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白帝之天使坠落》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白帝之天使坠落》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白帝之天使坠落 白帝之天使坠落

    白帝大学,是奉天市首屈一指的大学。师资力量雄厚,校园占地面积数千亩,拥有学生五万余人,是当之无愧的贵族学校。  然而,学校中数量众多的有色犬科动物们最津津乐道的,不是校足球队把某国脚带领的职业队踢成了筛子,也不是某富家少爷调戏良家妇女差点被见义勇为的路人打成“永垂不朽”而是学校的“三朵金花”又有什么新动态。  所谓“三朵金花”是指学校最漂亮也是最有才华的三个女孩子:苁蓉、肖静、孙婷婷。

    秦墨冰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白帝之天使坠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白帝之天使坠落》,是作者秦墨冰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帝大学,是奉天市首屈一指的大学。师资力量雄厚,校园占地面积数千亩,拥有学生五万余人,是当之无愧的贵族学校。  然而,学校中数量众多的有色犬科动物们最津津乐道的,不是校足球队把某国脚带领的职业队踢成了筛子,也不是某富家少爷调戏良家妇女差点被见义勇为的路人打成“永垂不朽”而是学校的“三朵金花”又有什么新动态。  所谓“三朵金花”是指学校最漂亮也是最有才华的三个女孩子:苁蓉、肖静、孙婷婷。

《白帝之天使坠落》 白帝特別篇(白帝俱乐部)(A) 免费试读

“大家看这个公式,只要经过适当的变形就可以用在另一种环境中,请用你们的红笔做好标记,这个是本节的重点之一。”

阶梯教室的最前方一名老头在黑板上边写边说道,整整两块巨大的黑板被写得密密麻麻的。

因为前一晚没有休息好,一直到凌晨3点多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下,要是早上没有肖静的提醒这节课肯定会被老头抓个现行,生化课的老头是整个系里最严格最古板的,但凡有迟到旷课的第一次批评,第二次直接考试不及格,也只有他的课教室里才会出现满座的情况。教室内靠前的位置都已经被别的学生抢走,苁蓉只能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找个边角的位置坐下。

正在苁蓉将老头讲过的要义重点记录在笔本时,教室后面的门“叽呀”一声打开了,来的正是刘杰跟庞黑。刘杰仗着自己家有钱有势贿赂了不少学校的领导,所以迟到早退那是常有的事就算旷课也不奇怪。教授看着这两名臭名昭著的学生摇摇头直接无视,继续开始自己的讲课。

刘杰扫视了一圈发现坐在后排角落的苁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径直走过去抽出课桌下的椅子舒舒服服的坐在苁蓉的身边,庞黑见状坐在了另一边,两人呈包围状夹着苁蓉而坐。

面对身边的两个恶魔苁蓉内心开始不停的打颤,昨晚上刘杰狠狠的教训了自己让自己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现在都顶着黑眼圈,这次不打招呼直接坐在身边肯定又有什么不详的事要发生。

“母狗,昨晚上睡得可好,下身的洞洞得到满足了没有?”

刘杰将脑袋凑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右手不老实的伸进裙底摸着苁蓉的私处,不由得惊讶道“这会还是湿漉漉的,昨晚上一定度过了一个难忘的销魂之夜。”

刘杰的话让苁蓉回放了昨晚那一幕,又粗又长的按摩棒被硬生生的插进自己的小屄内不停的抽插搅动,带刺的棒体将小屄内搅得火辣辣的疼痛,但是那种快感却让苁蓉回味悠长,竟然冒出想再尝试一次的可怕想法。苁蓉摇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你很享受哈哈,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更好玩的游戏。”

刘杰不等苁蓉回答,从书包的夹层内取出两份密封包,“用你的嘴为庞黑的接尿,然后再灌满这两只密封袋内,”

