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催眠魔手》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催眠魔手》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催眠魔手 催眠魔手

    当一个极为普通的人突然拥有了异於常人的能力时,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会是什么?  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尽情地使用”吧。  我当然也不例外-当然,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能力改变了我未来的命运。

    wahj12345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催眠魔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催眠魔手》,是作者wahj12345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一个极为普通的人突然拥有了异於常人的能力时,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会是什么?  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尽情地使用”吧。  我当然也不例外-当然,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能力改变了我未来的命运。

《催眠魔手》 第06章 免费试读

又是一天清新的早晨。

“啊、启人哥哥,好、好棒……插得我好爽……”

趴在床上,穿着小学生制服的樱子,被我从身後抽插着蜜穴,不断地甩动屁股浪叫着。

“樱子的里面很湿喔。”

“啊嗯……因为我每天都想着……要让启人哥哥插……啊,大哥哥的又进来了好深好深……”

樱子已经爽得语无伦次了。

这里其实是樱子的房间。我原本只是看看樱子换好衣服了没,一看到樱子穿着学校制服的样子,一时间慾念高涨,就把樱子推倒在床上。樱子不但不抵抗,还高兴地迎合的我的动作,让我的分身在她的蜜穴内一进一出。

“唉呀,樱子真性急呢。”

要叫我们用餐的琴姐一进来,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我这样压着干,脸上满是带着淫秽的笑意。

“喔、喔……”

当我的精液灌进樱子的蜜穴里时,樱子的脸上,尽是满足。

我一抽出分身,在一旁看了好久的玛莉薇雅立即过来用舌头帮我清理分身,而琴姐则是高兴地一脸就往樱子还翘高的屁股里,品嚐着我射在樱子蜜穴里的精液。

当然,因为刚刚的激情,樱子身上的制服又得换了。

第1节课是数学,是我们班导师“泰蕾沙.诺恩”修女的课……

但这时的我却站在黑板前,望着下面发楞的女同学、以及站在一旁也同样在发楞的修女老师。

她们被催眠了。

但,凶手不是我。

“我没叫你这麽做吧?”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让站在一旁原本很得意的琉璃子和静的表情有点错愕与不解、以及无辜。

“主人……不喜欢吗?”

“我们以为让大家都能享受您的“恩泽”主人会很高兴的……”

“所以我说,主人不见得会接受。”

一旁的圣子冷漠地浇琉璃子和静的冷水。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这种事情一个弄不好,打草惊蛇不用说,我们的存在一旦被公布,後果会很严重。”

我勉强无视她们脸上的无辜表情,板起脸来说道:“虽然说现在连校长都是我们的人,也没必要这麽快就赶着做下一步……”

“原来如此,连校长都成了你的人是吗?”

茉莉的声音从座位上传来。

不过,这句话给我的感觉,却是“茉莉没受到控制?”

我讶异地转过头去,正好和茉莉明亮的双眼对上。

“放心吧,我无意去管他人的闲事,不过看起来琉璃子班长和静、圣子同学都和你有关系的样子。”

茉莉并没有离开位子,直接从座位上和我对话。

“我们的能力,是主人所给予。”

琉璃子十分正经地说道:“所以替主人做事、服侍主人是理所当然。”

“这样呀……这倒是满有趣的。”

茉莉露出了有所企图的笑容。

“有什麽事情,下课再说吧。”

看茉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决定先让班上状态回复正常:“回座位吧,这里是学校,还是按照正常作息比较不会引人注意。”

“是的,主人。”

“真的是非常抱歉。”

回到座位上後,我重拍一次手,大家立即从催眠状态中恢复正常。

“唉呀,我怎麽站着发呆……”

从催眠状态醒来的泰蕾沙修女,慌慌张张地回到讲台上,准备接下来的课程教导:“好了,大家翻开……”

“……启人同学,”

这时,茉莉的声音传了过来:“那种力量,也给我一点吧。”

“为什麽要拒绝?”

