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男孩免费 小男孩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别爱 别爱

    渡假密月入住新别墅千金一夜,天上人间三至美被他一气呵成,该死,两个胴体就那么滑腻胶着—夜,精气神都扔在了晚上夜里,他温馨地糖甜一笑,慢转下秀发长披的头,不经意扫下视距内扇形空间,鎏金吊灯下紫泥地毯,地毯上静伫的法意家俱,漆雕下纯种的红木紫檀花梨木,满居室薰香缭绕流光溢彩…

    小男孩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别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别爱》,是作者小男孩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渡假密月入住新别墅千金一夜,天上人间三至美被他一气呵成,该死,两个胴体就那么滑腻胶着—夜,精气神都扔在了晚上夜里,他温馨地糖甜一笑,慢转下秀发长披的头,不经意扫下视距内扇形空间,鎏金吊灯下紫泥地毯,地毯上静伫的法意家俱,漆雕下纯种的红木紫檀花梨木,满居室薰香缭绕流光溢彩…

《别爱》 第135节 免费试读

晚饭后,孟丽躺床上想,雪姐月哥都挂职局长助理,都副局了,自已运舛命悲来投靠人,原不该有非份要求的,却居然一冲动求雪姐把女生的第一至爱至护,分自已一怀羹汤喝,简直是混了头,看雪姐脸上笑,是雪姐人大度顾面子,心里必十二分厌恶,这是女人跳不出的人性,是自已也必十二分厌恶,况且,自已己是破处无用之身,以柳月现在身份,就雪姐允同,柳月也必厌唾,来和自己说话这事再不可能,有可能明一早找一叉子赶自已走…

但当柳门敲门进来后,孟丽一下子惊呆了,这个男生,王雪以身子带出来的男生,居然一天—个样,红白发亮,真真一头混血种马了,生性木讷配上端庄英俊,竟是一尊立地小活佛样子,和和蔼蔼—脸羞怯微笑,孟丽一时间自惭形秽,怯怯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丽妹,姐让我来看你…柳月坐下,握住孟丽一只手。

是…姐…哥…是姐…让你来的…孟丽缩着肩,惊鸟似的。

是,丽,是姐让我来的,丽,你,不欢迎哥么…

哥…孟丽一下拉住了柳月另一只手。哥,我,不配,不配,姐这大度,丽不配,哥来看我…

丽,妹,你有什么错,你心诚,你期肦好生活,期盼幸福,你有权,丽妹,你心,冰清玉洁,你沒有错的。

哥,你都知道了…你,不嫌妹,穷途末路么…不嫌…妹脏么…孟丽哭了。

妹,丽妹,我姐说了,我对我姐是弟,我对你丽妹是哥,咱都是亲人,亲人,就该有亲情,姐让我拿你当妹,拿你当打小的情人,丽妹,你对哥,永远是冰清玉洁第一次,第一次那种亲情惑觉。

真的么?哥?真的么?妹…给哥磕—个头,也代为雪姐磕头了…孟丽起身真的要磕头。

柳月一把拉住说:丽妹,要这样,哥就坐不下去了,为什么呢,哥妹平等,妹的心,哥打型知,哥该谢妹的。

哥呀…孟丽低咽一声,一下躺在柳月怀里,抱上了柳月的头。

柳月抱着孟丽抚慰一阵说:丽妹,姐说你身子受了亏,让我来为你恢复恢复皮肤,丽妹,姐现在研制出一种能让女生皮肤回归童颜的美体霜,哥用此霜为你敷润美体后,保你身子从上到下一如初中时候鲜嫩,连下体都能恢复到初处前,还你一个原女处。

柳月用了一个小时时间,为孟丽作了敷润美体,孟丽娇秀的身子一下子鲜亮如初,连下体白金门户都紧到处女时候。

丽妹,你着,效果行么?

行,哥,太好了!比此前在初中段还好,丽现就是婴儿体了。孟丽摸着细腻的身子叹赞。又问:哥,姐这一剂敷润美体霜,能卖多少钱?

