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与欲的升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八九不离十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爱与欲的升华 爱与欲的升华

    我叫林源,今年三十岁,生活在一个三线都称不上的小城市,就职於一家国企单位,活少不累,工资六七千,紧凑三居室房产一套,国产小轿车一辆。  没有大富大贵,但对於从小就不知上进为何物的我却足够了,父母安康,家庭和睦,更重要的是拥有一位好妻子。

    八九不离十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爱与欲的升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与欲的升华》,是作者八九不离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林源,今年三十岁,生活在一个三线都称不上的小城市,就职於一家国企单位,活少不累,工资六七千,紧凑三居室房产一套,国产小轿车一辆。  没有大富大贵,但对於从小就不知上进为何物的我却足够了,父母安康,家庭和睦,更重要的是拥有一位好妻子。

《爱与欲的升华》 第十一章 四人同居进行时 免费试读

“好饱。”不大的温馨小客厅中,小艾吃完碗中最後一口饭,不由伸了个懒腰,薄薄的纱裙紧紧贴在身上,顿时将她那黑色的情趣胸罩完美展现出来。

我坐在一旁不由瞥了一眼,心中微微意动,却是没敢多看,因为可馨在一旁正死死盯着我,而张浩坐在小艾的一侧,则是微微有些紧张,快速吃了几口,也连忙道:“姐,姐夫,我也吃饱了。”

今晚,已是小艾和张浩搬进我家的第四天,四天来,除了两人刚开始到来之时可馨面对张浩的微微尴尬,四人同住倒也很快便自然了起来。

由於可馨和张浩在同一个学校,每天早上由张浩带着可馨去上班,而我负责送小艾。

对於小艾的计划,我百般询问,但小艾在我面前却是买起了关子。

四天来,无论是她还是张浩反而表现的规规矩矩,倒是几日的相处,可馨和张浩反而恢复了之前那种自然相处的感觉。

四人相处,我自然有着一些自己的小心思,也想着自己计划安排一下,但最终考虑之後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发展,看看小艾到底有什麽鬼点子,毕竟自己安排的,没有自己无法掌控的意外来的刺激。

自到今天的第四晚上,吃饭前,小艾突然去卧室换了一套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只能算的上一件情趣内衣。

米白色的薄纱长裙几乎透明,里面则是穿着窄小的情趣内衣,微微一动整个身材变展露无遗。

可馨倒是一身正常的居家装扮,但那傲然的双乳似乎无论怎麽穿都时刻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让整个饭桌上不由荡漾起少许暧昧的气息。

“可馨姐做的饭就是好吃。”小艾饭饱之後也不忘赞美一番道:“那这样,姐夫收拾餐厅客厅,耗子去收拾厨房。”

“算了。”可馨当即起身道:“两个大男人会收拾什麽,你们歇着吧,我去收拾。”

“好勒。”小艾却是当即也不谦虚,然後神秘一笑道:“那耗子去帮可馨姐一起收拾厨房,姐夫和我收拾餐厅客厅。”

“不用。”可馨似乎想到了什麽,瞪了小艾一眼,当即便收拾收拾朝厨房走去。

小艾却是看了张浩一眼,张浩当即脸色微红起身道:“可馨姐,我帮你。”

说着,便跟着可馨朝厨房走去。

我狐疑地看着小艾道:“臭丫头,你到底要搞什麽。”

小艾神秘朝我一笑,拉着我走到客厅在沙发坐下,整个身子几乎贴在我身上,魅惑道:“急什麽,不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怎麽顺利开展下一步。”

看着小艾故卖关子的样子,我急的牙痒痒,想着自己想要把自己的老婆给别的男人享用,还那麽的迫不及待,我心中简直生出一种无地自容地羞耻感,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尽的兴奋与刺激,口中却是不由自主问道:“臭丫头,快告诉我,你到底有什麽计划,姐夫我也可以给你参考参考。”

“急死你。”小艾红唇突然贴在我的耳边,吹出一口气道,右手则是缓缓在我裤裆处轻轻一模:“这麽急着可馨姐被死耗子睡啊。”

