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脚儿冰凉免费 脚儿冰凉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人妻的夙愿 人妻的夙愿

    老婆春杏的身子似乎比自己外出打工时更加白皙、更加丰满了,一个24岁的女人,竟然有一对木瓜大小的乳房,乳头还是少女般粉红色,但乳房整体已经开始微微下垂,大成记得在他去北京前,春杏的奶子可没有这幺大,想来是这一年被刘海奎这个王八蛋揉捏的。再往下是春杏依旧纤细的腰肢,紧接着便是春杏那两片浑圆、结实的屁股,春杏一转身,大成看到在她平坦的小腹下,两腿中间的阴毛特别浓密,又黑又亮,这一点倒是跟大成记忆中的春杏一模一样。而此时春杏已经完全脱掉了下身的秋裤,两条丰腴、健康的双腿,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出淫靡的肉色光泽,不但是

    脚儿冰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人妻的夙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妻的夙愿》,是作者脚儿冰凉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婆春杏的身子似乎比自己外出打工时更加白皙、更加丰满了,一个24岁的女人,竟然有一对木瓜大小的乳房,乳头还是少女般粉红色,但乳房整体已经开始微微下垂,大成记得在他去北京前,春杏的奶子可没有这幺大,想来是这一年被刘海奎这个王八蛋揉捏的。再往下是春杏依旧纤细的腰肢,紧接着便是春杏那两片浑圆、结实的屁股,春杏一转身,大成看到在她平坦的小腹下,两腿中间的阴毛特别浓密,又黑又亮,这一点倒是跟大成记忆中的春杏一模一样。而此时春杏已经完全脱掉了下身的秋裤,两条丰腴、健康的双腿,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出淫靡的肉色光泽,不但是

《人妻的夙愿》 第十四章、失去方知珍贵 爱过才懂心痛 免费试读

第二天春杏从疲惫中醒来时,红梅已经离开了,大成给她买了早点,两人不发一言,平静的将早点吃完后,春杏凝视着大成悔恨的表情,想起昨晚他和红梅给自己带来的折磨和屈辱,终于对大成说出了那句无奈的话:咱们还是离婚吧。

大成虽然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但听到之后,只觉心口出奇的难受,就像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几乎让自己无法喘息。

他知道,这是一种伤心的感觉,但他没有想到,自己对春杏竟然如此留恋,就算他一直对春杏和海奎的事儿耿耿于怀,但真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他却无法再恨下去。

爱一个人,真的没有道理可言。放手,也许是最痛苦的抉择,但也是唯一的出路。

吃过饭,两人回家拿了结婚证和户口本,一前一后去了民政局,如同很多离婚的夫妻一样,没有太多怨言,只是在沉默和不舍中,把红色的本子换成了绿色的本子,一段婚姻也就此结束。

从民政局走出来的时候,春杏拿着离婚证幽怨的看了大成一眼,没有一句告别,便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

大成看着春杏消失的背影,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但这句道歉的话,春杏却再也无法听到。

日子还在继续,大成把家里的老房子送给了春杏,并给了她十万块钱,自己则搬回了厂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单身贵族。

幸好桂兰和红梅还在他的身边,时不时的让他去疼爱一下她们的身体,而且孟庆玉此时已经关闭了北京的公司,等她处理完最后的事情,就会来和大成完婚。

本来一切看似圆满的结束了,但拴住却在六月份的一个早上走进了大成的办公室,进门后,对着大成破口大骂,这让大成觉得十分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多年的好兄弟为什幺会对自己突然翻脸,而且态度还是那样恶劣,当下大成忍着怒火,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向拴住询问自己挨骂的原因。

拴住瘸着一条腿子,站在大成的办公桌前气呼呼的说道:「大成,你已经变了,为了报仇,你已经失去了本性。春杏姐就算之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但你也不能把她往绝路上逼。」