柳月说:现在是,一分不值,因,它无可有市场许可,姐打算,咱姐弟哥妹联手等机会,将来用它让大众受益,这是姐一雄心勃勃计划,雄心勃勃,丽妹,你愿意加入么…

哥,我发誓,去对姐发誓…

丽妹,不用,姐相信你的,咱们,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了,丽妹,穿上衣服吧…

怎么?哥,还要我穿衣服?哥,你不住下陪妹么?姐不许么…孟丽呜咽了。

姐许,可,哥,怕亵渎了妹,妹太娇柔了…

哥,只要,你不怕妹亵渎你,哥,你来,妹要…就要…孟丽说着拉过柳月,并顺手为柳月脱去衣服…

哥,来,妹,就要…孟丽撒娇的拉着柳月,就要要要。

柳月抚着孟丽娇秀的胸,娇秀的腹,纤细娇嫩的双胯,象看一件精美至极的艺术品,爱不释手。

丽妹,原想,冯瑛娇秀,你比他更娇秀,姐身子是亮艳,亮艳的让人炫目,你,冯瑛,一个一种别样娇秀之美,娇秀的可食可餐,女生,是上帝的杰作,伟大的上帝,怎么就造就了这么美的女生美体,上帝杰作,不同又同的唯美杰作…

而孟丽使劲抱着柳月的头,下拉下拉,要要要要…哥,你,也是上帝的杰作,妹要哥的杰作…

柳月怜爱地介入孟丽娇秀的双胯间,象品味—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慢慢地下压,楔入…

孟丽哦了一声,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抱住抱住…

第二天上午,王雪为首,柳月孟丽三人一起,对柳月拟出的雪牌护肤美体产品名字,逐个推敲,并且决定,最近期间,由冯瑛中介,邀瑞艳也加入这个美容美体团队来,这样团队就有了孙娜在外,王雪、冯瑛、孟丽、瑞艳,四位同令同命女生,进而,把这几种不同品牌美容美体美肤产品,首先在王雪在内的四名女生不同体肤上,各逐一反复使用试用,以确保产品的天然性,奇效性,稳定性,无副作用性。为将来上市夯实基础,百分之二百从给消费公众创造最大受益利好中,赢得并占烦消费市场…

为什么邀请相识很短的瑞艳加入,而搁置相处更长更早的孙娜呢,其中原因王雪柳月当然自知,但孟丽冯瑛不甚明自了,因此,当冯瑛孟丽就此提出疑问时,王雪作了详尽解释。

王雪说:孙娜人很好,同学同窗数年,相处间热情热心,诚实直率,和合友善,但孙娜出身局长家庭,生活一路顺风,从未受过歧视屈辱创伤,很难了解久被伤辱的乡下女生心中,那种希求有独立尊严生活的迫切创业感,而瑞艳和我们则是同命同运,同祥有一颗希求女生尊严的迫切心,—经加入便是铁杆同路人,就这么简单。

因瑞艳此前并不了解王雪团队的运作主题,仅仅为找秦伟伟,弄清王雪绢书上记述的身世,那天受邀为王雪柳月冯瑛三人带路间,大家共同相处过一天,期闻尽管王雪瑞艳都表示出诚挚友爱,但毕竟还未做过具体深谈,而在王雪团队中,瑞艳最迷最奇,第—最想接近的是柳月,瑞艳太想知道柳月和他邂逅的那个,神秘又决定了他命运的一晚。

因而周六这天,王雪柳月冯瑛孟丽四人笑议着,为柳月瑞艳设计了一幕美妙的喜剧插曲,当晚让冯瑛从红星小学来和孟丽住,让柳月悄悄住进红星小学冯瑛的宿舍,而瑞艳每晚必到冯瑛寝室找冯瑛聊天…

冯瑛说:姐,正好,瑞艳约我周六晚别外出,他有要紧话给我说,这样子我来这住,月哥哥去我寝室住,晚上瑞艳去见我,两个人正好不约而同,见面碰了头。

王雪笑说;这下更好了,不怕扑空见不到人,去吧,月月,今晚上你可以向你那位受害情人赎罪了,把团队产品带上,先为他美美体,然后,把团队主题,详细给他说说,另外,把以后,咱姐弟妹五人间,以后怎么个别爱相处,也给他简略简略,看他可能接受。冯瑛,孟丽,你们俩说,这样行么?

