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绿帽老公俏娇妻》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fenghaige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绿帽老公俏娇妻 绿帽老公俏娇妻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牛子啊?老婆。”  “嘻嘻,喜欢象老公你这样的鸡吧啊,又长又粗大的啊。肏得人家小屄爽死了啊。”  “呵呵,就知道你喜欢大号的牛子啊,我刚才是逗你的,其实东哥的牛子比老公的还要大一号呢。”  “真的啊,老公,这么好啊。不过是软的时候粗大吧,那勃起以后什么样啊?洗澡怎么鸡吧也会勃起吗?那别人看见不笑话他吗?”  “你想啊,软的时候粗大,硬了以后能小的了吗?”  “嘻嘻,真的啊,太好了,老公,给老婆找到这么好的大牛子情人啊,老婆好爱你啊老公。就不知道大号的牛子能不能持久啊,别中看不中用啊。”

    fenghaig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绿帽老公俏娇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帽老公俏娇妻》,是作者fenghaig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牛子啊?老婆。”  “嘻嘻,喜欢象老公你这样的鸡吧啊,又长又粗大的啊。肏得人家小屄爽死了啊。”  “呵呵,就知道你喜欢大号的牛子啊,我刚才是逗你的,其实东哥的牛子比老公的还要大一号呢。”  “真的啊,老公,这么好啊。不过是软的时候粗大吧,那勃起以后什么样啊?洗澡怎么鸡吧也会勃起吗?那别人看见不笑话他吗?”  “你想啊,软的时候粗大,硬了以后能小的了吗?”  “嘻嘻,真的啊,太好了,老公,给老婆找到这么好的大牛子情人啊,老婆好爱你啊老公。就不知道大号的牛子能不能持久啊,别中看不中用啊。”

《绿帽老公俏娇妻》 第10章 免费试读

很久没有见到秦雪了,不知道她最近过的怎么样了?偶尔打打电话,都在忙工作,也没好意思多聊,又一个休闲的假日,只有我和老婆在家,忽然很想秦雪,另一方面很想让老婆和秦雪认识一下,因为在我的心里始终最爱的,除了老婆小惠,另一个女人就是秦雪,她身上特有的优雅气质是别的女人所不具备的,想到这些,有些魂不守舍,一个人发呆。老婆见到我这副模样,好奇地问我是怎么了?

我们之间是从来不撒谎的,我就坦诚相告,我在想另一个女人,那女人就是秦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从上次离别,一直都没有再见面,老婆听了心里一动,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她?我就直说是很喜欢,老婆问我是哪种喜欢?是不是和喜欢羽菲啦,丽娜啦一样,我说有点不一样,其实我喜欢秦雪甚至超过了你!

那次在火车上的艳遇令我和子华一起玩了她的身体,但在那之后,我思念的不仅仅是她的美丽的外表和她诱人的身体,还十分惦记她过的是不是快乐?我对秦雪是又爱又怜。老婆听了,思考了一会,叹了口气,对我说:“既然这么想念,那约出来见个面吧,你是不是顾忌我的感受,怕我伤心才不约她的,因为你害怕破坏我们之间的约定,怕自己真正爱上秦雪?”

我坦言是这样的,我怕自己会爱上秦雪而不能自拔,因此破坏自己的家庭,伤害我最爱的老婆。所以即便是很想,也不愿去爱她。老婆听了依偎在我的怀里,献给我一个吻,幽幽地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不用担心,我相信你,老公,你对我们的爱情这么没有能够信心吗?再说你现在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夫妻关系了,我和你爸爸已经发生了乱伦,还和我爸爸发生了父女相奸的事情,而你也和你妹妹、妈妈、和我妈妈都发生了乱伦的关系,这些事情我们都互相了解。我们家现在已经不可能有任何成员脱离开这种肉欲亲情了,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俩不在一起了,我们这些乱伦丑事宣扬出去,我们谁还能活的下去?所以现在我们的已经是真正的分不开的了,因为我们掌握对方的秘密太多了,也许只有死才能分开我们,你难道不懂吗?再说了,我也是女人,我知道你既然那么喜欢秦雪,她也一定十分的爱你,一个女人爱她的男人却得不到,我了解那是什么滋味,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去找她,好好的爱她,安慰她,同时我希望你让她知道,我老公爱的女人,我也一样的会以礼相待,你的老婆不是个不解人意的女人!”

听了老婆的一席话,我点头称是,再次有种醍醐灌顶的醒悟,佩服老婆如此的识大体,善解人意。我老婆这点是任何女人都比不上的,我把老婆抱放在我腿上,笑道:“老婆说的对,这么看来倒是我对咱们俩的感情缺乏信心了,其实我不是没有信心,我只是怕自己太喜欢别的女人,老婆会吃醋啊。老婆这么的优秀,自己也会觉得对不起你的。”

老婆笑道:“少来,净说没用的,快去打电话联系你那情儿去吧,要不我看你魂都要飞了,嘻嘻。”

“那你呢?老婆,不如我联系她咱们一起见个面吧,你不想和她认识一下吗?

顺便给我把把关,呵呵。““有病啊你,嘻嘻,自己搞破鞋泡马子让老婆把关,哪有你这样的啊?”

“呵呵,这不是有这个机会吗?你真不想见识一下她有多吸引你老公我啊?

一起去嘛!大不了以后你偷人养汉老公也帮你相亲去呀,呵呵。““那多难为情啊?你想让我看着你搞破鞋呀?嘻嘻,我倒是无所谓,我是怕人家好人家的女孩不适应,再吓着人家,嘻嘻,我老公那得多心疼啊,嘻嘻。”

“让你说的,不能的,秦雪其实也是很开放的女人,上次我和子华轮奸她和羽菲的时候,很放的开的。那次还说好要我介绍你给她认识呢。”

“嘻嘻,是吗?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去会会你心目中的大美女、梦中情人吧。”

听到老婆肯去和我的情人见面,我十分的感激,连忙就拿起手机拨了秦雪的号码。接通之后,传来秦雪那娇滴滴的声音:“喂?谁呀?”

“是我啊,明哥,你在哪里呀?”

“哦,是明哥啊?这么久也不给人家打电话,你是啥意思啊?是不是都把我忘了呀?”

听出秦雪的语气里带着埋怨。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啊,雪,最近单位一直派我在外面出差,给你打电话你有时候又说忙,所以一直没见上面。”

“切,还是心不诚,要想见还能难倒你呀,我才不信呢。”

我心里感到愧疚,连忙道歉,希望能请她吃饭赔礼道歉,秦雪说:“那好吧,一回来接我吧。你们这些男人啊,需要人家的时候才想联系人家,这样很不好哦!”