第1节下课之後,当我倚靠在窗口看着窗外的风景时,琉璃子走了过来,一开口就是那句问话。

“就如同我不希望你滥用能力,来帮我增加奴朴,是差不多的道理。”

我轻声地说道:“我并不希望打草惊蛇而危害到你们的安全,伤害到无辜的人更非我所愿。”

“……对不起,我多言了。”

虽然就算我用“听我的就是了”来打发,她们也不会有一句怨言。但依我的个性,我还是倾向於把话说清楚会比较好。

我拍拍琉璃子的肩膀:“耐心地,等待我的指示,别太着急了。”

“是的,主人。”

话虽然这麽说……当我转过头时,正好对到茉莉那有着复杂想法的视线。

她露出了笑容。

然後她站了起来,走出了教室。

“……看来茉莉同学还是不肯放弃的样子。”

我对着琉璃子说道:“我去和她谈谈好了,有必要的话,你先让老师忽略我的存在一下。”

“没问题吗?”

“最坏的情况……就是让她得逞而已。”

“那就和主人原本的想法背道而驰了。”

“我知道,但……连你的催眠力量都没办法在她身上奏效,我还想不出来有可以让她放弃的方法。”

我继续说道:“她想胜过拥有非人能力的“能力者”的学生会长姊姊,除了自己也成为“非人”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这里是女生厕所……因为学校里只有我这个男生,学校当然不可能会为了我专门弄一间男生厕所。所以我还是得到女生厕所上厕所……一开始当然别扭,但久而久之後,不只我,连同学校的女学生也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当我一打开厕所隔间的门,却看到把内裤褪到脚上的茉莉正坐在马桶上,一副“你中计了”的,脸上还露出红晕的微笑,我就知道我上当了。

下一秒,我就被茉莉拉了进来,然後起身把门关上。

还好已经是上课时间,不然肯定会引起骚动。

只是,接下来茉莉的动作却积极地让我有点讶异。

我连话都还没说,茉莉已经先一步拉开我的裤裆拉链,然後弯着腰,张开口就把我的分身含进了嘴里。

豁出去了是吧?

不过,她的口交技巧真的不能说好,虽然我的分身还是不争气地站了起来。

然後,她吐出我的分身,轻轻地用手套弄着。

“为了超越姊姊,无所不用其极是吧?”

“我只是认为,用自己的第一次来交换可以超越姊姊的力量,不是很划算的交易吗?”

说到这里,茉莉站了起来,打开双腿,在我的面前暴露着还未经男人染指的处女地:“这里……你们男人都很想要吧?你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只要让我拥有力量……”

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对茉莉说完那句话之後的记忆十分模糊,只知道当我回神的时候,我已经抓着背对着我趴在马桶盖上的茉莉,分身深深地插进了茉莉的处女穴内,猛力地抽插着。

“嗯、嗯……”

茉莉紧闭着嘴,流着眼泪,似乎难受得紧,只是不知是在忍耐破瓜的痛楚,还是在忍受快感,以免叫声太大而引起注意。

而我即使回神,也已经停不下来,乾脆弯下腰,隔着衣服抚弄着茉莉的乳房。

“啊……”

被我这一摸,茉莉原本紧闭的嘴也不得不张开,吐出了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的吐息。

没有刻意的忍耐,一股股的精液随着我的分身刺进最深处,在茉莉的体内完全释放开来。

茉莉张大着眼睛和嘴巴,不知是不是也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还是讶异於精液灌入蜜穴里的异样感。

看着她无力地摊在马桶盖上,我於是把她抱起来,在我坐在马桶上时,让她在和我交合的状态,坐在我的大腿上。

不过,我的双手依然在玩弄着她的乳房。而她也默许,让我打开了衣服钮扣,让乳房挣脱胸罩的束缚,任我抚弄着。

“这样……就可以了吗?”

许久,她才开口,但显然不是在意我在她身上做的动作。

“……应该吧。”

因为刚刚的性交,我是确定“碎片”已经存在於她的体内。但是不是因此就有了“力量”我反而还得抱持着保守的态度。

因为现在的茉莉,依然不受我的控制。

“她的灵魂似乎受过与“混沌碎片”同属性力量的保护,现在即使力量减弱了,还是可以避免精神性质力量的攻击。看来,她体内似乎在遇见主人之前,就已经有了“碎片”但却因为某些缘故而处於沈睡状态,所以连我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察觉。”

这是吴羽的说法。

应该和她姊姊久梨子有某种程度的关系吧。

“……玩够了吗?”

