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粉战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水临枫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红粉战驹 红粉战驹

    《红粉战驹》,主要写一个下贱的老百姓,从一个临时工,混到黄界大亨,其中印黄书、制黄蝶、开洗头房、开嗨吧、做桑拿,直至做到母兽休闲农场,以美女做为发财的工具,极尽凌辱。主人公勾结黑道、白道、红道,逼良为娼,实在太黄了 我是采花狼,得意便猖狂,胸中浩气冲宵汉,腰下青萍射斗牛,采尽天下绝色美,枪挑万朵琼粉芳,黑道白道横着走,红道蓝道任我游,黄金诱美女,美女结高官,一朝梦醒幽州台,天下落花如雪乱。!!!

    水临枫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红粉战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粉战驹》,是作者水临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红粉战驹》,主要写一个下贱的老百姓,从一个临时工,混到黄界大亨,其中印黄书、制黄蝶、开洗头房、开嗨吧、做桑拿,直至做到母兽休闲农场,以美女做为发财的工具,极尽凌辱。主人公勾结黑道、白道、红道,逼良为娼,实在太黄了 我是采花狼,得意便猖狂,胸中浩气冲宵汉,腰下青萍射斗牛,采尽天下绝色美,枪挑万朵琼粉芳,黑道白道横着走,红道蓝道任我游,黄金诱美女,美女结高官,一朝梦醒幽州台,天下落花如雪乱。!!!

《红粉战驹》 第六章 尘埃落定(大结局) 免费试读

一年后,乱尘飞散,尘埃落定,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源汉清外有朱清蒲、罗国平、薛东建的大军支持,内有我的国安协力会的鼎力,终于敢北上帝都,做了元首,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接管了全军军队的大权,以免象上任那几个呆B一样的被人肆意的宰割。

我呢!通过这次混水摸鱼,国安协力会得到迅速的发展,旗下带枪的兄弟有六十三万,各种企业上万家,经营军火、走私、毒赌黄等等各种偏门的赚钱生意,天下无人能治。

占地二千四百亩的延庆谷,已经成为飞狼谷的北方基地,翻建一新,里面全是从全国各地精选的美女,随便带一个出来,也是绝色,帝都那么多驻京办和各色衙门,中国各级部门又贪得厉害,在帝都赚钱,要比在南天容易上千倍,而美女又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达官贵人的必须消费品。

豪华奢遮的延庆谷,并不公开对平民百姓开放,而是采用会员制,会费是一张卡一亿人民币,尽管如此,延庆山庄的会员卡,还是一卡难求。

下午三点多钟,一阵直升飞机的轰鸣过后,延庆山庄又迎来了帝都新一批客人,这些客一进谷口,就被衣着性感的美女经理接着,束手请他们登上马车。

有常来的客人,嘻笑着伸手就去抚摸这些女经理高挺的乳头,美女经理宛若未觉,由着那几只怪手,在自己雪白嫩软的身体上狎玩。

更多的客人被拉车的美女吸引,忍不住上去细细观看,渍渍赞叹,拉车的,全是身材丰健的美女,被扮做母马的样子,赤裸的身体处,纹着妖异的纹身,两个两个的拉着轻便豪华的车子,小嘴时含着精钢的嚼铁,衩扣在豪车上温驯的等待着客人。

这里长得最丑的,都是四极极品销魂的美女,身高都在一百七十公分以上,就算以前不是奶大腰细,被飞狼谷抓来后,也改造的奶大腰细,而这些走在街上,回头率狂高的极品以上的美女,在这里,只能被当做拉车的母马或是看门的母狗,亦或是迎宾的站兽。

更令我开心的是,延庆山庄这第一批最赚钱最好的母马,除了饮食化妆以外,根本不要我花大价钱养着,为什么?她们全是学生暴动的逆党,不是被飞狼谷的兄弟带来,她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被枪毙的命。

源康恒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雪肉粉股,咂了一下大嘴,笑道:“他妈的,真是天堂呀!老子的天上人间若是开业,一定要选比这里更好的贱货!”说话间,裤档下面的东西,已经不受控制的挺了起来。

只见面前长长的青石路边,站满了美女站兽,穿着性感的衣物,奶牝尽露,任人观赏狎玩,后面跟着的人,有人已经受不了,伸手就去抚摸拉车的母马,在她们的暴露在外的奶牝上肆意狎玩,引来一声声性欲难仰的马嘶。

源康恒回头对候伯建笑道:“这里想怎么样都行,你们请随便!”

年方三十的候伯建,是中央五老之一的候上杭的孙子,一张吊脸早已经憋得通红,摸着牝马的妖嫩的粉牝,对边上侍立的女经理道:“把她解下来!”

