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摇摆的娇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石易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摇摆的娇臀 摇摆的娇臀

    在他的眼里,女人是祸水、是扫把、是毒蝎会阻碍他的生意,是最会缠人的动物偏偏他却被一个只会跳钢管、扭屁股的小太妹煞到一向控制得很好的「伙伴」因她而学会了反抗更不用说是当她亲密贴靠他时坏成什么德行!  人家是举手投足间满是风华,她则是风骚外加放荡还三句话便啐一句难听的口头禅!  未免麻烦上身他只好严厉看管自己的欲望却不知何时已染上变态偷窥的坏癖趁着人家睡得毫无防备之际用眼睛猛吃冰淇淋大胆地把玩她的俏臀还探入三角禁地……  完了!他的正常去了哪里?谁能医医他这种怪毛病……  从未有过的滋味重叠上奇妙的触感让我承

    石易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摇摆的娇臀》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摇摆的娇臀》,是作者石易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他的眼里,女人是祸水、是扫把、是毒蝎会阻碍他的生意,是最会缠人的动物偏偏他却被一个只会跳钢管、扭屁股的小太妹煞到一向控制得很好的「伙伴」因她而学会了反抗更不用说是当她亲密贴靠他时坏成什么德行!  人家是举手投足间满是风华,她则是风骚外加放荡还三句话便啐一句难听的口头禅!  未免麻烦上身他只好严厉看管自己的欲望却不知何时已染上变态偷窥的坏癖趁着人家睡得毫无防备之际用眼睛猛吃冰淇淋大胆地把玩她的俏臀还探入三角禁地……  完了!他的正常去了哪里?谁能医医他这种怪毛病……  从未有过的滋味重叠上奇妙的触感让我承

《摇摆的娇臀》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充满活力,活泼外向的清湮,将冷酷、不近女色的中勤,「解冻」成不再视女人为「障碍物」了。

他慢慢地被清湮所「感化」。

他也慢慢开始会为女人动情了。

在他的生命里,女人,不再是一个「透明人」。

这时的中勤,用着前所未有的柔情凝睇着清湮,口吻还带着浓浓的宠爱问道:「小丫头,妳再去补习,明年去考大学好不好?」

「嗄?再去念书哦?」

她不禁皱起一张脸。

「是啊!以妳这个年纪,我认为妳应该多念点书才对。」

清湮撒娇道:「啊——不要啦!」

「不行。」

她继续耍赖,「人家不想要再念书啦!」

「不可以。」

她还在撒娇,「我不要啦!」

「不行不要。」

求了几次都不成功的清湮,又恢复她的本性了。

她眼露凶光,「你他妈的,我就是不要念书你是听不懂啊?」

中勤马上板起脸来睇着清湮。「妳再骂一次脏话试试看,就不信我制不了妳。」

清湮马上闭嘴。

中勤看她一副小媳妇样,彷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于是他不忍心的问,「在想什么?小丫头。」

