣服(什麽样的自己想),秀妍也会可爱地撅撅嘴,或者点一点我的脑门,调皮地说自己绝对不穿。但常常却在晚上我打字的时候,小妮子会从墙後面弹出半个小脑袋看着我,我也会自觉地停下工作,在客厅里追逐穿戴完毕的少女,再「一如既往」地将少女按在床上。而到了最近两天,甚至我对於车震的担心要远大於少女,少女对於在我开车时给我口交有很强的执念,看到我左躲右闪的窘迫样子,少女像摸到我命脉一样开心,常常把我弄得一泻千里。而我一旦认真起来,将车停在偏僻的路边或是小路,将後排放倒,将少女的黑丝大长腿扛在肩上输出时,却又能让少女连连求饶,连说再也不敢了。

「滋滋滋」

「卧槽!秀妍!别这麽快,要,要写错字的!!」

「哼,刚才叔叔在服装店里很坏,这是报应」可爱的少女一边嘬着我的鸡巴,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

「哪里坏了!这很平常的!我回去给你看看我们中国人都这麽干!在优衣库里做爱是礼仪啦!礼仪!哎呦我操……」

「胡说……」

「你这小鬼……啊……你等着等着……啊啊……」乱七八糟的我已经顾不上打字,只能单手用鼠标将一张张秀妍的图片上传到网站上。

「这是你写的什麽呀?」看到自己的淫照,朝鲜少女的注意力终於被吸引了过来,从後面爬到了我的背後。

「是,这就是日记,咳,瞎写着玩的!」我说道。

「你又欺负我不认识中国字,那上面为什麽有我的照片呀?」秀妍道。

「因为你太漂亮了,我写着写着就需要看一眼你。」我打哈哈道。

「胡说」,秀妍嘟囔了一声,随後道:「明明抬头就可以看见我……」

「秀妍,你看这张照的怎麽样?」我说道。

「好变态……这能算照片嘛……」秀妍道。

「我还是最喜欢你穿着这件韵律服和丝袜跳艺术体操了」

「……昨天不是说最喜欢我穿南边女团的衣服嘛?」

「女团的衣服也好!」

「……前天你说我光着身子穿黑丝袜最好看」

「那是……啊!!!」原来朝鲜少女从後面用双脚夹住我的鸡巴,用乳房贴住我的後背,还一边往耳朵里吹气。

「啊……我操……秀妍……你不能在夹我的时候还吹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死胖子极度舒爽当中,一不留神在论坛的「文章发表」按钮上重重地点了下去……

3年後

「秀妍,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我望着坐在我对面,仍然纯真如初,似乎相貌没有半点改变的少女问道。

「不知道,是什麽节日吗?」少女好奇地问道。

「不是,是你离开海棠花3年的纪念日。」我笑道。

「哼,是我人生悲惨日的3年纪念日吧?」朝鲜少女啐道。

「包前,打咬一下,桑一夏菜」一个穿着朝鲜民族服饰的少女操着不流利的中文说着,一如当年的秀妍。

秀妍转头看着她,似乎想到了当年的那段时光,那个夜晚,少女的心灵似乎被触动了,但睁眼看到面前的我,又长舒了一口气道:「所以叔叔今天又带我来这里吗?」

我看着眼前的少女,也记起了当年得到她的种种往事历程,特别是和李桓成的交易,还有秀妍父母的事情。海棠花已经重新装修过,只能从朝鲜风格的装饰依稀看到之前的痕迹,李桓成和当年的服务员们早已经结束任期回国,现在海棠花再没有半个人能认出秀妍曾经是她们其中的一员了,想到这里,恍若隔世。

「秀妍,你後悔吗?」我问道。

朝鲜少女低头想了一会道:「後悔过,最开始特别想你这个家夥死掉,因为你总是……总是……那个……欺负我……後来,後来……被你欺负习惯了……」

「那你……爱我吗?」我追问道。

「怎麽可能!」秀妍伸出舌头撇撇嘴。

「都是你这个大变态胁迫我,我才不爱你呢」秀妍调皮地说道,眼睛挑衅似地看着我。

「1年前开始,我去延边已经给你办了中国的身份证啊,可把我的积蓄都花光了……」我痛心疾首地道。

朝鲜少女似乎被我这个问题问楞了,瞪着大眼睛看着我道:「对呀,那我一年前就可以跑啦!我想想,嫁给一个高高帅帅的军人!然後给他生孩子吧!」秀妍笑道。

随後朝鲜少女饶有兴致地看着越来越沮丧的脸,突然黑黑地眼珠一转道:「哎呀不行!你这个大变态电脑里有我那麽多的视频和照片,我还怎麽嫁人呀!你这个大变态,还是在胁迫我!」

秀妍激动地说道,随後似乎看到我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哼了一声道:「不过看在叔叔年纪这麽大了,没人照顾也不行。你去请一个保姆,你非得逼人家每天穿丝袜做变态的事不可!」

秀妍说完又偷偷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不过你也不算坏得不可救药,我有几次生病,都是你不睡觉地在照顾我,而且用中国人的话说,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要还,叔叔嘛,姑且也喂养了我3年。」

我抬头惊讶地看着秀妍。

只见小姑娘双颊晕红,看了我一眼,轻轻道:「爱」

「啊?什麽?」我欣喜若狂地问道。

「不爱啦!」少女不依地笑骂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忍不住乐得手舞足蹈,招来少女讨厌的捶打。

「对了秀妍,相爱的人彼此要说出一个秘密,我们说说看吧!」我笑道。

「讨厌,谁爱你啊?」

「……」

少女最後还是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说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用铁锅敲。。敲叔叔的脑袋。。其实。。其实没有用全力」

「啊?没有用全力?为什麽?那时候就爱上我了?」我笑道。

「讨厌!我说错了!我说的是恨不得打死你,就不会让你继续糟蹋我了!」少女不依道。

「哈哈哈哈」

「那你呢?你的秘密太多了吧?」秀妍又问道。

「嗯……让我想想……」

我沈浸了一会儿,露出深思的模样,之後叹了一口气,让秀妍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抬着头,从桌下抄起了秀妍的一只丝足,神秘地道:「我最大的秘密就是……第一次看到你,就想让你给我足交……」

一时间,海棠花餐厅里充满了嬉笑怒骂的声音。

(朝鲜丝袜少女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