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早乙女露依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早乙女露依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女友唐婷虽然不算大美女,在姿色上只能算中等偏上,但是她气质非常好,属于那种长得很甜美的类型,让人一看就会觉得很温暖很喜欢,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灿烂。我觉得以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很好的另一半,可她不嫌我条件差,死心塌地跟了我。我呢,没什麽本事,家里条件又不好,大学学个中文,毕业後找不到好工作,将就去了一家影楼,专门负责公衆号的设计和推广,工资很一般。加上缺乏上进心,在影楼得过且过地混了3 年混到了25岁。

    早乙女露依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亲爱的不要离开我》,是作者早乙女露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友唐婷虽然不算大美女,在姿色上只能算中等偏上,但是她气质非常好,属于那种长得很甜美的类型,让人一看就会觉得很温暖很喜欢,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灿烂。我觉得以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很好的另一半,可她不嫌我条件差,死心塌地跟了我。我呢,没什麽本事,家里条件又不好,大学学个中文,毕业後找不到好工作,将就去了一家影楼,专门负责公衆号的设计和推广,工资很一般。加上缺乏上进心,在影楼得过且过地混了3 年混到了25岁。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第四十四章 来看我的裸体吧 免费试读

童健强的伤没有太大问题,回家休息调养就行。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菲菲两个人,菲菲心疼地老是问我还痛不痛,我假装不痛来安慰她,其实被爆踢的下体真的很疼,不是一直疼,而是每隔十几二十分锺就会突然剧痛一下,痛得我恨不得把小弟弟摘掉,而且一小便就会更痛,害得我只能尽量憋着。

「丫头,要是我的小鸡鸡坏了,你就改嫁好不好?」我开玩笑说。

原以爲她肯定不依,没想到她说:「改嫁给谁呀?你有合适的推荐对象吗?」

「先在网络上报名,到时候我组织一场面试,得分最高的当选。」

「到你要作爲媒人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这顿玩笑开得我想勃起,不敢再贫嘴下去,换个话题说:「童强奸今天也流了不少血,回头你帮我买点补品给他,让他好好补补。」

「今天要不是童大哥正好赶到,我是不是就看不到你了?」菲菲擡起头,心有余悸地说。

「真的是疏忽了,完全没想到吕兴中倒台的话,吕锋可能会被逼急的……啊,对了,这孙子现在又不知道躲哪里去了,他不会去找你麻烦吧?不行,我不能住院太久,我得天天看着你!」我激动地说。

「你别担心我了,我只要不像你一样跑到那麽偏僻的路上不就好了,他总不敢在大马路上对我下手吧?而且,而且家里还有童大哥在呢,他也不敢去。」

说到童健强,我就想起了什麽,提醒道:「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下,就是这些天我不在家,你在家里……就不要穿得太清凉了,尤其不要……露大腿。」

「呀,你是担心你的好兄弟对我有什麽想法嘛?哥哥你平时不是这麽小气的人呀!」菲菲捏着我的鼻子说。

我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是不好告诉你,你如今敬爱的那位童大哥,趁我俩不知道,偷偷拿你香香的丝袜自慰呢。

不过我在医院住不了几天就能回去了,而童强奸爲我拼命的义气也是让我很感动的,我也相信他最多只是心理层面起点邪念,不会有出格的举动。于是我也就不跟菲菲继续这个话题了。

******************************************************

冲破了心理障碍的鲁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红着眼隔着厚厚的外衣拼了命地揉唐婷的咪咪,唐婷觉得好笑,略带戏谑地说:「你就不知道帮我把衣服脱掉啊!」

鲁力恍然大悟,笨拙地把唐婷的连衣裙往上掀,唐婷哭笑不得,感觉自己在调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只好自己把衣服脱掉。

看到鲁力盯着自己的乳房快要流鼻血的样子,唐婷用手托住自己的胸,柔声说:「你帮我把胸罩脱了吧。」

「好。」鲁力贴着唐婷的胸,头从唐婷的肩膀上绕过去,手伸到唐婷後面,满头大汗地解唐婷胸罩的扣子。唐婷温润的脸蛋传过来的香气让鲁力的心怦怦直跳,手发抖得厉害,一分锺也没解开扣子。

