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H版午夜凶铃》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一、诅咒的录像带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H版午夜凶铃 H版午夜凶铃

    “警视厅称,昨日在前桥市柳木町发现的女高中生屍体暂时被法医判断为心脏麻痹。目前,学生家长与教育部门以及警方正密切观察此事,东京电视台报道。”  电视中播放着女高中生离奇死亡的新闻,覆盖着女生面部的白布被一阵风吹起,女生翻着白眼,面目扭曲的表情出现在了电视上。尽管警方已经将此事定义为心脏疾病导致的死亡,但警方内部对此事却仍保持怀疑态度。

    yh8593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H版午夜凶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H版午夜凶铃》,是作者yh8593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警视厅称,昨日在前桥市柳木町发现的女高中生屍体暂时被法医判断为心脏麻痹。目前,学生家长与教育部门以及警方正密切观察此事,东京电视台报道。”  电视中播放着女高中生离奇死亡的新闻,覆盖着女生面部的白布被一阵风吹起,女生翻着白眼,面目扭曲的表情出现在了电视上。尽管警方已经将此事定义为心脏疾病导致的死亡,但警方内部对此事却仍保持怀疑态度。

《H版午夜凶铃》 五、永远在一起 免费试读

贞子本想直接掐死松本,可她觉得就这样让他死了,太便宜他,於是右手一挥,将松本摔在了茶几上。

茶几是钢化玻璃的,松本落下的力道还不足以将它砸碎,倒是松本摔在了茶几上,後背疼痛难忍。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咬着牙在地上来回翻滚,企图减轻後背的痛苦。

嘴角还挂着精液的贞子缓步走向松本,低头看着他,冷冰冰地问道:“松本先生,您觉得自己的精液很好吃是麽?”

松本倒在地上,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对…对不起,饶了我吧,贞子小姐。”

贞子迈步上前,擡起修长的腿,一脚踩在松本的脸上:“我在问你话,你觉得自己精液很好吃麽?”

松本挣紮道:“对…对不起,它的味道并不好,请宽恕我,拜托了!”

贞子冷笑了一声:“你吃过自己的精液?”

松本的脸被贞子踩得变了形,说话也变了声音:“没,没有,只是猜测。”

贞子笑道:“那你应该尝一尝再下定论的。”

说着,她喉咙用力,紧接着一口精液吐在了松本被踩着的脸的边上:“吃了它!”

一股浓烈的腥气灌入松本的鼻腔,要自己吃自己的精液,这太难了吧?

松本刚一犹豫,贞子加大了脚上的力度:“最後一遍,吃了它!”

松本无奈,伸出舌头,试着舔舐那坨令人作呕的白色粘液。松本的舌头刚一伸长,贞子便送来了踩在他头上的脚,用脚跟踩住他的舌头:“吃啊,怎麽不吃?”

贞子一边说着,一边辗踩着松本的舌头。松本疼得眼泪都留了出了,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贞子玩了一会儿,坐在沙发上,看着松本趴在地上舔食他自己的精液。

“过来!”贞子命令道,她伸出刚刚踩着松本舌头的那只脚,用脚底对着松本:“把自己的脏东西舔乾净。”

松本不敢犹豫,将已经出血的舌头贴在贞子的脚跟上,不断舔舐着。

贞子让松本舔了一会儿便收回了脚,命令松本跪在自己面前,松本立刻跪伏在地。

贞子解开白袍,露出了美丽白皙细嫩的胴体,双腿张开,放在茶几上:“松本,你刚刚让我干了什麽,现在就自己干什麽,懂麽?”

松本疑惑地擡头看着面前赤身裸体的贞子。贞子一巴掌打在了松本的脸上:“我让你给我口交,真是个笨蛋!”

松本连忙往前爬了几步,将脸凑近贞子的黑色森林。

贞子的阴部并没有女性阴部的“海鲜”味,反而又是一股青草的方向夹杂着一丝樱花的甜味。

松本伸出舌头,用舌尖撩拨着贞子的阴唇。贞子的下体刚刚被松本强迫深喉时便已经湿了,松本的舌尖刺激让的贞子下体越来越湿润。贞子原本毫无血色的脸渐渐红润了起来,双目也越来越迷离。松本又加大舌头上的力度,用力舔着贞子的大阴唇,品尝着贞子体液的清香。紧接着,他又用嘴含住了贞子的整片阴唇,用舌头和双唇不断按摩着,贞子的阴唇在松本口中“吞吞吐吐”。