我涎脸笑道:“哪有啊?真是想的紧啊!我多喜欢你,你自己还不知道吗?说心里话,我其实真的很爱你,但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敢过多的和你在一起,我很怕爱的深了,会伤害到我的家庭,也伤害了你,所以尽管我每天都想你,但却一直忍着!我的这份苦你了解吗?”

秦雪沉默了一会,显然我的话打动了她,忽然她叹了口气说:“唉,阿明,我明白你的苦心,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心理,我也很想你,但我也怕自己会爱上你,从而破坏了你的家庭,也伤害到我自己,那样我会感到内疚和心痛啊,所以,我借口忙也是怕陷进去,但是越是这样心里越想,你知道吗?”

刹那间,我明白了秦雪和我是一样的想法,也许我们俩天生就是这样的关系,没法走的太紧,但又会因为相思而受苦。继而秦雪又说:“唉,不想那么多了,我们别出去了,你来我家吧,我想你了,我现在需要男人,需要刺激,呵呵。不过,你不怕嫂子生气吗?”

我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你嫂子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我没有瞒她,上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回来就对她说了,你知道她也是性情中人,思想也很开放的。而且我们俩在这方面对彼此都是理解和宽容的,她很理解我们俩的这份感情,她还说想见见你,和你好好的聊聊,希望和你能成为要好的姐妹呢。”

秦雪沉默了一会,问道:“真的吗?要是那样就太好了,难得嫂子这么通情达理,我要是不同意倒显得自己小气了,那好吧,你和嫂子一起来我家吧。”

挂了电话,我对老婆说秦雪同意大家见面,老婆倒显得很紧张,换了衣服,又认真的打扮了一下,我想女人都想在男人面前和同性相比能占个上风吧,然后我们就驱车奔秦雪家驶去。

当我和老婆出现在秦雪的面前时,我们三个都有些吃惊,显然秦雪也精心的打扮了一番,看得出她和老婆是同样的心理,生怕在情人面前比不过另一个女人,只见她画了淡妆的粉脸白里透红,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秋波流转,乌黑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的扎了一下,更显得落落大方,身上穿一件黑色的吊带丝质及膝短裙,下面一双小腿莹白圆润,露出整个肩膀和后背雪白的肌肤,茉莉香水的气息是淡淡的芬芳,此时的秦雪简直是惊为天人,不仅是我看了喜欢,就连老婆看了,也暗自惊叹,我和老婆的目光相对,老婆冲我微微一笑,翘了翘大拇指,赞扬我有眼光。秦雪显得有点紧张,声音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大方地寒暄道:“明哥来了,这位就是嫂子吧,你好,我是秦雪。”

老婆微笑着回答:“你好,我是小惠,很高兴认识你,常听我老公念起你,原来这么漂亮啊。怪不得阿明那么想你呢,嘻嘻。”

老婆这么说着,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酸劲,而是坦然轻松地说出这些话,显得自己对此并不介意,这让秦雪也暗自惊讶,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秦雪也急忙笑着说:“嫂子太过奖了,我哪里能和嫂子相比,嫂子才是真正的漂亮呢,我和嫂子一比,简直就是草鸡见到了凤凰呢!”

说的老婆也十分受用,两个女人便牵着手来到客厅。茶几上已经备好了茶品水果等物,秦雪招呼老婆吃,却把我扔在一边,我心里明白这是两个女人在适应对方,互相表示好感,却故意都不表现出对我的好感,以免对方吃味。心里不由一叹!真是我的两个好知己啊!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些女人的美容美体的话题,我偶尔插上几句,却不得要领,逗得两人发笑,不一会,老婆和秦雪就已经很熟了,老婆说和秦雪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秦雪也说看我老婆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聊到上学的经历,两个人居然曾经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说到班级。居然是同一届的!这可真够巧的,不过老婆不记得小学有秦雪这个同学,两人又深入探讨了一下,原来秦雪原名叫秦雪情的,是后来上了大学才改了名字叫秦雪的,秦雪听到老婆姓程,便一下想起老婆的名字是程淑惠,是不是也是改了名字,老婆也说是!天啊!居然这么巧!

两个人曾经是初中同学!只不过后来一直没有联系上!10几年过去了,曾经的小姑娘现在都出落成标致的大美女了,哪里还敢想认啊!这样一来两个人更亲了,彻底把我扔到一旁,两人促膝聊起了家常。

看到她们姐妹两个越聊越投机,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虽然有点被冷落,但心里明白她们越要好,最终我受益越大,呵呵!

两人聊着上学时的趣事,不时爆发出格格的笑声,谈到现在的生活,秦雪触动了伤心事,告诉老婆自己离婚了,老婆问:“为什么离婚,是不是因为第三者啊?现在男男女女的都很开放,如果因为这个离婚实在是没有必要。”

秦雪道:“不时因为这个,是因为我前夫提出离婚的,他……现在……只喜欢男人!我们夫妻在一起实在是太痛苦了!”

说完,泪水在眼圈打转。

老婆道:“原来是这样啊,那离就离了吧。不必伤心,这样的男人倒也少见,不过还是理解他吧,毕竟这种事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的。你一个人过日子也真不容易啊!”

转身冲我说道:“老公你知道吗?雪情原来在我们班级可是校花级的人物啊,学习成绩也好,人又老实,那时候老师最喜欢的就是她了,雪情,不用难过,以你这么优秀的条件,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真正疼你爱你的好男人的。”

秦雪叹了口气:“唉,哪有那么容易啊,淑惠,不瞒你说,我现在可真羡慕你呢,找到这么好的老公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老婆听了,笑道:“他呀,对我倒是挺好的,就是人太色了,见到美女就想据为己有,嘻嘻。”

我听到老婆这么说,急忙辩解,“哪有的事情啊,我才没有啊,你可别当着你同学的面乱说啊!呵呵。”

老婆眯起眼睛飘着我,冲我矜了矜鼻子。又挪逾地说:“是这样吗?嘻嘻,我还不了解你吗?难道你会转性不成。”

秦雪看了看我,脸一下红了,低声道:“淑惠,请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上次出差才和姐夫认识的,我们其实没什么的。”

老婆搂过秦雪,在她脸上轻轻掐了一下,小声道:“其实我都知道了,你就不要隐瞒了,听说那次你可是一人和两个男人一起做的呢,你们四个人一起是不是?嘻嘻,不过我不会介意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和阿明在这方面是比较开放的,不瞒你说,我这老公的情人比较多,有的甚至还是我给他找的呢!嘻嘻,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老公也给我找过情人,大家扯平了,嘻嘻,倒是你,跟了我老公这种烂人,委屈了你才是真的。”

秦雪的脸更红了,笑道:“让你说的,好像我是多贞洁的女人似的,其实咱们都一样,哪个女人不希望被男人宠爱啊,现在又这么开放,我现在都看开了,年轻的时候不玩,到老了想玩也玩不动了,那不白活了一辈子啊?你说是不是?”