躺在他身边的清湮噘起一张樱桃小嘴,不依的嗔道:「嗯,你很讨厌耶,老是叫人家小丫头。」

他笑着问道:「妳不是小丫头是什么?」

清湮拉着中勤撒娇道:「哎哟!人家不想再念书,不想再当学生了啦!好不好啦?」

「妳不去念书当学生,那妳想要当什么?」

跟清湮在一起,中勤就变得平易近人。

这下子她的嘴噘得更高了,继续撤着娇,道:「不要啦!人家心里是想要当……当你的……你的……哎哟!教人家要怎么说嘛!」

她害羞的又习惯性的躲进中勤的胸膛里,似乎有它的保护,就可以让她心安许多。

「怎么啦?话说不出来就耍赖啊?」

中勤明知故问道:「小丫头,快把话说完哪!妳想要当我的什么?」

「哎哟!」

他将手掌围成弧形,贴在自己的耳朵上开始自问自答,「什么?我听不见妳说什么呀?妳想要说什么?噢,原来我的小丫头说,她想要当我的新娘子啊!」

中勤也开始懂得打情骂俏。

「哎哟!要死啦!刚才谁跟你说这个啦!」

这下清湮彷佛要躲进中勤的五脏六腑里了。

「嗳!别再钻进来呀!哈哈……我怕痒啊!哈……」

中勤被她靠过来的身躯弄得腹部好痒。「妳要害羞也不要净往我身体靠啊!」

清湮闷在被窝里叫着,「我管你,谁教你乱讲话。」

她越躲越下面。

身上寸缕不着的中勤,被一直向下爬去的清湮一手不小心的往他的胯下摸去,瞬间就惊醒了沉睡中的「惊卫」,它反射性的直向四处周围不停的点头「观望」。

清湮想要找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躺下,谁知才一转头,又不偏不倚的将唇扫过,正巧碰上了他的硬物。

「噢……」

中勤低呼一声。

「你怎么了?是我压痛你了吗?」

清湮仍未察觉她的行为。

中勤身体上的器官,也都快要跟着他底下的东西一起站立。「噢……不……不是。」

话才一落,清湮又不小心的用着她的鼻头一撞,害得它站得更挺更直。

「噢……」

中勤敏感的弓起身体。

清湮撑起头来,她纳闷的问,「你究竟在噢什么呀?」

他被她无意的挑逗,弄得血脉偾张的。

「妳这个小傻瓜,看看妳做的好事。」

中勤大手一挥,整床棉被被他挥落在地。

一瞬间重见光明,这时清湮才清楚的瞧见她的面前,正有个东西竖得直挺挺的。

「哇!它、它、它……」

清湮见到眼前的东西,让她惊讶的张大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的硬杵像是刚从热锅里出炉的铁棍,又红又烫、又硬又直。

「妳还一直它?都是妳惹出来的祸,妳不负责还光会一直说它?」

中勤扶着他的硬杵说:「小丫头,是妳闯的祸,要由妳承担一切,替我收尾。」

清湮不平的苦着小脸,又噘起了小嘴来,哇啦、哇啦大叫,「要我收尾?怎么是我?是它自己要站起来的,你怎么能够怪我?」

「怎么不怪妳?谁教妳左碰一下、右撞一下,逗得它不想站起来都不行,还敢说不是妳?」

他赖皮。

清湮心忖,每一次都讲不过他,这几天只要他的东西一硬起,他就硬要赖到她的头上,也不管有时只是因为她好奇的多看了这东西几眼而已,它自己就莫名其妙的「长大」了起来。

中勤催促着说:「小丫头,它正等着妳呢!」

他已经爱上了这项游戏,还有些乐此不疲呢!

「要死啦!一直催、一直催!」

她虽一脸的不太情愿,但还是有些许的期待,与小女人的矫情。

「那就快呀!」

怕被情人看穿了心思的清湮,故意用着挫败的口气问道:「说啦!这次要人家怎么把它弄得「弃械投降」啦?」

他闭起眼睛。「这次由妳决定。」

中勤两手两脚均向外撑开,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清湮皱起鼻头斜睨着他自言自语,「哼!由我决定?那我就决定把它咬得碎烂,看它以后还敢不敢随便「站」起来?」

她用力一握,中勤的全身马上起了痉挛。

清湮张嘴就准备开始咬它,怎知这东西却左边点点头、右边再点点头,害她张着一张嘴摇来晃去的一直对不准目标。

她冒火了,干脆用两只手将它握牢,瞪着它说:「哼!这下子看你还会不会再乱跑?」

上头圆圆的小孔流着透明的黏液,渐渐流到清湮的手上。

「哇!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要跟我比谁的口水多啊?」

她双眼夸张的瞪着它说。

始终一直等不到纾解的中勤,按捺不住的开口道:「小丫头,妳不要一直光握着它不放手啊!」

清湮心忖,哼!还说呢!什么女人是碍手碍脚的动物,现在可会开口来求我了哦?

哼!你这个「嘴馋」的臭男人,可真会装啊!不过无所谓,反正你也是因我而改变的嘛!

「噢……妳别净握着它发呆呀!小丫头。」

他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又如释重负般的将它快速吐出。

中勤被爱神这家伙荼毒得可不浅哪!

