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p474400487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p474400487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暗黑玄幻:欲劫 暗黑玄幻:欲劫

    安澜大陆,属于神界其中一个总实力排行靠后的下位面世界,不过,相传在一千万年前,安澜大陆强者辈出,高手如林,往往都是一群群的强者跨界进去神界,在神界更是拥有一片属于安澜大陆的天地,然而,在神界中安澜的先祖,也是当时实力最强,身为狂战天神的左右臂安澜轩,与同样实力深不可测,身为屠天魔神的左右臂的天苍铭,因为争夺商业上的利益发生了摩擦,从此以后,先从低层的摩擦,到了高层的摩擦,最后他们二人还为此大打出手,不过他们都是适合而止,因为谁也奈何不了谁……

    p474400487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暗黑玄幻:欲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暗黑玄幻:欲劫》,是作者p474400487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安澜大陆,属于神界其中一个总实力排行靠后的下位面世界,不过,相传在一千万年前,安澜大陆强者辈出,高手如林,往往都是一群群的强者跨界进去神界,在神界更是拥有一片属于安澜大陆的天地,然而,在神界中安澜的先祖,也是当时实力最强,身为狂战天神的左右臂安澜轩,与同样实力深不可测,身为屠天魔神的左右臂的天苍铭,因为争夺商业上的利益发生了摩擦,从此以后,先从低层的摩擦,到了高层的摩擦,最后他们二人还为此大打出手,不过他们都是适合而止,因为谁也奈何不了谁……

《暗黑玄幻:欲劫》 第五十四章、坚定的誓言 免费试读

赵元与容娇儿的情况凤舞丝毫不知,,话说早上狼狈回到房间后,凤舞就连忙脱光衣服,泡在温水的大木桶中,用力清洗身体,一边痛苦万分的流着泪,一边低头看着布满吻痕的娇体,娇手用力拿着毛巾擦拭,企图擦拭本来涅盘重生恢复干净,却又因为醉酒跟男子,而且还是自己的小师弟赵元双修欢好,再次变得肮脏的身体,凤舞痛苦的流着泪,娇手用力擦拭丰满布满吻痕的圣峰,无比后悔昨晚应该听大师姐的话不该贪杯,导致喝醉了,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现在她最怕的是被赵元纠缠,从而被人知道,被人耻笑,辱骂事少,被龙炎知道休了自己事大,试想身为大陆最强者,妻子竟然跟同年少几十岁,只做得儿子的小师弟醉酒,甚至说成借酒通奸,红杏出墙,这样的丑事那个男的忍受得了,就算多么深爱她,也受不了世人的闲言闲语,最终还是会恩断义绝,互不相干……

凤舞满脸泪痕,媚眼红肿,泪水汪汪,流着泪,脸色苍白慌乱,惊恐,想到龙炎知道后的画面,她就不由来内心无比恐惧,不安,娇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这是过于恐惧造成的表现,片刻将乳房用力擦拭不知多少遍后,然后泡在温水中的双腿竖立分开,接着娇手伸到身下,一只娇手辫开秘处口,一只娇手手指伸到秘处内抠动,虽然运转真元逼出了秘处内的精液,但是凤舞觉得还是不放心,觉得无比肮脏要用力清洗才能让自己没有那么肮脏……