老婆听了,点头称是:“对,太对了,那既然这样,你对我说实话,你爱不爱阿明?”

秦雪羞答答地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老婆一见,叹了口气,转而又笑了笑,“真是孽缘哪!老公,你过来。”

我走过来,老婆一手拉我的手,另一手拉过秦雪的手,把我们的手放到一起,郑重地说:“现在,老公,我有件事要宣布,既然老天安排了你们相遇,我想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你记着,雪情是我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我知道她是很爱你的,你们两个是深爱着对方的,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你要好好的爱她,不可以辜负她,知道吗?雪情在感情上受过伤害,我们要象对自己和对待亲人、配偶那样的珍惜她,怜爱她,以后我们三个人就三位一体吧,雪情,你放心我对你们的感情不但不会嫉妒,还会竭力的维护,以后我不光是要让阿明疼爱你,就连我自己也会和你象亲姐妹一样好的,你愿意吗?愿意有一个阿明这样的老公和我这样的一个姐姐吗?”

秦雪握着我的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婆,“淑惠,你是说,以后我们三个在一起?……这……这样能行吗?”

老婆道:“有什么不行的,既然你们俩那么爱对方,我也不想失去老公,那不如我们姐妹一起分享他好了,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也可以退出,成全你们……”

“不!淑惠,不可以,你能这样大度,这样为我着想,我感激都来不及,哪里还能强占明哥呢,那样我还是人了吗?我……我什么都听你的就是了!”

“这就对了嘛,嘻嘻,你们又不结婚,犯不了重婚罪的,不过私下里结一下婚我想不会有什么关系吧。你呢?老公,乐意不乐意娶我这漂亮的妹子啊?嘻嘻,多余问了,心里都乐开花了吧?嘻嘻。”

我笑道:“我是101个乐意呀,呵呵。”

说完,迫不及待地要把秦雪拥入怀中。老婆推开我,笑道:“看你那急色样,真没出息。一会有的是时间让你抱她,现在,你们俩要宣誓,永远爱对方,还要拜天地、喝交杯酒。”

“好啊。那就赶快拜吧,呵呵。”

说完,挽着秦雪的小臂,面对面的拜了三拜,老婆象个司仪一样主持交拜,然后又倒了两倍酒,我和秦雪喝了交杯酒,老婆笑说大礼已成,夫妻入洞房吧,秦雪不依,拉过老婆非要三个人一起喝交杯酒,还说老婆这么成全她,以后她和老婆一定双栖双飞,任何时候都必须要“三位一体”我一起挎过她们两个的小臂,三个人一起喝了一杯交杯酒,我左面搂着老婆,右面搂着秦雪,三个人亲亲热热的走进卧室。并排躺在床上,因为秦雪今天是新娘子,我和老婆一起为她宽衣解带,秦雪羞人答答地任我二人将她的衣服脱得精光,露出一身雪白的美肉,然后我和老婆也脱得一丝不挂,老婆本来说要出去把洞房留给我们两个独享,但秦雪说什么也不依,“既然说要‘三位一体’,姐姐怎么说话不算啊,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出去,我们一起伺候老公!”

老婆没办法,只好依从。笑道:“好,那既然这样,你们两个今天主肏,我作陪帮衬好了,我这做大老婆的,有责任体恤妹妹的”秦雪对我说道:“姐姐这么说,那以后我就是老公的二老婆了,嘻嘻。”

又冲老婆说道:“嫂子做大,我做小。我们一起服侍老公吧?不用这么关照我。”

老婆笑道:“好啊,我做大,你做小,都够委屈你了啊。”

“只要能让我和明哥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委屈呀。”

老婆笑着拿起我的鸡吧道:“可是咱老公只有这一根鸡吧啊,这以后咱们俩都要肏,也怕他不过来啊,那怎么办呢?”

秦雪笑道:“那就可着嫂子呗,嫂子玩够了,妹妹再玩呗。”

老婆笑道:“那怎么行啊?那妹妹多吃亏啊,还好像我欺负妹妹似的。”

秦雪笑道:“那怎么办啊?那嫂子有什么高招啊?”

老婆笑道:“要不,我给你再找个大鸡吧给你玩啊?到时候,咱们就都有的玩了,嘻嘻,还可以交换着玩呢!”

秦雪笑道:“那太好了啊,就不知道,咱老公允许不允许呀?”

老婆笑道:“他呀,不用管他了,他最喜欢老婆被人肏,自己当王八了,嘻嘻,不信,你问问他乐意不乐意?”

秦雪笑道:“老公,你乐意吗?乐意别的男人用大牛子肏我吗?”

我笑道:“别听你嫂子胡说,我那是和你嫂子玩的没有新鲜感了、不过瘾了才想到那个的,你是我的小老婆,我自己还没肏够呢,我谁也不给,就自己留着玩,呵呵。”

老婆笑道:“好啊,原来你是嫌我不新鲜了啊,我不干,人家哪里不新鲜了?

就小老婆的屄香、新鲜是不是?你说你说啊?嘻嘻。“我笑道:“本来就是嘛,咱们俩就是年头太久了嘛,花样都玩不出什么了,你说你的屄接待过多少男人的鸡吧了啊,还能新鲜了吗?呵呵。”

秦雪笑道:“啊?真的呀?嫂子,那你也太幸福了吧?嘻嘻,尝过那么多了啊?”

老婆笑道:“别听他胡说,咱老公有个癖好,就喜欢别的男人用大牛子肏自己老婆的屄,我被别的男人用大牛子肏屄,还不都是他愿意的嘛,他还特别喜欢在旁边看着呢,真是活王八啊,嘻嘻。雪儿,以后你可要小心了,说不定哪天他就找回来几个野男人来轮奸你呢?”

秦雪一听,忙道:“不要啊,老公,人家才不要被野汉子轮奸呢,人家不行的,好害怕的哦。”

我笑道:“她吓唬你呢,别听她胡说了,和她肏过屄的都是我们的朋友或亲人什么的,而且事先都是和她商量好了才玩到一起的,哪能找一些坏人来干自己老婆呢?她是故意吓唬你的,我们爱玩,但我们也不会冒险的,知道吗?”