冯瑛孟丽看柳月各捂嘴—笑说:姐,尽有姐作主。

当晚临走时,王雪为让柳月放心,特亲手为柳月准备好该用的美体美肤霜,递到柳月手上说:去吧,傻子,好好安慰安慰瑞艳,受那么大伤害,有你一份罪恶。瑛,丽,你俩送送这傻的。

冯瑛孟丽送柳月出校门,分手时,冯瑛按既定暗示孟丽一眼,孟丽拍下柳月说;月哥,你去吧,我俩回了,听瑛瑛说,瑞艳可漂亮了,今晚见了瑞艳,可别忘了瑛瑛丽丽,你的俩个苦妹妹了。

柳月说:好了,好妹妹,你们俩回吧,哥忘不不妹妹的,只是,今晚后,哥又多了一个大姐姐了。

自上次为王雪姐弟带路见秦伟伟后,瑞艳—直想单独见柳月一次,作—次长谈,赎赎那天晚上,给自已带来灭顶之灾的大过错,但一直沒有机会,自已要教学,一周七天有六天都在学校笼套里锁着跳不出,周六周日有一天一晚时间,而柳月又挂职财政局,出沒不定,他更不愿去财政局见柳月,怕碰上辛晓芸这位把他赶出辛家的管家婆。期间一直为无机会见柳月促膝深谈忏悔,忧郁烦恼,因而瑞艳决定,本周末直接托冯瑛冯老师传话给柳月,希求近期约—时间见面,让他一吐忏悔苦衷,求得柳月谅解,以后再无纠结,如姐弟—样相处出入,瑞艳认为那晚是他对不起柳月,只要柳月不嫌弃他,他情愿甘愿拿自已身子补报救赎。

周六下午六点,柳月赶到红星学校时,象往常一样,红星学校基本人去校空,教职工都回家去渡周末,柳月本想早点来主动先见瑞艳沟通,看瑞艳寝室锁着门,知道瑞艳也回家了,但因瑞艳事先和冯瑛有约定,周六晚上有话对冯瑛说,所以柳月想晚上瑞艳一定还会回校来,六点七点也就—个小时时间,于是柳月就先打并冯瑛寝室,等傍晚时瑞艳回校时再说。

下午五点时,瑞艳见冯瑛出去未回,想冯瑛是去逛街了,因想晚上要和冯瑛说话,便也转去街上买了一包瓜子,—包饼干,做晚上和冯瑛聊谈时的小点心,瑞艳在街上转了—圈,看看近七点了,想冯瑛可能该回校了。便返回了学校,先看—眼冯瑛的寝室门,见锁已打开,知道冯瑛已经回来,便打开自己寝室门,然后去叫冯瑛,想让冯瑛来自己寝室说话,说—阵困了,就和自已作伴,睡在自己寝室算了,反正周六学校没人,—个女生睡很单调。

瑞艳走过去敲了下冯瑛寝室的门,见门虚掩着,即推门而入。一看,冯瑛床上躺着—个长大男生,瑞艳正要后退,那男生忽然直起身喊:姐,你回来了。

瑞艳定晴一看,男生不是别人,正是他希求见面深谈的柳月,—张红红白白的脸,口喊着姐对他微笑。瑞艳猛一侷促,后退—步略显惊讶问:咦!怎么是你,冯瑛,冯老师去哪了?

姐,你坐,冯瑛,我妹,今老家又来一个妹,冯瑛和他久不见了,就去农大和那位妹作伴说话去了,我呢,今晚只好来他这里住,姐你帮过我的大忙,我也正想借机会和姐说说话,好谢谢姐,来一看姐不在,正失望呢,正好,姐回来了,姐,你不忌讳我吧?