「笨蛋。」唐婷的嗔怪让鲁力心跳一滞。唐婷自己把手伸到後面,「你看,这样解开的。」随手轻轻一拨一弄,胸罩带子一垮,从自己丰挺的乳房上滑落。

「你的胸真好看。」鲁力由衷地说。

「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

「不是不是!」鲁力急道,「就算你胸不大,我也好喜欢你的。」

「呵呵,你喜欢我什麽呢?」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你跟她们不一样。」

「嗯,你也跟他们不一样。」唐婷在心里说。

「你来吧。我……不会生气的。」

「好……」鲁力哆嗦着答应一声,手忙脚乱地脱衣服裤子,脱掉内裤的时候,唐婷看了一眼,发现鲁力的阴茎也就10厘米到11厘米的样子,控制不住地小小失望了一下。

「我想你一直穿着丝袜,可以吗?」鲁力问。

「嗯……」

「但是我又不想把丝袜撕破,我挺喜欢这条丝袜的。」鲁力犹豫说。

「可是就算撕破了,以後也还会有新的,对不对?」

鲁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後不再纠结,手伸过去抓住唐婷裤袜的裆部,开始用力撕。

男人的手在自己的下体操作的感觉,让唐婷心里痒痒的。

但是不知道是鲁力力气太小,还是丝袜质量太好,鲁力龇牙咧嘴了半天,丝袜连条缝都没有破。

「用剪刀吧。」唐婷善解人意地说。

鲁力不好意思地找到剪刀,在黑色裤袜的裆部剪开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唐婷阴部还有一条碍事的丁字裤,他想了想,看唐婷没有反对的意思,也就一刀剪断了。

唐婷今天异常地放松,毫不遮掩地把双腿打得很开。她感觉到鲁力炽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的阴部,一种害羞夹杂着兴奋的感觉让她微微有些激动。

鲁力一眨不眨地盯着唐婷粉嫩的阴部,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唐婷的阴部确实好看,他觉得美极了,那一片湿润仿佛琼浆玉露般吸引他,他几乎是本能地把头贴上去,用嘴去亲唐婷的下体,嘴唇疯狂地摩擦唐婷的阴道口。

唐婷娇纵地呻吟一声,大腿一下夹紧,热热的黑丝贴在鲁力的脸颊上,鲁力舔得更加投入,舔得唐婷下体一阵一阵收缩。她其实好喜欢男人舔她下面,可是这样的经历却不多,像陈松彪就算有时会舔,也只是爲了哄她开心一下。而今天鲁力的动作,那麽地主动和投入,完全是发自内心地喜爱,这种带有感情的舔舐,才能真正直击女人的心灵……

「嗯……啊……好痒……好舒服……」唐婷压抑不住自己,放纵地呻吟,鲁力的舌功不怎麽样,可那尖尖的舌尖时不时会扫过她的小豆豆,偶尔会钻进那粉嫩的蜜穴,每一下酥麻的刺激,都让唐婷的小心脏如同被电流击中一样紧缩一次。

鲁力猛地直起身子,唐婷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在他腰间纠缠的姿势更加刺激他的性欲,他哆嗦着扶起阴茎往唐婷下体对,可总是对不准,好几次以爲对准了,用力一插,结果龟头总是滑到老远。

「笨蛋!」满面桃花的唐婷煞是迷人,她主动捉住鲁力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口,「这里啦!」

鲁力用力一挺,不长的阴茎连根而入,两人都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最传统的男上女下的姿势,鲁力「吭哧吭哧」地运动起来。肉棒不够长,没法顶到唐婷小穴最深处,可是年轻的身体有着一份难得的坚挺,好像一根铁块,重重地摩擦着自己敏感的阴道壁,唐婷仰躺着,享受着火热的阴茎在摩擦中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鲁力低头看自己和唐婷下体连接的地方,黑色丝袜的蝴蝶裆破了一个洞,有点可惜,可是那破洞中自己阴茎不断进出唐婷身体的画面,更加令他血脉贲张。他感觉到阴茎充满无穷的力量,每一次插入的快感都是从来没有过的,而这种快感让他産生了一丝挥之不去的哀伤,因爲这个正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女孩,只有今晚才属于自己,过期不侯……

唐婷故意把自己的黑丝脚伸到鲁力脸上,一只脚在他脸上摩擦,另一只脚送到他嘴里,引诱他用牙齿咬自己的脚指头。而她之所以还有余力做出这些动作,实在是因爲鲁力短小的阴茎无法触发她足以让自己失去控制的HIGH点。放纵而不疯狂,也许是今晚最好的结局。