在苁蓉满脸质疑中刘杰将密封包塞进苁蓉课桌内,吹着口哨做到了另一边,距离苁蓉隔着10多个座位并且中间隔着一条3米宽的走道。

苁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整个教室内现在基本坐满了学生,幸运的自己是属于晚到的那几个,在自己所在的这排只有刘杰、庞黑和自己三人。半身高的课桌只要自己蹲下身小心地沿着两排座椅的过道,便可以不被讲台前的老头发现。而且现在老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状态中一时半会不会发觉教室后排的自己突然不见了。

深呼吸一口气,苁蓉趁着老头背对着自己的时,收起桌上的课本都塞进包内,然后从课桌抽屉内取出刘杰塞进去的密封包,拆开外包装将塑胶集尿袋叼在嘴里,膝盖着地双臂支撑着地面缩着头,爬到另一端走廊的尽头,小心的探出小半个脑袋打量着走道前边。老头依旧背对着自己,走道两侧的学生有的看着黑板有的则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做着笔记,正当苁蓉准备穿过走道时,走道对面的一位学生突然回过头向后望了一眼。苁蓉吓得赶紧往后一退将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见周围没有人注意,那位同学偷偷从自己的书包内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本,摊在桌上开始读了起来,原来是觉得上课无趣的偷偷读小说书的,苁蓉呼了口气继续贯观察走道,一直到确认没有开小差的,三步并作两步爬过过道,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刚刚穿过过道冲进课桌间隙的时候踢到了课桌下的椅子,“啪!”

金属的撞击声,大家都本的回过头往后张望,看看是哪个胆大的敢在老头的课上做小动作,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苁蓉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办才好。苁蓉瑟瑟发抖的躲在课桌下的空挡内,悲哀的等待着自己被探个究竟的学生们发现,然后被带到办公室……

“看什么看!我不小心踢到了椅子。”

刘杰一喝吆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大家见这个丧神发话赶紧都转过头去,生怕被煞神惦记上了,校园内流传着刘杰跟黑社会有往来。

苁蓉就这样蹲在桌下半天,一直确认到安全以后才慢慢的移动到庞黑身边,一脸感激的看着刘杰,虽然这一切都是刘杰造成的,可是自己却依旧感激他。自己这是怎么了……庞黑已等候多时见苁蓉过来了一脸淫笑的向两侧分开双腿,腾出课桌下的空间让苁蓉钻进去。

羞红了脸的苁蓉低着头一声不吭的钻进课桌下然后双膝合并跪坐在庞黑面前,双手颤抖的解开裤裆将庞黑的凶器掏了出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触摸这个让人羞耻的东西,可是联想到在课堂上大庭广众的公共场合,一个女孩跪坐在地双手捏着男人的巨根那场面让苁蓉羞耻的无地自容,庞黑身边的刘杰似笑非笑的盯着苁蓉,让她不得不马上开始为庞黑接尿。

所谓的接尿就是用自己的嘴做尿壶,接着再将嘴里的尿灌进密封袋内。正在苁蓉犹豫的时候,老头开始点名提问了,这个意味着有一定的机会点中自己,同样的也是快要下课的预示。为赶快结束,苁蓉张开小嘴对着庞黑的龟头贴了上去,上帝给了苁蓉一副傲人的身体跟吸引众人的美貌,还给了她完美的樱桃小嘴,在刘杰的调教下苁蓉的口角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美女校花的小嘴套在自己肿胀勃起的鸡巴上温润柔软,舌尖不停的摩擦着龟头。本就憋着尿的庞黑一个机灵放松了括约肌,尿液如同失控的喷淋关口般涌入苁蓉的嘴里。蒜臭味的尿液刺激着苁蓉的整个鼻腔,咸涩的味道从舌尖传来,苁蓉紧紧含住鸡巴保证尿液不会从嘴角漏出来,很快尿液便灌满了整个口腔,少许的沿着咽喉进入食道,就在苁蓉开始呜呜鸣叫的时候庞黑突然憋住了尿液。见势苁蓉缓缓的吐出鸡巴,将密封袋的一个口子含在嘴中,腮帮用劲茶黄色的液体混合着少女的唾液进入袋内。