“咦?”

突然的问话,让我的双手也停了下来。

“我又没叫你停,我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

说完这句话,茉莉整个人躺在我的身上,闭起眼睛,没多久就沈沈睡去。

看来,还得在这间厕所坐上一阵子……我一边这麽想,一边双手又开始抚弄乳房的动作。

沈沈睡去的茉莉,对我的动作似乎已经没力去感受了。

中午的吃饭时间,我还是选择在顶楼。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的性爱太过激烈,还是还在适应“碎片”的力量,茉莉以身体不适为理由,先到保健室好好地躺着休息。

“不过,她竟然没和我们一样,成为主人的奴仆……”

边吃便当边说话的静是一脸疑惑。

“是啊,她肯定还没嚐到主人的好。”

琉璃子在一旁附和着-这时的她可是一边吃饭,一边骑在我身上,享受着蜜穴被塞满的快感,还有办法喂我吃饭。

而我,则是一边吃着琉璃子递过来的饭菜,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

“主人有权决定谁可以成为他的奴仆,身为奴仆的我们,不能改变主人的决定。”

圣子冷静地一边说道,一边看着琉璃子。但她对着我打开的双腿,和静一样,触手正在她们两位的蜜穴里进出着,带出大量的淫水。

但即使如此,三人吃饭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改变,顶多脸稍稍带着点红晕。

琉璃子也知道圣子指的是早上的事情,一脸无辜:“我也只是想帮主人多一点奴仆可以取乐而已嘛……”

对於她们的谈话,我并没有开口,只是细细品嚐琉璃子的手艺,以及三人的蜜穴滋味。

吃完饭後,静才继续开口:“对了,现在连校长都是我们的同伴了,下次吃饭乾脆到校长室吹冷气吧。”

“这样做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的。”

圣子立即打回票:“主人并不希望引起注意,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点才对。”

“这我知道啦……真是……”

提议被驳回,静只能嘟着嘴,一脸不高兴而已。

“现在时机还没成熟,再忍一忍吧。”

“我知道了,主人。”

听到我的话,静也不再说什麽,来到我身边,一副任我玩弄的样子。

而圣子则是来到琉璃子的背後,代替我用双手玩弄着琉璃子的乳房。

琉璃子则是掀起裙子,让蜜穴一边被我的分身抽插,一边用双手持续地刺激着已经突起的小红豆。一股股的淫水随着分身的抽插,从蜜穴渗出。

或许是等不及我的爱抚,静飞快地把衣服钮扣解开,胸罩都还没解下,就用自己的双手揉捏着。

严格说起来,在场的三人就以静的乳房显得比较大,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胸罩的关系,现在看起来反倒和琉璃子差不多大。

“啊啊……不、不行了,要、要飞了……”

没多久,静在自己的爱抚与触手的抽插之下,把屁股高高地翘起,随着高潮喷出一股股的淫水。

“啊,主人,我也……”

“主人……我要……”

受到静的影响,琉璃子和圣子也在我的精液喷出的同时,达到了高潮。

“呼……”

让她们三人靠在墙壁上休息,我唤出一直在身边隐身保护我的风薙出来,帮我清洁分身。

她的身上并没穿上之前袭击我时的紧身衣装,但我也没让她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而是让她穿上白色的蕾丝内衣裤外加吊带袜、以及黑色的高跟鞋而已。

这让她看起来很像是走伸展台的女模特儿,也像是演情色片的AV女优。

在她的“清洁”之下,当上课钟声响的时候,她的喉咙里充满了我的精液。

上课钟响,我并没有进入教室。

“二年X班天野启人同学,请到校长室。”

因为这个广播,我只好转往校长室移动。

倒是一听到上课钟响,静她们前一秒还爽得爬不起来,下一秒就已经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如无事般地起身离开顶楼。

我并没有直接敲门,手把一转就进入校长室。

一进入校长室,我就看到除了校长光子外,桌前还站了一名修女,因为背对着门以及服装的类似性,我一时看不出来是哪位修女,只能从蓝色版的修女服知道是学校的老师。

“有事吗?校长?”