在唐婷的挑逗下,鲁力很快就不行了,「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抽插的频率也变得淩乱,似乎咬牙在忍着什麽。

「婷婷……婷婷……」这似乎是鲁力今晚第一次亲昵地叫出唐婷的名字,「我好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快要失去理智的鲁力喊出了内心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奢望。

回应他的是唐婷的沉默和令他心醉的娇喘声。

虽然鲁力没有办法让她达到高潮,可唐婷今晚做爱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坚挺的阴茎插入拔出时的刺激让她一直保持在亢奋状态中,只是偶尔会想起陈松彪或王金刚的大鸡巴插入时那让人无法抗拒的滋味……

「啊……不行了……」鲁力突然又变了音调叫起来,「不行不行,忘了没有套子,不能……」

唐婷打断他:「没事……你要是想……就射里面……」

虽然今天是安全期,可她觉得自己对这个陌生男人也太好了点。

鲁力眼睛里放射出惊喜,而且他也来不及控制了,哆嗦着嘴唇开始发抖,他把唐婷的黑丝脚紧紧按在脸上,一边贪婪地闻唐婷脚上的味道,一边疯狂地冲刺,用单身汉积攒许久的力量。

「啊啊……」唐婷都能感觉到那股污浊的液体喷射到自己阴道里的冲击力,淫荡的感觉让她的身体更加敏感。

鲁力死死抱着唐婷的脚,双眼紧闭,阴茎一动不动地射精,直到最後一股精液喷射完毕,他才趁着阴茎还没软,意犹未尽地最後狠狠抽动了一下……

结果就是这一下,在唐婷阴道里的冲击,带动粘稠的精液在唐婷小穴里搅动,唐婷忽然觉得小穴里被烫了一下,在鲁力弯下腰和他亲吻的时候,在与陌生男人玩一夜情以及被人内射的心理刺激的作用下,她突然「嘤咛」一声,下体猛地一阵紧缩,那股期待了两天却一直没有机会发泄的欲望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倾泻了出来……

唐婷差点就因爲颤抖得过于剧烈而昏过去。

两具饥渴的肉体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

鲁力最後还是失望了。他原本最低限度的期望就是唐婷能在他家里过夜,但从高潮中回过味来的唐婷眼神中有一丝无法掩饰的空虚和落寞,她脱掉黑丝,扯掉已经被剪断的丁字裤,光着屁股穿好胸罩和外衣。

「送我回去吧。」

鲁力又一次体会到失恋的感觉。

助力车缓慢地行驶在淩晨的街道上。唐婷还是叉开腿坐着的,光屁股直接贴在助力车的後座上,热热的,不过行驶中的风直接往她下体钻,又凉凉的。

突然,她直接把自己的连衣裙掀起来,不管大街上偶尔开过的车子里的人会不会看到,任由自己的下体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中。

真空的感觉真好。

******************************************************

「哎呀呀,坏了坏了,彻底坏掉了。」医院病房里,杨柳青揭开我的裤子,夸张地看着里面说,「这下我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看来以後你只能靠道具来满足你的小菲菲了。」