清湮没好气的回答,「好好好,我这就放手,我马上张口。」

中勤下腹的硬棒,马上没入清湮的嘴里。

「哦……」

一阵湿濡温热,中勤舒坦得马上呻吟了起来。

这是清湮第一次主动用口帮男人做这种事。

她的动作虽然有些生涩,但还不至于完全不懂。早在念高中时,就有许多同班同学毫不忌讳的公开她们的性经验。

就像现在,她只要把它当成是一支巧克力的棒冰来舔,这不就好了。

她将它退出口中,改为舌头舔舐。

每由下往上直舔,达到顶梢的末端时,她的舌头就会倒勾,顺着那一条沟转着圆圈,然后到了正上方的中心点再让舌头稍加用力一按,马上含入口中缩小嘴巴的范围,紧紧用力一吸,它就会变得僵硬。

清湮将整个含入直达她的咽喉,在嘴里时,她依然用着灵活的舌尖画着它的身、舔着它的顶。

一颗小脑袋不停地上下移动,虽然她觉得嘴有点瘦,但为了心爱的人,这是值得她忍耐的。

整个硬杵又红又光滑,上面沾湿的不知是清湮的唾液,还是它本身所流出的润滑。

清湮卖力的讨好中勤。

一张小嘴完全被塞满了,她就含着它上上下下。

清湮将它磨得红肿、不停抽搐,她斜眼偷瞄中勤,见他是一脸痛苦的模样,不时的抬高下颚张嘴欲喊,却又发不出声音似地蹙着眉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耸起肩膀或是弓起屁股,甚至她还看见他的十根脚趾头都一起撑开、左右重叠,然后因为用力而变白。

中勤不再轻松的将双手伸直放于两侧,他熬不住的将指头握成拳头,手掌心还抓起了一把床单捏在里头。

他从喉底发出嘶吼,「噢……我忍不住了,我想要妳。」

清湮才一抬头,中勤便一把将她抱起,顿时,她整个人就跨坐在他的腹部上。

「噢……」

清湮一声娇喊,因为他的硬杵准确地插入她的穴中。

中勤双手紧按住了她的臀,让他将自己深埋。

「妳这个迷人的小丫头,看我怎么处置妳。」

他曲膝弓起,向上用力一挺,猛然的直接撞击她的底部。

「噢噢……噢……」

穴底被中勤这一热情的刺入,让清湮毫无造作的大声叫喊。

在她娇臀上的双手就捧着她向上又往下,中勤不断的将她举起放下,每一次都是将她高高地捧着,再加速的下滑按住,又深又重。

「你别……这样……哦……」

清湮试图让自己的手撑在床上。

洞悉了她的意图的中勤,也卯起劲来加快手中的速度,连自己的臀部也跟着朝上挺去,她每一压下他就每一抬高,戳得她全身晃动,摇乱了她的一头秀发在空中飘扬。

清湮摇着头,又继续叫喊着,「唔唔……唔唔……不要……不要这……样啊……唔唔……」

中勤也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为什么不要这样?啊?」

他坏坏地又是向上一顶。「为什么不要啊?小丫头。」

她细细嘤咛,「哦……哦……」

清湮像是个头一遭骑上马背的人,摇摇晃晃地控制不住坐骑,慌慌张张地拉不稳缰绳,整个人颠颠倒倒的,几乎要栽下。

中勤命令着,「捧着它,我要妳捧着自己的胸脯,快!」

他的勃发仍在她体内冲撞。

她的动作真像是在骑马般。「哦……不要啊……」

她羞愧的推托。

生平第一次做出如此淫荡豪放之事,她怎好意思再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前爱抚自己,尤其是她所爱的人,这更加令她尴尬与难堪。