秦雪听了,松了口气,“嘻嘻,那样还行,省的心里害怕,不过老公你一定要在人家跟前,人家才能不害怕啊。”

“当然了,我的小美人,呵呵。老公要在旁边看着他们肏你,老公在旁边保护着你呀。呵呵。”

“老公你真好,这么大方,嘻嘻,看来人家以后有的玩了啊,嘻嘻,好期待啊。”

“那老公现在就先肏你吧,你摸摸老公的大牛子多硬啊。”

说着,把秦雪的手放在我勃起的大牛子上,让她摸,秦雪小手攥住我的牛子,轻轻的来回撸,嘴里渴望地叫道:“啊!好久没享受到老公的大牛子了,还是上次在火车上肏的呢,想死小屄了啊!”

我笑道:“是啊,老公也想死你了啊,记得上次和子华、羽菲我们四个初次相识大家玩的就好开心啊,老婆,想他们吗?”

“有点想,但最想的还是老公你啊!嘻嘻。”

我们一边说着淫话,我一边紧紧地把秦雪搂在身上,在她的乳房上亲吻,在她的屁股上抚摸,不时地吻她的嘴唇,吸吮她的舌头,大手在她娇嫩的身体上四处抚摸,不时吸吮她的乳头,舌头在她的脸蛋上、乳头上、腰上、屁股上四处乱吻!挑逗得秦雪气喘吁吁,小浪屄中淫水四溅,在我玩弄她玉体的同时,她也同样反吻着我,并不时的用手玩弄我的鸡吧和卵子,她芳香四溢的、柔软细腻的美妙肉体另我享受到畅快淋漓的快感,恨不得化到她身体里面去,我的鸡吧勃起到极限,再也无法忍耐,秦雪也已经迫不及待地需要我去肏干她了,她那握着我鸡吧的小手把我的鸡吧拉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把我的龟头往自己的小屄上顶,幽怨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嘴里叨念着:“快,啊,老公,来啊,人家要你啊!来干我啊!我要嘛!”

龟头一经接触美女那火热柔软的阴唇,立刻就燃烧了,籍着淫水的滋润,顺利滑进秦雪的阴道,随着美女一声长长的舒畅的嘤咛“啊!~~”我和秦雪的性器完全的结合了,我来回抽送着鸡吧,抽插着秦雪火热细腻的阴道,鸡吧摩擦着阴道壁,强烈的快感令两个人急促地喘息、呻吟着,老婆在旁边看着,羡慕地说:“看你们俩性交真让人羡慕死了,我和老公很久都没有这么激动过了,看来做爱还是要找野汉子,肏的才舒服,才过瘾啊!老夫老妻哪里会有这样的激情啊?”

秦雪听了,不好意思地呻吟道:“啊,嫂子,别笑话我了,人家这也是好久都没有做爱了,才会兴奋一点的,嫂子不要取笑人家嘛。”

老婆笑道:“不是取笑你,我是说真的,这做爱就像吃饭一样啊,老是吃一种菜根本就不行,天天吃再好吃的菜也吃腻了,就得适当的换换新菜,才好吃呢!”

我笑道:“老婆说的是啊,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老婆,你看我和小雪肏屄是不是也想肏了呀?你想肏屄就加入进来呀,咱们三个一起玩嘛!”

秦雪也赞同道:“是啊,嫂子,来呀,咱们俩一起陪老公玩啊!”

说完,拉着老婆的手,把她拽到身边,不由分说地揽住老婆的细腰,小嘴含住了老婆的乳头吸吮起来。老婆顺势把身体依偎进我的怀里,此时老婆的身体跨进我和秦雪之间,我和秦雪一前一后的开始玩弄老婆的身体,一边玩,一边没停歇地把我的鸡吧和秦雪的屄快速的肏弄着!秦雪一边承受我鸡吧的肏屄一边和老婆亲吻着、抚摸着、手指在老婆的屄里抽插着。老婆被前后夹击,浪荡地笑着,呻吟着,嘴里叫着:“你们俩就肏你们的屄嘛,干嘛还蹂躏我啊?人家欣赏你们搞破鞋肏屄还不行吗?嘻嘻,非得找人家垫背呀?嘻嘻,这成什么了啊,好浪啊,嘻嘻。”

这时老婆的全身都趴在了秦雪的身上,我则下到地上,站着肏屄,看见眼前两个美女的小屄几乎都靠在一起,不由得玩心大起,把根鸡吧在秦雪的屄里插一会,就拔出来,转而插入老婆的小屄里,这样来回交替的肏着两人的屄,体会着两个不同小屄的感觉,秦雪的屄比老婆的屄要紧小一点,肏起来紧绷绷的十分受用,而且屄很深,插起来十分舒服,老婆的屄相对淫水较多,感觉上松一些,但屄比较浅,肏的时候龟头能撞到子宫颈,也十分的舒服,老婆的屄老婆和秦雪被肏得兴起,搂抱在一起忘情地亲吻对方,手也在对方的乳房上、屁股上玩弄,看到两女这么的亲热,我心里分外的高兴,肏得更加起劲!三个人缠绵着,忘记了世界上的一切,完全陶醉在性爱的快乐中!肏两个屄不同的快感交替感觉着,令我的快感来得很快,不一会,就感觉到射精的迫在眉睫了,真舍不得这么快就出来啊,于是,我拔出鸡吧,准备歇一会再肏,老婆和秦雪见了,都笑我没用,我笑道:“你们俩的屄是两种不同的快感,这么肏谁受得了啊?我还算比较能肏的呢,现在就感觉要射精了,呵呵。我休息一下再肏你们吧。”

她们正在得趣,不免有点失望,老婆笑道:“现在真想有个鸡吧肏屄啊,不管他是谁,都让他肏进去!”

秦雪也道:“是啊,老公,你把人家吊在半空中了,不嘛,人家要肏嘛,要鸡吧嘛!人家的小屄好空虚啊!”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难怪她们不依,肏屄肏到一半,任哪个女人也受不了啊!以中国人的性能力,一个男人要想同时令两个女人满足的确是有点困难,我也怕她们俩不满足,不能尽兴!想了想,道:“老婆,要不,咱们找个人来一起肏吧,不是老公我无能,我实在是怕你们俩不能尽兴啊,你们要是不满足我也会十分难过的!”

老婆笑道:“也行啊,就是不知道小雪乐意不乐意呀?”

秦雪此时也正在发骚,哪有不乐意的道理,急忙说:“你们决定好了,我没有意见的,一切都听老公和姐姐安排好了。”

我笑道:“那好吧,我就找子华来吧,小雪和他也肏过的,省的陌生,好不好啊,亲爱的?”