我边问,边走到那名修女身边,才知道她是我们班的导师“泰蕾沙.诺恩”……不过她的表情茫然,显然是被控制了。

看来“能力”的觉醒还真的是因人而异,校长光子昨天晚上才成为我的奴仆,现在就拥有类似催眠的力量了。

(说不定是因为曾经被主人使用过肉体,所以才能这麽快拥有部分的能力。这是吴羽的说法。

“关於琉璃子滥用能力的事,我已经听泰蕾沙修女说了。”

光子站了起来-她今天穿着一席粉红色的旗袍,看起来十分端庄:“确实琉璃子是冲动了点,因为若不先搞定这学校的上层人员,只搞定学生们是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骚动的。”

“……所以你想说先搞定上层人员吗?”

我转身坐在沙发上,听着光子的说明。

“是的,当然我会慢慢地进行,不然引起骚动,对主人或是我,都是麻烦。”

光子坐在我身边後,对着泰蕾沙说道:“来服侍主人。”

“是……”

带着茫然的神情,泰蕾沙修女走到我的面前跪下来,请出我的分身之後,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分身。

技巧很笨拙,像是单纯地在舔着棒棒糖一般。

确实,光子的建议比较符合现状,而且以现在光子的职权也比较好处理。

“好吧,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不过……”

“我知道,低调是吧?”

“嗯,而且……别用广播CALL我。在这里我的存在就已经是与异端没什麽两样,你再这样搞,只是让我更凸显而已。”

听到我的话,光子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我知道了。”

“对了,”

这时,我突然想到那三人组:“高中部学生会,包含会长在内的“能力者”要稍微注意一下。她们身上也拥有“碎片”但并非在我的管辖之内。”

“那麽,需要我动用权限把她们赶出去吗?”

我的妈啊,都说了要低调,怎麽换做其他的事情就又是这作风……

“呃……”

或许是看出我的表情有异,光子连忙问道:“这样……不行吗?”

“这麽做只是更让她们认为你心中有鬼而已,对实际状况根本没有助益,说不定还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那……”

“或许你以前的作法就是靠权势来压人或处理事情,不过现在这种状况,你按照以往的作风,只会有反作用。现阶段别主动,因为你是校长,就算是学生会长应该也不让她们认为会主动惹你。只要让她们认为你只是个隐藏身份的“能力者”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发现你和我的关系。”

“但主人……不准备处理她们吗?”

“我会找时间的,这事情急不得。”

确实是急不得的事情……而且在此之前还有事情得先找时间解决。

“我知道了。”

听从我的意见之後,光子对着还在服务着我的分身的泰蕾沙修女说道:“泰蕾沙修女,把你的肉体奉献给我们的主吧。”

“是。”

听到光子的话,泰蕾沙修女站了起来,然後双手伸进裙子里,往下一拉就把内裤脱了下来-是件纯白的内裤。

然後一脸茫然地,在坐在我身上的同时,她的第一次也献给了我。

但她就像是不感觉到破瓜的痛楚一般,在我的分身进入她的处女穴之後,就开始双手抱着我,小幅度地上下摆动着身体。

虽然泰蕾沙的处女穴十分紧凑,但看着她无表情的动作,我却有点提不起性致。

比起不论我怎麽做,对方都会无视我的动作,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的情况,这像机器人只会呆板地上上下下的情况似乎就显得无趣多了。

“……停。”

在我的视线和泰蕾沙的眼睛相对时,我的力量立即压过了光子的催眠力量,泰蕾沙的双眼立即出现红色的光环。

“这个……”

一旁的光子当然提出了疑惑:“泰蕾沙的表现不好吗?”