中勤将清湮整个推高离开,继而又抱住她往下一压,再借着这股力量挺起自己,让火热的铁棒没有丝毫误差的一次直接贯穿到底。

「啊……哦……」

太过的深入让清湮又痛又麻。

中勤乘胜追击的再一插,他用此邪肆的向清湮要求,「摸不摸?啊?小丫头,快啊!赶快摸妳自己的胸脯,我想要看妳摸它揉它的感觉,别让它们光在那里一直跳啊!」

「可是……」

清湮真的放不开,她踌躇不前。

「好,妳不听话是吗?」

他开始疯狂向上猛顶。

「啊……」

他又再来一次。

「啊!太深了……太深了……啊啊……」

中勤继续顶进。

「啊……不要啊……好深……哦哦……」

不理会清湮的叫喊,中勤仍然做着刺戳的动作。

「唔唔……」

她猛摇头。

「要不要听我的呢?」

中勤邪佞的又是一刺。

清湮整个人被顶得一直弹起,她终于投降。

噘起嘴儿,她轻哼着,「哦……好……我摸……你别这么用力啊……」

她的子宫因中勤的刺戳不断收缩再收缩。

她真的听话的爱抚着自己。

「哦!这样的妳……好美……」

他由衷赞叹。

中勤见她两手捏起她的乳房搓揉,一阵快感突然涌上,他异常兴奋,脑中嗡嗡作响、无法思考,只是凭着直觉往上挺去,好让她收缩中的幽径紧吸住它不放。

「小丫头,我要让妳比刚才更加的舒服。」

他突然一个坐起,双手向后撑着,挺直了腰杆,弓起了膝盖,平均分散了所有的力量,继续举着硬杵勇往直前。

中勤禁不住直在他眼前被搓揉到硕大无比的胸脯,脖子向前一伸,他以舌尖勾挑跳动中的樱桃,左右各品尝了那种香甜的滋味。

一个颤抖,让清湮主动的靠近中勤,她将他的头往前一拉,自动将自己的饱满塞入他的口中,因他用力的吸吮,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似的乏力瘫软,全身紧紧贴在他的脸上,一脸红潮、春情荡漾。

「嗯嗯……嗯嗯……哦……哦……」

清湮同样的姿势不变,上下跳跃不停。

他嘶吼,「叫啊!我要听妳叫啊……」

「啊啊……啊啊……啊……」

她抑制不了,拚命想要出声。

中勤贪心的左右开弓,下半身忽高忽低的,让清湮穴底的稠黏弄得两人的毛发全湿,也让他的骄傲更加容易举进。

他的体力实在惊人,都已经这么久的时间了,他不但不疲惫,竟然还可以渐渐加快速度与加重力道,直到身上的人儿都已经软得像棉球,他还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歇息的迹象。

清湮早已浑身湿透,连睫毛都湿了,她轻舔着嘴唇,发出因嘶吼过度而沙哑的声音,「唔唔……唔唔……我快要……死了……哦哦……」

做着狂野又凶狠动作的中勤,一听见清湮的喊叫声,马上将她放倒在床上,拉起她的双腿直接跨放在他的肩膀上,再俯身向下一欺,直挺挺又硬梆梆的肉棍便刺入她的幽穴,毫不停留耽搁,又开始奋勇一战。