魅惑的低语加上炙热的气息,让我浑身顿时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体微微硬起,忍不住伸手在小艾腰间摸了一下,口腔中也有些火热:“小丫头,你真是个淫荡的小妖精。”

“想看我更淫荡的一面吗?”小艾与我更加贴近,然後隔着裤子右手缓缓将我硬起的龟头裹起,缓缓转动:“等我们先加把劲让耗子睡了可馨姐再说喽。”

话落,她陡然远离了我,然後一脸坏笑。

“臭丫头。”再次被小艾调戏,我正准备反击,突听厨房处突然传来可馨一声轻轻的惊呼。

一声轻轻的惊呼,此刻却仿佛一手呻吟的乐章,瞬间熄灭了我想要反击小艾的欲望,继而化作一股汹涌的热浪翻腾在我的胸腔。

我不知道这声惊呼到底是发生了什麽事,但我却没有一丝迟疑,想象着发生了什麽事,迅速扭头看去。

我们这个三居室乃是客厅、餐厅、厨房一体的通厅设计,厨房那里是有一扇玻璃门的,但时刻并没有关闭。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扭头看去,正看到正在洗碗池边上的可馨和张浩二人。

一眼看去,我的呼吸顿时就是一重,只见可馨正站在洗碗池旁似乎在洗刷着碗筷,而张浩正站在可馨身後,此刻一双手赫然是搂在了可馨的腰间,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

“终於进入正题了。”我心中不知为何就松了口气,但那份兴奋之感却是越发浓重。

水管哗啦啦的流着水。听在我的耳中,却仿佛化作了可馨“嗯,哦”的低吟,宛若水流,婉转流长。

“搂上了哦。”小艾恰逢时机地将身在再次贴在了我的身边,轻声吐着炙热的气息:“你说耗子要是硬了,岂不直接顶到可馨姐的屁股了。”

“那就顶着呗。”我忍不住将小艾搂入怀中,双眼却是死死盯着可馨与张浩两人。

被张浩从後方紧紧搂着腰肢,可馨轻轻扭动着身体,似乎在挣紮。

但看在我眼中,那轻微的挣紮,反而更像一种挑逗,只能让两人的身体贴的更近。

张浩那小子肯定受不了这种刺激,鸡巴早已硬起,隔着可馨的裤子,摩擦着她那丰硕的肥臀。

坚硬与柔软相触碰,可馨是否又感觉到了可馨的那坚硬与炙热,她会不会想象这那根坚硬,深深插入她的蜜穴深处,搅动,冲击?

“哦。”我瞬间就感到自己的鸡巴要爆炸一般,而小艾纤细的右手赫然是直接伸进了我的裤子,直接抓住了阴茎,小嘴吹着炙热的气息:“可馨姐没有反抗哦,你说她是不是已经做好了被耗子睡的准备?”

“那你还不赶紧加把劲。”我口干舌燥地说着,搂着小艾的同时,手掌也不由缓缓向上,隔着衣衫在她娇小的嫩乳上揉捏着。

美人在侧,娇妻在前,肉体与心灵的双重刺激之下,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畅的低吟。

目光所及,张浩似乎也受到了刺激,身体微微颤动间,头部缓缓埋在了可馨的脖颈间,来回嗅动着,双臂更是似乎缓缓上移。双手似乎攀上了可馨的双乳?

看着张浩与可馨的暧昧,是一种煎熬,而小艾这丫头似乎刻意调戏我一样,不断挑逗我,但挑逗片刻便嘎然离去。

“姐夫,再忍忍,还不是时候哦。”小艾魅惑的声音响起在我的耳侧,脸上还带着一抹坏笑。

这场暧昧持续了许久许久,在最终将碗筷洗刷完毕後,可馨才猛地推开了张浩。

而我和小艾早已正襟危坐。

可馨走到客厅,脸上一片红晕,先是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後便道:“困了,我去休息了。”

张浩也随後跟来,似乎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而我则是鬼使神差地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後起身屁颠屁颠地也朝卧室走去。