女经理一笑道:“这些母马,是最贱的,不必解下来,老板尽可以肆意的玩弄!”

候伯建忽然觉得这女经理面熟,想了一下,试探的道:“你好像是赤——?”

女经理一笑道:“不错!我就是赤山舞,前国安军刀之一,现在叫做李宗华,退役后在这延庆山庄做经理赚钱!”

候伯建脸色一寒,延庆山庄果然藏龙卧龙,竟然聘得前国安军刀做事,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在此地乱来,岂不是和找死差不多,不过若是交足费用玩女人,看来不会有事,当下一笑,摸着那匹牝马雪白丰健的肉体,就令下弯下腰来,探手一抚,那牝马被他摸得鸿沟里已经泛出蜜水来。

候伯建左右看了看,发现进来的人都各行其是,各自找感性趣的美兽狎玩,根本没功夫看他,当下拉开裤子拉链,试探的把早已硬直的玩意儿,慢慢的捅进了那匹异常妖丽的牝马穴中。

这些牝马,平日里就是替人拉车的贱物,虽身体内部有被补以极强的春欲,但很少有客人用真家伙捅她们,她们要想泻欲,只有等半夜被解下来后,跑到院中暴天的木驴上解决。

候伯建的鸡巴一捅进那匹牝马,那牝马立即受宠若惊,极力巴结的迎合的着肉棒,娴熟的沉腰蹶臀,以一种极淫贱的后进姿式,完全暴出如鲜花般绽开的肉穴,主动的吸夹入妖嫩肉穴里的阳物。

这些牝马虽然下贱,但肉穴都被调教成厉害的妖器,她这一讨好的迎合,候伯建立即感觉到一种销魂的快爽,不是鸡巴慢慢捅进肉穴,而是肉穴媚肉主运的收缩,一寸一寸的吸进鸡巴,自龟头到被夹住的部份,有如一只滑腻颤韧的小手,紧紧的握住肉棒。

“爽——!”候伯建情不自禁的道,双手扶住牝马没有一丝赘肉的挺滑后臀,鸡巴狠狠的捅入了肉穴,快意的达伐起来,随着身体的运动,扣在牝马身体上的铁环锁链,一齐响了起来。

这一匹牝马被候伯建干着,和她关排扣着的牝马由于链锁的关系,也不得不沉腰蹶臀,听着同伴快乐的浪吟,完全暴露在空气的花穴,也跟着收缩翻卷,晶莹透亮的淫汁,一阵接一阵的涌出穴口,顺着丰腻的大腿往下流。

候伯建只支援了五分钟,就受不了,狂涌的精液彪出,把那牝马的美穴,糊得一穴都是,望着发软的鸡巴,候伯建尴尬的抖了又抖,很不甘心的收进裤中。

女经理见候伯建完事了,拿起手上马鞭,“啪——!”的一声肉响,皮鞭毫不留情的抽在两匹牝马高高蹶起的嫩穴缝中,喝道:“别死含着,都替我排出来!”

受了精了牝马在皮鞭的指挥下,忙不叠的收缩牝肉,然后猛的弹出,将候伯建射在她体内的浓精喷出体外。

女经理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嘀咕道:“今夜又得费事刷马了,唉——!”

候伯建两个月前,听太子党内部说起延庆山庄后,早就想进来一观,奈何飞狼国际的硬得不象话,想进延庆山庄,非得要两个延庆山庄的资深会员介绍,除此之外,还得预交一个亿的费用。

钱对于太子党员来说就是废纸,根本就不是问题,介绍人就难了,好不容易找到源康怀和薛红卫两个,才把这事解决了,今天第一次进谷,果然是大开眼界,到此方知道,原来女人是可以这样玩的。

源康怀算得是飞狼谷的半个兄弟,别墅里还有养着飞狼谷的两个绝色尤物吴丽、陈倾两个,算做是外室,以娱枯燥的生活,坐上马车后,也不去第一次进谷的候伯建了,一抖缰绳,得意洋洋的道:“驾——!”