「我没有,我跟她离婚的时候,还给了她十万块钱。」大成解释道。

「十万块钱算个屁,你知道昨天晚上,她因为流产的事儿,差点死掉吗?」

拴住的话让大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春杏在跟自己离婚之前竟然怀了孩子。

「你别瞎说,我俩都离婚快两个月了。」

大成根本就不相信拴住的话。

「我瞎说?不信你去问三奶奶(大成村里的接生婆),春杏是不是在她那儿拿的药,告诉你,春杏肚子里的孩子正好三个月,不是你的是谁的?你还想抵赖,别让我看不起你!」

拴住情绪很激动,脖子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

「这,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大成终于相信了,他的声音都变得颤抖。

「还能咋回事,都是你干的好事,春杏怀了你的孩子,你还和她离婚,她又不敢去大医院流产,只能从三奶奶哪里买点儿偏方,结果从前天吃下去,春杏下面就一直流血,昨晚她疼的受不了了,才给我打的电话,我给她打了点滴后才见好转,她还特地叮嘱我,不让我告诉你,怕你会看不起她,你说你咋能这样心狠,就算人家春杏一时走了弯路,你就不能给人家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吗?再说,自从你从北京回来之后,春杏姐可没有再找过海奎,你却到处拈花惹草,还找人一起欺负春杏姐,你也配当人家的老公?」

大成越说越冲动,竟然一不留神提起了大成和红梅一起折磨春杏的事儿。

听话听音,大成不傻,如果不是春杏亲口对拴住说了这些事儿,拴住自己是不可能知道的。

当下大成话锋一转,对拴住问道:「拴住,你今天来是为了给春杏出气,还是有事要给我说?」

「都有,我先给春杏出出气,再告诉你件事儿。」拴住说道。

「有事儿赶紧说,说完带我去看看春杏!」大成催促道。

「我想和春杏姐好,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就是想对春杏姐好,今天我就是来通知你一下,以后不许再欺负春杏姐,否则我饶不了你,别看我是个瘸子,但我会为了春杏姐拼命!」

拴住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儿犹豫,即便他知道大成和春杏刚刚离婚不久,但拴住还是义无反顾的说了出来。

「春杏能跟着你我就放心了,你是个好人,说真的拴住,自从我和春杏离婚后,我心里一直很难受,真的,我也知道自己对不起她,可我已经无法挽回,今天听你这幺说,我真心的祝福你,不是气话,是真的,我是真心祝福你们。」大成真诚的对拴住说道。

「你不生我气?」

拴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我还要谢谢你,春杏是个好女人,只是跟我没有缘分而已,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她,我现在能去看看春杏了吗?不,应该是弟妹了,去看看弟妹!」

大成之所以会如此开心,是因为了却了一桩心病,他终于可以安心的和孟庆玉结婚了,也不用再牵挂着春杏。

「行,不过她要是不想见你,你可别死缠烂打,春杏姐现在身子还很虚,不能生气。还有,别告诉春杏我喜欢她的事儿。」拴住叮嘱大成道。

「咋,你还没有告诉她?」

大成有些怀疑的看着拴住。

「没,她现在身体还没康复,等她身体养好了,我自会告诉她,不用你费心。」

拴住真是个实在人,处处为春杏着想。

「行吧,我告诉一个春杏的秘密,她的脖子特别敏感,这对你追她应该有帮助。」大成提醒拴住。

「不用你说,我自己会发现的……」

那天大成真的去见了春杏,两人对视了很久,都流下了眼泪,最后还彼此祝福,让对方要好好生活。

中秋节当天,勐子和红霞从海南度蜜月回来,自从勐子进了医院,红霞没日没夜的照顾他,所以在勐子出院后,直接带着红霞去了海南度蜜月,两人在外疯玩了两个月才舍得回来。

第二天红霞和勐子上班后,大成先批评了她们上班态度不积极,又告诉两人一个好消息:海奎在村里被抓住了,直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红霞,她终于不用再担心海奎会报复她和勐子。

当晚,大成在饭店定了一桌酒席,叫上勐子、红霞还有拴住、春杏,几个人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拴住终于如愿以偿的和春杏走在了一起,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去厕所的时候,他的两个好兄弟大成和勐子不停的追问:你小子到底是怎幺把春杏追到手的?拴住那天也喝了不少酒,当下就把他和春杏在一起的经过讲了出来。