「哦……」

因他的粗壮再次顶入,清湮的小穴立时被挤得又肿又脤。

中勤喘气不已,一直卖命深捣,连额头上的汗水滴到了下巴他也不擦,任凭它因为晃动而自然落下。

这个姿势更增加了清湮的敏感,一头湿答答的发丝交错地黏贴在她的脸和她的肩上。

只见她不停的甩头,拧着眉心喘息吶喊,「嗯哼……哦……哦……」

中勤抓紧她一双汗水淋漓的腿狂抽猛送,他也是气喘吁吁地追问,「妳……舒服吗?小丫头。」

清湮的螓首左右乱摇,有些泣不成声地说:「哦……很……舒服……」

潺潺的淫水湿濡了底下的床单,中勤还不气馁的做着冲刺。

「哦……哦……哦……快……快……」

清湮激动大喊。

奇异的感觉蜿蜒而下,中勤将头往后一仰。「要快是吗?那我就快得让妳受不了!」

中勤真的加快动作,朝着清湮的小户直直插进,猛戳了数下,由最后一个猛力的刺入,在深埋的最底处,他终于让他的昂扬吐出无限的精华……

清湮一张脸皱得实在是不能再皱了。

「来呀!快进去呀!」

中勤笑着牵起她的手。

清湮还站在大马路边一直不肯跟中勤进去。

「有什么好怕的?」

她嘟起嘴巴说:「怎么会不怕?」

他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乖,小丫头要听话,快跟我进去。」

「不要行不行?」

清湮愁眉苦脸的。

「我是为了妳好,妳不是说过,将来妳想要到我的公司里来当我私人的机要秘书吗?可是妳一点都不懂得计算机这些基本要懂的东西,将来怎么来帮我的忙呢?」

「可是……」

她还有些犹豫。

「等妳补习完考上了大学,我一定让妳先到公司里来实习,这样好不好?」

中勤努力说服她。

「干嘛一定要上大学嘛!」

她跺脚。「人家就不喜欢嘛!」

中勤心忖,这下子如果不对她凶一点的话,肯定说到明年她还是不去补习考大学。

他一双黑瞳冷冷地睨着她,口气也是冰冷的,「妳又开始想要反抗我了是吗?」

清湮恼了。她只不过是不想要补习上大学而已,他就一脸凶巴巴的,他这个模样,让她有些下不了台的,深深觉得没有面子。

她不满的又开始站得斜斜的,还抖着一只脚。

「你他妈的,要死啦!装那副什么鬼样子?想要吓死谁啊?」

清湮生气了,她没了理智,继续指着中勤胡乱大骂,「本小姐就是不愿意进去补习你怎么样?你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中勤的乌眸变得更黑了,一身僵直的,冷冽带着愠怒地说:「我是谁?妳现在问我是谁?」

清湮到现在还不知死活的。「是啊!你他妈的,你是谁啊?要你管我要不要念大学?」

他鄙视着斜睇清湮。「好,既然到现在妳还在问我我是妳的谁,我中勤无话可说,以后我不会再管妳的任何事情了。」

清湮惊觉大事不妙了。他……他这次真的生气了?

「不要啦!不要不理人家嘛!」

她垂头装得可怜兮兮。「好嘛!你不要生气嘛!人家全部都听你的嘛!」

中勤偷笑。哼!妳这个小丫头,我如果不这样故意凶妳一顿的话,妳真的会被我给宠得无法无天了。

他故意沉着声说:「是妳自己说的,我可没有逼妳哦!」

「对啦!是人家自己说的啦!」

她生气的将自己的手一甩。

他还是沉着声说:「是妳自己答应要去补习考大学的哦!」

「对啦、对啦!是人家自己答应的啦!」

她生气的将自己的脚又朝地上用力一跺。

中勤还在装,这次他非得给她一个教训不可。

他的声音更加低沉了,「是妳……」

话都还没说完,清湮就受不了的一抬起头来骂道:「你他妈的,要死啦!你这死老头到底是说够了没有啊?从刚才我就一直跟你说我答应你了,你还在什么妳妳妳的?还妳?去你他妈的!」

中勤马上一脸寒霜,他冷漠的掉头就走。

「欸、欸!你别走哇!」

清湮从后面拉住他。「你他妈的,要死啦!你干嘛不吭声的说走就走哇?」

中勤低下身来凑近脸,冷冽道:「要我别走可以,除非妳答应我,从此妳都不再开口骂脏话和抽香烟。」

清湮臭着一张脸看着中勤,看了他好几秒钟。

她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投降了,「好啦、好啦!人家什么都听你的啦!」

中勤得意的露出笑脸,「是妳自己答应的哦!」

清湮不耐的张嘴又想要骂人了,「你……」

他马上打断她的话,「欸,你什么呀?又要骂脏话了吗?」

清湮的嘴巴马上扁起来。深深地一个呼吸。

「没啦、没啦!人家只是想要说……你……好帅啦!」

她马上朝他做出一个鬼脸。

「哈哈!妳这个小丫头。」

中勤这回终于真正开心的笑了。

中勤看着清湮心忖,妳这个小丫头,就不信我中勤没有办法将妳这个顽皮的小太妹给教得乖乖的,跟着我,看妳以后还敢不敢再打架、骂脏话、抽香烟。

清湮也抬着小脸死命的瞪着中勤。

她心里想着,不骂就不骂,不过至少你也让我圆了想要当有钱人家少奶奶的梦想了,算你便宜。但是……哼!你他妈的,要死啦!色老头,不准我骂脏话?

那……那我骂在心里面总可以了吧?

就这样,从此清湮只能用着「唇语」骂着——你×××!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