两匹牝马抬首扬蹄,雪白的身体,映着妖艳的纹身,奶牝微颤,拉着源康怀,在青石铺就的路上小跑起来,穿着高跟蹄靴的肉腿,有节奏的踏在青石路上,发出一阵好听的“踢踏”声,原来这些青石全是镂空的,拉车的牝骊又高矮差不多,蹄子的落点都是一致的,跑起来之后,乳头、牝唇处挂着的银质马铃,跟着发出一阵阵销魂的淫糜之声。

路两边的美女,露着雪白的大腿,丰乳颤动,以标准的姿式站着,不言不动,接受客人的各种检验。

源康怀知道,路上站着的这些,虽是美女,但都是B货,真正A货,全在大厅里,心中想着那些A货的美貌和销魂的肉体,忍不住在小跑的两匹牝马雪粉粉的后背上,各加了一鞭,“啪啪——!”皮鞭暴响,抽在慢跑的牝马粉背上,挨了鞭子的牝马,粉背上留下一道红痕,忙不叠的奋腿扬蹄,四只粉蹄狂奔,跑得更欢了,把车子拉得飞快。

如体育馆似的庞大巨厅里,果然是红粉的天堂,全是妖孽级的货色,这些用做性交的骚贱美兽,穿着各具特色的性感衣物,按山庄的规举,各行其事,并不看进来的客人。

源康怀跳下马车,两只看门的小母狗围了上来,赤着全身的雪肉,在他的脚边呜呜咽咽,夹在菊门里的狗尾直摇,以示友好。

源康怀见旁若无人的掏出坚硬的鸡巴,立即就有小母狗扑了上来,毫不知羞耻的张开温暖的小嘴,抢着含唆源康清肮脏的鸡巴。

源康怀顺手牵了她颈中的链子,再把鸡巴往她的小嘴里猛的捅了捅,恋恋不舍的拔了出来,他怕自己忍不住泻了,漏了厅里更好的东西。

源康怀步入宽阔豪华的大厅,一眼就看中一对身着豹纹装的双胞美女,顶多十八九岁的样子,浑身上下,如粉妆玉琢一般,正伏在一处水池边,屁股蹶得高高的,大腿根叉开,露着粉红的牝户饮水。

说是豹纹装,其实窄小的可怜,准确的说,只有手上的连肘手套和脚上的过膝长靴是完整的,至于掩到胸前和夹在肉胯内的衣物就变态了,穿了等于没穿。

源康怀跑上前去,伸手就去摸其中一只母豹,却引来一声狂野的妖啸,再一看水池里,哪里是什么水,而是一池的上好米酒。

一旁跑出美女经理,却是赤银蛇,向源康怀笑道:“贵客似乎是看中了这对母豹?真是好眼力呀!不过她们两个野性难驯,我去拿项圈来,玩的时候,千万记着别叫她们伤着了!”

源康怀大笑道:“我就喜欢野性难驯的,不怕她们伤了我?”

赤山舞笑道:“不是伤了您的身体,而是伤了您的元阳,这两个东西,都是名穴,年方十六岁,正是性交的大好年纪,床上可猛哩!”

源康怀逞能道:“我就喜欢床上猛的,立即拿项圈来,好让我在她们的穴内放炮!”说着话,眼光一瞟,竟然又愣住了,只见楼梯的拐角处,立着一个全身黑丝的绝色美女,大腿修长,小腰儿一握,黑丝开档处处露出的私牝里,跳动着两个耀眼的银环,几情万种的立着。

赤银蛇拿了皮质的项圈过来,按住两只乱跳的母豹,摸着后颈扣上项圈,一转眼,却见源康怀跑向了梯边更加妖骚的美兽,不由一笑道:“首长!这两只母豹还要不要了?”

源康怀头也不回的道:“唔——!替我扣好,我玩过这个后,再来搞她们!”说话时,已经走到了那黑丝美兽的边上,一把揪住秀发,就把鸡巴往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里捅。

黑丝美兽被人见面就按着口交,并没有一丝丝的反抗,迎合着源康怀的手势,温驯的跪伏在地,张开小嘴,含住了那条腌脏的鸡巴。

赤银蛇把两只母豹扣在石柱边,母豹颈间的项圈,和石柱间的铁环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逼着两只小母豹头下股上,尽情的向男人展示着自己迷人的私穴。

帝都王府井最豪华的大酒店,我完成了人生中的婚姻大事,不但是一娶双妻,而且这两个美妻,是中国太子党和八旗子弟中传说的天娇国色——相龙娇、姜文娇两个,结婚当日,场面比建国时还热闹,我家的老头老太坐在正席中,自始至终都没回过神来,依老头的想法,这辈子我能混个工作,吃饱肚皮就算是万幸了,哪里能想到有这样的荣光?不但结婚了,还是两个天娇国色的小龙女,这好象是中国的婚姻法所不能容许的。

对此,我回答老头,中国没有法,老子就是法,枪杆子就是法,如果一个人杀了一个人,当然就是罪犯,但是一个人如果宰了一万个人,那就是英雄了,如果象毛大粽子一般,宰个数十万、上百万人,那就是伟人了,自古以来,不都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候”吗?