足足一个时辰,凤舞痛哭着,擦拭好几次身体,直到全身被用力擦拭得通红,丰满的娇嫩乳房更是擦拭得破皮流血,秘处擦拭得红肿传来阵阵疼痛才停手,,清洗完身体,凤舞穿好衣服后,就趴在床上继续痛哭,经过好多次的努力回忆,她凤舞终于模糊记起昨晚的一切,本来性欲就强盛,以往最多两天就要跟龙炎欢好,昨晚因多日来得不到慰籍,同时因发现儿子龙冥与妹妹凤仪双修,好奇聆听,导致性欲被挑逗而起,这时师傅刚好回来,强行压制下来,醉酒后赵元趁机强吻表白,开始确实真心不想被吓到在挣扎,不过随着对话时一次次被强吻,乱摸,压制的性欲被挑逗起来,那时赵元又保证不做最后一步,因为醉酒的缘故,头晕晕,浑浑噩噩,随心所欲做出平时不敢做的事,那时凤舞很清楚感受到赵元的爱慕之情,她内心得意,充满成就感,于是就想挑逗赵元,也想给些回报他感谢他对自己的爱慕,这些事完全理智是不会做的,不过醉酒后的随心所欲,她真的做了,本来只有让赵元吻下,摸下就算,哪知吻着吻着,同时又被抚摸着,不知不觉性欲越来越强,被他脱衣服因性欲占上风的缘故也没有阻止,直到感觉阳具猛得挺进秘处时,她才从欲望中清醒过来一下,然而那时赵元已经开始抽插,感受一下下用力快速的抽插,秘处传来的酥麻,酥痒,舒服,美妙快感,她从开始的挣扎,最后认命了,因为已经被抽插很多下,醉酒的神智下觉得已经没有必要挣扎了,毕竟已经做了最后一步,那时随心所欲的她,其实在享受着,挣扎只是因几乎被欲望吞噬的剩余一丝理智还有道德上的枷锁使要这样做,可是随着阳具的抽插,性欲愈来愈强,最后理智已经几乎完全被吞噬了,随心所欲的神智哪里愿意一边享受,一边强忍着如此不痛快,最后想到事情已经发展这样,享受结果也是被认定是通奸,不享受也是一样的结果,索性完全抛弃道德枷锁事后再考虑,现在只要是尽情享受。

其结果让此时完全神智清醒的凤舞,完全接受不了,她现在想起简直无地自容,羞耻万分,因为她记起昨晚自己是何等的热情回应,在陌生的小师弟赵元身下,因醉酒抛弃一切道德枷锁羞耻心的情况下,比跟夫君龙炎双修时更加热情,更让她受不了的是,努力回想起来时那段在连续高潮后,跟赵元极度深情的最后欢好,那段记忆越想越深刻,只因为那时她真的全心全意去享受,之前那些虽然猛烈但是脑袋根本就是陶醉身体传来的快感,而最后的欢好,赵元抽插很缓慢,却每一下都很用力,同时脑袋完完全全享受每一下的抽插,,这是这么多年来跟夫君龙炎也就只有三次成功过,只要是这种双修要两人身体都已经满足,精神上却仍然处于喝望时才有机会成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无比困难,其实不比肉魂同欢差,因事后两人感情会变得更加深厚,神魂变得清澈,那几天悟道事倍功半,而且那时享受过程记忆深刻无比,只要回想脑海就浮现那时的感觉,异常清晰,因此那时的女子每天的性欲特别强盛,往往不用男子出声就主动要求双修,双修时更是热情似火,索求一次又一次,让一般的男子都大呼要命,不过又销魂得甘愿精尽人亡,对于这个情况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而得到御女传承的龙冥却知道,这属于神魂在双修,虽然没有肉魂同欢那样灵魂增长,不过销魂的快感也不差多少,这种情况叫欲魂融情,意思就是,享受性欲的神魂,可以融化一切负面的感情,化作最深的爱情……

趴在床上媚眼红肿,泪水汪汪,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绝色妩媚端庄的凤舞,发白的脸色忽然红润起来,呼吸有些娇喘,娇体不安的扭动摩擦大床,哭泣忽然止住,眼神恍惚,迷蒙,造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凤舞回想“欲魂融情”的画面,导致模糊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脑海浮现当时体现的销魂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使得她无法控制的性欲越来越强,不过,凤舞不是普通人,连忙切断不去想,片刻后,凤舞平复下来后,脸色依旧红润,内心竟然没有感觉多少痛苦,后悔,并且还有些羞涩,对赵元竟还有情愫,现在只是害怕被所有人知道,昨晚跟小师弟的事情,不安,心慌惊恐龙炎得知后跟自己恩断义绝的画面,至于跟赵天小师弟一夜缠绵,失身于他的事情她忽然觉得没所谓了,只因为她觉得不但欲望得到慰藉,而且还得到那么美妙深刻的销魂快感,要计较起来也不能全怪赵元,自己也要有一半责任,而且说起来自己年纪比赵元大几十年,亏得应该是赵元才对,毕竟按照凡人来看,自己已经是步入晚年的妇人,而赵元却是一位青年,当然以修士的角度来看,以凤舞的寿命其实只属于小孩的年龄阶段,时间还多的是,赵元就更加不用说了,,凤舞也察觉到自己对赵元的情愫,内心又羞又苦恼,她自己不知为何会这样,之前在圣门被青松子威胁,被逼达成协议,双修欢好十次有多,可是也没有对青松子产生丝毫情愫,不但如此内心更是对他充满厌恶,憎恨之情,现在对赵元产生一丝情愫,凤舞感觉自己很不知廉耻,天生淫荡,想着想着哭累的她不知不觉就睡去了。