松本是第一次,贞子更是第一次,她享受着胯下的男人卖力舔舐自己的下阴,她第一次知道,性爱竟是如此美好的事情。

松本一边舔着,一边擡头偷偷看着贞子。她真美,双目微闭,靠在沙发上。白皙的脖颈下便是那美丽的锁骨。继续向下看,贞子的胸尽管不是太大,但也是同样的白嫩,两个可爱的乳头被包围在那一圈褐色的乳晕中间。她腰肢纤细,尽管是坐在沙发上,她也的腰腹也没有一丝的多余赘肉显露出来。下边就是这茂密的黑森林和这粉嫩多汁的蜜穴了。

松本看得陶醉了起来,他从被迫为贞子口交变成了心甘情愿。而贞子则轻哼着享受着一丝丝电流从自己身上划过。

松本见贞子十分享受,便开始了下一步攻势。他用舌尖轻轻撬开“花瓣”,贞子的“花蕊”便露在了外边。松本放弃其他地方,专心舔舐贞子的阴蒂,他不断加快舔舐的频率,不断加大着力度。他能感觉到贞子十分享受自己的口舌服务,因为她已经开始拧动下身,水越流越多,还用手将自己的头死死按在阴部,两条肌肤柔嫩的大腿也摩擦着自己的双耳和面颊。还有,贞子叫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贞子的喘息越来越粗,她脚下一用力,将包裹自己阴道那温暖的嘴踹开,自己则贴在了天花板上,紧接着她伸出双手,隔空将松本扔到沙发上,自己也缓缓落在了松本的身上。她将脸贴近松本那惊恐的脸,轻声说道:“进来。”

松本懵住了,他没有听懂贞子说话的意思,贞子一遍喘着粗气,一遍调皮地伸出舌尖,轻舔松本的耳垂:“我说,让你进来。”

松本还是没有听明白,歪着头看着贞子,贞子一下子将自己的唇堵在了松本的唇上,不顾他满嘴的淫液,将舌头伸进他的口中,疯狂搅动着,松本也迎合着贞子,两条舌头就这样交织在了一起。

二人吻了近十分钟,贞子一遍舔着松本的唇边,一遍说道:“我说,我让你肏我,用你那粗壮的阴茎插到我的阴道里,然後狠狠地抽插,狠狠地肏我,听懂了麽?”

松本眼睛瞪得溜圆,他不敢相信。贞子又向松本的脖子吹着热气,用甜甜的声音调皮地说道:“如果你未经我允许就射出来,让我玩得不开心,我可是会杀掉你的哦~”

松本抱的女鬼归贞子朝松本的脖子哈着热气,用娇媚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未经我允许就射出来,让我玩得不开心,我可是会杀掉你的哦~”说着,贞子骑跨在松本的身上,用手握着松本的阴茎,不断揉搓着。

松本刚还以为贞子要杀死自己,下体也就软了下来。贞子用纤纤玉手把玩着松本软趴趴的阴茎,用舌头舔着松本惊恐的脸。贞子是女鬼,身体自然是没有温度的,尽管刚刚起了些反应,但身体仍是冰凉的。松本只感觉一个有滑又嫩却冰凉的东西握住了自己的阳具,上下套弄着,还时不时用手指绕着松本自己的马眼打转,可松本因为惊恐,就是硬不起来。

贞子见装,趴下身子,用她那小嘴儿含住了松本蔫葱一般的阴茎,用舌头不断挑逗着。贞子口中含着阴茎,含糊不清地说道:“如果松本先生在三分钟内还没有硬起来,将阴茎插进贞子的阴道里,那贞子就要把这没用的东西拿走了呦~”说着,贞子轻轻咬了松本的阴茎一口。

松本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贞子美丽的裸体和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了。在贞子和松本的共同努力下,松本的阴茎终於硬了起来,捅到了贞子的喉咙。

贞子一口将松本的阴茎吐出来,又自己的头移到了松本的口唇处,轻舔了一下松本的嘴唇:“很好,现在,你可以和贞子性交了。”

说着,她跨在松本身上,用手扶着松本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坐了上去。

一瞬间,松本感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这是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窖一般,整个身体都被冰水包围着。为了让自己能够暖和一点,松本开始挺动腰身,用阴茎摩擦着贞子湿润嫩滑的阴道,试图通过摩擦的方式来给自己制造一些热量。

松本这一动,贞子便舒服得发出了一声浪叫:“呃嗯~加油啊松本先生!”说着,她自己也开始擡起屁股再落下,让松本的阴茎在里面最大幅度刺激自己的阴道。

松本见贞子配合,自己也开始放肆起来,他也开始加大了阴茎的抽插力度,贞子的叫声便越来越大。贞子甜美又娇媚的声音给了松本一剂催情剂,他开始加快阴茎在贞子阴道中的抽查速度,贞子也是随着松本的动作尽力配合着。