「让你失望了,医生说我那玩意以後还能用。」我没好气地说。

「是嘛?」杨柳青笑眯眯地,「要保养多久啊?」

「一两个月。」

「哎呀呀,这麽久得不到满足,太可怜了。要不要我借点道具给你呀?不然,你的小菲菲憋太久了,搞不好要给你戴绿帽子的。」

我正被她气得鸡鸡疼,门口传来一个女声:「谁的绿帽子也不会有你男朋友多呀!家里的衣帽间八成都放不下吧?」

是罗晶,戴着口罩,估计是怕在医院里碰到菲菲,毕竟她俩之前就认识。

「我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所以根本不存在绿帽子的问题。」杨柳青满不在乎地说。

「是男朋友太多了,说不清到底哪一个是正宗的吧?」罗晶继续揶揄她。

「反正我一个都没有承认过。」杨柳青两手一摊。

罗晶善意地瞪她一眼,摘掉口罩,开始说正事。

「恭喜你,你大仇得报了,吕锋已经被抓起来了。」

「这麽快?」我很惊讶。

「所以说吕兴中这次是被一锅端了,不知道吕锋跟着他大伯做过多少坏事,不过怎麽也得关上几年吧。呃,对了,你身体怎麽样?没什麽大事吧?」

「咦,你终于发现我是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了?」

「你可别矫情了,我们的大姐大居然能想起来问候你身体,说明她心里还是有你的。」杨柳青不怀好意地笑,被罗晶狠狠踢了一脚。

「吕兴中这次突然倒台,看来对他动手的人下的决心很大,毕竟吕兴中这麽多年屹立不倒,甚至带病提拔,後面一定有更大的支持他的人物,这次,显然那位大人物也没能保住他。」罗晶说。

「你对这位吕兴中被抓的事情如此关注,是觉得他和陈松彪之间有关系吗?」我问。

罗晶眉毛一挑,「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麽?」

「嗯。我觉得,很有可能,吕兴中就是陈松彪他们的後台,或者後台之一。」

「何以见得?」罗晶没有半分惊讶的样子。

「唐婷告诉我,昨天下午,陈松彪接到一个电话,突然变得特别慌张,急急忙忙就出去了,似乎发生了什麽他接受不了的事情。今天唐婷再见到他,发现整个人都蔫了,他虽然没具体告诉唐婷发生了什麽事情,但他说遇到了大麻烦,他的KTV 都不得不关门暂汀业。他还一直跟唐婷念叨,说暂时可能没什麽钱用了。」我没有告诉她们的是,陈松彪今天强打起精神想要跟唐婷做爱,结果只做到一半就软掉了。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陈松彪昨天接的电话,就是得知了吕兴中被抓的消息,他的後台倒了,所以才那麽慌张。因爲失去了保护伞,他的KTV 就要暂时关掉。对,肯定是这样,这样很说得通啊!」杨柳青说。

「嗯,没错,这也正是我们的内线打听到的情况。吕兴中被抓的消息传出来,不光是陈松彪,似乎他们整个组织都有很大的反应,说明吕兴中和他们一定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但是我们的人没办法打听到更细致的消息。」罗晶说。

吕兴中,市公安局的局长,社会上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我心里生出一股寒意,不知道背後还有多少更可怕的内幕。

「可是,陈松彪只是个小人物,他又不是那个团夥的负责人,他们的靠山倒了,按理轮不到他那麽紧张吧?而且他的KTV 又不是只开了一天两天,也不至于一关门他就没钱花了吧?」我说。

罗晶点头。「可能是他自己遇到了别的问题吧。先不管这个,我问你,你觉得这次对吕兴中下手的,会是什麽人?」

「范水明?」这是个很容易想到的答案。

「对,范水明的嫌疑很大。不过,之前明明范水明是被监视的对象,而且很可能被对方抓住了把柄,怎麽现在是范水明把对方给整倒了?」

范水明,范水明。我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孙远航。我又想起了范水明手下那位道貌岸然的秘书。

******************************************************

市公安局。

王金刚从外面办案回来,在办公室喝了几口水,发了一条抱怨晚上又要加班的朋友圈,之後闲得无聊,就到处去串门。随意溜达到局里的档案室门口,心念一动,推门走了进去。

档案室只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已婚妇女在管理,现在正拿着手机被综艺节目逗得乐不可支。王金刚摇摇晃晃地走到女人背後,头贴得很近靠上去,「张姐,在看什麽呢?」

「哟,是王大帅哥呀,吓我一跳,今儿怎麽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张姐放下手机。

「怕你寂寞,来看看你呀。你这喝的什麽?木瓜牛奶,丰胸的啊?张姐你胸都这麽大了,哪里还需要丰?」王金刚的贼眼毫不掩饰地往张姐警服胸前挺起的两个山峰处看。

「没办法呀,女人不懂得保养自己,马上就被淘汰了。」张姐对王金刚色色的目光一点也不在意。

「胸嘛,靠吃补品没有用,关键还是要靠男人摸,摸摸就大了。晚上回家让你老公多摸摸呀!」

「他呀,早就不摸我了,注意力早就转到年轻的小姑娘那里去了。」张姐幽怨地说。

「哎哟,那你老公可太不知道珍惜了,这麽好的奶子不摸,张姐你别难过,以後你来找我,我替他摸。」王金刚露出一脸淫邪的笑。

「你个王八蛋,又来赚你张姐的便宜,小心我把你的……」张姐原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把手伸向王金刚的下体,用力一捏。