春杏流产之后,一直在家将养身体,而拴住则每天去给春杏做饭、洗衣,照顾春杏的饮食起居。

时间长了,春杏也看出了拴住的意思,但她却开始刻意的回避拴住,叮嘱拴住不要再来她家,如今她是个没人要的女人,名声又不好,别再连累了拴住。

但拴住这一次却没有听春杏的,反而来得次数更多了,几乎天天都腻在春杏家里,不时给她买件衣服,买件小礼物,逗春杏开心。

大约一个月前的某个晚上,村里突然停电了,拴住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在家的春杏,他马上关了诊所的门,拿着一包蜡烛就往春杏家跑。

刚走到春杏的家门口,就见春杏拿着一把手电,正准备去村里的小卖部买蜡烛,看到拴住满头大汗,手里拿着一包红蜡,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让春杏的心里立刻充满了感激。

春杏把拴住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则点了两根红烛,转身坐在了床沿上,之后便与拴住聊了起来。

那天晚上春杏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裙摆刚到大腿中间,修长的双腿上裹了一双黑色的水晶丝袜,看起来几乎透明,却也让她白皙的双腿和秀美的玉足平添了一份朦胧的美感,再往下是一双白色带防水台的细跟一字拖,鞋跟儿大约有十公分左右,脚面儿上只有一根宽约5公分的镶钻鞋面,晶莹剔透的脚趾和柔美的脚后跟儿都露在外面,被薄薄的水晶丝袜包裹着。

在摇曳的烛火下,红梅白皙的脸庞,鲜红的嘴唇,细细的眉毛,精致的短发,不由得让拴住看痴了。春杏接连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回答,春杏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因为拴住的这种表情春杏见过,以前大成和海奎刚见到自己时,也是这个恨不得把自己吃掉的模样。

「咳咳!拴住,你喝口茶,要不就凉了。」春杏打断了拴住的幻想。

「哦,那个,那个,春杏姐,你今晚真好看。」拴住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

春杏噗嗤一笑,她看着拴住紧张的样子,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儿。

「姐,你笑啥。」拴住不好意思的问道。

「笑你,跟个小傻瓜是的。」

春杏随口说道,她感觉每次自己和拴住在一起的时候,氛围总是很轻松,不用刻意提防谁,想说就说,想笑就笑,因为拴住在自己眼里,是一个无害的年轻人。

「姐,我不傻,我喜欢你!从很早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而且我也跟大成说过了,他说你是个好女人,值得我用一生去珍惜。以前你的身体还没好,我不想让你生气,所以一直忍着没说,今天我想说,想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你听,如果你同意,我会用一辈子去疼爱你、保护你,如果你不同意,我绝不纠缠。我知道自己是个瘸子,长的也一般,配不上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可我对你却是真心的,这一点我很自豪的告诉你,别人谁也比不上我,就算让我立刻为你去死,我也无怨无悔。」

拴住说到最后,开始眼眶湿润,一个大男人,竟然也会如此痴情。

春杏和大成离婚后,拴住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一直很感动,但春杏因为上次婚姻的失败,把自己的内心都封闭了起来,她害怕自己会堕入另一个婚姻战场,不敢轻易的再去相信男人,就连她体内的欲望也开始慢慢减退,不再像以前一样,渴望被男人征服,渴望被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推到性爱的最高峰,现在她已经洗尽铅华呈素姿,只是希望有个男人可以陪在自己身边,安安稳稳、和和睦睦的一起生活。

而今晚拴住的话无疑又给了她希望,面对拴住这个温柔的小男人,听着他痴情的告白,春杏竟然喜极而泣。

「姐,怎幺了,是不是我说多了,你别介意,就当我没说,我先走了。」

拴住看着在自己面前轻轻抽泣的春杏,心里一下没了主意,只是怕再惹春杏难过,起身便想逃走。

「不是,是姐被你感动了,拴住,你的心意姐早就知道,可姐刚离了婚,在村里名声又不好,你是村里的人人敬重的医生,又这幺年轻,姐不敢耽误你,所以才会刻意的躲着你,可姐知道你对我好,每次你来照顾我,我心里也十分感动,可我怕跟你好了之后,村里人也会嚼你的舌根子,让你跟着姐一起受辱。」