如此几个来回之后庞黑一脸舒服的表情以及苁蓉手中两袋饱满的尿袋,苁蓉再一次顺利的完成了接尿,坐在前面的那位同学要是知道在自己背后的桌下,心目中的女神竟然用嘴为庞黑提供了接尿服务非大跌眼镜不可。

嘴角衔着尿袋的苁蓉这回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保持与两边课桌的距离。回到原先自己的座位上,除了口中那股弄弄的尿抽跟书包内那两袋棕黄的液体,一场别开生面的特别体验结束了,苁蓉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劫,“接下来应该可以安心的听课了吧。”

她没有发觉自己完成了一次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行为。随着时间的转移,自己从最初的排斥厌恶,到现在的虽然无奈但是却并不反抗甚至还有些许期待,仿佛这就是自己生活一部分。

“嘀嘀嘀……嘀嘀嘀”桌角的手机震动起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人肉便器的感觉很刺激吧,摸摸你的骚屄湿了没。用庞黑的尿给自己灌肠,在包装袋里有导管,并且脱下自己的裙子放到旁边的抽屉内。”

转头发现刘杰摇晃着手中的手机向自己示意,天啊!他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这可是在阶梯教室里还有这么多的学生在,不光要自己灌肠还得脱下裙子。苁蓉咬着牙准备回复,又一条短消息过来:“母狗你给人接尿的表情真的很可爱,等会就传到学校的BBS上去,校花母狗苁蓉接尿骚照!”

如同炸雷打在苁蓉脑中,自己又被拍下照片了,不用想刘杰肯定趁着自己闭眼味庞黑接尿的时候用手机拍了照。

悲哀的发现自己如今真的如同一具提线木偶给刘杰控制着,“算了吧,苁蓉你还坚持什么呢,被灌肠也不下数十次了,这次无非就是自己动手而已,虽然在公共场合下可是现在也是上课时间,只要自己动作小心一点就不会被人家发现。尿液从屁眼进入自己的身体,在充满整个肠道不正是自己渴求的。”

经过一番自我安慰以后苁蓉取出包装袋中的导管,将肛塞头对准阴部用私处的淫液打湿导管口。对准紧闭的菊花缓缓的推送入肛门内,那种久违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硅胶质的导管在阴液的润滑下变得柔软润滑,熟悉生理学的肖静曾经指导过苁蓉,在直肠末端有个接近直角转弯再往内深入就是结肠,经过一定的训练完全可以让液体进入到结肠内这样可以大大增加储藏的容量。按照那天肖静指导的方式苁蓉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导管进入的速度,遇到一个阻力之后苁蓉明白导管口已经到了直肠跟结肠连接的地方。左手夹着导管右手握住体外的部分导管抿着嘴咬紧牙右手将导管猛地往内送,一阵绞痛传来接下来就变得十分顺利。

“看来静静说的不错,直肠深处只要用力就可以将导管插进结肠内,”

之前的灌肠刘杰都只将导管插入肛门停留在直肠内,为了尝试肖静介绍的那种方式苁蓉壮胆将导管插入了结肠。最难的部分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就相对简单许多,导管的中部有一个Y字形合流接口,将合流的两根导管分别接上充盈的尿袋,并将两只尿袋贴着自己的左右乳房下用胶带贴肉绕了数圈直至拉扯纹丝不动固定在胸下为止。在宽松的外衣掩盖下根本无法察觉女孩的胸下挂着两只装满恶心液体的袋子。做好了这一切苁蓉开始慢慢的打开Y字接口上的阀门,袋中的尿液顺着导管在肚脐处汇笼,然后沿着更粗的导管缓缓的流入自己的屁眼。苁蓉回味体内的细微变化,随着尿液的灌入屁眼开始微微有些灼热,液体在结肠内流动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此前脱下的裙子被丢在了旁边课桌内。

“此刻自己一定看上去很下流吧,大家都不要看……不要看呀……苁蓉太下贱了,不……苁蓉是被逼的……不要……不要。”

苁蓉低着头闭着眼脑中幻想着自己是坐在大家面前,大家用各种不同的眼神看着自己,有色迷迷的、有鄙视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猥亵的。