「哎哟,张姐,手下留情,你可得给你的性福生活留点指望,万一你老公哪天不行了,你还可以指望我不是?」

「王八蛋,光说不练,有本事现在来啊?」

……

从张姐的办公室出来,王金刚觉得很有意思,又觉得很没有意思。跟熟妇张姐口头上的挑逗丝毫不能缓解他心中的烦闷。透过走廊的窗户,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他又想起这些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阴云,不禁一声叹息。

他没有想到,心头的阴云马上就要飘走了。

眼看到了吃晚饭时间,王金刚晃晃悠悠到办公楼的一楼,准备去食堂吃饭,结果就看到外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黄色的V 领棉麻衬衫,深蓝色带白色圆点图案的短裙,匀称修长的双腿瞪着黑色的高跟皮鞋,正轻盈地朝大厅走来。

王金刚抑制不住满心的欢喜,肥胖的身子吭哧吭哧地奔过去,满脸堆笑说:「婷婷,你怎麽来了?」

「看到你朋友圈说加班,给你带点好吃的来。」唐婷甩了甩手里提的塑料袋,里面有不少零食。

王金刚大爲感动,连续多日被唐婷冷落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饭当然就不在食堂吃,带唐婷到外面找好吃的去了。

找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面馆,王金刚正饿得厉害,狼吞虎咽地吃。唐婷不经意地跟他打探消息。

「啊,你们局长被抓了啊?他是犯了什麽法吗?」唐婷的表情看起来就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

「这可不是犯不犯法那麽简单,官场上嘛,有些事说不清的。」王金刚神秘地说。

「你给我说说嘛,公安局不是抓坏蛋的吗,怎麽局长自己还被抓了呢?」

王金刚还在埋头吃面,「我知道的也不多,就听他们说了几句,也不知道真假,下次有空再告诉你嘛。」

「不要,我就要现在听,我很好奇。」唐婷直接坐到对面的沙发座上,和王金刚靠在一起,撒起娇来。

唐婷一出手,王金刚哪里挡得住,光是唐婷身上好久没闻到的体香就能让他醉了,他把筷子一扔,用纸巾擦擦嘴,就搂住唐婷乐呵呵地说:「行行行,我就给你讲讲。我们这个吕局长啊,是从下面的县直接调上来的,有传言说他在县里就被人举报过,不知道是没查出来还是怎麽的,反正最後没事,就调到市里来了。他们说,是市里有领导点名要他来的。这个人哪,行事很霸道,局里有人跟他不对付的,都被他明里暗里地整了。而且我们都知道,这个人很贪,局里有人要是想挪挪位子,提拔提拔,就得给他意思意思。」

「他就明目张胆地收红包啊?没人举报他吗?」唐婷继续天真地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是讲技术的,谁会明目张胆地送礼让别人抓到把柄呢?再说大家本来就是各取所取,干吗去得罪人呢?前不久局里还有人说,吕局长马上就要调到市里去了,有可能搞个副市长当当,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就进去了。」

「那还是有人举报了咯?」唐婷问。

「谁知道呢。不过局里有些老油条可能知道点什麽,但是不会说出来啊,要麽就神神叨叨地叨逼两句,妈的又听不懂。老子就连蒙带猜地分析出来一个意思,好像是说吕兴中进去以後,要是骨头硬,关紧嘴巴不松口,说不定後面还会有转机。要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他就真完了。」

「官场上的事,好复杂……」唐婷若有所思。

「所以哥哥我就不想当什麽官,就当个小警察多好,要是天天能抱婷婷睡觉就更好了。」

王金刚说着说着,手就开始不老实,一开始只是环绕住唐婷的腰,後来就在唐婷背上摸,慢慢地就摸到唐婷的腿上,隔着肉色的丝袜细细品味唐婷肌肤的滑腻,接着就不老实地滑进唐婷的裙子里。

「哇塞,开裆的丝袜?」王金刚心里好一阵激动,然後就猛地一怔,「婷婷,你,没穿内裤?」

唐婷把嘴巴贴近王金刚的耳朵,「知道你晚上要加班,所以……」

王金刚兴奋得差点昏过去,一口将剩下的面条吃完,就喊服务员赶紧过来结账。

******************************************************

市公安局旁的一个公园里,天还未黑,一座小山的山顶一片树林间,有一块面积不大的还算平整的草地,王金刚的警服脱下来铺在草地上,唐婷的衣服一件没脱,上半身睡在王金刚宽松的衣服上,双腿迎着夕阳的余光高高翘起着。