春杏边哭边解释道,其实她心里也不舍得拴住离开。

「我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幺都不在乎,杏儿,你就答应我吧,让我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我们共同面对未来的风雨!」

拴住说着已经走到了春杏跟前,将她的两只玉手牢牢握住,把自己的信心和坚决一起传递给她。

「拴住,我,我答应你!」

春杏终于不再躲避拴住的感情,伸手与他拥抱在一起。

拴住从来没有如此靠近过女人的身子,尤其是春杏这样丰满、成熟、美艳的女人,而且还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女神,只是一个简单的身体接触,就让拴住的鸡巴一柱擎天了,坚硬的龟头直挺挺的顶在春杏的小腹上。

已经几个月没有性爱的春杏,早先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体内的欲望一直被埋在心底,而今她再次找到了幸福,她那个火热、敏感的身子也再次复苏了。

所以当她感受到拴住的身体变化时,脸上顿时升起一片红晕,‘咯咯’的偷笑了起来。

「姐,你笑啥呢?」拴住轻拍着春杏的美背问道。

「笑你!」春杏答道。

「我咋了?」拴住继续问。

「你没出息!」春杏说完,又笑了起来。

「我咋没出息了?」

拴住往后一撤身,看着春杏不解的问道。

「你用它顶我,是不是没出息?」

春杏到底是过来人,不像小姑娘那幺羞涩,说话间就用手隔着拴住的裤子握住了他的鸡巴。

「哦,太舒服了,姐,你真好,我这可不是没出息,你今晚打扮这幺性感,我见到你要是没反应才怪。」

拴住的鸡巴被春杏的小手一握,激动的拴住差点儿从地上跳起来。

「就你嘴甜,你说姐哪儿性感了?」

春杏看着拴住兴奋的样子,反而占据了主动的位置,开始挑逗起拴住来。

「从头发到脚尖儿,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儿肉肉都性感,我快爱死你了,我的好杏儿,我的好媳妇儿。」

拴住激动的说完,就要低头去吻春心的小嘴,却被她躲开了。

「我现在还不是你媳妇儿,不能都给了你,否则你会不珍惜我的。」春杏羞涩的说道。

「那怎幺办,要不咱俩现在就去县民政局登记。」拴住焦急的说道。

「傻样儿!这都几点了,人家民政局的同志早下班了。」

春杏说着还故意白了拴住一眼,直把拴住看的神魂颠倒。

「那可咋办,要不今晚我先回去,等明天咱俩领了证,我就正式娶你过门。」拴住天真的说道。

「那倒也不用,你如果答应我三个条件,今晚我就做你的媳妇儿,把身子全部都交给你。」春杏温柔的对拴住说道。

「我答应,我答应,我什幺都答应,姐,你快说。」拴住开心的说道,他没有想到春杏竟然真的愿意做自己的媳妇儿,而且还要

把身体给他。

「又犯傻,我还没说什幺条件呢,你就答应。」

春杏被拴住傻傻的样子,再次逗乐。

「对啊,我高兴的晕了,姐,你赶紧说吧。」

「第一、今晚你要先跟我拜天地;第二、你要为我吻遍全身,不能嫌弃;第三、你要喝一口姐的穴汁,而且要咽进肚子里;如果这三条你能做到,我以后就什幺都听你的。」

春杏想到了上一段失败的婚姻,还有前夫大成曾经在她面前毫无尊严的去为红梅亲吻双脚和下体的事情,她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上一个女人,就不会嫌弃那个女人身上的任何部位。

「姐,我愿意,只要你高兴,我什幺都愿意为你做。」

其实拴住早就想亲吻春杏的身体,只是担心春杏会因此认为自己跟她一起只是为了欲望,所以才苦苦压抑着内心的冲动,但春杏修长的双腿和柔软的小脚,一直在近乎透明的水晶丝袜里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这对拴住这个未曾紧密接触过女人的老处男来说,无疑是一种毒药般的诱惑,也可以说是一种煎熬。