秦雪一听是子华,脸一下红了,想起上次在火车上的性事,羞答答地说:“好吧。”

我见秦雪的样子,笑着调侃道:“怎么样?老公细心吧,是不是也想子华的鸡吧了呀?嘻嘻。”

秦雪笑骂着,小拳头轻轻锤在我身上,“人家才没有呢?才没有呢,就是你,你最坏了,嘻嘻。”

我一把搂过秦雪,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笑道:“想了就说想了嘛,我又不会吃醋,呵呵,看你呀,还装什么呀?”

老婆接过话头:“就是啊,屄都肏过了,还害臊什么啊,嘻嘻,你快打电话吧,就说我也想他的大牛子了,嘻嘻。再告诉他,说我老公牛子不行了,让他赶快过来救急,嘻嘻。”

三人调笑间,我拨通了子华的手机,子华听说我和老婆还有秦雪在一起,笑道:“怎么?大哥是不是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了呀,要小弟出马帮衬一下不?”

我骂道:“可不就是要你帮忙吗?啰唆什么,赶快来吧,有好事等着你呢?把雨菲也带来,呵呵。”

子华笑道:“好啊,我马上就到!你可告诉嫂子和小雪,把小浪屄准备好了,扒开屄等着我啊!嘿嘿。”

老婆接过电话笑道:“这不是嘛,我和小雪都扒开屄等你呢!就等你的鸡吧一到,我们好把你的精液吸干呢,嘻嘻,敢不敢来呀?”

子华道:“不敢是孙子,呵呵。”

放下电话,不一会,子华就到了,进屋看见我们三个赤裸裸的在床上乱搞,子华急忙脱了衣服,不由分说,先抱过秦雪亲了一口,嘴里道:“小雪在这呢,亲爱的,可想死我了啊!上次分开真是舍不得啊,想不到今天能和你鸳梦重温啊。”

秦雪看到子华,也不觉得陌生,顺从地偎进子华的怀里,笑道:“我也想你了,嘻嘻,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雨菲呢?我也挺想她的。”

老婆在一旁笑道:“是不是正和雨菲干好事呢?雨菲不放你走啊?嘻嘻,都不是外人,一起来玩多好啊!人多热闹,也能多玩点花样啊!”

子华笑道:“有嫂子找我就是下刀子我也得来呀,雨菲倒是想来,可惜没在家啊,和他哥哥,就是我那大舅哥,出国玩去了,呵呵。”

老婆笑道:“是吗?那你不是闲着了吗?老婆不在,身边多寂寞啊,有没有美女陪呀?”

子华笑道:“可不寂寞呢吗,他们兄妹俩快活去了,这家里剩下我大舅嫂和我了,呵呵。”

老婆笑道:“你大舅哥出国怎么不带老婆,却带妹妹去呢?难不成是他们兄妹之间有什么勾搭不成,是不是借这机会……嘻嘻。”

子华笑道:“就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啊,不过既然我大舅嫂不介意,呵呵,我到乐得随他们的意呢,正好有机会和我大舅嫂亲近亲近呢,我大舅子羽凡走的时候人家都说了,我领我妹妹走了,你嫂子可就麻烦你照顾了,记得要细心点呦,让你嫂子开心知道不?回来要是你嫂子说你没陪好她,我可生气呦!呵呵。都这么点我了,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做吗?呵呵。”

老婆笑道:“真是各取所需、各得其乐啊,嘻嘻,羡慕死个人儿哩,嘻嘻。

那结果怎么样啊?你们俩勾搭成奸了吧?嘻嘻。“子华道:“那天送走飞机,我们俩就去外面吃饭,喝了点酒,然后回家就……呵呵。“老婆道:“就什么了啊?说呀!”

子华道:“象嫂子你说的,就勾搭成奸了呗,不但奸了,还奸了一宿呢,呵呵。”

老婆又问:“死样吧,嘻嘻,那雨菲和他哥呢?在国外是不是也勾搭成奸了呀?你也没关心关心?嘻嘻。”

子华笑道:“能不关心吗?昨天来电话雨菲都告诉我了,在泰国呢,兄妹俩一块玩人妖呢,那人妖能用牛子肏她的屄,还能同时被他哥肏屁眼,玩到高潮的时候,他哥把她的屄也给肏了,也不管什么亲兄妹,乱伦不乱伦了,呵呵,你说这多窝心哪,哈哈。”

老婆笑道:“拉到吧,我还不知道你,还能窝心?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们这些活王八男人啊,就喜欢老婆被别人肏,什么乱伦啊、换妻啊,你们都乐得象中彩票一样,嘻嘻。”

子华笑道:“还真说对了,嫂子,雨菲告诉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可兴奋了,牛子梆梆硬的,我大舅嫂被我给肏的……她也说我乐意当王八,你说怪不怪?”

我接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十个男人有九个都喜欢这么玩,时代潮流嘛,再说越开放对家庭和睦也越有好处嘛,最怕的倒是两个人都偷偷摸摸的在外面搞破鞋,第一不利于夫妻间的互相信任,第二也不安全,碰到坏人怎么办?

还不如大家都开诚布公,并且互相交流,这样肉烂了在锅里,大家都快活,你们说是不是?“大家听了,都点头称是。

我又对子华说:“现在小雪和你嫂子都是我老婆了,小惠是大的,小雪是小的,我刚才都轮奸她俩半天了,你是后来的,你先挑一个,先肏谁?”

子华笑道:“那我就先肏大嫂吧,明哥,你和大嫂肏屄的机会多,和二嫂肏屄的机会少,你肏小雪吧,一会再交换,好不好?”

我笑道:“你小子真是懂我的心思,没白和你好一回,呵呵。那就这么办吧,二位美女看这么着行吗?”

老婆笑道:“行啊,怎么肏还不都是肏啊,最后我们俩的屄还不是都得给你们这俩大牛子肏啊?嘻嘻,那弟弟你就先来肏嫂子吧,嘻嘻。”

说完迫不及待地扑进子华的怀里,小手抓住子华的大鸡吧就揉捏起来,子华笑道:“看把我嫂子急的,呵呵,就那么想我的牛子啊?呵呵。”

老婆笑道:“就想了,怎么地吧,你哥的牛子就是没有你的好啊,嘻嘻。没有你的大、没有你的硬,嘻嘻。嫂子就爱你的鸡吧,嘻嘻。”

子华笑道:“大哥你看看,嫂子这也太骚了吧,呵呵。”

我笑道:“你嫂子要不骚就不是你嫂子了,呵呵,来,小雪,咱俩也肏,你和她比比,我就不信,我们小雪就没她骚?哈哈。”

秦雪听到我们都这么的开放和淫荡,也放开了,女人在这方面是不肯输人的!