“苁蓉同学,来回答一下第三题。”

老头突然看到了后排一直低着头的苁蓉,以为她在思考题目。

老头的点名让苁蓉一下子从羞欲中清醒过来,可是自己刚才一直都在干着别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仔细的听讲,以至于这一下子不知从何下手。为了不让老头发现自己的异常,急中生智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弯着腰靠着桌角缓缓站起来,衣服站立不稳的样子,刚好半人高的桌面盖住了裸露的下半身。

“教授……我身体……不舒服,刚才没注意听。”

脸色潮红的苁蓉表现的很痛苦的样子只是不停颤抖的臀部出卖了自己,此刻她正处在灌肠的亢奋高潮中,肠道的蠕动将一部分尿液挤入了直肠,沿着股沟、大腿内侧留下,周身散发着若有如无的尿腥味。

“噢,这样啊,那趴着好好休息一下,要不去医务室看看。”

老头让苁蓉坐下,先入为主的优秀生印象是的老头并没有为难她,于是转头点了另外一个倒霉的学生来回答这个问题。

侥幸蒙混过关的苁蓉浑身乏力的坐下,随着灌入的尿液越来越多,肛周不停的有尿液流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夹紧屁眼努力的减少漏尿。这种窘迫的触感更加激起苁蓉内心的虐欲,如今自己的身体对这种极端情况下的临辱表现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沉迷于这样的游戏中。

数波高潮后苁蓉的菊花终于坚持不住,一部分尿液喷了出来打湿了整个凳面,偏偏在这个时候下课铃声响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铃声打乱了苁蓉的计划,自己这个时候正光着下身!要是被他们看见了以后还有啥颜面,赶紧抽出抽屉内的书包盖在自己的大腿上,侧着头靠在桌面上,左手捂着肚子装作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

刘杰带着庞黑来到苁蓉身边,趁人不注意时将裙子塞进自己的书包奸笑道:“今天让你来体验一下半裸的感觉,裙子我就不客气收走了。不准把导管拔出来。记得等会去参加晚上的训练。”

不知什么时候刘杰拧下了苁蓉衣内导管上的转口,拍拍鼓起的书包刘杰吹着口哨离开,经过2个小时高压课堂氛围,学生们如同放风的犯人一样纷纷离开教室,没有过多的注意到大家心中的女神,加之苁蓉坐在靠近边沿的角落有着书包的遮盖最多也就看到细腻白哲大腿。

幸运女生一直都眷顾着苁蓉,让她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很快教室内便空无一人。佯装难受的苁蓉站起身来从书包内抽出餐巾纸小心的擦去腿间的尿迹和凳面上的尿液。将单肩包挂在胸前盖着阴部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殊不知这时候一个男生正蹲在讲台后面,默默的看着苁蓉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晚上还要参加训练,等会要去朱教授那请假!”

正当苁蓉要下楼的时候想起还有一道难关,要去朱教授办公室请假!可是自己胸口挂着两个尿袋裸着下身,屁眼内还插着导管,这个样子去一定会被朱教授发现。可是不去请假的话晚上就要旷课了。

走一步是一步,苁蓉给自己打气,转身扶着墙壁上楼。

很幸运的是朱教授最近忙着一个实验课题,所以没有发现有人进了自己的实验室。苁蓉轻手轻脚的找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保证自己的下半身可以被仪器挡住。然后鼓起胆:“朱教授好,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请个假……今天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请假对于普通的学生来说那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逃课、请假、通宵、泡妞这就是大学生活总的概括,但是苁蓉这样的优秀学生而言请假确实是一件难以企口的事。尤其是想到了并不是因为身体不不舒适而是别的,让苁蓉感到特别的难以言喻,苁蓉啊苁蓉竟然为了那个事情请假你可是个优秀生啊,现在竟然变得如此堕落了。

“噢……原来是苁蓉同学啊,”