一般人看来,凤舞现在的思想变化,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她不知廉耻,看出骨子里的淫荡,不过,如果在龙冥看来,母亲凤舞现在的变化是正常的,至于为什么认为,那是因为他得出御女传承知道的真正原因,“欲魂融情”可以说不比“肉魂同欢”差,能让一位没有任何性爱经验的新手,轻易征服俘虏经验丰富的女子,,其中御女传承中就有个很出名的秘闻,那是发生在几百多年前,合欢宗一位绝色的女长老,这位女长老凭着绝色的容颜,丰富的双修技巧,俘虏大陆无数男子的心,让他们心甘情愿为她卖命,女长老很多情人个个都是英俊潇洒实力强横的男子,那些男子天天争斗期望独自得到女长老的心,以后就只属于他,可以天天欢好,可是,女长老身为合欢宗的人,不会被经验比她差的男子征服,然而某天,女长老遇到一位刚开始修行的清秀青年,凭着经验的阅历第一眼就看出青年是没有享受过女人的童子,也看出青年天赋异禀将来没有意外绝对能成为强者,加上合女长老眼缘,所以女长老就主动勾引青年,面对被誉为淫姬,魅术修炼到最高的魅术天成境界的女长老,青年那里是对手,当天就满脸兴奋激动的跟着女长老去附近的客栈开房……

本来未雨绸缪在青年还在成长时俘虏他的心,以后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长老,没想到作为童子的青年,竟然就在当天尽情欢好时,悟出了“欲魂融情”的双修技巧,当天就算双修丰富的女长老也无法幸免,沉沦在极度的销魂中,事后女长老对青年已经生出爱慕之情,接下来的日子更是主动跟随青年左右,不愿离开他,仅仅欢好三天,在“欲魂融情”的极度销魂下女长老彻底被青年征服俘虏,,而本来纯情专一的青年,在某天得到御女传承后,思想改变了,之后青年凭着“欲魂融情”的双修技巧,到处无所不用其技,奸淫绝色女子,不过不管自愿还是不自愿的女子跟他双修后都被俘虏征服,甚至当时被誉为第一美人,某大宗门的女长老,被他设计成功强奸了,又凭着“欲魂融情”的双修技术,将本来憎恨发誓杀了他的第一美人,在连续三天的奸淫下征服俘虏了第一美人的心,之后没多久就迎娶了倾慕的第一美人,可惜好景不长,他被人发现得到御女传承,一直羡慕嫉妒的无数大陆男子,在魔门的带领下,中青年一代的很多男子以斩杀淫魔的名义,某夜攻破他的府邸,哄抢他俘虏的绝色女子,当场几人男子强奸一个女子,那时他身受重伤,在深爱的第一美人掩护下逃离,可是几天后还是被实力最强,还是所以名门正派的中年长老追上,第一美人比他实力强大于是阻挡中年人,让他逃离,他开始犹豫,不过也知道留在这里是累赘,也因对第一美人的实力有信心于是继续逃命,然而没想到第一美人不敌,他等了三天三夜没见爱人,于是偷偷回去,回到哪里就看见在当时附近的山脉的一个山洞里,深爱的妻子,嘴角流着血,气息虚弱,全身赤裸,娇体上哪位名门正派的中年长老正疯狂抽插秘处,吸吮乳头,揉搓乳房,那时他疯了不惜一切代价,硬是杀了中年人,可是他已经伤的太重没法救了,而第一美人也身受重伤,本来还可以救治,可他即将要死又被人强奸,死志坚定,最后的时刻,经过他询问第一美人跟他说,原来当天她抵抗不了多久就被击败,看出中年人的淫邪之色于是想自爆,可是被中年人打成重伤阻止了,然后中年人就抱着她进来山洞,紧接着就是撕烂衣服,疯狂的奸淫,期间她企图自尽几次可是都比阻止,就这样足足不眠不休的被奸淫了三天三夜,他从第一美人被吸吮得鲜红流着血的乳头,布满紫色吻痕,指痕,牙齿痕的乳房,红肿的秘处,地上一大滩的白色精液看出那三天的疯狂,最后他知道时间无多,将自己的一生记录在御女传承之中后,也不嫌弃爱妻留着被中年人奸淫的痕迹,运用“欲魂融情”的双修技巧,最后两人在极度的销魂中身死道消,这个故事其实就说明“欲魂融情”所带来的威力,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