热闹过后,自然就要做正事了,帝都王府井飞狼国际大厦,坐满了飞狼谷的首脑,从各处聘请来的美女,穿着大红绣金色龙边的、下摆的叉直开到大腿根的旗袍,露着如粉蝶般的藕臂,穿梭在各个兄弟之间端茶送水,间或有兄弟相中其中一个,立即当场拉了过来,搂在怀中狎玩。

被狎玩的美女都是承欢带笑,任男人在大厅广众之下上下其手,她们全是妖狼模特队的模特,又或是飞狼影视的签约艺员,为了得到名利,都是心甘情愿的向飞狼谷的兄弟,奉献自己雪白的肉体,中国自此,已经完全进入笑贫不笑娼的黄金年代。

我得意洋洋的坐在大厅的正中位置,牵着雪花兽的鼻环,雪花兽身着一身连身的黑丝大网眼紧身衣物,公然露着奶牝,雪白姻体上一身诡异的纹身,我由着她讨好的在我的档部钻进钻出的舔舐,时不是拍拍她被黑丝包裹得紧紧的粉背,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无边的快乐。

我望了望两边沙发各带牝兽的兄弟,咳嗽了两声道:“各位兄弟!”

我一说话,大厅内顿时静了下来,各自丢开正在玩弄的美兽,等待我的发言。

我作了一个手势,令雪花兽站起身来,立在身后,然后高声道:“飞狼国际经过一年的准备,终于可以全面开张了,自此以后,将会有一个黄色大中国展现在世人面前,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老子要把组织结构重新调整一下,请各位按令执行!”

两排沙发上的兄弟一齐鼓掌,实际上,在正式宣布之前,许多事情,都是已经沟通好了的,否则的话,这帮兄弟还不吵翻天去?

我伟人似的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等众兄弟停止了喧哗之后,才高声道:“飞狼国际暂定为七个公司,八个大堂口,为了摆脱旧社会的毒瘤,我们以后的堂口,全部以庭来称呼!”

肖步挺笑道:“只要不是后庭就行!”

众兄弟一起大笑。

我笑道:“行了!少扯淡了,说正事呢!先说七个公司,大家最不看好的狼谷软体公司,现在也开始赚钱了,就令江媚,任狼谷软体公司的总经理,香港的兄弟麦青河、刘美云为副总经理,他们两个一个管技术,一个管行销,各位兄弟,可有异议?”

电脑软体公司,在当时的大陆,根本就没人看好,所以这以后的一大肥肉丢给江媚,并没有一个人反对,一条声的表示同意,但是没想到的是,在以后的岁月中,狼谷软体公司却是合法的赚大钱的生意。

我笑道:“积仁医院本来是要让给叶老鬼的弄的,但是叶老鬼推出了沈莉,说她这几年,已经和国家医疗部门的各个口子都混熟了,那么这个积仁医院就交到沈莉手上了!”

宋学东笑道:“这些细枝末节的,带过就算了,狼哥说后面的重点!”

在宋学东看来,就那几个小医院,能搞什么大钱,但是奇怪的是,沈莉的医院和江媚的软体公司一样,在今后的岁月中,也是大赚特赚,努力的从人民的口袋中,掏了数不尽的钞票。

我笑道:“朗建国际地产有限公司由老六冯信管着,迅狼物流总公司交给老七瘦狗马小亮,妖狼模特公司,交给老八汪阳,飞狼科技影视传媒娱乐公司,交给老九孙强勇,野狼国际旅游餐饮公司交给胡二德,各位兄弟可有异议?没异议的鼓掌通过!”

众兄弟一齐鼓掌,表示通过,这五个分公司全是目前能赚钱的买卖,旗下还能集中大批自动送上门的美女可供玩弄,面子上又不违法,所以我给了从小就跟着我的几个兄弟,自此以后,是凡我们兄弟看上的明星美女,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贱货。

最赚钱的,永远都是犯禁的事情,没有大后台,在哪朝哪代都做不来,所以得留给手上有特权的人。

我微笑道:“肖步挺为刀庭庭主,以飞狼谷三百骨干为主力,依源汉清所请,进入中南海代替八三四一部队,面子上是国安协力,实际上就是我们飞狼谷的兵部,拉大旗作虎皮,在未来三年,我们手中得有雄兵三百万,分散在各地,用以对付胆敢找我们麻烦的各种势力,倒卖倒买军火,收罗各种好东西!”