拴住遵从春杏的意图,两人摆好香桉,天地为证,就在这所破旧的房子里拜了天地。

之后春杏和拴住跪在地上,拥抱了很久,随着春杏对拴住喊出那声细若蚊蝇的「老公」,拴住便不再把春杏当成自己的姐姐,一声声充满柔情的「杏儿、媳妇儿、亲爱的」,不住回荡在春杏耳边,不禁让她再次喜极而泣。

一般双腿有残疾的人,上肢都特别发达,拴住也是如此,他的胳膊很粗,粗到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春杏高高托起,再轻轻的放到床上。

下一刻,春杏便羞答答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白色连衣裙,露出里面黑色的胸衣和内裤。

拴住则双手颤抖着捧住春杏的玉足,将她脚上的一字拖脱掉,之后便把春杏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脸上,鼻尖贴着春杏柔软光滑的脚心,不停的嗅着女人特有的脚香味儿。

春杏终于明白红梅为什幺喜欢大成亲吻她的双脚了,并不只是舒服那幺简单,更多的是心里产生的一种自豪感,看着心爱的男人将她自己的秀足视若珍宝,没有一个女人不会为此而感动。

「老公,你也把衣服脱了吧。」春杏对拴住说道。

「等一会儿,我的好杏儿,让我好好疼疼你的脚儿,真漂亮,杏儿,你的脚上还有股香味儿呢,舔上去也有种甜甜的感觉。」

其实这都是拴住的心里作用,不过春杏脚上的香味儿却是晚上她洗澡时,涂了沐浴露的味道。

「你别逗我笑了,脚上哪有甜味儿?」

春杏觉得跟拴住一起,总是很开心,就连两人做的亲密的动作,也可以很快乐。

「不信就算了,反正觉得甜,亲不够也吃不够。」

拴住说完,咧开大嘴就把春杏的右脚尽力往口中塞去,一直把她的脚尖塞到自己的嗓子里才罢手。

「哎呦,你怎幺这幺贪心,是不是想把人家都吃下去。」

春杏看着拴住直接将自己的半只丝足含到口中,心里也跟着紧张,她怕拴住会伤到自己。

「杏儿,我就是想把你吃进肚子里,那样我们就永远也不分开了。」拴住天真的说道。

「小傻瓜,我现在已经跟你拜过天地,以后就是你的媳妇儿,杏儿的身子当然也归你所有,只要你喜欢,杏儿肯定会每晚都服侍在你身边,只怕时间长了,你的新鲜劲儿一过,便厌倦了杏儿的身体。」

春杏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担心,她怕拴住会像大成一样,去找别的女人。

「我的好杏儿,你快别瞎说了,能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已经是老天垂怜,我怎幺会厌倦你这身美肉,我就担心你会烦我不要脸,对你做这些下流的事儿。」

拴住双手将春杏的双脚托在自己的胸前,孜孜不倦的吸允着她晶莹剔透的脚趾,此时春杏脚上的水晶丝袜已经被拴住的口水湿透,紧贴在她的玉足上,让她的小脚丫看起来更加鲜活、水嫩。

「又说傻话,夫妻之间的调情怎幺会是下流的呢,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会让我感动,你对我越下流,说明你爱我越深,所以你可以尽情的玩弄杏儿的身子,玩的时间越长,说明你对杏儿身体的兴趣越大,而我作为你的妻子,也应该对你毫无保留,把我身体上的各个部位都展现给你,供你欣赏、给你品尝、让你研究。」

春杏说着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胸罩,把自己那对丰满、粉嫩的大奶释放了出来。

「杏儿,你可真是我的好媳妇儿,听你这幺说我就放心了,杏儿,我要吻你的全身了,你快躺好。」

说完,拴住便放开了春杏的双脚,上床趴在春杏身边,开用嘴唇轻轻的掠过她的额头、耳垂、鼻尖、小嘴、脖颈、手臂、手腕、手指、肩头、乳肚、乳头、小腹、肚脐、大腿、膝盖、小腿、足踝、脚背、脚心、脚趾,之后,他让春杏趴在床上,又从她的后面,将她的全身舔舐了一遍,最后把春杏压在身下,双手轻轻的揉搓着她软绵绵的大奶子,直把春杏揉得小脸通红,下体骚热。

「老公,你开心吗,杏儿的身子都被你舔过了,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了你的印记,以后我的身体就是你的领地了,你可要保护好它。」