“老公,人家的屄都痒痒了,老公牛子硬了吗?快来肏人家啊,嘻嘻,老公,人家也要和华哥搞破鞋,一会华哥肏完嫂子,你要让他那大牛子也使劲肏人家的小屄嘛,老公你在旁边欣赏老婆和他搞破鞋,好不好啊?嘻嘻。”

老婆听了,故意笑道:“不行,子华的鸡吧是我的屄专用的,只能肏我,就不给你肏,馋死你的小屄,嘻嘻。”

听到二女争野汉子的鸡吧,我觉得有趣,不觉鸡吧高举一柱擎天,我和子华让老婆和秦雪并排躺在床边,腿曲起呈M型,我和子华站在地上,把涨得梆硬的鸡吧捅进秦雪和老婆的屄里,肏了起来,一边肏一边欣赏旁边的一对的动作,象比赛似的,都十分的卖力。肏了大约100来下,我和子华使个眼色,抽出鸡吧,交换了位置,我的牛子插进老婆的屄,子华则插进了秦雪的屄里。两个女人一见,互相望了一眼,都羞涩地红了脸,但却没有动,任我们交换着肏进了自己的屄里。

秦雪笑道:“哎呀,真的交换了啊,你们真的这就轮奸我们了啊!”

我笑道:“是啊,那还能光说不练啊?小美人儿,你快好好感受一下,我俩的牛子谁的大?谁肏的爽啊?”

秦雪一边咿咿呀呀的叫,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都好啊,都是好样的啊,我的大牛子老公们!你们真伟大啊!你们的牛子真硬!真粗啊,老公,你快看看我啊,我的屄给野汉子的大牛子肏了啊,华哥啊,我的野汉子啊,你的牛子真长啊!

老公,我觉得自己好爽啊,给你们肏的好爽啊!啊!啊!啊!“我也兴奋起来,一边看着子华狂肏秦雪,一边在老婆的屄里来回抽送着牛子!

老婆被我干的也是气喘吁吁,嘴里叫着:“啊!真好啊,大家一起玩就是好啊!

老公!用力肏我啊!使劲!使劲啊!我太爽了啊!你们俩的牛子一个比一个有劲啊!我要牛子!我要鸡吧!啊!啊!啊!使劲肏我!轮奸我吧!“说完,甚至搂过秦雪和她狂热地亲吻起来!此时此刻,仿佛整个世界都沸腾起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完完全全地融入了性爱的狂涛中了,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比我们更快乐的了!

雪白的肉体在扭动着,肉浪翻滚起伏着!性器的交合发出卟叽卟叽的声响,肚皮相撞发出啪啪声,男人剧烈的喘息,女人放荡地呻吟!各种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语无所顾忌地叫喊出来,女人们放荡地浪笑着,汹涌澎湃的情欲在此刻被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再一次的交换后,我们变换了姿势,让两个女人并排在床边手拄着床,弯下腰撅起屁股,这次我又插入了秦雪,子华也再次进入了老婆的体内!这使得女人获得了无可比拟的享受!我让子华尽量的和我一起射精,并说:“一会你射精的时候,射进我和我老婆的嘴里,我射精的时候射进你和小雪的嘴里,好不好?”

子华说好,于是我们就这么决定了,在我的高潮到来的时候,我问子华怎么样了,子华说快了,不过还要等一会,于是我就把鸡吧顶在秦雪的屄里不动,等着,过了一会,子华说要射了,我就和他一起继续肏,只是为了能一起射精!在一阵极度的快感到来后,我和子华都拔出鸡吧呈69的姿势躺到床上,握着鸡吧对着对方的嘴巴飞快地套弄着,秦雪把嘴巴凑到我的鸡吧前,老婆则凑到子华的鸡吧前,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呻吟,我射了,子华和秦雪张开嘴一起含住我的鸡吧,一股股浊白的精液先喷进秦雪的嘴里,秦雪含住龟头吸吮了两口,在我还没有射完的时刻,让出来给子华吸,剩下的精液继续射进子华的嘴里!我射的量好多啊!

子华和秦雪的嘴唇和舌头在我的龟头上一起含着、舔着!射精后的鸡吧渐渐变软、缩小!子华和秦雪的嘴唇贴在一起亲吻着,分享着彼此口中的精液,舍不得吐出来,就都咽了下去!几乎同时,我含着的子华的鸡吧开始射精,一股强烈的卤味冲进我的口腔,白色的精液从涨的发紫的龟头的马眼中射了出来,滑滑的液体进入我的嘴里,我急忙啯了两口,老婆的嘴巴接过去继续的吮吸着,子华比我射的还要多,交接间,一些精液射到老婆的脸上,老婆笑嘻嘻地不以为意,继续吸吮着,然后我和老婆如法炮制,分享着野汉子的精液,等到我和子华都射精完毕后,我们四个人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四个人的嘴唇交互的贴了上去,四个舌头互舔着其他人的舌头、嘴唇,这次我们四个人是真正的合为一体了,我们彼此含情凝望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场轰轰烈烈的性宴结束了,我们四个清洗了身体后,就挤在床上互相搂抱着休息,我们是那样的爱其他人,以至于性交后也舍不得各自离去。秦雪枕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怀里,老婆则被子华拥抱着睡在另一头,我们闲聊起来。秦雪好奇地问子华:“华哥,羽菲和她哥哥真的做了那个吗?今天听你说,我还有点不信呢?那多难为情啊,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妹,做爱多难堪啊!”

子华笑道:“真的没有骗你,是羽菲亲口告诉我的呢,还给我说她哥哥的鸡吧多大、多长,两人肏屄的时候的确是有点难为情,毕竟是兄妹乱伦啊!但正因为难为情肏的才充满了激动和负罪感,那种心灵和肉体一起颤抖的感觉别提多刺激了呢。”

秦雪将信将疑,“真的是这样吗?事后会不会有罪恶感和后悔啊?”