这话说白了,就和明抢差不多,真是好东西,没有天大的价钱,人家怎么可能肯出手,但是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花天价买人家的东西,既不肯花天价,那只有巧取豪夺了。

肖步挺向来好勇嗜杀,闻言舔了一下嘴唇,点了点头道:“这活计我喜欢,手上若有百万的兄弟,我们就哪个也不怕了!”

从此以后,肖步挺的国安协力就是拿着执照吃皇粮的贼了,老百姓若是注意一下的话,从电视上就可以看到一群全身黑西装、剃平头的彪悍男子,出没于帝都各种官方大场合,维护治安,保护国家政要的安全。

我又道:“密庭还是林召重管理,夏文睛、周雪晴为副!”

一男二女点头,表示明白,中国官员十官九贪,不但贪钱,还贪美女古董,只要我们掌握了这些官员的证据,那么叫他们做起事来,一定是顺风顺水,而林召重身在国安、双晴身在公安,做起这种事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冰庭也就是毒品的勾当,由宋学东坐了庭主,他现在是西北方面军总司令的乘龙、公安部的副部长,不但有大后台,本身还专管全国的辑毒、扫黄、刑侦工作,这样他手下的那些公安,再抓也不可能抓到他。

粉庭的庭主,我给了大舅子相天冲,专做皮肉生意,武湘倩、许彤两个美女为副,相天冲就是个甩手掌柜,负责出面应付政府,具体的事情全交给武、许二女打理,一年以后,相天冲以本身显赫的家世,被调到南方某省做了省委书记,飞狼谷的粉庭本部也随之迁了过去,而他的那个省,也成了全国黄业的领头军。

又一年,武湘倩以其姿色和手段,凭藉花门的所教的绝技,顺利为的天生精稀的相天冲产下一个小崽子,相鹏飞爱孙心切,也不管这崽子是哪个女人产的,只要是他相家的种就行,相天冲的发妻虽有不忿,但又舍不得离开相家,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睁一只闭一只眼,由着武湘倩做了相家的二房少奶奶,同年,替相家添了孙子的武湘倩被相家的老头编入军中,竟然成为了一个大校的军官,堂而皇之的吃起国家的奉禄来。

另外一个赚钱的行当是千庭,也是赌场生意,我交给了我的另一个大舅子姜宏图,实际管事的当然是老千世家出身的殷青振,这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把千堂开在中国东北和苏联的边境上,专搞大型的赌局,苏联都快要完蛋了,自是管不了远东的这种小事,中国官员想管也不敢管。

几年后,在伟大矮领袖的正确路线下,中国东北全民下岗,整个东北陷入了男盗女娼的局面,东北美女几乎是自发的集体做起了皮肉生意,姜宏图见有利有图,立即在东北又设粉堂,做为交换,相天冲也在东南开千堂,形东了中国卖肉史上有名的“南东莞、北渖阳”的局面。

双生美女王燕、王雀两个,同时进入姜家,成为姜宏图的妾室,中国上层对于高干子弟娶妻纳妾的事,向来就是不闻不问的,这两个美女也是花门中的高手,不但为姜家添了两个孙子,还用媚术,把姜宏图紧紧的攫在自己的手掌里,当然,同样为姜家添了孙子的王燕、王雀,姜家的老头也不可能亏待了她们两个。

横庭的主要生意是走私,我交给了少将军官张大彪,军队本来就干着各种各样的走私卖买,这事全国人民也知道,就是没人敢管,张大彪也自知这方面的天赋有限,向我引见了福建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当地人,名叫赖昌星。

除此之外,再开炼庭,庭主选为沈飞,沈飞本就在东南带兵看押要犯,这次这小子通过大屠杀,被中央赏识,调他做了某特别监狱的大狱长,直属中央管辖,里面关押的全是从全国各地秘密集中来的罪大恶极的反革命,所谓千赦万赦,反革命不赦,这些人里面,青壮不少,更有美女,美女上档次的自是发运到延庆山庄来,经过严格调训之后,做母狗母马,长相差点的,就和那些男犯一起做苦力,反正这大活人的,总不能浪费了。

朱澎湃也因这次屠戮的功劳,被升为某省的一把手,他儿子朱根军根本就是飞狼谷的兄弟,朱澎湃的那个省多有金属大矿,特别是金铜,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因此由朱根军出来,注册了个公司,由沈飞发大狱里的反革命出来,到各处的矿山日夜做苦力开山挖矿,做起了无本万利的生意,选出精矿之后,再运到朱根军的各个公司进行冶炼,生产出大量的金铜换钱。

训庭由王鹰管了,这小子的两个姐姐如今是姜家的小妾,他又是自小跟着我的,可以说是忠心耿耿,训庭就是飞狼谷的培训学校,不断的吸收各地十三四岁的少年进来,教以各种技能,除此之外,还兼着追捕、处罚叛逆的担子。