瑞艳自觉那晚心里对柳月有愧,听柳月坦诚来意,心是倒毫无纠葛,又姐姐姐的连声喊,本来意在要冯瑛约见他,现倒天赐其便了,正好今晚把话说透,于是放下手中的瓜子饼干坐下,惨然—笑叹—声说:弟,姐就称你弟了,姐怎会忌讳你,姐本来今晚约冯老师说话,就是要冯老师约你和我见面,姐要好好向你忏悔那晚,姐的举止让你蒙受羞辱…说了不由满脸羞红,泪也流出来了…

柳月急进前一步说:瑞艳姐,姐要再说为那晚向弟忏悔,弟就该千刀万剐了,是弟对不住姐,是弟害了姐,若不是弟,姐也不会有那晚失误,是弟进门就先挑逗引诱姐,喊姐嫂子,搂姐身子,又几次碰姐的胸,还挑逗要姐和弟睡,勾引姐在先,至姐被弟引诱勾引失误,都是弟的罪过,后姐不计弟的过失,又帮弟找人带路,弟说过,要谢姐,要向姐赎罪,要给姐磕头,弟现在就为这两件事,给姐磕头…说了双腿—曲跪下就要磕头。

瑞艳—见哇一声哭出声来,双手环抱拉起柳月说:月弟月弟,你这是要姐去死呀,你不站起来,你要给姐磕一个头,姐就立马碰墙死了…说了强拉柳月站起来,抱住头哭了起来…

柳月安慰说;姐,既不让弟磕头,姐也别哭了,快坐下,咱姐弟俩好好说会话,弟有好多话要对姐说。

瑞艳哽咽说:不,让姐再抱会,姐要多抱弟一会,也不屈了那晚姐身子让弟蒙羞…说了抱住不放。

柳月说:姐再说姐那晚让弟蒙羞的话,弟越不敢让姐抱了。说着挣脱出来。这下瑞艳更哽咽的悲了,见柳月挣脱开去,想柳月必是嫌自己于少庄兰两年间几次打胎,恶心自已这脏身子了。一转身啪啪打自已两耳光哭着说:我好没羞,自已这被人揉残的脏身子,也配抱弟的好干净身子么。

柳月一见又愧又急,赶上前一把抱起瑞艳在怀里说:姐呀姐呀,我柳月要有此想,出门就死,姐一身是伤,伤中就有弟的罪恶,姐呀,弟抱姐在弟怀里,看弟可是嫌姐,弟怀里的瑞艳姐,是弟仙女一样的神仙姐,姐只要不嫌弟粗丑,弟就这样抱住姐,姐,别哭了。说着,柳月想起瑞艳受那许多伤害,又愧又痛也哭了起来瑞艳听了,柳月知情懂心入骨入髓,任柳月抱住,头埋在柳月胸前哽咽诉说:弟呀,姐咋不早遇见你,弟呀,你是姐天下第一知姐的人,说了,觉柳月的泪扑嗉嗉滴落在头上,又愧又不忍,仰起脸说:弟,姐不哭了,弟也别哭了,说着拿手为柳月试泪。又说:弟,放下姐,抱着累着弟了。柳月说:姐,我不放,我放了,姐又说弟嫌姐了,姐,弟害你自已打自已两耳光,你也打弟两耳光,让弟赔补。

瑞艳听柳月厚道的傻痴,—点没有轻佻做作,要试试柳月对自已的心,可有真的喜欢,抹下泪说:弟,你喜欢姐么?那晚你一进屋,就抱姐碰姐的胸,还说要和姐睡,是真喜欢姐,还是和姐洞房开玩笑?

柳月说:姐,你美的仙女样,那男生见了不喜欢到骨到肉,弟也是男生,本性相同,看是玩笑,实则是喜欢姐喜欢的疯了,所以就勾引的姐后来,举止失措了,弟说弟对姐犯有罪,是真心的。

瑞艳含泪—笑说;就算那晚有弟勾引姐的错,姐不怪你,姐也喜欢你,那晚,姐没让你碰到姐胸,弟,你真喜欢姐,弟…姐胸,今给弟,任弟看,任弟喜欢喜欢姐,姐才信你不愧你,你会么?