子华道:“这就看自己怎么想了,在决定走这条路之前最好还是想好,下定决心的好,要不事后可能真的会后悔的,这事你问明哥和嫂子吧,他们在这方面比我有经验。”

秦雪显然对乱伦的事情有些疑惑,这也说明她对此已经产生了兴趣,看她询问的眼神,我决定告诉他我家发生的那些乱伦的故事。

“小雪,你听着,我家的事情只限于咱们几个圈内的人知道,你和子华已经和我们夫妻合体了,所以也没必要瞒你们,告诉你吧,我已经和我妹妹、我妈妈都乱伦过了,你嫂子也和我爸爸也就是她老公公乱伦过了,不仅如此,就在几天前她还和我老丈人也就是她的亲爸爸发生了乱伦关系,所以乱伦对于我家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了。”

秦雪听了显然有点吃惊,问道:“既然这样,那么大家互相之间都知道了吧?

会不会互相的吃醋和嫉妒,影响家庭的和睦啊?“老婆笑道:“妹妹,怎么会呢?我告诉你,这种事不但不会影响家庭和睦,相反还会促进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更加的亲密呢!你想啊,我们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性爱,这在没有乱伦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以前我哪里会想到会让我的亲爸爸肏我啊!但是,现在不但有老公肏我,还有爸爸肏我,我又怎么会不开心啊,再说我妈妈那也会除了爸爸还有我老公去疼爱她,她能不高兴吗?

再也不会吃醋啊!这样一来,大家的性伴侣都多了,生活变的丰富多彩了,所以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收获啊!又怎么会吃醋嫉妒呢?在我老公家也是一样,公公和我搞破鞋,按理说我老公应该生气,但是同时我老公也肏了自己的妈妈,也就是爸爸的女人,大家扯平了,而且都多了一个玩伴,谁还有理由生气呢?你说是不是?所以乱伦如果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进行,每个人都得到好处,绝对是不会醋海兴波的。“秦雪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是啊,这样一来大家都会很开心的,是了,是了。”

我见秦雪样子似乎也有意尝试,乘机蛊惑道:“所以乱伦对于我们现代的家庭来说是很不错的选择,小雪,你如果认可我们的这种做法,希望你也能大胆的进行乱伦的尝试,让自己和家人都得到不同凡响的性快乐!”

秦雪听了,脸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教你们一说,人家也懂了,看来乱伦的确是有许多的可取之处呢,明哥,真羡慕你们,能肏自己亲爱的妈妈屄,能让爸爸肏自己的小屄,家庭乱伦!啊!想想都刺激啊!不瞒你们说,其实在家里我也注意到我爸爸也是特别的喜欢我的,尤其是我长大后,长的这不是也不错吗,嘻嘻,爸爸总是借各种各样的机会触摸我的身子,或者亲吻我,但没有进行过性交,但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的渴望,他是特别想玩我的,可能是碍于父女之情才压抑自己,没有过分。”

老婆笑道:“那你呢?妹妹,你爱自己的爸爸吗?嘻嘻,其实都不用问的,爸爸如果疼爱女儿,做女儿的十有八九是非常爱爸爸的,既然如此,为何不把我们自己的身体交给爸爸,让他尽情的享用呢?做女儿的怎么能忍心看爸爸承受相思的痛苦煎熬呢?嘻嘻,妹妹,要是姐姐是你,早就扒开屄,让爸爸肏了,把一切我们女人的美好都奉献给爸爸,我们能把自己的身体给外人玩弄,却不给爸爸玩,这也说不过去啊!”

秦雪疑惑地问:“那能行吗?爸爸如果不要我怎么办?要是以为我是淫妇荡娃怎么办啊?会不会恼我啊?”

我笑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绝对不会,我们都是过来人,不会骗你的,只要你主动一点,诱惑爸爸巧妙一点,最重要的是要让你爸知道你爱他,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再就是经常对他说他抚摸你是多么的舒服,你多么想要,那你爸爸一定会肏你的,相信我。”

秦雪听了,眼中充满了憧憬的神色,看得出她是多么的爱她爸爸,也许她是属于有恋父情节的女人,我们的一番开导令她茅塞顿开。秦雪真心诚意地对我们说道:“看到你们的爱是多么的无私,多么的伟大啊!明哥,你能肏你妈屄,这对我也是一个激励,我也要让我爸肏我屄,我知道这并不难实现,可是我害怕我妈妈知道了会不开心,我还需要一个男人肏我妈屄,这样我妈妈的心里才会平衡,才不会出现家庭矛盾,可是到哪里去找一个肏我妈屄的男人啊?”

我笑道:“要不我去吧,你家阿姨是不是长的向你一样美啊?如果是的话,那算是便宜了我了,呵呵。”

秦雪笑道:“你放心吧,我妈长的比我还好呢,和我妈比我简直就是丑八怪呢,嘻嘻,明哥出马是最好了,都是自己人,不能便宜别人嘛,这样太好了,你肏我妈屄,那我就可以和我爸自由自在的肏屄了,嘻嘻。谢谢你啊,老公。”

说完,搂过我,在我的脸上“波”的亲了一口,又娇笑着把头埋进我的胸膛里。小手摆弄着我软软的鸡吧。

“到时候啊!我让我爸肏我的屄,你肏我妈屄,嘻嘻,我们也大家一起乱伦!

好不好啊?老公,你喜欢不?“我听了,激动得搂住秦雪,在她耳边放纵地说:“我一百个喜欢,一万个喜欢啊!到时候我要好好的欣赏老婆你被你爸爸乱伦肏屄的妙态呢!那一定是美极了!”

秦雪含羞奋力地点点头:“那老公你帮我吧,我们一起搞!嘻嘻,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破鞋啊!嘻嘻。”

老婆笑道:“本来就是破鞋嘛,我们都是破鞋,嘻嘻,你和我们这些破鞋混在一起,不是破鞋也变成破鞋了,嘻嘻,你开心不开心啊,乐意当破鞋吗?嘻嘻。

我们不但搞破鞋,说不定哪天我还当婊子去呢?让更多的男人,各种各样的大鸡吧肏我的屄呢?怎么样?你敢不敢当啊?嘻嘻,给咱们老公把绿帽子带的多多的,嘻嘻。“秦雪笑道:“嫂子敢我就敢,不过,嘻嘻,前提是咱们老公要同意才行,嘻嘻。”

我听了,急忙说道:“同意啊,带绿帽子我倒是不在乎,不过当了婊子,让各种各样的男人肏屄不行啊,那样会肏出病来的,对你们的身体不好啊,我怎么舍得啊,你们玩、开心、搞破鞋我都不反对,都支持你们,但不顾身体的玩我不赞成,身体搞出病来可不是好玩的呢!”

老婆一听,噗哧笑了,“你看咱老公,还当真了,好像我们真能去当婊子似的,就是去也是找干净的玩玩尝尝滋味罢了,还能真的整天去卖屄呀?嘻嘻,那样我们可真成了破货,没人要了,嘻嘻。”

秦雪也笑道:“老公这是心疼咱们呢?嘻嘻,谢谢老公这么疼人,嘻嘻。老公对我们这样好,我们的屄就是让老公肏烂都心甘情愿的!”