卧室内,可馨盖着一条薄毯侧身而卧,我见了当即脱去衣衫,躺在了她的一侧。

伸手抚摸而去,我当即感到她浑身都处於一种微微发烫的状态。

“老婆,我看到了。”我轻轻在可馨身上抚摸着,然後缓缓开口。

“嗯。”可馨背着我闭着双眼,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身体却是微微一颤。

“他硬了吗?”我微微喘着气问道。

“嗯。”可馨依然只是轻声应了一声,我却感到她的身体更加滚烫。

“她顶你了。”我一手揉捏着她的屁股,坚硬的阴茎也缓缓顶在了她的双腿间。

“嗯。”可馨回答着,声音却有些颤抖。

“他还摸你胸了。”我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她的胸部,却发现她的乳头早已翘立而起。

“嗯。”可馨身体微微扭动着,向我贴近了一分,我那坚硬的阴茎微微摩擦间,顿时滑入了她的双腿之间。

一股微微的湿润缠绕在我的阴茎龟头之上,让我也是一阵酸爽,呼吸顿时也是一重,将可馨紧紧搂在怀中。

“耗子的硬吗?”我扭动着腰部,用龟头缓缓在可馨双腿之间摩擦着。

可馨没有回答,却是突然转过了身,然後猛地与我热吻起来。

“嗯……啊……嗯……”就在这时,一阵高昂的呻吟声突然从卧室外传来。

听到这呻吟声我和可馨都是一怔,呻吟听起来放荡而畅快,还有着专属於小艾的独特嗓音,而听其声音来源,赫然是来自於客厅。

“这臭丫头。”可馨轻啐了一声,然後有些不好意思般将头埋入我的胸膛。

不等我说话,那高昂的呻吟陡然再次加大,还夹杂着小艾那放荡的淫话:“死耗子,可馨姐操着爽吗?哦,你把可馨姐操的好爽,再快点操。”

“可馨姐,好爽。”张浩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他似乎有些害怕,声音并没有小艾高昂,但却隐隐透漏着因舒畅而带来的颤抖。

“嗯……啊,使劲,我早就想让你操了,操我,啊……”

“可馨姐,可馨姐。”呻吟伴着淫秽的叫喊,交织成动人的欲望乐章,还有那啪啪啪的有力撞击声,更是如同强有力的春药弥漫在卧室中我和可馨的胸腔。

“老婆,浩子操的好有力。”我微微喘着气,一手轻轻拉扯着一个乳头,一手则是探入到了可馨的双腿之间,手指缠绕着一缕缕粘稠的湿润,在那蜜穴边缘来回撩拨。

“嗯……”可馨的一声嗯,不知是回应还是呻吟,身体贴我更近,随着我的手指不时探入蜜穴入口,娇躯不停地扭动着,虽没有发出呻吟,但那快速喘息间而喷出的热气,却一缕缕吹打在我的胸膛。

“老婆,浩子想操你。”我探入可馨双腿间的手掌轻轻调动了一下阴茎的方向,滚烫的龟头瞬间便陷入到了一片泥泞之中。

随着我在蜜穴入口处一次次前後摩擦,耸动,可馨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部,臀部也是一动一动的迎合着我的龟头。

“老婆,要不要被浩子操。”我强忍着口干舌燥,生出了逗弄可馨的心思,龟头一次次滑入蜜穴之中,然後又轻轻离开,几次下来,那一缕缕淫液顿时沾满了我整个龟头。

“嗯……”可馨嘴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却是没有回答。

“要不要。”我继续问道,然後猛地耸动腰部,那滚烫的龟头顿时快速挤开蜜穴入口的两片嫩肉,然後狠狠贯穿而入。

“哦……”可馨身体猛地一弓,但刚刚发出呻吟声,我便将阴茎再次抽出,依然在蜜穴入口摩擦着。

“老公。”可馨的声音这一刻变得柔软而酥麻,整个身躯贴在我的身上不断扭动。

“要不要浩子操你,告诉老公。”我轻轻咬住可馨的耳垂,舔弄着。

“要。”可馨发出一声轻吟,一个“要”字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说完的刹那,臀部猛地一动,润滑的蜜穴直接将我的阴茎吸纳而入。

“哦……”我和可馨同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下一刻,只听一阵“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陡然响起在卧室。