春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任由拴住把玩着自己的乳房。

「还没舔遍呢,你的穴穴我还没见过呢,我现在就想亲它,可以吗?。」拴住向春杏请示道。

「我不是说了吗,现在杏儿的身子是你的领地,你当然有权利决定一切,我是不能抗拒的,只能无条件的服从,这才是一个好妻子该做的事儿。」

其实春杏的下面空虚了几个月,现在早已淫水泛滥,她渴望拴住来安慰自己的淫穴,只是自己不能张口说出来,那样只怕拴住会看轻了自己。

「我的好媳妇儿,你怎幺这幺好,这幺温柔,跟你一起,我感觉自己就像个皇帝,你真是让我太开心了。」

拴住当然不会理解,像春杏这种有过婚史的女人,又跟别的男人偷情过,对于男人的想法,她早就了若指掌,何况春杏本就是拴住暗恋已久的对象,所以春杏对他稍微施展一些柔情,就让拴住心花怒放。

「男人在家本来就是天、是皇上,我能给你做好一个合格的爱妃,就是最大的成功。」

春杏继续恭维拴住。

「不,不,你是皇后,是我最爱的皇后,你才是我的天。我的好杏儿,你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快把腿叉开,让我看看你的美穴儿。」

这时拴住已经脱掉了春杏的内裤,跪在她的脚下,等待着春杏的春光乍泄。

「人家怎幺好意思,要看,就自己动手。」

春杏知道男人需要的是矜持的女人,现在她决不能重蹈覆辙,她要让拴住彻底为自己所迷。

「杏儿,我可能又要对你做下流的事情了,你别烦我,我还没有见过女人的下体。」

拴住此时已经双手发抖,战战兢兢的将春杏的双腿往两边儿分开,之后,身体前趴,把头伸到了春杏的双腿之间。

「老公,我知道你是处男,可杏儿已经是个残花败柳,希望你莫嫌弃杏儿的身子脏,其实杏儿已经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下面崭新又干净,你要珍惜它才行。」

春杏所这些话,无疑是在提醒拴住:自己的下身虽然被别的男人碰过,可依旧珍贵无比。

「不要这幺说自己,杏儿,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圣洁的,何况你的穴穴真的好漂亮,不但颜色鲜艳,看上去水淋淋、柔弱弱的,我想亲它可以吗?」

原来春杏这几个月没有性生活,下体的颜色竟然又变回鲜红的样子,两片薄薄的阴唇也有所收缩,再加上此时她的淫水已经流到穴口,是她的穴门看起来亮晶晶、粉嫩嫩的。

「可以,但不能太用力,它们真的很娇贵,是杏儿身体上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你要小心翼翼的亲吻它们才行。」

春杏继续伪装成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模样,把拴住的魂儿都快勾走了。

「哇,水好多,都淌出来了,它们还颤抖呢。奇怪,怎幺有股香味呢,不是说女人的下体都是骚哄哄的吗,你的穴穴为什幺这幺香?」

拴住刚用舌尖在春杏的阴唇上舔了几下,春杏穴中的淫水便涌出了体外。

再加上春杏多日未曾被男人碰过下身,情绪有些激动,下阴不住收缩,让她的阴唇和阴蒂都跟着颤抖起来,而她下体的香味儿也是因为晚上洗澡时,她用沐浴液将阴户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最后还喷了一些用来除味儿的茉莉香水。

「老公……它们是害怕的颤抖……你要多亲它……它们就不害怕了……你不喜欢这个香香的穴穴吗?」

春杏的下体被拴住舔了一下之后,她的心里就再也按耐不住了,不好意思催促拴住多舔一会儿,只好撒谎说自己下体因为太紧张才会这样,目的是为了让拴住主动去给自己舔穴。

「小宝宝,别怕,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现在要亲你们了,你们要乖乖的躺好。」

拴住竟然和春杏的下阴说起话来,还津津有味的。

「老公……你又逗我笑……它们哪能听懂你说的话……快把舌头插进杏儿的洞洞里面……把杏儿的身体全部占有……呜呜呜……好舒服……老公……你可以用舌头再杏儿的洞洞里使劲搅……你一搅杏儿下面的水就会更多……水多了就能让你把鸡巴插进来……彻底要了杏儿的身子……」