朱教授最讨厌别人在他繁忙的时候打断他的工作,有时候灵感总在不经意间迸发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所以他有点生气的转过身见到苁蓉一脸羞涩的站在对面,那股无名之火就消了不少。苁蓉是自己的得意学生又是自己的专业课代表,看着她脸色有点苍白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看你脸色这么差晚上就不用来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要是明天还没有好转就去医院看下医生,硬撑着那是不行的,别看现在还年轻等以后老了就会落下一身的病。”

说着又埋头忙于他的实验,由于一心都扑在了那堆数据中,除了了发现苁蓉脸色有点苍白、额头微微渗着汗水并没有发现别的,要是知道被仪器挡着下半身的学生此刻正光着下半身被灌着肠,估计他都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谢谢,朱教授……那我先走了。”

没想到朱教授只看了自己一眼就轻松的答应下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正当她放松的时候小腹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使得她差点蹲下身去,一手忙扶着墙屏住气,另一手提着书包赶紧一瘸一瘸得离开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关上门后苁蓉艰难的背靠着墙壁,紧张的看着两边走廊见四下没人,撩起自己的上衣,两只尿袋各瘪了一半,一个个的气泡从底端的出口升起,液体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缓的进入自己的身体。苁蓉背贴着墙壁,左手用力的按压自己的腹部,腹腔内巨大的压力将原先灌入肠内的部分液体挤了出来,棕黄色的浑浊液体进入腹部的塑胶袋内与原本清澈的黄色液体混合起来,看上去就像咖啡一样,起先已经干瘪的袋体又恢复开始的膨胀。结肠内虽然可以储存更多的尿液,但是带来的痛楚也是更大的。挤出了半数尿液以后压力骤减绞痛减轻了许多。

放在包内的手机铃声响起,从包内取出手机打开翻盖,一条未接信息显示在屏幕之上,“贱货在干什么,现在都已经快6点了,今天晚上还有训练科目。”

消息的落款是苁蓉母狗的调教师。手机是刘杰特意配给苁蓉的,整个手机里只存有几个人的电话,自诩为母狗调教师的也只有莫文了。莫文那种胆小怕事的性格一直被苁蓉不耻,所以大学两年来虽然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一直没有过多的接触,当然苁蓉知道莫文一直在暗暗的追求自己。如今这个自己从不正眼看过一次的男生竟然荒唐的成为了自己的主人,并且与自己有了肉体上的接触,这让苁蓉心中有种无名的耻辱,那次在教室外被莫文强上并且内射是苁蓉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即便如此现在自己也不能反抗因为这是刘杰授意的,刘杰让莫文代为调教自己。

合上手机苁蓉靠着墙稍作休息,等到腹部的绞痛渐渐平复下去以后一深一浅的迈着别扭的步伐离开教学楼向着远处的宿舍走去。

等到苁蓉赶到指定地点时莫文已经不耐烦在在四下张望,当看到自己露出一脸的不耐烦:“母狗干什么去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是不是觉得刘少不在就可以放松了,实话告诉你如果你不乖乖的服从我的命令刘少还是会将东西发出去,孰轻孰重你可要好好的思量啊。”

有了刘杰的支持莫文感到自己腰板一下子就硬了不少,看到苁蓉双眼中流露出来的哀求更加的刺激着他的内心。当初被苁蓉的无视心中犹如刀绞一般。

“我……我……”

面前的莫文变得如此陌生,不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腼腆男生,现在他就像一头发疯的猛兽一般要将自己生吞下去,“对不起……主人,母……母狗屁眼里插着管子……一路上灌……尿过来行动不便。”

苁蓉老实的低着头轻声轻语的说出了实话。

听到苁蓉的解释莫文一下子明白刚才苁蓉为什么最后一个离开而且又显得很异常。因为他曾经看到过她将刘杰一伙人的尿收集以来灌入自己的屁眼内。想不到今天又有机会可以大饱眼福了:“贱婊子拿开你的书包。”

随即毫不客气的下令。

苁蓉见莫文转移了兴趣不再追究自己晚到顿时松了一口气。依照着莫文的要求拿来遮盖着自己私处的书包,原本被书包遮掩的下半身彻底的暴露外界。细细的导管从上衣下摆处拖出沿着光洁无毛的阴部没入沟缝中,莫文忍不住上前掰开紧紧密闭着的阴阜,露出鲜红粉嫩的蚌肉。导管穿过阴蒂上的阴环然后再沿着下阴沟股直至背后。

“果然是个骚货,母狗这套东西是谁给你装上去的?”