“欲魂融情”的秘闻当然不止一个,不过那些都是很简单的描写,就比如两百年前,一名绝色嫉恶如仇,某大宗门的大师姐,在一次追杀淫魔,不过却中淫魔的奸计,被淫魔得逞奸淫,那次淫魔好运成功使出“欲魂融情”的双修技巧,仅仅一天两夜,就征服俘虏了她,之后还成为淫魔妻子,不过淫魔也改邪归正,……还有一个跟凤舞情况很相似的,而且还是师徒关系,绝色的师傅因为被魔门中人暗中下了强烈的春药,感觉感觉异样后,连忙回到住处闭关压制,可是魔门那人目的就是想奸淫她,春药当然不是轻易能解,刚好其中一位男徒弟有事,敲门进去后,她一惊,心神不稳,压制的春药瞬间爆发,当天男徒弟可谓欲仙欲死,因为绝色的师傅化身荡妇似得,热情似火仿佛要融化他,不停的索取,,事后绝色师傅复杂,慌乱,羞涩,不过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而且昨晚春药效力已经消散完毕后,无力反抗下,浑浑噩噩下,最后那次欢爱,跟凤舞状态异常相似,男徒弟无意中达成“欲魂融情”双修,而里面的绝色师傅却不想凤舞那样醉酒事后不记起,那时绝色师傅神智清醒,加上又是第一次享受到极度的销魂,事后几天男徒弟当然想再度跟绝色师傅双修,可是绝色师傅不让,不过深刻难以忘记的销魂记忆,无时无刻不影响她,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她的思想,最终在第七天,绝色师傅半推半就,被男徒弟推倒在床上,再次得到合为一体,被男徒弟疯狂的索要,之后两人就以游历的名义离开所在的地方,到其他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成亲成为夫妻。

而另一边,话说龙冥当晚就带着小姨凤仪回到自己的房间,凤仪害怕被人认出于是易容了,一路上她很不安,害怕被人发现,不过幸好她易容成样貌不错的样子,凤族的人看见以为她是婢女没有过多留意,更何况以她的修为根本上凤族里面只有一两个老不死能看穿她的易容术,一路上有惊无险来到龙冥的房间,顿时看见一位绝色妖媚的女子躺在床上睡觉,凤仪已经透过记忆知道龙冥的一切,她能跟龙冥离开就证明已经接受龙冥有多个女子,回头白了一眼龙冥,说一句“我先去洗澡,回来她还在我就回去,,”接着就来到房间另一边的屏风,脱下衣服,走进装满温水的大木桶中……

龙冥“呵呵”傻笑一下,走向大床,上床后放下挂起的床帐,之后就传出凤貂开心娇羞的娇声道:“主人,你回来啦,我等你好久了……”,刚说完,就又一件紫色的衣裙扔在地上,然后就是紫色的长裙,没几下地上一堆的衣服,紧接着,传出凤貂“哦,,”舒服愉悦的娇吟,随即响起“啪啪啪”的抽插声……

凤仪洗完澡,发现龙冥还在卖力的抽插凤貂,脸色艳红,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床,不过就在不知如何是好时,龙冥全身赤裸的下了床,来到她面前拉她上床,凤仪脸色艳红,羞涩,轻微挣扎几下就顺从的上了大床上,之后房间就充满淫秽,春色撩人,血脉沸腾的画面……

此时中午时分,绝色妖媚的凤貂全身赤裸,侧着身子背对着龙冥,闭着眼睛,满脸幸福微笑的熟睡,而龙冥此时压着满脸羞涩,脸色艳红,媚眼迷蒙含春,眼神爱慕,羞涩,妖艳绝美的小姨凤仪,。