“没有过性爱经验的修女,第一次的表现再怎麽样都不会太好吧?而且还是在催眠状态……”

我一边说,一边慢慢地解开面前泰蕾沙修女服的钮扣,让她的乳房暴露在我面前。

“嗯……那以後是不是要她们先看一些情色漫画……”

我开始怀疑光子是不是脑袋内没有基本常识了。

“顺其自然就好,搞些怪花样只会适得其反。”

在我与光子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也在玩着泰蕾沙的乳房,同时间也把暗示,藉由碰触直接输入到泰蕾沙的脑海里。

不过泰蕾沙的乳房还真是大,或许是因为修女服本身剪裁就是属於宽松的衣服类型,所以平常看起来反而没像暴露出来时这麽壮观,光是用目测起码就有E罩杯以上吧,摸起来像是在摸麻薯一般。

随着暗示输入完毕,泰蕾沙修女的意识也随之恢复。

“啊……这样的运动……真的可以减肥吗……”

脸上带着忍耐不住的快感,泰蕾沙修女这样问着我。

“嗯,当然可以啊。”

我的双手依然不断地玩弄着她的乳房。

“啊,好、好奇怪,被你这样摸,我怎麽……”

“很舒服对吧?”

“嗯……”

“不希望我停吧?”

“这个……”

泰蕾沙修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啊……”

看来她的身体很敏感,每被我插一次,身体就不自主地抖动着。

“啊……”

这时,一旁也传来光子的喘息声。

我转过头去,就看到光子把旗袍的裙摆掀起来,然後手指开始在暴露在外的蜜穴四周抚摸着。

她连内裤都没穿。

“我在这里自慰,没关系吧?”

听到她的询问,我没回答,只是让触手插进她的蜜穴里。

“啊……谢谢主人……”

感受到触手的抽插,光子的腿打的更开了。

“啊,不、不行了,身体、身体停不下来……”

“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

“啊……是、是的,我好舒服,我全身都好舒服,舒服地……要飞了,要升天了……”

泰蕾沙的第一次高潮,让她的意识随着我的精液喷射,直达天堂。藉由高潮产生的“能量”也流进了“宝石”之中。

然後,泰蕾沙就保持着坐在我身上的姿态,失了神。

过了好久,她才茫然地看着我。

“舒服吧?”

“嗯,主人干的我很舒服,谢谢主人让我把第一次献给您。”

泰蕾沙露出了十分欣慰的微笑:“以後主人如果有需要,您的课业部分……”

“上课、写作业都是学生应有的本分,这部分除非我要求,不然老师不用特地对我有特别优待。”

我的手还在玩弄着泰蕾沙的乳房:“我不想引起特定少数人的注意。”

“我知道了,主人。”

“主人,也玩玩我的嘛……”

一旁的光子揽着我的脖子,不知何时跑出旗袍之外的那对丰乳,不偏不倚地夹着我的手臂。

“要玩,就玩这样的吧。”

我让光子躺在地板上,然後让泰蕾沙趴在光子身上。我的分身依然开拓着刚失去处女膜的蜜穴,触手也依然安慰着光子。当我开始往前挺动时,两人的乳房就不断地在晃动之中互相摩擦着。

“啊啊……主人插的我好舒服,光子的乳房也磨得我好舒服……”

“泰蕾沙的乳房也好棒喔……嗯……”

“啊,光子别吸我的乳啦,人家会太舒服的……”

正当我们玩得火热之际,房间门却被打了开来。

“真的是非常抱歉。”

在前往保健室的途中,训导主任江代子一直不断地向我道歉:“没注意到您正在享受校长和泰蕾沙……”

“已经没关系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时间,保健室的事情还比较重要。”

“是……”

稍早,江代子闯进校长室,打断了我和光子与泰蕾沙的淫乐,说是原本躺在保健室的茉莉有了异状,要我过去一下。

想起了之前茉莉身上的状况,为免横生枝节,我也只好草草了事,和江代子一起往保健室移动。

不过……

“我倒是没想到连你也觉醒了……”

“是的,但为了避免引人注意,目前为止我也只对娜欧修女一个人“催眠”而已。”

说到这里,江代子露出了笑容:“我不像校长,会违背主人的期望。”