子华笑道:“你们的老公这回成好人了,我这个外人就没人疼喽!”

老婆知道子华吃味,笑道:“怎么没人疼啊,他是我们大老公,你是二老公嘛,你这当小的鸡吧香啊,最吃香了,我们谁不疼你疼到屄里去啊!再说了,我们一个是老公的大老婆,一个是二老婆,你呢?还记得上次咱们一起玩的时候,你不是做了老公的小老婆了吗?怎么忘了啊?嘻嘻。”

说完,小手把玩着子华的牛子玩。秦雪听了,觉得奇怪,“怎么,你是男的啊,怎么还做了老公的老婆吗?

这是唱的哪出戏啊?“老婆笑道:“这你又有所不知了,咱这二老公和大老公不但是喜欢女色,就连美男也喜欢呢!上次我们大家群交的时候,人家这二位可是鸡吧走了对方的后门的,肏都肏过屁眼了,还不算是夫妻吗?嘻嘻。”

秦雪听了,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和子华,想笑还不好意思笑,还有点皱眉的样子,显得有点滑稽。嘴里道:“真的啊,看不出来啊,你们还好这个呢?嘻嘻,这也有点太那个……那个了,同性恋肏屁眼啊!嘻嘻。”

我笑道:“其实我们都不是同性恋,只是玩到高潮想试试是什么感觉罢了,不过试过之后感觉真的不坏,我尤其喜欢屁眼里被牛子插着肏,再用自己的牛子肏屄的感觉,真是棒透了!小雪,你也试过屁眼和屄同时被牛子肏的感觉吧?你说是不是特别爽?呵呵,但我发誓,我还是喜欢女人的。”

秦雪笑道:“别解释,越解释越假,嘻嘻,就是同性恋又能怎么样啊?现在的GAY多了,不都挺开心的嘛,哎呀你们就承认了吧,嘻嘻,我们不告诉别人啊,嘻嘻。”

我笑道:“唉,小雪现在算是学坏了,一个多好的青春玉女啊,活活的被我们这帮禽兽给糟蹋成这样了!呵呵,现在人家是搞破鞋加换妻、乱伦、什么都会了,连同性恋都搞上了,下一步就该玩兽奸了。”

老婆听了,笑道:“就会了,就搞破鞋了,就乱伦了,怎么样?怎么样?来,小雪,咱们给他们搞个同性恋看看。”

说着,竟胯骑在秦雪的两腿之间扒开自己的肉屄,又扒开秦雪的肉屄,把翻开的嫩肉一下贴在一起,耸动着,磨起了豆腐,嘴里还笑道:“你们看啊,这就是同性恋,这就是女人搞同性恋,就是这么搞的,这叫磨豆腐,也叫磨镜,我们女人没有牛子,就靠摩擦外阴唇达到高潮,你们看啊,嘻嘻。”

秦雪开始的时候在笑,故意做出浪样子给我们看,但摩擦了一会,真的十分的电畅!不由哼哼起来,“啊!啊!姐姐,真的好舒服啊!姐姐,想不到我们女人自己也可以弄的这么舒服啊!好姐姐,你是从哪里学到这个本事的啊!真好啊!

使劲啊!啊!啊!“老婆笑道:“舒服吧?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同寝室的大姐教我的,那时候她当我老公,我做她老婆,我们就是这样玩啊!啊!好美啊!好久都没玩了,真舒服啊!啊!啊!”

两个女人一边互相磨屄,老婆一边两手握住我和子华的鸡吧,把我俩的鸡吧往一起拉,笑道:“你们俩也表演一个男人同性恋看看吧,嘻嘻。”

然后把我俩的牛子贴在一起,子华那火热的牛子和我的牛子被老婆用手握在一起,紧紧的贴上了!牛子又已经勃起了,老婆笑道:“我们俩女人磨屄,你们俩男的就磨牛子玩吧,嘻嘻”我就拿着牛子,用硕大通红的大龟头去摩擦子华的龟头,用茎部摩擦他鸡吧的茎部,还不时的用牛子去捅对方的卵子,用自己的卵子去贴对方的卵子!老婆和秦雪看到我们俩弄的有趣,也更加卖力地磨屄,玩弄对方的乳房,并不时的亲嘴儿!子华现在可激动了,牛子勃起得越来越大,于是不再满足磨牛子了,我和他呈69姿势,含住对方的牛子头,开始口交,我自我感觉男人间做爱口交还是最舒服的,因为都是男人知道男人的敏感点在哪里,所以刺激起来特别到位。子华含着我的龟头,用舌头舔着它,还去舔茎干和卵子,弄得我酸麻无比的!我嘴里含着他的牛子也卖力地舔啯着!等到两人的牛子都硬得要爆炸了,这时需要肏屄了,那边的两女着玩的过瘾,看到我们俩挺着大牛子过来了,笑嘻嘻地分开贴在一起摩擦的小屄,这时两人的小屄上都已经是淫水淋淋了,就像晶莹的露珠挂在花瓣上,煞是好看!老婆两手扒开小屄,露出里面鲜红的肉瓣,笑道:“看你们那大牛子硬的,又要肏屄了吧,嘻嘻,谁先来肏我的屄呀?”

子华笑道:“我来吧,”

说完,跪倒老婆的腿间,牛子头顶住鲜红的花瓣,龟头在花瓣上来回的摩擦,挑逗阴蒂,老婆被撩拨得直叫!“啊,好人,亲汉子,快插进去吧,求求你了,肏我的屄~啊,进去啊!我的大牛子!”

子华见状,故意不急于插入,多刺激她一会!又在老婆的外阴摩擦一会,老婆痒的只叫:“亲爹啊,求你了,别逗人家了,屄好痒啊,快肏进去啊,我的亲爹啊!”

我在旁边笑道:“小骚屄,她是你亲爹,那我们成什么了啊?不都小一辈了吗?呵呵。”

老婆才不管这些呢,把个小屄向上乱抛,迫不及待的要鸡吧尽快的插入,子华见挑逗的差不多了,才腰力一沉,整根鸡吧刺入了老婆的阴道!两个人你来我往狂野地肏了起来!

这边,秦雪也学老婆的浪样,扒开鲜红的小屄,让我肏她,我也和子华一样在花瓣外阴用牛子的龟头摩擦了一会,待到无法忍受时,才噗哧一声插了进去,又一轮火热的性交开始了……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