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hhkdesu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我妈叫柳微,她是读过中专的,学的会计。後来她就在城里找了个会计的工作,是一家小公司,一个月大概两三千块钱。我妈就是靠着这一个月的两三千块钱,给我缴的学费,供我读书,还要供家里的水电气费的开支,生活过得很难。我也很懂事,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学习也特别认真,中考的时候直接考上了城里最好的高中。

    hhkdesu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妈妈和同学的秘密》,是作者hhkdesu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妈叫柳微,她是读过中专的,学的会计。後来她就在城里找了个会计的工作,是一家小公司,一个月大概两三千块钱。我妈就是靠着这一个月的两三千块钱,给我缴的学费,供我读书,还要供家里的水电气费的开支,生活过得很难。我也很懂事,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学习也特别认真,中考的时候直接考上了城里最好的高中。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第八章 免费试读

空荡荡的仓库里,妈妈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暴虐跪在他面前的何强,周围其他几个杂鱼也正跪在一旁,看得胆颤心惊,我和杨虎还从未见过妈妈这样的一面,也是看得兴味盎然。

何强跪在地上,挺直了上身,用脸部来迎接妈妈打来的耳光,不敢有丝毫怠慢。妈妈就这样连续扇了何强十几个耳光,扇得妈妈都有点累了,於是妈妈停下了手,擡起她那踩着高跟鞋的脚,一脚向何强踹了过去,这一脚踹得何强猝不及防,侧躺在地上。

「你昨天欺负我的时候不是那麽厉害吗?」妈妈一脚踏在何强脸上,把何强脸都踩得变了形。

「唔……嫂子,对不起,我错了。」何强侧躺在地,一脸抵在地上,一脸又被妈妈的脚所踩住,艰难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还知道叫我嫂子?你昨天不是叫我骚货吗?」妈妈气得收回了脚,用手脱下高跟鞋,然後举起高跟鞋向何强脸上砸去。高跟鞋的鞋跟直直地砸向何强的太阳穴,又弹开到一边。何强被妈妈的高跟鞋砸得眼冒金星,因为手脚都被绑住,他只好疯狂地晃动头部,企图缓解疼痛。

看着何强现在这副模样,也是令我相当解气。妈妈又是重重一脚踏在何强脸上,因为高跟鞋已经被妈妈脱下,所以妈妈包裹着丝袜的小脚就直接和何强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不准乱动!」妈妈踩着何强的脸说道,何强此时不敢有半点违抗的意思,於是他的脑袋立刻停止了晃动。

妈妈把他的脚伸到了何强的嘴边,说:「舔我的脚。」听到妈妈一声令下,何强如获至宝般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妈妈的丝袜小脚。何强舔了妈妈的脚趾,又开始转换方向去舔妈妈的足底,他的口水都把妈妈的丝袜小脚打湿了。妈妈就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何强舔她的脚,嘴边挂着戏谑般的笑容。

我看何强舔得是越来越兴奋,觉得不能便宜了他,於是便在一旁起哄:「妈妈,别让她尝到一点甜头!」妈妈点头表示明白我的意思,何强舔着舔着,妈妈突然一脚踹在他脸上,又把何强踹得侧躺在地。

「去,把我的高跟鞋叼回来!」妈妈指了指刚才因为砸何强而弹到一旁的高跟鞋,命令道。何强听到命令,只能照做。他现在手脚都被绑住,也只能用嘴巴叼了。看到他在地上像一条青虫一般艰难蠕动的样子,在一旁的我和杨虎都哈哈大笑。跪在周围的其他几个杂鱼,这个时候想笑又不敢笑,脸都挤成了一个怪异的表情。

何强艰难地蠕动到高跟鞋旁,用嘴巴叼起高跟鞋,又艰难地蠕动回妈妈脚边。他叼着高跟鞋,摆在妈妈脚边,说:「嫂子,鞋子叼回来了。」

妈妈拿起高跟鞋套进她的丝袜小脚,穿好後,妈妈站起身,一脚踩在何强肚子上。

「啊——」何强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我敢说这是我听过声音最大的嚎叫了。妈妈起身,脚後跟还在慢慢用力,高跟鞋的鞋跟则重重地向何强肚子刺去。