莫文手指按压着缝中的导管,不用猜就知道能够在苁蓉身上用道具的肯定是刘杰。莫文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羞辱她,让她自己说出来而已。

“苁蓉你怎么可以这样恬不知耻啊,莫文这是在羞辱你,不能答应他。你不能够向他屈服!”

潜意识里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反抗,可是心中又不免担心刘杰手中握有自己的把柄,万一不能够让莫文满意,莫文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以前自己不曾看得起他,如今他就因为这个慢慢的折磨着自己。“我……我……主人我……”

“母狗干什么如此犹豫?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害羞啊,那些话不好说出口。”

莫文将中指戳进苁蓉的蜜屄口,不停的刮擦着小屄壁的褶皱,“母狗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身后就是悬崖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小屄内莫文的手指不停的挑动着苁蓉的神经,酥麻酸胀的触感沿着脊椎冲击大脑,再加上尿液的灌注让苁蓉浑身发软无力,身体出卖了自己蜜屄内淫液泛滥打湿了莫文的手。

“不……停下来……我要死了……我说……”

苁蓉忍不住弯腰躲避莫文的挑逗,好在莫文适时的停止了侵犯。身体此刻已经达到了忍耐的极限万一莫文继续深入自己今天就要泄了,“主人……不要我说,母狗下身的……管子……是大主人插的……为……了训练母狗的屁眼,让母狗……时刻的记住……自己的下贱,袋子里装的……是刘少跟庞……黑主人的尿液……啊……啊!管子……苁蓉自己……插的。”

没想到说出以后忍受不住言语的羞耻跟身体受到的刺激,顿时达到了高潮,双手撑地跪在了莫文面前。

苁蓉的变化让莫文从刚才的疯狂中回过神来,想不到她如今这么容易的就屈服了,原本设计好的节目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母狗你是不是很骚很下贱?”

“回……主人……母狗很骚。”处于本能地苁蓉迅速的回答道。

“现在母狗感觉如何?”

“母狗好想……好想要,母狗的屁眼好胀,母狗……想……”

苁蓉忍不住又到了一波高潮,肚子内肠道蠕动部分尿液从直肠进入更深处,阴蒂充血肿胀不停的挤压阴环内的导管酥麻从下身放射般的向周身散射。任何知道女性身体结构的人都知道阴蒂内有丰富的神经,是女性身体除了G点意外最敏感的地方,加之被刘杰穿上了阴环,让苁蓉在室友孙婷婷跟肖静面前抬不起头来。

“好了转过身让我看看你的屁股湿了没。”

莫文指挥着苁蓉摆出一个淫荡的姿势,苁蓉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条件反射般摆出了那个标准的姿势,背对着莫文向一侧转过头,前胸贴地,将屁股高高的撅起,双臂伸直腿后向两侧掰开屁股,完美的性器官展示在莫文面前,无毛雪白无痕的女性生殖器上面早已湿漉漉的,在路灯灯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闪着,小指般粗细的导管一头没入粉红色的菊花眼中,由于刚才高潮失禁一丝丝尿液从缝隙中渗漏出来。

在莫文和苁蓉都不注意转角站着两个人,他们如同观戏一般看着不远处发生的好戏。

“大哥,怎么可以让莫文那个臭小子去调教苁蓉呢!咱们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苁蓉竟然这么便宜的让那个混小子上了!”