松本的阴茎很长,每一下都能插到贞子的阴道头,贞子觉得每一次碰撞,自己的腹腔就会被一根坚硬的棒棒顶一下,这种感觉是她做鬼多少年来都没有体验过的。一阵阵快感从松本的龟头,冠状沟传到前列腺,再传到全身,他越来越用力地干着身上的贞子,此时的贞子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少女,至於鬼不鬼的,他早就抛在了脑後。

看着自己身上摇晃着身子,甩动着长发,眼神迷离,表情享受的贞子,松本的性欲越发强烈起来。他举起双手,揉捏起贞子两个B罩杯的小咪咪。松本明显感觉到贞子浑身颤抖了一下,他先是用手背蹭着贞子胸部柔滑的婴儿般的肌肤,真软啊,这是自己碰到过的最软的东西了!紧接着,他用手指绕着贞子的乳晕打起圈来,时不时用手略过她的乳头。松本感觉自己连大腿带小腹全被贞子的爱液浸湿了,然而贞子还是一边浪叫着,一边大力挺动着自己那纤纤细腰。

松本精虫上脑,冲破了他的理智。他将贞子往下拽,自己则用一只手支撑着翻过身子,这样,贞子便被松本压在了身下。贞子的眼中早已没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娇媚和享受,甚至还带有一丝羞涩,她对松本叫着:“松本大人,请您,肏死我吧!”

松本见自己取得了主动权,反而将阴茎拔出了贞子的阴道,贞子瞬间怅然若失。松本用手把着阴茎,在贞子的阴道口蹭来蹭去:“想要麽?贞子小姐。”

贞子疯狂地喊着:“快!快给我!求求你了!快插进去!”

松本嘿嘿一笑:“叫爸爸。”

贞子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好爸爸,求求你肏我,求求你了,给我,给贞子吧,贞子想要!”

松本心中涌上了一股征服的快感,他将阴茎狠狠捅进了贞子的阴道,贞子大叫了一声。

松本继续与贞子做着活塞运动,二人的身体碰撞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美妙旋律。贞子在下面不断大叫着,她眉头紧锁,双目紧闭,眼皮上的长睫毛撩动着松本的神经,她面颊粉红,粉唇轻启,那淫荡无比的浪叫竟是从这里边发出的。

松本开始改变战术,他先是浅浅地在贞子的阴道口摩擦三下,而後突然狠插进去,贞子便又一声大叫,上身还抽搐了一下。松本不断运用着从电影中学到的姿势,“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等技法换着花样在贞子的身体上实践着,贞子被蹂躏的连叫都没力气,只能张着嘴享受着松本的抽插。突然,松本来了感觉,加大力度的同时加快了频率,口中还发出阵阵低吼,贞子被插得一阵抽搐,大量的液体从阴道中喷射而出,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樱花的味道。

贞子高潮的同时,阴道抽搐带来的巨大吮吸敢使得松本也没有忍住,将精液射到了贞子的阴道中,松本的口中嘶吼着,下身也是不断抽搐。松本泄了劲,将阴茎从贞子的阴道中拔了出来,顺势倒在沙发上,口中不断喘着粗气。与此同时,贞子也是被干得没了力气,汗水将长发粘在了她的额头,她眼神迷离,酥胸随着呼吸起伏着。

一人一鬼,就这样躺在了沙发上。片刻,贞子突然飘在半空中,伸出手,掐着松本的脖子将他提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我好像说过,未经允许就射精,是会受到惩罚的!”贞子的嘴角突然上翘:“那就罚我们永远在一起吧,嘻嘻,好吗老公?”言毕,贞子松手,松本掉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呼~松本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环顾着四周,一边用手擦着额头上的虚汗,摸着自己的身体:嗯?我没死麽?松本又看了一眼摆放整齐的茶几和正在放映着加勒比电影的电视机,松了口气,妈的做噩梦了。他起身下地想要倒杯水给自己,脚却踩到了一个硬物,硌得生疼。

松本俯下身子将那东西捡了起来,用食指和拇指捏住,迎着光仔细检查着:“这圆球看着怎麽眼熟啊?”

突然,他楞住了,这不是断掉的佛珠麽?他转身想要逃离屋子,却一头撞上了一女子,他擡头一看,这女子长发白袍,睫毛细长,美目流盼,鼻梁高挺,嘴唇粉嫩。

松本惊恐地向後退,那女子却一步步跟了上去,她笑道:“怎麽了?不是说好,永远在一起麽?老公?”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