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泪的阿难陀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流泪的阿难陀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山里人家 山里人家

    铁牛将粗布长裤扒拉开,两条白生生的腿儿便耷拉在了地埂上,表嫂的胯间就只剩下一条宽松的薄裤衩了。他也等不及脱,手掌沿着大腿根滑进了裤衩去,鼓凸凸的馒头中央早湿成了泥沼,上面的毛细短柔滑,跟翠芬全然不同!一时间头脑里嗡嗡地响个不停,他一手将裤衩扒在一边,一手扯开裤带,掏出热乎乎的肉棒来朝着那稀软的去处突了过去...

    流泪的阿难陀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山里人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山里人家》,是作者流泪的阿难陀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铁牛将粗布长裤扒拉开,两条白生生的腿儿便耷拉在了地埂上,表嫂的胯间就只剩下一条宽松的薄裤衩了。他也等不及脱,手掌沿着大腿根滑进了裤衩去,鼓凸凸的馒头中央早湿成了泥沼,上面的毛细短柔滑,跟翠芬全然不同!一时间头脑里嗡嗡地响个不停,他一手将裤衩扒在一边,一手扯开裤带,掏出热乎乎的肉棒来朝着那稀软的去处突了过去...

《山里人家》 第十三章:警告 免费试读

茅厕不是久留之地,两人心里都明白。铁牛向红玉讨来草纸,潦潦草草地抹干了胯里的水膜,出了茅房才觉着两条腿酸软,走起路来晃晃荡荡的。金狗的婆姨真带劲,比在田间地里干一场活还要累上好几倍哩!他想。

回到屋里,翠芬已经睡下了。铁牛像只大猫一样,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躺进去,女人的手早游了过来,在胯裆上抓了一把,「咋又是根软家伙哩?!」她不悦地咕咙着,自打翻出年关以后,铁牛软得越来越惯常了。

「你没看见?多喝了几口,头有些儿昏哩!」晚饭时铁牛抿了两小杯,就装起醉来,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

「你的酒量!平时都能喝两三斤,几口就醉了?」翠芬不肯信,爬起来摸了摸男人的额头,果然烫乎乎的,「哎呀!雨水淋淋的,叫你天不黑就爬墙头上去,活该着凉哩!」她心里急,在黑暗里摸了火柴划亮来点燃了柜台上的菜油灯盏。

「俺担心偷儿窜家里来,墙头上看着,谁还有胆子?」铁牛遮掩着,女人早下床到外屋去倒来了一杯开水,翻箱倒柜地寻出两片白色的药片递到他跟前,「莫事!莫事!是药三分毒,你看俺甚时候因感冒吃这些东西?」他挡着女人的手,死活也不肯张嘴。

「不识好的犟货!」翠芬骂了句,嘟着嘴儿将水杯往柜子上笃地一墩,水花溅出来漫了一大片,蜿蜒到边沿上「滴滴答答」地朝地上落。

见女人生了气,铁牛就是想睡也睡不安乐的了,只得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拉了拉女人的手掌,假模假式地央求她:「药俺是吃不下的,你给俺揉揉,揉揉便好。」

「哼!」翠芬甩开他的手,一屁股坐到床沿上,别着脸儿不搭理他。要在平时,囫囵囵抱了来乱日一气,所有的问题都会烟消云散,可在茅厕射了好多在金狗婆姨的逼里,今夜里怎么也硬不起来的了。铁牛想不出讨好女人的法子来,兀自躺平了身子闭了双目,使劲儿想睡过去。

睡意还未上来,翠芬忽然改了念头,俯下身去按着丈夫的太阳穴温温柔柔地揉起来,「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娃娃一样,幼稚!」她倒来这样说他。

铁牛睁开眼「嘿嘿」地笑了,眼珠子却落在深深的乳沟上,便顽皮地伸出指头来顺着插了一下,「你也是关心俺哩!可是俺真的没着凉,真的!」他说。

「没病就好!」翠芬说,也不气恼,反而抓了男人的手掌紧紧地按在胸口上,「这天暖了,马上又要种下包谷去,你可是全家人的顶梁柱,俺不敢让你病了。」

铁牛心里一阵甜,「咚咚咚」地敲了敲结实的胸膛,满不在乎地夸耀:「你看看,俺这身子骨,被你养的,一般的小小感冒能奈何得了俺?」

翠芬咧开肥厚的嘴唇笑了笑,钻到被子里来就要脱他身上的衣裤,「你这身衣服,潮乎乎的,睡得倒自在?也不知晓脱了舒服些……」她柔声说着。

铁牛慌起来,嘴里直嘟囔:「作甚哩?作甚哩?今黑好困的了,明早再……」衣裤却被一件件地扯了下来,被女人一一甩出被窝飞到了柜子上。

「困!……你一擦黑就蹲墙头,就不困?!」翠芬鼓着腮帮说,三两下扒落自家身上的衣裤,裸着个白花花、温温热的身子缠贴上来抱定了不放。

铁牛心虚,下头更加软了,低声下气地哄她:「娘哩!俺管你叫娘哩!歇……歇一宿行不?」金狗婆姨的骚味儿还留在他身上,他怕女人闻出来。

「不行!好几夜,都这样说!」翠芬强硬起来,断然拒绝了男人的请求,马趴在上面伸着湿漉漉的舌头舔他的脸、眉眼、脖颈、耳根,还把铁牛口中的舌头翻搅裹卷进嘴里,「唔唔唔」地哼着咂出了声。