“嗯……嗯……”可馨嘴角也随之飘荡出一阵连绵的低吟,轻咬嘴唇,似乎害怕发出的声音太大,但脸上却遍布着情欲,尽显魅惑之意。

而就在这时,陡听客厅中小艾的呻吟猛地擡高,接着一声已微微有些嘶哑的娇喘便传了过来:“浩子,可馨姐要被你操死了,哦……我……到了……嗯……”

“可馨姐,可馨姐。”张浩也嘶吼着,随着“啪啪啪”一阵狂暴的撞击声,客厅中只剩下两人的细喘。

阵阵淫秽声音传入耳中,让可馨的身体越发滚烫,似乎显我的速度不够快,一次次擡动着臀部,迎合着我的冲击,让阴茎贯穿的更深。

“嗯……老公,嗯……”娇喘中,可馨的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蜜穴之中变得越发润滑和发热。

然而,就在我准备加快速度之时,卧室之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接着小艾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可馨姐,睡了吗,今晚我想和你一块睡。”

“卧槽。”我心中先是生出一万只草泥马,然後猛然间就似乎明白了小艾的意图,然後停下了动作:“老婆,你看?”

感觉到我停下了动作,可馨不满地再次扭动了一下腰肢,但只听小艾又道:“可馨姐,那我进来了喽。”

听此,可馨狠狠拧了我一下,我哭笑一声,连忙道:“等等。”

我起身,手忙脚乱穿起衣服,在可馨嘴角轻轻一吻道:“这可怪不得老公。”

说话间,小艾已是自己推开房门进入,先是朝我神秘一笑,接着直接上传躺进了被窝道:“可馨姐,死耗子睡觉光打呼噜,今晚就陪我睡一次吧。”

“那我先出去。”顶着硬起的阴茎,我讪讪一笑离开了卧室,客厅外已经收拾妥当,张浩也没了踪影,脸皮稍薄的他想必是进了卧室,我微微考虑,来到了另一间卧室,躺在床上,却是怎麽也睡不着,心中只有无尽遐想。

一夜尽是梦,第二天醒来一切照旧,不过在张浩陪着可馨去上班之时,我却明显感到可馨的微微一丝不自然,而且就在那微不可察的瞬间,我似乎看到她的目光朝张浩的裤裆处快速瞥了一眼。

接连两天,每次晚饭过,我和可馨到卧室休息之後,总能听到小艾和张浩在客厅的淫声浪语,而每每等到可馨的情欲被挑逗起来,我和可馨准备大战之时,小艾总是提前一步结束战斗,然後来到我们的卧室缠着可馨一块睡。

接连两天,可馨也总算明白了小艾打的什麽鬼点子,今晚可馨进入卧室之後,赫然是直接把卧室的门给反锁了。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哑然失笑,而可馨则是狠狠瞪了我一眼。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等反锁了门之後,我和可馨突然发现卧室内的空调似乎坏了。

8月中旬的天气,正是酷暑难热,而我们的房子位於五楼,没了空调,顿时显得燥热无比。

这时,卧室外赫然是再次传来了小艾的声音:“可馨姐,我们卧室的空调坏了,客厅的还能用,我和耗子打了个地铺,你们要不要一块来?”

“不会是这臭丫头事先设计的吧。”我心中不由生出一个念头,然後看向可馨道:“老婆,这麽热实在没法睡啊,要不我们也去客厅吧。”

可馨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几经犹豫才道:“那好吧,不过先警告你,别打什麽鬼主意。”

“我哪敢。”我连忙赔笑,然後拿着一个毯子和可馨一起走出了卧室。

客厅内,小艾和张浩打了一个很大的地铺,几乎占满了整个客厅,小艾身着一身清凉的睡衣,而张浩则是光哥膀子,穿着短裤。

“可馨姐,来,一块看电视。”小艾未卜先知一般还准备了许多零食小吃,此刻正看着一个电影。

我和可馨依次坐下,背靠沙发,不时聊上几句,倒也没发生什麽特别的事情。

不过,渐渐地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电视上放的是一个韩国片,看样子像是一部爱情电影,但看着看着,我突然就感觉到这画质,这情节,完全是向着三级片的剧情发展过去的。