妖艳绝色的凤仪,全身赤裸,雪白嫩滑的娇体被龙冥压着,晶莹的娇手环抱龙冥后颈,修长性感的双腿竖立分开,满脸羞涩艳红,感受乳房被揉搓,秘处口被阳具摩擦,传来阵阵异样的感觉,看着龙冥轻声娇羞道:“小冥,嗯,不要,凤貂还在旁边,等下只有我们两个再做,,嗯,。”

龙冥看着小姨凤仪,微笑道:“怕什么,昨晚都已经做了好几次了,,而且凤貂还在睡觉,我们只要轻点做,她不会醒来的……”

凤仪闻然,回想昨晚龙冥让凤貂高潮一次后,就爬过来抽插她,昨晚做了两三次才满足的睡去,现在回想起来,凤仪感觉异常羞涩,她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试过两女服侍一男的,她娇羞不已,害怕龙冥说出更加羞涩的话,而且也喝望欢好,于是红着脸娇羞道:“真的吗,,那快点开始,一定要在凤貂醒来之前完事……”

龙冥闻然满脸笑容,眼神炽热的再看了一眼妖艳绝美的小姨后,低头吻着她修长的脖子,凤仪主动的仰起头,方便龙冥,,一路往下,吻过脖子,吻过锁骨,又再吻了一颤丰满白嫩的挺拔圣峰后,龙冥近距离看着软绵绵的褐色樱桃,慢慢的坚挺起来,直到褐色樱桃完全坚挺后,龙冥鼻子紧贴褐色樱桃深呼吸一口,顿时极度诱人带着淡淡乳香的香味涌进脑海,龙冥眼神变得更加炽热,看着褐色的樱桃,龙冥不但没有感觉凤仪因性爱经验丰富造成而嫌弃,反而觉得本应该妖艳绝美的小姨凤仪,樱桃应该是粉色娇嫩才对,现在却是成熟的褐色,加上因为凤莹莹她们都是粉色娇嫩的樱桃,这让他感觉异常刺激,张开含着褐色樱桃就是稍微用力一吸,顿时香嫩的坚挺樱桃吸吮出一些乳汁,当即满口都是乳香味,嘴巴一动贪婪的吞咽香滑的乳汁。

同一时间,仰着头的凤仪,感觉一边的乳头被龙冥含着,连忙脸色艳红羞涩,低头一看,接着嘴巴一吸,清楚感受乳头有东西被吸出,发涨的乳房那么那么涨,乳头传来舒服美妙,酥麻,酥痒的快感,当时就忍不住,娇手稍微用力环抱龙冥后颈,脸色更加艳红,满脸享受,媚眼含春水汪汪,眼神迷蒙,爱慕,享受,红唇微张,吐气如兰,发出诱人的娇吟道:“啊,,小冥,啊,,”

吸吮了片刻,性欲越来越强,秘处传来的痕痒越来越痒,乳头传来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矛盾的冲击异常难受,凤仪终于忍不住了,求欢道:“啊,啊,,。小冥,,给我,啊。啊,好难受,我要,啊。啊……”

龙冥没有觉得小姨凤仪这么快就受不了,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因为运用了御女手法中玄妙的吸吮技巧,所以即便经验丰富的凤仪也受不了几下就忍不住求欢了,吐出口中香嫩能吸吮出乳汁的褐色樱桃,抬起头看着凤仪赞叹道:“小姨,你的乳汁又香又滑,太好喝了……”

凤仪闻然,脸色当时就殷红了,异常羞涩,连忙娇羞道:“小冥,求你不要说,好羞人,你喜欢的话,我让你天天喝,不过求你不要再说出这么羞人的话,,”

龙冥见状,满脸欢喜,兴奋,连忙道:“真的吗,那说好了,我要天天喝小姨的乳汁……”说完,也不等凤仪回话,就离开娇体,身体挺直,接着低头,顿时看见修长性感的双腿竖立分开,神秘诱惑的秘处毫无保留的暴露无遗,,没有幽黑的淫荡阴毛,流着一滴滴淫水湿润,完全外翻的粉嫩肥美秘处映入眼中,伴随着一阵异样的异香涌进鼻子内,龙冥呼吸当时就粗喘急促起来,瞪大眼睛好奇,炽热,看着完全外翻,承受不知多少欢好双修,被阳具抽插成这个成熟诱惑模样的秘处,本来应该配上凤仪妖艳绝绝美容颜,圣洁的秘处应该是没有丝毫外翻才是,就如同凤莹莹她们的秘处现在就是没有多少外翻粉嫩,本来就感觉刺激的龙冥,当时就忍不住,提着坚挺坚硬狰狞,异于常人粗长的阳具,对着湿润的秘处,就是用力一挺,。