女人的面烫得似火炭,在铁牛的胸口上滚动着、蹭磨着,酥酥地痒。灵活的舌尖似一条滑不溜秋的小鱼鳅,绕着他的奶头不断地划圈,划着划着……就划到他的肋巴骨上、肚皮上、肚脐眼儿上、毛丛里……最后,竟一嘴含着了他的命根子。

「哎呦!」金牛闷哼一声,软软的肉条子便被女人火热的口吞没了去。一时间,舌尖缠在龟头上簌簌地刷个不住,坚硬的齿轮刮擦出一簇簇蚀骨的痒,铁牛全身上下就止不住地抖颤、扭曲起来,晕晕乎乎叫唤着:「心肝!心肝!长时节没洗个澡,不干净哩……」

「不脏!不脏!味儿还有些香!」翠芬扬起油光光的嘴来笑了笑,复又低下头去津津有味地舔着、咂着,直舔的那肉棒威风凛凛地挺立起来,好大一截树丫子!柜子上的菜油灯盏正摇摇曳曳地发着的昏黄的光,她偏着头在痴痴地打量那油光滑亮得龟头,咧开嘴角得意地笑了:「再稀软的东西!只要得俺这嘴巴舔上一舔,准得硬朗!」

「是是是!你好本事!」铁牛打心眼里佩服,眼巴巴地望着女人直起上半身来,胸脯上两大坨白花花的奶子溜溜地滚,不由得狠狠地咽了口唾液。

翠芬双膝跪在床上,跨在男人的胯上。她也不慌忙,摇了摇蓬乱的头发拢到脑后,笑盈盈地低下头来看着,生生地将那倔强的肉棒扳直了,手指儿掬了鸡蛋大小的龟头,提起屁股来直往黑幽幽毛丛中塞。

灯光昏暗,铁牛看得不大真切,但却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肉穴的口儿,是的,就是一条滑腻腻、热腾腾的口儿,这口儿正在一点点地蚕食他的命根子,快活得他「嘘嘘呵呵」地直叫唤,大口大口地将胸腔里燥热的空气往外吐。

「噢……」翠芬皱紧眉头哼了一声,头一甩挺起身来往后倒去,两只手掌实时准确地拄在了男人的膝盖上。支撑已定,她便开始摇晃起来,挪着屁股前前后后地来回磋磨,不快,就像在河湾里摇一条鸭嘴船。

女人早流了好多的淫水,一摇,毛丛下便「嘁嘁喳喳」地响,淫水沿着肉棒直往下淌,淌到了铁牛的毛丛里、卵袋上,流的满胯里都是,凉悠悠的可人。

铁牛是个急性子的人,努力挺了挺屁股往上凑合,却不能得心应手,急的「呼哧哧」直喘大气,哑声哑气地哀求说:「快!快!你动快些……俺的龟头……痒痒啊……」

翠芬不睁眼,也不吭声,只是将前后浪动的方式改换了,摇转着屁股推磨似地晃荡起来,晃着晃着,速度在无形中逐渐地快出了许多,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竟达到了花枝乱颤地的地步,癫癫狂狂地跳跃起来。

一切由不得铁牛,铁牛做不了主,他的脑袋迷迷糊糊地,耳朵啥也听不真切,眼睛啥也看不清楚,干脆就闭了眼帘,感受这天旋地转的摇摆,感受坚挺的肉棒在火热的肉穴里前进后退、左右摇搅,感受龟头上传下来的醉人的快感……翠芬一直疯狂地扭动着、叫唤着,没天没日,过了多少时候,谁也说不清。突然,肉穴里一阵阵地翻涌,像似那天边的春雷,贴着地面滚滚地近了,近了……「啊呀……」女人的尖叫声似一道撕破云层的闪电,惊醒了沉浸在幻梦里的铁牛。霎时间,强烈的光吸走了所有的声音,女人仰面坍塌在他的下半身上,滚烫的岩浆如火山一样喷薄而出,兜头淹没了铁牛的所有的一切!