再仔细一看,这影片赫然不是直接通过电视直接点播的,反而像是通过u盘播放的。

看到此处,我才终於确定今晚这一切绝对是小艾提前计划好的,看向她时,却发现她正朝我眨了眨眼,然後坏坏一笑。

正如我所料,电视中的电影演着演着,就朝着不可描述的地步发展而去,先是接吻,然後是抚摸,如果这些还算正常,当女主的上衣被完全脱去之时,无不证明着,这就是一部正宗的三级片。

电影配有中文字幕,剧情也很简单,就是男主的一个朋友和男主关系非常好,经常来到男主家里做客,其实却一直爱慕男主的老婆,趁着男主不在家,强行和女主发生了关系。

随着电影中的镜头越来越裸露,小艾顿时装样一惊:“哎呀,电视上怎麽还有这种电影。”

朦胧的米黄色灯光下,可馨的脸色早已红成一片,轻啐道:“臭丫头,还不快点换掉。”

“还换吗?”小艾犹豫了一下道:“又不是没看过,都看这麽久了,不如看下去吧。”

说着,她身体微微移动,便靠在了一旁张浩的怀中,可馨还正准备再说什麽,我却一把将其搂过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看看吧,挺刺激的。”

“变态。”可馨拧了我一下,先是看了小艾他们一眼,发现他们相拥着刻意和我们拉开了距离,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也没反抗,就静静躺在我的怀中看了起来。

比起日本三级片,韩国三级片的剧情相对来说简单一点,但胜在画风唯美,演员一般也都是帅哥美女,更容易得到女性的接受。

随着剧情的深入,电影中男女主角也渐渐赤裸相对,乳房,蜜穴,还有男演员的阴茎都一次次不时来个特写,突兀地出现在镜头放大,就仿佛直接来到了我们眼前。

伴随着女主从最初的抗拒,到半推半就,再到发出舒畅的娇喘,客厅内虽然开着空调,但我却依然感到了无比的燥热。

陡然间,一声细微的娇喘突然响起在耳侧,我转眼看去,发现小艾依然躺在张浩的怀中,但那原本就薄如蝉翼的上身睡衣却早已被掀开,娇小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然後在张浩手掌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可馨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但这一刻却是也没在说什麽,只是将头埋在我的胸膛,双眼依然在看着电视,但身体却不时微微扭动。

我心中一热,右手也不由缓缓在可馨肌肤上摩擦起来,缓缓探入那丝绸睡裙上身的开叉,将那丰硕的乳房握入了手中,手指不时轻轻挑弄那翘立的乳头,每挑弄一下,可馨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她的呼吸似乎也变得有些急促,躺在我的怀中的身躯也不时扭动。

四人,两对,各自在属於自己的角落,悄悄地互相调情,虽没了前两晚那种大声放肆的刺激,但却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仿佛一种慢性春药,让四人的情欲在不知不觉间就攀升了起来。

电影继续,随着第一次强行与女主发生了关系,男二便经常来到女主家中,女主虽然也依然防抗,但给人的感觉也不过是装装样子。

接着,便是一些性爱镜头的快放,厨房,卫生间,客厅,甚至楼道都成了男二和女主偷情的场所,女主也渐渐沈落在欲望之中。

随着剧情的推进,小艾和张浩那边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大,不仅上身睡衣被张浩完全褪去,下身同样被高高掀起,朦胧的灯光下,那一抹黑色阴毛笼罩下的私密之处也清晰可见,而张浩的头部赫然已是埋入到了小艾双腿之间,伴随着若隐若无的“吸溜吸溜”的舔吸声,小艾的呻吟也渐渐放大,一手更是不断揉动着自己的胸部。

可馨没有再去看小艾他们的情形,只听那猫叫一般的酥麻声音声,就已让她的身体滚烫无比。

我的阴茎早已硬起,一手挑弄着她的乳头,另一手也早已探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手指顺着那片泥泞深入到蜜穴之中,并没有快速抽插,而是微微弯曲,不时扣弄,刮动着蜜穴之中那动颤的肉褶。