分派这七司八庭后,又设左骖右驷的正规建制,左骖历驷之首,当然是黄菲儿和赤妖娆两个艺业高强的骚货,每人各带艺业高强的绝色美女三百名,穿了奶鼻牝环,纹了妖异的纹身,日夜身着暴露性感的衣物,跟在我的身边,做为性奴、保镖和肉弹,由我恣意的指挥玩弄。

所有公司的财务,我交到了自小和我一起操着长大的大奶子郑铃手上,她的老公早就被她踢得远远的,郑铃实际上就是我的妻妾,就算我娶相龙娇和姜文娇为妻,也不妨碍郑铃忠心不二的留在我的身边。

郑铃既做财务总监,平日里在办公室,公然和我打炮也是常事,这给飞狼国际正常招来的漂亮女员工做了一个表率,使得这些漂亮的女员工,一有机会立马就粘到我身边,毛遂自荐的扒开粉嫩的骚穴要求被我痛操,搞得我不胜其烦。

两年后,老三曹甩子、老四俞麻子在飞狼谷的鼎力相助下,和本会的山口组进行了几次大火拼,山口组久攻之下,丝毫占不得表面上人数稀少的稻川、住吉两会的便宜,只得罢手。

甩子、麻子在日本终于站稳了脚跟,顺利的成了日本雅库扎稻川、住吉两会的会长,新型的稻川、住吉两会的会众,已经没有以前的人多了,但有飞狼谷的暗中支持,在日本,谁也休想并吞他们,而活动也渐渐转向暗处,慢慢的淡出日本政府和世界的注意,但是捣蛋的事却干了不少,制造各种藉口,消灭日本本国的男子,大拍AV片,并且把新型的冰毒大量运到日本。

这样,飞狼谷就在日本埋下了两颗大钉子,以后中日不发生战事便罢,若是发生战事,这两会就会在日本的大后方叫小日本后庭开花,狠狠的打击日本狗。

雪花兽在我的身边一直表现良好,但是年纪也一天天大了起来,达到了二十四岁的“高龄”,已经不适合再在我身边服役,我收她们时,虽然吼巴巴的要她们终生为奴,但是玩腻了也就那样,把她们勒在身边慢慢变老变丑也没意思。

本着救苦救难的慈悲心肠,我把诸如雪花兽、肃霜蹄等高大漂亮的美兽集中起来,交到妖狼模特队,简单训练之后,让她们赤裸着雪白的身体在全国各地游走,为汽车、为啤酒、为手机、为游戏等等产业做起了广告,好给她们赚足钱后回家养老,也算尽了一番主奴情义。

这些妖狼模特队的模特与传统的飞机场、麻杆腿的模特不同,全是丰满肉感、奶大腰细、身材修长的人间妖孽,而最关键的是,她们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敢露,当街全身赤裸也没问题,若是有人看中想操的话,只要肯出价,就毫不名犹豫的陪人过夜,至于价钱吗?三万五万的不赚多,两千三千的也不赚少,反正交媾对她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给谁操都一样。

雪花兽出道以后,就以兽兽为名,为了达到快速成名的效果,竟然哀求飞狼谷的兄弟,替她把全身赤裸吹箫、性交的视频,散发到互联网上,上网没几天,果然是名声大噪、一夜成名,虽被全国人民怒骂其贱,但却成了狼友心中的偶像,莫不一观而后快。

五年后,吴丽把十个精心调训的美女送到国家大员秦德国处,密令这十个美女和秦老鬼抵死并媾,秦德国大意之下,阳关失守,死在了美女的肚皮之上,吴丽终于报了多年前的杀父之仇。

秦俊却是出任了某市的一把手,这个王八蛋别的本事没有,做表面文章的本事大得吓死人,当上市长后,立即搞了个哄哄烈烈的选美活动,挑了数十个绝色美女出来,弄了个美女骑警大队,叫这些绝色美女骑上战马,穿着英姿飒爽的警服公然在大街上炫耀,当然,这些美女白天骑马,晚上得给他骑,而私底下,却是贪污腐败,无所不做,最关键的是,他想出风头就罢了,却因此得罪了中央五老的子侄,若干年,秦俊官运到头,被国家正法,一时间闹得也是全国哄动。

傻霸王薛大庆也加入了飞狼谷,凭藉家世和飞狼谷的协助,当上了全军文艺兵的大首长,负责为各个首长精选特供的美女,当然也为飞狼谷提供大量的货源,他自己不会调训美女,却把飞狼谷的齐红、汤雪要了过去,做为小妾兼助手,从此,本来只会被动挨操的文艺兵美女战士,有了质的飞跃,哄得首长们喜笑颜开,许多美女战士还因此飞黄腾达,不必征战沙场,凭空就能得了大校、少将的炫目荣耀。