世界安静了,耳边只有自己的喘息声,女人叫唤声、喘息声再也听不见。奇怪的是,过了许久,女人也没发出半点声息来,铁牛心里一惊,扒过女人软得像面条的腿挣起来一看,女人鼓着双泪汪汪的眼睛呆呆地盯着他看,有些泪爬出了眼角,吓的他一跳,「为甚哭了哩?俺没肏你快活?」他忙问。

这一问,翠芬眼里便泛出了神采,「底下倒快活了,心头却快活不起来!你说这是为的甚?」

「为甚?」铁牛,摇了摇头,他不是猜不透,心里又慌又惊,见泪水直往下滑,忙摸过收去拭她眼角的泪水,可那泪水却似不断的水流一样,流了又抹,抹了又流。

「俺倒要问你哩!问你哩!」翠芬连推带敲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嘤嘤呜呜」地哭出了声,「也不管刮风下雨,一吃完晚饭,话也没一句就跳那墙头上蹲着,上面是有金子还是银子?!就没想想,你婆姨俺,一人睡在被窝里冷不冷清?」

原来为的是这个!铁牛放了心,用好话柔声地抚慰她:「冷清?是冷清了点,可俺蹲再久,还不是要回到你的被窝里来的嘛!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时节偷儿……」

「一口一声偷儿偷儿,偷儿在哪里?依俺看,你才是个大盗哩!」翠芬快嘴打断了男人的话,男人便耷拉了头不再吭气儿了,她得了势,越加咄咄逼人起来:「甭跟俺再扯甚偷儿,老实说,你盼星星盼月儿是不是为的金狗婆姨?」

「啊……」铁牛着实吃了一惊,瞠目结舌地思量:这事儿都能知晓!难不成梦里从哪个神仙那里学了神通来?一边却口不应心地支应着:「瞧你的话,将俺说得跟那采花的淫贼一样的了,噢比那淫贼还恶劣十分,采花不分季节!」

翠芬听着,「噗嗤」一声破泣为笑,忙又收起笑来,板了泪脸说:「倒是个有自知之明的贼!东扯西拉的,俺只问你,为的是不是金狗婆姨?等人家来上茅厕好看人家屁股?」

「哪能哩?!哪能哩?!」铁牛连连摇头,小心肝儿「砰砰」直蹿跳:奇了奇了!这婆姨,和神仙差不多,就差那么一丁点没猜着了!便讨好地说:「金狗婆姨那屁股有甚看头?俺婆姨也有,比她的要大,比她的要白,比她的要香,俺又何苦受那罪?做那龌龊事体?」一边只祈祷「举头三尺无神明」。

「人人都说,她红玉是村里的一枝花,比脸蛋,俺可比不过她!」翠芬经不住男人的糖衣炮弹,自尊心膨胀起来成了骄傲,抖抖奶子摸摸逼说:「要是论这两样,哪一样俺也不输给她!」

铁牛看着大腿根那张穴上还挂着白丝丝的淫水,脑袋里「嗡」地一声响又扑了上去,挺着水淋淋的肉棒就乱送乱戳——原来女人丢在了他前头,他还没射出来,就一直挺着。

翠芬在身下喘吁吁地问:「今黑……怎的这来劲哩?」声音娇娇软软地发嗲,刚才都被他干出好好多水来,现在又来干,真真正正是头铁打的牛啊!

铁牛也不解释一句半句,拾掇起两腿莲藕般的腿来搭在肩上,对准湿漉漉的穴口,低吼一声,耸身而进,肉棒便如利剑归鞘似地刺入了女人的肉体深处!

「哇呜!」翠芬满足地叫了一声,肉穴里的肉褶被粗大的肉棒拖扯出来又抵塞进去,冷却了的淫液重新有开始升温,发出了「嗞噗」「嗞噗」「嗞啾啾」的动人声响。

铁牛喜欢听这声响,但他更喜欢女人的叫床声,先是「呜啊啊」「嗯哈啊」「哇哩」地杂乱无章、时断时续,紧接着就变成了有节奏的「哈啊」「哈啊」的呻唤声,又像是在喘息,只是更大声,连连绵绵不绝于耳。

也不知干了多少回合,铁牛吐了一口浊重的气息,嘶哑着嗓子告知女人:「俺要射了……」咬着牙关急速地抽打了几十来,终于在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里迎来了最后一瞬间的快活,激烈无比,和婆姨比赛似的互相喷射、互相滋润着……「俺被你日的要死不活,可心里快活!就是哪黑里被你日死断气了,俺也值当哩!」翠芬呢呢喃喃地喘息着,男人听见了,便懒洋洋地「嗯」一声。

「若是你不识好,非要去动人家婆姨,俺也不要这张脸了,豁出去和人家丈夫干,看你乐不乐意?」她又说,男人却没了声息,用手肘碰一碰,却碰出一串如雷的鼾声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