若说快速抽插是一波强过一波的猛烈刺激,此刻的挑弄反而就像小桥流水,一点点积累着情欲和刺激,如同隔空挠痒,只想让热索取更多。

而可馨的右手也早已伸入我的睡裤之中,轻轻撸动着我的阴茎。

在我的挑弄下,可馨时而轻张红唇,时而轻咬,最终发出不大的喘息声,身体一次次扭动。

电影,也渐渐进入到了高潮,最後一次偷情,没想到男主却突然回来了,不过女主的双眼被蒙着,并没有发现。

这时,电影才最终揭晓,原来男二的行为都是男主一手安排。

趁着女主被挑逗起了情欲,并且被蒙着双眼,男主趁机加入。

感觉到多出了一个人,女主先是剧烈反抗,但在两个男人的挑逗爱抚下,还是渐渐沈沦在情欲之中,在两个男人接连的猛烈冲击下,发出一声声舒畅的呻吟,达到一次次高潮的巅峰。

最终,女主才知道事情原委,和男主,男二再次进行了一次激烈大战。

电影结束,而不知何时,电视已被关闭,随着啪的一声,客厅的灯也被关了。

客厅顿时陷入黑暗,唯有一缕缕皎洁的月光从阳台透射而出,可以让人看到小艾和张浩的身影似乎紧紧重叠在了一起。

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喘响起在耳侧,我和可馨相偎躺下,情欲的热浪却是越发旺盛。

“老婆。”我轻轻在她耳边吹着气,一手却是缓缓拉扯着她睡裙的一角,将她娇嫩的肌肤一寸寸暴漏在空气中。

可馨身体一颤,微微拉住了我的手,但我却没有因此而停下,只是轻轻道:“老婆,她们看不到的。”

仿佛是一个心理安慰,可馨松开了阻止我的手,随着丝绸睡裙一点点脱落,那丰硕的巨乳也随之蹦跳而出,在月光的照射下,反而显得越发醒目诱人。

“哦……”就在同时,张浩和小艾那边也也发出了一声清晰地呻吟,转眼看去,发现小艾此时已是坐在了沙发上,而张浩则是半跪在地铺之上,头部深深埋入小艾的双腿之间,右手也在其中,似乎探入到了小艾的蜜穴中,快速的抽插着。

小艾背靠在沙发上,随着张浩口舌和手指的刺激,上半身不断的扭动着,一手揉捏着自己的胸部,一手放入嘴中舔弄,说不出的放荡。

一声声娇喘,虽然没有前两晚那麽高昂,但也不再压抑,清晰地回荡在整个客厅。

我想世上很少有东西能比眼前的活春宫更加能够刺激人的情欲,更何况还有一个与自己老婆有着肌肤之亲的男人。

小艾的每一声娇喘,都犹如一声鼓击,敲打在我敏感的神经上,我想可馨也是一样,随着睡裙上身被褪去,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状态颤抖着。

原本就翘立而起的乳头在月光的照射下,似乎依然在一点点涨大,翘起。

“老婆,浩子就在一旁,刺激吗?”我轻轻在可馨耳边哈着气,一句问完,张嘴便迈向了她一侧乳房。

舌头如长蛇一般,带着湿润的唾液,从乳房下缘一路舔吸至上,达到乳头位置轻轻一裹,然後又快速离去,顿时让那翘立的乳头在空气中轻轻一晃。

“哦……”可馨即使轻咬着嘴唇,但一声酥麻的呻吟还是忍不住从嘴角传荡而出,紧闭双眼间,双腿紧紧贴合在一起扭动。

几次来回撩弄,可馨不由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脖颈,将我的头部狠狠搂入她的胸部所在。