当唐婷在面馆里娇羞地表达出「今天就是来让你爽一下」的意思时,王金刚马上就想到了这里,没想到唐婷竟然答应了陪他来玩野战的要求,这让王金刚激动得不能自已,走路过来的路上鸡巴几乎就要把警裤顶破了。

没穿内裤,还是开裆的丝袜……带着唐婷走在路上,王金刚老是故意落在唐婷身後,看着踩着黑色高跟鞋的肉丝美腿在前面走,视线仿佛就穿透了深蓝色的短裙,看到了里面裤袜的开裆和光溜溜的屁股。路上不断地和行人擦肩而过,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到,这个气质姣好有着一双诱惑长腿的美女,裙子底下竟然是那样的放荡呢……

唐婷今天表现得异常放松和放纵,和以前忽冷忽热的状态很不一样,但王金刚不知道爲什麽,反而对唐婷难得的温情感觉到一丝不安。

进了公园,唐婷穿着高跟鞋不好爬山,没走多久就脚痛,王金刚直接把她背起来。王金刚的手本来是压在唐婷的大腿上,没人的时候就去摸唐婷的屁屁,唐婷在他背上娇嗔着打骂他,弄得王金刚心里痒得要命。

此时的王金刚已经脱得赤条条的,粗长的阴茎像铁块一样在下体前面一抖一抖的。晚上8 点锺还要开会,他只好迫不及待地一上来就进入正题。

「哎呀,又忘了准备套套……」龟头贴上唐婷阴道口的时候,唐婷皱着眉头说。

王金刚知道唐婷很不喜欢她内射,他不敢说出真实想法,怕破坏今天难得的完美,于是说:「没事,哥哥不射你里面。」

唐婷微微一笑,裹着开裆肉色丝袜的双腿还穿着高跟鞋,往王金刚肩膀上一架。

粗长的阴茎往里插入的时候,唐婷的身子像每一次被干时一样颤抖起来,不过王金刚有点看不懂唐婷脸上的表情,那微皱的眉头好像是後悔了,看得王金刚心里一凉,但是很快唐婷就睁开眼,温柔地说:「好大,你轻点。」

「嘿嘿,好,哥哥轻点。」王金刚说完就把鸡鸡往外拔,拔到外面,再缓慢而柔和地插进去,插到比刚才更深一点的地方又拔出来,再往稍微深一点的地方插,用这种渐进的方式,让唐婷慢慢适应自己阴茎的尺寸。

「嗯……啊……」唐婷的呻吟声随着王金刚的每一次深入而逐渐放纵,终于在阴茎连根没入的时候,唐婷剧烈颤抖一下,双腿死死夹住王金刚的脖子,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在剧烈的颤抖中还掉了下去。

「哥哥的大鸡巴舒服吗?」

「舒服……干我……」

王金刚大受鼓舞,赶紧擡起屁股给唐婷来了几下。

「啊……哥哥……轻点……」

刚弄了不到一分锺,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两人都是一愣,随即慌张地看向对方。

一对男女突然嬉笑着从一棵树後转出来,正在打情骂俏的两人一瞬间就看到了草地上正在交配的王金刚和唐婷,也愣住了,四双眼睛尴尬地互相对射。

「呀!这不是王警官吗?」对面那个小个子男人突然开口喊道。

王金刚一愣,这才认出来那人,顿时不紧张了,不慌不忙地把鸡巴拔出来,顺手用裙子盖住唐婷下体,挺着阴茎转身,心想是不是该把裤子穿上,又觉得太假,于是就光溜溜地很有气势地回复道:「是你小子啊!怎麽,不偷东西,改偷人了?」

「什麽偷人啊!这这……这是我女朋友,我俩正当恋爱,嘿嘿!」小个子男人嬉皮笑脸地说,眼睛却不住地往躺在地上的唐婷身上瞟。

王金刚看到对面那个年轻女人穿着凉鞋的脚踝上边纹了一朵红蓝色的艳丽的花,估摸着是找来的野鸡,不过这个时候不适合以警察身份上思想教育课,他伸手一指远方,「谈恋爱一边谈去,这里我们先来。」