妈妈今天穿的高跟鞋是杨虎精挑细选的,鞋跟足足有 8厘米,又细又高。妈妈对於何强,此时没有半点怜悯,脚後跟还在一点一点用力。我看到何强被妈妈踩得额头上冷汗直冒,心里也是出了口恶气。但他现在受的这点苦,跟他昨天淩辱妈妈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妈妈踩了一会儿何强的肚子,又看到此时痛苦难耐的何强,下面的鸡巴居然隔着裤子高高顶起,於是妈妈便戏谑地说:「哟,都这样了,还硬得起来,真不要脸。」於是妈妈又伸脚踩向何强的鸡巴根部。高跟鞋的鞋跟直直地抵在何强的鸡巴根部,妈妈腿上还在渐渐用力,何强的惨叫声越来越大。

「啊——痛啊——」何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久久地回荡在仓库,痛苦难耐地晃动着身体,但他现在全身被捆得像粽子一样,再怎麽晃动也无济於事。看到这惨痛的一幕,跪在一旁的几个杂鱼也是心头一紧,有两个都吓得闭上了眼。而我看着妈妈高跟鞋的鞋跟踩在何强鸡巴根部,下体也是传来一股寒意,心里暗暗发誓以後千万不能惹妈妈生气。

「行了薇薇,让我来吧,你还是太温柔了。」一直坐在一旁看戏的杨虎此时起身向妈妈这边走来。

「嗯。」妈妈转身对杨虎点点头,收回了踩在何强身上的脚。我看到妈妈前一秒看何强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恨意,但下一秒,对於杨虎,眼神里却又是柔情似水。

杨虎走近去,抓着何强的头发,就像拎一只鸡一样,一把拎起何强,然後重重一拳打在何强的肚子上。挨了杨虎这一拳,何强闷哼一声,脸色惨白,无力地瘫在地上。

「虎……虎哥,我们可什麽都没干啊,都是何强干的啊!」看到杨虎出手了,周围几个跪着看戏的小弟此时又开始连忙求情,他们感觉到自己也快大难临头了,估计此时心里想的只有後悔。

「少他妈废话,还没轮到你们。」杨虎冲他们吼了一句,然後又抡起拳头,如雨点般重重地向何强肚子打去。何强此时已经被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冷汗直冒,一张脸白得像死人一样,就这样默默承受着杨虎愤怒的重拳。杨虎这几拳下去把何强打得已经是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这显然不够杨虎出气,他又对着何强的脸,展开了疯狂的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躺在地上的何强就被打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张脸肿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而在一旁看着杨虎的妈妈,也是出了一口恶气,冷漠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何强。

「嫂子,快给虎哥解释,我们昨天可没有对你怎样啊!」旁边一个杂鱼此时又开始聒噪起来。

「他妈的,跟着何强动我的女人,还说没干什麽?」杨虎走过去就是一脚把那个杂鱼踹翻在地,看到这一幕,其他几个杂鱼此时都闭上了嘴,大气都不敢出。

妈妈这时候也站在一旁给杨虎加油打气,她像一个喜欢告状的小女生一样,指着那个小弟,说:「就是他,就是他,昨天按着我的脚不准我动!」

有了妈妈的这句话,等待这群杂鱼的便是杨虎那虐杀式的拳打脚踢。不一会儿,他们也都跟何强一样,横七竖八地蜷着身子躺在了地上。

「这破仓库是谁的,钥匙呢?」杨虎打完了他们,拍拍手,问道。

「在……在我这里。」躺在地上的一名小弟有气无力地答道。杨虎走上前去,从他裤子口袋里摸出了钥匙,在手上颠了颠,转身对我们说道:「差不多了,走吧。」

於是我们三人向仓库门口走去,何强伤亡最惨烈,两眼无神,话都说不出来了。另一名小弟急了,躺在地上连忙叫道:「虎哥,虎哥!能不能把我们放了?」

杨虎回头,说:「放了?你们动我女人的时候没想到有今天?」於是揽着妈妈向门外走去,走出了门,杨虎转身拿出钥匙将仓库大门反锁。

「把他们关在里面,没事吧?」妈妈一边走,一边眨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杨虎问道。

「没事,这後面的事就不归我管了。我要管的,就是怎麽好好疼爱我老婆。」杨虎笑了笑,又一把搂住了妈妈的肩膀。

「讨厌。」妈妈娇媚地挣紮起来,最後还是任由杨虎把她搂住。

回到家里,我和杨虎都小心翼翼地照顾妈妈,生怕妈妈还没有从这件事里走出来。看到我殷勤地在家里打扫卫生,依偎在杨虎怀里的妈妈笑道:「凡凡也终於懂得帮妈妈分担家务了。」