柳月迟疑一下说;姐,那样,弟怕更对不住你了…

瑞艳叹—声说:知道你不会,你还是嫌姐,你可知,姐那晚那样对你,就是姐特喜欢你,可你不碰姐,才真是对不住喜欢你的姐我了,是姐贱…说了又手捂脸哽咽起来,柳月无可提辞了,抱瑞艳放到床上,坐下抚瑞艳胸说:姐,可是姐说的,弟就碰姐了。

瑞艳几把解开胸扣敞开胸衣,坦露出双胸说:弟,你碰姐吧,喜欢姐吧,姐要你的。

瑞艳虽几经少庄兰蹂躏,但毕竟正值青春,双胸敞开间,仍不失青春女性馥郁芬芳点麝之香,柳月手抚上说:姐,姐把最贵给弟了,弟谢姐冒犯姐了,说了手抚看瑞艳双胸摩挲,他想感觉感觉瑞艳的皮肤,瑞艳是过来人,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把按下柳月的头说:弟呀,好好喜欢姐下,让姐感觉。

柳月知道,此时女生最喜欢心爱的男生吮舔双胸,便随瑞艳的手势低下头去,—有抱愧,二有感激,着实贴上柔柔轻轻吮舔摩挲起来,才一阵,瑞艳折起身猛拉柳月上床,揽在怀里说:姐的弟,姐喜欢的弟,姐,要给你了,姐给冯瑛冯老师说过,情愿嫁给你一天,做你一天妻子,姐死也不亏了。弟,你给姐脱光了,姐今就嫁给你一晚,做你一晚妻子,姐今晚是你的了。说了几把解开柳月的裤子,伸手抓住柳月下体,握手里摩挲着又哭了。

瑞艳哭说:弟,你别嫌姐下贱,姐这处女身子,给姐不爱的人伤害过多少次,姐不爱他也要强受他发泄,为了那个吃饭户口,现姐抱上了姐心爱的人,也爱姐疼姐的人,姐要,真夫真妻一样,把真爱享受个够,弟,别嫌姐下贱,姐要享受次真爱,弟,你让姐享受个够,姐,求你了…

柳月说:姐,弟谢姐给予弟爱,弟今来受我雪姐所托,一来安慰姐,二来看姐的皮肤,弟带的有顶级美体美肤霜,我雪姐要我征得瑞艳姐你同意后,为姐你好好敷润美白美白姐皮肤,来,姐,先脱光了,让弟先看姐的皮肤。

瑞艳迟疑说:你可是看姐皮肤不好了,就不要姐了,不给姐爱了?

柳月说:姐,姐对弟这心,要那样看了姐放弃了,弟还是人,后还怎么于姐再相处。

于是瑞艳就由柳月脱光衣服,呈大字躺下,柳月看瑞艳胸说:姐这胸,也皱了,腹部皮肤也有皱。又看瑞艳下体说:姐下体,唉,必是因姐几次打胎,也皱老了下垂松弛了,姐通身皮肤呈暗红色,这是姐心情一直不好,导致皮肤色泽老化了,不过,弟用美体霜为姐敷润后,一两天内姐胸姐腹姐下体,都会恢复到姐少女最佳时候,那时姐的皮肤一定是又红又白色,细腻白嫩的。又摸看瑞艳双胯说:姐这双胯还足够细腻,姐这下体双唇,应当于姐双胯一样细腻才好。说着双手掀了掀瑞艳下体双唇翅几掀,又合了几合。瑞艳呀一声猛伸手拉柳月入双胯间,用力夹住说:弟呀,别玩姐了,姐要想死了,弟,先把爱给姐,随后再为姐美体美白皮肤吧,姐受不了…

柳月只好如邀上身,这种沟通,是最能让男女生痴心同心—体的。不过,他仍象在爱—至贵的艺术绝品,慢慢的轻轻的,生怕弄坏弄皱了艺术品似的,既怜爱又负罪的心思,那种温情爱抚,是瑞艳从未享受感触过的。瑞艳此前感触的是少庄兰兽性的蹂躏撕裂发泄,何曾受过这种真爱的关切呵护…

哦哦!哦哦!弟呀,姐,姐瑞艳,一生都是弟的了…瑞艳轻哦着,紧紧抱住柳月,颤抖着,直到浑身汗流…

这一夜,柳月详细向瑞艳解说雪姐的商业雄心,筹办计划,争取创建一份独立的有尊严的生活,以此挤身城市,不再受户口之辱。接着,又向瑞艳详尽陈述了,姐弟妹团队几个人怎么别爱相处,团队以雪姐为首,冯瑛,孟丽,终身不嫁,同结为姐弟妹叠加情人关系,共享情爱,共享生活。