「明白明白,那就不打扰王警官了,你们玩,你们玩!」小个子男人赔着笑脸,带着野鸡绕过王警官和唐婷霸占的地方,到远处去了。

唐婷从地上站起来,红着脸说:「讨厌,肯定被他看到了。」心里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兴奋。

「看到你哪里了呀?」王金刚下流地摸着唐婷的屁股。

「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贼眉鼠眼的。」唐婷打开王金刚的手。

「嗨,就是个小偷,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我抓过他。」王金刚搂住唐婷,鸡巴在她大腿上不停地蹭。

「还来吗?」唐婷哼唧着。

「来啊!要不咱们站着来吧,晚上还要开会呢,别把我警服搞皱了。」王金刚一边摸唐婷一边把她往旁边一棵树那里推,看着天色渐黑,唐婷胆子变得更大,撩起裙子,翘起屁股,私密的下体在肉色裤袜敞开的裆部感受着似乎有点大的风,流到大腿上的淫水很快就被风吹干。

看着唐婷脚踩着高跟鞋,修长的玉腿在开裆的丝袜包裹下挺得笔直,王金刚不需要别的刺激就有些忍不住了,侵入唐婷身体以後更是不得不主动降低节奏,让鸡巴保持在极度亢奋又不至于立即决堤的美妙状态中,一下一下地奋力抽送。

「啊……啊……啊……坏人……好大……啊……啊……」唐婷的呻吟急促而销魂。

「啪……啪……啪……啪……啪……」王金刚的抽插快速而有力。

唐婷的衬衫不知不觉被解开,胸罩被王金刚用力一推,挤到了奶子上边,王金刚肥大的手掌压迫性地包裹住唐婷圆鼓鼓的奶子,上下一起用力,强烈的压迫感让唐婷有了一丝受虐的快感。

突然听到旁边不远处又有奇怪的声音,竟然是那小个子男人带着野鸡从树丛里又钻出来了,王金刚估摸着也就过去了七八分锺,难不成这麽快就完事了?

小个子男人嬉皮笑脸地从王金刚身边经过,点头哈腰道:「王警官,我们只是路过,你们继续,继续……」

刚要离开,王金刚大喊一声:「站住!」

小个子男人吓了一跳,惊恐地回头。

「哎,你,身上还有套子没有?」

小个子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有有有!」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两个没用完的避孕套,一颠一颠地跑过来,看着王金刚把阴茎从唐婷肉缝里边拔出来,那尺寸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说出一句:「王哥,要不要我帮您戴上?」

王金刚瞪他一眼,从他手上抢过套子,亲自戴上。恰在此时,唐婷转过身来,小个子就看到唐婷两个被王金刚揉出了印子的奶子,心里忽悠一下,眼睛就拿不开了。

唐婷发现了小个子赤裸裸看向自己胸部的眼神,不知怎的,被陌生男人这样看,心里一紧一紧的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跳。

王金刚又凶狠地瞪了小个子一眼,意思是让他快滚,然後就把包着避孕套的阴茎急不可耐地往唐婷身体里插入。

可是小个子还没来得及滚呢,唐婷被王金刚推着转过身去,在王金刚插入的一刹那偏头一看,正好看到走出不远的小个子转回头,见证到了唐婷的阴道口被破洞而入的一瞬间。

唐婷突然「嘤咛」一声,全身一紧,王金刚就听见一声销魂的呻吟:「不行……哥哥……我不行了……」然後就感觉到唐婷的阴道壁突然猛地紧缩,一股极强的压迫感箍住他的肉棒,憋得难受的精关再也控制不住,忍着酸麻只来得及抽动两三下,肚子就一挺,闭着眼睛射精了。

小个子大张着嘴,亲眼见证这对男女同时到达高潮的刺激场面,简直觉得比自己刚才射的时候还要过瘾。

这个女人太有味道了,5000块钱干一炮也值啊!

不过他很快看到王金刚几乎要杀人的眼神,赶紧拍屁股走人了。

唐婷还在王金刚的怀里哆嗦着,颤抖着。

野战,暴露,视奸……种种羞耻的词语加在一起,在唐婷因爲某种元素沉积太久而变得无比燥热的身体里,搅拌出了一个词:欲罢不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