杨虎也点评道:「嗯,不错,不错,很懂事,哈哈哈!」

晚上,杨虎温柔地抱着妈妈进房间睡觉。两人做爱的时候,杨虎对於妈妈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生怕把妈妈弄疼。他挺着鸡巴,在妈妈小穴外面探了探,小心翼翼地问道:「薇薇,疼吗?」

「不疼,你快进来呀!」妈妈扑哧一声笑了。

「好嘞!」杨虎听了妈妈的回答,一挺身,深深地插进妈妈的蜜穴。

我则在隔壁房间,一边听着妈妈做爱的呻吟,一边撸了一发……

第二天一早,我们县电视台的早间新闻,主持人播送了这样一则报道:「昨晚,县城郊区一仓库突发大火,几名在仓库游玩的少年不幸遇难。」

接下来的日子,在我和杨虎的悉心照料下,妈妈终於从这件事的阴霾中完全走了出来,每天依然会穿上美美的丝袜高跟,和杨虎过着平静而又充满激情的生活。而在学校,何强和几个杂鱼的消失,没有掀起一点波澜,只有我和杨虎知道,这些报应都是他们应得的。

平静的日子大概过了半个月,家里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天晚上,依然像往常一样,妈妈和杨虎两人缠绵在沙发上,一边互相摸来摸去,一边说着没羞没臊的情话。而我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这时候还有人敲门?」杨虎问。

妈妈也是一脸不知道的表情,於是我起身去开门。

我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名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女生。她穿着一身白 T恤,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百褶裙,光滑白皙的腿部裸露在外,脚上踩着一双白色板鞋,一头黑色长发紮成了马尾垂在脑後,看起来白白净净,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你……你找谁?」我其实不太适应和这样的漂亮女生说话,便结结巴巴地问。

少女目若秋水,眨着眼睛看着我,说道:「我是来找杨虎的,杨虎在吗?」

「他在是在,不过你找他干嘛?」我问道。

少女一听我说杨虎在这里,便不再回答我的提问,迫不及待地一头就冲进屋里。她看到杨虎正坐在沙发上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少女直接无视了坐在一旁的妈妈,一把扑到杨虎身上,给他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虎哥哥,我终於找到你啦!」

杨虎急急忙忙把少女推开,一脸不解地问:「你……你谁啊?」

听到杨虎这样回答,少女嘟起了小嘴,说道:「虎哥哥,我是苏梦然啊,是你的未婚妻啊!」

「未婚妻?」我和杨虎惊讶得异口同声叫了出来。

杨虎什麽时候还有个未婚妻了?他也从来没跟我说过啊。不过我再看,杨虎脸上的表情也是呆若木鸡,看来他也相当疑惑。再看妈妈,虽然妈妈一直没有说话,但听到「未婚妻」这几个字,这时候也是气鼓鼓地看着杨虎,等待杨虎给她一个解释。

杨虎这时候嘴巴张了张,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麽,於是他先安顿好苏梦然,让她先在沙发上坐下,然後一把拉起我,冲进了我的房间,锁上了门。

「兄弟,这怎麽回事儿啊?」杨虎一脸不解地问我。

他这问法,把我都给弄笑了,我说:「你还问我怎麽回事,那个苏梦然是来找你的,又不是来找我的。」

「可我真不认识这个什麽苏梦然啊,还说是我的未婚妻,我完全没有印象。」杨虎晃了晃脑袋,表情十分着急。

「那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啊,你赶紧想想办法。」我说。

杨虎伸手在头上抠了抠,灵机一动,掏出手机说道:「我给我爸打个电话问问,看他认不认识。」

铃声响了好几遍,电话终於接通了。听声音,那边似乎有点吵闹,杨虎他爸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喂,虎子啊,有什麽事快说,我现在跟朋友在外面喝酒呢。」

「爸,你知不知道有个女的叫苏梦然啊?」杨虎急不可耐地问。

电话那头杨虎他爸答道:「苏梦然?哪个苏梦然?不知道。」

「我这里来了个女的,跟我差不多大,叫苏梦然,还说什麽是我的未婚妻!」杨虎解释。

「哦,我想起来了,你说这个苏梦然,不就是老苏家的女儿吗?」

「啊?什麽意思?」杨虎又问。

「正好老苏在我旁边,让他跟你说。」杨虎他爸说完,便把电话交给了他口中的「老苏」。

「喂,虎子啊,我是你苏叔叔啊,还记得我吧?」电话那头换了个声音,想必就是「老苏」了。

「苏叔叔,记得记得,前段时间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杨虎说,「不过,苏梦然是怎麽回事儿啊?」