娜欧修女就是负责保健室的老师,本身拥有相当丰富的护士资历,再加上白色的修女服,当保健室老师可以说十分适合。

不过按照阶级,娜欧修女应该算是干部阶级,但却选择只有实习老师才会穿的白色修女服,这应该算是她的个人兴趣吧。所以款式稍做了点修改,把原本的宽裙改成了与一般旗袍类似的、两边向上开叉的长窄裙样式,与实习老师穿的版本并不太一样。

或许是因为娜欧本身拥有好几个医学博士学位,才有这样的特殊待遇吧。

“希望茉莉不要有事才好……”

我会这麽担心,其实还有她姊姊久梨子那位“能力者”的关系在。

“碎片”之间具有互相感应的功能,所以“能力者”之间能够互相感应而非自愿地聚在一起。

虽然知道总有一天茉莉的事情会被久梨子发现,但我还是很希望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在我找出怎麽对付她们三人之前……

“主人要让我去对付学生会吗?”

“不,现在还是别打草惊蛇的好。”

我摇摇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个别对付,总是好过一次对付三个。”

“我知道了。”

一踏进保健室,我并没有看到办公桌前有娜欧修女的身影,倒是听到隐隐约约地,有女性的呻吟声从一旁被窗帘遮住的床的方向传来。

“那麽,我先离开了。”

露出浅浅一笑,江代子转身离开保健室,还不忘把挂在保健室外面的牌子转过来後,把门锁起来。

让“暂时外出”四个字,向着外面。

江代子离开後,我便走过去掀开窗帘。

床上,赤裸着身体的茉莉,把双脚打得开开地,让跪在床边的娜欧修女埋进去舔弄着。

似乎是发现到我的到来,茉莉立即起身,也不管身下的娜欧,就爬到我面前,急忙地把我的分身从裤裆里拿出来後,就张开嘴巴含进去猛吸猛吞。

看她这麽急色,虽然知道一定有问题,不过我还是选择先满足她的性慾。心随意转,一根触手立即钻进茉莉那湿得一塌糊涂的蜜穴之中。

“嗯嗯……”

茉莉依然含着我的分身,喉咙里却响着满足的声音。

一旁的娜欧起身,正要把身上沾着茉莉淫水的白色修女服脱下。

我立即阻止:“不用脱。”

“是,主人。”

听到我的话,娜欧停止脱衣服,双手却隔着衣服,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想要吗?”

“是的,奴仆的身体,渴望着主人的赏赐。”

娜欧修女的脸颊上满是春潮,看来也已经动情很久。

我摸摸茉莉的头,茉莉立即高兴地把我的分身吐出来。下一秒,触手立即塞满了还来不及闭起来的茉莉嘴里。

茉莉没有一丝不悦,反而积极地吞吐着分身,一手还抚摸着被触手抽插的蜜穴四周,就这样坐在床边被我的触手奸淫。

“背对我。”

“是,主人。”

娜欧修女立即转身弯腰趴在床上,屁股翘高高地对着我。

我掀起裙子,就看到里面白色的蕾丝内裤,正渗着淫水。

我并没有直接插入,而是一边欣赏着潮湿的蜜穴,一边双手则是抚摸着她的屁股。

和江代子类似的,浑圆的屁股摸起来很舒服。

似乎是忍耐不住了,娜欧修女的屁股直晃。

我笑了笑,拉开内裤,把分身插进娜欧的蜜穴里。

“啊……好、好棒……”

感受到我的分身的热度,娜欧修女就迫不及待地迎合着我的动作。

我一边运动着下半身,一边则是用双手抚摸着她的屁股和双腿。

比起江代子还要结实,却依然看起来纤细的双腿,很显然常常运动。

“啊啊……不、不行了,要、要丢了……”

没几分钟,娜欧修女就开始高潮,一股股的淫水多到连我都有点吓到,几乎是用喷的冲刷着我的分身,甚至涌出蜜穴之外,我和她的腿下都是淫水。

“啊、啊啊……”

娜欧的高潮接连不断地,随着身体的颤抖,淫水也几乎没有停地狂喷,真的会让我有种“保健室会淹水”的错觉。

喷完淫水之後的蜜穴开始紧缩,让我的分身进出更加地有压挤的感觉。

每插一次,娜欧的身体就抖一下,但之前接连的高潮已经让她连浪叫的体力都没了。

我转头看着茉莉,就看到茉莉竟然把原本塞着她的嘴的触手,在她站起来的时候,往她的另一个处女穴塞去。

“喔、喔喔喔……这、这样的也好棒……”