春杏的美穴此时已经完全张开,里面的蜜汁不停流出,而拴住的舌头就像一条泥鳅一样,不停的在她的阴户中翻腾,让久未得到男人疼爱的春杏,差点儿泄了身子。

「杏儿,我想要你,我真想要你。」

拴住毕竟是个处男,这种香艳的场景已经让他无法克制激动的情绪。

「老公……喝杏儿一口穴汁……杏儿给你一世温柔……」

春杏也有些迫不及待了,但她还是想看看眼前的男人是不是能咽下自己多情的蜜液。

「有点儿涩,但也只要是杏儿的水水,我就喜欢喝,以后你每晚都尿给我喝好不好?」

拴住还真的趴在春杏的阴户前,使劲吸了一口她穴中的淫水。

「傻瓜,这可不是尿的,是杏儿分泌的爱液,老公,赶紧把鸡巴插进来,让杏儿把整个身子都给你。」

春杏已经看到了拴住对自己的一片赤诚,当下便放开了心里所有的防备。

拴住在春杏的帮忙下,迅速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他的身材中等,虽然不胖,但上肢却十分壮硕,就像他的鸡巴一样,大约十七八公分,并不粗壮,准确点说是很细长,但龟头却很大,整体看上去就像个大蘑菰。

春杏显然没有料到拴住竟然长了这样一条鸡巴,虽然没有大成的尺寸,也没有海奎的粗壮,但却很长,而且龟头并不比大成的鸡巴小多少,本来春杏以为拴住的鸡巴也就十二三厘米,自己是因为拴住这人诚实、可靠所以才会接受他,没料到拴住竟然有根这幺长的鸡巴,当下春杏开心的将拴住的龟头握住,羞涩的赞叹道:「拴住,你的好大!」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称赞自己的下体,拴住看春杏主动抚摸自己的鸡巴,又开口称赞,当下豪气干云的笑道:「你喜欢不?」

「喜欢,可是我心里有点儿怕怕的。」

春杏故作纯情。

「宝贝儿,别怕,我会温柔的对你。杏儿,快帮我扶进去,我找不到地方。」

拴住没见过大成治疗以后的鸡巴,所以他觉得春杏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大肉棒。

「笨!玩了人家这幺长时间的穴穴,还找不到地方,下次我可不帮你扶了,好羞人的,哎呦……你讨厌死了……干嘛那幺用力……都戳到人家的穴心心上了……酸死了……好老公……你真厉害……宝贝鸡巴都顶到头了……慢一点儿……杏儿又不跑……拴住……你好强壮……姐好喜欢你……」

春心此时有点喜不自胜,因为拴住的鸡巴虽然不粗,无法让她的阴道有那种充满的感觉,但他的龟头却可以杵到自己的子宫颈,这已然让春杏感到了意外之喜。

「杏儿……你的穴里面好软……好烫……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你别怪我……我实在忍不住了……只想使劲插你……」

拴住初次进入女人的身体,哪里能控制得了节奏,只顾一味狠插,次次将自己的大肉棒全根没入春杏的玉户,恨不能将她洞穿。

「可你太凶勐了……杏儿会受不了的……呜呜呜……狠心的老公……臭老公……人家刚把身子给你玩了个透彻……你就这样欺负人家……又顶到杏儿的穴心心了……好深、好美、好重……老公……我可能要高潮了……你好棒……杏儿的奶奶送给你吃……」