黄菲儿在我身边呆了整整八年,完全的服服帖帖,人也渐渐变老,我肆意狎玩之后,慢慢就没多少性趣了,想要她为飞狼谷做点正事,于是就把竹联帮的广龙堂堂主陈彼得从沈飞的反革命大狱中弄了出来,让他和黄菲儿带着飞狼谷的兄弟回到台湾,改组竹联帮,组建新党派,在我的操纵下,竹联帮改组的新党派以民主选举的行式,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陈彼得改名陈水扁,任民国大总统。

又过了十年,中国的半吊子改革,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家家有人下岗,户户有人失业,流氓遍地,黄潮滔天,这时的美女,已经不用飞狼谷的兄弟用强迫的手段逼迫她们卖肉了,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钻,脱衣吹箫都不要人教。

鸟枪换炮的飞狼谷,已经不屑再从偏远的农村招美女强迫人家卖肉了,旗下的各个会场、山庄,全是高素质的美女,而且都是哭着闹着、心甘情愿的脱光衣服,接受飞狼谷的各种变态调教,但只要她们被飞狼谷相中,立即就会变成电影明星、模特儿等等赚大钱,最不济的,也会成为高级美妓,一夜肉钱上千块。

妖孽级的苏凤,在贺延胜的发妻因病过世后,被贺延胜收入房中,终于完成了她的人生梦想,成为帝都一所小学的校长,至于文凭吗?对于位高权重的贺延胜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而苏凤的年纪,比贺延胜的孙女还小一个整月。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其他的地方官员也是有样学样,各自结党营私,暗纳美妾,这些交媾于各级官员的美女,有些是飞狼谷的,有些不是,这样就给源汉清整顿党风有了下手处,借其头以示百姓,台面上充分显示了某某党的先进性和大公无私的精神。

但是中国的美女太多了,飞狼谷不可能全部网罗到旗下,各地的黄色产业,有如雨后春笋般的在各个城市林立,有些美女干脆自己当街开起洗头房来,自己卖自己,双脚一叉就收钱,比做什么工作都赚钱。

“谁叫中国的版图是只鸡呢?这叫天命使然!”翻修一新的香山白去观中,仙风道骨的玄云子如是说。

玄云子这个老杂毛,就是这场大动乱的始做蛹者,利用他的先见之术和如簧巧舌,先鼓动了帝都各个大学里有名望的教授,再借他们的影响,说动以前的中央要员,带动全国的学生,但是历史不会重演,中国政府再傻,也不会重蹈“五四”的覆辙,被头脑简单的学生左右了政事。

千方万法,唯“杀”有效,玄云子人老成精,早就看穿了各种结局,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几手准备,不管是哪方面成事,都对他有利。

我和玄云子勾结,其交换的条件,就是每年得从飞狼国际的收入中,拿一个亿出来,给他的白云观用渡,除此之外,每年还得贡献十名调教好的绝色处子,给玄云子及他的弟子做为炉鼎,按道门的神、仙、玉、金、凡、肉、贱七个等级的划分,飞狼谷所供之鼎,必在玉鼎以上,这事若是别的团体,自是难办,但是对于飞狼谷,却是毫无困难,旗下的各种生意中的美女海里去了,区区十个玉鼎,还不是信手拈来?

但是玄云子也不会永远霸着这些玉炉香鼎不放,实际上,做为炉鼎的美女,被人使用三、五年后,就没有什么使用价值了,玄云子借美女修道长生,永驻容颜,这鼎用废了之后,自会丢给我处理,是杀是埋,他就不做恶人了。

而花门的采补之术,玄妙无比,这些被用废了的炉鼎,回到我手上之后,立即被教以反汲之术,拿到各个会所、山庄卖肉接客,既救了她们的性命,又能为她们和我赚钱,不出数月,这些被汲光元阴的美女,立即就会重塑元阴,再不济时,就从部队调大批的童子军来,名曰劳军,其实就任这些美女狂汲,以挽救她们即将凋谢的生命。

第一批威逼利诱而来在彩霞街当街卖肉的孟小红、梅琪、任香等美女,当初入飞狼谷时,总有些受肋迫的成份,而今全部都是腰缠万贯的大富婆,成了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各人的电话通讯录上,记着全是中国大官的名讳,又背靠着飞狼谷的大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我就是用棍子赶,也赶不走她们了。