触手稳定而缓慢地塞进茉莉的菊花穴里,茉莉表情看不出一丝痛苦或忍耐,反而有种满足的神情。

茉莉就这样站着打开双腿,让两根触手在自己的两个穴里进进出出。

当我的分身在娜欧体内喷出白浊的精液时,在茉莉体内的触手也同时喷了出来。

“啊、啊啊啊……”

被我这一喷,茉莉也达到了高潮,整个人就这样站着颤抖,淫水不断地从两腿间滴落。

然後,茉莉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向後倒在床上,直喘着气。

我并没有把触手回收,也没有把分身从娜欧体内拔出。只是抱起了娜欧,让她转身抱着我,和我一起坐在床上而已。

娜欧虽然双眼还张开着,但我看得出来她已经因为高潮,早就失去了意识。她现在会随着我的想法在动,是因为我利用“宝石”在控制着她的肉体。

“你……”

“嗯?”

“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麽……”

看茉莉一脸疲惫,眼神却异常锐利,看来刚刚的激情并非她所愿,甚至无法控制。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状况。”

这句话是实话。

“这不是理由。”

“我知道,但这是实话。”

说到这里,吴羽的推论也传达过来:“如果没错的话,这大概是後遗症吧……因为你的体内原本就有“碎片”再加上我给你的“碎片”似乎让原本的那颗“碎片”觉醒,而出现“相乘效果””

“什麽意思?”

“也就是说……“碎片”在觉醒时,会需要大量的“能量”或许也因此让你……

出现了无法控制性慾的现象吧。”

“没办法……解决吗?”

茉莉的表情变得很难看……也是啦,总不能因为想拥有“力量”却因此变成人尽可夫的妓女吧?

“两个方法。”

我照着吴羽的说明说道:“不是硬撑到“能量”补充到一个段落,就是取出我种在你体内的“碎片”……当然这麽一来,你拥有的“力量”就会减弱。

知道什麽叫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吧?

茉莉默然不语,看来应该是在考虑。

在等着茉莉回答的时间中,我隔着衣服玩着娜欧的丰满乳房……这起码有F罩杯的等级吧,光从衣服外看就很吓人。

我把头埋进乳沟之中,尽情地吸取着经历高潮的女性,那特有的体味。

“你会负责吧?”

“嗯?”

我以为我听错了,连忙从娜欧的乳沟里探头出来。

“只要我掌握了这两颗什麽“碎片”的力量,就可以赢过我姊姊吧?”

“理论上是没错啦……”

“那,你要帮我补充能量,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应该有这个责任!”

是因为我在的关系,茉莉才会想要继续坚持拥有“力量”吧……

“只要你能忍耐住需求到我有空闲的时候,我是不介意啦。”

确实,做爱这件事对茉莉和我来说,都是有益的,没理由不拒绝。

如果茉莉宁愿选择成为人尽可夫的妓女,那我恐怕得先说服茉莉不要选这选项才行。

“你姊姊久梨子那边怎麽办?”

这是接下来的问题:“不管再怎麽隐藏,还是会被发现的吧?”

“到时再说了……”

很显然茉莉也很清楚,但也提不出一个办法出来。

“需要的话,我可以暂时把“碎片”封印。”

吴羽在我的脑海内说道:“当然茉莉本身可以选择在什麽时候解封或重新封印,不知主人意下如何?”

这是茉莉决定的事情,我无法决定。所以我便把吴羽的意见转达给茉莉。

“喔,这样倒是不错。我可不想力量还没成熟就得面对和姊姊的对决。”

茉莉露出了笑容:“那方法呢?”

“再来一次。”

我抽出了还埋在娜欧体内的分身。

“那这次我要在上面。”

茉莉起身,顺手把还插在两个洞内的触手拉掉:“不到放学时间,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茉莉一副恨不得把我吃了的表情,看来今天说不定还得留下来“课後辅导”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