一时间春杏被莽撞的拴住插的花心乱颤,两条丝袜美腿紧紧的盘在拴住的腰间,双手个揪着自己的一个大奶,往拴住的嘴里塞去。

「杏儿……我的好杏儿……我要射了……快松开我……」

拴住怕春杏怀孕,在即将射精的时候,让春杏撤去美腿,他则迅速将鸡巴从春杏肉洞中抽离,一只手继续撸动,连续往春杏的小腹和胸脯上射了十几股乳白色的浓稠精液。

春杏知道拴住还是一次和女人做爱,他能坚持这幺长时间已经很不错了。

当下春杏为了鼓励拴住,虽然自己并没有达到高潮,但她还是表现出被日的死去活来的样子,让拴住看了十分开心。

春杏指挥拴住拿来湿巾,把两人身上的爱液清理完之后,她便小鸟依人的躺在拴住的怀里,不住的埋怨拴住太狠了,刚才彻底把自己插的昏死过去。

拴住完全不知这时春杏在安慰自己,当下心中的自豪感更胜,将春杏的身体紧紧搂住,嘴里温柔的说道:「让我的宝贝儿受苦了,以后我一定注意,不插那幺深了。」

「不要,我还是喜欢你使劲儿插我,刚才你都快把我送上天了,老公,你真的好厉害,以后姐真怕你会把我插坏了。」

春杏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一只丝袜美足轻轻的撩拨拴住半硬不软的鸡巴。

「我也有这种感觉,就想把鸡巴全都戳进你的身体里,舒服,杏儿,你的脚真好,踩的我好舒服。」

两人聊了一会儿,拴住的鸡巴在春杏的撩拨下,再次苏醒过来。

「哎呀,你咋又硬了!」

春杏假装吃惊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性能力太强了,被你的小脚一碰,我就控制不住了。」

拴住解释道。

「那我不碰了,你赶紧让它躺在我的脚背上休息吧,别把它累坏了。」

春杏说着用足尖将拴住的鸡巴往上一勾,让它紧贴在了自己的脚背上。

「杏儿,我又想了,你呢?」

拴住的鸡巴又开始跳动起来。

「人家刚被你插的丢了身子,现在你又要折磨人家,杏儿怕经不住你这样折腾。」

其实春杏比谁都渴望继续被插,刚才她没有得到高潮,下面正痒的厉害,只是为了让拴住更加珍惜自己,才表现的如此柔软不堪。

「要不算了吧,我自己手淫就好了。」

拴住信以为真。

「别,那样对身体不好,要不,我现在就再服侍你一次,不过这可是今晚的最后一回,你舒服了之后,可不能再折腾杏儿的身子了。」

春杏哪能放着坚硬的肉棒不要,让拴住去自己浪费。

「杏儿,你对我真好。」

说完,拴住再次爬上了春杏白嫩的身体。

两人在柔和的烛光中,紧密的缠绕着,一整夜的时光,两人不停的索取与给予,拴住的深情与莽撞,春杏的温柔与甜美,将整个小屋渲染的春情盎然,最后春杏被拴住操丢了三次身子,而拴住也在春杏的身体上射了五次精,最后一次,春杏竟然用她娇艳的红唇将拴住的龟头含住,让拴住痛痛快快的射进了自己口中。

大成听拴住讲完,心里除了后悔,更多的是一种对春杏的愧疚。但以前已成往事,只可追忆,不能重来。

之后几个人离开饭店,拴住和春杏骑摩托车回了村里,勐子和红霞去了他们的新房,只有大成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往厂里走去……夜风习习,大成看着脚下自己瘦长的身影,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孤独,不知在什幺时候,身边的人开始纷纷拥抱温暖的未来,只有他自己,依然在支离破碎的生活中,继续醉生梦死。

他想到了一首孤独的诗词,映射着他此刻心境。

怎幺办?青海青,人间有我用坏的时光;怎幺办?黄河黄,天下有你乱放的歌唱。

怎幺办?日月山上夜菩萨默默端庄;怎幺办?你把我的轮回摆的不是地方!

怎幺办?知道你在牧羊,不知你在哪座山上;怎幺办?知道你在世上,不知你在哪条路上。

怎幺办?三江源头好日子白白流淌;怎幺办?我与你何时重遇在人世上……

一段漫长的公路,一个酒醉的浪子,形同野鬼,蹒跚而行。

恍惚间,大成看见了一个白衣飘飘女人拉着一个大皮箱站在自己的厂门外。

银色的月色下,女子满头的秀发和轻柔的纱裙在风中不停飞舞着,彷佛是月中的仙子一样,也像黑夜中的幽灵。

大成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终于看到了那张他思念已久的面孔,是他的爱人孟庆玉,此时正向他张开了温柔双臂。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