又过了十年,中国的情况更加的不堪,孔子云: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和位居上位者,都有一个巨大的恐慌,就是怕被死死踩在脚下的、猪狗一般的中国老百姓,发生忍无可忍的大暴动。

鲁迅在多年前就预料说:不是在沉默中暴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以枪治国,以拳说理,只得太平一时,不能太平一世,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世界民主浪潮的高涨,专断独裁的统治,已经越来越不得人心了,国家资本主义,也会受到世界占大多的民主国家越来越严厉的制裁。

在此情况下,中国的高官富翁,无一例外的移居国外,每几年一次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成了可笑的留学生家长大聚会,随着一批又批的移民,中国的人才、财富被转移到了世界各个安全的地方,中国剩下的,除了贫穷,就是落后,而安置了家小的上位者,对中国老百姓哪里还会负什么责任?做起事来全无后顾之虑,就算把中国彻底搞歇火了,对他们来说也是无所谓的鸟事。

澳大利亚的大分岭西北,将近几十个南天市大的面积,地广人稀,气候怡人,这片土地已经全部成了飞狼谷的总部所在,在此范围内,住得全是飞狼谷的铁杆会众,澳大利亚采用的是民主选举,因此根本就不存在硬碰硬的夺权,飞狼谷里的兄弟,通过合法的民主选举,玩点小手段,就得到了这片区域的控制权。

我看着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院子闲聊,嘴里不断的冒出中英混杂的话,感觉头昏目炫,大骂道:“日你妈的!就不能不冒鬼子话吗?”

依然妖美绝伦的姜文娇笑道:“没办法,他们的学校里,一半以上全是洋鬼子,不说鬼子话,怎么和老师同学交流?”

同样不改当年姿色的相龙娇握了握我的手道:“我们真不回中国了吗?”

我笑道:“想回就回,不过我觉得这里住得更安心!最起码不会担心睡到半夜时,发觉中国老百姓全反了,四处的杀官劫富!伟人呐,全是祸国殃民的货!”

姜文娇笑道:“所谓圣人不死,大难不止,以前不理解,现在想想确是那么回事,化梁!你说说看,当今百年中国,到底有多少伟人呢?”

我笑道:“不就是四个吗?两长子两矮子,差不多各统制了中国二十五年,而且一生中都只做了两件事!”

“噢——!”相龙娇、姜文娇一起感起兴趣来,不约而同的道:“说说看呢?我们想听!”

我坐了坐身子,微笑道:“第一个是孙矮子,他一生中做的两件事是推翻帝制,建立共和!”

姜文娇披嘴笑道:“这两件事也能算是一件事,只不过一个是前因,一个是后果,再说!”

我道:“第二个就是蒋光蛋了,他一生中做的两件事,一是削平军阀割据,二是抗日!这是两件事了吧?”

双娇想了想,一齐点头,相龙娇妖笑道:“不错!再说第三个!”

我笑道:“第三个就是毛大粽子了,他一生中干的两件事,一是打跑了蒋光蛋,二是发动文化大革命!”

姜文娇笑道:“也不错,不过现在想想看,似乎他做的两件事情,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哩!”

我微笑道:“说对了,打不打跑蒋光蛋,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的事,蒋光蛋也好,他也好,谁统治中国都无所谓,但是文革却是千古大罪了,这事用不着后人来评说,全中国人现在就能下定语!”

相龙娇一拍素手道:“第四个自然是邓公了,他一生中的做两件事,自然是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了?”

姜文娇笑道:“这两件事也是一件事,不过我们的夫君定有不同的看法,听夫君来说,你个蹄子不要乱插嘴!”

相龙娇打了她一下笑道:“你才蹄子呢!化梁依你之见呢?”

我笑道:“邓某人一生中做的两件事,一是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但是不进行政改,而只进行经改的话,结局你们也都看到了,只能落得国将不国,贪污腐败横行!”

相龙娇点头道:“不错,没有一只制约的手,缺少民众有效的监督,一党独大只能造成一部人无法无天的乱来,于国于民都不利,那么二呢?”

我笑道:“二就是发动那场镇压了,这事做出来,至少叫中国再退十年!”

双娇闻言,一同叹了一口气,多灾多难的中国呀,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真的民主富强起来呢?

我抚着两只不同的雪手道:“不过现在都和我们没关系了,古人亦有言,所谓老而不死,是谓贼也,或是后面的两个伟人少活十年,那么既不会有文革,也不会有那场镇压了,于国于民都是有利的,但是他们偏偏老而不死,为之奈何?”

异国的暖风吹过,令人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惆怅,大洋的对面,就是那个多灾多难的大中国。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