「哎呀,我看你小子这记性不行啊。小时候,你三天两头吵着叫你爸带你上我家来玩儿,你都忘了麽?那时候你最喜欢跟我们家梦然玩儿了,还说,长大了要娶她,不是吗?」

「啊?苏叔叔,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啊。」杨虎急忙解释道。

对面的老苏笑了笑,说:「哈哈哈,那时候你可不是这麽说的。当时你还非要吵着我们,要我们给你俩定娃娃亲呢!梦然是不是跑到你这儿来了?她老早就让我问你爸,要你的地址呢。」

此时杨虎一脸惊愕,总算明白了是怎麽一回事,连忙说道:「苏叔叔,小时候归小时候,我现在……」

不等杨虎说完,对面老苏就打断了杨虎的话,说道:「哈哈哈,我和你爸两个老头子不插手你们年轻人的事,这事儿啊,你自己解决吧,哈哈哈哈!」

「喂,苏叔叔!」杨虎急忙喊道。

「你还有什麽要跟你爸说的吗?哦,我们几个在外面喝酒呢,你爸让我先挂了哈!」对面的苏叔叔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此时我和杨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说什麽好。最後,我俩还是打开我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我看到妈妈和苏梦然都坐在沙发上,两人都没说话。看到我和杨虎出来,她们俩都盯着杨虎,不同的是,妈妈是气鼓鼓的表情,而苏梦然则是一脸期待。

「虎哥哥,现在想起我来了吧?」苏梦然先开了口。

「不是,你……你能不能先回去……」杨虎吞吞吐吐地说。

「呀!虎哥哥,你什麽意思,你明明说过要娶我的!」苏梦然嘟起小嘴说道。

杨虎摊了摊手:「我……我有女朋友的。」

「哼,我才不信呢!」苏梦然柳眉一竖,说道。

杨虎指了指坐在苏梦然旁边的妈妈,说:「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苏梦然看了一眼妈妈,表情一脸错愕,说道:「哼!你骗人,她肯定是你的姐姐,对不对?」苏梦然转头看向妈妈,想向妈妈确认。

妈妈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却被苏梦然反将了一军,於是妈妈顿了顿,突然起身走到杨虎面前,踮起脚尖就吻上了杨虎的嘴唇。待他们吻过之後,妈妈才转头对坐在沙发上的苏梦然说道:「我就是他的女朋友。」妈妈像是获得了小小胜利一般,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呀!我不管,反正我是虎哥哥的未婚妻!」苏梦然用力地摇了摇头,说。

面对这样的场面,杨虎和妈妈也是无奈得不知道说什麽好,於是我只好上前跟苏梦然解释。

「苏梦然,这是真的,我妈妈就是杨虎的女朋友。」

「反正我不管,我就要跟虎哥哥在一起!」苏梦然撅起小嘴。

面对苏梦然的无理取闹,我们都拿她没有任何办法,於是我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那随你便吧。」

这之後,苏梦然一直赖着不走,妈妈赶紧拖着杨虎就进房间了,而我也只好钻进自己的房间,留下苏梦然一个人在客厅。

「薇薇,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儿啊。」进了房间,杨虎双手搂住妈妈的柳腰,一张脸贴在妈妈的肩膀,殷勤地说道。

妈妈身子一扭,转身严厉地说:「这件事你不解决好,以後别想碰我!」

杨虎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躺在床上,妈妈转过身背对着杨虎的脸,杨虎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今天的奇特经历,想这个苏梦然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时候,杨虎过来轻轻敲开我的房门。

「你拿一床棉被给我。」杨虎轻声说道。

「怎麽了?」我问。

杨虎接过棉被,让我跟他一起出去。我们来到客厅,看到此时苏梦然一个人蜷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杨虎轻手轻脚走过去,把棉被轻轻盖在了苏梦然身上,说道:「别把她弄感冒了。明天我再送她回去吧。」

给苏梦然盖好了棉被,杨虎又悄悄回到妈妈房间,我也回到自己房间,睡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