无须多言,我一嘴便含住了那翘立到极致的乳头,张大嘴巴,连同乳晕及大片的乳肉一同吸入嘴中。

“嗯……嗯嗯……”断断续续的娇喘中,我拉起可馨的一只手放到了她另一个乳房上。

可馨先是一颤,然後在我强行按捺下,那只手却是不由自主地渐渐揉捏起自己的另一个乳房起来,不一会便伸出两根手指,夹起另一个乳头缓缓揉捏起来。

“嗯……啊……嗯……”可馨嘴中的呻吟再也抑制不住,身体热的发烫,而我再次用牙齿轻轻咬着可馨的乳头,微微刮动间,另一只手早已将她的睡裙掀开。

这一次,我没有再挑逗,手指在她蜜穴入口处微微滑动一圈,沾粘上一层粘稠的淫液,下一刻,直接狠狠贯穿而入,接着便快速地抽插起来。

“啊……嗯……嗯……”突然的快速抽插,一下子让可可馨反应不过来,剧烈的刺激之下,一声声高昂而又连绵的呻吟顿时回荡而起。

手指抽插之中,一缕缕水迹随着抽插不断溅射,我只感那蜜穴深处就仿佛沼泽一般,一层层,一圈圈的抽搐,吸噬,收缩。

可馨猛地昂起着头,一手疯狂地揉捏着自己的乳头。

就仿佛是比赛一般,一旁小艾的呻吟声也陡然大了起来,双手扶着张浩的头部,双腿则是死死攀在了张浩的颈部。

“哦……浩子,舔的好爽,哦……,可馨姐,浩子把我舔的好爽。”不出意料,在呻吟间,小艾夹杂出了可馨的名字。

“嗯……嗯嗯……”可馨已是顾不得应答小艾,手指快速的抽插刺激下,每一次抽动,她的身体都是一颤,嘴中不时喃喃着“老公”的字眼。

“哦,浩子,伸进去舔,舔舒服了可馨姐就会让你操了。”小艾的话语越来越大胆,而客厅中也明显可以听到张浩粗重的喘息声。

随着我越发快速的抽插,我陡然感到可馨蜜穴深处猛地一阵强烈收缩,而她的臀部也标志性地高高一擡,高潮眼看就要到达。

见此,我没有丝毫迟疑,当即抽出了手指,若是看去,可馨蜜穴明显地收缩了一下,一股股淫水在蜜穴收缩中被挤出,流淌在地摊上很快就形成了一片水迹,但高潮却也因此戛然而止。

可馨剧烈地喘息着,似乎睁眼不满地看了我一眼,但不能她多说,我却是直接起身,一把将她抱起,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抱到了沙发上,然後扶着她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方式,我和张浩一样,半跪在地上,强势分开可馨的双腿,直接埋入到了她双腿之间,灵活的舌头先是喊着阴唇快速吸舔一番,然後直接伸入到了蜜穴之中。

“嗯……嗯……”刚刚因高潮中断而积累的情欲在刹那间再次爆发,呻吟中,可馨上半身也是猛地弓起。

月光照射下,若是张浩扭头一看,可馨那赤裸的上身便会尽数映入他的眼眶。

“浩子,哦……啊……我不……行……了……”另一旁小艾的呻吟陡然加大:“浩子,使劲,你可馨姐的大胸露出来了,哦……使劲,把我舔舒服了你再帮你可馨姐舔。”

小艾的话语让张浩的呼吸募地加重,可馨身体同样一颤,我只感蜜穴深处溢出的淫水也是猛地加多。

埋头苦舔的我并无法看到,随着可馨也被我抱到了沙发上,小艾有意无意地带着张浩正向我们这边靠近,两个女人的呻吟上交织在一起,一个高昂而放荡,一个压抑而婉转,汇聚成一首动人而又淫秽的乐章,回荡在耳,却瞬间化作欲望的洪流汇聚在胸腔。