瑞艳抱柳月说:弟,姐知道,冯瑛冯老师基本都给姐说了,就这样子,姐也终身不会再嫁男人了,除弟外,姐不再伺候任何臭男人,咱姐弟妹们以雪姐为首,组建一女系家庭团队,你情我爱亲情共享,快乐生活—生什么都有了。

周六晚柳月安抚了瑞艳,王雪己知瑞艳可同心共赴了,周末中午,特邀瑞艳,集齐冯瑛孟丽两人,王雪柳月冯瑛孟丽瑞艳,姐弟五人共进午餐,午餐前效古人拜了同生共死五姐弟,为进军化妆品商业王国共进退,一女系团队生死亲爱凝结凝成,饭后,五姐弟正在运筹说议,忽听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接着人影—晃,孙娜—头撞了进来。

孙娜一进门抱住王雪就哭,—边哭一边说:姐呀!天塌了,柳月要读的音专建制学校撤销了,所有大学的推荐选拔建制全部撤销,要恢复高考制度了,姐呀,咱这个工农兵大学也撤销了,又退回高中建制了,我爸,又奉调别的城市了,姐呀,这可怎么办呢?我的柳月,我身子都给他了…

王雪五人听了—齐大惊失色,这就是说,现行体制要大变了,王雪惊的不是孙娜把身子都给了柳月,也不是惊的孙娜爸要调离了,而是在惊,这个大变化,对自已姐弟妹五团队,自已拥有的产品前景,是喜?是忧?是利?是否?该怎么依势排版确定…

王雪反应极快,当即对柳月说:月,你快去见辛晓芸局长,问明情况,我们在这和孙娜研讨你们俩的事,下午,我去外贸局…王雪命令口吻。

柳月也知事情重大,对孙娜点下头出门就走。留下王雪孙娜孟丽瑞艳四人,说孙娜柳月的事。

王雪问:娜娜,你先说说你的打算。

孙娜说:我有什么打算,音专撤销了,又不许推荐选拔了,柳月就什么也没了,我爸周三就要调走,我只能随我爸走,可柳月怎么办呢?我舍不了又带不走,我家又沒他的户口,悔不早点结婚了。姐,你说怎么办才好?说了又哭。

王雪说:这件事,国家大事,谁也挡不了,你和柳月的事,第一,这次你要听你爸,听孙局长安排,第二,就咱姐妹而言,也不算啥大不了的事,你不是说又恢复高考了么,柳月不能读音专,还能参加高考,高考上了,还是大学生,你和柳月还是恋人两个,你就随孙局长调去了别的城市,相互连系也是一样的,接下来的事实是,你只管随孙局长走,你们一家,不走也无可能,柳月呢,只能留下准备高考,以后的事怎么发展,你们俩旧以连系安排,什么都不耽误,娜娜,你说,姐说的对不?

孙娜抹抹泪说:姐,也只有这样了,柳月留下高考,以他的聪明,一考准能考上,要说,比死等一个音专,还更有把握,姐,我回去就这样对我爸说,走时,你要让柳月送送我…

王雪说:这当然,我也要去送你的。

孙娜泪眼一笑说:不让姐你参加送,你—去,柳月又不敢和我说话了…说着抹着泪低头似哭似笑的王雪说:好,我不去,你们俩好好说说离别话吧,姐想,不久就又会再见的…

一周后,孙娜一家随孙局长远调搬迁他市,一月以后,改革开放谜底彻底揭开,柳月王雪得辛晓芸辛家,自上而下大力协助,柳月以挂职工农兵大学生身份,正式任财政局第一副局长,王雪以同等身份,升任外贸局副局长,姐弟俩并不以任职局长而特别高兴,他们俩高兴的是,他们拥有的品质特优的宫廷《内闱秘笈》护肤养颜产品,终于有机会有道路,去法欧化妆品护肤市场一博。第一个厂地厂址,姐弟妹五团队商定,去世界高端护肤品之乡,法国,爱丽舍宫旁…

王雪、柳月、冯瑛、孟丽、瑞艳,几位为商品粮城市户口,被商品粮城市户口,折腾的伤痕累累的校园青春女生,一别爱的女系团队,开始了他们青春的另一博,憧憬打造,属于女系五团队自已的,化妆品市场的商业辉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