庞黑看着远处的莫文恨恨的说着,脑中满是苁蓉那具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光滑细腻白洁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这样一具完美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下那是多么美妙的享受,还有那淫屄强有力的收缩,好几次让自己缴械投降。

看着一边不停唠叨的庞黑刘杰心知肚明,胖子那根本就不是不放心而是舍不得,“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回味着那个婊子完美无瑕的身体?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现在我有一个大的计划要干,所以你暂时得给我忍一忍,日后事成了有的是你享受的时候。”

刘杰慢条斯理的说道。

庞黑做事看上去粗手粗脚可实际上他的心细得很,不然怎么可能融入到刘杰的圈子中成为一名心腹。刘少这样说了肯定有他的安排,并且事成之后肯定少不了自己的好处,回想当初在会所看到那个名叫“心怡”的母狗,虽然自己最终没有上过身,但是刘杰也让自己把玩了一下,这说明刘少是一个说道做到的人。

见庞黑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刘少会心一笑,自己的这个兄弟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不慌不忙道:“莫文不过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我可以用他同样也可以丢弃他!苁蓉是个内心高傲的人,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就要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去打压她,恰恰莫文就是我要找的那种人,你觉得莫文是个怎么样的人?”

看刘少将问题抛给了自己,庞黑回顾自己进大学以来所认识的莫文:“这个人还真接触的不多,胆小怕事干什么都缩头缩脚的,但又不能控制自己的私欲,上次我们训练苁蓉差点被他突然出现给搅黄了,上个月这个混球竟然强上了苁蓉我恨不得捏断他脖子。”

说起莫文庞黑那就是一肚子的火,常感叹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你说对了莫文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软骨头,但是偏偏却控制不了自己的私欲,这样的人最容易被控制。这次我用他来调教苁蓉正是应了他的性格,你想想一个自己讨厌的看不起的人某一天突然的成为了自己不得不服从的人,这种被自己视为草芥的人调教可以更加的羞辱苁蓉。同样一个曾经需要仰视的冰山美人,现在成为一个四肢着地匍匐前进的母狗,莫文更加无法控制自己,在仰视、倾慕以及被女神藐视的心情下一定会更加卖力的去羞辱去折磨她。”

刘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了庞黑,其实自己不说胖子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高!大哥真是高啊!莫文这会一定在折磨苁蓉了,这招太狠了。”

庞黑一拍后脑经过刘杰这样一讲,还真的事那么回事。用莫文去训练调教苁蓉,一定会给苁蓉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看着女孩突然屁股对准莫文摆出那个训练了多次的姿势,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苁蓉并不是真正的对莫文屈服,而是对自己的身体屈服。任何人都没有刘杰清楚苁蓉天生就有一具媚体,只是苁蓉自己都没有发觉,如今这具身体经过自己精心的开发已经慢慢的开始觉醒,用尿液灌肠、阴蒂穿环以及每天让肖静在苁蓉阴部涂抹药膏,多管齐下不苏醒才怪呢。

“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她天生媚体,比常人要敏感数倍,现在她屁眼内灌着你我的尿,阴部又被莫文侵犯外加各种语言的羞辱不高潮才怪呢。”

刘杰对庞黑的话不以为然,“莫文不过是众多刺激中的一个。苁蓉现在心中一定很矛盾自己的所作所为哈哈”看到白帝校园大家心目中的冰山女神现在正赤裸的下半身,屁眼内插着导管被灌人家的尿液,还被迫在自己看不起的人面前说出那些轻薄的话语,莫文、庞黑跟刘杰三人心中各有不同的感受。

维持了这个姿势许久苁蓉开始坚持不住了,“主人……母狗……好像排泄”苁蓉犹豫许久最后咬着银牙说出了排泄这个词,因为此刻她找不到更加适合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母狗竟然失禁了,晚上休息是不是要贴着尿不湿才行啊。”

莫文用中指从身前沿着阴缝勾划至尾椎,被异性触摸性器的苁蓉忍不住呻吟起来,阴唇一阵收缩,一丝阴液被挤了出来:“还真是一个骚货,果然是刘少看上的好东西啊。”

“莫……文……你不要……太过分了。”

苁蓉强忍着心中的愤懑,此刻自己的身体出卖了自己,在莫文的挑逗下变得湿漉漉的。

“你……不过……只被允许……训练我,我……要告诉……啊!不要……我要泄了”苁蓉不停的哀嚎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