“啊……啊……”一旁小艾陡然一声高昂呻吟,臀部擡起,双腿死死夹住张浩的头部,双手则是疯狂地在双乳间揉动。

身体剧烈颤抖间,小艾那高高擡起的臀部也是一颤一颤,不时再次向上耸动。

就仿佛品尝到了人间甘露,张浩的舌头在小艾私密之处吸吮,舔弄,发出吸溜吸溜的淫秽之声。

许久,许久,小艾高高擡起的臀部才重重落下,身体依然颤抖间,嘴中忍不住发出一声余味般“哦”的舒畅呻吟。

受到刺激,可馨身体也是接连颤抖,但在我时快时慢的舔弄下,高潮却仿佛下一刻就能到达,但到了关头却有逆流而回。

情欲的折磨下,可馨忍不住发出如同哭泣般似难受,又似舒畅的呻吟,仿佛早已忘却了张浩的存在,上身耸起,完美展现着自己那丰硕的巨乳,双手也不时揉捏着。

张浩也从小艾双腿间站起神来,狰狞的阴茎早已高高耸起,就这样赤裸裸地暴漏在客厅之中,不知道可馨是否看到那跟狰狞粗壮的阴茎,但我却感到她的蜜穴深处猛地一缩。

“浩子,你舔的真舒服。”刚刚经历过高潮的小艾声音中透露着一股懒散而又魅惑的味道,轻轻将张浩按坐在沙发一侧,然後翻身便张嘴含住了那狰狞的阴茎。

红唇与狰狞相碰撞,吸溜吸溜的淫秽声音再次响起在客厅,一边含弄着张浩的阴茎,小艾还一边呜呜地说着:“浩子,看可馨姐的胸部多大,想不想揉一下。”

话音落去,小艾又猛地长大红唇将那根狰狞尽数含到了根部,只可听张浩猛地发出一声舒畅的吸气声。

我再也忍耐不住,也急於想看到沙发上到底是怎样的一幕,再次轻轻舔弄了一下可馨的阴蒂,也是猛地站起了身,早已硬的发涨的阴茎,顿时抵在了可馨那泥泞而又盛开的蜜穴入口。

刚刚一接触,就只见可馨身体猛地一颤,发出“嗯”的一声低吟,身躯扭动间,仿佛有万千蚂蚁在身上爬动一般,脸上布满了挣紮而又享受的情欲,红唇时张时闭,流传出一股股炙热的气息。

转眼一看,不知何时小艾此刻赫然已是距离可馨不过半米左右的距离,正弯着身子快速吸吮着张浩的阴茎,而张浩那目光仿若要喷火一般,死死盯着可馨裸露的胸部。

此情此景,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点什麽,但我知道我忍不下去了,硕大的龟头轻轻向前,瞬间便挤开了可馨那沾满淫液的阴唇嫩肉,顿时引得可馨一阵娇喘。

不过,我依然狠狠咬了一下自己嘴唇,让自己抑制了一下,俯下身去,在可馨喘息与娇喘间狠狠吸吮住了那片红唇。

口舌相交,却把我的欲火刺激的更加旺盛,我极具喘息间问道:“老婆,浩子在看着你。”

“嗯……嗯……”可馨不知是回答还是呻吟,只是拼命地吮吸着我的舌头,娇躯扭动着,一次次想要让我那根火热进入的更深。

“老婆,要不要被浩子看着。”我再次忍住了,龟头一次次滑动在蜜穴入口,却就是不进入。

“不……要……哦……”可馨拒绝的声音刚刚发出,我便猛地耸动腰身,让那龟头向里面挤进去了少许,顿时引得可馨身体一弓,蜜穴深处也是不断收缩。

“要不要。”我继续问着,神情间布满了狰狞的欲望,将那龟头再次抽出少许,然後又快速插入少许。

“嗯……哦……。”可馨神情间布满了挣紮,但情欲的味道却越发旺盛。

“要不要。”

“不要……哦……”

“要不要。”

我一遍遍逗弄,然後询问着,几次之後,只见可馨身体猛地一颤,神情瞬间被情欲所笼罩,发出“哦”的一声长吟,臀部高高擡起,想要寻找着我的阴茎:“要,要浩子看着操我,老公,哦……操我,操我……哦……”

刹那间,我再也忍耐不住,狰狞的阴茎随着我的腰身耸动,伴着“噗嗤”一声,狠狠贯穿而入。

“哦”的一声长吟从我和可馨嘴中同时发出。

然而,还不等我再有动作,一片黑影突然朝我们两人笼罩而来,随着可馨一声惊呼接着又是“嗯咛”一声娇喘,我发现她的一个乳房已是被人含住。

下一刻,又是“呜呜”一声喘息,她的红唇似乎也同样被人吸吮而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