原本看见龙冥低头看着自己秘处,停顿时,凤仪又羞又期待,同时内心更多的是害怕与不安,害怕龙冥觉得自己是个经历四个男子,双修经验丰富,并且还生育过孩子的肮脏女人,不安是怕龙冥会很快厌倦自己,之后就不再跟自己欢好双修,寻找那些清白的女子,,就在她胡思乱想时,阳具突然用力一挺,秘处传来一阵强烈的充实,发涨,酥麻快感,本能的猛得仰头,娇体一僵,娇手连忙捉住身下的被单,眼睛瞪大,脸色殷红,表情享受,红唇半张,吐气如兰发出诱人的娇吟惊呼道:“哦,,好涨啊,。哦……”

龙冥没有急着抽插,感受阳具被秘处紧紧包裹,传来舒服的快感,他再次趴在凤仪的娇体上,忽然,凤仪紧抱他,媚眼泪水汪汪,看着他流泪哭着道歉道:“呜呜,小冥,,呜呜,,对不起,,我们没有给你清白的身体,呜呜,,我好害怕,呜呜,,我害怕你,呜呜,有朝一日会嫌弃这么肮脏的我,呜呜,,小冥,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我已经不能失去你,呜呜,,小姨什么都听你的,呜呜,,你想什么时候要小姨,我都可以的,,呜呜,甚至你想在大庭广众下吃我的奶子,,我都可以的,呜呜,,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不要我,呜呜,我知道自己被师傅强奸,被好友欺骗,还为他生下女儿,神智不清时又认错人被那个人奸淫,呜呜,,这么肮脏的我,没资格要求你,但是我真的不能失去你,呜呜,小冥,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我,小姨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不管多么羞耻的事,我也愿意的,呜呜,,,,”

龙冥愣住了,随即满脸心痛,爱怜,大手紧抱凤仪的娇体,温声坚定道:“小姨,你说什么呢,你应该知道我龙冥绝对不会辜负任何我认同的女子,虽然我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如果我没有认同小姨,我绝对不会玩弄你,所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不要你,离开你,况且小姨跟我可是肉魂同欢的女子,不但是第一个或者可能是最后一个也说不定,所以就算我不要其他人也不能不要小姨,而且我也不会让小姨离开我,如果小姨还不相信,我可以向天道发下毒誓,唔……”

凤仪满脸泪痕,流着泪,眼神倾慕,爱恋,娇手手指按在龙冥嘴唇上,阻止他继续说,然后用力摇头哭道:“呜呜,,不要,,我相信你,呜呜,小冥,小姨相信你,你不要发誓,呜,就凭你这句话,就算你玩弄我也没所谓,小姨愿意被你玩弄,呜呜,即使以后你嫌弃我,我也会一直等你,只有你记得我,想玩弄我,我什么时候都会欢迎,呜呜,,,”

龙冥闻然,内心更加爱怜,心痛这位妖艳绝美,遭遇却凄惨的小姨凤仪,大手捉住嘴巴的娇手,不顾凤仪的阻止,毅然坚定发誓道:“苍天大道在上,我龙冥现在发誓,如果我抛弃,辜负小姨凤仪,将业火焚身,魂飞魄散,不得好死……”语音刚落,冥冥中龙冥就感觉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进去脑中,然后消失不见……

而凤仪也感受到冥冥中誓言已经被无形的天道接受,这一刻,凤仪感动得难以自己,要知道天道誓言除非破空飞升的实力才能抵抗下来,可以说就算龙冥将来有能力破空飞升,但之前以他发誓的誓言来说,以后就算凤仪变成人尽可夫的贱女人,到处找男人欢好,龙冥都不能辜负,抛弃她,当然除非想死那是另外……无法形容的感动幸福,凤仪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无力的,当即哭着发誓道:“呜呜,苍天大道在上,我凤仪从现在起,永生永世对龙冥不离不弃,永远遵从他意志行动,只爱他一人,如有变心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